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33 你是女主角

233 你是女主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54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2
    韩澈和朱芊芊的订婚宴,在第二天中午,世纪大酒店内。  前一天晚上,他给宋疏影打电话,但是却一直都打不通。  现在网上以及各种媒体途径。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他的新闻,如果说这样宋疏影还看不见的话。那就真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了,根本就不可能。  他拿着手机,再一次拨通了宋疏影的手机,可以打通,但是却没有人接。  他深深地皱着眉,前面的落地窗上映出他此刻眉心的褶皱,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阿澈,怎么了?”  韩澈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转过身来,就看见穿着一件白色的蓬蓬裙的朱芊芊走过来,脖子上戴着的铂金项链十分闪亮。  “在给谁打电话么?”  韩澈笑了一下:“我给我妈妈打电话,但是她好像是休息了。”  朱芊芊摇了摇头,伸手拉过韩澈的胳膊,“我们应该去你家里那边的,现在你妈妈不方便过来,少了阿姨。总是觉得……”  韩澈抬手抚上了朱芊芊的脸,“没关系。你别把这事情往你自己身上揽,你未来的婆婆心疼儿媳妇儿……”  朱芊芊听了这话,心里特别洋洋得意,低着头笑,心里特别甜蜜,用手撑在韩澈的身前,小鸟依人的模样。  韩澈紧了紧横在朱芊芊腰上的手臂,倾身吻上去。  韩澈来到C市之后,并没有去朱家入住,而是在外面住在酒店里。  一来是想要给朱芊芊的父母留一个好印象,二来,在朱家,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朱芊芊的父母都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一旦是在家里有什么纰漏,那就前功尽弃了。  朱芊芊在韩澈来的第二天就跟着韩澈来到了酒店里,她是费了很大的工夫,才说服了母亲放她来酒店。  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如果说真的不会发生什么,绝对是不可能的。但是,朱芊芊的母亲也想了,女儿既然这么大了,现在更是要订婚了,反正都是要进一步的,虽然说她对女儿的家教很严格,但是现在是女儿认准的男朋友,也是通过了自己这一关的。  韩澈笑着抚了一下朱芊芊的长发,说:“我先去洗澡。”  朱芊芊笑着点头,看着韩澈的眼神好像是自己所倾慕已久的人,全都是崇拜,“好。”  ………………  而这个夜晚,在另外一家酒店里。  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宋疏影却是盘着腿,盯着前面的白色墙面,一双眼睛似乎想要将墙面盯出一个窟窿一样,双眼眨动的频率都慢了,知道双眼酸涩,才眨一下,然后隔了一段时间,再眨一下。  忽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宋疏影没打算理,结果手机就响起来了。  这一次打电话的不是韩澈,而是韩瑾瑜,顷刻间,宋疏影也就知道了,在门外敲门的是韩瑾瑜。  她在心里笑了一下,这兄弟两人到底是要干什么,一个来折磨她的神经还不够么?还要有另外一个。  