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37 我的人,我来等

237 我的人,我来等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17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4
    宋疏影:“……”  这个……她是真的是没有想到。  这一身装束,完全就是按照宋疏影前几天在韩澈的订婚宴上的一套衣着来搭配的,完全就是觉得这样穿衣搭配好看,没想到现在倒成了流行款了?  韩瑾瑜在宋疏影耳边解释道:“那天你砸香槟塔之后,有人私底下拍了照片和视频。然后……”  宋疏影晃了晃头:“然后都学我穿旗袍?没想到我还有这种调动时尚的眼光,不如我不学医了。改学服装设计吧。”  韩瑾瑜看了一眼宋疏影此刻的表情,似乎是真的在征求她的意见似的,便也十分认真的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可以。”  宋疏影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  都已经决定学医了,就算是错的,也是她的决定,不容得后悔和改变。  因为是张老的寿宴,而张老又是一个遵循着固有传统的人,所以,不像是一般的宴会,有自助餐台可以端着酒杯四处走动,这一次完全是不一样的,在宴会大厅内摆了有一百多张桌子,几乎是整个C市的名流都请来了。  韩瑾瑜是张老所器重的人选,所以被安排在张老所在的桌子上落座。  张老之所以器重韩瑾瑜,是因为在张老膝下,只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他好不容易创下的这样一个万贯家财,绝对不能交给一个扶不上墙的阿斗。也正是这个原因,韩瑾瑜几次想要洗手,张老却就是不开金口。  韩瑾瑜的小姑姑韩静是嫁到了C市这边的裴家,这个张老的寿宴,她那个童心未泯的小姑姑没有来,说是闪着腰了,让她的大儿子来了。  裴聿白比韩瑾瑜要小几岁,现在在读大学。  韩瑾瑜介绍了身边跟着的宋疏影,宋疏影眉眼含着笑,便微微颔首,知道这是表兄弟两人有话说,便首先进一步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裴聿白指着已经向一边的长廊走过去的宋疏影,问:“这就是你之前带回去的那个小姑娘?宋洁柔的私生女?”  韩瑾瑜摇了摇头:“不是,之前说的是宋予乔。这个是宋疏影,而且宋予乔也不是送洁柔的私生女,之前是她拿着假的亲子鉴定想要瞒天过海的。”  在之前宋洁柔的事情上,裴聿白因为也帮了不少忙,所以韩瑾瑜便顺嘴解释了两句。  裴聿白点了点头,不过也确确实实是看出来了。韩瑾瑜对于这个小姑娘很上心。  韩瑾瑜环视了一下宴会大厅的情况,问了一句:“姑姑怎么样了?”  裴聿白说:“你还不知道我妈,在家里不整出点幺蛾子就不安生,前天是去跟人去水库去钓鱼,差点让人给抓了,今天就是闪着腰了。”  “明白你的感受。”韩瑾瑜拍了拍裴聿白的肩膀。  宋疏影到洗手间内洗了洗手,就转而出来了,沿着走廊走了两圈,单手触碰到尽头的窗户,再反身走回到楼梯旁边,在楼梯的栏杆上啪啪啪拍了三下,继续向前走,走到电梯门口,忽然,电梯门口就开了。  她愣了一下,没有来得及迅速地躲开,便直愣愣地站在电梯口,没有移动脚步。  里面一个人出来了,将宋疏影向旁边一推,“没看看谁来了,靠边儿站。”  宋疏影现在还穿着高跟鞋,站不稳有点晃,冷不丁被这么一推,踉跄了两步扶着一边的墙才站稳,再看向刚刚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人,目光已然十分冷冽。  她不是软柿子,遇到这种蛮横不讲理的人就只会退让,等到电梯里面的一行人走出来,宋疏影直接上前一步伸出手臂拦在正中间。  