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38 叔叔?!

238 叔叔?!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233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4
    不管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父母的感情破裂,离婚,不管是冷血的人,还是有心理准备。内心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悲痛。  就像是哭的声嘶力竭的宋予乔一样。  在宋疏影没有回来之前,宋予乔将弟弟送出去。毕竟是弟弟还小,在宋疏影不在的时候,她就是姐姐,就需要扛起责任。  但是,当看到宋疏影的一瞬间,宋予乔直接就扑进了姐姐的怀抱中,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  昨天晚上,宋疏影不在,所以,当时的情形是宋予乔全然知道的,宋疏影扶着宋予乔,抬手将她脸上的泪痕抹去,说:“不要哭,告诉姐姐,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宋予乔哭的有点痛了,说话抽噎。花了大约有二十分钟,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  其实。也不算是说的清楚。  宋予乔摇着头:“姐,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爸妈忽然就……”  不仅仅在宋予乔眼中,即使是在宋疏影眼中,父母的关系属于一向是不错的,虽然说不上是特别亲密,但是到了三四十多的父辈,爱情也就都被打磨成了亲情,在生活中相扶相持了。  宋予乔说的并不是很完全,有些模糊的地方,宋疏影就耐下性子来问她。  “是的,昨天晚上就忽然吵起来了,然后动手打人,当时徐媛怡在旁边劝架……”  宋予乔说完之后。宋疏影许久都没有说话。  在宋疏影听来,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必定是有蹊跷的,而这个蹊跷,很可能就是徐媛怡。  就在宋予乔和宋疏影两姐妹在房间内说话的时候,忽然楼上传来了一声哐当的巨响。宋疏影从沙发上弹起来就向外面冲,外面一直在家里当保姆的宋阿姨也急急忙忙向楼上跑,不过看见了宋疏影便向后面躲了躲,宋疏影没有丝毫迟疑地就冲上了楼,身后紧紧跟着的是双眼通红的宋予乔。  在楼上的卧房内,满地狼藉。  席美郁倒伏在床上,头发散乱遮住了面庞,而宋翊,就站在一边,手里拿着一个烟灰缸,就在看见宋疏影的那一刹那,砸在了地上,玻璃渣子顿时飞溅了起来,在此时此刻,她察觉到小腿上疼了一下,却没有多注意什么,径直的跑向母亲,在她身边坐下,将母亲扶起来,“妈!”  席美郁的头发拨到一边,露出了一边红肿的脸。  宋疏影此刻全都是怒气,她最恨的就是家暴的男人,就是那种打女人的男人!  “爸!你竟然打我妈?!”  这是宋疏影最后一次叫宋翊叫爸爸,却是在这种场合下。  宋翊皱了皱眉,看着宋疏影的目光里没有一点色彩,他说:“是的,是你妈,只是你妈。”  当时宋疏影并不明白宋翊说的这些话好像是骂人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母亲给她看了如出一辙的亲子鉴定。  当时,宋翊踩着满地的玻璃碎片走出去,在经过站在门口的宋予乔身边的时候,看向宋予乔的眼神好像是裹挟着冰凌。  宋予乔捂着嘴向后退了一步。  当天晚上,宋疏影将妹妹宋予乔安抚着睡下,但是姐妹两人都睡不着,一直到大半夜,宋予乔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就没有睡好,这一天的精神又一直极度紧张和刺激的状态,所以现在她累了乏了,便撑不住上下眼皮打架,还是睡了。  一边的宋疏影叫了宋予乔一声:“予乔?”  宋予乔没有应声。  宋疏影便起身,将身上的被子给宋予乔盖在了身上,穿了拖鞋下床,轻手轻脚的开门出去,去了母亲的房间。  她知道,这样的一个夜晚,母亲肯定也是睡不着的。  但是,却没有想到,推开门进去,母亲正坐在床边收拾衣物。  “妈,你这是要去哪儿?”  席美郁抬起眼帘,笑着看向宋疏影:“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宋疏影反手关上门,说:“我来看看你。”  