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19 尾声七:每天记得都要想我!

219 尾声七:每天记得都要想我!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314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5
    宋予乔现在晚上入睡,睡得快,但是也醒的快,一个晚上能醒好几次,醒了翻个身。再继续睡。  但是这个晚上,翻了个身,醒来,手搭在枕侧,却不见了人影。  裴斯承呢?  宋予乔扶着床头起身,刚刚准备打开床头的壁灯,照着灯光来穿拖鞋,门口就轻微地响动了一下。  “怎么醒了?”  宋予乔回头,裴斯承已经走了过来:“是肚子难受?”  “没有,”裴斯承一靠近,宋予乔就闻到了一阵淡淡的酒气,“你去喝酒了?还抽烟了。”  裴斯承往自己的衬衫上闻了闻:“哪有,没有。”  宋予乔白了裴斯承一眼,重新躺下来,睡意已经去了一半。裴斯承知道宋予乔向来对烟酒的味道十分敏感,便到浴室内去重新洗了一次澡,从浴室内出来,便看见宋予乔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浴室门口看。  “不困了?”裴斯承散去了一身水汽,才重新躺在了宋予乔的身边。  宋予乔握着裴斯承的手,摇头:“不困了。有点饿。”  裴斯承刚准备将被子盖好,听了宋予乔的这句话,忽然就顿下了手中的动作,“饿了?想吃点什么?”  “想吃什么你都能给我弄来?”  “嗯。”裴斯承一笑。“无所不能。”  宋予乔眼光波闪了一下,“想吃你做的面。”  裴斯承:“……”  其实,裴斯承样样都不错,偏偏就除了厨艺,拿不出手,从小到大。宁可叫外卖吃泡面,也绝对不会自己去开小灶去做饭,也就是在席美郁来之后,才在宋予乔的指导下,洗手作羹汤,算是应对来自于岳母大人的刁难。  现在,岳母大人的这种特殊技能。看样子是传给女儿了?  宋予乔伸手去掐裴斯承的腰,“说话,不会是吓傻了吧?”  当然是不会。  在凌晨一点,为了满足怀孕的妻子的话,起来现场学做面的,也就是裴斯承一人了。  宋予乔没有睡意,便在厨房里看着裴斯承做饭,一只手扶着腰,在旁边撂手指挥着裴斯承,不像上一次在应对岳母大人的难题,宋予乔还偷偷的帮忙。  最后,一碗面出锅,卖相有点惨不忍睹。  裴斯承端上桌,“别看长得难看,其实色香应该还都是过关的……还有,那个……你不要用筷子,用勺子吧。”  宋予乔:“……”  味道还算是可以,在宋予乔这里来算,只能是一般,但是,她还是吃完了,将这一碗面都快要碎成渣渣的面全部吃完了,满满一大碗,吃完了,用纸巾擦嘴,还打了个饱嗝。  裴斯承挑了一条眉毛:“真的这么好吃?”  宋予乔毫不吝啬地夸奖:“嗯,非常好吃。”  裴斯承眼睛亮了亮,“那以后我每天学着给你做。”  宋予乔笑的十分乖巧可人,“嗯。”  她等的就是裴斯承的这句话。  “但是不保证好吃,你要在旁边指导我。”  “嗯,”宋予乔抱着裴斯承的腰,“只要是你做的,我就喜欢。”  每一次都是裴斯承对宋予乔说一些甜言蜜语,但是这一次反过来,从宋予乔口中听到裴斯承这样的话,他心里莫名的升腾起一股轻飘飘的云,忍不住就直接俯身,将刚刚起身的宋予乔打横抱了起来。  “诶……”  现在这个当口,宋予乔虽然是一个人,但是是个已经怀孕四个月的孕妇,关键是,这个孕妇怀的还是三胞胎,再加上宋予乔格外重视,不管是在用餐还是营养搭配上,都吃的很多,所以,现在体重比起刚怀孕那会儿,已经增加了将近十五斤。  宋予乔搂着裴斯承的脖子,“重么?”  “不重,刚刚好,”裴斯承笑了笑,“你以前就是太轻了,现在重了点,捏着才有了点肉。”  宋予乔刚吃了东西,需要来回走动一下,裴斯承便扶着她,在二楼的走廊上,从尽头的儿童房,到这边的书房,来回一共走了十个圈子。  “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么?”  