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61 下一个幸运的新娘

261 下一个幸运的新娘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728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04
    宋疏影穿着十分简单的T恤牛仔裤,之前因为做手术,所以头发都是挽在脑后,显得干净利落,现在下班了散在肩头。是大波浪的卷发,已经长及腰际,显得一张脸很小,十分妩媚。  来的人果然是薛登。  宋疏影想的没错。  薛登双手插兜。在医院门口等,这边有穿着护士服出去买东西的女护士出来,都向他投过来惊艳的目光。  宋疏影走过来,笑着在正在发呆的薛登脸前挥了挥,“你还真找到这里来了?何淑慧告诉你的吧?说吧,又是怎么威逼利诱的。”  “用什么威逼利诱。把科室的周医生手机号给她就成了。”薛登起初也不大相信,但是何淑慧说了这个地址,找到这里,如果不是真的看见了宋疏影,他还是不会相信。  “为什么想要调到这里来呢?”  这个小县城,虽然说山清水秀,但是比起来宋疏影曾经住过的S市和C市,条件都不够好,唯一的一点可能就是路上鲜有堵车的现象,就算是公交车,也要很久才来一辆。  宋疏影满不在意地说:“大城市的生活压力太大了,想要换一换心情,正好你过来了,今儿晚上我请你吃饭,我做东。”  “那是肯定的,这是到了你的地盘上了。”  这个小县城里最好的酒店就是一家四星级的酒店。薛登就下榻在这里,宋疏影带着薛登去了X山脚下的一家农家乐,说:“带着嘴来,可劲儿的吃,别给我省钱。”  薛登看着这个农家乐,笑了笑:“你可真是越过越大方了,这一回见就直接把我拎到这种鸟不生蛋的地儿。”  “嘁,要不然咱去面馆吧,十块钱一晚的肉丝面就把你打发了。”  虽然是过了许多年,和薛登之间朋友的这种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  宋疏影点了一个大盘鸡。顺带几碗米饭,又点了一些蔬菜,要了米酒。  薛登看见宋疏影的食量,都已经惊了。  “你怎么越吃越多了?每次跟你吃饭,都感觉你好像是一个桶。”  “你才是饭桶!”宋疏影抽纸巾抹了一下嘴角的油,“我饿啊,我现在养身体调理肠胃。你没看我现在红光满面的气色多好。”  薛登笑了笑,这回没有答话了。  他知道,因为在五年前拿掉了孩子,医生说她的身体不适宜怀孕,要调理自己的身体,年轻人才更要懂得珍惜,不能因为年轻就肆意挥霍。  所以,这五年来,宋疏影的作息习惯都十分好。  直到现在搬到了这个小县城。  宋疏影喝了一碗热腾腾的米酒,将白瓷的小碗放在桌上,指了指后面的山影,说:“五年前,大概就是这个时候,也是过了年没多久,我和韩瑾瑜来爬山,然后在上面宿营了一夜,然后我怀了孕,下了山还买了一条土狗,送给我奶奶养着了,你都没有见那只狗,现在长得又黑又壮,给乡下老家看门护院。”  薛登也喝着碗里的米酒。  他能听出来,宋疏影说这么多话,兜一大圈,其实就是为了说韩瑾瑜。  几乎每一次和薛登见面吃饭,宋疏影都会提到韩瑾瑜。  薛登放下筷子,看着对桌的宋疏影,“疏影,你不用一直提韩瑾瑜,我也知道你没忘了他,别说五年了,就算是十年,你也忘不了。”  宋疏影眯起眼睛笑了:“是的,我是忘不了。”  她现在来到这个小县城居住,说实话,就是因为记起了曾经和韩瑾瑜之间的承诺,说如果真的有一天,他脱离的组织,然后就回到这个小县城,买一套独门小院,养一条狗,然后生个女儿,再生个儿子。  宋疏影并没有在这边买房子,而是租了房子,就在医院后面不远处的公寓楼上,薛登送宋疏影到楼下,看了一下周围的治安状况,皱了皱眉:“为什么不挑条件好一点的公寓套房,直接买下来,你没有钱我借给你。”  “我有钱啊,我现在是富婆,没有小白脸过来让我包养都是好的了,我觉得这里住的挺好的,”宋疏影笑了笑,“你要不要上来坐坐喝杯茶?”  “真要请我上去?”池上节亡。  “是啊,难道我说过的话有假过?”  这公寓套房,确实是比较老的了,墙壁上有斑驳的痕迹,从墙面上剥落下来的有一块一块的白色墙漆。  开了门,宋疏影将里面的灯打开,说:“其实这楼是抗八级地震的,虽然说是八十年代盖的,我去泡壶茶,最近喜欢上了茶艺,没事儿就自己琢磨着玩儿。”  等到宋疏影进了厨房,这边的薛登在套房里四处走了走。  有两个房间,都十分整齐,摆设看起来差不多,但是,薛登还是认出来宋疏影的房间,因为衣柜门是开着的,里面挂着几件女式的大衣和套装。  薛登走过去,将衣柜门帮忙关上,从墙面上的落地镜中,看见了在床头的位置,有一个瓷娃娃。  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个瓷娃娃,放在床头上。  薛登走过去,拿起了这个瓷娃娃,仔细看了两眼,瓷娃娃脸上带着笑意,眉眼之间和宋疏影特别相像,却穿着一条特别土气的碎花裙子,一直到脚踝,赤着脚。  应该是宋疏影还很小的时候,现在的宋疏影虽然相貌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却显得更加妩媚,或者说,一双眼睛里,好像是一眼看不到底了,已经没有了当初,在宋疏影大学新生入学的时候,能够看得到的那种清澈见底。  “茶好了。”  后面突如其来传过来的这个声音,让薛登手一抖,手中瓷娃娃便掉在了床上。  宋疏影看着从半空中掉落的那个瓷娃娃,吓了一跳,大步走过去,幸而是掉落在床上,如果真的掉在地板上,现在就已经是碎成瓷片了。  “这是韩瑾瑜送你的么?”  宋疏影将瓷娃娃重新认认真真摆在床头,“嗯,是的。”  这个时候,薛登仔细观察了一下,宋疏影的眼神特别认真,但是,并没有他想要看到的眷恋,倒是十分的冷静。  说实话,从得知韩瑾瑜死后,从张老家中出来,宋疏影趴在薛登身上哭的那一次之后,这几年来,他也再没有看到宋疏影脸上的情绪波动,见了面照样会开玩笑,照样说说笑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了那种灵气,不管是面对什么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波澜。  薛登在宋疏影家里喝了一杯茶,“大晚上的,你给我喝茶,也就是成心想让我成了夜猫子的吧?”  “好啊,那咱们去网吧去打游戏通宵?”  “你不是早就戒了游戏么?”  宋疏影脸上浮现一刹那的空白,然后笑了笑,单手扶着茶壶,里面的水流倒入杯中,“是哦,我都忘了,我戒了。”  之前在大学的时候,大概是大二的时候,刚开始迷上网游,甚至夜不归寝去网吧里包夜玩一整晚上,结果后来让从外地回来的韩瑾瑜教训了一顿,凌晨三点把她从网吧里给拎了出来,自那以后,宋疏影虽说没有完全戒掉网游,但是偶尔上去也就是顺手升个级打个怪,如此而已。  薛登在临走前才说:“我都给忘了,这一回来,主要是苏莹莹托付的。”  他从包里拿出来一份请柬,“苏莹莹下周大婚,请你过去,这是专门给你的请柬。”  苏莹莹婚礼的事儿,宋疏影在校友会里已经知道了,就算是苏莹莹不给她发请柬,也是要去的。  “这一次不是让你去吃饭的,”薛登将请柬打开,“这是伴娘请柬,苏莹莹找你去当伴娘的,何淑慧也去。”  “你知道么,薛登,其实刚开始从大一第一次见你和苏莹莹,我以为你俩会最后走到一起的,”宋疏影说,“我这人从来都没有看走眼过。”  薛登哈哈大笑:“那没办法了,你这一次就看走眼了。”  ………………  薛登住在四星级的酒店里,宋疏影说请假手续要两天,还要交接一下其他的有关病历,“你要不就先回去,不用等我。”  薛登摆手:“正好,这个小县城山清水秀的,我正好趁着这两天可以去逛逛,你随意,到时候订票的时候叫上我就行了。”  宋疏影说不动薛登,索性由他去。  第二天,宋疏影先到主任那边请了假,主任陪同宋疏影到院长办公室盖章,毕竟不是一两天的假,而是半个月的假期,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院长见宋疏影过来,急忙就让请坐,然后倒茶。  