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55 都是你的错

255 都是你的错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53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02
    宋疏影心里一惊。  她向下面看,很多人都在向着这栋楼前面跑。而转过身来,已经看见了外面的浓烟滚滚。  而床上的那个女孩子,却好像是依旧毫不知情,脸上秀气的五官紧紧的皱着。张着嘴大口呼吸,单从窗户向里面看,宋疏影都能看出来。她正在承受着多么痛苦的折磨。  这种情况下,让她如何能够抛下这个才十二三岁的女孩子跑出去?  宋疏影从窗台上重新跳下来,左右看了一眼阳台,沉静如水的目光落在阳台前面不远处的一个不小的绿色盆栽上,她蹲下来搬起盆栽,向玻璃窗上砸过去。  一声剧烈的声响。  窗户上的玻璃全都碎掉了,宋疏影因为没有控制好力道,在玻璃被砸碎的同时。没有注意到,玻璃碎渣飞溅,划过她的脸颊,渗出血来。  宋疏影毫不在意,现在这一刻也仅仅感到了一丝疼痛,却马上就消失殆尽了,随便用衣袖抹了一下脸颊,她已经迅速地从窗口伸出手去,将窗锁打开。  也幸而这里的窗子是那种比较复古的窗子,门也是,宋疏影开了窗子,将半个身子探进去。手臂刚好可以碰到门的锁,一拧,就打开了。  一进门,除了有一股浓重的烧焦味,还有那种异香。  外面的黑烟已经相当浓烈了,甚至从阳台上一进屋内,就可以感受到温度明显上升了好几度。  宋疏影奔进浴室内,找来两条毛巾来湿了水,自己捂着口鼻,又转身出去。从门缝下面,已经可以看到火光了。  怎么办?  宋疏影一双眼睛里都被红色的光映出了火光。  ………………  而就在外面,那样一声“着火了!”  几乎整个院子都听到了。  当然。在和张俊商量事情的韩瑾瑜,也听到了。  韩瑾瑜脑海中非常快的闪过一道惊电,随即起身,走出门外,拉住一个去救火的人,问:“哪里着火了?”  “前面的副楼,从二楼那边,起了火!”  副楼……  二楼……  韩瑾瑜的脑子一下子嗡了一声,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机,已经冲了出去。  后面的张俊皱了皱眉。  副楼那边的二楼,不正是韩瑾瑜的房间么?  他跟在后面出了门,看见前面有浓重的火光,心里暗自思忖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突然就着了火,纵火的这人针对的到底是谁?韩瑾瑜在他这里谈事情,应该是有很多人知道的……  他虽然这样想着,便已经抬步跟着韩瑾瑜去了副楼。  在自家门内失火,这种事情自然也是要惊动卧床的张老。  张家的私人医生团队也是非常专业的,所以,张老进行手术切片之后,便搬回张家来住了。  张老刚刚吃了药睡下,这边有人赶着过来报告,被张夫人给拦下了。  “大惊小怪什么?!有话慢慢说!”  几个人就将副楼失火的事情给张夫人说了。  张夫人听了,看了一眼里面老爷子,说:“不要吵,我跟着你过去看看,刚子,你在外面站着,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打扰到老爷子。”  “是。”  张夫人跟着人急匆匆的向前面副楼走去,问:“报警了么?”  “还没有。”  在张家,任何时候都不能自作主张的报警,就算是消防报警也不可以,毕竟是涉及黑色地带,任何事情都绝对不可以妄动。  张夫人匆匆赶到了楼下,正好看见韩瑾瑜冲进了楼里。  张俊想让人拉着他,却并没有拉住。  韩瑾瑜的力气很大,几乎将身后拦着他的张俊推的摔倒在地,他的眼睛是红的,不知道是因为冲天的火光,还是因为……担心宋疏影。  就在韩瑾瑜冲进去之后,上了楼消失在楼梯上,楼梯上方的横梁啪的一声垮塌了,坠落了下来,嘭的一声摔在地上,那景象真的触目惊心,似乎这个副楼,都随时有可能摇摇欲坠。  