席美郁让宋疏影坐在床边,她叠着自己的衣服,然后放进行李箱里,“我和你爸爸要离婚,所以这个家我是呆不下去了,我需要离开,暂时先去住酒店。”  然后等着律师谈妥了,签下离婚协议书,再去民政局。  宋疏影一把拉住母亲的手,“要走也应该是他走!为什么要你离开?”  席美郁脸上被扇的那一耳光已经消肿了,一张脸有些苍白,但是气色还好,她伸出手来抚了抚女儿柔顺的头发,说:“这是宋家,被并不是我的家,这里有的是你的爷爷奶奶,不管宋翊对我怎么样,你爷爷奶奶对我一直都很好。”  宋疏影便不再多说话了,看着席美郁收拾东西,偶尔也搭把手帮忙。  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她到最后,还是说:“妈,真的不能原谅爸爸么?不是有误会的话解释清楚就好了么?你有什么想要解释,我去帮你给爸爸解释。”  “傻孩子,”席美郁将双手撑在宋疏影的肩膀上,“如果是你,你还会过下去么?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绝对不能和以往一样了,我已经容忍了太多,小影,你明白么?”  在席美郁眼中,和自己的脾性最相似的,就是大女儿宋疏影,所以一些话点到为止,她会明白。  宋疏影点了点头:“嗯。”  席美郁收拾东西收拾了许久,宋疏影要跟着母亲一起出去住酒店,但是席美郁却按住了她,“那你弟弟妹妹呢?你是最大的,应该好好照顾着他们。”  “我知道。”  这也是宋疏影一直在告诫着自己需要做的。  宋疏影将席美郁送到大门口,看着席美郁在路上拦了一辆计程车离开,才转身再度进了大门。  目光掠过在道路前面的阴影,看见有好几辆车停在那边,一辆黑色的车身在路灯灯光下有些耀眼,车灯恍然亮了两下,宋疏影微微蹙眉,难道是里面有人?  她没有过多停留,向院子前面的主楼走过去。  爷爷奶奶的所住的楼层是黑暗的,一点灯光都没有,隐秘在一个小树林后面,有些阴森森的。  她不知道,如果爷爷奶奶并没有去外地,现在还在宋家,在这种情况下,会偏向谁,偏向宋翊,还是母亲?  这是一个对于自己的亲儿子和儿媳之间的选择,宋疏影不知道,虽然爷爷奶奶对母亲一直都很好。  爷爷奶奶对于家里的这件事情应该还不知道,家里的人肯定不会打扰到两位老人出去游山玩水的兴趣。  爷爷奶奶现在也是结婚四十二周年了,不知不觉爷爷奶奶竟然能够相携走到白头,但是自己的父母却不可以……  但是,也不完全是,她和韩澈不也是中途就夭折了么?  宋疏影躺在自己的床上,枕着自己的羽毛枕头,盯着天花板。  她不知道该怎样看,兴许,在结婚以后,她也会遇上像是母亲这样的事情而走上离婚,或者,她也会像是奶奶一样,遇上一个好男人,然后相携到老。  这个晚上,宋疏影想了很多很多,直到……  宋疏影脑中闪现了一个人影,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瞪大眼睛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闹钟,已经凌晨两点了!  完了。  但是,韩瑾瑜……  没错,怪不得她刚才在送母亲到了宋家大门口的时候,她的目光会毫无预兆地停留在那辆黑色的私家车上……  原来……  宋疏影顺手捞起一件外套披上,没有顾得上换鞋,就穿着凉拖就奔下了楼。  这一刻,宋疏影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打电话找韩瑾瑜,而是……需要见到他,十分迫切地见到他。  ………………  韩瑾瑜依旧在车里。  在三个小时之前,高雨在外面的餐厅里买了夜宵,给韩瑾瑜送来。  在车内,于是就摆了两份外卖,一份是晚餐的,一份是宵夜的。  韩瑾瑜淡淡说:“放下吧。”  高雨说:“韩哥,你必须吃点东西啊,你现在在这儿干等着有什么用,要不然你就给宋疏影打个电话,看看她是不是忙完了。”  高雨的信息通道还是很畅通的,所以,在打听过之后,已经将调查结果给韩瑾瑜说过了,就是因为父母吵架,然后要离婚的事情。  这种事情,在现在其实也是司空见惯了,感情上不和,合则来,不合则散。  只不过,让人觉得奇怪的就是在这一点上,因为之前宋家的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对外传的感情一直是很好的,而且在前一段时间还出席去参加了一个工程的剪彩仪式,因为席美郁是一家研究所的研究员,有时候忙的时候,宋翊还会派人给她去送吃的东西。  韩瑾瑜这一次接过高雨买来的夜宵,是一份千层饼,还有粥。  他用签子扎着吃了两块,又喝了两口粥,便将外卖的袋子放到一边去了。  