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26 一辈子的时间

226 一辈子的时间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76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8
    裴斯承摸了摸裴昊昱的小脑袋。  裴昊昱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还在显摆:“乔乔做的蛋挞可好吃了,要不是看在你在山上喝了一个多月的西北风,我才不会让给你吃。”  裴斯承:“……”  裴昊昱说着。还跳着跑过来。摸了一下裴斯承的胸肌,“喝西北风都能长得这么壮,不科学啊……啊,爸爸!”  裴斯承已经将裴昊昱给拎了起来,直接扛在了肩膀上。  裴昊昱一下子就成了头朝下,扑腾着小短腿,“老爸,我要骑大马!不是扛起来,不是好像扛麻袋一样的扛着,我不是麻袋!”  宋予乔已经笑出来了。  不过,让宋予乔有些惊讶的是。裴斯承真的就将裴昊昱给抱起来,然后让他骑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裴昊昱顿时兴奋的大叫,大声唱着“啊,好爸爸,坏爸爸!”  宋予乔略微慢了一下脚步。看着前面父子两人向前走,她弯了弯唇角。  在上电梯的时候,裴斯承将裴昊昱给放了下来,裴昊昱当真是意犹未尽,“哎,爸爸,你以后还让我骑大马,我就给你吃两个蛋挞……”  小家伙纠结地抿着唇。似乎已经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为了爸爸,他已经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让了出去,先是把乔乔让了出去,又把最爱吃的东西让了出去……  他都要被自己感动的痛哭流涕了。  他真是天下第一孝子!  宋予乔让裴斯承推着婴儿车,然后将女儿从婴儿车内抱了出来,“安歌,来,妈妈抱……”  三胞胎里最小的女儿的名字是宋予乔起的,安歌。而两个哥哥的名字是裴老爷子起的,老大叫裴琰,老二叫裴晔,两个字都是裴老爷子想了很久的字,有十分深刻的含义。  而女儿的话,就留给宋予乔来起名了。  安歌却忽然叫了两声,伸着手向裴斯承,似乎是在要抱抱。  一个月不见,却并没有生疏了,相反还要抱,也就是这个不认生的小女儿才能做出来的动作了。  宋予乔一撇嘴,将安歌给裴斯承抱着,“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真的是一点不假,你这辈子就欠着女儿的,贴心小棉袄,赶紧穿着吧。”  裴斯承笑着看了一眼宋予乔,对小安歌说:“乖宝贝,来,爸爸抱着你上楼。”  在家里,留着保姆照看着安歌的两个哥哥,听见脚步声便来开门,见到裴斯承,说:“先生回来了?”  “嗯。”  裴斯承因为抱着女儿,这边宋予乔便想要弯下腰来,帮裴斯承换鞋,却被裴斯承一把拉住了手臂。  “予乔,你不用……”  不待裴斯承说完,宋予乔已经使了个巧劲儿挣掉裴斯承的手腕,蹲下身来,从鞋柜里拿出来裴斯承已经一个月都没有穿过的拖鞋,让裴斯承坐在后面的椅子上,给他脱了脚下的皮鞋,然后换上了拖鞋。  她笑起来,一双眼睛弯弯的,“以前我怀孕的时候你就不止一次给我换鞋,现在给你换一次,我情愿。”  在裴斯承怀抱中的小安歌一双大眼睛眨着,宋予乔蹲下来,正好视线与小女儿平齐,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乖宝贝,今天让爸爸给你洗澡。”  谁知道,就因为宋予乔的这个小动作,小安歌却一下子抽了抽鼻子,哭着转过去了。  宋予乔:“……”  一边的裴昊昱愕然瞪大了眼睛,“嘁,小妹妹你一点都不乖,你再哭我就不喜欢你了啊,我还喜欢让乔乔给我洗澡哄我睡觉呢,我还想吃乔乔的奶呢,你真是……”  小家伙咬着牙,似乎是在苦思冥想着,终于蹦出来一句话:“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裴斯承将小安歌抱在怀里,“不哭不哭,妈妈在跟你闹着玩儿呢,哭什么呢。”  