当初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自负到以为她在中间,就可以缓和两人的关系,现在倒是好的很,他们兄弟两人的关系美郁调整了,倒是把她自己给搭进去了,她真的是自负的可笑,天真的可笑。  不接电话,韩瑾瑜便发短信,发微信,发qq。  宋疏影将被子往床上狠狠地一掷,跳下床就去开门,“韩瑾瑜!你到底要干什么?!大半夜的还要不要人好好睡觉了!”  但是,在门外,站着的却是穿着制服的酒店服务员。  服务员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因为刚刚接到电话说1322房间内的卫生间下水道堵了,所以我们才上来看一看。”  宋疏影:“……”  下水道堵了?她怎么不知道。  然后抬眼,就看见了站在旁边不远处,倚着墙正在抽烟的韩瑾瑜。  这下明白了。  酒店的工作人员在进了卫生间内看了一下,连着说了抱歉,是乌龙,才离开,宋疏影目送服务员离开,靠着门框站着,盯着面前不远处的韩瑾瑜,一脸的阴郁。  “你有事儿?”  韩瑾瑜摇头:“没事儿。”  “好,韩瑾瑜,我记着了!”  宋疏影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进了门,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不过,有了这么一件事情,将宋疏影心中的阴霾驱散了,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入睡了,一直到第二天闹钟响起。  ………………  韩澈订婚的这一天。  宋疏影醒的很早,明明中午才会开始订婚典礼,但是宋疏影在很早的时候就醒来了,窗外的自然光朦朦胧胧地照进来,照亮了房间的一部分区域。  于是,她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在酒店外面,传来了踢踢踏踏的声音,她才坐了起来,起身去浴室里洗了个澡,出来之后,站在镜子前,准备换上昨天买的礼服,找了半天才想起来昨天是韩瑾瑜拿走了。  宋疏影便套上她带来一件裙子,开了房门去找韩瑾瑜。  她的房间和韩瑾瑜是并排的,就在隔壁,宋疏影出来的时候,韩瑾瑜刚好也从房间内出来,手中拎着昨天买的礼服的袋子。  宋疏影顿下脚步,韩瑾瑜走过来,将袋子递给她,“我下去买早餐,你想吃点什么?”  “随便。”  宋疏影说完便转身进了房间。  原本是买了两件礼服裙,宋疏影在房间内试穿了一遍,虽然昨天是很不情愿买下的那一件白色的裙子,但是现在看来,却真的比黑色的那件露背的裙子要好看。  所以,她还是换上那件白色旗袍式礼服,站在落地镜前,化了一个淡妆,将头发披散下来,从耳鬓侧向下,编着麻花辫。  咚咚咚的敲门声,韩瑾瑜来了。  宋疏影开门让韩瑾瑜进来,坐在床边编辫子。  韩瑾瑜看见宋疏影穿着旗袍的样子,眼前一亮,真的是很漂亮。  其实,太骨感的女人穿旗袍并不会太好看,而宋疏影也没有因为什么减肥就节食,现在穿旗袍感觉身体十分匀称。  韩瑾瑜将早餐的袋子放在桌上,看见宋疏影在侧着头,将两只手绕在后面编辫子,姿势十分困难,便走过去,“我来吧。”  宋疏影扬了扬眉梢,“你会编麻花辫?”  韩瑾瑜已经扳过宋疏影的肩膀让她转过去,两只手抓起了宋疏影没有编完的头发,手势熟练的将三股编成了麻花辫。  “还有哪里?”  宋疏影指了指另外一侧,说:“这边对称。”  于是,韩瑾瑜手势特别娴熟,按照宋疏影这边编好的辫子编了一个麻花辫,宋疏影微微低着头,侧头的余光落在墙面上的落地镜上。  “你什么时候学的编麻花辫?”  韩瑾瑜说:“小时候就会了……好了。”  宋疏影照着镜子,学着从网上看来的编发的模式,将两边的辫子绞起来,脑后盘了一个松松的发髻,因为是穿着旗袍,她觉得在发髻上插上一支发簪会更好看,便蹲下来,在行李箱里翻出来一支白玉的钗子,对着镜子簪在后面。  