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17 尾声五:你赢了,我服了

217 尾声五:你赢了,我服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812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4
    宋予乔在看见苏智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倒是苏智一副兴致不错的样子,跟在华筝身后进了房间。  没错,苏智是跟着华筝来看宋予乔的。  苏智将花给宋予乔插在床头的花瓶里。说:“问过花店老板了,说这些花是安神助眠的。”  宋予乔笑了笑:“谢谢。”  苏智一笑唇红齿白,已经抢先坐在了宋予乔的病床前,“予乔姐你觉得怎么样?”  身后,华筝“咳咳”的清了清嗓子。  苏智赶紧起身让开床前的位置,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来,脸上带着笑:“掌柜的,你坐。”  裴斯承已经抬步向门外走去,在经过苏智身边的时候,动了动口型,说:“跟我出来。”  苏智在病房内呆了两分钟,将刚刚提进来的果篮,拆开,洗了两串马奶葡萄给宋予乔放在手边,然后才转身跟了出去。  华筝听着身后的门响。在一瞬间就转换了话题,刚刚还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购物旅游,便直接转移到了宋予乔的身体上。他余休技。  “到底是什么原因?怎么前两天从我这儿离开的时候还好好地,这婚礼都临近了,还又把你自己折腾的进了医院了。”  宋予乔敛下了眼睑,“没什么。不要紧,可能是情绪有点波动了,影响到胎气,之后肯定不会有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  华筝直接打断了宋予乔的话:“什么情绪波动了?是不是因为裴斯承真的跟别的女人上床了?”  宋予乔猛的抬起眼眸来,看向华筝。  华筝耸了耸肩,解释:“听苏智说的,不是让他跟着你去送衣服了么,然后就看见里面……裴斯承跟另外一个女人。说实话我是不信的,因为,之前我也给裴斯承下过药,但是他宁可自己去泡冷水澡,也不碰我……”  华筝看了一眼宋予乔的神色,她现在内心已经没有芥蒂了,所以。就算是这样提出来,也并没有任何觉得语气滞顿郁结。  “假的,是被下了迷幻药,那种能够出现幻觉的药,”宋予乔心里知道的清楚,“而且,裴斯承当时浑身脱力,根本就不能动弹分毫。”  华筝皱眉:“真有那种东西?能让人产生幻觉?”  “有吧。”  经过华筝这么一怀疑,宋予乔也有点不大确定了。  华筝一笑:“早说啊,要知道当初我给裴斯承就下这种迷幻药了,直接让裴斯承把我幻化成你的样子。”  宋予乔瞪了华筝一眼,知道华筝这话是故意说了逗她开心的,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宋予乔问:“你跟郑融打算怎么办呢?”  华筝说:“等到明年他从温哥华回来吧。”  “他要去温哥华干嘛?”  “你不知道么?郑融今年研究生实习,是跟你妈去温哥华的研究所,实习一年。”  确实是不知道。  宋予乔最近住院都没有告诉母亲,想着母亲在那边因为姐姐的事情已经够忙的了。  不过,一年的异地恋,不,是异国恋,而且华筝和郑融两个人又是刚刚确定关心,宋予乔有点担心,虽然嘴上没有说出来。  但是,郑融既然从高中就开始暗恋华筝,一直等到今天,也就根本不用担心郑融会受不了外界的诱惑。  ………………  在走廊上,裴斯承出了病房门,一路沿着向在走廊尽头的安全通道走去。  苏智脚步略顿,却依旧是跟上。  推开安全通道的门,此时此刻的楼梯上,空无一人。  苏智随后跟进去,却在一瞬间,迎上了裴斯承忽然挥过来的拳风,凌厉的擦过脸颊嘴角,好像要裂开一样的疼痛感,他瞬间就尝到了口中的血腥味。  