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60 你爸爸是个大英雄 (钻石32600加更)

260 你爸爸是个大英雄 (钻石32600加更)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554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04
    这一次,宋疏影醒来,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高高的天花板上,有一盏十分漂亮的顶灯。正对着床挂着一幅很大的油画,画面上是大片金黄色的向日葵花田,摆设不算过分奢侈,但是能看出。这间房间的主人很有品位。  片刻之后,宋疏影起身,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  “小姐你醒了,喝点蜂蜜水。”  宋疏影问:“你是……?”  “我是薛家的保姆,是少爷带你回来了,这里有私人医生。因为你怀孕了,不适合一直去医院,便过来让你住了一夜。”  宋疏影已经猜到了,在C市,除了学校的寝室之外,她并没有别的租处,“哦,谢谢,那薛登呢?”  “少爷在楼下,我马上就去叫他。”  保姆离开之后,宋疏影起身,觉得口舌干燥,便端起刚刚保姆送过来的那一杯蜂蜜水,一口气喝光了。  在薛登来的这几分钟内,她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在昏迷之前的事情。  她好像是趴在薛登的车上痛哭了一场。因为……韩瑾瑜死了。  说实话,她不信,韩瑾瑜这种命硬的人,怎么可能死去?那么多的枪林弹雨他都可以挺过来,身上有深深浅浅的伤痕,他都不怕,怎么会在一场空难身亡?  宋疏影想起来前天晚上韩瑾瑜发到她手机上的那条短信——“睡了么?”  这一句睡了么,恐怕就是临时改变了登机时间,想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她的,只可惜,她当时因为发烧昏昏沉沉的。并没有看到。  时间提前,并也无妨,之前韩瑾瑜不也一走超过半年的么。  这样聚少离多的生活,她习惯了。  所以,才会在每当到了每次重逢的时候,格外珍惜,也格外想念。  门外传来极轻的脚步声。宋疏影抬眼看过去,薛登推开门,“你醒了?”  宋疏影把手中的马克杯放下,点了点头:“嗯,我睡了多久?”  薛登说:“一个下午了。”他走到窗边,伸手将窗子一把拉开,说:“你看看外面天色,已经黑了。”  宋疏影苦笑了一下:“我都睡成昼夜颠倒了,又没有去了学校,恐怕严教授要记死我了,每一次有事请假都是在他的课上。”  “严教授?教解剖学的那个?”池宏乐技。  宋疏影点了点头。  “之前在毕业前,是他带的我的毕业论文,是所有导师里面对毕业论文把关最严格的一个,他当时还夸你了,说在你们这一届,你是最有天分的。”  宋疏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不是故意哄我开心,才拿了严教授来开涮吧?我都忘了录音了,应该把你刚才的话用手机录下来的,等到时候这就是证词,拿着给严教授对质。”  薛淼说:“哈哈,绝对是真的,不拿录音对峙,我本人过去都没有问题。”  宋疏影仍旧觉得口渴的厉害,便走到茶几边自己倒了一杯水,薛登说:“因为你现在怀孕了,医院的那种环境,就算是每天都在彻底消毒,但是各种病毒还是很多的,所以我就带着你过来我家这边了。”  “嗯。”  “刚刚让我家里的医生给你看了,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因为压力太大,体力透支了,所以晕倒,你注意多休息。”  “好,谢谢你家医生了。”  薛登挑了挑眉:“只有我家医生?”  宋疏影眨眨眼睛:“肯定最谢谢你啦,薛学长。”  宋疏影绝口不提韩瑾瑜的事情,自然,薛登也便没有提。  现在是在薛家,临近吃饭的时候了,宋疏影拿了包本来要走,但是正好到了吃饭的时间点,薛登便邀请她留下来吃饭。  薛登的母亲也邀请她流下来吃饭,“等到吃了饭,再让阿登送你回去。”  只是吃一顿饭而已,宋疏影便不再推辞。  