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23 不管你是谁,都是我的

223 不管你是谁,都是我的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800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7
    宋予乔……  这个名字,看起来莫名觉得有些亲近,但是,却是一个十足陌生的名字,很好听。一个女人的名字,但是在他的脑海中根本就没有闪现。  裴斯承眯了眯眼睛,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方虚晃而过,在按下接通键的时候犹豫了三秒钟,重新放下了手机。  其实,在后来的后来,裴斯承都在想,如果当时,他帮华筝接通了这个电话,听见了宋予乔的声音,那么,就会早两年遇上宋予乔了。  只不过,姻缘,总是在这种交叉相互中错过的。  而日日夜夜萦绕在裴斯承心头的,除了夏楚楚这个名字,就还有一个单词——beloved。  他记得。是在一间名为beloved的酒吧里。见到的夏楚楚。  在最初,顾青城听说裴斯承要投资建酒吧的时候,还特别打趣:“你有那种闲钱。还不如投给我夜色,给你分股。”  “你那是为了赚钱,我不为了赚钱,每年亏本都不要紧,”裴斯承携一支烟在手指间转动,“我是为了寻找。”  这些年,在裴斯承的生命里,已经深切的印上了两个字,就是——寻找。  只不过,华筝也并没有因为裴斯承一次的拒绝,就心灰意冷,特别是在知道张梦琳的存在之后。更多时候都是在和张梦琳斗。  终于,在一个下午,裴斯承从一个长达四个小时的会议中下来,已经是满身满心的疲惫的时候,黎北从外面回来,在他面前,已经呈上了一份调查报告。裴斯承端着茶杯浅啜,对黎北说:“念给我听。”  黎北当即就说:“老板,找到夏楚楚了,在温哥华。”  裴斯承手中茶杯里的水洒了出来,在手指上一片晕染开的水渍。  当晚,裴斯承乘凌晨的航班,飞往加拿大温哥华,然后连夜去了调查中找到的那个小镇。  在飞机上的心情,他觉得自己心脏嘭嘭嘭跳的厉害,终于要找到夏楚楚了么?在四年之后?  看着碧蓝天空中飘散的几朵白云,裴斯承狂躁不安的内心,逐渐一点一点平静下来。  不管是不是,这一次,总是带着百分之一的希望去的。  无数次的希望,伴随着失望,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在镇上的邻居,是认出了照片中的女孩儿,说:“就是这个小姑娘,我记得清楚,当年他们家里还没有搬走之前,一直是住在这里,家里是有一个中国老婆,还有一个儿子,一家三口。”  “后来呢?”  裴斯承变得亟不可待,他一边让黎北在小镇上去寻找,一边询问这些曾经见到过夏楚楚的人。  “后来那姑娘好像是精神上出了问题,她母亲就带着她去了市里面去治疗,然后两个月后就搬走了。”  “搬去哪里了,您知道么?”  “不知道,当时他们走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后来搬家公司来了才知道,有新住户住进来了。”这个好心的大姐指了一下街边,“你看,那边,那个白色的房子前面带着小花园的,就是他们原来住的地方。”  黎北已经去现在新搬入的住户问过了,他们只是住户,办手续都是住房中介办的,根本就没有见过原来的房主。  在这一刻,裴斯承深深地闭了闭眼睛。  黎北跟在裴斯承身边也许多年了,看见老板现在的这种表情,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裴斯承睁开眼,说:“回去吧。”  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名叫夏楚楚的女人,他知道这个女人长的是什么模样,他在找她,就足够了。  而就在这一次回加拿大,华筝也跟了过来。  