宋疏影是从C市大医院调过来的医生,在这样的小县城里,不管是学历还是资历,都是一块香饽饽啊,所以一定要像是菩萨一样的供着,以免人家一有什么不满意拍屁股就走人了。  院长十分殷切地询问了一下宋疏影是否住的习惯吃的习惯,感叹了一句:“本来医院这边要给宋医生配房的,但是……”  宋疏影打断了院长的话:“我不需要开特例的,我才刚开不到三个月,还是把房子配给老医生吧。”  医院规定是在医院任职够五年以上,才能有资格参与医院内部房的分配。  盖了章之后,宋疏影从院长办公室内走出来。  当晚本来是宋疏影值班,需要调班的话,那么整整一周的值班表就都需要重新安排,况且已经是周日了,最后一天,宋疏影便第二天再走,晚上在这边值班。  晓玲是当天的值班护士,在查房过后,回来之后实在是耐不住好奇心,就问了上一次来接宋疏影的那个男人。  “哦,那是我朋友。”  “不是男朋友啊,”晓玲有点失望,“我猜就不是,你钱包里的那张照片我上一次看见了……”  晓玲意识到说错了话,急忙捂住嘴,“我无意间看见的,我不是……”  宋疏影摆了摆手:“没关系,钱夹里的照片是我男朋友……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等到三点查房的时候,我叫你。”  等到晓玲去一边休息,宋疏影打开自己的钱夹,将里面的照片都拿出来,一张一张的看过去,这些照片里,她最喜欢的还是韩瑾瑜站在山顶,夕阳余晖的那张抓拍。  宋疏影看着看着,手指不由得用力,手指捏着相片的边缘,手指尖发白,然后深呼吸,然后狠狠的撕扯着照片……  人都死了,还留着这些照片有什么用?!  只不过,因为照片当时宋疏影是打印出来之后,还特别在外面过了一层塑料纸,现在撕扯不开,倒是锋利的硬塑料边缘将食指的手指划破了一道,血汹涌的流了出来。  宋疏影抽出一张纸巾来按在手指上,抹了一下眼角,抬眼看向窗外的森森夜色。  ………………  隔天,宋疏影一大早就打电话叫上薛登,“起了没呢?长途车在早上五点半。”  薛登估计还没有睡醒,电话那头迷迷瞪瞪了有大概半分钟,“怎么那么早啊?”  “早上五点半一趟车,中午十二点半一趟车,下午四点半一趟车,你说坐哪一趟?”  反正已经被叫醒了,所以还是这一趟车。  上了长途车,等到了省会,再转航班回C市,到了下午两点半,才终于奔波到了C市。  在飞机上吃了一点东西,还不算是太饿。  当天回来,并没有告诉苏莹莹和何淑慧,但是,宋疏影挺奇怪的是,这两人竟然不约而同地都来接机了。  宋疏影看了一眼身边的薛登,薛登摆了摆手:“不是我。”  “不是你什么?”  薛登:“……”  又栽进宋疏影的语言陷阱里了。  “哎呀,好不容易见一次,你想给我们俩一个惊喜,我们俩也正好给了你一个惊喜,咱们扯平啦。”  何淑慧照样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只不过苏莹莹倒是看起来娴淑了许多,前面薛登在和苏莹莹说话,后面何淑慧在跟宋疏影咬耳朵,说:“莹莹老公来送的,当然要淑女一点了,你看见没,就前面在车前的那个人。”  何淑慧这么一说,宋疏影还特别看了一眼。  车子并不是豪车,而且在车前的男人,看起来也没有多么英俊帅气,远处看过去,也就是普通人一个,但是待人很和气。  他走过来帮宋疏影接过手中的一个背包,放进后备箱里,宋疏影说:“谢谢。”  “没关系,都是朋友。”  宋疏影在C市没有住所,本来打算说去住酒店的,何淑慧说:“我跟人合租有房子,你去我那儿住呗。”  何淑慧毕业之后就留在C市了,之前先是在一家私人医院里,后来考到市医院。  宋疏影和何淑慧也是有多半年都没见面了,见了面自然也是有很多的话要说,说了一路,一直到家里,“这是我室友。”  “你好。”  和何淑慧合租的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很安静,不太爱说话,但是待人很友善。  