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46 你不要做傻事

246 你不要做傻事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23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58
    现在宿管阿姨也是睡了,叫醒了宿管阿姨肯定会吵一顿,还不会给开门,何淑慧便小声的劝宋疏影:“要不别出去了,今天太晚了。”  宋疏影大步走在前面。何淑慧见宋疏影不理她,也便加快脚步跟上去。  还好在走廊尽头的窗子可以跳出去,在外面有台阶。并不高。  宋疏影将大门口的椅子搬过来,放在窗子下面,先踩着椅子从窗户跳了出去,才来拉何淑慧。  因为寝室的宿舍楼一楼都是那种六人间的寝室,室内没有卫生间,忽然门吱呀响了一声,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睡的迷迷糊糊的女生,在余光扫到在窗口的一个黑影。吓得立即就瞪大了眼睛。  何淑慧已经从窗台上跳了下来,宋疏影拉着她赶忙就向旁边的灌木丛的树影里跑去。  被人看见,和被人看见脸,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医学院这边对大一新生管的还是比较严的,一般如果夜不归寝的,除了原先那两个令人讨厌的室友是主动搬出去另外有何淑慧给宿管阿姨打掩护的话,她们俩这就是明知故犯了,而且寝室里现在没有人……  两人沿着学校的小路走,凌晨两点,看着路灯都是阴森森的。  何淑慧问:“要去哪儿?”  宋疏影说:“夜店,酒吧。”  一路上,何淑慧嘟囔了一路。“不是吧,你真的是我亲姐姐,我……我不敢啊。”  宋疏影捏了一下何淑慧的手臂,“都已经出来了,大不了一会儿我进去,你在外面找个酒店开房间睡一夜。”  何淑慧立即将头摇的好像是拨浪鼓一样:“不,我本来今天就是要通宵的,去酒吧和在寝室没有什么差别。”  宋疏影看了一眼何淑慧,“口是心非,其实你就是想要去看看夜店什么样儿。”  何淑慧耸了耸肩:“是的啊。就是啊,我就是口是心非的小妖精。”  宋疏影:“……”  说是带着宋疏影去酒吧,其实宋疏影也没有去过酒吧。之前跟着韩瑾瑜想去,结果还被拦了。  虽然没有去过,但是在C市也算是有两个月了,一些最基本的信息还是已经了解过的,酒吧也就知道几个。  何淑慧有点忐忑,不过一双眼睛闪着贼兮兮的光。  两人打车到了市区,找到一家名为“夜精灵”的酒吧门口,招牌上霓虹灯闪烁,宋疏影便拉着何淑慧进了这家酒吧。  这是宋疏影第一次带人来这种场合。  ………………  凌晨。  正是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  进入酒吧内,经过前面的前台吧台和长长的走廊,后面才是开阔的场地,推开玻璃门,顿时是一阵喧嚣的DJ声,震耳欲聋,真的是好像进入了妖精窟一样,群魔乱舞。  宋疏影走在前面,身后的何淑慧小跑着跟上前面的宋疏影,左看看,右看看,好像这个没见过那个没见过似的。  宋疏影错后两部,说:“挺直腰,别跟个未成年似的,你现在是个女人。”  何淑慧忙不迭地点头。  不过,宋疏影也能看得出来,何淑慧还没有过第一次,所以就算是来到这种场合,也就是来见识一下,对于女人的第一次,这样宝贵的第一次,还是留给喜欢的人吧。  “你就跟着我,任何人递过来的酒都不要接,你记着,你还要留着你的第一次给你的白马王子呢。”  “嗯嗯嗯,”何淑慧点头,“是的,那你呢?你的第一次呢?”  宋疏影拉着何淑慧坐到吧台旁边,没吭声,一边的何淑慧就凑过来,“你肯定是已经献出去你的第一次了吧,哈哈哈哈,一定是的!”  宋疏影转过来,直接将手掌张开按在何淑慧的脸上,这边已经询问吧台的小哥,要了两杯度数不是很高的酒,然后放在唇边浅浅的啜着。  她第一肯定是不能让自己喝醉,不光是自己,还有身边的一个何淑慧,总不能出来一趟就误入狼窟了。  想到这儿,宋疏影忽然觉得懊恼。  她真想让自己能够不时时刻刻这么理智,随性一次,不用想自己也不用想别人,如果自己要想要抛却理智,那么必须有另外一个理智的人陪伴在身边。  就比如说……  怎么又想到韩瑾瑜了?  宋疏影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裙子,外面逃了一件白色的珍珠小坎肩,头发披散在肩头,她原本长得就漂亮,现在这一身装束也凸显身材,自然少不了很多男人来搭讪的。  既然是来找乐子的,那也就顺着这些男人的话往下说,一些男人眼睛里都冒着狼一样的光。  这个时候,倒是轮到一边的何淑慧在战战兢兢了,生怕宋疏影一不小心被人揩油了。  