正中间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但是看起来却是精神矍铄,脚步稳健,宋疏影多注意了一下,他穿着的是一件中山装,显得很复古。  这一瞬间,宋疏影就想起来韩瑾瑜曾经对她说过的,张老喜欢比较传统一点的服饰,喜欢穿唐装和中山装。再看看这人上来的时候的排场,后面跟着的酒店的经理,所以,有一种女人的直觉,在几秒钟,宋疏影就断定了,眼前的这个老者,就是张老,也就是让韩瑾瑜几乎给他卖命的人。  而旁边刚才推宋疏影的是一看就是一个保镖。  保镖说:“你想要干什么?”  宋疏影冷冷说:“怎么又想要推人了是不是?有这个道理么?推了人就想要走么,连一句道歉都没有,现在是在张老的寿宴上,怎么能这么嚣张?”  宋疏影说这话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所以,来来往往在走廊上的人都能够听得到,还纷纷侧目看过来,甚至有人直接走过来与张老打招呼。  “张老,您这上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让我们酒店好派人下去去接您啊。”  听见酒店负责宴会的负责人的这话,宋疏影在内心明显是冷笑了一下,她还真的是慧眼,都没有见过张老到底长的是什么鬼样子,却能第一眼就将他认出来。  保镖已经上前两步,似乎是想要将宋疏影给带到一边去,张老抬手制止了身边的保镖,皱着眉怒斥道:“别说你这是第一天上班在我身边,就是用这种态度来对待别人的?”  保镖赶忙后退一步,低着头,说:“我错了。”  张老指了指面前的宋疏影,说:“该向这位小姐来道歉。”  保镖上前一步,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对不起。”  宋疏影摆了摆手,转身率先就走进了大厅内。  不知道为什么,宋疏影看见张老就有些讨厌,让韩瑾瑜每年几乎都在外面奔波,一年满打满算在家的那几天也就只是过年的时候,恨不得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韩瑾瑜去做。  她也明明知道张老算是韩瑾瑜的顶头上司,如果现在她不上赶着巴结讨好的话,很可能就不会被张老认可,兴许还会连累韩瑾瑜。  但是,她就是宋疏影,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凭什么需要别人的认可?  而韩瑾瑜,原本就是一个男人,男人么,要的就是自己拼自己闯,多受点磨砺又算的了什么呢?  不过,归根结底,现在的宋疏影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矛盾的感受,关键点还是在于韩瑾瑜。  在后面,张老的目光落在前面离开的宋疏影身上,明明看起来还只是一个十八九的小姑娘,但是那种眼神和底气,在面对张老的时候的从容不迫,让张老在有一瞬间就记住了。  张老吩咐身后的老管家,“风叔,你查查这个女孩子的底。”  他自然也是看了在朱家千金小姐的订婚视频,完整无剪辑的,在视频里,韩瑾瑜的身边跟着的就是宋疏影,当时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但是现在这一次,他想要彻查一下。  “是。”  风叔是跟着张老身边有四十年的老骨干了,虽然说才只有五十岁,但是因为当时出道的时候便是用的风叔这个名号,所以就连是张老,都已经习惯了叫他风叔。  张老说:“帮我接通高雨的电话。”  “是。”  ………………  前面的韩瑾瑜在侧门花厅的位置等着宋疏影。  宋疏影的目光在宴会大厅里扫了一圈,看见韩瑾瑜的身影,才穿过人群走过去。  她刚刚走到韩瑾瑜身边,张老便随之进场,顿时是一片此起彼伏的掌声。  