他冷笑了一声:“堂堂的裴氏总裁,竟然直接出手打人,如果我不是当事人的话,我就算是在网上看到这条新闻,都肯定是不会信的。”  裴斯承逼近了苏智:“告诉我这么做的原因?”  “怎样做?什么原因?”苏智摇了摇头,“我不懂。”  裴斯承冷笑了一声:“你是苏超的儿子,是的,没有错,我查过了,现在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你恨的是徐媛怡也好,是被牵连到的宋家也好,总之,现在徐媛怡已经被判刑了,而这边宋家此刻也已经算是家破了,你还纠缠着宋予乔做什么?”  “纠缠?”苏智反问了一句,“什么叫纠缠?宋予乔是华筝的好朋友,我是华筝店里的员工,我现在也是将予乔当成是朋友来看的,你从哪里看到的纠缠?裴总,小心我告你诽谤,外加打人!”  苏智这句话反倒有点孩子气了,显得还是很稚嫩,和裴斯承相比来说,高下立显。  裴斯承勾了勾唇角:“欢迎,只要你能告的倒我。”  他现在已经确认了,这个苏智,就是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绝对不会有错。  刚刚说一些话,也只是为了证实。  他在学校的时候,因为对刑侦学感兴趣,就跑去跟许朔听过几节有关于人的面部表情分析的课,所以,就在刚才说话的时候,最主要的不是听苏智的话,而是着重看苏智的面部表情。  就在裴斯承拉开安全通道的门刚刚抬步出去,却听见苏智在他身后说了一句:“裴斯承,你根本就配不上宋予乔。”  裴斯承脚步一顿,转过来看着苏智。  苏智接着说:“就像是你这种有钱人,看中的从来都不会是感情,看钱重的,没有一个是好人。”  “那你爸爸呢?”  裴斯承因为找过苏智的资料,自然也就知道,在苏超前妻婚内出轨离开之后,苏超开始了暗无天日的生活,其中有一点,就是不断地去借钱,借钱,再借钱,包括他为了徐媛怡手中的那十万块钱,最终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却也成了车下亡魂。  苏智咬着牙:“那是他活该!”  裴斯承笑了笑,“那如果我现在给你五十万,你想要做什么?”  苏智摇了摇头:“不,我什么都不想做,我也不会要,你只要记住我说的,你配不上予乔姐。”  苏智这话倒不像是在和裴斯承说话,而是在自言自语。  两人一前一后从安全通道走出来,正好遇上了刚刚去找妇科医生谈话归来的裴老太太。  裴老太太看见自己儿子竟然跟曾经的相亲对象走在一起,顿时五脏六腑都搅合在了一起。  这是……演的哪一出戏?  “儿子,你先过来。”  裴老太太向自己儿子招手,裴斯承慢下脚步。  “到底怎么一回事?”裴老太太说,“当时在网上勾搭我的就是这个小鲜肉啊。”  裴斯承默默地看了一眼裴老太太,说:“妈,他不是想勾搭你,是想勾搭你儿媳妇。”  裴老太太登时就瞪大了眼睛,“决不允许!勾搭我就算了,还想勾搭我儿媳妇!”  裴斯承:“……”  其实,裴斯承真想说一句:妈,你这老牛想吃的草也太嫩了点吧。  苏智和华筝在病房里呆了一会儿,裴老太太自从进来,就一直在宋予乔病床前虎视眈眈,直到苏智起身说告辞。  裴斯承出去送华筝离开,看着苏智的背影,打了个电话,“继续盯着苏智。”  ………………  确实如此,盯准了苏智,不过第二天,就找到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其实现在只是大艺术系的一个女学生,大四,因为当时衣服比较成熟再加上化妆,所以看起来像是风月地方的女人。  说到底,也就是才二十出头,而且还拿过奖学金,因为和苏智关系比较好,便私底下多帮了帮忙。  苏智在学校后面的一家小的日本寿司店里,约见了这个学姐。  学姐说:“现在事情怎么样了?”  苏智摇了摇头:“我觉得到底是我自己想错了,竟然还是伤害到了她……”  他也打听到,说宋予乔住院,原本,怀孕的时候就不应该受到这种刺激,现在,竟然闹的住了院。  “当时她扇你那一耳光我也没有想到,因为她的脾气一向是很温和的,可能当时真的是生气了。”  “那有什么啊,我就是表演系的,想学什么还学不来呢?本来说是借位扇耳光,结果真的一巴掌扇上来,这事儿都稀松平常。”