裴斯承扶着宋予乔的胳膊:“大名是爸在想的,小名就按照你说的,有意义的,想一个连在一起的,三个字,然后拆开来。”  “嗯,那你说,可以起什么名儿?”  “三个字的……电饭锅,电插座,苹果核,避孕套……”  宋予乔:“……好了,我们去洗洗睡吧。”  ………………  第二天下午,三点半,是郑融要离开乘坐的航班。  因为是周六,所以裴昊昱小盆友不用去上学,当听到郑融叔叔要离开的时候,他也急忙说:“我也要去送!”  宋予乔现在大着肚子,就别说是别人了,就是裴昊昱这个总是冒冒失失的小鬼头,裴斯承都想要他离远点儿,一定要在安全距离的范围内。  裴昊昱圆滚滚地鼓着两腮:“你为什么不让我靠近乔乔!”  裴斯承说:“因为你会撞到乔乔的肚子。”  “我不会!”裴昊昱赶忙辩解,“我会很小心很小心的。”  小家伙说着,还做出很小心的动作来,好像手里捏了一直蚂蚁,然后捧在手心里当成掌上宝一样。  裴斯承摇头:“我不信。”  裴昊昱气的跳脚,“为什么不信我?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爸爸?”  席美郁开车到了楼下,打电话让宋予乔下楼,宋予乔便拎着包先下了楼,让父子两人在房间内继续抬杠好了。  席美郁开车先接了宋予乔,又去酒店内接了另外一个同事,让宋予乔给郑融打一个电话,问问到哪里了。  华筝接通了电话,“你们不用慌,我们这边路上出了车祸,有点堵,估计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到呢,也幸好出来的早。”  宋予乔听的出来,华筝的语气是刻意放轻松的,好像她听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一样,但是宋予乔知道,华筝这样看起来粗枝大叶,其实内心也是很细腻的。  ………………  宋予乔真的了解华筝。  是的,现在郑融开着车,华筝坐在副驾上,看着外面车流停滞不前,甚至希望车祸现场可以晚一点疏通,再晚一点,最好连航班给误掉最好,那样的话,就可以和郑融再多呆一会儿了。  现在,她和郑融从订婚宴上下来,才过了十天,是的,整整十天,华筝是将日历上一页一页纸撕下来算的。  真的是太短了。  甚至,郑融都没有等到下个月宋予乔的婚礼结束,就要离开。  华筝挂断宋予乔的电话,郑融问:“予乔到了?”  “嗯,他们才接了那个叔叔去机场。”华筝说着,将手机收起来,看了一眼窗外,“不会真误了航班了吧?”  郑融看了一下时间,说:“应该可以赶得上。”  “哦。”  华筝兴致缺缺,两只手揪着衣服上的带子,打成结再松开,然后再打成结,郑融打开了音乐电台,里面正在播放一首轻快的歌。  看来这路得需要一会儿去疏通,郑融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华筝,直接将华筝的两只手给拉开,裙子上已经是一片褶皱了。  郑融帮她把衣服抚平,问:“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  “现在对我都不实话实说了么?”  华筝忽然转过脸来,目光炯炯地盯着郑融,“我实话说,你能听么?我不想让你走,你想要找研究所的实习工作,让我哥帮你找,我妈也认识中科院的人,为什么非要出国去国外呢?”  郑融一笑,顺手撩了一下华筝额前的发丝,“是予乔妈妈给联系好了,之前就已经确认了的,再说只有一年,明年的这个时候就会回来了。”  “真的不能不去么?”  这几天来,华筝帮郑融收拾行李,去超市里买来一些日用品,然后一件一件的放进去收拾好的,当时郑融还说:“这些东西到国外那边都有。”但是华筝不肯,她执意说:“那边有,却不是我买给你的,你用我买的,我才放心。”  而华筝却从来都没有提及过,不想要郑融离开去国外,就算是心里不舍,也从来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因为她不想干扰到郑融的决定。  这一次,真的是想念,忍不住了。  