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54 一个人的英雄

254 一个人的英雄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94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01
    “你接着编,我听着呢。”  原来有个词,叫百口莫辩,现在韩瑾瑜就是这种感觉,他注意宋疏影脸上的神情。似乎是……像是在生气了?  “可能是手机有了问题……”  韩瑾瑜话音还没有落,这边宋疏影就已经十分干脆利落地将韩瑾瑜的手机拿过来,然后拿来解锁。将里面的各种软件开了个遍,没有什么问题,全都打开了。  宋疏影特别还用韩瑾瑜的手机拨通了自己的手机号,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扬了扬手里的两部手机,说:“你看,都接通了,你还想说什么?”  韩瑾瑜在想着要怎么回答。甚至想在道路上调出监控录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是,陪着张老在医院确实是耽误了不少时间,将晚上六点半要和宋疏影一起去吃饭的事情给忘了。  “我……”  而就在这个时候,韩瑾瑜的手机屏幕忽然就暗了。  宋疏影也愣了一下,按了一下开机键,电量已经跳到了百分之一,几秒钟之后,手机屏幕彻底黑了。  宋疏影将韩瑾瑜的手机扔到前面,“什么破手机,回头我陪你一起去买一个新手机。”  “嗯。”  真是十分争气的手机,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  韩瑾瑜凑过去在宋疏影唇上吻了一下。摸了摸宋疏影的手,已经回温了,将自己的大衣给宋疏影披在肩上,才拉着她下了车,嘱咐:“以后不要穿这么少。”  宋疏影笑了一声:“我买的新裙子啊,想穿给你看呢,是情侣装。”  这一次,两人吃饭的餐厅是一家餐厅的顶层,在窗口的位置,可以看到不远处高高大厦上泛着璀璨灯光的玻璃幕墙。  在室内。温度适中,宋疏影将韩瑾瑜的外套大衣挂在一边的衣架上,然后站在韩瑾瑜面前。把他当成是穿衣镜,转了一圈。  “怎么样?”  这是前天晚上,在逛街的时候,偶然在一个小店里找到的裙子,并不是那种大牌子的衣服,但是唯一一点就是舒服,款式倒是很简单,只不过宋疏影喜欢上裙子上有一个logo的商标了,是一只白头翁,当时店员的介绍是寓意白头到老。  等宋疏影将这些话给韩瑾瑜解释了,便将自己包内的一件白色T恤拿了出来,在胸口的位置,和宋疏影身上这件白色的棉质裙子上有一个相同的logo。  “不贵,七十块钱,不过超级舒服,你别嫌弃。”  韩瑾瑜怎么可能嫌弃呢?  但是,上面的这个白头翁的logo,倒是十分干净简洁,兴许是和宋疏影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就连眼光都差不多一样了。  “我也有东西送给你。”  宋疏影眨了下眼睛:“哪里?”  韩瑾瑜说:“你等着。”  说着,韩瑾瑜便拿了车钥匙下了楼,不过两分钟,他便坐电梯上来了。  顶层就只有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个人,一个双人桌,等到服务生已经将菜端上来,那边韩瑾瑜也过来了,两只手背在身后,一双眼睛看着宋疏影,亮晶晶的。  宋疏影摊开手掌心,“东西呢?”  “在这里。”  宋疏影还没有来得及看见是什么东西,就感觉到手心中一阵沁润的凉意,一看,是一个陶瓷的女娃娃。  做工十分精细,包括脸上的眉眼,都十分细致。  韩瑾瑜已经坐在了对桌,眸中带着温润的笑意。  也就只有在面对宋疏影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这样的笑意,融融温暖。  宋疏影将瓷娃娃放在桌面上,看着这女娃娃细致的眉眼,“这娃娃跟我有些像呢,鼻子眼睛比较像。”  “就是你。”韩瑾瑜从自己的钱夹里拿出来一张宋疏影碎花裙的照片,“还记得我去过一次景德镇么?当时找人照着这张照片做的。”  宋疏影难以置信,看着这张照片,再看看瓷娃娃,眨巴了一下眼睛。  “你什么时候留着我这么丑的照片了?”  