宋疏影看了一眼那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微微偏了偏脸:“我刚刚好像得罪了张老了。”  “嗯?”韩瑾瑜低头,看着宋疏影的侧脸,眼睫覆在眼睑上扑簌着,覆盖上一片阴影。  宋疏影抬头看向韩瑾瑜,“有点麻烦,反正我就是顶撞他了,我明明知道他是张老,就是给你说一声,如果一会儿张老为难你,你就都往我身上推,说我人小不懂事儿,没认出来他。”  韩瑾瑜听着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人小不懂事么?”  宋疏影挑了挑眉,眯起眼睛来:“你想要说什么?”  在周边站着的人也都陆陆续续落座了,韩瑾瑜很自然的将手搭在宋疏影的肩膀上,“走吧。”  “两位这边请。”  一个穿着宴会大厅的工作人员制服的人对着韩瑾瑜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韩瑾瑜脚步微顿下,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这个人。  工作人员立即解释:“现在宴会还有十分钟开始,张老请您二位先去包厢内。”  宋疏影与韩瑾瑜对视一眼,已经知道了。  “有劳了。”  穿过大厅,在右侧的一件包厢前面停了下来,深朱色的木门,在门框最顶端挂着一块牌子,上写着:“冬雪”。  房门被打开,工作人员已经对韩瑾瑜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但是韩瑾瑜却是没有动,一手扶着门框,另外一只手已经拉过宋疏影。  等到宋疏影先进门,他才在后面跟着走进去。  两人进了包厢,身后的包厢门便关上了。  包厢内的装修是古色古香的,甫一进来,就好像是来到了古代电视剧的拍摄现场一般,珠帘,屏风,以及后面雕花的古木窗棂。  刚才穿着一身中山装的张老,就背着手站在窗边。  韩瑾瑜叫了一声:“张伯。”  他也算是张老一手栽培大的,所以,自从记事开始,便一直是称呼张老为张伯。  张老转过身来,目光渐次落在韩瑾瑜和宋疏影身上,然后摆了摆手,“坐吧,就当是我这个老人家跟你们说两句话。”  “不用了,我们站着就行,张伯,您别客气了。”  张老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笑了笑,看向宋疏影:“你这小丫头现在怎么这么安静了,刚才在电梯门口可是泼辣的很呢。”  宋疏影原本是有一瞬间的念头闪过,她想要为她刚才的鲁莽行为道歉的,或者客套两句,说一句“有眼不识泰山”类似的话。  但是旋即一想,张老现在能站在这样的地位上,那便绝对不是蒙蔽视听的,兴许她刚才在走廊上的一点小聪明,早已经被张老看穿了,现在如果故意这样说,相反会招来反感,但是她和张老接触的时间不久,摸不清对方的脾性,便也就低垂了眼眸不说话,反正不管说什么,身边有韩瑾瑜,一切都会替她挡了。  张老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了,说起了公事,“你什么时候回S市?在码头有一批货,你看着卸下来,然后先运到仓库里去,注意别让人在路中间给劫走了。”  韩瑾瑜点了点头:“好。”  两人又说了一些话,宋疏影听得昏昏欲睡,目光盯着一个固定的光点,双眼眨动的频率都慢慢减缓了。  张老忽然笑了:“这个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宋疏影回过神来,在一瞬间,原本已经快睡着的眼睛绽放出光彩,也就在几秒钟内,“宋疏影。”  张老嘴角的笑有些莫测,他说:“疏影,好名字。”  和张老的这一次见面,算是有惊无险。  在吃饭的时候,因为是在第一张桌上,张老和各种繁杂的人都在,吃的便不是很尽兴,都是这样,有大人物在身边,就算是饿的肚皮贴后背了,也要细嚼慢咽。  在席间,有人不断的过来敬酒,当然也少不了韩瑾瑜的。  