华筝不是那种能够轻易放弃的人,她如果想要得到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都会尽自己百分之百的努力去得到。  就像是裴斯承。扔引役才。  裴斯承对华筝永远是不冷不热,不冷的原因,华筝知道是源于自己表哥,而不热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心底的那个夏楚楚。  华筝看到裴斯承从小镇上没有任何所得的失落表情,在后面跟着,忍不住说:“说不定她早就死了,你这样日复一日地找下去,都已经三四年了,一个人怎么会藏得这么严实,除非她死了。”  华筝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前面走着的裴斯承忽然转身,一个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脸上。  她有些难以置信,捂着脸看着裴斯承,“你……”  裴斯承的眼睛里好像是两个钻风的空洞,却虚空的刮着风,冰冷刺骨的风,“不要再说这种话。”  华筝咬着下嘴唇,停住了脚步。  而前面的裴斯承,在给了华筝这一个巴掌之后,继续向前走,再没有回头看华筝一眼。  华筝双眼噙着眼泪。  她怎么就争不过一个已经消失了三四年的女人呢?她才不信这个邪!她就是要将裴斯承追到手!他是她的王子!  人人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但是对于华筝来说,追裴斯承的这两年,是翻山越岭,也没有将挡在裴斯承面前的那一层纱给撩开,最后,还是宋予乔,帮华筝撩起了那一层薄薄的纱。  这是裴斯承遗失夏楚楚的第四年。  在第四年的这个春节过年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飘飘洒洒了好几天,天地之间都铺盖上了白茫茫一片,银装素裹。  裴斯承穿上一件黑色的毛呢大衣,里面是一件轻薄的外套,这件衣服是曾经和夏楚楚在滑雪场的时候穿过的,当时夏楚楚夸赞他英俊帅气,是白马王子。  站在落地镜前,他看了许久,恍然间觉得在镜面里,有另外一个人的影子,然后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浮灰,转身,离开。  裴家大院,从大年三十早上,就开始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断,白色的雪地上,到处都是大红色的鞭炮碎屑。  裴昊昱穿上了一身红色的唐装,红色的绸缎布料,深黑色的暗纹,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头顶还戴着一顶小帽,小帽后面有一根假辫子,一直拖到肩膀上,是裴老太太给孙子买的,洋气。  小家伙穿上之后还蹦跶了好长时间,臭美的在镜子前面扭啊扭,照啊照的。  过年的时候,自然是要在裴家大院过的。  而这一年,在德国的裴娅也回来了。  裴聿白说:“我去开车。”  裴斯承将裴昊昱留在家里,便陪同裴聿白一起去机场。  裴聿白的大狗贝勒原本一直是交给看护的管家的,但是过年了管家也会回老家,便将贝勒带来了裴家大院,家里准备的鸡鸭骨头,随便扔给它一两块就足够了。  在车上,贝勒正在后座趴着,舔自己爪子,身上穿着的是裴聿白从外面给它买来的一件小袄,有点滑稽。  裴斯承看了一眼后面的狗,“大哥,秦箫临走前给你留条狗,算是怎么回事,我一直都没搞懂。”  “留着给我当儿子养的。”  裴斯承一个没忍住就笑出声来。  “小火的妈妈还没有找到么?”裴聿白问。  “没,”裴斯承说,“继续找着,我从美国那边曾经她投过的简历,注意到她是C市的人,指不定是回来了,也说不准,那边我让人也找着,这边也找着。”  裴聿白对于弟弟的这种行为,不置可否。  大海捞针,财力物力心力都耗尽了,但是却不见什么成果。  只不过,有人就是愿意。  爱了,就想要再多做一些努力,不留遗憾。  在机场,两个哥哥见到了已经两年没见的裴娅。  