他将蹲在地上的宋予乔一把拉起来,然后先抱着安歌上了楼:“我先去把她抱上去,你也上楼去换换衣服。”  和小安歌不一样,老大和老二看见裴斯承了,根本就呆呆的没有反应,一副特别酷酷的模样,裴斯承要抱起来老大,老大却直接“啊”的叫了两声,小手一挥,啪的一下打在裴斯承的手背上,瞪着一双眼睛,似乎是很不满意是他这个爸爸来哄他们睡觉,小嘴一张一合,似乎叫出来了“妈妈”。  小家伙们都是很聪明的,在三四个月的时候,无意识的叫出来“妈妈”,倒是真的让宋予乔兴奋了很久,也是后来才了解到宝宝们是无意识的发声,并不是会真正叫“妈妈”了。  裴斯承失笑,还是将宋予乔叫来,哄着宝宝们睡觉。  宋予乔刚刚在卧室内将裴斯承的睡袍找出来,并上需要换洗的衣服,听的裴斯承这样说,索性扭过头去,拿后脑勺对着裴斯承:“孩子不是黏着你么,我才不去。”  裴斯承一听就笑了,走过去将宋予乔搂在怀中,“你这是吃的哪门子的醋。”  宋予乔想要挣脱裴斯承的臂膀,却被更牢靠的圈住在他的怀抱里,周边全都是他的阳刚气息。  裴斯承俯身在宋予乔的肩膀上,伸手将她的脸给扳正过来,脸上带着笑,蹭了一下宋予乔的鼻尖,“委屈了?你跟一个才半岁大的小孩子生气呢?她懂什么,她现在才不懂,是你辛辛苦苦地怀胎十月将她生出来的……”  宋予乔其实也算是一个新妈妈,毕竟裴昊昱成长的过程中,她是缺席的,所以,不管是对裴昊昱,还是对三胞胎,她都是在倾尽自己的全力去照顾他们,给他们最好的,但是,当看到小女儿在逗的时候却忽然哭了,纵然是知道才是几个月的婴孩,不懂事,心里却也是难受。  她转过身来,“我没有生气,也没觉得委屈,我是当妈的,当母亲的哪个不是都为了自己的孩子的?我就是跟你闹着玩儿的,调节一下气氛,我现在跟孩子置气,我还不如想想,我在这边也算是没有娘家人,你要是欺负了我,我去找谁啊,还不是要找孩子们。”  “我不会欺负你,”裴斯承的手臂松松地搭在宋予乔的后腰上,“永远都不会。”  宋予乔挑了挑眉:“你保证?我才不信,反正以后你要是跟我吵架了,我就收拾东西去住到孩子们家里去,省的受气,哎,别说话,”她将手指比在裴斯承的唇上,“别说保证的话,都是甜言蜜语,我现在都有抗体了。”  裴斯承将宋予乔的手指拿开,握在掌心里,“没关系,你信不信,我们也有时间去检验,一辈子的时间。”  宋予乔来到孩子们的婴儿房中,脸上洋溢着十分温暖的笑意,是母亲在看到自己的孩子,都会在刹那间绽放的光辉。  她最近喜欢在夜晚哄宝宝们睡觉的时候唱歌,她的嗓音是属于那种比较轻柔和美的,在静寂的夜中,十分好听。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我的小鬼小鬼,给你捏捏你的笑脸,让你喜欢整个明天……”  裴斯承靠在墙面上,听着宋予乔口中的这首歌,嘴角都禁不住向上翘了翘。  很温暖,很好听的旋律。  宋予乔转过头来,向裴斯承比了一个吃饭的手势,然后指了指门外,用口型来告诉他:“去吃饭。”  裴斯承这才转身出了婴儿房。  保姆阿姨给裴斯承刚刚煮了一碗馄饨,香气扑鼻。  裴斯承坐下来,等到保姆阿姨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先叫住了阿姨。  “张阿姨,你等一下。”  保姆张阿姨转过身来,问:“先生,还有事?”  “今天晚上婴儿房那边你照看着点儿,我们这边恐怕是顾不上。”  张阿姨一听就明白了,“好。”扔亩住号。  小别胜新婚嘛,现在先生刚刚在外面一个月,现在才回来,肯定是比新婚当天都还要激烈。  等到宋予乔将宝宝们哄睡了,这边裴斯承已经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正在浴室内洗澡。  他洗过澡,松松的系着睡袍的衣带从浴室内走出来,在卧室内亮着一盏壁灯,灯光柔柔的照着整个房间,却不见宋予乔的身影。  他的余光落在阳台上,看见正俯身趴在栏杆上,眺望着远处电视塔的宋予乔。  