不过,宋疏影就算是跟人调侃,跟人暧昧,也都有一个度。  而这个度,恰好就刚刚好撩拨了一些喝醉酒正在蠢蠢欲动的男人们。  一个端来一杯蓝色鸡尾酒的男人被拒绝了之后,将酒杯向吧台上重重一放,说:“你这婊/子别不知好歹啊!都已经出来卖了,别搞这些拒绝,拒绝就是你想!装什么装,刚才就看见有好几个男的从你这边走了,都是孬种!老子今天就要定了你了。”  说着,这人就伸出手来向宋疏影的裙子下面伸过来。  宋疏影眼神冰寒,她也只是在面前放了一杯酒,也就是装装样子,基本上都没有喝,所以,当这人的手撩起她裙子的那一刻,不待身边的何淑慧出手,她就已经霍然出手,将这个男人的手腕给卡住了。  “不好意思,我就是喜欢这么装。”  不过,宋疏影倒是没有料想到,这个男人另外一只没有来得及被抓住的咸猪手,端起在吧台上放着的那杯淡蓝色的鸡尾酒,就直接向宋疏影泼了过来,宋疏影偏了偏头,但是侧脸和头发上还是沾上了酒液。  ………………  这里下面一层是酒吧,上面是KTV,向里面的通道是VIP的贵宾包厢。  许谦出来接一个朋友,就听见前面有个人在说:“那个女人漂亮是漂亮,就是有点太作了,你都出来这种场合了,还装什么清纯。”  另外一个人说:“谁说来到这种场合就必须是出来约炮的啊,不能是高高兴兴的玩儿的啊,你这人思想太龌龊。”  许谦不以为意,刚刚经过音响师旁边,不经意间向那边的吧台看了一眼。  真的只是不经意一眼,已经转过头向前走了两步,他的眼皮陡然一跳,又忽然转过去看了一眼那个女人。  是宋疏影。  也是怪宋疏影运气不好,每个酒吧里其实都有那种社会上混的人看场子,这一次宋疏影遇到的,就是在酒吧里看场子的。  蛮横不讲理,出了这事儿,忽然就砸了一个酒杯哗啦啦从旁边冲出来一群人。  宋疏影脸上从来都没有显现出慌乱,她不慌不忙的用纸巾擦拭着自己脸上的鸡尾酒液体,从高交椅上下来,勾了勾唇角,“你这人还真的是有绅士风度,泼酒,还想要群殴?也怪不得是个女人就会拒绝你了。”  这个人一听这话,脸都气的绿了,被头顶上的五彩的灯一晃,整张脸都成了璀璨的,张嘴就开始骂人。  许谦走过去,想要解围的,毕竟是和这些看场子的人还是有一些交情的,但是走到前面,却忽然站着不动了,有些兴味盎然地看着前面的宋疏影,想要看看她要怎么摆脱这种困境。  宋疏影的目光似乎是在许谦这边看了一眼,许谦微微皱了一下眉,宋疏影这是看见自己了?  只见宋疏影笑了笑,眼角向上扬起,叫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过来。  这个男人粗犷着嗓音,说:“你又想要干什么?现在想要来巴结我了,晚了!”  宋疏影勾了勾唇,“你过来,我给你说句话。”  许谦摸了摸下巴,不知道这边宋疏影对这个男人附耳说了什么话,然后这个男人的目光陡然惊恐地看向他这边,片刻之后就向他走过来。  “对不起啊许大哥,真没想到那个人是你骈头。”  许谦:“……”  等到维持秩序的人来了,人都散了,DJ放了一首特别动感的歌,好像已经风平浪静了。  许谦接了人,回来的时候走到了吧台旁边。  经由刚才的事情,宋疏影也算是得到了清净,索性就真的端起酒杯喝了一杯,旁边的何淑慧一直都在问“刚才在说的是什么啊?”  宋疏影说:“淑慧,你知道么,这种人,最是欺软怕硬,所以,你找一个比他强的人出来,他就怕了。”  何淑慧问:“那你是找的谁出来了?”  “找的是我。”  忽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过来,许谦扣了扣吧台,叫了一杯酒。  何淑慧喝的已经有点醉了,晕晕乎乎地看了一眼许谦,就趴在了吧台上。  宋疏影对吧台小哥说:“这杯酒记到我的账上。”  许谦没有推辞,“你怎么知道我跟刚才那人有关系?”  “我不知道啊,”宋疏影说,“我只看到了你,就试了一下,有一个男人在,总好过我和朋友两个女人处于被动,不过,我还真是没想到,你跟刚才那人是认识的。”  这么一说,是说宋疏影的运气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许谦问:“你这么晚了来这里是做什么?”  宋疏影直言不讳:“找男人啊。”  “咳咳咳……”  许谦丝毫不掩饰地就差点一口酒喷了出来,他有些吃惊的看向宋疏影:“找……男人?”  “是的,我想要找刺激。”宋疏影微微一笑,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我寂寞了。”  于是,许谦便叫宋疏影跟着他到了贵宾通道的包厢内,然后找来了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吩咐了几句,这个女人很快就叫了几个清一色的男孩子上来,“小姐,您是喜欢哪一种类型的?”  宋疏影立即就明白了,这是许谦要给她挑鸭?  