甚至有人想要和宋疏影敬酒,但是一律都被韩瑾瑜挡了,理由是:“她还是学生。”  这样的一句话,比千万句都管用。  但是,韩瑾瑜也就喝了不少酒,却没有吃多少饭菜,所以完全是空腹喝的,宋疏影偏了头打量了一下韩瑾瑜的脸色,有些发白了,于是,下一杯酒递过来的时候,宋疏影直接就用手肘给挡了,说:“我来喝。”  韩瑾瑜皱眉,刚刚想要拦下宋疏影,宋疏影已经将酒杯凑到唇边,然后一杯喝完,照底亮杯。  有人夸奖:“好酒量。”  “巾帼不让须眉。”  宋疏影现在正忍着一口气,因为喝的实在是急了,所以现在整个喉咙一直蔓延到胃部,全都是火辣辣的灼烫感。  她现在是强忍着,忽然就觉得胃部烫的有些翻滚。  韩瑾瑜看出来宋疏影现在脸色不好,便抚了抚她的背:“喝的太急了吧,有事没有?”  结果,如果韩瑾瑜不动宋疏影,现在一切都好办,她还能忍着,等到一切恢复,现在一拍她的后背,宋疏影差点当场就吐了出来,干呕了一声,没来得及打招呼,转身就捂着嘴向洗手间跑去。  一边有人在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宋疏影喝了酒之后忽然变化的脸色,所以现在听见她干呕又跑着出去,纷纷猜测:“是不是有了?”  坐在韩瑾瑜身边的一个人已经凑过来问了一句:“真的怀了?”  韩瑾瑜的眼神有些凉薄,点了点头,跟张老告辞之后便跟着去了洗手间,脚步很快。  这边的人立即就噤声了。  竟然有了,现在还被他们灌酒,希望这个韩瑾瑜不是那么记仇的人。  张老用筷子夹菜,对身后站着的风叔说:“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  “是。”  宋疏影果然是吐了。  桌上的酒全都是陈年的茅台,七十度的酒,宋疏影之前就算是喝过,也都是果酒和香槟类的酒。  这算是第一次喝这种高度数的白酒,喝的又有点急了,胃部一阵一阵向上翻涌着呕吐感,将刚才在桌上吃的东西,几乎全都吐了出来,直到最后呕着酸水,眼泪都出来了。  她吐完了,然后开了水龙头,顺道漱了漱口,洗了一把脸,伸出手来去拿纸巾的时候,这边忽然有人已经伸过来手,将一张纸巾递过来了。  宋疏影抬眼看过去,忽然头晕了一下,脚步踉跄了一下没有站稳。  这边一直温暖的大手便直接扶着宋疏影的腰,略微一用力,宋疏影直接靠在了这人宽阔的胸膛上。  宋疏影睁开眼睛,眼睫上的一滴水滴落下来,从水滴遮掩这种,她正好对上韩瑾瑜的幽沉目光。  她没有来得及从韩瑾瑜手中将纸巾接过来,韩瑾瑜已经将柔软的纸巾覆在了宋疏影的脸上,将她脸上的水珠擦去。  “喝酒不要喝这么急,很容易醉,更别提你根本就没有喝过酒。”  宋疏影从韩瑾瑜手里将纸巾给夺了过来,“原本是能忍者的,你刚才在我后背上一拍,就一下子翻江倒海了。”  韩瑾瑜一笑:“我说你的酒量什么时候变的这样好了。”  “嘁,你是在嘲笑我么?”  “怎么敢?”  宋疏影皱了皱鼻子:“反正是不信。”  在洗手间外,风叔已经等了很久了,他说:“张老让我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不用。”  回到了桌边,韩瑾瑜转而对服务员吩咐了两句,过了大约有几分钟,便有人送上来一碗酒酿圆子,端到宋疏影面前。  韩瑾瑜将调羹给宋疏影放在小碗内,说:“喝这个暖胃。”  “好。”  不过,在这一次吐了之后,也没有人再来敬酒了,也算是因祸得福?  也幸而,她没有听见韩瑾瑜是如何为她用那种谎言遮掩的。  宴会后,还有表演的安排,韩瑾瑜在张老那边有安排,所以宋疏影便到宴会大厅角落的沙发上坐下了,揉了揉自己因为刚才喝酒喝的实在是过猛,有些酸胀的胃部,看着茶几上摆放的果盘,即使是看着,都觉得一阵牙酸。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宋疏影觉得耳边嘈杂的声音渐渐远去了,有些朦胧的睡意袭来……  韩瑾瑜这边和张老手下的另外一个人交接了在C市这边负责的一个项目,便去找宋疏影。  