张俊站稳过后,才看见身后不远处的张夫人,便心知这是有人去报告了,张老现在卧床中,一切事情都是由张夫人出面解决的。  张俊走过去,将自己和韩瑾瑜在谈事情,却忽然听见有人说着火了之后赶过来的,然而韩瑾瑜却冲了进去。  张夫人一听也就明白了,“刚才那个宋小姐来了?”  “是的,因为在谈事情,韩哥便让人将宋小姐带到了他的房间去。”  火势不小,看样子是从二楼的杂物室起火的,张家的不少下人都已经用灭火器灭火了,但是,因为没有人敢上去,二楼的火势控制不住。  张夫人对身边的人说:“打119。”  她抬起头,看着从二楼而起的火势越来越盛,抿了抿唇,宋疏影上去之后就着火了,那么纵火者明显是针对韩瑾瑜的……系丰妖弟。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  本来就是盘根错节的环境,既然这边张老刚刚对韩瑾瑜委以重任,肯定是有人眼红有人眼馋想要除掉他,但是,却为什么要从这个宋家的宋疏影入手呢?  正在此时,在后院一直照料张老孙女起居的两个保姆匆匆地跑过来,脸上全都是焦急的神色。  “太太,不好了!”  张夫人既然能够进入这种大家庭里,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自然也就在此刻发生了重大事件,更加显得镇定毫不慌乱。  “慌什么?有话慢慢说!”  保姆缩了缩头,说:“小小姐刚刚说去小花园,去找老爷子,都已经去了一个小时了,还没回来,然后我们就去找,在小花园那边的楼梯拐角处,找到了这个……”  保姆手中,赫然是张老唯一的孙女的书包。  事情有点严重了。  ………………  韩瑾瑜冲上楼,在二楼中间横亘了一篇火海,在走廊尽头才是他自己的房间。  宋疏影在里面。  他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他明明是为了脱离,为了能够给她更好的生活,能够不让她受到伤害,但是现在,却在这种情况下,又让她陷入了困境之中……  韩瑾瑜咬着牙,前面火势很大,将天花板上的灯具烧的噼里啪啦作响,不过幸而在刚刚他听说着了火,便让人将副楼的电闸给切断了。  因为二楼的储物室就正在楼梯前面,火势烧出来,即使隔的很远,也能够看绝到铺面而来的热气,浓烟越发的浓烈,熏的眼睛都睁不开。  这一秒,韩瑾瑜当机立断地转身进了旁边的一个洗手间,直接开了冷水,从头浇到脚,顿时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浸湿了。  他转过来,直接向着前面的一片满是火光的区域冲了过去……  ………………  在房间内,宋疏影从衣柜中找出来干净的床单,并上床上铺着的两层,都拉到浴室内,开了冷水全部浸湿,然后打了死结,这边将床单绑缚在窗台上的铁栏杆上,用力拉了拉,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那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看起来也并不重。  就当宋疏影转过来,心里想该如何将这个已经完全陷入重度昏迷的女孩子醒过来的时候,房门从外面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嘭的一声。  “疏影!宋疏影!”  是韩瑾瑜的声音!  宋疏影奔过去刚刚想要开门,手放在金属的门把上,烫的她立即就缩回了手,她急切之下,竟然也忘了。  她慌忙垫着湿毛巾,将门打开。  门刚刚打开,外面一个黑影就一下子扑了进来,甚至宋疏影都尚且还没有看清楚韩瑾瑜的脸,双唇就已经碰撞上韩瑾瑜的唇。  韩瑾瑜一下子将宋疏影搂在怀里,胳膊上,脸上全都是乌黑的,他讲宋疏影拉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有没有受伤,然后近乎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狠狠的吻着。  “谁让你自作主张来了?!很危险你知道不知道!”