她已经被那个脑海里时时刻刻都出现的韩瑾瑜给桎梏住了,好像她就只能对韩瑾瑜有感觉吗?绝对不能够!  说好了本来就是来这里找男人的。  所以,宋疏影便手一指,指了一个看起来挺清秀的男孩子。  “哎呀,这是新来的,刚刚是培训过的,小姐您是他的第一个客人呢。”  宋疏影挑了挑眉。  其余没有被选中的都鱼贯而出,许谦留在最后,说:“玩儿的高兴,算我请你了。”  宋疏影看着许谦的背影,知道这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肯给她找男人?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  这间房是套房,外面有一个屏幕点歌台,在里面有一个可以入睡的房间,何淑慧趁着宋疏影不注意,刚才喝了不少酒,现在已经是醉的不省人事了,宋疏影便将将何淑慧扶到另外那间房里。  “来,你过来。”  这个留下来的清秀男孩子穿着白色的衬衫,一条米色的裤子,衬衫没有扎进裤腰里,而是在外面松松垮垮的耷着,看起来有点羞涩,坐到宋疏影身边,仅仅靠着她坐下,一双眼睛特别黑。  宋疏影问:“你叫什么名字?”  “阿语。”  这个男孩子的声音特别小,宋疏影凑近了,听了三遍才听清楚。  “你多大了?”  “二十一。”  宋疏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别逗我了,你跟我说实话,放心我不告诉别人。”  “我真的是二十一。”  “真的,小弟弟,你看起来没有那么大,你顶多是有十七八。”  “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阿语说着,已经是在宋疏影身前蹲跪下来,一只手已经扶上了她的裙角,“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  宋疏影一下子按住了他的手,因为喝酒,染上了一丝迷醉。  “你能给我感觉么?”  “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就是类似于韩瑾瑜曾经带给她的那种极致美妙的感觉吧。  ………………  这边,许谦出了包厢门,先回到自己的包厢,过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起身,走到外面,想了想,还是给韩瑾瑜打了个电话。  他并不是在乎在这样的一场一夜情中,到底受伤的是宋疏影还是韩瑾瑜,他都不在乎。  从头到尾,他在乎的都只有温雅一个人。  所以,在犹豫之际,他还是给韩瑾瑜打了这个电话。  就看韩瑾瑜是不是有这个命了,如果这个电话他接到,那好办的很,如果他不接,那也不能怪他。  好像就是上天在冥冥中注定一样,韩瑾瑜在这个晚上在码头上查货,并没有睡觉,理所应当的就接通了许谦的电话。  许谦听的到,那边有点吵,人声伴随着机器声,轰隆隆,好像还打雷了。  “你那边挺热闹的啊。”  “嗯。”  韩瑾瑜原本是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就在手中手机滑了一下,想要挂断电话的一瞬间,听见了许谦在电话这一头说:“我们这里更热闹啊,宋疏影来酒吧了。”  “嗯?”  “宋疏影来酒吧了,说要找男人。”  许谦觉得,这一次说的够清楚了吧。  ………………  在这种场合下,就算是第一次出来接客,想必也都是训练的很好的。  在面前匍匐着的这个男孩子的手扶上了宋疏影的大腿,她就已然将这人的手给按下了。  “你不想?”  宋疏影笑了笑,俯身靠近了,说:“抱歉,我没有感觉。”  这个男孩子脸上浮现出很失望的神色。  宋疏影将自己面前的酒杯向前推了推,“如果你酒品不错的话,就陪着我喝点酒吧,酒水算在你自己的提成上,要一般的酒就可以了,不要加一下乱七八糟的特效药。”  “好。”  在这样一个晚上,有十分漂亮的美少年陪着喝酒,宋疏影觉得自己已经醉了。系投节才。  但是,为什么会没有感觉呢?明明这几天总是做春梦,做到她自己都快疯掉了,想要发泄出来……  人还真的是矛盾体。  紧接着,宋疏影在包中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手机铃声一声急似一声,好像是在催命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自从换了手机铃声之后,就时时刻刻觉得手机铃声十分紧迫,特别是现在。  宋疏影从包中拿出来手机。  是韩瑾瑜。  这才真的是在大半夜的,韩瑾瑜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呢?难道是有什么紧急事?  