裴斯承顺手将毛巾放在一边,向宋予乔走过去,轻巧的打开露台的门。  因为在宋予乔怀孕期间,房间里都铺上了羊绒地毯,直到现在还没有取下来,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裴斯承就站在门口,看着微微凉的夜风,吹拂这宋予乔飘扬起来的发丝。  月亮特别明亮,挂在墨蓝色的天空中。  今夜,月正明。  正是良辰美景的夜,裴斯承真的是吃斋念佛了一整个月了,现在,总算是能开荤了吧。  此时此刻,裴斯承看着宋予乔的表情,一定是大灰狼在看小白兔,只不过,小白兔却依旧毫不自知。  宋予乔不动,裴斯承也便不动,就在门口静静地站着,好像真是应了那句话——你在桥上看风景,我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的神情特别专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是宋予乔的一贯脾性,在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特别专注认真,而裴斯承恰恰就是喜欢宋予乔的这种专注认真。  只不过,现在他可是等不到了,现在宋予乔这一站就是十几分钟。  他看着宋予乔刚刚沐浴过后露出的修长脖颈,在月色下有些莹莹润润,与散落在肩头的黑色发丝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内心痒痒的感觉。  他向前走了两步,刚走到宋予乔的身后,想要伸手将她抱住,宋予乔却忽然转了身,忽然就感觉到身后一个阴影,吓了一跳,倒抽了一口冷气,方才看清楚面前的这人。  她微蹙秀眉,直接给了裴斯承一记粉拳:“我差点就吓晕过去了,你真是……走路不能有点声音啊。”  裴斯承已经用手掌心包住了宋予乔的拳,反手一握,便化解了宋予乔的力道,随即扣着宋予乔的腰,另外一只手搭在她的臀上,将她抱了起来,向上轻轻一抬,便让宋予乔坐上了栏杆,冲宋予乔暧昧的眨了眨眼睛:“在自己家里,难道还会有第二个人么?”  后面就是嗖嗖的风声,宋予乔已经抓紧了裴斯承的手,想要从栏杆上跳下来,却被正巧站在她双腿间的裴斯承给阻了。  “裴斯承!”宋予乔一下子惊叫了起来。  宋予乔恐高,所以,现在这种感觉到身边没有依靠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飘的,觉得腿有点软了,偏偏裴斯承还就挡在面前,她就有点着急了。  裴斯承向前一步,站在宋予乔的双腿之间,然后搂着她的腰,将她的腰向自己的身躯压了下来,看着宋予乔的眼睛,好像是天上的星辰一样明亮耀眼。  宋予乔牢牢地抓着裴斯承的胳膊,身后感觉到后风吹过的这种感觉,都快要窒息了,“你又想干嘛?”  “我想吻你。”  裴斯承注视着宋予乔的眼睛,宋予乔脸上浮上了一层红晕。  他又补上了一句:“我想让你吻我。”  说完,裴斯承便闭上了眼睛,向前倾了倾身。  宋予乔一见裴斯承闭上了眼睛,就更加没了安全感,她便俯身抱住了裴斯承的脖子,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  与裴斯承记忆中一样,宋予乔的唇依旧很软,很甜。  宋予乔原本也只是想要双唇微微触碰一下,然后就算是蒙混过关了,但是,却真的没有想到,裴斯承的吻却就在这个时候深入了,而且,就在她觉得呼吸不畅,几乎要逼仄的时候,扶着她腰身的大手却忽然间松开了。  宋予乔的后背一下子就绷紧了,紧紧抓着裴斯承的胳膊,双腿已经情不自禁地缠住了裴斯承的腰身。  裴斯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一抹奸计终于得逞了的笑意。  他怎么舍得松开宋予乔的腰,现在也仅仅是双手松开,也在宋予乔的后腰处虚虚地扶着的。  他抱着宋予乔,转身进了卧室,连阳台的门都没有来得及关上,双双就倒在了床上。  