她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转过身来,斜睨着韩瑾瑜:“你觉得怎么样?”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此时此刻,真的好像是从一幅民国的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不经意间的一个回眸,就能轻而易举的拨动心弦。  “美。”  宋疏影微微向上杨了一下娇俏的下巴,“能抢了女主角的风头么?”  韩瑾瑜唇角微微向上翘着,摇了摇头:“不能。”  宋疏影愣了一下,微微皱眉,正想要问韩瑾瑜那要穿什么,就听韩瑾瑜说:“你就是女主角。”  宋疏影的脸上有些发烫,她转过身来看着镜子,脸好像红了,她侧了侧身进了卫浴间:“我去洗手。”  韩瑾瑜自然是没有错过宋疏影脸上细微的表情,他看着宋疏影有些仓皇的背影,淡然一笑,似乎一整天的心情,都变得十分好了。  宋疏影虽然说没有胃口,但是还是吃了一笼灌汤包,她站起来照镜子,觉得旗袍前面都被小肚子给撑起来了。  韩瑾瑜笑道:“你的错觉,根本就没有。”  ………………  朱芊芊和韩澈的订婚宴,无疑是C市近一个月内最引人注目的一个话题了,不仅仅是抢占了各大报纸的头条,还有小资的茶话会,市井民众的茶余饭后,说的最多的一个话题。  在酒店门口,两人穿着礼服站在门前,韩澈俊朗帅气朱芊芊小鸟依人,过往的人都夸赞道是一对璧人,金童玉女。  听起来真的是讽刺,因为以前,宋疏影也听到过别人夸赞她和韩澈,现在倒成了别人。  这一次的订婚宴邀请函,宋疏影并不在邀请人中,但是韩瑾瑜让高雨去弄了两张邀请函,是普通的邀请函,但是足够进场了。  宋疏影坐在车内,韩瑾瑜从侧门先下车,绕过车头来,为宋疏影打开车门,宋疏影弯腰,从里面走出来,上前一步,脸上带着笑,手挽上了韩瑾瑜的臂弯。  在酒店门口,这个时间,来往的人很多,因为韩瑾瑜和宋疏影手持并不是邀请名单的邀请函,是媒体工作证的邀请函,本应该是从下面的侧门进入,但是,在临进入的时候,宋疏影首先就停下了脚步,韩瑾瑜站在她的另外一侧,问:“从正门进?”  宋疏影点头:“嗯!”  酒店前面的台阶,自下而上,一级一级,宋疏影的视线始终牢牢地锁在站在上面的韩澈身上,死死地,好像是钉子一样。  朱芊芊依偎在韩澈身侧,正在和别人寒暄,被邀请来的宾客都跟抹了蜜一样,说话全都是夸赞。  “韩家的公子,肯定是不一般,我之前和韩老爷子还有一面之缘,当时我妻子也正怀着孩子,还说要指腹为婚呢,只可惜了,”这人说,“我妻子也是生了一个儿子。”  这人拍马屁的工夫倒不是一般的厉害,但是,指腹为婚的时候,你也需要知道韩澈这人是在何处啊。  韩澈笑了笑,正打算开口寒暄两句,眼角的余光却看见了拾级而上的……宋疏影。  他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僵住了。  一边的朱芊芊也发现了韩澈的不对劲,便顺着韩澈的目光看过去,看见是又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前面那个用韩老爷子搬出来拍马屁的人见不再有人理他,便抬步先进去了。  宋疏影笑的十分得体端庄,“阿澈,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韩澈也仅仅是很短的时间,几秒钟就恢复了镇定,脸上带着笑,微微颔首,但是第一句话却不是对宋疏影说的,而是对韩瑾瑜。  “哥,你大老远的也过来了。”  朱芊芊一听,不用韩澈解释,她也就听明白了,她是聪明伶俐的人,也就跟着韩澈叫了人。  韩澈说:“哥,你先进去,等我这边完了就去找你。”  韩瑾瑜没有说话,倒是宋疏影将手中的工作证的邀请函拿出来,说:“这样的邀请函能进么?我们之前没有收到你的邀请函,是韩瑾瑜找了人才拿到的。”  朱芊芊心里疑惑了一下,既然是哥哥,为什么不在邀请函的名单内呢,还需要自己去找邀请函。  