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39 “夫妻相”

239 “夫妻相”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74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5
    宋疏影听了这个称呼,一下子笑出声来。  这个学长看起来有点不大理解,还好死不死的又对韩瑾瑜确认了一下:“你不是送宋疏影的么?”  在这种时候,一般来送的都是家长。  也许这个学长看宋疏影和韩瑾瑜长得……有点像?  一时间,气氛好像有点……古怪。  宋疏影为了排解尴尬。便直接走上前去,一下子挽住了韩瑾瑜的胳膊,顺口问了一句:“你是不是看我俩长得挺像的?”  学长点头如捣蒜。  这次轮到宋疏影和韩瑾瑜惊讶了。他们俩长得会像么?根本就不可能。  后面有一个女生已经上前一步走过来,拧了前面的学长一把,瞪着他,“不知道就别乱说,小心祸从口出。”  这个学姐向宋疏影摆了摆手,又找了后面一个小弟过来帮忙抬行李箱。  宋疏影礼貌的一笑,便先和一个男生一块抬着厚厚的床垫进了女宿舍楼。韩瑾瑜拉着行李箱慢了一步,就听见身后的那个学姐说:“你整天满嘴跑火车,人家长得那哪儿叫像,那叫夫妻相。”  韩瑾瑜听了这话,脚步一顿。  学姐已经注意到韩瑾瑜还在前面几步远,也不知道听见了没,心道不好。直接就推了一把身边男生的脑门:“你那么大声儿干嘛?!说了不懂情况不要乱说。”  “……可是,刚刚这是你自己八卦的。”  不过,韩瑾瑜倒还是先一步进去了,在经过宿舍楼中的镜面的时候,韩瑾瑜向镜面内看了一眼,忽的就瞅见了自己不经意间翘起的嘴角,前面不远处,宋疏影喊了一声:“韩瑾瑜。你哪儿去了?”  韩瑾瑜立即就讲翘起的唇角耷拉了下来,张了张嘴咬了咬牙关,调整了一下嘴巴周围的肌肉,摆着一副扑克脸,应该看不出来窃笑的表情了吧。  宋疏影住的是那种四人寝室,不过因为来的比较早,她拿到的是第一把寝室钥匙,所以里面的四个床位可以任由她自己挑。  那个帮忙搬东西的小弟放下垫子就转身跑了,宋疏影说谢谢都没有来得及听完全,正好和拎着不少东西,还外加拉着一个行李箱的韩瑾瑜撞上了。  “啊……对不起叔叔!”这个小弟就赶忙扶着拿着重物几乎要摔倒的韩瑾瑜,还急忙伸出手来向房间内摊了一下,“您没事儿吧?”  韩瑾瑜:“……”  等到那个小弟一溜烟跑的没了影子,宋疏影才扶着床柱,笑的直不起腰来。  宋疏影说:“哈哈哈。我以前真没有觉得你老,哈哈。但是现在……我真是觉得……我不行了,要笑死了。”  韩瑾瑜原本脸上还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现在简直就已经成了黑脸包公了,将手中的大包小包往桌子上一撂,阴沉着脸就向宋疏影走过来。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在韩瑾瑜靠近宋疏影的这一秒钟,就在他的手刚好想要触碰到宋疏影的肩膀的那么一瞬间,宋疏影忽然动了一下,向后侧了侧身……  “你说我是要选哪一张床比较好?”宋疏影四处看看,“这就是来的早了的好处,能先挑床。”  宋疏影从韩瑾瑜面前状似不经意的转身,而韩瑾瑜也就状似不经意的将手抚在了床柱上,点头附和:“是的,你想要睡哪一张床?”  一般先来的人都会选择下铺,但是宋疏影却偏不,“我要睡上面,能直接看见宿舍前面的小花园。”  韩瑾瑜挑了挑眉。  于是,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宋疏影便从书桌下面捞出来一把椅子,吹了一口气,顿时觉得沾了一鼻子的灰,“这浮灰都能写字了。”  宋疏影抽出纸巾来擦了擦上面的灰,然后坐下来,给韩瑾瑜指着床垫怎么铺,被子怎么套,枕头怎么摆,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好像在指点江山似的。  韩瑾瑜踩着上下的梯子,半跪在床边将床单整整齐齐的铺好,也算真是难为人了。  