张老提醒道:“东边花厅,我刚才看见她是向着那个方向去了。”  “嗯。”  韩瑾瑜向前走了两步,张老在后面叫住了韩瑾瑜:“你对那个小姑娘,如果真的是上了心,那就在身边先养着。”  张老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放在身边养着,和之前韩瑾瑜养着宋疏影的内部含义,其实还是不一样的。  张老的意思,就跟古代收了房但是不扶正,是一个道理。  韩瑾瑜在心里冷笑,但是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如果今晚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去吧。”  ………………  韩瑾瑜经过宴会大厅里交谈的人群,走到花厅里,看见了在偏角落的位置,宋疏影已经脱了高跟鞋,光着脚蜷缩在沙发的一角,身上的黑色礼服裙盖着袖长的双腿。  他脚步顿了一下,从端着托盘的服务员手中端了一杯冰水,向沙发走过去。  他在宋疏影身边坐下,或许是因为身边柔软的沙发一刹那的凹陷下去,宋疏影迷惘的睁开了眼睛,在看见身边的人是韩瑾瑜之后,便又眯起眼睛,揉了一下两边的太阳穴。  “要走了么?”  “嗯,”韩瑾瑜给宋疏影端过来一杯冰水,“还能走么?”  宋疏影接过冰水,忍俊不禁地笑了:“不能走怎么样?你要抱着我出去么?”  “可以。”  这一次轮到宋疏影十分认真的打量韩瑾瑜了。  她将冰水喝了个光,用来醒神,扶着沙发扶手站起来,“走了。”  ………………  在韩瑾瑜和宋疏影两人从门厅内走出,上了电梯,后面有两道视线也一直都追随着这两个人。  一道是来自于张老。  这边的风叔已经将调查宋疏影得到的资料将里面总结了一下都告诉了张老,张老皱了皱眉:“你是说,从那边和宋洁柔澄清了宋予乔并非是亲生女儿之后,他也一直讲这姑娘留在身边照看着?”  风叔说:“是的,只不过因为韩少在家的时间很少,基本上也只是隔了几个月才回去落脚住一两个晚上。”  张老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而另外一道视线,则是来自于朱芊芊。  这一次宴会请的都是C市的名流,朱家自然也在邀请之内,而朱父朱母就带着朱芊芊来了。  只不过因为朱家和张老之间并不是有很多生意上的往来,所以安排的位置在偏后一点,坐在首桌上的宋疏影和韩瑾瑜,便几乎都没有注意到这边。  朱芊芊这算是第三次见宋疏影了,第一次是在订婚宴上,第二次是在医院,这是第三次。  在她眼里,宋疏影真的就是那种很随心所欲的样子,就算不是看向她,看向其余的任何人,都带着一种倨傲,好像浑身都会发光似的,那是一种从容的优雅,这样的女人,也怪不得之前韩澈会喜欢了,她真的比不上。  朱父注意到女儿的目光,“芊芊,不管是爸爸,还是你妈妈,现在都是在为你好,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真正好好对你的男人,你有一生要和他生活在一起,但是,这个韩澈,爸爸调查过了,真的不是最好的人选……”  “爸!”朱芊芊打断了朱父的话,捂着耳朵,“我不听就是不听!我会用眼睛看,阿澈对我很好,你和妈妈说的话全都是在说他的坏话,怎么能这样呢?背后说别人的坏话!”  “朱芊芊!”朱父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从小就是太娇惯你了,你现在是在用什么语气来跟你爸爸说话呢?怎么就越大越不懂事儿了呢?”  朱芊芊低着头,忍不住就已经红了眼圈。讨见肠划。  朱父叹了一口气。  