而就在此时,从宋家的大门内,两个人影走了出来,是宋疏影和席美郁!  高雨想要下车的同时,却被身后的韩瑾瑜给拦住了。  高雨从后视镜看着韩瑾瑜此时此刻的视线,在心里唏嘘了一下,明明都已经在乎的要命了,还偏偏就装出一副我不在乎我表情出来。  也只有真正在乎的人,才会在这里等上几个小时,不吃不喝,却没有一丁点怨言吧。  而宋疏影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有车在等她,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高雨忽然就按了一下前面的车灯,车灯亮了两下,又重新灭掉。  这也算是帮韩哥一把吧。  只不过,宋疏影并没有注意到。  如果说高雨失望,那现在比高雨更加失望的,就是韩瑾瑜了。  高雨正在低着头给男朋友发短信,手机却一下子响了起来。  从刚才就一直接电话,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她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看韩瑾瑜此刻的表情,先下了车,才按下了接通。  又是她的男朋友打来的。  “不是说了今晚回来吃饭么?我在家里做了一大桌子菜,从晚上八点等你到十点,又到十二点,现在都凌晨了,你有工作,我理解,但是你又不是在夜店里做的,什么工作能做到凌晨一二点呢?”  高雨说:“我说了,我有工作,你不支持我的工作,我不说什么,但是最起码要有彼此的尊重,好么?”  “OK,OK,我给你尊重,你也要给我尊重好么?把我晾在这里五六个小时用来等你,你也真是对我够尊重的!”  “彭斌!你能不能……”  “滴滴滴……”  耳边已经都成了忙音。  高雨忽然觉得懊恼,看了一眼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急的就将戒指给取下来,恨不得扔了。  后车门打开,韩瑾瑜从车内下来。  “戴上吧。”  高雨猛然回头。  韩瑾瑜说:“回去吧,这么晚了,就像是我现在等宋疏影一样,你也别让你男朋友等的久了。”  韩瑾瑜知道高雨有一个男朋友,已经求过婚了,现在就算是未婚夫了。  感情上的事情,如果你自己都不在意,那么不关别人的事情,也就必然不会在意了。  高雨顿了顿,她说:“韩哥,但是你……”  韩瑾瑜笑了笑:“你放心,她会出来的。”  高雨离开后,韩瑾瑜靠着车门,点了一支烟抽,抽完了就又点了一支,直到第三支,从宋家的大铁门后面,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色的身影。  是宋疏影。  韩瑾瑜嘴角不经意间已经带上了一抹笑意,开了车门,先坐了上去。  宋疏影先是给在门口看门的大叔说了两句话,然后将铁门反手关上,里面的大锁虚挂着,直接向路对面跑了过来。  因为是在这样浓重的深夜里,就算是一条街都不一定有多少车辆。  宋疏影跑过去,然后敲了敲车窗,将双手护在眼睛上,向车窗内望了望,好像是有人,“韩瑾瑜!”  韩瑾瑜将车窗摇下来,一双通红的眼睛吓了宋疏影一跳,说:“上来吧。”  宋疏影开了车门,将上身的外套扣了两个扣子,然后抬腿上了车。  她刚才出来的有些急,所以现在身上穿着的是一条睡裙,露出两条嫩白的小腿。  她一进来就看见了在前面放着的两个外卖的袋子,凑过去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几乎都没有动过,明显是韩瑾瑜还没有吃东西。  宋疏影转向韩瑾瑜,十分认真地看着他:“你是在闹着玩儿么?竟然等到现在?还没吃东西……”  韩瑾瑜点了点头,十分认真地肯定宋疏影的问话,“是的,我等到现在。”  宋疏影:“……”  “什么都别说了,先吃东西,”宋疏影将东西给韩瑾瑜放在面前,里面的签子扎了一块已经凉透了的千层饼,自己先吃了一口,“凉了之后口感也还不错。”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吃了一些东西,才说:“你开车走吧,我也就回去了。”  韩瑾瑜转过脸来,宋疏影却别开脸看着车窗外。  他讲宋疏影的肩膀扳过来,“你看着我,疏影。”  宋疏影这才凝聚了眼眸中的神色,“嗯,我看着你了。”  “告诉我,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黑沉沉的夜里,狭小的车厢氛围内,韩瑾瑜的声音格外清晰。  宋疏影打掉韩瑾瑜的胳膊,说:“没什么,现在都很好。”  韩瑾瑜双手捏着宋疏影的肩膀,用上了几分力道,一双眼睛如同黑夜中的萤火一般,牢牢地锁住宋疏影。  “小影,告诉我。”  宋疏影盯着韩瑾瑜的双眼,目光交接,两人对视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宋疏影的眼眸中隐隐出现泪水波光。  这是第一次,韩瑾瑜觉得,从宋疏影的双眸中,看到了她的内心。  宋疏影说:“我爸爸妈妈要离婚了……以后就再也不能生活在一起了。”  其实,归根结底,宋疏影也接受不了,虽然她并没有在这场父母的离婚争吵中表现出任何哭闹,可是,到底是从小都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的孩子,到底还是接受不了。  韩瑾瑜将宋疏影抱在怀里,抚着她的后背。  宋疏影哭了出来,从今天下午回到宋家开始,就一直隐忍着自己的眼泪,安慰妹妹,安慰母亲,给弟弟打电话,而将自己的情绪全部都隐藏起来。  直到夜深人静的这一刻,身边有人,终于不再是她一个人的时候,终于就伤心的哭了出来。  别人看宋疏影,从来都是成熟又懂事的,不会耍小孩子脾气,有大人的担当。  但是,没有人知道,越是外表坚强的人,内心就越是脆弱。  “为什么……”  “小影,你知道我爸妈吧,”韩瑾瑜一边拍着宋疏影的背,一边说,“我爸爸和妈妈,也是从相爱走向的婚姻,但是,结婚之后日复一日相同的生活,将我爸爸的激情全都给消磨掉了,我父亲是艺术家,最需要的就是创作的时候的灵感,灵光一现,所以他就开始出去去找寻刺激了,甚至有一次,在外面的宴会上,我看见挽着我父亲的手臂的,是一个才十八岁的女模特……”  宋疏影渐渐止住了哭泣,抬眼有些呆呆的看着韩瑾瑜。  韩瑾瑜接着说:“当时我生气极了,但是母亲却拦住了我,她说,她和我父亲之间,已经到了相敬如宾的时候,她有过退让,而我父亲也有所妥协,就比如说我父亲从来就不在外面过夜,或者说会在公共场合顾及到她的面子……”  “但是,你妈妈这样就满足了么?”宋疏影还是忍不住打断了韩瑾瑜的话。  “不会满足的,在一个家庭里,谁不想对方的心全都放在自己的身上呢?不过,慢慢的就被消磨掉了,”韩瑾瑜说,“我妈说,现在趁着她还有耐心,等着我父亲回头,有朝一日,真的将所有的耐心都消磨光了,那就要离婚了……你的爸爸妈妈,也只是先一步做了这样的决定,因为我妈妈有顾虑,她想的多,但是你妈妈没有顾虑,趁着想做的时候就做了。”  宋疏影没有说话。  她看着车窗外偶尔会经过的出租车灯光,原来,感情的事情竟然是这样脆弱,就算是有了婚姻的堡垒,也会离婚,就像是她的爸爸妈妈。  就算是现在对你好,也不一定今后的每天都会对你好,对你好一辈子。就像是韩澈。  韩瑾瑜沉默了一会儿,低头看了一眼宋疏影,侧脸枕在他的胸膛上,双眼已经合上了,呼吸平稳,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韩瑾瑜轻声叫了宋疏影一声:“小影?”  宋疏影轻轻地“嗯”了一声,却没有睁开眼睛。  这一瞬间,韩瑾瑜就知道了,是宋疏影已经睡着了。  韩瑾瑜靠在后座的靠背上,一只手依旧扶在宋疏影的背上。  他看着车窗外逐渐泛起来鱼肚白,黑暗的街道上终于被一点点自然光所覆盖,原本死寂的街道,顷刻间已经成了一片光亮,街道上有推着车送牛奶的人,有出来卖煎饼的小贩。  四五个小时,韩瑾瑜保持一个姿势,基本上没有改变过,他怕他一动,宋疏影就醒了,宋疏影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是如何,但是和他一样,心里重,夜半被惊觉了,也就很难入睡了。  一直到临近早上六点半的时候,宋疏影才醒过来。  她揉了揉眼睛,首先注意到车窗外面的光线明灭,忽的一下子就清醒了,转念一想想起来昨夜凌晨……  她回过头来,对上韩瑾瑜靠在后车座上紧紧闭着的眼睛,便赶忙从韩瑾瑜的胸膛上坐直了身体,有些战战兢兢了。  要不要叫醒韩瑾瑜呢?还是不要了吧,还不知道韩瑾瑜是什么时候睡的呢。  还是要留一张字条的,只不过纸笔都放在哪里宋疏影也不知道,她便从韩瑾瑜的口袋里摸出来手机,在手机屏幕上编辑了一条短信——“我睡醒了,先回去了,下午有时间call你。”  宋疏影下了车,轻轻将车门给锁了,然后回头看了一眼依旧睡着的韩瑾瑜,裹紧了身上的外套,看着两边飞驰而过的车辆,跑过马路,进了宋家的铁门。  清晨的空气很清新,有些冷。  就在宋疏影转身跑着离开的这一瞬间,韩瑾瑜便睁开了眼睛。  他真的是一整夜都没有睡,之所以在宋疏影醒来之前闭上了眼睛,是知道,现在他的脸色一定不好,双眼布满血丝甚至是有些通红,宋疏影肯定会一眼看出来,他并不想要让宋疏影因为她一夜未睡内心存着愧疚,索性便闭上眼睛装睡。  