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21 尾声九:有生之年,遇见你

221 尾声九:有生之年,遇见你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1960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6
    虽然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但是裴斯承真的就站住没有再向前移动半步了,这是他和宋予乔之间一种特殊的默契。  电话那端,仍旧可以听到宋予乔匀速的呼吸声。  身后,忽然被柔软的手臂环住。裴斯承这才切断了电话,一只手拉过宋予乔,将她拉到前面来,“怎么也来医院了?”  现在就算是环着宋予乔的腰,也能感觉到中间隔了一个肚子,有障碍了。宋予乔现在从外表看,分明就已经是一个最少怀孕六个月的孕妇了,就算是走在医院里,经过一些人的时候,有人还会给她让路。  宋予乔将宋洁柔手术的事情给裴斯承说了,“是韩哥开车带着我来的。”  裴斯承点头,“嗯,这事儿你不用操心了,我会跟医院医生这边谈好。”  “我还看见叶泽南了。”  “嗯?”  宋予乔顿了顿,“叶泽南是不是跟虞娜分手了?我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裴斯承已经环过宋予乔的腰,“别多想。叶泽南如果还没有这种解决问题的能力,那他也就配不上虞娜了。”  虞娜虽然出身并不好,但是一直是独立自主,裴斯承很赞赏她。  上了车,宋予乔却发现裴斯承开车的方向并不是去裴氏,便问:“你这是要去哪?”  随即车子在商场前面停了下来。  裴斯承已经找了一个停车位停了车,先自己解了安全带下车,然后绕过车头,开了副驾的门,拉着宋予乔下来。  “给你花钱。”  宋予乔身上穿着的是一件淡粉色的上衣,将圆润的肚子凸出来,下面是一条白色的小脚裤,这套衣服,在裴斯承看来。已经穿了两天了。  裴斯承观察的很仔细,而且还看了看宋予乔的衣柜,里面孕妇装并不多,只有不多的几件,可以搭着穿。  宋予乔其实不想在怀孕这段时间买太多的衣服,也只有这几个月的时间。买来的衣服今后又不能穿了。  但是,裴斯承这一次来商场,带着宋予乔一下子就买了五套衣服,要的全都是那种纯手工的,料子十分柔软舒适,适合孕妇贴身穿着。  “每天换着穿。”  宋予乔帮裴斯承拎着一个袋子,“那一周七天呢。”  “那再去那边挑两件。”  说着,裴斯承就要拉着宋予乔去另外一个商店,却被宋予乔扯住了衣角,“诶,我开玩笑的,咱们家里要开孕妇装店么?要不要这么霸道总裁范儿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宋予乔心里是甜蜜的。  裴斯承嘴角勾着一抹笑,眼中的宠溺溢于言表。  后面孕婴店内的导购员看着这两人并肩离开,都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句:“好想抢了这种男人当老公啊!我想把我老公给踹了。”  店长过来直接走过来推了她脑门一下,“清醒点,这种梦也就做做就好了,醒来吧。”  ………………  并不是每一个灰姑娘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水晶鞋。并且遇上手捧水晶鞋的王子的。  虞娜从来都没有奢望过,她会是灰姑娘,虽然说,在当初刚刚走出大学校园来到裴氏应聘的时候,确确实实是对裴斯承有过懵懵懂懂的喜欢。  应该是所有那种萌动少女的心思。  但是,之后在被裴斯承委婉拒绝之后,她也就再没有起过其他的心思了。  她一般情况下,在想要断的时候,会断的十分干脆利落。  就像现在对于叶泽南。  只要是他不去刻意的想,或者是刻意地不让自己去想,就不会有事。  裴氏最近有一个项目需要到外地去出差,裴斯承下午开了一个会,原本定下的是让黎北陪同项目经理一起去。  但是,等到散会之后,虞娜却找到了裴斯承的办公室。  “这一次水产的项目就让我跟吧。”  裴斯承掀起眼帘,将鼻梁上的眼镜向上扶了一下,“为什么?”  “我想要换一个环境。”  虞娜对于裴斯承从来都是直言不讳,现在也是同样,心里想说的话,便说了出来。  