宋疏影从超市内买回来的大包内,拧开一瓶矿泉水,给刚好下来的韩瑾瑜递过去。  韩瑾瑜一只手扶着床上的栏杆,一手伸过来想要来接过矿泉水瓶,但是手一滑,没有接住,而宋疏影将矿泉水瓶是高高的举过头顶,矿泉水瓶直接一下子掉下来,砸到了脸,嘭的一声。  “啊……”  矿泉水瓶里的水哗啦啦洒了一脸,上身穿着的一件印绣花白色雪纺的上衣,一下子完全被水给湿透了,顿时,身上跟穿着一件透视装似的。  韩瑾瑜吓了一跳,从床上跳下来,直接就伸出手来去拨开宋疏影沾湿在脸上的发丝。  宋疏影吐出口中咬着的头发,顺带吐出一口刚才因为无意识微张的嘴巴里的进入的一口矿泉水。  韩瑾瑜情急之下也没有顾得上去从购物袋里面找纸巾了,就直接拿着袖子去擦宋疏影的脸,目光不由得已经移到了宋疏影浸透了的衣衫上,透出了文胸的形状。  宋疏影阴沉着脸:“你往哪儿看呢?”  说完,一只手臂曲起来挡着熊,直接将伸出另外一只手来,然后将食指中指交叉伸出来,直接就在韩瑾瑜的眼前,“小心戳眼睛,这还是你教给我防身术呢。”  而就在此时此刻,宿舍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  “411,就是这里吧,开了门了,里面应该有人吧。”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韩瑾瑜和宋疏影还没有反应,门已经从外推开了。  是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姑娘,拖着一个粉色的行李箱。  “嗨,你好,我叫何淑慧。”  只不过,面前的情形有些怪异。  比如说,这个身上湿了一大片正在护着胸的女同学,以及这个伸出手来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男人?  是的,是男人。  何淑慧在第一眼就把韩瑾瑜定义成了一个男人,而不是学长或者是学生家长。因为身上带着的那种气质就完全不一样。  宋疏影清了清嗓子向后退了一步,“笑着看向何淑慧,我叫宋疏影。”  何淑慧一听很是兴奋,“我们有一个字是同音呢。”  宋疏影扯了扯嘴角一笑。  何淑慧是父母来送的,她选的床位是宋疏影的下铺,她的母亲随后进来,想要给她铺床,何淑慧一直给母亲使眼色,不要她在同学面前还把她当成是小孩子一样看待。  “同学在呢,这些事情我都能自己做,你赶紧出去出去。”  而听了这句话的宋疏影,就看向了韩瑾瑜,而韩瑾瑜也是一脸的意味深长,正巧看过来看着宋疏影。  宋疏影轻哼了一声,睨了韩瑾瑜一眼,别开了脸。  两个新见的同学互相寒暄了,何淑慧没有带着毛巾,现在床头的铁栏杆还有桌椅板凳便都不能擦,宋疏影将自己的毛巾拿出来递给她,说:“用我的吧。”她指了指在桌上放着的一包抽纸湿巾,接着说:“那个湿巾也是我的,你随便用。”  “谢谢啦。”  宋疏影让韩瑾瑜先出去,然后自己在寝室内换了上衣,说:“我出去送一下他。”  何淑慧点了点头:“好。”  等到宋疏影一出门,在阳台上给何淑慧晾衣服的母亲就出来了,说:“这个宋疏影你少跟她打交道。”  何淑慧不懂,便问道:“为什么?”  “刚才的那个男人,是社会上的人,他们两个人肯定有不正当的关系,一眼就看出来了。”  何淑慧耸了耸肩,“她跟那个男人有关系关我什么事,我到时觉得这个宋疏影挺对我的脾气的,我就喜欢这样的女生。”  宋疏影送韩瑾瑜下楼,在楼下医学院学生会支起的桌子前经过,刚才那个抢着给宋疏影搬行李箱的学长笑了一下,宋疏影对这个笑愣了一下,转过了头。  那个学长脸上的笑僵了一下,转过来哭丧了脸:“美女小师妹竟然不理我。”  旁边的学姐说:“别吃醋了,人家压根就不记得你这张脸。”  韩瑾瑜和宋疏影向学校大门口走去,对宋疏影说:“跟同学处理好关系,凡事多笑笑,友好点儿。”  宋疏影顿时皱了皱鼻子,“我怎么不友好了?”  这也不能怪韩瑾瑜操心的多,宋疏影就是那种清高的,如果你不主动与她说话,她也绝对不会先和你说话,所以,就像是高中的好朋友张晓恬,也就因为张晓恬是一个不冷场的主儿,才能和宋疏影走到一块儿去的。  