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41 不可能!

241 不可能!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98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5
    而时间,好像就在这一秒凝住了。  该怎么解释?  这种行为该怎么解释?  要不然就实话实说,是自己看着秀色可餐,然后就情不自禁了?  好……猥琐的借口。  韩瑾瑜在自己恢复行为能力之后,即刻就起身了。说:“不是,我就是来看看你是不是还烧着,因为用手摸的温度不大准……”  天啊。这是在骗三岁小孩子么?韩瑾瑜都真心觉得编不下去了。  就在韩瑾瑜想要开口说出实情的时候。反正之前也有过一次了,只不过就是谁都没有捅破窗户纸罢了。  “疏影,其实我……”  宋疏影眨巴了两下眼睛,又闭上了眼睛,还别过去头了。  韩瑾瑜:“……”  好像是又睡着了……  既然如此,韩瑾瑜便也不说话了,刻意用手在宋疏影眼前晃了晃,可能真的是睡了,便转过身来,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重新坐回沙发上,察觉到身上的肌肉都是紧绷的。  韩瑾瑜将笔记本电脑拿过来关掉,揉了揉太阳穴,躺在了沙发上,还好是,有惊无险。  只不过。到底是有惊无险么?  第二天早上。在高雨将早餐送过来之后,宋疏影正蹲在地上穿鞋,系鞋带,口中嘟囔着:“迟到了,完了,死老头肯定又要点名了,再记一次迟到,就按缺勤一次来算了……”  韩瑾瑜将早餐打开放在桌子上,“吃点东西,你不用慌,让高雨送你去学校,十分钟就到了。”  “不吃了!”  宋疏影说完,就要用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向门外冲。  韩瑾瑜挡在前面,“吃了东西。”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此时此刻的分毫不让,转过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口就吃掉了一个灌汤包,然后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韩瑾瑜。  “小心烫!”  “烫死我了……”  已经晚了。  灌汤包里面最烫的就是汤汁,一下子涌出来,宋疏影觉得自己的舌头一下子就没了知觉,赶忙就喝了一口冰豆浆。  韩瑾瑜将粥和灌汤包分成两份,给宋疏影递过去:“你拿走在路上吃……高雨,去开车吧。”  宋疏影站起身来,两指捏着一个灌汤包,吃了一口将里面的汤汁先吸到嘴里,口齿不清的说:“那我先走了啊。”  其实,韩瑾瑜是想问一句:你昨天晚上睡的好不好的。  不过话到嘴边了,又觉得有点此地无银了,索性就不问了。  ………………  在学校的课程,并不紧张,就算是比较难的医学高数,她都觉得挺得心应手的。  相反,到时何淑慧,每次遇到高数,都愁眉苦脸的一张脸,“我是文科生啊,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大文科生!”  上午,三节高数课连着上,何淑慧觉得自己的头已经快要炸了,从教室出去的时候,还是宋疏影搀着,就差口吐白沫了。  “去餐厅吃饭吧。”  “好。”  两人在餐厅内排队的时候,忽然听到十分熟悉的声音,转身,不出所料,还真的是熟人。  苏莹莹打招呼:“哎,小师妹啊,你发烧好了没?”  宋疏影笑了笑:“好了,谢谢学姐。”  一边的薛登不乐意了,“当时还是我把你给背到校医院的啊。”  “也谢谢学长了。”  当排队到前面,轮到宋疏影的时候,她就忽然想起来韩瑾瑜的话,说是一定要搞好关系,多交一些朋友。  宋疏影将餐卡放在前面的仪器上,说:“阿姨,一样的,刷四份。”  她先端了自己的一份,转身让身后的何淑慧选自己的菜,走到后面的苏莹莹和薛登面前,说:“前面我已经给你们俩刷了卡了,直接过去选菜就可以了,我今天请客,一会儿过来坐啊,我去占位置。”  薛登一时间就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苏莹莹一把拉住宋疏影,“下次换我请你。”  宋疏影笑了笑,先端着盘子去找位子了。  薛登问苏莹莹:“这是美女师妹请吃饭呢?别啊,让我掏钱啊,她掏钱让我这个富二代的脸往哪儿搁啊。”  苏莹莹直接推了一把薛登的脑门:“你们薛家也就真是不容易,多少年就出了你这么一个败家子。”  薛登:“怎么能这么说本少爷?”  