学姐一眼就看到了苏智嘴角的淤青,一看就是跟人打架了,便问,“这怎么搞的?”  苏智别了别脸,“没事儿,被打了一拳。”  学姐笑了笑,“真是难得啊,你不是学过跆拳道么,怎么还被打成这个样子。”  两人站起身来,苏智结账离开,走至门口,却看见了和学姐并肩站着,正在说话的人,是裴斯承。  学姐脸上笑的十分尴尬,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能遇上裴斯承。  苏智走上前,眼睛盯着裴斯承,说:“学姐,你先走吧。”  等学姐离开,许久,裴斯承都没有说话,而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来一支烟,叼在齿间,打火机咔啪一声点燃,指间夹着一支烟,烟气熏撩,另外一只手把玩着打火机,并不说话。  裴斯承原本就是长身玉立,再加上此刻一身挺括的西装衬衫,让周围经过的学生频频侧目,有的甚至走过去,能回过头来看好几眼。  苏智忍不住了先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裴斯承抖出一直香烟,“会抽么?”  苏智眯了眯,从裴斯承手中一把夺过,自己点着了,狠狠地抽了一口,就好像是那种上瘾了的瘾君子一样。  裴斯承轻笑一声:“像你这个抽烟,不过几年,你的肺就全黑了。”  苏智手一顿,“我得了肺癌死了更好。”  裴斯承将烟掐了,扔到一边的垃圾箱里,向苏智勾了勾手,“你跟我过来。”  说完,裴斯承便抬步向前走,没有丝毫停留。  苏智在原地愣怔片刻,将手中一支烟给抽完了,将烟蒂丢掉,才跑着追了过去。  上了车,裴斯承先对前座的司机报上一个地址,苏智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站在车外,身侧车门打开,却没有进入,目光低沉着看向车内,却已经无端地攥紧了车门。  既然裴斯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自始至终都是他搞出来的事情,那现在这种情况,裴斯承想要做什么?  苏智一直以为,自己是自从父亲出车祸之后,就已经长大了,但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并没有长大,比起裴斯承来,他在他面前做的这些,都只是一些雕虫小技,甚至不用看,就能一眼看透一样。  但是,苏智在犹豫片刻之后,仍旧是上了车。  裴斯承才淡淡说出:“开车吧。”  苏智问:“你现在是想要杀了我?”  “少年,杀人是犯法的,”裴斯承一笑,“我也是普通人,杀人偿命,法律上的事情,我还没有那个能耐去干涉。”  一路上,再没有其他多余的话。  一直到车子慢慢停下来。  苏智看向车窗外,是一家拳馆,之前他曾经学过一段跆拳道,也来到过这种拳馆。  裴斯承已经开了车门,“不敢下来了么?”  苏智抬腿下了车,“谁说不敢?”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真的很容易被激怒。  在拳馆里,擂台上,无生死。  裴斯承已经让人递上来一副拳套,给苏智,嘴角带着一抹似笑非笑,说:“你是不是喜欢予乔?”  苏智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红,梗着脖子:“我从来都没有说过。”  “心里敢想,但是却不敢承认么?”裴斯承说,“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怂货。”  苏智最是年轻气盛,现在听了裴斯承的这话,直接就向裴斯承挥拳打过来。  裴斯承闪身避开,已经系好了拳击手套,“等你打赢了我,再说我能不能配得上予乔。”  苏智说:“好!”  在台下,裴聿白让一边的梁易去给他搬一把椅子过来,就坐在一边看。  这个拳馆,除了教练和学员之外,几个人也经常过来这边练手脚,裴聿白今天恰巧有点手痒,就让梁易过来当陪练。  