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20 尾声八:你站那儿别动

220 尾声八:你站那儿别动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08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5
    宋洁柔就真的想到了办法去救徐婉莉。  有钱能使鬼推磨,真的不是假的,只不过,这几乎花掉了宋洁柔所有的积蓄。  其实,这也就是有一个小小的漏洞。因为裴斯承最近忙婚礼,而叶泽南有些颓靡,再加上裴斯承交待的许朔升官调任,于是,在这边的监管就稍微薄弱了些,让宋洁柔有了可乘之机。  徐婉莉出来之后,伸出手来拥抱了宋洁柔。  “妈!”  宋洁柔点了点头,“走,咱们回家。”  徐婉莉摇头:“不,我要去找叶泽南,我要去找虞娜!叶泽南就是被鬼迷了心窍,不可能是这样,他心里有我的。”  宋洁柔死死地拉着徐婉莉,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将徐婉莉塞进车内。“莉莉!你安静下来耐心想一想!你不要傻了,天下好男人那么多,你非要傻的就在一棵树上吊死么?你为了她整了容,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你还想要干什么?还没有作够么?”  说完,宋洁柔就对司机报上了家里的地址。  因为宋洁柔从来都没有对徐婉莉用过这种强硬的口吻说话。现在这样以吼,就将徐婉莉吓了一跳,顿时呆愣了一路,直到到了家。都没有说一句话。  宋洁柔现在分毫都不能离开徐婉莉,真的怕她想不开。  她现在已经不奢求太多,只希望现在徐婉莉能够安安稳稳地过了这个魔障,然后将容貌整回来,好好的。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成了奢望。  宋洁柔纵然是有三头六臂,也无法每时每刻都看着徐婉莉,因为徐婉莉被押在局子里的事情,就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现在又强撑了几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妈,来。你喝杯水。”  徐婉莉从厨房内给宋洁柔端来了水,“我放了一些蜂蜜,你喝一些。”  “好孩子。”  宋洁柔觉得头有些晕,最近的晕眩感也是越来越经常出现,甚至还会出现幻觉。  徐婉莉看着宋洁柔喝下一杯蜂蜜水,“妈,你还渴么?我再给您端来一杯。”  宋洁柔觉得有些上下眼皮打架了,不过,也不疑有他,毕竟最近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便嘱咐徐婉莉:“莉莉,你不要乱跑,我觉得有点困,先睡一会儿。”  徐婉莉眼睛一亮:“好啊,妈妈你快点睡。”  那杯蜂蜜水中,徐婉莉加了两片安眠药,所以,现在宋洁柔才会睡意来的这么快,只有不到两分钟,已经沉沉的睡下了。  徐婉莉为宋洁柔在头下面枕了一个枕头,叫了两声:“姑姑?妈妈?”  她还特别用手拍了一下宋洁柔的肩膀,但是没有出声,呼吸平稳,看来是真的睡了。  她嘴角的笑意就逐渐收敛了。  不管是姑姑,还是母亲,徐婉莉现在都不想管,她只想要去找叶泽南,将自己想要说的话,全都告诉叶泽南,告诉她,她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他。  ………………  叶泽南最近迷上了一种烈酒,凭他的酒量,原先只可以喝一瓶,就是烂醉如泥了,但是在已经喝了三天之后,他可以喝两瓶,然后才可以罪到不省人事,一直睡到第二天白天,连公司的工作都有些荒废掉了。  裴玉玲听说了这件事情,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叶泽南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叶泽南醉醺醺的声音传来:“娜娜,是你么?