关于韩澈这件事情,也都是他之前没有对韩澈这个人多做调查,也就放任自己的女儿和他定下了婚约,现在如果取消的话,朱家的声誉肯定会受到牵连,而自己的女儿朱芊芊,在圈子里,和韩澈之间的事情也都传了出去……  朱芊芊说:“爸,人家都知道我和韩澈有了婚约,我们订婚宴都办了,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解除婚约,我多没面子啊,再说了我喜欢阿澈的,你放心,阿澈会对我好的。”  朱父摇了摇头,如果女儿在韩澈身上栽跟头,他真的一点都不会惊讶,不过还是最后问了一句,说:“芊芊,你再多考虑一下婚约不取消么?”  “不!”  朱芊芊说的斩钉截铁,似乎她已经将所有的赌注全都押在了韩澈身上。  在另外一边,朱母自然也是听见了这父女两人的对话。  她对朱父说:“女儿从小都没有受到过大的挫折,吃一堑长一智,这一堑,芊芊是必定要尝到了苦头,才会了解。”  朱父点了点头。  但是,这一堑,要从哪里开始,才不会对自己的女儿造成不可挽回的痛苦呢?  就是在这个时候吧。  只可惜,兴许是巧合了,兴许是有意的,在第二天,朱芊芊就已经在网上订了票,开始收拾东西。  朱母看了之后有点诧异,“孩子,你这是要去哪儿?”  “回意大利啊,”朱芊芊将行李箱里面塞的满满的,说,“我今天晚上的航班机票,已经订好了。”  朱母:“……怎么这么快?不是说好了是两个星期之后么?”  朱芊芊摇了摇头:“我提议说向前了,意大利的医生说尽快,正好现在他手中的临床病例并不多,阿澈过去了,医生就可以全身心的照料阿澈了。”  这个时候,朱芊芊的父母就知道了。  这是朱芊芊已经做好的决定。  在临行前一天,朱父与女儿深入谈了一次,说:“你已经长大了,已经成年了,你必须要对自己所做的决定负责,不管将来是吃苦还是什么其他的事情,你也要自己去承担。”  朱芊芊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管前面是荆棘还是鲜花,她都会走下去,有阿澈陪伴,一切就都会不一样。  ………………  同一天,在机场,下午三点。  韩瑾瑜也买了机票,和宋疏影一道回S市场。  两人来的早了一些,再加上航班晚点了二十分钟,便在候机大厅里找了位先坐了下来。  宋疏影这几天有点懒,再加上在C市住的这一个星期里,每天都跟着韩瑾瑜去跑步,两条腿从小腿疼到大腿,坐下就不想站起来了,抬眼看着前面的旋转电梯,宋疏影托着腮,觉得实在是无聊,便微微偏头,看着在身边坐着的韩瑾瑜。  宋疏影坐的好像被抽去了脊背上的骨头,有点软,但是韩瑾瑜却不一样,不论在何时,他只要是坐,就是端正坐着,只要是站着,就如同是一棵笔挺的松树一般,不会东倒西歪的靠着。  现在,也是一样。  韩瑾瑜拿着手机,手机屏幕触动翻屏,正在不知道看什么东西。  宋疏影凑过去,趴在韩瑾瑜上头看了好几眼,好像是一份表格,上面的数据很繁杂。  “这么小的字,你能看清楚么?”  韩瑾瑜说:“还可以。”  宋疏影好像是没了话,过了一会儿才说:“喂,真不用给你配一个放大镜啊。”  韩瑾瑜:“……”  “那你们先去买一瓶水来,到时间了,阿澈要吃药了。”  忽然,从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将宋疏影的神智给拉了回来。  宋疏影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将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向下压了压,从墨镜上方看着后面的几个人。  韩澈和朱芊芊。  韩澈现在还不能行走,是坐在轮椅上,身后的朱芊芊推着他的轮椅,旁边跟着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  就在宋疏影看过去的时候,在轮椅上坐着的韩澈,正巧也看了过来,视线在半空中相遇,碰撞了一下。  在一边坐着的韩瑾瑜察觉到宋疏影在注意着什么,也抬起头来,刚刚想要看过去,却被宋疏影的手挡住了眼睛。  宋疏影的一只手先是覆上了韩瑾瑜的双眼,然后移到后脑勺:“这边走了,快点儿,我们要登机了,向前看。”  