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45 第三个问题

245 第三个问题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4744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7
    何淑慧原本是一万个不愿意,看着宋疏影好像是哪一根筋儿搭错了一样,“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这种活动么?”  这话说得没错。  宋疏影眨了眨眼睛:“因为温雅在啊,我就去捧个场咯。”  “温雅?哪个温雅?”何淑慧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你说电视台的那个主持人啊?你什么时候也成了她的粉了?”  “就是昨天。”  昨天?  何淑慧脑子里想了想。昨天貌似是上了一天课,脑子都快要炸掉了,从哪里能见得到温雅的。  “走啦。去当志愿者送学分的,放心好了。”  其实,当志愿者。在这种航空节上,也就是穿着志愿者的衣服,然后去给人介绍,端茶倒水,外加上帮电视台主办方一些细碎的小事。  从学校里选过来的一批志愿者里,挑了一些个子高身材好而且长得漂亮的去当礼仪,穿着那种红色的旗袍,在刚开始的开幕典礼上。负责是上去颁奖或者是拿着绸布由赞助商剪彩。  被挑中的人里面,就有宋疏影。  电视台对于这一次的航空节,也算是下了血本了,毕竟是在省内都算是知名的活动了,还上了新闻头版,所以排场都比较大,之前也有请专业的模特来当礼仪,可是偏偏就是有一个礼仪临时掉了链子,便只好叫宋疏影临时当了。  “宋疏影!你过来换上这套衣服。”  这边同事叫宋疏影,温雅无意间听见了这个名字,看过来,“这是谁?”  温雅是开幕式的主持人,手里是拿着一份名单。在最开始的时候需要介绍列席的各位嘉宾。  同事说:“你不也是A大毕业的么,这算是你小师妹吧,也是A大的学生。”  宋疏影笑着走过来,已经从负责人手中接过旗袍,“学姐,你好啊。”  温雅脸上的笑僵了一下。“我们见过面的,在学校,我问你要借阅证借书,还记得么?”  “记得,”宋疏影颔首一笑,“不仅仅是,我还记得前几天你给我打电话了。”  “哦,是么,呵呵。”  宋疏影在心里冷笑了一下。  这边,温雅已经去拿了礼服去换了,宋疏影就跟在后面,两人是一前一后的走近更衣室内。  一进更衣室,温雅便转过身来,看向宋疏影已经多了戒备。  宋疏影根本就没有多理会温雅,直接将其大红的旗袍挂在衣撑上,就脱掉了自己外面的长裤T恤的志愿者服。  “学姐,你根本就不用防着我什么,”宋疏影换上了旗袍,将身后的拉链拉上,“上一次你给我说的那个地址,我去了,然后看见了你和韩瑾瑜两个人一块儿进去了,却没有等到韩瑾瑜出来。”  温雅眼睛里闪过一抹光。  “说真的,大晚上的,你把我拎出去吹了那一个多小时的冷风,我心里记着了,所以,你小心点咯,我这个人就是睚眦必报,特别小心眼。”  温雅好像特别不理解,“你在说什么啊?”  “在说韩瑾瑜啊,”宋疏影说,“其实,刚开始我特别不理解,为什么韩瑾瑜会选择将我带走,是因为你跟着许谦去了国外,然后正好拿我弥补了这个空缺吧,我和韩瑾瑜之间感情一直挺好的,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出去找生理需求,找谁都不如找初恋前女友,是不是?”  温雅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被宋疏影几句话也是激起来怒意了,说:“是啊,不过那天我喝醉了,那种感觉和清醒的时候又完全不一样了呢……”  宋疏影挑了挑眉,“哦?那还真的是恭喜你喽。”  温雅有点不理解,韩瑾瑜能看出来是对这个宋疏影有意思,但是宋疏影是什么意思,好像对韩瑾瑜丝毫都不在乎。  宋疏影已经将旗袍穿好,将志愿者的衣服装进袋子里,经过温雅身边离开的时候,对温雅一笑:“学姐,祝愿你马到成功,拜。”  温雅留在房间内,皱了皱眉,才开始换衣服。  宋疏影从更衣室出来,因为是低着头的,向前走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人,一下子就撞到了。  她是第一次穿这种十厘米的高跟鞋,还走得不是太舒服,踉跄了两下。  许谦赶忙就扶了一下宋疏影,宋疏影手中的袋子还有一张白色的纸都飘落在地上了。  