裴娅比起走的时候,长高了,瘦了些,留着一头大波浪的长发,穿着格子的毛呢大衣,头上是一顶斜着戴的兔绒帽,整个人都好像是英伦范儿。  裴聿白没有下车,只是摇下了车窗,而裴斯承是下了车的,远远地就看见了裴娅。  “三哥!”  裴娅远远地就看见了裴斯承,直接飞奔过来一下子就窜进了他的怀抱中,“三哥!想死你啦!”  裴娅扑进裴斯承的怀里,裴斯承心里也十分高兴,抱着许久不见的妹妹在原地转了个圈,“走的时候还是小姑娘,现在回来,我都不敢认了。”  “那是当然,女大十八变呢。”裴娅开了车门,直接就窜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坐下,“大哥!你又变帅啦,比我三哥看起来都英俊帅气!肯定迷死一大堆女人!我嫂子呢?你娶回家没呢?”  裴娅是知道秦箫的存在的,之前也因为年纪小,然后中间也做过不少事情。  裴聿白弹了裴娅的脑门一下,“回来就这么多话,还以为在外面两年你的性子有所收敛了。”  裴娅皱着鼻子摸了摸脑门。  这一次从国外回来,裴娅带了不少东西,给父母二老带了礼物,还有两个哥哥也都带了,就是将小家伙裴昊昱给忘了。  裴娅看见这小家伙的时候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天啊,三哥,这是你儿子?”  裴昊昱点了点头:“是的,你三哥是我爸爸,亲爸爸哦。”  裴娅:“……”  她两只手捏着裴昊昱肥嘟嘟的脸蛋就是一阵揉搓,“太萌了,小姑姑喜欢你!”  她说着就在裴昊昱的脸上亲了一下,裴昊昱不好意思地有点脸红,在裴家大院,裴娅去拎东西的时候,这边裴昊昱才扯了一下裴斯承的衣角,“爸爸,这个是小姑姑么?”  “是。”  裴昊昱一张小脸蛋上红扑扑的,说:“小姑姑比大姑姑要对我好。”  在大年三十,吃团圆饭之前,裴老太太给裴玉玲打了电话,这种团圆的时候,裴玉玲却不回来,感觉上都不算是团圆。  虽然裴玉玲是裴临峰和他前妻生的女儿,但是裴老太太也一直是当成是自己的女儿来看的,根本就毫无差别,就像是裴娅,有时候一两个月都不打一个电话,而裴玉玲,却是每个星期的家庭聚会都会打电话的。  裴玉玲说:“妈,一会儿我就让泽南过去,给你们送点东西,我们今天要回老家去过年,就不过去了。”  裴老太太将裴玉玲的话给裴临峰说了,裴临峰叹了一声,“随她吧。”  裴玉玲不是没有来过,已经过了这二十多年,却还是对裴老太太的存在有所芥蒂的,不是不来看裴临峰,而是在裴老太太不在家的时候来看父亲。  不过多久,叶泽南就过来送东西了,他是开着车过来的,在后座上,坐着宋予乔。  叶泽南拎着东西下车,宋予乔也要跟下去。  “你在车上等一会儿吧,我就不过十分钟就回来了。”  宋予乔听见叶泽南的这句话,心里不是没有苦涩的,但是还是点了头:“嗯,好。”  她在叶家,从默不作声的领证嫁进去之后,就好像是见不得光的存在一样,甚至直到现在,她也只是知道叶泽南来这边送东西,却不知道是要送给谁,因为他从来都没有主动开口与她说过。  裴斯承当时正巧领着裴昊昱在院子里堆雪人,手里拿着一根红萝卜,插在雪人脸上,裴昊昱大叫着:“不是在那里啊!是在头上!插在头上才对!就好像是冲天炮!”  宋予乔抬起头看,将车窗摇下来一条缝,一双眼睛看着白茫茫雪地上的一袭黑色的衣角,旋即就又将车窗摇了下来,却仍旧能够感觉到,从车窗玻璃外面,看过来的那一抹略微幽凉的目光,那边的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在看向车内,宋予乔的心跳漏了几拍。  裴斯承的目光,也就在此时此刻,须臾而至。  透过黑色的车窗玻璃,裴斯承挑了一下眉梢,只是知道在车内还坐着另外一个人。  裴斯承转过身来,向车的方向走过来。  在人与人之间,真的是有这种心有灵犀的。  就在裴斯承距离车子还有三步远的时候,身后的裴娅大喊了一声:“三哥!快来放鞭炮了!”  裴斯承转头应了一声,看见叶泽南已经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已经放在车门上的手就忽然移开了,转身离开车身。  只差一丁点。  