韩瑾瑜说:“就比如说刚才你那个学长,笑着对你的时候,最起码友好相处,你也要笑着对别人。”  “他是在对我笑么?”宋疏影耸了耸肩,“我还以为他在对你笑。”  韩瑾瑜:“……我是认真的。”  宋疏影收敛了脸上的笑,“我也是认真的,十分认真。”  韩瑾瑜摇了摇头,等到宋疏影送他到大门口,他走到学校旁边的一家超市内,宋疏影站在外面等的有点百无聊赖,过了五分钟,韩瑾瑜拎着一大袋子零食从超市里走出来,递给宋疏影。  “这两天陆续要报到了,你寝室的同学搞好关系。”  “你觉得我就搞不好室友关系是不是?!”  宋疏影看了一眼韩瑾瑜手里拎着的袋子,再看了一眼他十分认真的表情,倏然皱紧了眉。  韩瑾瑜无奈的摇头:“我信你能搞好关系,但是这些东西还拿着,等到时候分给你室友,或者是班里的同学,交几个朋友。”  宋疏影说:“不拿。”  说完,宋疏影就转身进了校门,凭什么说她不擅长搞好同学关系,她难道没有朋友么?张晓恬不就是她的朋友么?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大步进了学校门,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拿出手机来给宋疏影打了个电话。  电话另外一头,宋疏影接通了电话就是一声:“又想干嘛啊?”  韩瑾瑜说:“我这几天在酒店里住,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话音还没有落,耳边已经是滴滴滴的忙音了。  ………………  不过,韩瑾瑜真的想的没错。  宋疏影之前从来都没有住过集体寝室,高中的时候和张晓恬也都是走读,现在陡然从一个人的生活变成一件小房子里四个人生活,不,是一个小房间里,而且还是不同性格的人生活,起初当然就睡不着。  起初,是因为同寝室里有另外一个女生,从家乡专门拿来的腌制的臭鸡蛋,真的是各种味儿啊,一进来,其余三个女生都偏了头,转脸看着一边,为了顾及彼此的脸面,便没有说出口来,却都恨不得直接用纸巾捂了嘴巴。  何淑慧是个爽快直性子的女孩子,直接问:“这是什么味儿啊?”  “我家里腌的臭鸡蛋,你们尝尝。”  说着,这个女生就将装着臭鸡蛋的袋子给打开了,立即整个寝室内都染上了这种臭鸡蛋味儿,宋疏影不是挑剔的人,当天晚上,下铺的何淑慧说了一句自己的被子上为什么也有臭鸡蛋味儿,她闻了一下自己的被子,嫌弃的将被子往旁边一踢,结果当天晚上开空调却没盖被子,然后……发烧了。  在寝室里,除了何淑慧对宋疏影比较喜欢,基本上上课的时候,除了寝室四个人一起的情况下,就是单独和宋疏影一起,其余的两个女生对宋疏影都看不惯,看不惯她那种清高的模样,听不惯她那种不冷不热的语调。  可惜,一旦是有了这种看法之后,宋疏影和她们的关系也就止步于此了,再也不会了解那个真正的宋疏影。  早晨,宋疏影的手机闹钟响了三次之后,宋疏影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将手机关掉,继续睡。  一直到下铺的何淑慧叫宋疏影起床,“疏影!要上课迟到了!赶紧起床!”  何淑慧见宋疏影依旧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就开始摇床,整个连在一起的床板都在摇晃。  她觉得挺奇怪的,因为宋疏影一向是图书馆教室和寝室三点一线,在寝室呆的时间是最短的。  “疏影?”  宋疏影揉了揉眼睛,蒙着被子一下子坐起来,“我起来了。”  何淑慧也是个死磨硬泡的主儿,将宋疏影从床上拉下来,塞进卫浴间里去洗手洗脸刷牙,然后拉出来,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结果,两个人还是迟到了。  刚开始大一到学校,老师都十分严格,因为好习惯都要从最开始的时候养成的,于是这一次老师就大笔一挥给何淑慧和宋疏影记下迟到。  宋疏影昏昏沉沉了一个上午,觉得头晕的都想要睡着了。  何淑慧看着宋疏影的这样子,“不是吧,你是不是发烧了?”  