韩瑾瑜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真的是装醉也醉过了,装睡也睡过了,想要谈恋爱都显得这么力不从心。  ………………  宋疏影进了宋家大门,正巧就遇上了从西边的两层小楼内出来的宋洁柔……和徐媛怡。  宋洁柔和徐媛怡两个人似乎正在说什么有趣的话题,在看到宋疏影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忽然就僵住了,好像看见了的不是人,而是鬼。  宋疏影冷笑了一声,笑着打招呼:“姑姑好啊。”  宋洁柔抽了抽嘴角一笑,“嗯,这么早就出去了?”  “我这是从外面回来?难道姑姑看不出来么?”宋疏影故意这样说,顺便带上了意思挑衅的目光看向徐媛怡,“徐媛怡,真不知道当年让你进了我家的门,当时我还笑着跟我妈说,这就是引进来了一只狼,一只白眼狼,不过现在看来,我当时的话是错了。”  “说什么呢,你爸爸妈妈对我都很好,我和莉莉在这里也生活的很好……”  宋疏影强硬地打断了徐媛怡的话,继续说:“也是怨我当时看走了眼,你怎么能是一只狼呢?真是侮辱白眼狼这个词,你应该是狐狸,狐狸精。”  宋疏影毫不客气的话,让徐媛怡的脸刷的白了一下。  宋洁柔微微皱了皱眉,拿出来长辈应有的架势,“宋疏影,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对长辈有点应有的尊重,积点口德吧。”  宋疏影耸了耸肩,一笑:“呵呵,你也没资格说我,你们都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哦,不对,把你们用在这个词上,还是侮辱了这个词呢,拜拜了,一夜的夜生活我都没有睡好觉,回去补个美容觉。”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宋洁柔就开始知道了,宋疏影和宋予乔绝对不能相提并论,宋疏影更加难对付,这也就是为什么宋洁柔对宋疏影从来都没有大呼小叫过。  回到主楼,客厅内站着一个人影。  是宋翊。  宋疏影看见了也当成是没有看见,披着衣服就向楼上走去。  身后的宋翊看见宋疏影这样穿着睡裙拖鞋,从外面回来,头发是乱的,身上的衣服也不争气,便忍不住就开口叫住了宋疏影。  “你给我站住。”  宋疏影顿下脚步,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宋翊。  宋翊呵斥道:“你现在这像是怎么一回事?别说你是一夜未归,你别忘了你现在在外面还是宋家大小姐的身份,你影响的还是宋家的脸面。”  宋疏影听了这话觉得心冷。  这就是一个父亲,对于女儿所说的话,没有一句关心,只有一句指责,只有怕她脏了宋家的脸面。  心冷过后,只有讽刺。  “你现在就给我回去好好呆着,不准……”  “你别说话了,”宋疏影直接打断了宋翊的话,“在我还没有彻底厌恶了你之前,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吧。”  这一次,她没有称呼宋翊为爸爸,也没有叫名字,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说完,宋疏影就转身毅然地上了楼,留下宋翊在楼下,一脸的铁青。  ………………  宋翊和席美郁两人的离婚协议书,在之后两天就已经办好了,双方看过,然后签字同意。  当时,席美郁已经接到了来自于加拿大研究所的邀请,但是因为这边放不下家庭和孩子,便一直都没有明确的回复,现在离婚之后,就是出国拼自己的事业。  在席美郁看来,财产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儿子和女儿。  宋疏影已经年满十八岁,就算是离婚,也已经成年了,不再需要有监护人,而宋予乔因为刚刚上高中,已经接受了许久中国的教育许久,而宋予珩不一样,予珩现在才上小学五年级,出国的话空间会更大。讨肠向亡。  所以,最后的结论,离婚的真正目的被掩盖,席美郁带着唯一的儿子宋予珩远赴加拿大,而宋予乔和宋疏影,仍旧留在宋家。  宋疏影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评判妈妈的这种决定,为什么要带走弟弟,而把两个女儿留下来。  在机场送别的时候,席美郁拥抱了宋疏影。  “孩子,你已经长大了,就算是没有母亲的庇佑,也可以走的更远,”席美郁说,“我是你的妈妈,也一直都是,你是需要靠着自己的力量飞的更远的孩子,有人管束着你,只能阻碍你。”  宋疏影知道。  