吃午饭的时候,薛登和苏莹莹都是不冷场的主儿,何淑慧虽然和宋疏影一样是大一,但是也是自来熟,所以,一顿饭的功夫,几个人就算是熟了,宋疏影的话也就渐渐多了。  苏莹莹说:“说实话,疏影,你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冷啊,刚开始看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不好相处的女生呢。”  薛登附和:“是的,要不然说是医学院新生里的冷艳女神呢。”  何淑慧听了就差点一口米饭喷了出来,“哪里冷艳了?疏影上一次还给我讲从网上看到的内涵段子呢,我当时都没听明白,还是她给我剖析了才整明白了。”  薛登和苏莹莹两人脸上如出一辙的吃惊表情。  “不是吧,女神形象顷刻间崩塌了!”  “女神是不是都是这种可远观而不可亵(du)玩焉。”  “薛登!”苏莹莹转过来瞪着他,“你个文盲,那是亵(xie)玩。”  几个人笑成一团。  这一刻,宋疏影心里真的是欢乐的,她想,韩瑾瑜是没有错的,多交几个朋友,还是欢乐多的。  于是,在晚上回寝室的时候,宋疏影便在超市里买了一些零食,等到寝室,分给室友吃。  何淑慧正在刷牙,听见好吃的就从卫浴间里出来了,翻找着薯片,“不是说在外面住两天的么?”  宋疏影坐下来,说:“不发烧了,就回来住了,在校外住没有在学校住方便……”  宋疏影让另外两个室友也过来吃东西,但是另外两个室友塞着耳机,好像是没有听见。  她便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转过来对何淑慧说:“你洗过了,换我进去洗澡。”  何淑慧已经咬了一口米老头,“完了,我的减肥计划又泡汤了,这一口要多少热量啊。”  宋疏影进了浴室,拿着自己的洗面奶来洗脸,却忽然发现,洗面奶竟然已经空了。  她皱了皱眉,明明昨天早晨用的时候还有一多半,可是现在……  她向浴室外面喊了一声:“淑惠!我用一下你的洗面奶啊!”  “随便用。”  而就在宋疏影进入浴室,两个塞着耳机的室友,已经过来了,随意地翻了几下在袋子里的零食。  “都是一些便宜的要死的东西,真当是打发要饭的呢。”  何淑慧听了怒视着室友,说:“你说话能不能好听点儿啊,那你倒是来打发一下啊,也没有见你买过什么东西。”  这个室友A不再说话,却从袋子里将宋疏影买的几块德芙的巧克力拿了出来,与另外一个室友B分了一个,另外的直接放进自己的抽屉里了。  何淑慧看了一下袋子里,已经被拿完了。  “你们吃着还拿着,是不是没见过好东西啊。”  “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眼看就要吵起来了,浴室的门打开,宋疏影擦着头发走出来,正好就对上室友A的目光,室友A的目光躲开了。  宋疏影来到桌边,扫了一眼袋子里的东西,不用何淑慧解释,她就已经明白了。  她的准则,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但是,软弱到不停地退让,也绝对不是她宋疏影。  她将擦着头发的毛巾往后面的椅子上一撂,拉出来一把椅子坐下来,抬眼看着这两个向来就看她不顺眼的室友,说:“今天晚上趁着我回来了,我们就把话给说明白了,今后是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五年的,如果能相处的好,那就好好相处,别整天背后搞一些小动作,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了,想要住的舒坦,就住着,不想住的舒坦,就给我滚蛋,我看的堵心。”  宋疏影脸上没有一丁点表情,明明现在就穿着一条睡裙,却感觉是不怒自威。  这两个室友皱了皱眉:“你怎么说话呢?这寝室又不是你家,想让我们滚就滚了?”  “是啊,不就是拿了你两块巧克力么,至于么,给你了。”  其中一个直接将巧克力给摔在了地上,然后爬上床去了。  何淑慧自然是跟宋疏影站在一边的,况且也确确实实是曾经看到过这两个室友是怎么在背后说宋疏影坏话的。  宋疏影冷冷的看着这两个室友,拉住了何淑慧,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躺在床上,寝室里静的好像是坟墓一样,宋疏影看着天花板,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是一条何淑慧发过来的qq消息。  “她们两个人一直都是这样,你别放在心上。”  