一份爱情,早一点,晚一点,都不可能圆满,但是,在裴斯承和夏楚楚的这段爱情里,在最开始,早了一点,到最后,晚了一点,却最终还是走在了一起。  用裴斯承的话来说,就是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裴昊昱嚷着要自己点鞭炮,裴娅说:“你一个小屁孩,才四岁多点,好好看着就行了。”  裴昊昱噘着嘴,低下了小脑袋,好像是一头善斗的公牛一样,用头撞了一下裴娅的腿:“不,我就是要点鞭炮!”  从某方面来说,裴昊昱集成了裴斯承身上就是不服输的这点脾性,你如果顺着他的脾气往下说,那好,我考虑考虑,给你个面子,但是,如果你不让我做什么,我就偏偏要做什么。  裴老太太找来了一支香,让裴斯承抱着儿子去点鞭炮。  裴斯承抱着手臂:“男子汉了,自己会。”  “嗯!我是男子汉!”裴昊昱跳起来将奶奶手里的香给抢了过来,“我自己来点!”  裴老太太便想要自己上去,身后,裴娅拉了一下,“妈,你没看见三哥就在小火后面?放心,出不了事儿。”  地上盘桓着长长的红色鞭炮,裴昊昱的胆子也实在是大,捏着一支香,蹲下来,点燃了的瞬间,他愣了一下,转身就要跑,不过,小短腿有点不听使唤了,转身的同时,一下子摔倒在雪地上,嘴里吃了一口雪。  就在鞭炮噼里啪啦炸响的同一时刻,裴斯承已经将在地上趴着的儿子给拎了起来抱在怀里,两步就已经走到了安全区域。  裴昊昱捂着自己的耳朵,被老爸给拎着夹在胳膊下,兴奋的啊啊啊大叫。  而在裴家大院外面,刚刚缓步离开的车内,一阵喜庆的鞭炮声中,宋予乔向后面看了一眼,看见那一家子人站在院子里放鞭炮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一些失落。  那样的情景,她曾经也有过,在小时候,奶奶,爷爷,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也是一大家子在一起过年。  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而就在第四年的这春节,宋予乔许了一个愿望,希望有一天,一家人还会在一起,团团圆圆地过一个年,就像是后面院子里的一家人一样。  这是宋予乔从小到大许过的愿望,唯一实现的一个。  ………………  回到C市,一切就都步入了正轨。  除了裴斯承的内心。  比起最初在国外的那段时间,裴斯承的精神已经明显好转了,从整夜整夜的失眠,到现在已经可以睡够四五个小时了。  裴老太太自从是退休之后,就已经开始无所事事了,主要就是张罗儿女的婚事,裴娅索性在家里住了一个月,然后就回德国去了,就是为了裴老太太给她安排相亲对象。  临走前,裴娅与裴斯承谈了一次。  “就是在我出国那年,那个女人怀了裴小火的,是不是?”  从裴小火的年龄,一推算,裴娅就已经算出来了,就是那个时候,她发疯似的那半年,然后裴斯承陪了她半年,直到送她出国。  裴斯承点头:“是的。”  裴娅噗嗤一声笑了:“哥,你真是厚此薄彼,当时把我敲晕了也要送我上手术台流产,回去了就让那女人把孩子给生下来了。”  裴斯承一听裴娅这话,皱了皱眉:“说什么呢,当时楚楚已经怀孕快七个月了。”  “那也可以做引产啊,”裴娅说,“在国外没有办法做,就回来到国内做啊,你也可以把她敲晕了带到手术台上。”  裴斯承拧着眉,看向裴娅的目光变得严厉。  “三哥,看你的表情,”裴娅笑了笑,“我现在挺喜欢裴昊昱的,我就是打了个比方,当时,就算是你不让我上手术台,我也要主动去流掉的,那个孩子的存在,让我觉得恶心。”  这是裴娅说的真话,她不是那种看不开的人,谁还没有爱错人的时候呢。  裴娅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了一下裴斯承的腰,“等到你找到夏楚楚,我一定要亲眼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能有那么大的勇气,一个人挺着大肚子等了你将近七个月。”  裴斯承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就是轮回吧。  