我想见你了,我今天还去裴氏楼下了,我克制住没有上楼去找你……我怕你见了我又要恶心了……”  裴玉玲听了这话直皱眉:“叶泽南,我是你妈!你给我听着!你就算是喜欢虞娜,就去追啊,现在成天醉酒算什么?”  但是,在那边已经没有了声音了。  裴玉玲本以为叶泽南是醉的睡着了,隔了许久想要挂断电话,却恍然间听到了电话那端叶泽南的声音。  “是啊,我现在这样算是什么?”  现在的叶泽南,只不过仍然在重复着以前的老路,是重复着以往宋予乔离开之后的那段昏天黑地的时光。  裴玉玲说的没有错,确实是在重复。  叶泽南说:“妈,我明白了,你不用担心,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你要怎么……”  裴玉玲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叶泽南挂断了电话。  她最终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自从得知虞娜身上差点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裴玉玲对虞娜已经是些许宽慰了,毕竟是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任何经历都十分不足。  于是,裴玉玲也就都宽了心,任由他们自己的事情去自己做主,如果儿子真的是喜欢上虞娜,那两人情投意合,自己也就不再做这样一个恶婆婆。  但是,现在……  裴玉玲决定亲自去找一下虞娜。  她让保姆出去去备车,就在这个晚上,去了虞娜的家。  虞娜的家真的比较偏僻,一大堆待拆的楼房,道路维修。  不过,还是都已经安上了路灯,还是自从虞娜那件事情出了之后,才按照规定,每隔五十米安上一盏路灯,而且监控设备也逐渐齐全了起来。  车子开不进去,裴玉玲便拎着包下了车,沿着路边向里面走。  这里的房子比较多,到底也不知道第39号是哪一栋楼,就在裴玉玲向前走的时候,经过一个路口,刚好前面走过一个人影,从背后看特别像是叶泽南。  裴玉玲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真的是自己儿子!  她在路口站了一会儿,便转身原路返回了,既然叶泽南来找虞娜了,那么他们自己的事情,就自己去解决吧,她这个当长辈的,也就不再掺和进来了。  操劳了半辈子,到了该安享晚年的时候了。  放手了,年轻人的事情,就让年轻人自己去操心吧。  ………………  叶泽南走着夜路,来到虞娜的家门口,手指蜷曲,想要轻叩房门,却有些狠不下心来,犹豫了。  现在已经到了夜里九点多,这样突兀地来到虞娜家里,虞娜的父母应该已经是要睡了,还不是少了礼貌么。  叶泽南抿了抿唇瓣,在一片漆黑的楼道中,给虞娜发了一条短信,希望可以看到。  短信内容只有一句话:“我在你家门口。”  叶泽南靠着墙面,点了一支烟,咔啪一声打火机点亮,,咔啪一声再灭掉,手指间的火星明灭着。  忽然,门前响了一声。  门打开,漏出里面的一道光,虞娜只穿了一件睡裙,因为现在秋天天气变得微凉,便在睡裙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针织衫,打开门的时候,里面的虞娜的父亲问:“谁?”  虞娜回头:“没人,我在外面接个电话!”  虞娜的父亲自从虞娜出了那种事情以后,已经每每女儿在晚上出门,都会在后面跟着,这一次也不例外。  虞娜拿着手机晃了晃,“我就在门外面接个电话,你不用出来跟着了。”  虞父已经披上了衣服,“你现在去哪儿,我都……”  话音还未落,就已经看见了站在墙边的叶泽南。  “泽南来了?”  叶泽南急忙将烟掐了,站直身,“叔叔好,我来找娜娜。”  虞父点了点头,“你早说泽南来找你啊,我就不用从床上下来了,你们聊,我先进去。”  