薛登的家人还都算是比较和气的,宋疏影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薛登的父亲一直想让他看齐的那个堂哥薛淼,这两个人倒是长得很像,特别是一双眼睛。  宋疏影表现的得体大方,薛登的母亲甚至还跟查户口似的问宋疏影的家庭情况。  薛登皱了皱眉:“妈,你怎么今天话怎么多啊?”  薛母笑了笑:“妈跟你朋友说说话,你也意见多了是不是?”  宋疏影倒是什么都没有隐瞒,说:“我父母离婚了,我有个弟弟有一个妹妹,现在是住校,回家就跟奶奶住一起。”  薛母点头:“好孩子。”  一般家里的老大,下面有弟弟妹妹的,都很会照顾人,更别提现在还是单亲家庭了。  他们这些大家族,对于家中独子独女的并没有多大的要求,相反,兄弟姐妹之间还可以互相帮衬。  总之,就吃了这一顿饭,宋疏影在薛家所有人心里的印象都特别好。  吃过饭,薛登送宋疏影回学校,在车上,宋疏影就对薛登说:“薛登,谢谢你。”  “说什么谢……”  “不,应该说谢谢,这两天,你帮了我很多,我会一直记着的,”宋疏影说,“今天在你家吃饭,你家人也都很好,改天我请你吃饭。”  薛登没有下车,看着宋疏影的身影消失在学校门内,便知道了,刚才的话,其实就是宋疏影在和他划清界限。  宋疏影回到寝室,何淑慧不在,她便简单的收拾了东西,到浴室里洗了澡,然后吃了一些饼干,喝了一整罐牛奶,抚了抚自己的小腹。  完全是平坦的,根本就看不出来在肚子里竟然已经有了一个宝宝。  正在喝牛奶的时候,何淑慧回来了,她手里拎着水果。  “我刚刚还接到薛学长电话说你回来了,我买了柚子,等我洗下手剥柚子皮。”  宋疏影问起来白天严教授的课,何淑慧说:“明天记得去找严教授勾名字,因为昨天的课很重要,所以严教授特别要我转告你一定要去补上。”  “嗯,我知道了。”  何淑慧给宋疏影剥了一大块柚子,看着宋疏影,欲言又止。  宋疏影说:“你不用瞒着我了,我今天都知道了。”  “啊,你知道了?”何淑慧眨巴了一下眼睛,“你不是咋呼我的吧,我们三个人说好了,瞒着你的。”  宋疏影抬手就推了何淑慧的脑门一下,“还说好了瞒着我?你们还真是能耐了。”  何淑慧有点难以置信,“你真知道了?”  “怎么,看起来不像?”  何淑慧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不像。”  “那怎么样啊,需要我大哭一场么?”宋疏影看何淑慧剥柚子皮实在是艰难,便从她手中将柚子拿过来,“我帮你剥。”  何淑慧连同手里的小刀一并给了宋疏影,“韩哥没了,但是,你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怎么了?”宋疏影用小刀十分干净利落的将柚子切开,然后一整块皮剥下来,掰下一大块柚子肉给何淑慧,“我的孩子,我肯定是要生下来的。”  “不是吧?”何淑慧塞了满嘴的柚子肉,口齿不清,“韩哥都已经……”  “不,我不信他死了,”宋疏影摇了摇自己的下唇,唇瓣上还有今天下午咬出来的痕迹,“就算是……他死了,这也是我自己的孩子,我要生下来。”  我要生下这个孩子。  这个晚上,当宋疏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将脸庞埋在枕头上,又给韩瑾瑜发了一条信息:“我要生下这个孩子。”  短信上,依旧是有去无回,明明全都显示着已送达,却并不见韩瑾瑜回复。、、  就算是石沉大海,也要发过去信息。  韩瑾瑜,我知道你没死。  因为你说了,让我信你,你会娶我。  所以,我等。  ………………  宋疏影的孕吐还是很严重,不好好吃饭,不管吃什么,感觉都恶心,但是,她还是逼迫着自己吃下一切有营养的东西。  每天除了在图书馆学习的时间,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散步,睡前在寝室内放钢琴曲安胎。  何淑慧还专门买了一个小音箱,连接在电脑上。  在新闻上,依旧有这件事情的后续报道,家属陆续都认领,然后得到了多少抚恤金。  只不过,因为在这场空难里,韩瑾瑜的名单并没有对外公布,所以,韩家人都不知道。  况且,现在韩家的企业,韩澈已经接手了。  宋疏影不了解,为什么会忽然让韩澈暂代,她毕竟不是韩家人,对这些事情也没有理由去询问。  