她从小就是那种叛逆和离经叛道的,如果母亲说要带着她去国外,离开她所熟悉的这个区域,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她还年轻,一切都可以销毁掉重新开始……  但是,在此刻,她对于脚下的这片土地,真的是有了依赖。  席美郁在拉着宋予乔在一边说话,而宋疏影就将宋予珩拉到一边。  当时的宋予珩还只能说是一个青涩的毛头小子,头发理成板寸,浓眉大眼的是一个小帅哥,还背着一个大书包。  “大姐,你会和二姐去国外看我和妈妈么?”  “会,你到了国外要好好学习,听妈妈的话,”  “我知道,”宋予珩这是听了不知道几遍了,“大姐,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和二姐一样啰嗦了啊。”  “臭小子。”宋疏影直接就去拧着宋予珩的耳朵,“现在还没有走了就开始嫌弃你姐了是不是?”  宋予珩一只手护着自己的耳朵,“姐,你这么简单粗暴,以后没有男人敢要你的……”  “嘁,我要是真将来没有钱没人养,我去找你,你借钱给我不?”  宋予珩赶紧点头,不知道是真心话还是在敷衍:“给,绝对给,有我的就有你跟我二姐的!”、  跟宋予珩这么插科打诨了一会儿,也到了登机时间。  宋疏影抱了抱最亲爱的弟弟,说:“一定要保重。”  “我知道。”  在这一次父母离婚事件中,不管是宋疏影还是宋予乔,都是将弟弟宋予珩牢牢地护在身后的,不想让他小小的年龄就受到这样的打击。  但是,姐姐们不说,并不代表他不会自己去寻找真相,不代表他自己不清楚。  其实,他也都明白。  宋予珩不说,只是不想要妈妈和姐姐担心自己,他也能照顾好自己。  看着前面席美郁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还背着大书包的宋予珩离开,过了安检,宋疏影拉着妹妹宋予乔走出来,在机场外面的路上拦车的时候,两人抬头看着天空中飞机飞过,滑下一道长长的白色雾气。  ………………  因为宋予乔一个人在家里,宋疏影不放心,便暂时搬回了宋家,和宋予乔一起住,等到一向是护着两姐妹的爷爷奶奶从外面回来了,宋疏影再准备东西。  她也快要大学新生入学报到了。  只不过,就在宋疏影新生入学前一周,忽然就传来了一个噩耗。  宋老爷子因为突发心脏病,在外地抢救无效,去世了。  宋疏影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刚好帮家里的保姆阿姨从厨房里端当天吃的饭菜,这个消息从耳膜窜进来,然后直接就讲她钉在了原地。  一边的保姆有些担心,便上前一步,“大小姐?让我来端菜吧。”  宋疏影的手紧紧的扣紧餐盘,却不松手。  她恍然间回神,对一边的保姆说:“我没事儿,阿姨,你去楼上叫予乔下来吃饭吧。”  果然,接下来,宋疏影表现的特别镇定,从表面根本就看不出来她的内心到底是在想的什么,在吃饭的时候,还问起来宋予乔等到上了高中是准备住校还是走读,然后分析了一下住校和走读的利与弊。  爷爷去世的事情,宋予乔暂时还不清楚,所以也就十分认真地说:“我想要住校,姐你等上大学走了,我就不在家里住了,整天面对一些不想看的脸,还不要呕死。”  “还有奶奶呢。”  “也是哦,”宋予乔揉了揉鼻子,“还有爷爷奶奶呢,他们还不清楚爸爸妈妈离婚了吧。”  是的,宋老太太暂时还不知道。  等到宋老爷子的骨灰从乡下运回来,宋老太太才知道,在这样突如其来的噩耗之下,儿子竟然已经不动声色的和儿媳妇离婚了!  宋老太太在看见儿子宋翊的第一时间,就上前走了两步,扬起手臂来啪的一下给了他一个耳光。  宋翊有点难以置信,看着母亲。  宋老太太特别生气,也是因为宋老爷子去世的事情,在外地,在乡下只有她一个人一直顶着,现在急怒攻心,忽然就是一阵昏眩,没有站稳,就向前踉跄了两步栽下去。  “妈!”  “奶奶!”  ………………  高中开学比大学要早的躲,宋予乔当时成绩差一点,在席美郁在的时候,便有找了人,才转学到S市一流的高中。  、  宋疏影给宋予乔去办了手续,交了学费,领着宋予乔去见了一中的校长,两人漫步在高中的校园内。  在校园前面,有两棵海棠树,还没有开花。  宋予乔便用手抚着粗糙的树皮,“什么时候才会开花啊?”  宋疏影说:“开的很快,也会凋零的特别快,之前我记得,是在星期五开了花,似乎就是一夜之间开了满树繁花一般,等到隔天,两天没有来学校,就过了一个周末,再回来,树上就只剩下残存的几朵了,地上全都是掉落的海棠花瓣。”  宋予乔眨了眨眼睛,看着姐姐。  宋疏影说:“予乔,我告诉你一件事,你现在可以哭,但是等到见到奶奶了,一定不能哭。”  “怎么了?”  此时此刻,宋予乔的心里,已经有了阴霾,她有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她只希望,她的这种预感是错误的。  