韩瑾瑜:“……”  宋疏影将这张碎花裙子的照片给换了下来,把自己钱包里的几张照片,有和韩瑾瑜合照的,还有一张是在一个月前爬山的时候照的,一股脑好几张,都给韩瑾瑜塞进了钱包,一张一张塞进去,还反过来给韩瑾瑜看:“这才是美美的,这才是漂亮,你要放照片,还不放女朋友的照片……”  两人选了几个菜,韩瑾瑜特别逗避开了偏寒性的食物,因为他的手机上记着宋疏影的经期,现在应该是刚刚过,尚且还不能吃性寒的食物。  宋疏影对于自己的经期都没有记过,只大概记得日子,她都给忘了,韩瑾瑜却记得。  但是,韩瑾瑜不知道的是,宋疏影这个月根本就还没有来例假。  西餐厅是比较高档奢侈的西餐厅,餐厅内有专门弹钢琴和拉小提琴的。  宋疏影吃的东西不宜油腻,一闻腥味就想吐,吃了不多的东西,最后韩瑾瑜见她也没吃什么东西,便叫了一份汤,让宋疏影喝掉。  “很有营养,给你补血补气的,一定要喝完。”  宋疏影没办法,看着韩瑾瑜这么认真的模样,只好久捏着鼻子将汤汁灌了下去。  结果喝呛了,韩瑾瑜赶忙递上纸巾,宋疏影干呕了一声,摆了摆手:“没事了,喝的急了。”  宋疏影吃的少,她不允许韩瑾瑜浪费,便托着腮看韩瑾瑜一个人吃一整条鱼,觉得韩瑾瑜就是吃鱼吐鱼刺的时候,都特别性感特别男人。  在顶层的餐厅内,刚好换了一曲华尔兹舞曲。  宋疏影眼眸一亮,忽然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俯下身来,向韩瑾瑜做了一个弯腰邀请的动作,“帅哥,能请你跳支舞么?”  韩瑾瑜将口中鱼刺吐掉,抽出纸巾来擦了一下唇瓣,“什么舞?”  宋疏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总不至于是芭蕾,你赶紧的,我腿酸。”  韩瑾瑜这才握上了宋疏影的手,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手扶上了宋疏影的侧腰。  宋疏影向前靠近了一些,因为穿着高跟鞋,额头刚好可以蹭到韩瑾瑜的鼻尖,她轻笑了一声,向前靠近,唇瓣印上韩瑾瑜的喉结,唇瓣微启,说:“跳华尔兹。”  宋疏影细腻的唇瓣摩挲着韩瑾瑜的喉结,韩瑾瑜低头吻了一下宋疏影的发心,宋疏影才侧了头,贴在韩瑾瑜的肩膀处。  在做/爱的时候,是灵与肉的交缠,几乎严丝合缝,将至纯的感情上升到另外一个高度。  而现在,在这一曲华尔兹舞曲下,两人的心,却是贴的最紧密的时候。  宋疏影问:“你在张老那边很难做么?”  韩瑾瑜只有两个字:“没有。”  “如果有困难你一定要说哦,我会跟你一起想办法。”  “嗯。”  不过,这句话对韩瑾瑜来说,根本就不可能成立。  就算是被人打碎了牙齿,也只有向自己肚子里咽的份儿,绝对不会说出来让宋疏影也担心,如果说出来只是为了让多一个人操这一份心的话,韩瑾瑜绝对会一个人自己扛着。  这个晚上,韩瑾瑜将宋疏影送到寝室楼下,吻了她,看着她上了楼,在宋疏影回身的时候,依旧可以看见韩瑾瑜站在原地,冲她挥了挥手。  宋疏影一溜烟跑上了楼,然后开了窗户,向下看,冲楼下那个依旧没有离开的黑影招了招手。  韩瑾瑜招手,然后转身,上了车。  车子缓缓行驶,出了宿舍楼区。系丰吐巴。  这一次韩瑾瑜又来到了跨江大桥,也就是在这一刻,他决定了。  ………………  两天后,张老进行了手术,肝脏阴影部分的切片化验,最终得出的是良性。  众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张老脸色虽然苍白,但是一如既往的气定神闲,从手术昏迷中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叫了韩瑾瑜过来,然后到病房内,说了十分钟的话,张老的家人都在病房外面等着,一直等韩瑾瑜从病房内出来。  当天晚上,韩瑾瑜就接到了赵烈的电话。  韩瑾瑜按照赵烈给的地址,开车去了郊外的一家比较老旧的酒吧,在卡座的位置,找到了赵烈。  赵烈给韩瑾瑜要了两杯酒,问:“有人跟么?”  韩瑾瑜摇头:“没有。”  “你想好了?”  韩瑾瑜点头:“想好了。”  赵烈伸出手来,与韩瑾瑜握了一下,点了一下头,接下来,赵烈就讲之后的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都一一告诉了韩瑾瑜。  “你不需要和我联系,我在必要的时候会和你联系,这一次主要是联系国际警方一起追踪的一起案子,在国外还涉及到一些分支,所以战线会拉的比较长,你先在张老身边,一定要得到他的信任,”赵烈说,“其实,如果能够联亲的话,是最好的办法了,但是第一,你已经结婚了,第二,张老没有女儿,所以,你现在就必须完全凭借你自己的力量,你明白么?”  “嗯,明白。”  “你之前的那个女孩子……能不能断了?”  韩瑾瑜猛地抬起头:“为什么?”  “恐怕她会有危险,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再和她来往……”  韩瑾瑜直接打断了赵烈的话:“不,我之所以加入,就是为了她,现在你让我跟她断了,对不起,那还不如我退出……”  “算了,那这事儿先不提了,”赵烈索性也便不再多言,紧接着说了一些有关于卧底的情况,“之前在张老身边的那个我们的人,你听说了么?之前在码头交易的那一批货,就是他透漏给我们,我们截获了有不少海洛因白粉……”  “知道。”  不仅知道了这个人,而且还知道了,这个人的死法。  当时其实已经暴露了,这个内部的人做的不算严密,当两个人在码头被围堵的时候,让另外一个人知道了,结果回去了就将这事儿给张老说了,在排查了之前这人的行踪,显而易见……  在韩瑾瑜听说,这个人是被人活活闷死的。  具体如何闷死的,他没有问,只不过,现在看到赵烈眼睛里的赤红,也能猜到一二,当自己的战友用这样悲壮的牺牲,特别还是在这样年轻,如何能不悲愤。  最后,赵烈对韩瑾瑜没有更多的话,只有两个字:“保重。”  “切记不管在任何时候,一定要先保住自己的命。”  韩瑾瑜点头。  他不是英雄,在自己的生命和荣誉来对比,其实,他还是会选择自己的生命。  或者说,韩瑾瑜是一个英雄。  但是,只是宋疏影一个人的英雄。  只是她的英雄。  ………………  一周后,在世纪大酒店内,就是韩澈和朱芊芊举办婚礼。  提前一天,宋疏影便没有在寝室内住,而是去了张家去找了韩瑾瑜。  从上周开始,韩瑾瑜已经搬进了韩家,高雨依旧是跟在韩瑾瑜身后,负责他的起居和生活安排。  宋疏影来的很突然,当正坐在主厅内,和一个要一同前往南边的张老的另外一个心腹在商量事情的时候,外面一个端茶送水的下人就走过来,说:“韩先生,外面有一位小姐找,她说她姓宋。”  就在这一瞬间,韩瑾瑜觉得自己后背的肌肉一下子绷紧了。  “你有朋友来么?”对面的人笑了笑,话语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韩瑾瑜说:“嗯,”他转向保姆,“麻烦你带她先去我房间等一下,说我在这里有重要的事情谈。”  “是。”  下人退下,坐在对面的人说:“真在这儿陪我这个汉子?其实改天谈路线也没有关系。”  这人也算是张老的一个心腹,叫张俊,是张老从外面捡来的,捡回来的时候快饿死了,回来给了一碗饭,救活了。刚开始都没有名字,后来给了他名字,让他姓张,算是对这人有再生之恩了,所以,是绝对忠于张老的。  韩瑾瑜摆手,说:“继续谈。”  “也是,女人嘛,就需要时不时地晾一下,如果给的甜头多了,她就会觉得你太在乎了,你就是,”张俊点了一支烟,“韩哥,说真的,你就是太禁欲了,禁欲对身体不好,赶明儿小弟给你点儿乐子,也纾解一下你自己。”  韩瑾瑜向后一靠,翘起了双腿,交叠在前面的低矮茶几上,手中金属质地的打火机在指尖咔啪咔啪,一双眼睛冰寒,好像一眼就可以看到你的骨子里去。  张俊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说多了,在张老这边,最厌恶的就是拉帮结派,特别讨厌那种小集团。  张俊拿起纸笔,说:“韩哥,来,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走云南广西,然后再飞尼泊尔……”  ………………  张家是那种老式的庭院式住宅,之前宋疏影曾经在韩家门外看到过,韩家也算是那种古朴的院子了,因为曾经算是法租界,所以古朴中,也有一些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留下的那种欧式简直风格的建筑。  但是张家,却完完全全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  听前面带路的女人说:“这原来是清末哪位王爷的府邸呢,后来让张老爷子给买了下来,然后改造成自己的家宅了。”  曲径通幽,宋疏影由前面的保姆带着,上了楼,二楼,最东边,身边的栏杆摸起来还有十分细腻的纹路,宋疏影停下脚步看了看,好像是雕刻着牡丹花。  “宋小姐,就是这一间。”  “谢谢。”  保姆帮宋疏影将门打开,宋疏影推门进去,虽然从外面看,是古色古香的,但是,里面的摆设,却是十分的现代化。  宋疏影转身将门关上,转身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摆设。  单单从摆设上,完全看不出来这是韩瑾瑜的房间,能证明这房间的主人是韩瑾瑜的,一丁点特征都没有。  还真是当成是住酒店一样在住了。  宋疏影坐下来,在床边,竟然发现在床下面,有两双拖鞋,一双男拖一双女拖。  难道韩瑾瑜知道,已经事先知道他要来了?  宋疏影微微蹙眉,但是按照韩瑾瑜的脾性,今天是她先斩后奏的直接过来了,如果是让韩瑾瑜知道了,肯定是要给堵在外面的,怎么还可能给她准备拖鞋呢?  她有些奇怪,所以,便将拖鞋放归原处。  她坐在靠近阳台的一把椅子上,抬眼看着窗外一点一点加深的夜色,托着下巴,心里想,韩瑾瑜还真是不着急,又是眼睁睁的把自己晾到这里半个小时了,看看这一次来了他用什么借口,手机是刚刚陪着她一起去买的,专门买了和她一样的牌子。  忽然,在门外有声音。  宋疏影耳朵动了动,看向门口,门把在转动,她刚刚起身,想要说一声“是谁”,而门就从外面打开了,这一瞬间,宋疏影便已经飞快地闪身上了阳台,蹲下来,前面的半面墙刚好可以挡住她。  外面有踢踢踏踏的声音,紧接着,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个女人放床上,把把捆着手脚的绳子解开……”  “喂了药了没有?”  “喂了,这边你说还用不用点上迷香了?”  “点上。”  “你保证这次能成么?”  “能,这可是张老的亲孙女。”  “去,你先去把阳台上的窗户关上。”  宋疏影的后背一下子绷紧了。  她知道,在张家,不乏有一些亡命之徒,如果现在发现她在阳台上看见了他们所做的这一切,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就杀了她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幸而,阳台上的窗户原本就是关着的。  阳台上很黑,放着一盆很大的盆栽,宋疏影移动脚步躲到盆栽的后面,这个男人也就是随意的看了一下,转身,将阳台的门从里面锁上了。  “好了,锁好了。”  “等到这边有人进来,就去找张老。”  “嗯。”  宋疏影在阳台上,听着外面两个人的对话,血液都几乎已经凝固了,等到门外的踢踏声逐渐离开,房门咔嚓一声重新关上,宋疏影站起身来,从阳台旁边半面墙的窗户向里面看。  房间内黑漆漆的一片,也幸而,刚才宋疏影没有开灯,要不然的话,也便不会看到这样精彩的一幕了,她的眼睛在适应了黑暗以后,自然也就将刚刚进来的那两个人的容貌,看的差不多了。  不过,也真的是丧尽天良了,在床上躺着一个几乎浑身赤裸的女孩子,真的是女孩子,还小的很,才十二岁,身上不着寸缕,却因为药物的作用,呼吸逐渐的粗喘起来。  在黑暗的房间内,有一点明灭。  估计就是那两个人口中所说的迷香,带有迷情迷幻功能的,之前宋疏影也曾经听到过。  就算是隔着这样不太密封的门窗,宋疏影都能闻到一股异香,小腹立即就传来一阵躁动,空虚的想要被填充……  宋疏影先将阳台上的窗子大开散去味道,转身过来想要拉门,但是,门从里面反锁了,该如何能进去?  对了,给韩瑾瑜打电话。  现在这种时候,韩瑾瑜和别人谈事情,还有不在场证明,千万不能回来。  可是……  宋疏影摸了一下自己的裤兜,是空的。  她贴着玻璃向里面看,自己的手机在包中,而包包,就放在外面的沙发上。  就当宋疏影正紧紧簇着眉,思索着到底要怎么办,她看了一眼窗外。  二楼,并不是太高,而且在一楼的这边安装有防护网,就算是下午,踩着防护网,也可以跳下去。  而就在宋疏影开了窗子想要先跳下去,必须要赶在韩瑾瑜回来之前拦住他,不让他回来,这边的话,让张老直接过来看热闹,一切便都迎刃而解了。  她需要克服的,只是从二楼跳到一楼的栏杆。  宋疏影已经大开了窗户,一条腿跨出去,踩在了阳台上,紧接着,是另外一条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楼下,忽然听见了一声急促的喊叫声:“着火了!救火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