韩瑾瑜的两条眉毛狠狠的纠结在一起,一双眼睛里全都是红光。  宋疏影抱着韩瑾瑜的腰,“都着火了你还上来干嘛呢?!你傻啊?!我给你发短信你没看见?你现在还说我,你不危险吗?!”  两个人的目光对峙着,虽然都是指责,也却是在为对方担心。  韩瑾瑜的目光幽沉,又吻了一下宋疏影的唇瓣,说:“好了,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宋疏影隔着韩瑾瑜湿漉漉的衣服掐了一下,说:“就是你的错。”  现在情势非常紧张,在门外,又是传来了哐当一声,宋疏影抬腿狠狠一踢,将门砰的撞上了。  很明显,现在再从楼梯上下去已经不现实了,韩瑾瑜刚才在冲上来的时候,已经分明的看见楼梯已经垮塌了,现在只有走窗户,将床单打成死结之后,沿着窗户爬下去,反正只是二楼,根本就不会有事。  韩瑾瑜上上下下打量着宋疏影没有出什么事,暗自松了一口气,目光越过宋疏影的肩膀,看见在前面不远处的床上,那一个女孩子,瞳孔收缩了一下,“这是……?”  宋疏影拉着韩瑾瑜:“我们先下去,一会儿我再给你解释。”  她和韩瑾瑜想的是一样的。  说完,宋疏影便已经将身上裹着一条被全部浸湿的毯子的女孩子让韩瑾瑜抱着,韩瑾瑜的脸色别扭了一下。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的脸色,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别别扭了,都这个时候了。”  这个女孩子在这个时候,也有点清醒过来了,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了宋疏影和韩瑾瑜。  宋疏影安慰她:“你别害怕,马上就下去。”  到了阳台上,韩瑾瑜试了试床单的长度和韧度,应该是可以的。  韩瑾瑜说:“你先下去。”  宋疏影摇头:“你先背着她下去……”  “这个时候还要争么?!”  后背越来越灼烫了,好像都燎着一阵阵的热浪,若不是刚才宋疏影将冷水接了几个盆,已经将几个人的衣服全都弄湿了,恐怕空气中的温度,都已经灼烫肌肤。  宋疏影没回答,却依旧是不由分说地帮韩瑾瑜将这女孩子绑在他的背上,再加上韩瑾瑜用手扶着,应该没有问题。  就在韩瑾瑜冲进来之后,下面也已经有人发现了,在下面很快的就铺上了一个冲气垫。  韩瑾瑜抿了抿唇,最终还是飞快的跳过去,沿着床单下去,在一楼的栏杆上踩了一下,跳上了气垫,后面已经有不少人一拥而上,将韩瑾瑜背上的女孩子给解了下来。  韩瑾瑜说:“去叫医生。”  宋疏影在上面看着,发觉后面越来越灼烫了,深呼一口气,深深的闭了一下眼睛,当机立断的从窗子爬出去,双手紧紧地攥着床单,有些抖。宋疏影的臂力不行,原本想象中应该是很容易的,但是两条胳膊抓着床单,根本就用不上力,更不用提向下了。  不过还好到一楼有栏杆,宋疏影踩上栏杆,已经稍微松了手中的床单,向下跳。  就在她已经屈膝准备好落地的时候,却不期然的落入了一个宽广的怀抱中,一下子扑倒在气垫上,她压在韩瑾瑜身上,韩瑾瑜闷哼了一声。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脸上的黑,抬手将自己双手上的灰也是向韩瑾瑜的脸上抹了一下,笑了一下:“大花猫。”  韩瑾瑜摇了摇头,在袖口里,已经牢牢地抓住了宋疏影的手。  消防车也已经赶到了,火势基本上已经控制住。  这场蓄意陷害加上纵火的事件,暂时就告一段落了,只不过,让人觉得有点奇怪的是,在副楼上着火的这个时间点,楼上只有韩瑾瑜房间内,宋疏影和被迷晕了送进来的张老的孙女。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一场火,蓄意陷害韩瑾瑜的阴谋也就败露了,张老在知道了这件事,大怒,下命令一定要查出来这件事情,将那两个人给找出来。  对于宋疏影帮忙救了孙女这件事情,张老十分感谢。  张老问:“你当时看见了这两个人长什么样子么?”  在宋疏影身边,韩瑾瑜端着水杯喝茶的时候,却在不经意的时候轻轻碰撞了一下杯壁。  