她摸了一下宋疏影的额头,真的是不摸不要紧,一摸就吓一跳,“这么烫!你需要去医院。”  宋疏影摆了摆手:“等到下课了吧。”  一直到中午,因为何淑慧约了老乡会的人见面,就先跑去了,临走前还再三询问了宋疏影到底有没有事。  宋疏影说:“我一会儿吃了饭就去校医院,你放心好了。”  不过,事实证明,宋疏影还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  她最后一个出教室,然后一头就栽在了地上。  ………………  韩瑾瑜这几天在A大不远的一家酒店内住,开了一间房,找了韩氏公司的账目来看。  反正张老给了他一个月的休假期,这一月,就不妨先接手一下韩氏的公司,这也一直是韩老爷子所期望的。  韩氏公司涉及面很广,在广告、媒体、对外贸易等方面都有所设立,还有一个分支,是由韩家的长子韩长经创办的一个工作室,专门是负责他在各个城市举办的艺术展。  恰巧,这个时候,韩长经是在C市举办的画展。  上午,韩瑾瑜正坐在沙发上找财务部提交上来账目中的漏洞,就接到了父亲韩长经的电话。  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是韩长经的名字之后,韩瑾瑜习惯性的皱了皱眉,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方虚滑了一下,最终还是落下去,按下了接听键。  “爸。”  “你也在C市?”  “是的。”  “今天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好。”  父子之间一般情况下都没有话可说,在电话里,也是同样。  “就在我世纪大厦这边吧,我的画展在这里。”韩长经说,“等到你订好了中午吃饭的餐厅,再打电话给我。”  韩瑾瑜说了一声“好”,便切断了线。  他揉了揉眉心,让高雨去在世纪大厦那边定餐厅,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十点半了,脑海中忽然想到了宋疏影,不知道这丫头现在是在做些什么。  十一点。  韩瑾瑜让高雨备车,路上,他给韩长经打了电话,告知了餐厅地址,说:“我现在在路上,已经快到了。”  韩长经说:“我这里还有半个小时上午的展览结束,你过来画展这边,我们一起去餐厅。”  挂断电话,韩瑾瑜说:“先不去餐厅,先去画展。”  高雨从后视镜内看了一眼韩瑾瑜的脸庞,心知这又是韩瑾瑜的父亲故意让韩瑾瑜去艺术展的。  因为之前在一次摄影展上,也是用的这种方式,当时到了摄影展,韩长经带着韩瑾瑜,从摄影展的第一张照片走到最后,给他介绍拍摄照片的时间,光影的错落,光线的调整。  当时高雨还以为这是韩长经想要将韩瑾瑜栽培成自己的接班人,也让他去搞艺术,但是等到第二天报纸媒体上关于摄影展的专版报道出来,其中占据了重要版面的三分之一的,就是父子两人的互动,因为外界传言父子两人的关系一直是不和,现在更甚,所以,这一次专版新闻上,这些谣言便都不攻自破了,而且还创造出一种父亲对于儿子十分关心爱护的假象。  不得不说,哪一行都有作秀。  就连老子也有把儿子当成靶子使的一回。  这一次,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指不定又是想要让韩瑾瑜学什么油画的各种流派。  现在天气还不算凉爽,韩瑾瑜让高雨将车停在停车场,因为餐厅的位置并不远,他说:“你可以去对面餐厅里吃午饭了,吃过了,就先回酒店休息吧,下午没有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  “好。”  高雨知道,韩瑾瑜之所以不让高雨跟着,是因为韩长经对高雨有一种莫名的敌意,可能是因为张老的生意涉及阴暗面有些多,像是韩长经这种阳光下的艺术家看不习惯,连同高雨也看不顺眼了。  韩瑾瑜抬步进了大厦。  在门口,已经有人在等候了。  “大少爷,您这边请。”  两边都是展览的一些画作,还有艺术工艺品,画作悬挂于长廊上,在透明玻璃框内摆着工艺品。  