她抽了一个时间,去了一趟韩家,当时是想要见一见韩瑾瑜的母亲的,但是她恰巧去另外一个城市出差,宋疏影便买了一些东西放在了门卫处,说:“麻烦转交给大太太,谢谢。”  “不客气。”  宋疏影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幸好韩瑾瑜的母亲不在,要不然就算是见了面,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会不会露出破绽来。  当晚,宋疏影回了家,是只属于她和韩瑾瑜两个人的公寓套房。  两间房,这一次宋疏影没有睡自己的房间,而是睡在韩瑾瑜的房间里,盖着他的被子,穿着他没有带走的白衬衫,闻着空气中,兴许尚存着的韩瑾瑜的味道。  宋疏影抚着自己的小腹,说:“这就是你爸爸的房间,你看到了吗,妈妈现在躺在你爸爸的床上……哦,你问什么?”  她侧了侧身,“你问你爸爸在哪里啊,你爸爸出去办大事了,你爸爸是一个大英雄。”  在床头,摆着一个瓷娃娃。  宋疏影撑着下巴看着这个和自己的眉眼之间特别相像的瓷娃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你看,这个瓷娃娃,是你爸爸送给妈妈的,是照着妈妈的样子做的,你看看像不像?”  临睡前,宋疏影给韩瑾瑜发了一条短信:“我今天给你妈妈送了一些东西,不过没有见到她,她去了外地。韩澈现在成了韩氏企业的暂代总裁,韩瑾瑜,你说过的,你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你不喜欢的人。”  短信发过去,宋疏影便关掉了手机睡觉。  现在她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晚上睡前必须是给韩瑾瑜发一条短信,然后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是不是有韩瑾瑜发来的短信。  之后回到学校,照理是除了上课自习,就是养胎,身体也算是调理的有了起色。  除了这三个好友,宋疏影没有告诉任何人她怀孕了,也没有告诉奶奶。  其实,何淑慧和苏莹莹两个人是不赞成宋疏影将孩子生下来的,第一是源于宋疏影之前两个月也确实没有注意自己的身体,太过于挥霍了,第二,韩瑾瑜已经死了,一个单亲的妈妈带着孩子有多不容易。  “不,韩瑾瑜没有死。”  宋疏影一直在坚定,韩瑾瑜没有死。  一直到一个月后,苏莹莹陪着宋疏影去做B超,然后做了排畸检查,检查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宋疏影手心里出了一层一层的汗。  但是,结果却……  “胎儿发育畸形,肾和肺都发育不健全,脑室有扩张……”  因为宋疏影想要留下来这个孩子的彩超影像,所以就做了四维彩超,有一段录像,而且可以清晰的看见宝宝的脸。  “之前我就曾经说过,孕妇在早期没有注意,滥用药物,饮酒,休息不规律,或者是做剧烈运动的,都有可能对胎儿造成影响,”医生说,“我还是建议你现在流掉,你的身体现在不适合怀孕,胎儿现在的状况并不稳定,如果你强行想要的话,先不说生下来会怎么样,就是说在你腹中的这剩下几个月,有可能会在几个月后没有了胎心,有可能出生脑死亡,检查结果孩子的身体太差了。”  “我考虑一下。”  宋疏影记得,在两个月前,她就是对医生说的这样一句话。  现在,照理又是这样一句话。  在临出去的时候,医生见彩超的照片递给宋疏影:“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个女孩儿。”  苏莹莹和宋疏影两个人一同走出医院,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一路上气氛都特别凝重。  一直到了寝室楼下,苏莹莹扳过宋疏影的肩膀,说:“你打算怎么办?就算孩子是畸形,你也要生下来么?”  苏莹莹刻意压低了声音,她并没有丧失理智。  “宋疏影,你醒醒吧,你现在才二十二岁,你还有六十多年可以活下去的!不要拘泥于这几年,你听到了没?”  