宋疏影眸光闪烁,微微笑着:“当时没有开灯,一片漆黑,我躲在阳台上,在房间里面的事情并不清楚。”  她脸上被玻璃划破伤及的那一道,殷出血,却已经完全凝结了,手上烫了一小块,也抹上了烫伤药膏。  除了张老的感谢,当然还有事后张老孙女的感谢。  张老孙女醒来之后,也叙述了当时的情况,她是放了学想要去找爷爷,但是就当走到前面的小花园的时候,后脖颈上忽然被敲了一下,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直到后来,醒来第一眼就是看见背着她的韩瑾瑜。  女孩子笑的很腼腆,“谢谢,谢谢韩哥,谢谢宋姐姐。”  后面张夫人清了清嗓子,“差辈了,要叫韩叔叔。”  女孩子不理解的文:“可是大家都是叫的韩哥呀。”  韩瑾瑜摆摆手:“没关系,叫什么都无妨。”  他并不在意这些,只要别把他和宋疏影叫的差辈了就可以了。  了解了基本情况,张老毕竟现在手术过需要静养,便让这些小辈们都离开了。  张老私下里找人调查,韩瑾瑜便先向张老请辞,和宋疏影一起离开了张家。  张家现在是一个狼窟。  韩瑾瑜牵着宋疏影的手上了车,刚刚将车钥匙插车里,就被宋疏影一下子攥紧了手腕。  “你刚才伤着没有?”  韩瑾瑜这种时候,根本就不会老实说,就算是疼也忍着,所以,照样和刚才的回答是一样的——“没事儿。”  宋疏影明显已经不信韩瑾瑜的话了,直接就扒他的衣服,将他上身穿的一件衬衫都来不及解开扣子,直接就给扯开了。  她让韩瑾瑜转过去,看了一眼他的后背,胳膊,腹部,没有伤痕,就在她松了一口气,刚想要转过身的同时,忽然看见在韩瑾瑜的胳膊上,有很大面积的一块烧伤,现在已经燎起了泡。  “你刚才怎么不说?!”  宋疏影抓着韩瑾瑜的手,看着这样一块烧伤,可能又在哪些地方摩擦了,有细微的擦痕,皮肤都快要烂掉了,简直是惨不忍睹。  韩瑾瑜好像也很惊讶的样子,“我……这是什么时候弄上的?我没感觉。”  宋疏影翻了一个白眼,到药店里买了一些药回来,就近找了一家酒店,先为韩瑾瑜清洗了一下,然后上了药。  韩瑾瑜光着上身坐在床边,身上有磕碰,脏兮兮的,目光落在宋疏影光洁白皙的脖颈上。  宋疏影细细的涂了一遍药膏,这种烫伤是最疼的,她手掌心上的这一块伤口,虽然是涂了药膏,现在却也越发的疼痛起来了,所以,她便用手指在他的伤口处细细的摩挲着,帮他把药膏抹开。  韩瑾瑜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察觉出自己的细腻心思,抿了抿唇,问起来宋疏影在他的房间里,是否看见的那两个人。  宋疏影当时是听见了这两个人的声音,看见了这两个人的容貌,虽然是夜间,看的不是太清楚。  “你为什么不让我对张老说出来?”  韩瑾瑜说:“张家的水太深,这些事情就算是你不说,张老也能查出来。”  “那你呢?你不想知道么?”  这种事情一发生,就知道分明是有人故意针对韩瑾瑜的,不管是之前故意迷晕了张老的孙女,还是之后纵火。  宋疏影说:“你找来张家的照片给我,我来辨认。”  韩瑾瑜说:“我电脑里存着有。”  他的手机和电脑终端是连接的,便将当天有出入张家的人的照片都给宋疏影调了出来,宋疏影盘腿坐在床上,一张一张看过去,最终确定了三个人。  “这两个人双胞胎的兄弟。”  宋疏影耸了耸肩,“或许你能够让他们说话给我听,我可以辨别出来,但是,只看外貌的话,我看不出来。”  韩瑾瑜沉吟片刻,说:“我有办法。”  上过了药,宋疏影将韩瑾瑜扶起来,“你洗个澡吧,身上这么脏,我去给你调下水温。”  “好。”  只不过,韩瑾瑜倒是没想到,宋疏影也跟了进来。  宋疏影说:“你胳膊伤着了,不能碰水,我来帮你洗。”  她刚说完,就要帮韩瑾瑜解腰带,她的手抚过韩瑾瑜的腹肌,再向下十分性感的人鱼线,然后解开了腰带……  其实,不知道是不是韩瑾瑜的错觉,好像每一次都不是他调戏宋疏影,而是宋疏影在调戏他一样。  就像是现在一样,宋疏影的手在韩瑾瑜背后绷紧的背肌上滑下,摆明了是在揩油,而且还揩油揩的理所应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