直到,从姐姐的口中,真正确认了这个想法。  “爷爷去世了。”  开口艰涩,宋疏影觉得嘴里都是满满的苦涩。  ………………  宋老太太只是太过于劳心尽力,所以才会引发昏厥,没有大碍,送到医院,第二天便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她首先就看见了在床边,一蹲一站的两个孙女。  “奶奶,你醒了!”  宋予乔眼睛红红的,但是黝黑的瞳仁好像是水洗的一样。  宋疏影已经按下了床头的铃,让医生护士回来了之后先给宋老太太检查一下。  医生说:“已经没有大碍了,再卧床观察几天,注意不要让病人的心绪起伏过大。”  “嗯,谢谢医生。”  宋疏影将医生送出病房。  医生和护士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都特别喜欢这个小姑娘,因为是大夏天,有时候就拎着一大包酸梅汤上来,或者冰饮雪糕,偶尔是冰镇的西瓜。分给住院部的医生和护士,上下打点的都非常好。  他们私底下都夸赞宋疏影成熟懂事儿。  而事实上,这是韩瑾瑜的提议。  但是宋疏影起初对韩瑾瑜的这个提议十分激烈的反对。  “不,”宋疏影说,“医生护士的职责原本就是救死扶伤,我们生病了住在医院里,我们是给了钱的,又不是没有付住院费和医药费,凭什么就因为这就不给奶奶治好?!”  韩瑾瑜当时正在一家餐厅内买新鲜的绿豆汤,买了三十杯,正在外面等着里面正在密封。  “不是不给你治好,职责所在,都会一视同仁,”他转过身来,“而这并不是给钱了,我们就不需要做了,你在乎这么二三十块钱么?一间病房的住院费一天就要花去多少个二三十元,现在分给他们到每个人身上也就是几毛钱一块钱……”  宋疏影皱了皱眉:“这不是钱的问题。”  “那你说是什么问题?”韩瑾瑜抱着手臂。  宋疏影第一次在韩瑾瑜面前,觉得说不上话来了,她明明觉得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去做,原则上的问题。  里面的三十杯绿豆汤已经做好了,店里的老板已经派了伙计将绿豆汤搬到了外面的车上。  韩瑾瑜和宋疏影一起走出去,说:“其实你也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我付了钱,你有工资,你就应该在自己的岗位上坚守着,但是你想过没有,有多少医生和护士,是因为见惯了生死,所以讲原本柔嫩的一颗心都已经磨砺出茧子来,就算是再看见生离死别,也只不过就是一笑了之,小影,你也是要学医的,如果你当了医生,不收别人的红包,但是如果有病人给你送锦旗,给你送一个雪糕一杯绿豆汤,你心里会不会高兴一点呢?最起码自己的辛苦工作是得到了别人的认可,给了你快乐,你再工作起来会不会更加有劲儿呢?我们都太需要别人的支持和鼓励了,相信我,有人陪着你,会比你一个人,要好很多,不会那么辛苦。”  宋疏影低着头,沉默了许久,等到坐着车再一次来到医院吗,门口,一边解了安全带,才说:“你什么时候都有理。”  韩瑾瑜伸出手来揉乱了宋疏影的头发。  宋疏影将韩瑾瑜的手挡开,梳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干嘛啊?揉乱我发型!”  不过,不得不承认,韩瑾瑜是对的。  因为宋老太太住院时间长,在医院内住了两个月,医生护士都是那样一批人,搞好关系是必要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的原因,每当医生来查房,或者是护士来给宋老太太量体温的时候,都会笑着和宋老太太交谈上几句,当听说了宋疏影是要学医的时候,医生都纷纷抛出了橄榄枝,说:“到时候愿意的话,到时候实习的时候来这儿,如果不嫌弃我只有二十年的从医经验的话,让我带她。”  人都是有血性的,很少有人面对你的示好,无动于衷。  这个社会太需要正能量了。  也太需要一路同行的人了。  ………………  宋老太太住院,但是宋老爷子的葬礼依旧是要办。  葬礼办的并不是很张扬,是由宋翊找人办的,时间定在周末下午。  宋老爷子去世的消息,宋疏影原本是要打电话给席美郁的,让母亲回来,但是宋老太太却拦住了她。  “你母亲刚刚到国外,一切都不熟悉,就不要她来回跑动了,先瞒着吧。”  “好。”  八月份的天气,在北方,雷阵雨的天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在葬礼伊始,忽然阴云密布,竟然下起了雨,雨点由小到大,逐渐更加紧了起来。  