不过,还真的是巧的有点过分了,正好又遇上了裴斯承。  梁易在旁边站着瞧台上战况,“裴三哥这是杀气腾腾啊,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那个小鲜肉根本连毛都没有长齐,还来这边找打。”  裴聿白淡淡的撩了梁易一眼,“你没看出来,裴三现在处处避开苏智么?他并没有主动攻击,一直在躲闪,就是为了消耗掉苏智的体力。”  “苏智是谁?”  “台上的那个。”  裴聿白很多时候不问,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他甚至比裴斯承本人都要看的清楚。  “哎,大哥,你说裴三哥今天是不是有点不在状态啊,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正面去进攻啊,这么一直躲着,怕他么?”  裴聿白的声线波澜不惊:“如果把你丢上去,裴三也这么练你,就跟训虎是一个道理,先将你的体力全部都耗尽了,然后再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之所以这么练着苏智,应该是看他还算是一个可塑之才,而且,尚且还没有酿成大错。  一场打下来,已经大汗淋漓了。  特别是苏智。  因为自从开始,苏智就使出了全身解数去打,而裴斯承一直是在防备躲闪,所以体力并没有用掉多少,苏智大口的喘息,T恤已经完全湿透了。  反观裴斯承,现在依旧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闲适的卷着衬衫袖子,一双眉眼看起来都特别精神。  “现在轮到我了。”  裴斯承是笑着说出来的,但是,眼睛里却一丝笑意都没有。  这一刻,苏智就知道,不是所有的有钱人,不是所有的富二代,都是纨绔,有能力,也要看你是否能守得住。  最后,苏智浑身好像被抽干了力气一般,躺在台子上,一动不动。  裴斯承蹲下来,“你输了。”  苏智睁开眼睛看着裴斯承,看着在天花板上的那个不断扩大的光圈,闭了闭眼睛,再度睁开,“你赢了,我服了。”  “所以呢?”  “对不起,我道歉。”  苏智既然是说了道歉,就绝对是心服口服的道歉。  裴斯承看人一向是很准,知道对待哪一种人用哪样一种方式,就比如说苏智,就必须用这种在苏智心目中,认为是男人的方式,才能让苏智从心底里服他。  说到底,其实苏智对宋予乔只是一种类似于喜欢的情感,真正是对裴斯承看不顺眼。  那么,就从根源抓起。  ………………  在医院内。  宋予乔已经感觉好很多了,医生已经为宋予乔做了全身检查,所有的检验报告单全都显示为合格,最后才出了院,回到华苑去住。  其实,宋予乔一个人完全可以应付的来医院里办手续,可是,裴斯承担心的不得了,不仅裴斯承跟着来了,而裴老太太也在,裴斯承的两位特助虞娜和黎北也来了。  宋予乔刚刚换下的病号服,看着站在门口这么浩浩荡荡的一堆人,顿时就有点适应不了。  这么一大堆人……来接她出院?  她好像也没有这么宝贵过吧。  裴斯承走过来想要扶宋予乔,他最近一直在讨好似的黏着宋予乔,可是,宋予乔不知道是不是还对那件被下药的事情心有芥蒂,就是不给他一个好脸色看,这边裴斯承刚刚走过来,宋予乔已经转过去走在了裴老太太和虞娜之间。  裴斯承:“……”  他就只好在后面跟着,黎北善后。  因为公司内还有事情,所以裴斯承让黎北陪同去公司,这边虞娜将宋予乔送到华苑去。  可是,在快到华苑的时候,同样在后面坐着的裴老太太忽然发现,后面有一辆车一直在尾随。  “后面那辆车是不是一直在跟着咱们的车啊?”  裴老太太从后面的车窗玻璃向后看了一眼,掏出来老花镜,戴上之后,仔仔细细看了一眼后面车的车牌号,然后念了出来。  虞娜原本并没有理会,但是,听到裴老太太念出来车牌号,心里有点咯噔一下,但是,手中的方向盘依旧是稳稳地握着,到前面的十字路口转弯,平稳的驶入华苑。  虞娜一听这个车牌号,就已经辨认出来,是叶泽南的车牌号。  后面的宋予乔并没有背下来叶泽南的车牌号,但是她认得叶泽南的车,所以,从刚刚裴老太太提及,便已经认出来了。  