韩瑾瑜的目光掠过墙上的画作,这个艺术展并不是韩长经的个人展,所以画作和工艺品中,也不乏其他知名艺术家的画作和摄影作品。  在台中间,展览的是一幅艺术画作,韩长经就负手站在画作前,另外一边站着两个人,从背影上来看,是一个中年男人旁边站着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女人。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韩瑾瑜停下了脚步。  然后,转身想要离开的同时,韩长经叫住了他。  韩瑾瑜站在原地没有动,片刻之后,在那个女人转过身来的那一瞬间,他抬步走过去,“爸爸。”  韩长经笑了笑,指着一边的中年男人问:“怎么,你温叔叔都不认识了?”  韩瑾瑜眯了一下眼睛,微微颔首:“温叔叔。”  温父笑了笑,说:“不用客气,我们都是老相识了,温雅,之前跟小韩不是很多话说么,现在见了面怎么又不开口了?”  温雅淡然一笑,抿了抿唇,好像是害羞的样子了。  韩长经爽朗大笑,说:“来,我和你温叔叔有话要说,你和温雅去那边逛逛?”  温父一笑:“哎,老韩,年轻人的事情自己去说,我们管什么呢。”  韩瑾瑜没有推辞,温雅双手拎着自己的包包,双手交叉在身前,跟在韩瑾瑜身后。  两人在经过一道长长的画廊,温雅先开口,问:“你这些年过的好么?”  “很好。”  韩瑾瑜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绝对不会藏着掖着,只不过唯独对于宋疏影的感觉,是藏着掖着的。  温雅说:“那你结了婚之后幸福么?”  韩瑾瑜脚步忽然顿了顿,紧紧抿了唇瓣,并没有回答。  温雅低下了头,刚才的那个问题似乎是在问她自己,然后自己回答说:“我不幸福。”  比起来六年前来,现在的温雅依旧和那个时候一样,处处都闪烁着娇嫩的光,就好像是枝头待采撷的一朵花。  韩瑾瑜默然地看了一眼温雅,侧脸看过去,可以看到她脸上十分精细的妆容。  温雅停下了脚步,转过来正好对上韩瑾瑜的双眼,然后转过去看着墙面上的画,“这一次回来,我需要你的帮助。”  不管是哪一个男人,对于前女友,或者是初恋,总归是在内心藏有一块比较柔软的地方的。  温雅刚刚张了张嘴,“是因为……”  而韩瑾瑜的手机铃声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响了起来,温雅住了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你先接电话。”  是来自宋疏影的电话。  韩瑾瑜拿着手机错开几步,沿着画廊向后面不远处的一件翡翠工艺品走过去,温雅自然也看得出来是她在,所以韩瑾瑜接通电话才显得拘谨,便向前慢走了两步,回头看着韩瑾瑜已经走开十米开外了,这样的话,就算是她有顺风耳都不一定能听得到了。  韩瑾瑜接通了电话,却不是宋疏影打来的,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  也不算是陌生,曾经是听到过这个声音的,好像就是在大学新生报到的头一天。  “请问您是韩瑾瑜么?”  韩瑾瑜挑眉,说:“我是。”  “你来学校一趟吧,宋疏影昏倒了。”  ………………  说来也是巧,当宋疏影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晕倒的时候,正好那天负责接待新生的学长和学姐并上两个同学经过。  学长是叫薛登,而这个学姐叫苏莹莹。  薛登是一个美女控,被院里的人称为“师妹杀手”,而之所以现在到了大四还没有得手,就是因为苏莹莹。  苏莹莹比薛登要小一岁,但是在为人处世上,却处处都压着薛登一头。  “啊,那不是那个冷艳女王小师妹么?”  薛登这么一说,苏莹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就看见了扶着墙想要向下栽倒的宋疏影,急忙上前扶住了她。系估余划。  