不是这一次又受重伤了,需要说遗言吧?  ………………  凌晨三点。  在韩瑾瑜打给宋疏影的电话里,他现在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处于绷紧的状态,就是因为许谦的一句话:“她在酒吧,说是要找男人。”  “宋疏影,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从那种地方出来!”  宋疏影在电话这头顿了顿,不知道是酒精作祟,还是在深夜,人的反应原本就迟钝,片刻之后,宋疏影才反应过来,却只是一个字:“不。”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韩瑾瑜知道,宋疏影在时时刻刻都是冷静的,但是,前提是在清醒,如果宋疏影喝醉了,他简直不敢想象,会不会有别的男人占她的便宜,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里都被烈火灼烫着。  男人的占有欲还真的是可怕。  要了第一次,就想要第二次,就想要以后的每一次都是他的。  码头上的集装箱已经差不多清点完了,高雨打着伞从后面的仓库走过来,正好就看见韩瑾瑜跑过来,“韩哥,我已经查过了,这边除了……”  韩瑾瑜打断了高雨的话,“帮我订最近的机票,回C市的。”  韩瑾瑜再打宋疏影的电话,已经是不接了。  他便给宋疏影发过去短信:“小影,你不要做傻事。”  ………………  “影姐,是你男朋友么?”  宋疏影将手机关了静音撂进包里,笑了一下:“我如果有男朋友,还能来这种地方来找男人么?放心,我不是说你,是我自己性冷淡,没感觉,什么都提不上劲儿来……你家里怎么样?”  宋疏影永远都记得,记得这样一个晚上,她通宵了一整夜,有一个十分漂亮的男孩子在陪着她喝酒,然后唱歌,顺带问了一下这个阿语的家庭情况,说真的,如果是家境殷实的,没有多少会出来做这种事情。  她还专门查了一下刚刚韩瑾瑜打电话过来的IP地址,是在广州。  隔着大半个中国都要来管她?她向上勾了勾唇角,还真的是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一直到天亮了,夜生活结束。  宋疏影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了几个小时,在记忆里,是在挂断了韩瑾瑜的电话之后,就睡着了,等到早晨,手机上一直设置的闹钟将睡梦中的她吵醒了,她睁开眼睛,眼眶有些发酸,抬手关掉了闹钟,这边的阿语也是一脸的迷惘。  她让阿语去叫在房间里面睡觉的何淑慧,自己站起身来,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到洗手间里洗了一把脸,便清醒了一些。  有些头晕,不过酒其实并没有喝多少,在外面总归是睡的不踏实,一直到现在脑子里都是嗡嗡的,还是需要回到寝室里去补觉。  何淑慧打着呵欠从里面走出来,“疏影,你昨天晚上……?”  宋疏影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来钱给阿语,“给你的辛苦费,给你弟弟妹妹买点好吃的东西……这里太乱了,你如果能出去,就不要进来了。”  她不是圣母也不是专做慈善的,但是,还是不免的心生怜悯。  何淑慧看着宋疏影的动作,也赶忙将自己钱包里的一大把零钱全都掏了出来,“我的也给你。”  宋疏影翻了个白眼,拉着何淑慧就向门口走去。  而就在此时此刻,房门咚的响了一声,然后剧烈的颤动了一下。  何淑慧明显是一副尚且没有睡醒的状态,说:“不是地震了吧?”  当然不是地震了。  在门外,酒吧负责的小哥拿着备用钥匙开门的手都有点哆嗦了,“大爷,您别踢了,我这不是给您开门呢,这门都已经好几年了,禁不住您的这两脚。”  身边这个男人的眼神好像是能够将他撕碎了似的,但是他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好么?  当钥匙插进去,转了一圈的同时,门先从里面打开了。  宋疏影看向门外。  她不知道,为什么在四个小时前,IP地址还先是在大半个中国之外的人,会现在切切实实地站在她的面前。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又出现幻觉了。  宋疏影笑着走上前,走到门口,抬起手来拍了拍韩瑾瑜的脸,然后狠狠的掐了一下,问:“疼么?”  韩瑾瑜目光低沉,眼圈是红的,一双眼睛里的眼白都是红的,但是依旧说:“不疼。”  宋疏影挑起眼角笑了:“别骗我了,你看你都疼哭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