在夏楚楚怀孕初始,她等了他半年多,于是,在孩子出生后,他就带着孩子,找了她五年。  是的,这是第五年了。  都已经五年了。  就连在裴斯承身边的黎北和虞娜都已经找的累了,而裴斯承却依旧没有放弃。  黎北和虞娜,说到底也只是裴斯承手下的员工,而真正着急的,却是裴老太太。  从第五年年初开始,就已经开始给儿子安排相亲了。  自然,裴老太太不是那种老古董的思想,什么门当户对都没有关系,只要是长得漂亮,而且不那么小家子气,看见就觉得心里顺畅就行。  裴老太太选择的第一个给裴斯承相亲的是一位老师。  “一定要去啊,小学老师呢,说不定就是小火的班主任老师呢,你给我认真点对待。”  “好。”  于是,裴斯承第一次应付裴老太太的相亲,是带着裴昊昱去的,生生把一场相亲,搞成了家长和老师的见面会,再加上华筝听说了,充分地当好了一个“棒打鸳鸯”的优秀女战士,当时的场面,简直是可以上新闻了。  待裴老太太问起来的时候,这位腼腆的女老师回答道:“裴昊昱我很喜欢。”  裴老太太:“……”  难道是搞错了名字?  裴昊昱是孙子啊,裴斯承才是儿子,这相亲的是谁啊。  相亲带着儿子去的,恐怕裴斯承也算是创下了先河了,不过,他是单亲爸爸的事情,在C市原本就不是一个秘密。  这是遗失夏楚楚的第五年。  裴老太太托了人,然后把裴昊昱送去上了小学一年级。  也就是在这一年,裴昊昱见到了很多来接他的妈妈,是的,有很多,都自称是“裴昊昱的妈妈”。  慕小冬是班长,裴昊昱和慕小冬认识,也就是在于慕小冬一天三次来通传——“裴昊昱,你妈妈又来找你了。”  裴昊昱其实也很好奇啊,他的妈妈到底是谁?  但是,让人很失望的是,一共来了有好几个,每一个长的都不一样,而且身上那种刺鼻的香水味他不喜欢,说话的语气他不喜欢,浑身上下的那种感觉他都不喜欢,他也不想要爸爸找一个这样的女人给他当后妈,一点都不想。  后来,乔乔出现了,身上没有令人讨厌的香水味,他喜欢乔乔身上和他相似的味道,淡淡的香气,和他说话的时候会用柔柔的语气,感觉就好像是太阳!  当时裴昊昱这个小家伙都在想,乔乔的宝贝一定十分幸福。  然后,他真的就梦想成真了。  ………………  对于在这一年就要满十八岁的张梦琳来说,她无疑于是幸运的,因为就算是母亲在去世后,有姐姐照顾,而姐姐去世了之后,有姐姐的未婚夫照顾。  也就是裴斯承。  裴斯承在一方面对张梦琳的纵容,也都是源于张梦雪,或者说,是张梦雪的死。  当时裴斯承并不知道,车祸现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夏楚楚和张梦雪,会一死一伤,但是,最后警察对车祸的判定结果,却是十分显而易见的。  不管当时发生了什么,人死不能复生。  人死百事哀。  张梦雪曾经有过一份遗嘱,或者说是她先见之明就写下的,时间是在五年前,也就是在她母亲去世的时候她就已经写下的,当时只有郑嘉薇知道这件事情,毕竟,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就已经想到了要立遗嘱,任由是谁都不可能相信的。  这份遗嘱,在张梦雪死后,给裴斯承送了过来。  因为,其中就涉及到张梦琳的抚养问题。  张梦雪将张梦琳托付给了裴斯承,在人死之后的遗嘱中。  裴斯承抿了抿唇,看着这一份已经由律师公证过的遗嘱,在思考了三分钟后,点了点头。  对于张梦琳的抚养,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他有这个能力。  而即使是在回国之后,张梦琳不想上学,想要进演艺圈,裴斯承便叫公司的一个经纪人去带她,并且告知经纪人,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就不要打扰到他。  偏偏这个张梦琳,就是有事没事都要给裴斯承报备一下。  只不过,张梦琳手里的那个号码,是经常在黎北手中拿的那个手机号,当天晚上,黎北就接到了这么一个电话。  “我找我姐夫。”  