在另外一侧的朱芊芊的父母看见这边的人,两个人对视一眼,一边招呼宾客,一边特别关注了一下这边。  韩澈心里慌了一下,说:“没关系,当时是发邀请函的人漏发了,你们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宋疏影挽着韩瑾瑜的胳膊走进去,刚走了两步,看见在手肘侧有一个垃圾箱,便将邀请函拿出来,当着众多人的面,直接扔了进去。  朱芊芊皱眉,“她是谁啊?怎么能这个样子啊?是你嫂子么?”  她以为,既然是和韩澈的哥哥一起来的,那便是嫂子了,不过也不排除是找来的女伴。  但是,韩澈勾了勾唇,冷笑道:“是我嫂子家的侄女。”  朱芊芊的眼睛刹那间就瞪大了,但是现在在公共场合,她便将自己口中的惊诧给吞了下去,肯定是她想歪了。  这场订婚宴,确实是奢侈,排场宏大,请的是上层名流,商界大佬和政界新贵,地上都是铺就的华美的地毯,头顶上水晶吊灯异常奢华。  宋疏影从吧台上端了两杯酒,一杯递给韩瑾瑜,一杯给自己,然后握着韩瑾瑜的手腕不让他移动,顺手将自己的酒杯倾过去与韩瑾瑜手中酒杯轻碰,然后仰起头来,将酒杯里酒一饮而尽,目光在顷刻间已经缀上了一丝迷醉。  “韩瑾瑜,你也喝。”  宋疏影抬了抬韩瑾瑜的手腕,让高脚酒杯的杯口凑近韩瑾瑜的唇边。  韩瑾瑜目光幽沉,看了宋疏影一眼,然后举杯,仰头将酒杯中透明的酒液喝完。  宋疏影笑了,靠在身后的吧台上,双肘按着后面的桌案面,然后用一只手顺手拿过一瓶酒来,“你拿稳了,我们再来干一个。”  她纤细的手指扶着韩瑾瑜的手腕,将酒瓶内的酒,用十分优雅的姿势倒满酒杯,然后挑了一下眼角,笑道:“你喝啊。”  韩瑾瑜盯着宋疏影的脸看。  宋疏影现在肯定不知道,穿着这样的衣服,画着妆容,斜挑了眼角,一笑,有多勾人。  这一次,韩瑾瑜动了动手腕,高脚酒杯的杯沿轻轻碰在宋疏影的杯口,“我先干。”  宋疏影倒是微愣了一下,随即将韩瑾瑜即将凑到唇边的酒杯忽然用手拿过来,仰着头自己喝了下去,可能是喝的急了,宋疏影唇边流下透明的液体,抬手用手背擦去。  而这一幕,恰好就被韩澈看到了。  看到了宋疏影就着韩瑾瑜的酒杯喝酒的那一瞬间,他竟然会觉得,两人之间毫无违和感,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心脏好像是被扎了一下,硬生生的疼了一下。  “阿澈?”朱芊芊注意到韩澈的恍然,便用手轻轻地推了一下他的腰,“前面要倒香槟塔了。”  韩澈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好。”  宋疏影看着在大厅中间摆着的那个十几层高的香槟塔,站直了身体,眼睛里有一抹幽暗的光闪过:“韩瑾瑜,你说,如果我等朱芊芊把香槟塔倒满,我就去砸了香槟塔,会有什么效果?”  韩瑾瑜十分认真地看着宋疏影:“你会么?”  宋疏影给了韩瑾瑜一个睨着的眼神,端着一杯酒,向人群正中走过去。  订婚宴的主持人正在说着主持词,韩澈扶着朱芊芊,走上高台,手中的香槟酒瓶倾斜,液体缓缓地流下,渐渐充斥着透明光彩闪亮的香槟塔。  韩澈从身后的司仪手里接过一个宝蓝色的绒布戒盒,看着面前的朱芊芊,忽然单膝跪下,说了一句在求婚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说出的话。  “芊芊,我会对你好,不离不弃,嫁给我好么?”  宋疏影已经走到了香槟塔旁边,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透过里面的液体,看前面的人,觥筹交错,光怪陆离,杯中窥人,都是魔鬼。  她想起来,这一句话,是曾经她对韩澈说过的。  她那个时候说:“我不要太多的誓言,太多的甜言蜜语,你只要对我好,我就会千百倍的对你好。”  对你好……  现在听在耳边,却是这样的刺耳,好像是用针在扎着脆弱的耳膜一样。  