等到虞娜的父亲转身进了门,虞娜说:“我们分手的事情还没有告诉我爸,等我有机会了告诉他。”  “不,不用,”叶泽南说,“出去走走么?我有话说。”  现在在楼道里相对无言的这种情况,确实是有些尴尬,虞娜便点了头,在路上能走走也是最好不过了。  其实,现在已经将话都说开了,她不知道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但是,叶泽南口中说的走走,就真的只是走走,从虞娜住的家属院,一直走到路口,再转过来,走回来,叶泽南送虞娜上楼。  虞娜能够闻到叶泽南身上的酒气,有些浓烈,被风一吹,飘散开来。  两人并肩走在路灯下,没有多余的一句话,两人都一同向前走着,却没有觉得有那种失言的尴尬。  在楼前,虞娜站住了脚步,说:“叶泽南,你不用这样,真的不用……”  在黑暗中,叶泽南一双眼睛好像是黑暗中电灯泡,会发光一般,“不用怎样?那你告诉我,该怎样?又不该怎样?娜娜,我说过,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自责,是我的错,以后的路,我会陪你一直走下去,一起走下去,你现在告诉我,好么?”  “对不起,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以后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就不要再有交集了吧,不,工作的事情,我也会尽量向老板请求不用直接和叶氏打交道,这样就可以了……”  虞娜说着,就要转身上来,叶泽南拉住了她,“娜娜……”  忽然,虞娜尖叫了一声,狠狠地甩开了叶泽南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哽咽着,一只手捂着嘴,“你能不能不要再来找我了?求求你了,离我远一点,我真的不是你喜欢的那种女人了……”  虞娜这样突然爆发的异常情绪,让叶泽南愣了一下,却眼睁睁的看着虞娜上楼,也没有再追上去了。  叶泽南靠在墙上抽了一支烟,如果说原先只是觉得怀疑,那么现在就真的是确认了,虞娜隐瞒了一些事情,至于是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但是,在做心理辅导的时候,那个小昭却是知道的。  他想了想,给裴斯承打了个电话。  ………………  裴斯承接到叶泽南电话的时候,正在帮宋予乔穿婚纱。  之前在做婚纱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宋予乔现在四个月的肚子,竟然就好像吹气球一样,一眨眼就变大了,而且一天一个样,似乎头一天晚上入睡,和第二天醒来就完全不一样了,以至于现在婚纱试起来有点勒着肚子。  不过还好,有那种蓬蓬的婚纱,可以盖住肚子。  宋予乔站在镜子前,照了照,再捏了捏自己的脸蛋,有些胖,不知道拍婚纱照会不会不上镜。  见裴斯承接了电话,只是说了两句话便将手机给切了,便问:“不是又是哪一朵桃花吧?”  其实,女人的心真的是很小的,小的只能够容得下一个男人,其余的再也容不下。  裴斯承一笑,现在宋予乔总是拿这个桃花来埋汰他,他将宋予乔的婚纱向上提了裙摆,“是叶泽南,想要我做中间人,然后约心理咨询室的周越出来吃个饭,问一下虞娜的情况。”  宋予乔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裴斯承说:“虞娜当时发生了那种事情,不是出现了心理问题么,那个小昭来给她做的心理辅导,有些话她对那个心理医生说了,但是却隐瞒了别人,现在叶泽南想要将虞娜隐瞒的这部分东西找回来,他之前找过小昭,说是职业规定不能告诉别人……”  “是啊,这种事情确实不应该说的。”  “你放心好了,虞娜是跟了我五年的员工。”裴斯承用手拉了一下宋予乔腰侧的白纱,“这样放下来掩住就看不见肚子了,婚礼的时间缩短了半个小时,怕你站着受不了。”  “嗯。”  裴昊昱又被送去裴老太太那里了,所以今晚依旧是只有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人,当然,还有宋予乔肚子里的三个小家伙。  现在宋予乔在洗澡的时候,裴斯承都不放心她一个人,就偏偏要进来帮她洗,不过幸而怀孕,裴斯承也懂得克制,所以除了揩油吃豆腐之外,更出格的事情是没有做过的。  现在每天晚上入睡前,裴斯承都会给宋予乔按摩一下腰腹和腿,避免她腿上出现浮肿。  本以为今天这样也就过去了,能够抱着宋予乔美美的睡一觉的时候,却意料之外地接到了另外一个电话。  裴斯承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忘了关掉手机就这么一点坏处。  宋予乔迷迷糊糊地睁着眼睛,“谁啊?”  裴斯承将正在放胎教音乐的播放器关掉,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竟然又是叶泽南。  今晚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么?  他为宋予乔将被角掖好,顺手关了壁灯,在宋予乔额上落下一个吻,才向露台上走去。  接通电话,裴斯承说:“我已经联系过周越了,明天他就会将记录的笔记拿过来……”  “不,不是,那个东西我不看也没关系,”叶泽南说,“是徐婉莉,徐婉莉吓疯了。”他亩吐划。  ………………  徐婉莉去找叶泽南,自然是先去平常叶泽南最经常的住所。  她握紧了双手,不管如何,她这一次一定要见到叶泽南,将什么话都说清楚,绝对不要再留下任何遗憾。  但是,等到徐婉莉搭车到了盛庭,却恰巧看见叶泽南的车从里面开出来。  她慌忙又重新上了车,对司机说:“麻烦师傅,跟着前面的那辆车。”  前面的司机师傅也是挺心有余悸的,大半夜的遇上个这种长相吓人的乘客,真的就像是网上流传的,你长得丑没错,出来吓人就错了。  徐婉莉在后面盯着前面叶泽南的车,注意了一下周围的路段。  没错,这一次,依旧是去虞娜家的路段。  竟然叶泽南又要去找虞娜,虞娜究竟有什么好的?!  等到叶泽南的车停下来,徐婉莉也付了钱,下车跟着叶泽南进去,一直到叶泽南上楼,下楼,然后两人并肩在路上来回走,徐婉莉都在暗处盯着,眼睛一眨不眨,好像是在黑夜里蛰伏的怪兽一样。  徐婉莉心想,她就等三分钟,如果叶泽南还不出来,那她就冲进去,不管如何,就算是叶泽南今晚要留宿在虞娜家里,她也要冲出去说清楚。  叶泽南明明喜欢那种身子干净的女人,但是虞娜现在一个残花败柳,根本就不让人喜欢了,又怎么能够拉的住叶泽南的心呢?简直是痴心妄想!叶泽南现在就是被蒙蔽了,只要是她将一切都说清楚,叶泽南就会毫不犹豫地离虞娜而去。  但是,就当徐婉莉走出去的时候,前面经过的一个女人忽然就“啊”的尖叫了一声,向后退了一步拉住自己男朋友的手,抚了抚自己的胸口。  “妈啊,吓死我了。”  徐婉莉:“……”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是不是心里有病啊?”徐婉莉现在心里极度扭曲,看见谁都觉得不顺眼。  前面经过的这个女人冷哼了一声:“你才是有病。”  毕竟这个女人身边跟着一个男的,所以徐婉莉也不敢多说什么,现在自己毕竟只有一个人,但是,那个女人跟那个男人说的那句话,却分明地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从来都没见过这么丑的人,真是吓死我了。”  徐婉莉攥紧了手掌心,什么意思?!  她硬生生地克制住了自己想要上去的冲动,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转身走回叶泽南的车边,等叶泽南。  反正,只要是叶泽南回来,那就一定会来取车。  徐婉莉靠在车边,出神的想事情,恍然间就看到了在路口那边一个人影走过来,她即刻站直了身体,眼睛里已经露出了欣喜的目光。  