这是苏莹莹一直想要告诉宋疏影的,如果韩瑾瑜没有死,那么,两个人站在一起,去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现在,人死百事哀。  宋疏影摇了摇头:“生下来也是受罪,我会打掉……但是,能不能……再多留一天?”  没有来由的,苏莹莹就被这句话刺痛了一下。  也许,这一次真的应该让薛登陪着她去产检的,她去,只能是渐渐地将她原本存在的三观扭曲了。  或许,已经扭曲了。  当天晚上,薛登来找了宋疏影吃饭。  在餐厅里,宋疏影点了几样比较清淡但是有营养的菜,薛登随她。  宋疏影的孕吐在现在已经比刚开始要好多了,一顿饭能吃很多,而且不吐。  她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刚开始孕吐那样厉害的情况下,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认为是肠胃不好,而且乱吃药,还喝酒。  到底这个孩子现在畸形都是因为她这个妈妈的不负责任,她恨死了自己。  不管韩瑾瑜到底死了没有,她还是想要有一个她和韩瑾瑜两个人的孩子,身上流淌着两个人交融的血液。  薛登十分绅士,帮宋疏影布菜,考虑到宋疏影的口味,吃什么不吃什么,吃过饭之后,再送宋疏影回寝室。  宋疏影能看得出薛登的意思,但是也在一次一次的拒绝他。  朋友的关系,毕竟只能界定在朋友上,如果一旦跨过朋友这条线,成不了恋人,也再也不会成为朋友了,她很珍惜薛登这个朋友。  ………………  两天后,宋疏影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  就在躺上手术台的时候,她都还在期冀着,韩瑾瑜能够来,能够来看看我们的女儿,她已经拖了两天,现在必须要把她拿掉了。  非常残忍的拿掉。  虽然人人都说生命是平等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对于这样已经成型的生命,就连医生都建议你拿掉。  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宋疏影闭着双眼,脸色苍白如纸。  苏莹莹伸出双臂来抱了抱宋疏影,“疏影,今后还会遇见更好的人,你要坚强。”  宋疏影睁开眼睛,看了看苏莹莹,看了看身后站着的何淑慧和薛登,勾了勾唇笑了笑。  是的,兴许以后还会遇上更好的人。  可是,再遇不上韩瑾瑜了。  希望,就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被消磨殆尽。  心如死灰。  宋疏影多少次在午夜梦回,竟然真的梦见了韩瑾瑜,然后醒来,枕边都湿了一大片。  她从来都不喜欢哭,但是,有一段时间泪水却出奇的多,而后,泪水便又少了,因为,梦中再也没有了韩瑾瑜。  ………………  五年后。  在医院内,走廊上,一个女护士在喊:“宋医生!下一场手术准备了。”  “稍等。”  宋疏影换上了白大褂,在进入手术室之前穿了防菌服,戴口罩,冰冷的手术器械,红色的鲜血,宋疏影眼中不带一点感情色彩,抬手,另外一边的护士便清楚的知道她是想要什么,擦汗,递剪刀,从手术到最后的缝合,一丝不苟。  “好了。”  在医院工作的人都知道,其实女护士和男医生是最配的,而且一般情况下都是在医院内部就消化掉了。  但是,宋疏影算是一个特例。  因为她能力强,长得漂亮,又是从大城市里面调过来的主治医生,关键脾气还好,对于新来的小护士也从来都是和颜悦色。  外面值班的女护士晓玲探过头来,叫宋疏影:“宋姐,有人来接哦。”  宋疏影将眼镜摘下来,看了一眼时间,换下了白大褂,说:“晓玲,我先走三分钟,如果有主任来查岗,帮我打掩护。”  “欧拉。”  晓玲和另外几个女护士都猫在窗口,看向外面,头挨着头挤着看。  “是宋医生的男朋友吧,自从宋医生调过来,不一直都是这个男朋友来接的么。”  “但是我问过宋姐啊,她说不是哎。”  “应该不是这个,”晓玲拉开窗子,趁着那个男人转头的一瞬间,说,“我之前看见过宋姐钱夹里的照片,不像是这个哎。”  “这么帅的男人,不会是备胎吧。”  “真的是备胎了,那也没办法咯,在电视剧中,一般的男二都是英俊帅气而且痴情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