他俯身帮忙捡起来,目光扫了一眼白色的纸,递给宋疏影。  “谢谢。”  许谦看了一眼后面的更衣室,问:“请问温雅是不是在里面?”  宋疏影脸上疑惑的表情。  “我是温雅的丈夫。”  “哦,是的,她在里面换礼服。”  宋疏影转过身来,扶着墙向前走,走了大约有一半,试着松开了墙面,来来回回练习了一下,就觉得适应了。  许谦看着宋疏影的背影,觉得这个女人长得有点熟悉。  他在门旁边靠着,等着里面的温雅出来,温雅出来之后,看见许谦的同时楞了一下,却依旧是径直向前走。  许谦说:“晚上妈说让回去吃饭。”  “知道了,”温雅转过来,狠狠的甩了一下许谦的手臂,“我知道了!你能不能别一直跟着我了?”  “不能,”许谦说,“为了避免你再自残。”  温雅翻了个白眼,继续向前走。  开幕式开始。  温雅在这种场合上,一向是应对自如,许谦也不担心,正在和一位市政官员举着酒杯寒暄,但是,台上温雅在开场白之后,忽然就顿下了。  原本是要介绍一下台上的领导和参加的嘉宾,有十五个人,温雅当时并没有记下来,便都做成了卡纸,能够放在手掌上的。  但是,现在……  那张卡纸忽然就不见了。  全场全都静了。  好歹温雅也是受过专业的训练的,之前也将这些领导的职位都看了几遍,也就背下来几个,于是已经在后背背着的手给负责人打了一个手势,这边将几个记得比较熟悉的名字先报出来。  还好,负责人和温雅一向是搭档,所以没有冷场,几乎是同一时间就已经找到了另外一张制作好的卡纸,然后上了台给温雅。  效果还算是不错,但是有些圈内的人已经看出来这算是事故了。  许谦觉得有点蹊跷,脑海中忽然就浮现起刚才在更衣室内撞到的那个穿着礼仪小姐的旗袍的那个女人,散落在地上的就是一张白色的纸……  和温雅手中的那张白色的卡纸是一样的。  许谦眯了眯眼睛,已经看向侯在场边的宋疏影。  他想起来了。  这个姑娘怪不得他看得如此熟悉,之前他找人查了一下韩瑾瑜,是提到过一个他六年前就领回来的一个女孩子,是叫宋疏影,当时资料上附上照片,照片上那张高中的毕业照,和此刻这个女孩子的面庞重合在一起。  没错,就是她。系吗团弟。  ………………  两个小时下来,宋疏影穿着高跟鞋的脚已经快要废了,幸而那个专业的礼仪在中午的时候就回来了,宋疏影便重新换上了自己的志愿者服,中午的阳光还是比较热烈的,宋疏影压上鸭舌帽,刚刚想要去找何淑慧一起去吃饭,转了身,忽然有一个人过来。  “你好,请问你是宋疏影么?”  宋疏影抬眼看了看面前这个好像是送外面的小哥儿,笑了笑点头,“是。”  “你跟我过来,这边有人等你。”  宋疏影以为这是何淑慧找的餐厅里的小哥儿过来的,便直接跟着他去了,却没有想到,却进了一间十分高大上的西式餐厅。  而在餐桌上正坐着用手划着手中平板的,是许谦。  温雅的老公。  许谦将已经点好餐的平板递给一边垂手站着的服务员,然后起身,笑着看向宋疏影。  “宋小姐,既然来了,就吃了饭再走。”  宋疏影走过去,坐下。  许谦说:“宋小姐是聪明人,也一定知道,我现在叫你过来是什么原因了。”  宋疏影点头:“是因为在台上的事故么?不过,温雅真的具备一个当红主持人的素质,救场还算是不错。”  许谦没有想到,宋疏影会这样大大方方的就承认了。  宋疏影看出许谦的诧异,“我原本就没有打算瞒着,之前已经告诉过温雅了,让她小心点儿,她会背后阴人,我也会哦。”  她在前些天,从韩瑾瑜口中知道了这夫妻两人,也就索性将狠话放出去了,她不是软柿子任人揉捏,也不是砧板上的鱼任人鱼肉。  他摇了摇手指,说:“我就是单纯想要请你吃顿饭,我想要巴结韩瑾瑜,不先需要巴结你么。”  宋疏影觉得许谦这个人倒是和温雅一样,一个装傻一个装呆,也丝毫没有畏惧,便索性顺着他的话吻下去,说:“你为什么想要巴结韩瑾瑜?”  “因为韩瑾瑜有魅力啊,你既然在她身边有六七年了,难道没有发现么?”  “如果说在他身边呆的时间长,那你还不如去问高雨好了,都已经十多年了,哦,等等,”宋疏影忽然倒抽了一口气,“你不是看上了韩瑾瑜了吧?天啊,你们夫妻两人都喜欢韩瑾瑜,他还真的是男女通吃了。”  许谦:“……”  宋疏影脸上带着笑,将头上的鸭舌帽取了下来放在一边,然后娇俏的一笑。  既然是你们都会做戏,那好,就陪着你们一块儿做戏。  正好服务员上菜,许谦便索性不再搭话了。  不过许谦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宋疏影年纪轻轻,倒是能够这般处变不惊,而且偶尔也会耍点小聪明,就比如说在开幕式上摆了温雅的那一道,既不显得沉闷无趣,也不会给人的感觉太过于聪明。  许谦眼光一闪。  