这一次,是多久以后再一次看到叶泽南,还没有来得及打扮一下,不知道自己头发乱不乱,因为家里没有镜子,出来的匆忙也没有来得及化妆。  她急急忙忙就弯下腰来,想要对着叶泽南车前的后视镜照一下。  然而……  这个人是谁?!  她不认识!  她是谁?!  这是谁的脸?!这人是人是鬼?!  “啊啊啊啊啊!”  叶泽南听见这一连串的尖叫声,刚好从路口转过来,就已经看见了徐婉莉。  他本以为只是一个陌生人,也是在认真确认辨认过才认出来了,这人就是徐婉莉,然而,徐婉莉却忽然尖叫了一声,然后双手捂着自己的脸,或者说用指甲扣着她自己的脸,整张脸都已经完全扭曲了。  叶泽南惊了一下,急忙向前。  徐婉莉眼睛里写的全都是惊恐,竟然在看到叶泽南的那一瞬间,就向前面的电线杆上撞了上去,狠狠地撞了上去,顿时,额头上一片血花。  ………………  毕竟宋予乔是孕妇,夜晚劳神最是伤身,所以,裴斯承便没有出门,只是告诉叶泽南,不管怎么样,先送医院。  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裴斯承先将宋予乔送到宋疏影那边。  宋予乔在下车之前,在裴斯承脸上吻了一下,“路上当心。”  二十五分钟后,裴斯承开车到了叶泽南发过来的地址。  在医院门口,裴斯承看见了叶泽南。  叶泽南正站在树边抽烟,脚下散落了一堆烟头。  他抬眼看见裴斯承走过来,掐了烟转身向医院内走去,说:“手术刚完,脑震荡,医生说估计醒不过来,就算醒过来也是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植物人。”  裴斯承看了一眼叶泽南,说:“其实,我以为你不会送徐婉莉到医院。”  “是的,我想眼睁睁看着她死。”  叶泽南这句话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如果不是因为徐婉莉,那么虞娜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现在也不会心理上有了问题,也就不会因为这件事排斥到叶泽南的靠近。  “但是,你还是送她来医院了。”  叶泽南脚步顿了顿,看了一眼面前洁白的医院大楼,看着在里面墙上贴着的那张救死扶伤的红条幅,闭了闭眼睛。  对于徐婉莉这个人,他恨不得在她求生不能的时候,亲手上去去掐死她,以解除掉心头之恨,但是……  “是啊,我还是送她来医院了……我后悔了。”  裴斯承拍了一下叶泽南的肩膀:“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受罪,活受罪,为了这样的人身上背上人命,还不如你多去想想该怎么追到虞娜。”  叶泽南的目光闪了闪。  裴斯承说:“在前几年,虞娜刚刚到裴氏在我手下的时候,曾经向我表白过。”  叶泽南一下子转过头来。  “但是已经过去了,很久以前的事了,”裴斯承说,“我给周越去过电话了,他中午约你吃饭。”  ………………  宋洁柔是在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醒来的。  她醒来的时候,忽然就涌上一股呕吐感,扒着床头就吐了,恨不得将胃酸都吐出来,头疼的好像快要炸开了一样。  “莉莉!莉莉……”  宋洁柔抹了一把嘴角,从床上下来,找了家中所有的房间,却不见自己女儿的身影。  她一下子慌了。  回忆了一下,昨天下午,是徐婉莉端给自己的那杯水……  果然,在徐婉莉的房间内的桌子上,就看到了一盒标记着安眠药的白色药瓶,盖子没有盖上,桌面上散落了一堆药片。  她急忙就打徐婉莉的电话,但是,在响过几遍之后都没有人接听。  出了什么事了……  宋洁柔一下子没有站稳,就摔在地上,手机丢在一边,觉得头疼欲裂,她用拳头死命地摁着自己的太阳穴按压,觉得一口气喘不过来,逼仄在喉咙里,堵着气管。  双手哆哆嗦嗦的想要按下手机,却在手机拿出来的那一刹那,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她趴在地面上,手指哆嗦地按下了三个数字。  ………………  宋洁柔在C市并没有亲人家属,唯独,有一个亲侄女——宋予乔。  当医院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宋予乔正在逗着姐姐襁褓中的婴儿,“我是你小姨,小姨……”  宋疏影对于宋予乔这样锲而不舍地教婴儿叫小姨,真的是哭笑不得,才刚出生的孩子。  “是不是你手机响了?”  “哦哦,是。”  宋予乔从包里将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  “喂……”  “你好,这里是第一人民医院,请问你是宋洁柔的家属么?现在病人情况比较危急,需要手术签字,你方便来一下医院么?”  宋予乔拿着手机,许久都没有说话。  电话另外一端说:“喂,喂,您好,请问您现在在接听么?”  “在,”宋予乔再度开口,嗓音有些干涩沙哑,“我现在就过去。”  挂断了电话,躺在床上的宋疏影问:“怎么了?”  “是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是宋洁柔要手术了,但是这边没有亲属签字,要我过去一趟。”  听见宋予乔的这句话,身后刚好将宝宝抱起来的韩瑾瑜手顿了一下。  宋疏影扫了韩瑾瑜一眼,“怎么会没有亲属?这不是亲属么?可是比你这个侄女要亲近的多了,医院也真是的,这种话也好意思说。”  “姐!”  韩瑾瑜将宝宝放在摇篮车内,转过来对宋予乔说:“你先去准备一下,我一会儿和你一起去医院。”  “好。”  宋予乔便先出了房间,韩瑾瑜换上了一件外套,“我会赶在晚饭之前回来。”  宋疏影翻了个身闭目养神,没有理会韩瑾瑜。  韩瑾瑜坐在床边,已经抓住了宋疏影的手,“等你出了月子,我就带你回韩家。”  “我不想回去。”  “乖,听话,我们找个日子去领了证。”  宋疏影睁开了眼睛,随即又闭上了。  ………………  宋洁柔在一个星期以前,就因为经常头晕,去医院做了检查。  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只不过宋洁柔错过了医院给打来的电话,再加上因为徐婉莉的事情心力交瘁,也就一直拖到现在。  因为脑子里有一颗恶性肿瘤,所以需要做开颅手术,风险极大,但是,如果不做手术,就会任由脑部肿瘤恶化。  而且,现在已经压迫到脑中眼部神经,视力下降。  这一点,宋洁柔已经感觉到了,看东西已经模糊不清了,经常会头晕目眩,脑子里疼的要命。  韩瑾瑜和宋予乔赶到医院的时候,宋洁柔已经醒来了。  医生说:“病人需要时间,所以手术暂时推后,到明天或者是后天。”  当宋洁柔看见门口站着的人影,视线恍惚,根本就只能看见黑色的人影,却看不到到底是谁,隐约看见像是穿着裙子的。  她心中一动:“莉莉,是你么?”  宋予乔站在病房门口,并没有向前走,听到宋洁柔现在叫出来的这一声“莉莉”,内心竟然也有些许怆然。  徐婉莉现在还在重度昏迷中,兴许不会醒了。  宋予乔只在门口站了片刻,然后就转身出去了,在床上的宋洁柔慌忙下床,叫:“莉莉!你等等!”  然而,另外一个人进来了。  宋洁柔视线模糊,辨认了很久这个人影,才终于认清楚。  她试探地叫了一声:“韩瑾瑜?”  韩瑾瑜走进来,关上身后的病房门,“是我。”  宋洁柔忽然笑了,“你又是来让我签离婚协议书的么?拿过来吧,这一次我签字,趁着我现在眼睛还看得见,还活着,赶紧签了字,然后离婚,省的如果这一次我死在手术台上,那么就算是我死了,宋疏影也没法扶了正。”  她察觉到韩瑾瑜就站在病床前,气场很强大,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是害怕的向后退缩了,可是现在,此时此刻,她也算是一条腿进了棺材的人了,手术台上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索性能说的,就都说了出来。  “我们两个也都是互相忍了这么多年了,当时算是我们两个家族之间的联姻,现在能散了就散了吧,”宋洁柔说,“但是,我现在唯独放不下的,就是我女儿。”  韩瑾瑜依旧没有说话。  “韩瑾瑜,算我这辈子欠你的,如果我手术真的没有成功,你帮我一次,你帮我找到莉莉,然后将她送到国外,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你帮我这一次,我就签下离婚协议书,对韩老爷子那边,我可以亲自去说,把责任全都推到我身上!”  宋洁柔没有得到韩瑾瑜的回答,她也知道,韩瑾瑜这个人心肠冷硬,这辈子,也就遇上了一个能让他心软的宋疏影,其余的人,想都不要想,其实,宋洁柔现在都不了解,宋疏影究竟是凭借了什么,让韩瑾瑜能动了心的。  “我现在都不明白,当时你怎么会看上宋疏影的?”  韩瑾瑜自从进来之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就是:“你女儿也在这家医院。”  而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宋洁柔,刚刚拿在手中的手机,啪嗒一下沿着床沿掉落在地上。  现在宋予乔怀有身孕,韩瑾瑜便不放心她一人在医院内,这边让医生先带着宋洁柔去徐婉莉的病房内,想要先送宋予乔下楼。  恰巧,叶泽南也刚刚从医生办公室内走出来。  宋予乔先笑着打了招呼。  叶泽南挑了挑眉:“裴斯承刚刚下了电梯,你没有见到么?”  就算是现在,叶泽南也从来都不称呼为裴斯承为小舅舅,年龄相差不大这是第一点,还有第二点,他不想让宋予乔因为这个称呼感觉到有心结。  宋予乔摇了摇头:“我这就打电话给他,韩哥,你忙你的去吧,我去找裴斯承。”  病房内,宋洁柔趴在病床上,泣不成声,双手摸着徐婉莉头上包裹着的纱布,口中不断地在责备自己,眼泪打湿了床单。  身后传来脚步声。  宋洁柔抹了一把眼泪转身。  在宋洁柔看见叶泽南的那一瞬间,忽然就停住了哭声,张开双臂护在病床前。  她知道徐婉莉在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情对虞娜造成的伤害,所以,真的怕叶泽南现在报复。  不仅仅是对虞娜的,还有以前对宋予乔的……  一桩桩,一件件,真的死不足惜。  叶泽南一步一步走近,身后还跟着两个看起来身高马大的人。  宋洁柔知道现在凭自己一己之力,根本就不可能保护的了自己的女儿,便想要去按床头的按铃,却被其中一个人抢先挡住了手。  她大声喊着:“你想要干什么?这是在医院!你们要做什么?!”  但是,依旧是没有人听她的,叶泽南站在门口,眸光闪动,其中一个壮汉已经从病床后面接近了徐婉莉,不管前面的宋洁柔如何大喊大叫。  “求求你,我求你了,莉莉都已经成了这种样子了,你高抬贵手。”  宋洁柔忽然跪了下来,面对叶泽南的方向,因为她视线模糊,刚才也只是听叶泽南的声音,才认出来他的人,现在再加上泪水模糊了双眼,更是看不清楚面前的人。  她的头磕在地上,狠狠地磕碰着:“求求你了,不要动我女儿!求求你们了!我给你磕头了!”  叶泽南打了手势,让前面的那个黑衣人住了手。  然后,漠然地转身,重新打开了病房门,走了出去,在空荡荡的走廊上,脚步声有些凄怆。  到底是没有做过这种真正伤天害理的事情,到底是一条人命。  在这个世界上,好人和坏人之所以还有分界线,就是有人心中,始终存在着真善美,就算是站在黑暗中,也向往光明。  ………………  裴斯承从住院部出来,径直向停车处走去,走至喷水池的时候,手机微震。  他将手机拿出来,手机屏幕上是宋予乔的名字。  只不过,接通电话的同时,裴斯承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只听宋予乔说:“你站那儿别动。”  裴斯承站住了脚步,在听见这句话的同时,目光已经扫过周围。  (月末求钻啦,不用就清零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