移开手臂,韩瑾瑜一双眼睛亮亮的,却也没有再转头去看人了。  韩瑾瑜说:“我向前看,你也要向前看。”  宋疏影点头:“那是当然。”  朱芊芊已经让人去买了水回来,蹲下来在韩澈的面前,将药从袋子里拿出来给韩澈,待他讲白色的药片含在口中,将矿泉水递上去。  韩澈脸上没有表情,朱芊芊一直都小心翼翼地来照顾着韩澈。  朱芊芊的父母将女儿送到机场之后,只是远远地看了韩澈一眼,便转身上车离开了。  女儿到底是女儿,但是这个女婿,他们却是可以不认的。  但是韩澈知道,他现在已经赢取了时间,在赢取的时间里,他一定要用自己的全力,把韩瑾瑜手中的一切都赢回来。  不管是公司,还是宋疏影。  而宋疏影,上了飞机之后,韩瑾瑜便向空姐要来了毯子给她盖在身上。  韩瑾瑜明白,这是宋疏影的习惯,只要是乘航班,必定是补眠来了。  宋疏影闭上了眼睛,找了一个还算是比较舒服的姿势。  此时此刻的宋疏影,不曾想到,在家中,迎接着她的,却是另外一道惊天霹雳。  只怪当时年龄小,后来,宋疏影回忆起来,如果她当时再长大一点,足够有自己的方法,有自己的人脉,就一定可以在当时就将徐媛怡的真面目戳穿,根本就不用等到几年之后。  在飞机上,手机没有信号,等到下了航班,宋疏影就接到了妹妹宋予乔的电。  宋疏影将手中的行李箱给韩瑾瑜拉着,然后腾出手来按下了接听键。  宋予乔说:“姐!你现在在哪儿啊?!爸爸打妈妈了,现在他们要离婚!”  刹那间,宋疏影脑中一片空白。  一直以来都十分恩爱的父母,忽然在这个时候,要离婚……  宋疏影完全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韩瑾瑜抓住了宋疏影的手,一片冰冷,他用自己的掌心包裹住宋疏影的手,将掌心内的温度传递过去。  “怎么了?”  宋疏影没有回答,她的耳畔,宋予乔依旧在哭诉着,“姐,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予珩现在我让他去同学家里了……”  在韩瑾瑜掌心温度的温暖下,宋疏影说:“做得好,等我二十分钟,我就到。”  高雨是在昨天先一步从C市回来,在此时此刻就等在机场外面,韩瑾瑜陪同宋疏影上了车,说:“去宋家,越快越好!”  “是。”  韩瑾瑜不知道宋疏影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现在僵硬的好像是一尊雕塑一般,双手冰冷,一双眼睛好像是钉子一样的看着车窗外。  但是他却不能问。  这个时候问出来,只会扰乱宋疏影的心智。  宋疏影是那种很有主心骨的女孩子,你不能困着她,必须要给她足够生长的空间,也不能折断她的羽翼。  到了宋家大门口,宋疏影开了车门就想下车,这一次,韩瑾瑜拉住了宋疏影的手。  他看着她的眼睛:“我就在这外面等你。”  宋疏影回眸,点了点头。  她的脚步是那样的坚稳有力,不管是走向哪个方向,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她也绝对不会有苏退缩。  高雨在外面找了一个停车位停了车,方位正好能够看得见前面的宋家大门,她从后视镜内看着韩瑾瑜,眉头紧皱,指尖揉着有些酸痛的太阳穴。  高雨看韩瑾瑜眼底有点发黑,便说:“韩哥,你先休息一会儿吧,这边我帮你盯着。”  但是,韩瑾瑜没有闭上眼睛,将车窗摇下来,依旧是看着空寂落寞的大门,从日光倾斜,到日暮斜阳,再到天空中已经完全都暗了下来,他一直盯着大门,甚至连这个姿势都没有变过。  他何尝不是想要跟着宋疏影一起走进宋家的大门,只不过身份放在那儿,他并不像给疏影徒增难堪和尴尬。  其间,高雨给韩瑾瑜去买了吃的东西,劝他在车里休息一会儿,但是韩瑾瑜都不为所动。  最后,他说:“我的人,我来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