韩瑾瑜跟在宋疏影身后半步,看着宋疏影仰头将一杯香槟喝完,留下里面残留的一滴酒液,将酒杯转过来,里面的液体倾倒出来,滴落在地面上,一滴,两滴,水渍肆意蔓延在地板上。  宋疏影没有看韩澈,只是透过面前波光粼粼的香槟塔,反射的波光,正好将她的视线折射在已经捂着嘴要哭出来的朱芊芊脸上。  真的是稚嫩啊,明明,她也是和朱芊芊一样的年龄,但是怎么感觉自己就是老了呢,摸摸自己的脸,还能看么。  朱芊芊伸出左手,搭在韩澈的手上,不断的点头,“我愿意。”  就在在场的人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的同意时刻,宋疏影沿着香槟塔走了半圈,然后轻轻晃动手里的酒杯,敲击上最香槟塔下面的一个垒上去的酒杯。  她曾经看到过一本书,里面就有这样的香槟塔的堆积图,她知道,只要是动一个酒杯,整个就会完全崩塌。  她笑着看向前面的一对璧人,韩澈打开戒盒,将里面闪着光芒的钻戒拿出来,套在朱芊芊的左手无名指上,然后,两人相拥在一起。  手起,宋疏影用自己手中的酒杯,将香槟塔中十分脆弱的一个酒杯嘭的砸上去,清脆的声响,完全被湮没在欢呼声和音乐声中。  但是……  随即剧烈的噼里啪啦的轰响,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  站在宋疏影身后的韩瑾瑜,在香槟塔崩塌的那一刻,拦住她的腰,将她向后带到安全的区域内。  那边距离香槟塔很近的人,都没有来得及躲开,掉落在地上的酒杯,迸溅起来的酒液和玻璃碎片,四处飞溅,顿时,尖叫声连成一片。  不过,既然是在这样的大场合,危机公关都是非常强的,毕竟是在场有媒体记者。  所以,几乎在三分钟内,已经控制了局面,宴会中的表演提前,将宾客转移到大厅内的另外一个场地中。  有些宾客还没有搞清楚情况,但是,这边韩澈却是十分的清楚明白,此刻,他看向宋疏影的眼神冷冷的。  朱芊芊受到的惊吓不小,她不能允许自己完美的订婚宴出现这种瑕疵,双眼通红,似乎已经是想要哭出来了,身后朱芊芊的表姐走过来,带着朱芊芊到更衣室内去换衣服。  朱芊芊的眼角的余光落在这边依旧笔挺地站着的宋疏影的身上,拉着韩澈的衣角不肯松开,韩澈转过身来,抚着她的后背,“一会儿还有一个仪式,你要漂漂亮亮的,去换一下衣服,补补妆。”  朱芊芊踮起脚尖,在韩澈的下唇上吻了一下,“好,一会儿你来找我。”  等到朱芊芊先离开了,这片区域,除了清扫玻璃碎片的清洁工,就只剩下了当事人。  韩澈看着站在前面的宋疏影和韩瑾瑜,一时间根本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他不知道,宋疏影是究竟为何要砸掉香槟塔,是宋疏影对他还有余情,也许是的。  可是,宋疏影却对韩澈的目光熟视无睹,脸上带着十分坦然的微笑,然后转过身来,对上身后韩瑾瑜,说:“我们走吧?”  韩瑾瑜点头,手臂扶着宋疏影的腰。  两人刚刚转身,向前走了两步,前面却有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拦住了两人。  朱芊芊的父亲说:“当这是什么场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  朱父在事先也打听过,知道在韩家,韩瑾瑜和韩澈两兄弟之间的过节,两人向来是不对盘,现在韩澈订婚,明明没有邀请韩瑾瑜,但是韩瑾瑜却来了,这摆明了一看就是来闹的,从刚才进门,就让人一直盯紧了这么两个人,但是却没有想到,就在求婚的时候,每一个人的神经都有些放松地看着场内的朱芊芊和韩澈,这边会发生了这样香槟塔倒塌的事件。  现在韩澈兴许是碍于媒体面前,并且两人都是韩家人,不好开口,那么,就必须由他来挽回女儿的面子,朱家的面子了。  宋疏影歪着头看着面前的两个保镖,笑意盈盈地转过身来,“朱伯父,没有人规定要限制来去的人身自由吧?”  