裴斯承将手中的签字笔放下,向后靠在老板椅上,双手撑着桌面,“虞娜,我一直以来并没有干涉过你的私人生活,甚至是感情问题,你也一直是一个十分理智的人,现在,将这种感情带入到工作中,我觉得你不理智了。”  虞娜攥紧了手中的文件夹,她有苦衷,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裴斯承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揉了揉眉心,“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月的假期,如果觉得憋闷,就出去走走,等到调整好心情了,再回来。”  虞娜愕然抬头,“老板?”  “带薪,如果你觉得对不住我,可以用掉你十五天的年假,”裴斯承淡淡一笑,“等你休假回来,方梅正好在下个月底调任到广州那边,你来接替她的位置。”  虞娜从办公室内出来,苦笑着摇头。  难道这就真的是情场失意,职场得意么?  升职了。  但是,她却没有一点欣喜的感觉。  ………………  而就在虞娜走出裴斯承的办公室的同时,叶泽南也刚刚从心理咨询室里走出来。  他知道了那份被虞娜隐藏的记录。  当时是裴斯承找的周越,所以周越尽心尽责,也怕女徒弟小昭在哪一方面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便将录音笔给了小昭,将整个心理辅导的过程都录了下来。  周越将剪辑过的一部分给了叶泽南,说:“现在,让你知道整个事件的原委,是为了帮助她更好的恢复,她现在表面看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只要是在将来遇上什么事情,压力稍大,很容易就会崩溃,这层窗户纸,早晚是要捅破了的。”  叶泽南点头:“我懂。”  周越接着说:“她现在应该排斥所有人对她的接近,之前她来找过我一次,但是,在我给她端了一杯水递上去,她尖叫了一声一把打翻了玻璃杯。”  叶泽南握紧了手中的U盘。  拿着那份音频资料,叶泽南直接回到了盛庭的家里,这里是虞娜曾经说过的,喜欢这里的装修风格,还有,因为房产证上是虞娜的名字。  叶泽南在将这一份音频资料插入电脑中,手指有些颤。  他甚至已经才想到,这里面会是什么。  音频内传出沙沙的声音,叶泽南将音量调大,音响内传出来虞娜已经被机器微微扭曲了的声音,但是,可以听见是虞娜略微沙哑的声音,甚至还在颤抖着,带着位置的恐惧。  “我骗了他,我不想让他知道,其实,当时那么五六个男人,我的力气根本就不够,不管我是不是用破碎的啤酒瓶还是用高跟鞋,都不会那么容易的,我是一个女人,不是女超人,在这种时候,我没有能力保护到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后来在验伤的时候,医生是我求过的,伪造了一份验伤结果,医生是看我可怜,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不好过,便同意了……我想要自欺欺人,我想要装作这件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然后我自我催眠,看着那份伪造的验伤证明,想象自己真的没有过……”  叶泽南听着虞娜的话,心里好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子割伤了一样,正在滴答滴答地向下滴血,眼前已经模糊一片。  “可是,到底是发生了,这是一个噩梦,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那个时候,那个破碎的酒瓶子不是扎向我身上的那个人,而是我自己的喉咙……”  音频就在此时此刻断掉了。  后面,也许还说了很多,但是,周越只给他截取了这么一小段,就是这一小段,也足够将所有的事情明白过来了。  叶泽南知道了,为什么虞娜在刚开始住院的时候,会一直拉着他不让他走,可是,在最后出院之后,却一直在疏远他,最后说出分手两个字。  他双手握紧了拳头,然后狠狠的砸向了墙面,顿时嘭的一声,双手的手指关节发出咔嚓的声音,叶泽南感到了疼痛,却远远不敌此刻内心的疼痛。  难以复加,他宁可那个时候在黑暗胡同里的人,是他。  他宁愿最后束手无策的人是他,他宁愿受到这种不可磨灭的伤害的人是她。  ………………  虞娜休假的时间定在宋予乔婚礼之后,因为在婚礼之前,需要忙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她在这个时候离开也显得不近人情了,所以,这些天都和宋予乔在一起,查看婚礼的细节。  当然,这些全都是裴斯承把关过的。  在电脑上,录制了从头到尾整场婚礼的彩排过程,裴斯承原本是不让宋予乔看的,说是要给惊喜,但是,在她的软磨硬泡下,还是最终看见了这份彩排的录像,在录像上,裴斯承就是新郎,一步一步照着走了一遍,但是,却没有想到,站在新娘位置上的,却是秦箫。  秦箫,不就是裴大哥的那个前女友么。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是彩排,恐怕宋予乔作为旁观者,真的会认为这是一场真正的婚礼,男才女貌,珠联璧合。  她猛的晃了晃脑袋,自己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裴斯承已经在身后站着了,不过宋予乔是背对着办公室门,所以没有注意到,倒是虞娜有些吃惊。  裴斯承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让虞娜不要出声,然后缓步走到宋予乔身后,默默地等着宋予乔发现他。  直到,在电脑屏幕上响起婚礼进行曲,宋予乔长呼了一口气,按下了暂停键,转过头想要对虞娜说话,余光却首先看到了身后站着的裴斯承,还是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在后面站着的?”  “刚刚。”  虞娜自觉起身,“我去换一壶水过来。”  裴斯承在虞娜起身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刚刚想说什么?”  宋予乔一挑眉:“我想说,秦箫身上的这套婚纱,比我的那套婚纱好看。”  裴斯承笑着将牵起宋予乔的手,让她来坐过来在他的大腿上,双手有意无意地搭在她的腰上,“那是秦箫在拍戏的时候的服装,你要是喜欢,我就给你借过来。”  “我上一次问你要秦箫的电话,你还没给我呢。”  宋予乔忽然就转换了话题,让裴斯承微微一愣,旋即回神,“不是要签名么,我专门让虞娜去给你要过TO签了,还写着一句‘新婚快乐,白首不相离’,忘了?”  自然是没有忘的,秦箫的字体很漂亮,特别是那一句“白首不相离”,让宋予乔记忆深刻。  也是因为秦箫这个人,宋予乔才去网上搜了一些她在国内最新上映的一部比较小成本的电影,票房和口碑却都是不菲。  而宋予乔想要去见秦箫的这个愿望,也终于在裴老太太的捣鼓下,促成了。  现在满大街都是在沸沸扬扬地穿着,刚刚回国的这个女明星秦箫是自己家老大的前女友,而且竟然传闻还说带着个孩子,天啊,要炸了!  老三回来带着个孩子就算了,现在老大的前女友竟然也带着个孩子,她难道又要喜当奶奶了?  不过,到底是传言,就有八分都是虚构的。  ………………  在婚礼前的最后一个周六,晚上,裴家大院。  裴老太太挨个打了电话,这边让裴聿白,还有裴斯承一家三口过来吃一顿团圆饭,原本说想要裴玉玲一同来,但是让老头子裴临峰给阻止了。  “玉玲去了国外去度假,泽南前两天来过了,公司里的事情比较忙,就别让他来了。”  “噢。”  裴临峰看着自己老伴儿这副有点呆呆傻傻的样子,真的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这种情况下,让裴玉玲和叶泽南过来吃饭,明摆着就是要见了面难堪的,倒不是说这辈子就不见面了,主要是现在刚开始,还是需要一点时间去彼此适应的,等到时间长了,心结解了,到时候团圆饭再吃也不迟。  只不过,裴聿白也没有来。  倒是裴聿白家的贝勒来了。  是裴昊昱给带来的。  当裴昊昱牵着一条比他自己长得都要高大的狗进来的时候,裴老太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赶紧就要将这狗给扔进院子里去,嘴里嘟囔着:老大也真是的,家里又是孩子又是孕妇的,还养着这么一条狗。  既然裴聿白没有来,所以满足裴老太太的八卦之心的就只有裴斯承了。  比如说,这个秦箫现在几岁啊,是不是和照片上长得一样漂亮啊,家里有没有兄弟姐妹啊。  一些话,让裴临峰听了直皱眉:“一个女演员,有什么好打听的。”  宋予乔一听裴临峰的这种口吻,就了解了,与裴斯承对视了一眼,低着头吃饭默不作声。  