郑融搂了一下华筝的肩膀,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华筝打断了,“你想去就去吧,我刚才是乱说的,你不管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百分之百……前面车开了,看来车祸现场已经疏通了,赶紧开车。。”  ………………  这一天,天朗气清,天空高远。  在机场上,宋予乔和华筝一同送郑融,记得在三个月前,是宋予乔和华筝来接郑融,结果闹了一场乌龙,让华筝和裴颖上了热门。  现在,一晃眼也就三个月过去了。  同样还是三个好友,不同的却已经是心境了。  一同来送的还有席美郁,只不过这都是一些晚辈,她就嘱咐了郑融几句需要注意的,就到一边去和另外一个温哥华研究所的同事去说话了。  宋予乔和郑融拥抱了一下,只是虚虚的抱了一下,毕竟就算是拥抱,中间也隔着一个肚子,十分不方便。  “我婚礼也不参加了,这就要离开了,”宋予乔看郑融一脸歉疚的表情,接着说,“我听我妈说了,研究所那边要人要的急,要不然怎么也得让你掏了红包。”  华筝去买水,反正每次来机场,华筝都会光顾这里的奶茶店,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奶茶店的老板是她大姨妈。  宋予乔说:“你也真是舍得,这才和华筝好好的几天了,就要离开走了,你也真的是狠得下心来,让华筝一个人害了单相思。”  “予乔,我不知道你知道这种感觉不知道,应该你没有过,”郑融这话没有对华筝说过,是因为不想让华筝多想,但是现在面对宋予乔,他说,“之前我哥一直都在劝我,不要好高骛远,也不要妄自菲薄,既然现在生在这个位置上,那就为了一个目标去努力,我也一直是以我哥当成是榜样的,争取能够自己在C市买房买车,用自己的能力。”  宋予乔听了,没有接话,只是点了点头,示意郑融她在听。  郑融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此刻碧蓝如洗的天空,说:“说真都,予乔,你不知道,在我需要钱的时候,可是我身边却没有一分钱,那种感觉是怎么样的,很抓狂,恨不得去偷去抢,你别笑话我,我哥说,他也有过那种感觉。他从一开始,就一直不赞同我和华筝,因为他觉得,我交一个像你们这种家世的女朋友会很累,毕竟是经纪能力放在面前,在C市,也许过了几年之后,就算是我有了成就,有人提起我郑融,也会说,哦,就是华家二小姐的男朋友啊。”  宋予乔忽然笑了,“你别这么说……”  郑融摆摆手:“我哥说的没错,我之前一直在犹豫,也一直是在考虑这件事情,但是,这辈子遇上一个让人喜欢的人,真的不容易,当初高中毕业之后,我就告诫自己,既然已经离开了就不要回头,可是到底还是兜兜转转回到了原点。”  宋予乔扶着郑融的肩膀,“有些人,有些事,都是注定的。”  华筝已经拎着饮料过来了,“说什么呢?怎么一脸的凝重?”  “没什么,”宋予乔从冷饮袋子里拿出来两杯冰红茶,“我去给我妈和那个叔叔送过去。”  宋予乔是特意先离开的,就是为了给华筝和郑融留下两人独处的空间。  华筝正在帮郑融扎紧口,说,“我知道你不喜欢甜的,这个加了糖,这个没加糖,你尝尝看,其实还是加糖的好听……还有,我差点忘了,你有没有带毛巾?还有,我前两天就说了要给你买一个闹钟的,又给忘了,你等等,我去商店里买……”  说完,华筝就要转身,却被郑融拉住了手臂,直接抱在了怀里。  华筝一张从在车上就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嘴,终于闭上了,她双手垂在两侧,许久才抬起手臂,抱住了郑融的后背。  郑融不忍心,他说:“要不然我不走了吧?”  华筝狠狠掐了一下郑融的胳膊:“说什么呢?”  ………………  不远处,停下了一辆车。  是裴斯承的车。  开车的是裴斯承,副驾上是裴颖,后座上是正在一个人玩儿的不亦乐乎的裴昊昱。  小家伙明显是还没有注意到车已经停了,而他刚才一直吵吵着要找的乔乔,就在十米开外。  