朱父身上有一股威严之气,毕竟是以前从政,他说:“没有人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但是,刚才的香槟塔倒塌的事情,总是要调查清楚,刚才也只有你站在香槟塔的周边。”  “哎呀,您现在说这些话可是要讲求证据,我当时可是差一点就被倒下来的酒杯砸伤了,我还没有向宴会的主办方说要损失费,你现在倒是要来调查我了?”宋疏影顿了顿,目光扫向后面的韩澈,“那你怎么不去调查一下你未来的女婿呢,看看他是不是真正的家世清白,能配得上你的女儿。”  后面的韩澈的心立即就沉入了谷底,咯噔一下。  他向前一步,走过来,对朱父说:“叔叔,你不要生气,这事情我来处理就好。”  朱父叫来一边跟在他身后的人:“去调出来监控。”  调监控,在监控面前,看看宋疏影还有什么话说。  可是,看着宋疏影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还在转头和韩瑾瑜谈笑,就和谈论今天的天气一样平常。  韩瑾瑜看着此刻宋疏影脸上故作轻松的表情,压在宋疏影耳畔,笑道:“万一监控里真的有怎么办?”  “那就承认咯,”宋疏影耸了耸肩,“反正随便抽手碰了一下香槟杯,又构不成犯罪,他们还能把我抓起来不成?”  韩瑾瑜忍不住捏了一下宋疏影的腰后,“有我在,谁敢抓你?”  宋疏影心里动了动,却没有再接话了。  等到朱父派过去找监控录像的人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朱父脸上的神色骤然改变。  距离朱父最近的韩澈听见了。  这人说的是:“监控摄像头刚才出了故障。”  这样的大酒店的宴会大厅,监控摄像头会出故障?绝对是有人故意为之。讨帅丸技。  韩澈的视线越过中间的桌子,看向韩瑾瑜,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交,一瞬间,他感觉到了韩瑾瑜眼底的彻骨冷意。  他忽然想起来,之前在S市的那一次,从韩瑾瑜口中说出来的话:你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宋疏影脸上依旧是带着浅淡的笑意,“朱伯父,您还有事么?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韩瑾瑜一只手臂横过宋疏影的腰上,转身的同时,这两个保镖依旧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脚步。  没有雇主的命令,保镖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擅自行动的,毕竟付钱雇他们的才是真正需要听命令的人。  韩瑾瑜的目光透着冷光,向前走了两步,其中一个保镖已经伸出手来,一把按在韩瑾瑜的肩膀上,阻挡了两人向前走的步伐。  但是,几乎是没有人看明白的动作,韩瑾瑜已经出手拿过保镖的手腕,用力向下一扭,就在保镖反应过来之前,手腕已经脱臼了。  保镖几乎是同时就抬起了腿,韩瑾瑜手肘挡开,带着宋疏影向旁边侧了一下身,保镖踢了个空。  朱父叫住了两个保镖:“住手。”  两个保镖停手,其中有一个扶着自己脱臼的手腕,立在一边。  宋疏影微微侧首看着韩瑾瑜的侧脸,头顶的灯光在她的脸上度了一层珠光,将原本冷硬的棱角磨的光滑柔和了许多。  韩瑾瑜说:“走吧。”  “好。”  这一次,一直走到大厅的出口,都没有人在阻拦两人了。  韩澈握紧了拳头,看着韩瑾瑜搭在宋疏影腰侧的手,看着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的默契,看着韩瑾瑜对宋疏影的亲昵,就觉得肺腑里烧着一把火。  来毁掉了他的订婚宴,然后秀恩爱离开么?  朱父已经嘱咐了订婚宴的负责人,等负责人离开之后,转过来对韩澈说:“不管你和韩瑾瑜之间到底是有什么恩怨,现在将这种私人恩怨带到和芊芊的订婚宴上,就是你的错。”  