两人都是刚刚洗了澡,宋予乔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裙,里面没有穿内衣,而裴斯承,本就是一件宽大的睡袍松松的穿在身上,这么一倒,一摩擦,一碰撞,身上的衣服就都散了,裴斯承的睡袍已经松下来,露出精壮的胸膛,但是宋予乔却是套头的睡裙,解不开扣子……  眼看着裴斯承拽着宋予乔的睡裙就用了力气,宋予乔一把抓住他的手:“不准撕!”  裴斯承:“……”  于是,裴斯承也只好咬着牙忍着,让宋予乔将她自己的睡裙给脱了,然后,就在他伸出手臂来拉她的时候,宋予乔却又伸出手来挡了一下,用手臂挡着胸前,还专心致志地叠起睡裙来了!  裴斯承看着都觉得两个眼眶发热,但是宋予乔现在还偏偏慢条斯理的,还做一些勾人的动作,一双眼镜在他看来,时时刻刻都是勾魂摄魄,媚眼如丝,真是让……  “啊!”  宋予乔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裴斯承直接压在身下了。  裴斯承眼睛里一闪而过一抹红光,俯身趴在宋予乔的肩窝,声音黯哑,“我要你,就现在。”  果然,就是禁欲良久的人了,宋予乔觉得自己要被拆解掉了。  不知道在床上折腾了几次,她是有点感觉的,被裴斯承抱着进浴室,尚且还有点力气,然后在浴室里貌似是又来了一次,然后她就彻底虚脱了,裴斯承完全是抱着回来的。  躺在床上,就算是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壁灯的灯光柔柔的在眼皮上撒了一层薄薄的亮光,透在视网膜上。  宋予乔感觉是有人在看着她,胸口凉凉的,本想要拉起被子来盖在身上,手指在旁边摸了半天却是没有摸到被子,却相反,摸到了裴斯承的手臂,有些微凉,她灼烫的指尖触碰到,察觉到很舒服。  她微眯着眼睛睁开,就看见了裴斯承正靠在床头,撑起手臂来看着她,目光带着迷离,特别像是一只餍足的大猫,慵懒,惬意。  宋予乔没有摸到被子,被子已经被踹到地板上了,便侧身,用手臂挡住胸前,蜷曲了身体。  “睡吧。”  裴斯承已经从地毯上将被子给拿了上来,直接蒙在两人身上,胸膛贴上宋予乔光滑的后背,细密的吻从后颈一直向下……  尼玛啊……  嘴里说着睡吧,但是,现在这样一直没完没了的,根本就丝毫没有睡意好不好?关键还是宋予乔怕痒,怕到了极点,现在时时刻刻想要弓成一尾虾子,拼命遏制着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宋予乔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瞪了裴斯承一眼,“你这样怎么睡?”  裴斯承挑了挑眉:“你也不困么?那我们再来一次吧。”  宋予乔:“……”  ………………  早晨,裴斯承醒来的时候,身边竟然已经没了人。  他微微蹙眉,揉了一下眉心,穿了衣服走出门去,闻到了一阵阵香气。  因为宋予乔熟知裴斯承的口味,在丈夫回来的第一个早上,当然就自己亲自下厨,去为丈夫做上一顿美味的早餐。  这真的是向往已久的一个静谧的普通家庭的幸福美好。  宋予乔将刚刚做好的鸡蛋饼端上桌,转过头来就看见了裴斯承,眼睛一亮,“哎?你醒来了?”  裴斯承曲起手肘来撑着下巴,“看来昨晚我不够努力,现在竟然还有精力起来做早餐。”  宋予乔经过裴斯承身边,顺手在他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是啊,你不行了,老公。”  “哎哟,”裴斯承眯了眯眼睛,“那是谁昨天晚上一直缠着我说,老公你真棒?”  宋予乔原本脸上的红晕却一下子绵延到耳朵根了,“去死,还不都是你逼着我说的。”  “我去死了,你真舍得啊?”  “舍得。”  “那好,我吃了饭就去跳楼,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裴斯承说着,已经先坐下来,右手拿起筷子。  宋予乔“嘁”了一声,说:“正好呢,以后你的公司就归我了,我就是第一富婆了,好去包养小白脸。”  裴斯承直接将宋予乔一把捞坐在怀里,“我才发现啊,你也牙尖嘴利的,学会顶嘴了是不是?还是欠收拾。”  