有很多人已经撑起了伞,宋翊是由身后的管家给撑起了伞,宋洁柔和徐媛怡撑一把伞,宋予乔将手中的伞撑到宋疏影的头顶,但是宋疏影却猛地推开了妹妹的手,一步一步走到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是爷爷年轻的时候的照片,很英俊帅气,当时还穿着军装带着军帽。  爷爷这一辈子都没有留下多少照片,特别是到了年老之后,便更加不喜欢照相了,这一张照片,还是宋老太太从相册里寻出来的,唯一的一张,黑白照片。  宋疏影跪在了墓碑前,地面上的水,浸湿了裙边。  雨滴接二连三的坠落下来,打在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宋疏影忽然想起来,爷爷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就是——“跟着韩瑾瑜好好学本事,等到学会了,就回来,爷爷有东西给你。”  可是,到底是还没有学会。  也最终没有等到,爷爷口中说要交给宋疏影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但是,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学医,一定会!  雨势很大,噼里啪啦好像是在下冰雹一样。  葬礼已经结束,但是宋疏影却仍旧跪在墓碑前,没有离开。  宋予乔撑着伞挡在姐姐头顶,随着天色渐渐黑了,但是雨势还没有减弱的趋势,宋予乔叫宋疏影:“姐,起来吧,我们该去医院看奶奶了。”  这段时间,经过了父母离婚还有爷爷的去世,宋疏影和宋予乔两姐妹,都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却也都挺了过来。  随后,宋予乔身上忽然覆上了一个黑影。  她抬眼看过去,是韩瑾瑜。  韩瑾瑜对宋予乔打了个手势,指了指在墓园外面的车,比了口型,说:“我在这里等,你先去医院。”  宋予乔忙点头。  在离开的时候,最后的目光,就落在韩瑾瑜为宋疏影撑着伞伫立的身影。  一站,一跪。  从光滑的雨伞边缘,雨水落下滴滴答答。  ………………  九月十号。  大学新生报到。  在宋家,除了奶奶尚且还是宋疏影心里所留恋的,其余人,她已经全然不再顾及了。  一般的大学新生,都是父母家人送去的,而宋疏影,却是自己去的。  有点冷清,有点寒酸,在机场,宋疏影仰起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在心里告诫自己,以后,就是自己一个人了,也要将这条选择的路走下去。  但是,等到登机之前,宋疏影却听见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  宋疏影看着后面的韩瑾瑜,瞪大了眼睛:“你来干什么?”  韩瑾瑜笑了笑:“送你去报到啊,别说不,我都已经上来了。”  宋疏影切了一声,转过脸去。  但是,此时此刻,她的内心真的是波涛翻滚。  在孤独绝境的时候,有一个人站在身边给予一个肩膀,这种感觉,真的特别温暖。  反正,宋疏影在这一时刻,就真正的从韩瑾瑜身上,汲取到温暖了。  ………………  报到的时候,到学院领了材料,又到后面去买了新的被子枕头,毛巾牙刷洗面奶脸盆,各种东西都在后面的大超市内采购齐全了,给韩瑾瑜两个人一人手里都拎着两个大袋子,韩瑾瑜脖子上还挂着宋疏影刚刚买的一条瑜伽毯。  宋疏影笑着说:“家里那条我忘记了,只好再买一条咯,放心啦,明天开始我还是每天晨跑的。”  在新生入学的当天,是允许随同的家人进入宿舍楼内的。  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宋疏影跟宿管阿姨领了钥匙,便将东西全都搬上了台阶上,韩瑾瑜就跟在后面。  学院的学长有在等着帮忙,看见是学医的小学妹,也都是挺热心的帮忙。  一个热心过了头的学长,十分生动形象的介绍了自己,现在是医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已经是大四了,还报上了自己的手机号和qq号,说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他。  “谢谢。”  这个学长看见宋疏影身后拎着行李箱的韩瑾瑜,便主动上前一步,“叔叔,来让我帮您吧。”  叔……叔?!  韩瑾瑜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纠结在了一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