韩澈说:“我知道了叔叔,这一次是我没有想的周到。”  而实际上,韩澈心里松了一口气,现在朱芊芊的父亲将这件事情归咎到韩瑾瑜和他的私人矛盾上,也总好过知道宋疏影的事情。  朱芊芊的父亲说:“你好好对芊芊,以后,你在韩家的事情,就是我们家的事情,有需要的时候,给我说。”  “谢谢叔叔。”  韩澈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  有了朱家的支持,就等于是已经得到了一半的韩家。  忽然,后面的负责人过来,俯耳在朱父身边,说:“摄像头是坏了,但是刚才在前面拍摄的摄像机,将香槟塔的那一幕拍摄下来了。”  “去打开。”  韩澈跟在朱芊芊的父亲身后,走到摄像机旁边,摄像机打开,讲时间调到在韩澈跪下求婚的那个瞬间。  “停。”  画面暂停在一个瞬间。  在朱芊芊捂着嘴说出“我愿意”的时候,在香槟塔四周走动的宋疏影,将杯中的香槟喝完,然后杯口倾了一下,照着香槟塔下发的一个杯子,用力地敲了过来。  这个画面十分清晰,将当时的场景一览无余。  韩澈看着画面上,穿着一身月白色旗袍礼服的宋疏影,脑后簪着一支白玉的发钗,手中端着香槟摇晃的手势,整个人都好像是一支娇艳的花,在枝头艳丽的开放,让人忍不住伸手采撷。  管家说:“老爷,我找人下去把那两个人拦下来。”  朱父摆了摆手,他不是这种喜欢趁人之危的,就算是在官场上也秉承着一份正直之心,以德待人,他说:“人都已经走了,这事儿就算是翻篇了,录像不算清晰,就算是拿出去当证据,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收了吧……阿澈。”  韩澈回神,向前一步,“叔叔。”  朱父说:“你去看看芊芊换好衣服了没有,好好哄哄她。”  “知道了。”  这就算是朱父不提,韩澈也是知道的,不过朱芊芊想得比较简单,所以会比较好哄,韩澈让人去准备了玫瑰花,绕过长廊,去了更衣室。  此刻,他的脑海里全都是宋疏影的模样,他摸着裤袋里的手机,想要就在此刻给宋疏影打电话,但是,必须要克制住这种冲动。  ………………  月明星稀。  宋疏影似乎真的是有些喝醉了,出了大厅,下楼的时候就有些摇摇晃晃了,向前走了两步,忽然一下子踩空了一个台阶,身后韩瑾瑜眼疾手快的将她拉住,环住了她的腰。  “谢谢。”宋疏影笑了一声。  韩瑾瑜蹙着眉:“你就不能小心点么?还想要学着上一次,崴了脚?”  宋疏影没有回话,继续向前走,走出了酒店的大门,前面高雨的车已经等在马路边上了。  但是,宋疏影却没有上车,沿着马路向前走。  宋疏影毕竟也是才十九岁,高中毕业,虽然是宋家的大小姐,但是因为席美郁对于自己的女儿儿子,从来都不强求他们参加什么宴会,所以穿高跟鞋的时候并不多,现在宋疏影穿着高跟鞋站了三个小时,腿脚已经有些酸痛了,她向前走了两步,索性就将高跟鞋甩掉,踩在了地上。  韩瑾瑜快走两步,拉住宋疏影的手,弯腰拿了她的高跟鞋在手上,俯身将她抱起来向高雨开车的方向走去。  宋疏影说:“我想要喝酒。”  韩瑾瑜说:“在路上买了带回去。”  “我想去酒吧喝。”宋疏影两只手放在胸前,说,“有氛围,有人陪着喝。”  韩瑾瑜看了一眼宋疏影,“到酒店,我陪着你喝。”  在一个酒吧前面,韩瑾瑜让高雨停了车,去里面买了几瓶酒,“就以往我喝的那种酒,就可以。”  高雨点头,然后进了酒吧。  不过十分钟,高雨拎着一个袋子出来,递给后座的韩瑾瑜,韩瑾瑜向袋子里看了一眼,三瓶酒,都是他喝过的,度数并不太高,不烈,对于宋疏影这种基本上没有喝过酒的人来说,算是比啤酒高一点的入门了。  宋疏影刚才喝了三杯香槟,加了冰的香槟,喝起来又爽口又好喝,但是现在却察觉到头有些晕晕乎乎的,两只手放在太阳穴上揉着,揉着,再看韩瑾瑜,就成了双影。  到了酒店前面,韩瑾瑜拉着宋疏影下了车,车上有宋疏影穿的平底鞋,便给她换了鞋,一手拉着摇摇晃晃的宋疏影,一手拎着酒瓶子的袋子。  