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人闹了一会儿,被千难万难起床的裴昊昱给打断了,便双双坐下来吃饭。  宋予乔给裴昊昱拿来酱汁,顺手用纸巾擦了一下他唇角没有擦干净的牙膏泡沫,“我一会儿要去A大一趟,和院长说一声,将手续重新办一下。”  裴斯承这些事情已经全权都托付给梁小六了,梁易的母亲家也算是书香世家了,母亲是教育部的,倒是嫁了梁家这么一个经商的。  这里办事跑腿的人也一直都是梁易给找的,宋予乔听说之前陆小五的老婆杜佳茵在大四的时候生子,一些考试和毕业的事项,也都是梁易给办的。  有人就是好办事。  裴斯承是一个多月都没有回公司了,吃了早餐,便开着车先送了裴昊昱去上学,回了一趟公司,处理了一下虞娜无法代为处理的文件。  虞娜将这一个月来的所有事项,事无巨细,全都汇总成了一个表,打印出来给裴斯承过目。  对于虞娜的工作能力,裴斯承一直是十分认可的。  ………………  中饭过后,宋予乔看着三个小宝贝午睡,这边开车到了A大校门口,等梁易。  到了宋予乔就先给梁易通了一个电话。  “我现在在学校东门,前面就是学院的办公楼,你直接过来找我。”  “好,三嫂,麻烦你多等一会儿啊,我这边有点堵车。”  “OK。”  其实,不是梁易遇上堵车,而是遇上了来堵的人。  在路上,裴斯承来堵梁易的车了。  梁易摇下车窗,探出头来:“三哥,你也要去A大啊,正好我顺路把你捎过去。”  裴斯承已经抬步走过来,开了副驾车门,直接坐上来,“真的很顺路,走吧,我也要去A大办事情。”  梁易挑了挑眉,这是要……办什么事情?  但是,裴斯承却并没有在学校东门下车,而是先在正门下了车,并且告诫梁易:“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梁易点头。  “该说什么?”  “我一个人来的。”  “不该说什么?”  “不说遇上了三哥。”  裴斯承一笑,“乖孩子。”  梁小六:“……”  宋予乔今天穿了一件学院风的装束,上面是白色衬衫扎在下面的半身裙内,搭配一条宽腰带,显得整个人清爽又高挑。  梁易将车停稳了,走过来,“三嫂,我已经和院长联系过了,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嗯,”宋予乔说,“等回来三嫂请你吃饭。”  到了院长办公室,院长是一个看起来很慈祥的男人,大约是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只不过有点这个年龄段的成功男士最常有的特征——秃顶。  宋予乔敲了敲门,“院长,我是宋予乔。”  别说院长记得宋予乔的这个名字,就算是忘了,看见后面跟着的梁易也就明白了,将两个人让进办公室来,找人给倒了两杯水。  有人好办事,有梁易在,手续什么的,不用宋予乔亲自跑腿,院长就已经让人给送来了。  宋予乔觉得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再三感谢。  院长说:“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谢谢。”  再看看梁易,已经完全收起了平日里在裴斯承几个哥哥面前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坐在沙发上,单手扣着沙发扶手,再加上身上的深色西服,看起来倒是十分成熟有涵养。  手续不过二十分钟就办好了,宋予乔面前的水杯都还没有喝完。  院长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宋予乔挺起来,好像是工作上的事情。  等到院长打过电话,宋予乔便示意梁易起身,便想要先行离开,院长送宋予乔两人出来,说:“你是今年九月份开始大三是吧,刚好来了一位讲师,就是教授大三的一门课程的……就是这位,刚好来认办公室,就是这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