她清楚地很,这个秦箫在裴临峰的心里,一定是和她是一样的,她能够进了裴家的门和裴斯承这样顺畅,全都是仰仗着裴昊昱这个小家伙和自己的血缘关系。  但是这个秦箫,就不一样了。  既然两个当事人都没有到场,裴老太太也就问了几句,就重新将话题转移到宋予乔身上了,一提起她肚子里的那三胞胎,眼睛就眯起来嘴笑的合不拢。  天啊,人家都是生三次才生三个,现在她家儿媳妇儿就是厉害啊,一次就三个!  吃过晚饭,离开,裴老太太送这一家三口到停车处,这边裴斯承去取车,后面跟着裴老太太似乎是有话要跟裴斯承说,宋予乔便主动拉着裴昊昱去大门口去等,裴昊昱拉着一条狗。  在裴家大院门口,当裴昊昱正在显摆着自己在学校的功课的时候,在脚边卧着的贝勒却忽然一下子窜了起来,吓了裴昊昱一跳,宋予乔已经急忙将小家伙搂在怀里了。  这边贝勒却是挣脱了绳子,直接跑过了马路,向前面路灯下刚刚停下的一辆车冲了过去。  从车前座下来了一个人影,身上是一件红色的裙子,贝勒扑上去,站起来真的一下子就扑到了这个女人的怀里,欢快地摇着尾巴。  宋予乔眯起眼睛来认了一下,这个人,是秦箫。  秦箫冲宋予乔比了一个手势,喊了一声:“贝勒我先带走了。”  宋予乔点头。  裴昊昱扯着宋予乔的衣角:“那个……是贝勒妈妈么?我没有看清楚。”  宋予乔摸了摸裴昊昱的小脑袋:“总会看清楚的。”  ………………  在婚礼前三天,发生了一点小状况。  在裴家大院,吃了裴老太太包的韭菜馅的饺子之后,因为口中有味道,便吃了两块木糖醇祛除口中的味道,却因为裴老太太在看一部烂俗泡沫电视剧的时候一个咋呼,宋予乔当时有些专注,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将木糖醇给咽了下去。  “……”  宋予乔当即就当机了。  这下……完了,不会影响到胎儿吧?  裴老太太也慌了,这……这,完了,老头子要是知道了,少不了又是一顿吵,他即刻就叫了司机备车,然后带着宋予乔去了医院。  不过,好在这种类似于木糖醇、口香糖之类的东西,只是到了胃部,能够排出来便不要紧了,当即医生就说了许多有利于消化排便的方法,回去了裴老太太叮嘱着宋予乔按着做,恨不得在宋予乔上过大号之后去马桶里去看看到底那个木糖醇的口香糖是不是排出来了。  裴斯承竟然在晚间入睡前,陪着宋予乔在小幅度地做一些促进肠蠕动的动作。  不过,经由中间出的这么一个岔子,三胞胎的小名也就有了——木糖醇。  木木,糖糖和醇儿。  ………………  在婚礼前两天,虞娜在重新整理邀请宾客的名单,和一些在婚礼上比较细小的工作的时候,接到了叶泽南的电话。  原本已经有些困了,需要靠咖啡来提神,在看到手机屏幕上姓名的那一瞬间,她的手顿了顿,在接通与挂断之间犹豫了一下,然后滑屏,接通。  叶泽南的嗓音有些黯哑:“吃过晚饭了么?”  虞娜说:“吃过了。”  其实她没有吃饭,现在因为饿的时间久了,有一些胃酸。  “晚上吃了什么?”  “米饭。”  这样的话,好像两人之间一如既往一样,这样的对白,就好像是恋人之间的私语。  “嗯,那好,你早些休息,不要总是工作上的事情占用你太多时间,熬夜并没有好处。”  “谢谢。”  然后,这样的对白结束,挂断电话。  虞娜将手机放在桌面上,她一度想要将叶泽南的手机号拉入黑名单,或者索性删掉,但是,不管是工作的手机号还是平日里生活用的手机号,都存有叶泽南的电话,就算是抛却两人这种身份,还有工作上的身份。  拉入黑名单,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裴斯承的婚礼是由虞娜在做最后的校订和审查,因为虞娜比较细腻,还有两天就要婚礼,所以她要确保婚礼不会在中间出现任何差错。  但是,就在挂断了叶泽南的电话不过半个小时,在六十三层的电梯门,忽然叮的响了一声。  因为此时此刻,在高楼层夜晚比较安静,虞娜便听见了轻微的声音,她双击鼠标点击了保存,然后起身,向电梯口走过去。  是一个人影。  叶泽南。  虞娜站在原地,看着叶泽南走近,她觉得她一步都移不动,双脚好像是灌了铅一样,却终于在他走近的那一刻,向后退了一步,“请问叶总深夜来裴氏,是有什么工作要谈么?”  叶泽南摇了摇头,将手中外卖的袋子向上拎了一下:“我来给你送晚餐。”  虞娜确实是没有吃晚餐,叶泽南熟知她的习惯,所以,在裴氏楼下,问了值班的工作人员,便知道她在撒谎。  “是夜宵,我没有吃饭,陪着我吃一点。”  