这辆车,尾随的是裴斯承的车,但是,跟踪的却不是她,而是虞娜。  等到了华苑,宋予乔让裴老太太先上楼去,“妈,我和娜娜说两句话。”  裴老太太上了楼,宋予乔从后车座下来,走到前面副驾的位置上坐下,“刚才那辆车是叶泽南的车吧?”  “嗯,是。”  虞娜就算是现在面对宋予乔,心里还是有一些愧对,毕竟宋予乔曾经和叶泽南两人在一起过,不论是不是往事,都是曾经存在过的。  “娜娜,我不知道现在你们两个人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我觉得,这是人生大事,不要轻易草率,叶泽南比起之前,确实已经变了很多了,如果往后退七年,重新回到高中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会喜欢上叶泽南,还是会成为男女朋友,可是,说到底也是曾经了,给你一个机会,也就给他一个机会。”  虞娜点了点头,看着前面的叶泽南的车已经转过来,调头的时候从挡风玻璃处看了一眼,叶泽南也正好看过来。  “你按你自己的心意去做,不用顾及到我,我和叶泽南现在已经完全桥归桥路归路了,我有我的幸福,他有他的生活。”  宋予乔该说的也都说了,她就是怕虞娜会因为她自己的身份而成为阻碍。  虞娜点了点头,转过来抱了一下宋予乔,“嗯,我知道。”  宋予乔打开车门下车,上了楼,而虞娜将车帮裴斯承停在了停车库中,然后径直走向了叶泽南的车,开了车门坐进去。  叶泽南笑了笑:“晚上想要吃点什么?”  虞娜系好安全带,“你做主就好。”  叶泽南挑了一家虞娜曾经很喜欢吃的西餐厅,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香槟。  在吃完饭之后,虞娜接到了一个黎北的电话,说了公司里的一个合作的案子,虞娜说:“我现在在外面吃饭,吃了饭就回公司,好,等我到了你再具体将资料给我。”  叶泽南听见这句话,微微皱了皱眉。  虞娜跟着叶泽南上了车,“送我回裴氏。”  叶泽南终于忍不住了,“娜娜,能不能不要将工作上的事情看的这么重,你有你自己的生活,不是让你用你自己所有的时间都来加班的。”  虞娜正在系安全带的手顿了顿,转过来看着叶泽南:“这就是我的生活,如果你适应不了,那就退出我的生活,我并没有强行想让你进来。”  虞娜的这些话,让叶泽南愣了一下。  他问:“娜娜,你是不是在怪我?”  “怪你什么?”  “我没有及时的赶过去救你。”  “不,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任何人,”虞娜说,“在危险的时候,遇到的事情,只能怨我自己,是我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  叶泽南伸出手来将虞娜的肩膀扳正,“娜娜,你看着我。”  虞娜看向叶泽南。  “娜娜……”  在叶泽南下一句话说出来之前,虞娜已经先打断了叶泽南的话,“我们分手吧。”  叶泽南一下子僵住了。  “之前我只是说试试,现在试了试,我觉得不合适,所以,到此为止,我们分手吧。”  虞娜微微垂着眼睑,看着叶泽南的衬衫衣角,声音有点小,但是很清楚。  叶泽南几乎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了,“是不是刚才宋予乔对你说了什么话?是不是?”  虞娜摇头:“跟宋予乔没有关系,叶泽南,我们不合适,就这样吧,合则好,不合则散。”  说完,虞娜便将车门打开,直接走了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虞娜在医院内做过检查之后,叶泽南就感觉到不太对劲,一直到现在,终于……向他提出了分手。  叶泽南的目光趴在方向盘上,许久都没有动。  待他抬起头来,从挡风玻璃向外面看,已经没有了虞娜的人影。  可是,他的目光却落在副驾驶位上,有一个米白色的钱包。  是虞娜的钱包。  叶泽南曾经看到过。  他将虞娜的钱包拿起来,然后打开,瞳孔微微一紧缩,手指已经攥紧了钱包的边缘。  