在车内,高雨转了头,看向车窗玻璃外的韩瑾瑜和宋疏影,手撑在方向盘上,在心里隐隐地叹了一口气。  到了门口,韩瑾瑜问宋疏影要房卡开门,宋疏影摇了摇头:“什么是房卡?”  韩瑾瑜将宋疏影手中拎着的包拿过来,来开包的拉链,将内侧的房卡拿了出来,刷卡进入房间内,房卡插进卡槽,顿时,房间内的灯光大亮。  宋疏影进了房间就嚷嚷着热,然后扯着自己礼服上面的扣子,生硬地给扯开了两粒,露出了锁。  韩瑾瑜找出空调的遥控板开了空调,这边宋疏影已经直接将袋子里的酒拿出来一瓶,找了开瓶器,将酒瓶子上的塞子转了出来,然后直接就着瓶口就往嘴里倒。  韩瑾瑜向前一步,已经将宋疏影手中的酒瓶给夺了下来,因为宋疏影抬手抬的高,所以从瓶口流下来很多液体,沿着她的下巴,流淌在脖颈,再流进身上的月白旗袍上,染上了一丝酒液的红色。  宋疏影伸手推开韩瑾瑜,“你不要拦着我,韩瑾瑜,我现在只想喝酒,你不是说要陪着我喝么?现在你这是在干什么?拦着我?”  韩瑾瑜从一边的酒柜里找出来两个酒杯,倒满酒,一杯递给宋疏影,“我陪你喝。”  宋疏影一笑,“这才是好样的。”  韩瑾瑜已经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宋疏影看着韩瑾瑜空荡荡的酒杯,眼角染着一抹红,“干杯。”  但是,她喝的有些猛了,仰头灌下去,却是喝呛了,咳咳地咳个不停。  韩瑾瑜将酒杯放在一边,抽出一边的纸巾给宋疏影擦了一下下巴上的液体,手指触碰到宋疏影脖颈的皮肤,好像是带了电一般,顷刻间就窜遍了全身。  宋疏影推开韩瑾瑜的手,直接拿着酒瓶又对着喝。  韩瑾瑜握住瓶身,说:“小影,你如果想哭,就哭出来。”  宋疏影似乎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扶着床边笑的花枝乱颤,“我哭?我为什么要哭?我现在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来参加了韩澈的婚礼,哈哈哈哈哈……”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笑成这般模样,闭了闭眼睛,一把将宋疏影手中的酒瓶夺过来,直接咣当一下扔在了地上,酒瓶内仅剩的酒液从瓶子里流淌出来,在光洁的地板上积了一小摊。  “不允许你再喝了!”  他将宋疏影牢牢地搂在自己的怀里,扣紧了她的腰。  宋疏影挣扎,捶打在韩瑾瑜的胸膛和背上,甚至最终用牙咬,咬上了韩瑾瑜的虎口,死死地咬着,就是不松口。  但是,韩瑾瑜依旧是抚着她的背,不轻不缓。  宋疏影终于松开了咬着的韩瑾瑜的手,然后呜的一声哭了出来,隐忍地哭,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自从前天发现了韩澈在外面其实有别的女人,并且就要结婚的事情之后,宋疏影的心弦就一直是绷紧的,她超乎镇定地去调查,然后买票,选礼服,做发型,就算是来到宴会上都是彬彬有礼的。  但是现在……  她真的被击垮了。  真的是有这么一天,这么一刻,最终被击垮了。  她真的是全心全意地在喜欢着韩澈的,韩澈也对他好,但是,为什么前一时间还能在说着让她去他的学校去读书,这一刻就能够带着笑容去安抚别的女孩子,而前一刻,却能佯装毫不在意,与她约出去去住酒店。  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果然就是人心。  韩瑾瑜看着自己手掌被宋疏影咬出来的虎口处,血液已经凝固了。  忽然,他觉得体内从小腹窜上来一股燥火,猛地一下,不自禁地已经将身前的宋疏影搂的更紧了。  他微微蹙眉,看向宋疏影,宋疏影满面酡红,一双眼睛迷醉的含着天空中璀璨的星辰,她口中喘着粗气,呼吸越来越急促。  韩瑾瑜看了出来,宋疏影也有了感觉。  “酒里被下药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