裴斯承开着车送裴颖过来送郑融,他问裴颖:“其实,你跟郑融恋爱的这两年来,真的可以抓住他的心的,只要你把用在沈易风身上的一半的心,用来拴住你的男朋友,就足够了。”  裴颖的目光落在正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她的到来,是真的可以打破这种氛围的,她看了许久,忽然转过来,“三哥,你说我要不要下去?”  裴斯承问:“你现在过来,是想要来做什么的?”  裴颖摇了摇头:“来找郑融。”  “那现在呢?”  裴颖低了低头,说:“我知道了。”  说完,她便先开了车门,下车。  郑融先看见了裴颖,他有些诧异,华筝感觉到郑融后背微微僵硬,才抬起头来,不出意料的也看见了裴颖。  其实,郑融对裴颖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当初两人约好的,就是如果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那么两人就和平分手。  裴颖走过来,笑着看向郑融,“我不来找你,我找华筝。”  华筝从郑融身后向前走了一步,“什么事?”  裴颖并没有开口。  华筝对一边的郑融说:“我和裴颖单独说两句话。”  等到郑融向旁边走过去,华筝才复又将目光放在裴颖身上。  在华筝和裴颖两人看起来,裴颖看起来真的是要小很多,看起来面庞稚嫩。  “我这次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之前我和郑融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们算是合约的男女朋友关系,她帮我,我也帮他,所以,你不用把我当成是郑融的前女友来看。”  华筝听了这话,先是一愣,然后笑了,“你专门来一趟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的?”  裴颖奇道:“那你以为呢?”  “我以为你要来宣战的,”华筝笑了笑,“说我大度,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喜欢一个人,对他的前女友一定会有所芥蒂,现在,我谢谢你,裴颖,谢谢你告诉我。”  裴颖也笑了:“郑融是好人,我之前威胁过他说不要分手,之前我也带着郑融去我家里吃过饭,都是为了给沈易风看的,郑融心里知道,我是利用他,不过,他从来都没有说什么,有一段时间他其实很缺钱,很困难,但是却也从来不跟我要一分钱,他说,不管是真的男女朋友,还是假的男女朋友,都是平等的。”  是的,华筝这点很清楚。  自从这几天和郑融在一起,不管是出去吃饭,还是看电影,但凡是华筝说要掏钱,郑融都会板起脸来教训她,说“你不花你男朋友的钱要话谁的钱啊”,到最后,还是郑融掏的钱。  既然是送别,就终有分别的那一刻。  直到最后到了不得不通过安检的时候,郑融拉着华筝的手,“那我走了。”  华筝微笑着,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走吧。”  “那我可真走了。”  “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华筝搡了一下郑融的手,“再不走就要误了航班了,快走呗。”  这一刻,宋予乔听着郑融的话,她已经知道,郑融最终还是犹豫了,他在心里一直在给自己打气,但是终归还是犹豫了吧,他也舍不得离开华筝。  华筝看着郑融拉着行李箱远去,她一直在笑着挥手,双手在唇边摆成一个喇叭的形状,大叫着:“郑融,我爱你!”  这样的一声呼喊,让周围的人都纷纷投过来目光,华筝却一点都不在乎,挥着手臂:“每天都要记得想我!”  郑融回头,留下最后一个微笑,直到随着人群,再也看不见。  而就在这个时候,华筝忽然转过身来,抱住宋予乔,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宋予乔抚着华筝的后背,“你哭什么?