宋疏影觉得何淑慧总算是找了一个好室友,如果和何淑慧是一样话唠的性格,那房顶都要被掀起来了。  晚上睡前,两个好友说了不少话,口干舌燥。  何淑慧说:“苏莹莹结婚了,我妈都快要催死我了,说我现在二十六了,虚岁都二十七了,什么再不嫁人就嫁不出去了……我都没有找着合适的,你说我能随随便便找个男人就嫁了么?我都快烦死了,现在连过年都不想回去,回去就被逼着相亲。”  “我能理解你爸妈的这种行为,老一辈都这样,”宋疏影说,“他们并不是想让你找自己喜欢的另外一半,而是能够安安心心过日子的人……可你可以不按照他们给你规划的路子去走,但是一定要尊重他们的想法……”  毕竟,有一双真正关心你的父母,真的不容易。  何淑慧现在提起这个话题就满心都是烦躁,她就不信了,如果找不到另外一半,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自己养活自己,有什么不好的。  她索性就换了个话题,“今天六月份的毕业典礼,你去参加么?都已经推了两年了,能毕业却不毕业,你还真是……”  两年前,是大学毕业,当时宋疏影没有穿学士服,没有领毕业证,因为差她最后离校之前的信息核对最后的签字。  所以,事实上,宋疏影说到底现在还是留校生,因为并没有拿到手里毕业证。  宋疏影看着天花板,等到何淑慧都快睡着了,她才幽幽的说出一句:“等到六月份毕业典礼吧。”  她是为了韩瑾瑜学医的。  她还记得,在新生入学之后,宋疏影勾着韩瑾瑜的脖子,说要等到韩瑾瑜亲手给她戴上学士帽。  所以,学士服,应该也就延迟了两年,到现在……  ………………  宋疏影和妹妹宋予乔通了一个电话。  宋予乔是在两年前,也就大约是宋疏影毕业那年,从国外回来,和叶泽南结了婚,已经是两年了。  “姐,你来C市了?怎么不说一声,我都没去接你。”  宋疏影知道宋予乔结婚之后,是一直和婆家人住在一起的,关系一向不是太好,她自己都要小心翼翼的,就别提还要顾及到她这个姐姐了,索性也就不打扰她。  “你好好上班,我就过来这里参加朋友的婚礼,住几天……”  电话另外一头的宋予乔忽然就不说话了。  宋疏影知道,宋予乔嫁给叶泽南,根本就没有过婚礼,所以,现在肯定是伤心了。  “予乔,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宋疏影说,“你就要按照你当初的想法好好去做。”  宋疏影知道妹妹是真心喜欢叶泽南,所以,在喜欢之下,就希望多付出一些努力,能够快快乐乐的。  “嗯,我知道了,姐,我就是怕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宋予乔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姐姐,其实叶泽南自从结婚之后,就从来都没有在家里待过,如果当时她就告诉了姐姐,以宋疏影的脾性,一定要闹到叶家来的。  “就看你觉得值不值得,予乔,”宋疏影说,“如果你觉得值得,那坚持就是正确的。”  宋疏影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热衷于对妹妹说教了,这些话,似乎是在对妹妹说的,也是她在说给自己听的。  ………………  三天后,是苏莹莹的婚礼。  因为是比较传统的婚礼,就像是何淑慧和宋疏影这种伴娘,也用不着去随着苏莹莹的家人,等到十点多的时候直接去酒店就可以了。  何淑慧和宋疏影两人坐的公交车,车上人挺多,宋疏影和何淑慧就在车尾的位置,找了一个不太挤的位置站着,拉着上面的拉环。  何淑慧说:“真是挤死了,要知道就让薛登开车来接了。”  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薛登的电话打过来,“我现在到了世纪广场,你们现在到哪里了?”  何淑慧忙看了一眼公交车路线,“我们下一站是绿野,和世纪广场就隔一条路,你过来接我俩吧,快被挤成肉片了。”  