说着,叶泽南已经向虞娜工作的办公桌走去,而虞娜在原地呆愣三秒钟,也跟着走了上去。  虞娜看着叶泽南点的这些外卖,都是她以前和叶泽南在一起吃午饭,吃中饭的时候最喜欢吃的菜式。  叶泽南已经将筷子摆好,“吃一些东西,知道你也饿了,整天把公司当成是家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虞娜没有说话,也不动筷子,呆呆的坐着好像是一尊雕塑。  叶泽南将面前的筷子拿起来,给虞娜放在手中,“来,吃东西,筷子都给你放手里了,要不我喂喂你吧?”  他是用了开玩笑的口吻,但是,虞娜抬起了头,眸色有些深,却没有笑。  “我开玩笑的,”叶泽南爽朗地一笑,“你吃你的,我也没吃饭,快饿死了,顾不上喂你。”  吃饭的时候,两人基本上都是静默不语,只不过叶泽南偶尔插上一两句话,或者是讲两个从网上看到的冷笑话或者段子,来逗虞娜开心。  虞娜在听到的时候,也会勾一勾唇角,但自始至终都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之前不是最喜欢吃这个小龙虾了么?吃起来够辣,够味,今天怎么不……娜娜?”  叶泽南的话音忽然顿下来,目光落在对座上的虞娜,察觉到她有些不大对劲了。  “娜娜?虞娜?”  虞娜现在低着头,右手的筷子松松的架在手上,一只手扶着桌面,在乳白色的桌面上,却有几滴湿润的痕迹。  叶泽南看着虞娜的眼泪,一滴一滴掉落在桌面上,他的手僵在半空中,却不敢再向前了,他怕他伸手过去,会让虞娜反感。  虞娜沉默的哭着,肩膀肆意的耸动着。  这是叶泽南从来都不曾见过的虞娜,他见过的虞娜,是高傲的,踩着高跟鞋就可以睥睨一切,自信,优雅。  却从来都不曾像是今天这样。  哭的双眼已经通红了,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不说话。  叶泽南有些慌乱了,抽出纸巾来递给她,有点结巴了:“对、对不起。”  虞娜没有接纸巾,却忽的站了起来,将身后的椅子都给撞翻了,向后跑进了洗手间内。  叶泽南跟上去,在女洗手间外,靠着墙默默地站着。  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将哽咽声完全淹没了。  虞娜从来都没有在别人面前哭过,从来都没有过,就算是那天在黑暗的胡同里,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  叶泽南,是第一个。  等虞娜整理好自己,从洗手间内走出来,叶泽南才递上去一张纸巾,“擦一下脸。”  虞娜接过,轻道:“谢谢。”  工作差不多也已经完成了,叶泽南将吃的外卖袋子收起来丢掉,和虞娜一同下了楼,到了值班室,虞娜进去与值班的员工说了一声,然后才出门。  叶泽南开车送了虞娜,虞娜没有拒绝,一直到虞娜家前面的路边,叶泽南本来说下去送虞娜到家里,但是,抬眼却已经看见了虞娜的父亲。  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虞娜的父亲每晚都要来车站这边来接女儿。  下车前,叶泽南忽然抓住了虞娜的手,目光逼人地盯着她,伸出双臂来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娜娜……”  虞娜已经先一步挣脱了他的怀抱,目光有些躲闪,一只手已经放在了车门上,“等到予乔婚礼一结束,我就要离开了,出去一段时间。叶总,再见,祝福你可以找到你自己的幸福。”  叶泽南完全没有料想到,虞娜已经下了车,对远处的虞父叫了一声:“爸!”  他坐在车里,看着虞娜父女两人离开的背影,趴在了方向盘上。  要走了么?  终于要离开了么?  ………………  婚礼前一天。  宋予乔来到了席美郁和宋疏影住的别墅内,算是娘家,第二天早上,裴斯承要从这边将新娘子接走。  当天下午,裴斯承便开车将宋予乔送去了半山别墅。  其实,说到底也并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娘家,毕竟房子是顾青城的,顾青城又算是裴斯承的朋友。  一路上,宋予乔都在补眠,裴斯承便将电台调了一个舒缓音乐台,让宋予乔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一会儿。  