宋疏影想了想,将自己浴室内的洗面奶、沐浴露和洗发水没有了的事情告诉了何淑慧,然后,床就剧烈的摇动了一下,何淑慧差点把创办给踩塌了。  然后,何淑慧发过来一条信息:“怪不得我今天见她们俩在浴室里呆了那么长时间,贱人!!!!!!!!”  宋疏影看见满屏幕的感叹号,不由得摇了摇头,说:“我有办法,现在需要找到证据,堵的他们说不出话来。”  我不动手,并不代表我不知道,等轮到我动手的时候,就绝对不会让你有再反击的机会。  ………………  第二天早上,宋疏影就找了母亲席美郁原来的一个同事。  “齐叔叔,我是小影,我有点事情想要您帮忙……您是高手嘛,我这么一点小伎俩,对您来说举手之劳啦。”  打了电话,宋疏影将电话挂断,才看到在就在阳台外面,正在佯装整理东西的一个室友,在心里冷笑了一下。  其实,她都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但是,有人却以为做的十分高明,能够瞒天过海。  宋疏影和何淑慧先出门,她特别将一根笔插在了笔筒里,顺手拿了一本医学术语专用词典放在包里。  外面何淑慧喊了一身:“疏影,你好了没呢?”  宋疏影应了一声,看见笔筒深处,黑乎乎中,一个十分微弱的小红点闪烁了两下。  ………………  晚上,在学院有一场晚会,迎新晚会,之前在军训前就已经开始筹备了,只可惜,军训因为各种突发事件,就临时取消了,宋疏影这一届也算是唯一一届没有大学新生军训。  新生的迎新晚会是在大广场上办的,晚上八点。  宋疏影本事不感兴趣,还不如在图书馆看一会儿书,或者去逗逗韩瑾瑜。  她现在想起来昨晚,韩瑾瑜那样一吻,就忍俊不禁。  当时她其实没有睡着,只是十分困,还在半睡半醒挣扎的边缘,但是,当韩瑾瑜将她身后的靠枕抽出来,然后扶着躺在枕头上的时候,她就已经完全醒了。  韩瑾瑜会装睡,难道她就不会么?  只不过,她真的没有想到,韩瑾瑜会在那个时候,俯下身来吻了她。  当时宋疏影的后背都僵硬了,只要是韩瑾瑜扶着她的双臂,就一定可以感觉到。  随即,就在宋疏影绷不住的前一秒,韩瑾瑜忽然离开了宋疏影的唇,这让她松了一口气,然而,紧接着,唇瓣却又覆了上来……  妈蛋的,这是上瘾了么?  她快要绷不住了!  在内心数到三的时候,就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她真的是特别想绷住的,可是,没绷住,幸而,宋疏影几乎在片刻就已经回过神来,重新闭上了眼睛。  在听到韩瑾瑜那一句“我就是想要摸一下你是不是还发烧”,宋疏影几乎忍俊不禁了,于是别过头去,给韩瑾瑜一个后脑勺,其实,嘴角已经翘了起来,韩瑾瑜没有注意到。  宋疏影现在回想起来,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一边的何淑慧不解的看向宋疏影:“笑什么?”  宋疏影摇了摇头:“没什么。”  晚会开始了。  之前宋疏影就听说过,这一次的迎新晚会,是有史以来阵容最强大的一次,就比如说请来了某知名歌星,还有一个当红主持人来当晚会的主持人。  晚会开始,就有两男两女四个主持人上前,分别介绍了自己。  宋疏影原本有些无聊,但是,当看见其中一个穿着黑色礼服裙的女人的时候,一下子眯起了眼睛。  “大家好,我是温雅……”  这句话刚说完,就几乎听不见话筒里发出的声音来了,下面一阵阵尖叫声,还有人喊着:“温雅我爱你!”  温雅……  这是宋疏影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很好听的一个名字,宋疏影一向是一个名字控,好听的名字总是第一次就记住了。  当宋疏影看向台上的温雅,台上穿着礼服裙,显得落落大方的温雅也看向宋疏影,好像也仅仅就是不经意的一眼。  宋疏影认出来,这个女人,就是前天和韩瑾瑜在学校里走动,在东大厅,一直看着自己的那个女人。  接下来的晚会,宋疏影看到了温雅的主持风格,确实是风趣幽默,而且懂得很多,有什么突发情况都应对自如,再加上是从国外回来,说一些国外的风闻趣事很好的融入到节目中。  何淑慧说:“这种小晚会能青睐温雅当主持,咱们学校还真是牛逼。”  宋疏影奇道:“你很喜欢她么?”  何淑慧说:“我姐喜欢,是我姐的偶像,我姐学的是播音主持,她的目标就是温雅。”  不过,宋疏影对这种晚会向来都不感兴趣,看了有半个小时,就去图书馆了。  却就在这个时候,遇上了温雅。  温雅的礼服外面已经套了一件白色的针织外套,走过来,问:“同学,我可以用一下你的借阅卡么?之前看中了一本书,一直想要借下来,但是学校没有给我批下来……你如果怕我借了不还,我可以把我的身份证押给你。”  