良久之后,叶泽南将钱包装起来在自己身上,然后拿出来手机给在虞娜住院期间,一直负责虞娜的心理疏导的小昭打了个电话。  “小昭么?我是叶泽南,有时间么?我想要请你吃顿饭。”  ………………  如果说宋予乔原先是贤妻良母似的,现在就已经成了高冷范儿,或者说,她只对裴斯承高冷范儿。  裴斯承在家,对宋予乔绝对是嘘寒问暖,模范老公一点差错都不敢再犯了,只不过,宋予乔表现的依旧是淡淡的。  到底还是因为上一次的事情?  裴斯承便让苏智找个机会,把事实的真相都告诉宋予乔。  苏智现在浑身的骨头架子都快散了,登门致歉肯定是不成了,连走路都费劲,便给宋予乔打了个电话。  “予乔姐,我是苏智。”  得到宋予乔在电话另外一边的应声之后,苏智接着说:“上一次我跟你一起去送衣服,然后不是把裴斯承捉奸在床了么,那个床上的女人是我一个表演系的学姐,是我托她给裴斯承下的药,我想要你认清楚你自己的心,才设了这么个局,裴斯承给你说的都是真的。”  “嗯,我知道。”  宋予乔都知道的清楚,所以,从头至尾她都没有怪过裴斯承。  裴斯承在外面听墙角,忽然听着怎么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面前的门就哗啦一下打开了。  宋予乔现在肚子已经挺大了,虽然才四个月,可是三胞胎的话……便大了两圈,几乎是每隔几天都是一种模样。  “你想听什么?用不用我给你复述一遍?”  “不用。”裴斯承立即直起腰来,然后伸出手来环住宋予乔的腰身,捏了一下她现在有些婴儿肥的脸蛋,然后俯身吻了一下宋予乔的唇,这一次宋予乔没有避开,让裴斯承立刻乐的好像是一朵花似的。  后面裴昊昱正坐着大伯伯刚刚给他买的新的单人汽车,从走廊上开过,看着这边站着的两个人,心想,这两个人在干嘛呢?现在就算是拉手也不避讳着点儿了,一双眼睛几乎成了斗鸡眼。  裴斯承已经牵着宋予乔的手进了房间,宋予乔说:“我以后可不相信你了,你太容易招桃花了。”  “我发誓,”裴斯承举起右手,“那些桃花绝对不是我主动招的。”  “哼。”  裴斯承将宋予乔双脚上的亚麻拖鞋脱掉,为她抚平了身上睡裙的褶皱,然后给她按摩小腿。  “哎哟。”  宋予乔忽然的这一个声音,让裴斯承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怎么了?”  宋予乔拉着裴斯承的胳膊,让他俯身下来,“你来听听。”  裴斯承俯身,将耳朵贴在宋予乔的肚子上,真的听见了声音,小家伙们在宋予乔的肚子里相当闹腾。  嘭的一声,在门外听墙角的裴昊昱用自己的小汽车将门给撞开了,然后跳下汽车冲进来,“我也要听!”  裴斯承:“……听什么你就听。”  裴昊昱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什么我都听!”  时隔一周,裴斯承再一次将宋予乔搂在怀里入睡,安安稳稳,幸福长久。  黑暗中,裴斯承说:“乔乔,谢谢你相信我。”  宋予乔点头:“嗯,我信你。”  但是,说到底,还是信的有些早了。  因为等到了第二天,下午,裴老太太正在翻阅自家老头子定的报刊杂志,一份娱乐杂志周刊,封面上竟然就是自己家老三,在餐厅内,在对桌坐着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看起来有点眼熟,也是挺漂亮的。  但是!  裴老太太立即猛的晃了晃脑袋。  就算漂亮怎么着,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儿媳妇啊!  当即裴老太太就怒了,就按照目录,翻到了报道的一页,顿时就傻了眼,这种杂志要是让儿媳妇儿看了怎么办?裴老太太想着,就已经一边拨通了裴斯承的电话,一边叫了司机备车,去华苑。  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这个杂志是一定不能让儿媳妇儿看见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