直到到了别墅前,宋予乔还没有醒,裴斯承也没有叫醒她,侧首看着她此时此刻十分安静的睡颜。  过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宋予乔迷蒙地睁开了眼睛。  睁眼就看见了裴斯承,单手撑着方向盘,目光认真。  “醒了?”  “嗯,”宋予乔向车窗外看了一眼,“已经到了么?那我就先下去了。”  裴斯承长臂一揽,扣住了宋予乔的腰身,她回头,一个缠绵的吻就印在了她的唇上,吻到她有些虚软。  双唇分开,裴斯承理了一下宋予乔的长发,“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  裴斯承没有下车,看着宋予乔走进别墅内,才踩了油门离开。  从下午五点,到第二天早上九点,一共十五个小时,长夜漫漫,该如何安眠?  而且,也不涉及到如何安眠的问题,还有应付裴昊昱每隔半个小时就要十万个为什么的问:真的要明天早上才能去接乔乔么?  其实,老爸我比你更着急好么?  “我明天真的能和言言拉着手一起走红地毯么?”  “你再多说一句,就不让你走,就让雪糕代替你。”  裴昊昱顷刻间就闭紧了嘴巴。  但是,过了一会儿,裴昊昱又问:“爸爸,乔乔真的是我的妈妈么?”  “是。”  “能一直是我的妈妈么?不会像西西的妈妈,最后跟别的男人跑掉么?”  “不会,会一直是你的妈妈。”  裴昊昱嘟着嘴:“好纠结啊,那明天婚礼结束,我叫乔乔还是叫妈妈?我很喜欢乔乔,我也喜欢妈妈……”  裴斯承沉默的抚了抚额,终于说:“其实这是同一个人。”  裴斯承裴昊昱父子两人,大眼瞪小眼到快十二点,直到裴昊昱的一双大眼终于眯成了小眼,裴斯承才抱了儿子将他放在小床上。  裴昊昱拉着裴斯承的胳膊:“爸爸,明天一定要叫醒我。”  “嗯。”  裴斯承给儿子掖了一下被角。  “如果我不愿意起床,你就打我屁股。”  “睡吧。”  “记得明天给我和言言拍照哦,千万不要忘了!”  裴斯承将儿子哄睡了,自己并没有立即去睡,开了电脑,调出来电脑里一个相册的照片,有好几百张。  他一张一张翻过,看着宋予乔七年前尚且稚嫩的面庞,那个时候她还是在敲架子鼓,一直到八个月前,再到现在……  其中有一张照片,是前两天裴斯承给宋予乔照的,是趁着宋予乔在扶着腰身向前慢慢走的时候照的,肚子圆滚滚的,好像气球,一戳就破。  裴斯承看着这些照片,嘴角已经不由得向上翘起。  想了想,给宋予乔发过去一条语音信息:“宝贝,晚安,等我去接你。”  ………………  这是宋予乔的第一次婚礼。  虽然,曾经和叶泽南有过一次婚姻,但是那一次的婚姻,是彼此折磨不甘心的产物,没有婚礼,没有亲人的祝福。  但是,这一次,是从一个月前就开始筹备的。  直到前一晚,临近了,宋予乔的心嘭嘭嘭跳的特别快,越来越紧张了。  特别是在接到了裴斯承的那条语音信息之后,他的嗓音低沉,好像是深夜里的大提琴独奏。  她几次按下了语音键,但是在临发送之前又松开了手指,她不知道怎么说,更不知道说什么。  宋予乔翻来覆去睡不着,然后抱着被子,起身去了姐姐宋疏影的房间里。  因为晚上韩瑾瑜想要宋疏影能睡个好觉,一般在晚上就将宝宝抱去他的房间里了,儿子半夜哭了要喝奶,便有事先宋疏影已经挤好的乳汁来喂。  “姐?”  宋予乔轻手轻脚地转了门把进来,注意了一下在床上的宋疏影是不是睡着了。  不过,好像是睡着了。  宋予乔有些失望,没有人说话了,又要一个人回去继续失眠了。  刚刚转身,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来都来了,还又回去么?”  “姐,你也没睡啊?”  “被你吵醒了。”  宋予乔咧嘴一笑,就已经抱着被子上了宋疏影的床,床很宽大,躺两个人都是绰绰有余。  宋予乔枕在宋疏影的枕头上,宋疏影向旁边侧了侧头:“我坐月子都快一个月没洗澡了,你也不嫌弃。”  “当然不嫌弃了,韩哥都不嫌弃,”宋予乔索性将自己的被子往床尾一撂,与宋疏影钻进了一条被子里,“姐,我睡不着。”  “知道你兴奋,快睡吧,小心明天早上顶着两个黑眼圈,让化妆师都替你着急,你可是新娘,全世界明天就你最漂亮。”  “嗯。”  “予珩明天到,是么?”  “嗯,还有宋琦涵,”宋疏影顿了顿,“还有宋翊……你快睡吧,别想那么多。”  可是,等到过了不过几分钟,宋予乔却又忽然说道:“姐,我真的要嫁人了……”  “不是早就和裴斯承扯证了么?”  