刚才是谁说的那么决绝的让他走的,再说了,现在交通方便,你要是真想他,飞到国外去找他去。”  华筝摇着头,眼泪却是止也止不住。  其实,也许,真正经过异地恋的恋人,才会知道,这种送别的依依不舍。  华筝知道,虽然真正在一起只有短短的十天时间,却能够是她未来十个月的精神支柱了,她会记在心底。  ………………  在回来的路上,宋予乔坐的是裴斯承的车,席美郁那边直接开车回别墅。  裴颖转过身来:“三嫂,我们今儿去野炊呢,就在不远的地儿,不是山上,你这肚子我也不敢去野外,就是我一朋友的别墅,在那儿办的一个烤肉派对,你也跟着去么?三哥说了,你去他就去。”  后面裴昊昱大叫了一声:“我去!”  裴颖抹了一下裴昊昱乱蓬蓬的头发,“边儿去,有你什么事儿,就是他们俩都去,也不带你去。”  宋予乔从后视镜内看了一眼裴斯承的眼睛,问:“公司里的事儿不忙?”  裴斯承说:“不忙。”  “那……”  宋予乔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裴昊昱从身后的包里将宋予乔的手机掏出来,还看了一眼手机上闪烁的姓名,“嘿嘿,乔乔,是你妈妈哎。”  裴颖直接丢了一个爆栗在裴昊昱脑门上:“乔乔妈妈是你外婆,你想要被打屁股呢是不是?”  裴昊昱瞪了裴颖一眼,从鼻子里重重地哼出来一声。  这边宋予乔已经接通了母亲的电话。  “你姐要生了!”  宋予乔听了这话,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前面的裴颖一连叫了好几声“三嫂”,宋予乔才转过来,扒着前面的座椅,说:“去顾青城的别墅,快,我姐要生了!”  …………………  等到宋予乔和裴斯承几个人赶到别墅内,宋疏影已经生了,六斤半,一个男孩,是顺产,当孩子抱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红的,有些发,而且还不哭,等到过了有半分钟,才嗷呜一声响亮的啼哭声,算是让在场的大人提着的心都落了地。  韩瑾瑜站在床边,他看着宋疏影筋疲力尽的样子,第一个反应就是弯下腰去吻宋疏影的汗津津的脸庞,宋疏影歪了歪头,“行了,去抱孩子。”  裴昊昱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孩子,在地上蹦着跳着,“大叔大叔,你把大婶的小弟弟给我看看呀,我看不到!”  韩瑾瑜蹲下来,将襁褓里的这个小孩子给裴昊昱看。  裴昊昱学着小弟弟的样子,皱了皱鼻子,“好丑啊,他为什么不睁开眼睛呢?”  说着,裴昊昱就要用手摸他的脸,却被宋予乔直接抓住了手,“别乱动,现在小弟弟不能碰,一碰就碰坏了。”  裴昊昱立刻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好恐怖的样子,即刻背起小手在身后,生怕小弟弟被他摸的坏掉了。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边,便索性留下来吃晚饭了。  裴昊昱的事情多,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就好像什么东西都新奇,东看看,西摸摸,动动这儿,动动那儿,宋予乔就在身后不远处牢牢地盯紧了裴昊昱,忽然,前面的小家伙就停了下来,向后面的宋予乔招了招手:“呀,乔乔,外婆在里面给大叔说什么呢?”  宋予乔一听,便急忙在唇上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走过去,看着里面的人,放轻了脚步走过去。  裴昊昱也跟着宋予乔,蹑手蹑脚。  门内,席美郁坐在椅子上,而韩瑾瑜站在桌前,两人一站一座,倒是地位立即就显现出来了。  席美郁说:“当初你带走予乔和疏影的事情,现在我也就不再提了,过去了,就都过去了,我也不管你当初是怎么想的,现在小影已经生了孩子,你还准备让她继续这么没名没分地跟着你么?”  韩瑾瑜说:“不会,韩家那边的事情已经接近尾声了。”  “我不管你们韩家如何,我现在就问一句,如果你真有心,你能不能娶了小影,什么时候娶?”  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候,裴昊昱忽然哎哟了一声,然后一下子就扑倒在虚掩的门上,结果门哗啦一声开了,席美郁和韩瑾瑜的视线都齐刷刷的看向站在门外的这两人。  宋予乔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见裴昊昱给拉起来,弯腰给他拍了拍腿上的灰:“妈,韩哥,你们接着谈,当我们不存在就好了。”  裴昊昱点头如捣蒜:“嗯嗯,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席美郁:“……”  韩瑾瑜的答案,宋予乔没有听到,既然出来了,再去听墙角,明显是已经听不到什么了,但是,她去找了姐姐。  宋疏影现在躺在床上,听了宋予乔将刚才听到的话给复述了一遍,笑了笑:“咱妈就是想要在她走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好,韩瑾瑜他想娶我,还不一定我想不想嫁呢,问他,不是问的早了点?”  “姐,你这孩子都生了,”宋予乔说,“你就别说傻话了。”  “生孩子怎么了?”  宋予乔问:“你会给不喜欢的人生孩子?”  宋疏影微微愣了一下。  她忽然想起来,在那个天地之间都编织了巨大的雪网的那个最冷的冬天,她抱着他,然后告诉他,我愿意给你生孩子。  ………………  就在宋疏影产子后,不过多久,宋予乔和裴斯承的婚期将近。  裴斯承现在已经鲜少有机会出来和朋友聚了,但是自从上一次他在朋友圈,一个“我要出家”,简直是一磅深重的炸弹,今晚就被几个连环夺命call给叫了出来,而且,还专门派了死皮赖脸的梁易去公司里堵裴斯承。  裴斯承手机刚好宋予乔打来电话,他对梁易说:“你看,我是真的走不了,老婆催着回去。”  梁易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各种花样秀恩爱,就算是“老婆”两个字都受不了,索性就直接拿了裴斯承的手机来,“我给嫂子说。”  他说着,就已经按下了接通键。  “三嫂,我是小六啊,嗯是啊,今天找三哥有点事情出来……是……么?好,我知道了,肯定的,不让三哥喝酒……”  那是假的。  梁易将电话挂断,第一句就是问裴斯承:“三哥,你要去我餐厅给大厨学做菜?啥时候的事儿啊?!”  裴斯承将手机收起来,“就刚刚,”他说着就向外面走,“走吧,将你那几个哥哥都给叫出来,在你的私家餐厅里聚一聚。”  裴斯承真的是说到做到的,外面梁易让给开了一个包厢,他就给大厨借了一套白色的厨师袍,真的是站在后面看大厨做菜,顺带还将手机开了录像功能,专门就放在料理台上面,将整个过程都拍下来。  梁易在后厨里看了两次,回到包厢去报告。  这一下,不仅仅是想要去当和尚了,还想要当家庭煮夫了,结婚真可怕。  随着婚礼的日期日渐接近,裴斯承除了学做菜之外,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回了一趟S市,去取宋老太太在寺庙求的平安符。  他是在当天早上离开的,订的是晚上八点的航班回来,时间很紧,但是,真的还是有必要去一趟。  裴斯承这一次去山上寺庙,没有带黎北,让黎北在公司内协助虞娜,虞娜最近情况有些不大稳定,所以避免出现什么差错。  到了山脚下,裴斯承乘缆车上了山,距离很远,就看见在寺院门口站着的老和尚。  老和尚笑的眼角的鱼尾好像褶子一样散开,“老僧等候很久了。”  裴斯承双手合十,也微微行了一个礼。  老和尚说:“施主,这边请。”  宋老太太求的是一个挂在身上的香囊的平安符,和一个开光的玉观音,老和尚与裴斯承说了关于香囊和玉观音的悬挂摆放方式,然后笑嘻嘻的转过头来,“施主此次上山来,必定不是只为了这尊开关的玉观音吧?”  裴斯承收敛了身上的敌意,较之之前,确实是看起来恭恭敬敬了。  “请大师指教。”  