黎北知道裴斯承的心思,便已经学会了万言万挡,有裴斯承在前面,只要是张梦琳打的电话,便都挡掉,不论什么借口。  于是,黎北说:“老板今晚有个饭局,现在脱不开身。”  “那你就等我姐夫饭局之后再告诉他,说我找她,是关于夏楚楚的事情。”  紧接着,张梦琳就报上了酒店的地址和房间。  “你告诉他,他来不来,随他。”  黎北急忙就想要问张梦琳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方却已经挂断了电话,他在按照这个号码回过去,却已经是关机状态了,看来这个张梦琳是故意的。  黎北便急忙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裴斯承。  裴斯承在听到“夏楚楚”这个名字的时候,原本闭目养神,眼皮一跳,豁然睁开了双目。  说实话,张梦琳口中的话,他从来都不信,或者说,一百句话里面有九十九句话都是不可信的,但是也有一句话是真的,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也要去尝试。  “黎北,备车。”  张梦琳早就已经换上了蕾丝的睡裙,看起来特别性感,还特别拍了照片,给华筝发过去一条挑衅的消息。  华筝也是一直在关注着裴斯承的一举一动,现在,一听说裴斯承去了张梦琳住的那个酒店的地址,就炸了。  她不是没有去捉过奸,但凡是自作多情趴在裴斯承身上的女人,一半是被张梦琳给恐吓走的,另外一半就是被华筝给搅合的,就比如说之前裴老太太安排的那个和裴斯承相亲的女老师。  所以,就在张梦琳报的这个酒店的地址,迎来了前来捉奸的华筝,和华筝的闺蜜——宋予乔。  当时华筝在接到张梦琳的消息的时候,正在和宋予乔吃饭,两个人聊的很高兴,却接到了这么一条信息,华筝当即就站了起来,拉起宋予乔就气势汹汹地出了餐厅。  宋予乔有些疑惑了,便问:“我们现在这要去哪儿?”  华筝回答:“去捉奸!”  姻缘的齿轮,也就在这个晚上,终于在错位了五年之后,终于缓缓的转动,然后咔嚓一声,严丝合缝地交叠在了一起。  裴斯承在走廊上站着,看着宋予乔脸颊上尚且留存的泪痕,一颗不断跳动,不断加快跳动的心,好像是被一只小手紧紧地攥着一样,觉得呼吸全都是困难。  四目相对,兴许是他的目光太过于直白,太过于灼烫,将她的目光生生逼的躲开了,别开脸。  看来,她是不记得他了。  他听见,华筝问:“你和叶泽南怎么样了?”  他听见,已经在耳边幻听过五年的声音,终于重新涌动在耳中——“我想要离婚了。”  不仅不记得他了,而且结婚了。  心脏仿佛撕裂的疼痛。  到底,他还是错过了?  这一刻,裴斯承想要冲出去,想要将夏楚楚抱在怀里,然后质问她,你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你为什么跟别人结婚了?  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的这种冲动。  指间的烟蒂几乎要被揉烂了,裴斯承狠狠地抽了一口烟,闭了闭眼睛,在眼前一片黑暗中,印出来夏楚楚一张稚嫩的面庞来,一蹦一跳地跑过来,叫他“裴哥哥”。  不管你是宋予乔,还是夏楚楚,你都是我的。  ………………  “你都是我的。”  裴斯承轻轻的吐出这句话,蹲下身来,帮宋予乔将鞋子给脱掉。  宋予乔歪了歪头:“你说什么?”  裴斯承为宋予乔穿上一双柔软防滑的亚麻拖鞋,站起身来,在宋予乔额上吻了一下:“我说,我爱你。”  宋予乔耳根有些微红。  宋予乔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肚子就好像吹了气球一样,已经不能弯腰了,裴斯承时时刻刻都陪伴在她左右,现在就算是去洗手间,都要跟着。  已经到了十二月份,宋予乔身上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裴斯承还怕她冻着,将自己的毛呢大衣也给宋予乔穿在身上,避免她受风着凉。  裴昊昱是自从婚礼之后,过了不过两周的时间,就已经送到裴家大院里去住了,这边只留着裴斯承,不用分心,只要用心去照顾宋予乔。  