宋予乔摇了摇头:“我不是说这个……是以后,终于可以站在裴斯承身边,然后说这是我丈夫……就是这种感觉,我说不上来,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心情。”  宋疏影握了握妹妹的手:“嗯,我懂。”  这种感觉,没有比宋疏影更加清楚明白的了。  兴许就是有熟悉的人在身边,宋予乔来到宋疏影的房间内,不过多久,就已经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  裴斯承开车去接宋予乔,接了就直接去教堂,虞娜已经帮忙准备了糖果和分起来的红包,裴斯承刚开始还说不用,反正宋予乔的娘家人这边只有岳母大人和一个姐姐,哪里会有一些三姑六婆表姐妹出来挡着要红包。  可是,幸好虞娜准备了。  因为,裴斯承在刚刚下车,抬步想上去的时候,就被一帮小孩子给围住了,要糖要红包。  这都是哪儿来的孩子啊?  裴昊昱穿着一身黑色的小西装,因为最近开始持之以恒的跑步,肚子上的肉减掉了一些,不再箍着衬衫了。  他拎着一个大塑料袋从车上跳了下来,“大家过来排好队啊,我给你们一个一个发。”  裴昊昱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十足的孩子王,这些小孩子便都蜂拥而至,一窝蜂将裴昊昱堵在了车前。  裴昊昱将糖举的高高的,索性就给了一边站着的黑衣人叔叔,指着前面一大堆孩子,说:“你们一个个给我站好!稍息,立定!”  裴斯承后面跟着的伴郎,顾青城,薛淼、梁小六还有周越,另外的宾客都在教堂里没有跟过来。  进了门,裴斯承首先看到的就是岳母大人席美郁,先改口叫了妈,才上了楼去接新娘子。  只不过,在刚才下车就应该已经料到了,既然有一帮熊孩子,就一定有七大姑八大姨了。  看来,这个“娘家”也真的是将工夫都做足了。  果然,在房间门口,被堵住了。  “想进来可以啊,红包拿来!”  后面虞娜已经递上来几个红包,门不给开,就从门下面给塞了进去。  结果,又起哄:“唱个歌吧,新郎唱个歌。”  “是啊,我们要点歌!”  唱歌是难不倒裴斯承,他声线很好,虽然不如陆景重的唱功那么好,唱一首情歌还是不在话下的。  “就唱个《打靶归来》吧,喜庆点儿的。”  裴斯承:“……”  这个是华筝的声音,这个华筝也真的是张的开嘴,果然是宋予乔的好姐妹,打靶归来,这是个什么歌?还是在初中的时候五四青年节合唱比赛唱的歌吧?  他转了转头,问顾青城:“这确实是你家别墅?没有接错人吧?”  顾青城耸了耸肩,“我已经租出去了,我只是房东。”  里面哄闹成一片了,裴斯承没办法,只好由身后薛淼起了个头,唱了几句。  里面的女人们一听就炸了,“我也要点一首!”  “先让我点!”  裴斯承:“……”  要知道,就带着陆小五过来了,直接上点歌台都没有问题。  本以为这就告一段落了,没想到里面又发难了,“讲个笑话吧,讲个笑话就让进!”  现在裴斯承觉得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不知道这几个女人觉得好笑不好笑。  最后,还是后面的梁易现场百度出来一个笑话,给大声念了出来,结果他还没有念完,自己倒是笑的弯了腰,狂笑不止,裴斯承一个冷冷的眼神看过来,将剩余的笑声重新吞进了腹中。  裴斯承正在酝酿情绪,自己讲一个笑话的时候,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前面遮掩的人散去,露出了坐在后面的宋予乔。  宋予乔穿着白色的婚纱,带着长长的头纱,正在低眉顺眼地含笑看着他,眉目如黛,好像是那种西方油画里走出来的人似的。  裴斯承一时间看的有一些呆住了。扔协反号。  “走啊,三哥。”  他抬步走进屋子,宋予乔起身。  裴斯承微微屈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宋予乔将带着蕾丝手套的手搭在裴斯承的手背上。  他垂下眼帘,在宋予乔的手背上印下一个吻。  屋子里内站着很多人,在这一刻,却静的掉在地上一根针都能够听得见。  然而,就在下一秒,裴斯承却忽然一个弯腰,将宋予乔打横抱起。  宋予乔有些惊讶,惊讶之余,却也牢牢地搂住了裴斯承的脖颈。  身后长纱落在地上,在地面上拖曳着,好像在静静的湖面上,滑开了淡淡的水纹。  裴斯承俯身在宋予乔的耳边,“真美。”  