老和尚一笑,脸上的褶子就又扑簌地散开了,他笑着:“现在你新婚将近,妻子腹中又怀有身孕,倘若现在让你上山斋戒一个月,蜜月变斋月,佛门也并不是如此不通情理。”  裴斯承点头。  老和尚说:“一年为期,等你尘世中暂时了无牵挂,再上山来。”  “谢谢大师。”  这一次裴斯承表现的十分恳切,老和尚还热切地邀请裴斯承留下来吃药一顿斋饭,裴斯承礼貌回绝,然后带着宋老太太嘱咐要带走摆在家中的东西下了山。  斋饭,以后有一个月都要吃斋饭,现在能少吃一次就少吃一次吧。  裴斯承现在也看开了,不就是吃斋念佛一个月么。  其实,说到底,裴斯承心里依旧是不信佛的,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如果是做了遭天谴的事情,受到谴责也就罢了,但是关键是现在是,还有宋予乔,还有孩子。  他就宁可信其有了。  真的是自己做的错事,上天如果真的要惩罚,就惩罚他一人吧。  ………………  几家欢喜几家忧愁,自古至今都是这样。  宋洁柔在家中,浑浑噩噩地过了好几天,暗中一直在托关系,让女儿徐婉莉能够在警局里不那么辛苦,一边又忍不住向警局里打听,想要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现在怎么样了。  但是,这一次去,又是无功而返。  “麻烦同志了,能帮帮我多照看照看。”  “放心,这边会注意着点儿的。”  这一次,宋洁柔出来,觉得有点头晕目眩,最近真的是心力交瘁,任何事情都上赶着到一起了,她觉得自己已经支撑不下去了,这辈子她这样奋斗都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女儿过上好的生活,但是现在,女儿被关进局子里,自己却在外面束手无策,任何时候都没有在此时察觉到无能为力。  上一次因为晕倒,在医院内做的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应该就是这两天,结果就要出来了吧,她去医院看看。  当宋洁柔向前走了几步,刚刚要招手上车的时候,身后的一个警察却忽然开口叫住了她。  “你女儿说要见你了。”  宋洁柔转过身来,眼睛里全都是难掩的星光,“真的?”  警察点头:“是的。”  这一次,终于见到了徐婉莉。  隔了几天,徐婉莉看起来瘦了,刚刚做完整容手术之后,一直都肿的好像是猪头一样的脸也逐渐消了肿,但是,在宋洁柔眼中,除了那双眼睛还能认出来有原先徐婉莉那种清丽可人的模样,竟然什么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她忍住喉咙中的哽咽,叫了一声:“莉莉。”  徐婉莉抬起头来,嘴唇蠕动着,许久才叫了一声:“妈妈。”  这是宋洁柔期盼了一辈子的一个称呼,现在听在耳中,热泪盈眶。  徐婉莉抓着宋洁柔的手,“妈妈,我不想呆在这里了,一分钟都不想,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出去,求求你了。”  宋洁柔听了这话,内心好像刀割一样难受,但是,徐婉莉确实是犯了罪,况且再加上叶泽南和裴斯承两边的施压,现在根本就不会无缘无故将徐婉莉给放出来。  徐婉莉看着宋洁柔现在脸上的这种犹豫之色,抓紧了一边的扶手,“妈妈,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过是女儿!现在这个时候,你都不肯站出来维护我!妈妈,求求你了,你能不能将我救出去,我今后一定不会胡乱惹事儿了。”  徐婉莉说着,竟然从椅子上扑了下来,跪在了地上。  宋洁柔忍痛,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过去去将徐婉莉给扶起来。他帅丸才。  “莉莉,你先起来,妈妈去想办法,肯定会想到办法的,你放心,你信妈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