晚上睡觉的时候,宋予乔已经不能平躺了,肚子很大,小腿就算是每天裴斯承都给她按摩,也已经浮肿了,鞋都要穿大两号的鞋,现在在家里,拖鞋都是穿着的裴斯承的男士拖鞋。  裴斯承现在每晚临睡前,都会给宋予乔读一些安神助眠的读物,舒缓宋予乔的精神压力。  只不过,宋予乔的压力还是很大。  比如说,做梦梦见自己躺在手术台上生孩子,然后,等到护士将这三个孩子抱着到宋予乔的面前,她一下子就惊醒了,后背已经全都汗湿了。  裴斯承将壁灯打开,“怎么了?做噩梦了?”  “不是,”宋予乔摇着头,“我梦见我在手术台上,然后生了三只猴子。”  裴斯承:“……”  “真的是三只猴子,还没有长毛的那种猴子,还有尾巴,吓了我一跳。”  沉默片刻,裴斯承忍不住大笑起来。  宋予乔掐了一下裴斯承的胳膊,“笑什么?”  裴斯承笑的勾起唇角来:“人家都说生孩子就是生猴子,你是真的生了猴子。”  “再笑!再笑把你的嘴巴封住。”  “好啊,来,那你的嘴巴来封住我的嘴巴。”  “流氓。”  裴斯承附身上来,在宋予乔的唇上亲吻着,宋予乔躲开,呼吸已经有些不稳了,她用手掌心在裴斯承唇间隔开,“别亲了,我现在又肥又臃肿,我都没法照镜子了。”  “我就喜欢,”裴斯承说,“原来我都觉得你太瘦了,现在胖了点儿,才捏着手感好。”  “你越来越会说甜言蜜语了,”宋予乔眯起眼睛去看裴斯承,“说啊,是从哪儿听来的,然后再说给我听。”  “你老公我是自学成才。”  经过两人这么说话,裴斯承看宋予乔已经恢复了过来,扶着她的腰给她喝了一些热水,便抬手将壁灯给关了,用手指拨开了她额上黏着的发丝,在额上落下一吻,“睡吧,有我在身边,魑魅魍魉都不敢靠近。”  宋予乔点头:“嗯。”  ………………  十二月份,裴小火的生日到了。  对于裴昊昱来说,这是一个最难忘的生日,因为,他可以对慕小冬和其他的小朋友说:“没啥说的,都来我家喝酒来吧!”  慕小冬:“……”  宋予乔原本是答应了裴昊昱,会在他生日这天,给他做一顿丰盛的大餐,然后将所有的小朋友都请来做客,只不过,宋予乔现在怀孕异常艰辛,蛋糕是让糕点师做的,而给分给全班小朋友的西点饼干,也都是糕点师做的。  裴昊昱有点沮丧,他低着头,看着宋予乔圆滚滚的肚子,“乔乔,你不喜欢我了。”  宋予乔失笑:“怎么会呢?妈妈最喜欢你了。”  “你只喜欢弟弟和妹妹了。”  裴昊昱嘟着嘴,转过身去,有点气瘪了。  宋予乔将裴昊昱拉过来,“你是妈妈最宝贝的孩子,妈妈最喜欢你,但是,也喜欢弟弟和妹妹,你难道不喜欢弟弟妹妹么?”  裴昊昱摇了摇头。  宋予乔打了一个比方:“那安安呢?”  安安就是宋疏影生下来的那个小男孩,这个小名,是裴昊昱给起的,他当时看到安安的脸,觉得小孩子真的是好神奇,竟然那么小,他一只手都可以抓住安安的两只脚。  裴昊昱点了点头:“喜欢弟弟,”他顿了顿,想到言言,像是言言那样可爱的妹妹,便又补充了一句,“也喜欢妹妹。”  小孩子在这种时候,是最好哄的。  几句话,裴昊昱已经完全看开了,原本还耷拉着的嘴角,已经扬了起来。  宋予乔摸了摸裴昊昱的头,“乖小火,等到明年,妈妈一定给你补偿一个生日。”  “好!”裴昊昱一蹦一跳地跑出去找小朋友去玩儿了,宋予乔看着儿子这样开朗的性格,从心底里高兴。  宋予乔走到小厨房里,看见裴斯承正系着一条围裙,给里面请来的厨师打下手。  她静悄悄的走过去,然后从后面拥住他,“谢谢。”  裴斯承倒是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怎么了?”  “谢谢你把小火养的这么好。”  裴斯承捏了一下宋予乔的脸蛋:“我把你养的更好。”  ………………  今年过年时间比较晚,是在二月份。  到一月份的时候,宋予乔的肚皮好像是被吹大了,一天一个样,在裴斯承帮宋予乔洗澡的时候,看她的肚皮都好像是透明的一样,仿佛可以看到里面的三个小家伙似的。  一月底,裴老太太在家里请的家庭医生看了,说:“该生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