宋予乔的耳根有些微红,看着裴斯承从下颌到耳侧圆滑的弧线,抿了抿唇角,“新郎官,真帅!”  刚才安静雅雀无声,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  虞娜的航班是十二点半。  所以,来不及等到宋予乔的婚礼结束了,只陪同裴斯承去半山别墅接了宋予乔,她就自己打车离开了。  行李箱都已经收拾好了,她中间回了一趟家,虞娜的父亲在楼下等着。  “出去玩儿,去上海找朋友,到那儿记得给我报个平安。”  “嗯,你放心,爸。”  虞娜的父亲叫住了虞娜:“孩子,你跟泽南是不是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了?好好解决,话说开了就不要紧了,都是好孩子。”  “嗯,我知道了,你不用操心了,我现在还小呢,我要奋斗先能买了房子,搬出这个地儿。”  在虞娜的父母眼里,虞娜一直是一个积极上进的孩子,省心,从来都不用他们当父母的多去操心。  现在,也是一样。  虞娜打车来到机场,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不到半个小时才安检登机,便在候机大厅里等待。  她最近已经学会了修身养性,时间观念在工作的时候抓的很紧,该放松的时候就放松下来。  上了飞机,虞娜坐下来,按照指示将挡板都放好,给空姐要了一条毯子过来盖在身上,一连几天都没有休息好,精神不佳。  飞机平稳的滑过航行轨道,虞娜看了一眼机窗外的云层,将遮光板放下来,眼罩覆盖在眼睛上。  忽然,身边响起来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  “抱歉,先生,能不能和你换一下位子呢?我在前面的头等舱。”  用头等舱和商务舱换,谁能不愿意?  然而,就在身边的人换了坐下之后,虞娜却僵硬了脊背,一动不动,也没有摘下眼罩,僵硬着背,看向刚才发出声音的方向。  虞娜的眼眶有些湿润。  其实,她还是有一点希冀的。  要不然,她也不会在最后见他的时候,告诉他自己何时要走……  身边的人说:“你要是困了就安心睡会儿,等到了,我叫醒你……只求你,不要再一声不响的推开我。”  只求你……  不要再一声不响的推开我。  叶泽南的手搭在虞娜的手掌心内,而这一次,虞娜并没有挣开。  叶泽南是从婚礼上赶过来的。  当他看见宋予乔身穿婚纱的美好模样,心里已经完全是放下了。  宋予乔教会了他怎样去爱,要给爱人如何的包容,叶泽南学会了。  只不过,两人最终擦肩。  她的身边站着可以比肩的男人,他有了现在一心想要追求的女子。  叶泽南看着坐在身边别开脸的虞娜,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就算现在是最残酷的童话,也要在童话中,长睡不醒。  在飞机起飞的前一秒钟,叶泽南给宋予乔发了一条短信,只有五个字:“谢谢,祝福你。”  ……………………  婚礼现场。  绵延的碧绿的草坪,上面摆着白色的座椅,还有现场乐队在演奏,琴声悦耳,悠扬,金色的阳光从天空中肆意地洒下来,远处,秋天里,枫林的叶子好像是着了火一样烧着。  当前面教堂的门由一边的花童推开,宋予乔怀抱着一束粉色的玫瑰,站在外面阳光洒进的入口,目光落在红地毯尽头,站得笔挺的裴斯承身上。  得体的白色礼服西装,真的好像是王子,每一个女人梦寐能够被拥入怀的王子。  在宋予乔前面,裴昊昱和陆璞言在撒花瓣,身后,宋予乔微微拎起裙摆,脚步轻盈。  这条路的尽头,是她最爱的人,是她坚守了七年,终于等到的人。  宋予乔知道,她一直是上天的宠儿,有挫折的时候,有失败的时候,有委屈的时候。  但是,也会有阳光,面前的路,她知道,有人陪着,就不会辛苦。  Beloved。  就像是裴斯承在寻找的那五年里,为了宋予乔量身打造的beloved的酒吧。  裴斯承伸出手来,在宋予乔走近,将她拥在怀中,切切实实地拥抱着,而不再是梦。  七年前的初遇,五年前的分别,直到半年前再度相遇,你却已经不认得我了,将我忘的一干二净。  这条路,从七年前,到如今,走了七年,终于,我能牵你的手,然后说:“我愿意。”  没有人会在原点等你,但是,我会。  只要想到如今有你在怀,在离开你的那五年里,我的寻找,我的等待,就都值得。  谢谢,有生之年,遇见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