薛登跟后面几个同学说了几句话,也走过去,一把扶住了宋疏影,问苏莹莹,“怎么了?”  苏莹莹触碰到宋疏影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烫的火热,便顺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发烧了,校医院吧。”  宋疏影还没有到了神志不清的地步,已经靠着墙站好了,说:“谢谢。”  “你还能走呢?”  宋疏影点点头,推开一边的薛登向前走,却走得踉踉跄跄的。  苏莹莹直接推了一把薛登:“上吧,别一直在这儿杵着,背着上医院,她这样走着根本就不行,别出了什么事儿,对不起你师奶杀手的这个称号。”  薛登这才走过去,也顾不得宋疏影现在有气无力的推拒,直接就和苏莹莹合力将宋疏影背上,去了校医院。  在医院内,量了体温,三十九度九。  真的高烧了,医生立即就给宋疏影先打了一针退烧针。  医生说:“先在这儿观察一下,等到退了烧,再去拿点药。”  “好。”  安置在校医院旁边的一间休息室内,宋疏影靠着沙发,估计是有点累了,歪着头好像是睡熟了,一直到了一点半,苏莹莹和薛登两个人要上课走了。  薛登看着宋疏影,摇了摇头说:“总得找个人过来看着吧,她这么着我真是不放心。”  苏莹莹退了一把薛登的脑门:“你有什么不好放心的,你在这儿,人家的男朋友才不放心。”  “你怎么知道她有男朋友的?”  “上次那个就是呗。”苏莹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上一次来送宋疏影的那个有“夫妻相”的男人。  “我觉得不像,我当时就以为是来送宋疏影的家长,如果不是家长,也是表哥之类的,绝壁不是男朋友!”  苏莹莹这边也不能耽搁,便将宋疏影的手机从她的外衣口袋里拿出来,还好宋疏影没有设置着手机锁屏的密码,滑屏就解开了,她随便翻了一下通讯录,她记得当时是宋疏影叫了一声韩什么的。  韩……H开头……  但是,苏莹莹还没有来得及将通讯录向下翻到H,第一眼就看见了通讯记录的第一个,就是韩……瑾瑜。  虽然是“h”开头的,但是因为宋疏影在韩瑾瑜的名字前面加了一个字母“a”,所以就排在了第一个。  苏莹莹向来都是个大胆的,既然是加了一个字母放在通讯薄上的第一个,肯定不一样,她就赌一赌打过去这个电话是不是那个男人,便拨通了电话。  果然,苏莹莹的大胆一向是有所回报的。  “是的……现在就是在校医院,我们需要上课,所以这边不能一直呆着……好,那我们就先走了,我会给校医院的医生说好的……嗯,再见。”  薛登听到了这个电话,感觉很不忿。  “我就不信他……”  一句话没说完,就被苏莹莹强拉着出了医院。  ………………  原本韩长经让儿子定好的餐厅,就是为了联络与温雅父亲的关系,而温雅父亲,也明显就是因为自己女儿温雅自己的意愿,才重新和韩家接触的,却没有想到韩瑾瑜却临时有事要走,看向韩瑾瑜的目光已经多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愤怒,虽然并不知道这种愤怒是从何而起的。  温雅向前一步,说:“爸,您就和韩伯父去吃饭吧,我现在没有胃口。”  说着,她就问韩瑾瑜:“介意带上我一起出去么?就当是兜兜风。”  在韩瑾瑜或者拒绝,或者答应下来之前,韩长经已经向前一步,说:“带着阿雅去吧,下午也没什么事儿,就在C市逛逛。”  但是,等到出了画展的大门,韩瑾瑜还是说:“我现在有要紧事,温雅,你既然是从国外回来了,你的事情我们之后再谈。”  说完,韩瑾瑜就大跨步向前走,但是身后的温雅却小跑着跟上,说:“我可以不耽误你处理事情,就跟以前一样,我就在后面静静地看着就可以了,不会扰乱到你……”  韩瑾瑜走到停车处,拿起车钥匙来解了锁,温雅从车后面绕过去,手刚刚覆上副驾驶的车门,车子就已经启动了。  温雅急忙向后退了一步,眼看着韩瑾瑜开车离开,无声地握紧了手。  为什么会这样?  她在路边招手叫了一辆车,坐上去之后,指了指前面韩瑾瑜的车,“跟上前面那辆车。”  这就是温雅的脾性。  越是韩瑾瑜不告诉她的事情,她就越是要知道。  