他恍然觉得,其实宋疏影的这种性格,和温雅在某方面有些相似之处。  许谦手指屈起,轻叩桌面,韩瑾瑜喜欢上这个小姑娘,是因为脾性有几分像温雅?  ………………  电视台的航空节举办两天,占用了周末的时间,宋疏影和何淑慧两人往市政广场跑了两天,回来都是虚脱的,直接将自己晾在床上就不动了。  宋疏影之前和许谦在中午一起吃了饭,她记得,许谦最后一句话是:“我的老婆我会管好,也希望你能管好韩瑾瑜。”  当时宋疏影没有回答什么,只不过,当天下午,温雅就没有出席了,第二天也没有来。  人呢?  后来才听说是去上海出差了,要一段时间才会回来。  还真是和韩瑾瑜的时间如出一辙,都是出去公干了,过几个月才会回来。  宋疏影撇了撇嘴,不知不觉中,好像自己的思想已经被韩瑾瑜占据了所有。  何淑慧能看得出,便拉着宋疏影坐下来,“喂,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就当是一个小测验,我在网上看到的,超级灵!之前苏莹莹给薛登测试过了!你闭上眼睛,对于这些问题。”  “淑慧,你不用……”  “哎呀,你就闭上眼睛试试看啦!你可以不回答我问题,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  宋疏影没有办法,只有坐下来,闭上了眼睛。  “你现在脑海里出现的人是谁?”  脑海里一片乌黑,好似是伸手不见五指,就在她的思绪尚且还没有进入之前,已经浮现了一个身影。  是韩瑾瑜。  何淑慧接着问:“你们做过的最亲密的事情是什么?”  做过的最亲密的事情……  是在平日生活中,他揉乱她的头发,一句问好,还是……在那样一个夜晚里,呻吟声和喘息声交织在一起,那种极致美妙的感觉……  宋疏影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了。  “第三个问题,”何淑慧说,“他有没有可能是你的性幻想对象?”  宋疏影霍然睁开眼睛,“何淑慧!”  何淑慧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喂!谁叫你睁开眼睛的啊?还没完呢。”  宋疏影直接爬上了床,“这种乱七八糟的小测试,以后别乱用了啊。”  何淑慧仍旧是不死心,扒着床板:“第四个问题是,你们是不是恋人的关系?第五个问题,他是不是……”  宋疏影直接伸出手来盖住了何淑慧的脸,连同嘴巴,然后咬着牙说:“何淑慧,再多说一句话,友尽!快去睡觉!”  但是,等到何淑慧下去躺在自己的床上开始看电影,上面的宋疏影,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因为,在脑中不断的窜出的,就是韩瑾瑜的脸,韩瑾瑜的背影,好像快要走火入魔了一样,内心各种烦躁。  她再三告诫自己,要心平气和,要平心静气,然后就开始数绵羊……  一、二、三、四……  数到她自己都忘了已经数到第几只了。  失眠到睡不着,真的是很烦。  宋疏影实在睡不着,便又开了手机,又拿出来雅思的英语词汇书,对着密密麻麻一样的蝌蚪文,不知道过了多久,才隐隐约约上下眼皮打架,有了一丝睡意。  ………………  在睡梦中,有一双手在她身上上下游走,点燃火花,唇瓣覆在她的脸颊上,双唇上,下巴上,她整个人都好像燃了一样,几乎都融成了一潭春水……  宋疏影忽然惊醒了,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好像已经有了感觉。  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在这个春梦中,这个人……  难道就真的像是何淑慧说的那样,有一个性幻想对象,就必须是面对他才会有感觉么?  宋疏影将身上的被子掀开,狠狠的掷到床尾,然后压抑的锤了两下床板。  魔障了!  在下面的何淑慧正好今天熬夜看电影,这是她的习惯,每个月都要有一到两天的通宵,看电影玩儿网游。感觉到上面忽然一阵响,才摘下来耳机,“疏影?做噩梦啦?”  宋疏影却已经从上面的床上翻身下来了,走到衣柜前,捞出来一件衣裙穿上,说:“我要出去。”  何淑慧吓了一跳,将耳机一下子扯掉,“天,宋疏影,你这会儿出去干嘛啊?”  宋疏影没有回头,一手咬着一条黑色的发带,另外一只手拿着梳子绑头发,口齿不清的说了三个字。  何淑慧刚开始没听清楚,等到回味过来了,差点从床上栽了下来。  因为宋疏影说的是——“找男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