宋疏影笑了笑,然后礼貌的说:“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带借阅卡,我一直是在图书馆看的。”  “哦,那没关系,还是谢谢了。”  温雅笑了笑,拎着裙摆,转身离开。  如果,和温雅的交集,就到此而止,宋疏影也不会多上心了。  但是,就在第二天上午,宋疏影接到了院系辅导员的电话,说让去院系办公室一趟。  宋疏影有些奇怪,她既不是学生会成员也不是班干部,让她去院系有什么事情。  何淑慧凑过来,说:“不是想要把你提拔成学生会主席吧?”  “学生会主席是薛登,我根本就没有意愿。”宋疏影先收拾了东西,说,“我先去了。”  “OK。”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宋疏影对于像是在大学里面参加社团,或者是进入学生根本就不感兴趣,她宁可将自己的时间都用在学医上。  况且,她的这种脾性,也不适合。  来到院系办公室内,辅导员让宋疏影进来,先是问了一些关于宋疏影在学习和生活方面的基本情况,宋疏影全都一一回答了。系来冬划。  正在说话的时候,外面有一个学生走进来,说:“来了。”  导员笑了笑:“今天叫你过来,主要是有人找你,你应该见过,就是昨天在晚会上主持的温雅。”  温雅……  偶遇一次,算是偶遇。  偶遇两次,也许还是巧合。  但是,如果三次的话,那就是刻意了。  来传信的学生在导员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导员微微皱了一下眉,交代宋疏影先在办公室内等候,便出了办公室。  这样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宋疏影也不急,就拿起导员桌上的报纸随意翻看着。  一直到一个在办公室帮导员工作的学生进来,说:“你先回去吧,导员临时有事,有事情导员会再给你打电话的。”  宋疏影挑了挑眉,将手中的杂志放下,“好。”  经过院系长长的走廊,其中有一间办公室是半开着的,宋疏影无意间看向里面,看见是导员坐在沙发上,另外倚靠在桌面上正在笑着的,是温雅。  ………………  中午,高雨接到了宋疏影的电话。  她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宋疏影的名字,许久都没反应过来。  宋疏影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说没有,但是除非是在涉及到韩瑾瑜。  这一次……  果然,高雨猜想的没有错。  还是韩瑾瑜。  或者说,是和韩瑾瑜有关的温雅。  高雨在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告知韩瑾瑜,韩瑾瑜也没有多问。  她有她自己的自由,一定程度上,韩瑾瑜在对待身边人上,一向都是十分宽待。  和宋疏影约在一家咖啡厅内。  高雨到的时候,宋疏影已经先到了。  宋疏影已经点了两杯咖啡,服务员端上来,她说:“谢谢。”  高雨端着咖啡杯喝了一口,看向宋疏影,眼神已经不言而喻,在询问她,到底是什么事情。  宋疏影双肘撑在茶几上,扶着下巴:“我想知道温雅的事情。”  她有女人的直觉。  温雅不断的出现在宋疏影面前刷存在感,这是挑衅的最大表现。  而让女人嫉妒的,很可能就是男人。  宋疏影已经推测出来,在东大厅,温雅看的人,不是她,而是韩瑾瑜。  高雨将咖啡杯放下,说:“你想知道么?”  宋疏影点头。  “还是六年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六年前?”  宋疏影眯了一下眼睛,那个时候,大约是她刚刚被韩瑾瑜带回去。  ………………  在六年前。  温雅尚且还是韩瑾瑜的女朋友,那个时候,韩瑾瑜二十三岁,在韩家这边,安排他和宋家宋洁柔联姻,但是,他不同意,甚至在当时,砸碎了韩老爷子最喜欢的一件古董。  却没有想到,在韩瑾瑜他自己在抗争的同时,温雅却已经屈服了,甚至在韩瑾瑜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温雅转脸已经嫁给了别人。  韩瑾瑜当时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说:“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是真的。  这个消息是当时高雨告诉韩瑾瑜的,她就跟在韩瑾瑜身边,清清楚楚的听见了韩瑾瑜口中一连说出了三个“不可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