一直到了A大校门口,韩瑾瑜并没有找人,所以车子还是停在学校门口旁边的停车位上,下车锁了车门的同时,这边在出租车上的温雅也刚好从出租车上下来。  韩瑾瑜眼底有深深的阴影,看着温雅走近。  “已经说了不要你跟着了。”  温雅说:“你不让我跟着,我还是跟着了,韩瑾瑜,你还不够了解我么?我跟六年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没有变?  那是不可能的。  温雅说:“韩瑾瑜,我想要跟你谈谈。”  韩瑾瑜没有理会温雅,他现在心里面都是因为发烧到昏迷的宋疏影,于是便没有跟温雅做纠缠,说:“你现在在这里等着,等我出来,跟你谈。”  说完,韩瑾瑜便头也不回地向学校里面走过去。  刚开始是走的,但是等到了学校教学楼前的一条路的时候,已经开始加快了步子跑了。  ………………  校医院内。  宋疏影能察觉到,身边是不是有人。  其实在苏莹莹拿她的手机打电话的时候,她是有察觉的,本想要制止,但是在拨通了韩瑾瑜电话的同时,宋疏影却按捺了下来。  她的烧已经退了,校医院的医生给她量了体温,给她开了几样药,让她去隔壁的药房里去抓药。  宋疏影道谢,起身,只觉得后背都是湿的。  医生说:“常事,回去多喝点热水,不要吹空调,多出出汗,就好了。”  宋疏影拿了药,用一个塑料的药袋子给装着,一只手从自己的斜挎包里拿钱包,但是,尚且没有抬头将零钱翻出来的时候,身后有一只手已经拿着卡递上去。  “可以刷卡么?”  “可以。”  宋疏影眯起眼睛看站在侧旁的韩瑾瑜,“你怎么来了?”  韩瑾瑜先在pos机上输了密码刷卡,接过里面送出来的塑料袋里装着的药,顺手想要摸宋疏影的额头,却被宋疏影躲开扭到了一边。  “问你话呢,你怎么来了。”  韩瑾瑜这一次索性直接扳着宋疏影的肩膀来摸她的额头,察觉到温度不高,才算是放下了新,说:“你看看你自己的手机,是谁给我打的电话。”  “不是我。”  “那是你在梦里给我打的电话,我可是记着了。”  宋疏影翻了个白眼。  向前走了两步,韩瑾瑜便又问起来,到底发烧的原因是什么,宋疏影说:“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蹬被子了,然后受凉了。”  韩瑾瑜皱了皱眉。  “那你今天晚上怎么办?”  “我一定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绝对不会再冻着了。”  “刚才我问过医生了,你现在需要捂着出一出汗,不能吹空调了。”  “可以啊,”宋疏影说,“只要是你能说服我寝室里其他室友,说今晚不能开空调,她们肯定能把房顶给掀了。”  韩瑾瑜现在表现出超乎寻常的耐心:“你将实情告诉她们,你需要和室友们躲沟通,就说你发烧了,只有这么一晚……”  “那她们肯定会说:那你不会搬出去么?这里三个人,你总是要照顾到大多数巴拉巴拉的……”  “那好,那你就搬出来住吧。”  于是,立即一阵静默。  和韩瑾瑜之间好像是进入了这么一个怪圈,宋疏影已经在心里将自己孤立起来了,谁都不想要多说话。  但是,偏偏见到韩瑾瑜的时候,话就格外多了,哪怕是和他一句连着一句的抬杠。  这种感觉,真的有点诡异。  宋疏影问:“你再说一遍。”  韩瑾瑜重复:“那你就搬出来住几天。”  “好主意!”宋疏影一下子笑了,“我这就去寝室收拾东西。”  韩瑾瑜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倒是没有想到宋疏影会真的点头答应了。  在经过前面的教学楼东大厅的小广场的时候,宋疏影十分敏感的察觉到,从那边射过来一道视线。  她看过去,便看见了一个穿着半身A字裙的一个女学生,不大像是学生,从穿着打扮上看起来,要成熟的多,目光似乎是在追随着她一样。  宋疏影有些狐疑,原本也只是以为是陌生人在路边多看两眼的,但是等到过了东大厅之后几十步,忽的扭过头去又看了一眼,发觉那个女人的视线依旧是胶着在她的身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