何淑慧和宋疏影下了车,说:“我到前面去买瓶水,你先在这儿看着薛登的车。”  宋疏影摆手让她过马路小心点,便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  薛登来的挺快,宋疏影看见对面一家超市何淑慧拎着三瓶冷饮走出来,这边薛登的车已经停了下来。  薛登摇下车窗,“上车。”  宋疏影从马路上跳下来,打开车门上了车,何淑慧只嚷嚷着热,将冷饮递给前面的宋疏影,“喝什么?”  “矿泉水就行了。”宋疏影拧开盖子,看了一眼后视镜,然后一下子喝呛了,“停车!”  薛登刚刚发动车子,却没有想到一边的宋疏影直接敲车门,还没有等车在路边停稳,宋疏影已经开了车门冲了出去。  “怎么回事?”  何淑慧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薛登将车子停在旁边的临时停车位上,对何淑慧说:“你在车里等着!”  宋疏影急匆匆的跑着,跑过马路,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就来不及看车,伴随着一辆私家车停下,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剧烈的声响。  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大叫:“找死呢是不是?!没长眼睛啊!”  宋疏影却好像是没有听见,一直向刚刚在后视镜看到的那个人影跑过去。  那个人就是韩瑾瑜!  真的像。  不管是身形,还是头发,还是穿衣的风格,都像是韩瑾瑜!  不,他就是韩瑾瑜!  她冲散了前面的人群,然后将一个人推开,一直追到了地铁站,光亮的地面上倒映出明晃晃的人影。  “韩瑾瑜!”  宋疏影没有买票就想要冲进去,被一边的工作人员拦住了,她好像疯了一样,狠狠的推了一边的人一把,“你让我过去!滚开!”  “怎么还骂人啊?”  后面薛登及时的赶过来,拉住工作人员,说:“我来买票,让她先过去。”  宋疏影双眼通红,她跑向已经在缓缓行驶的地铁,却没有赶上,一边的工作人员拦住她,不让她靠近已经飞速行驶的地铁,直到,再也看不见了。  她剧烈的喘息着,扶着自己的膝盖,然后慢慢的蹲下来,抱住了双膝。  泪水模糊了双眼。  这是五年来,宋疏影第一次哭,哭的次数多了,也总有泪干的一天,在之前,有时候夜深人静,宋疏影内心的难受波浪翻滚,她便无声的大哭,却没有一滴眼泪。  她觉得她的眼泪是已经哭干了,却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还会有大把大把的热泪。  薛登站在宋疏影身后三米远的地方,看着宋疏影哭了一会儿,转过来,眼睛红红的。  宋疏影经过薛登身边,说:“走吧。”  薛登错后半步,跟在宋疏影身后。  婚礼现场,宋疏影和何淑慧都换上了很漂亮的伴娘礼服,小礼服,很漂亮,当即何淑慧就自拍了好几张。  “疏影,你过来,拍两张照片……”  化妆间内,宋疏影靠着化妆台,圆润肩头露在外面,一双眼睛盯着一个角落,一动不动。  何淑慧走过去,在她眼前挥了挥:“想什么呢?!”  宋疏影这才猛地回过神来,“什么?”  “你有些心不在焉的,刚才你追出去,是……”何淑慧顿了顿,说,“是又出现幻象了么?”  宋疏影摇头:“确确实实是一个人,不过……应该是我看错了,长得仅仅是比较相似,好了,婚礼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在苏莹莹的婚礼上,有一个抛花束的环节,有很多女孩子都站在台子下面想要争抢着花束,宋疏影没有多少兴趣,倒是何淑慧非要来抢,硬拉着她过来。  “你就过来凑凑热闹嘛,站那么远干嘛啊?”  苏莹莹是新娘子,所以在婚纱礼服的领口处,别着一个麦克风,在抛花束之前,她忽然叫了一声“宋疏影”!  宋疏影回过头来,这边苏莹莹手中的花束便直接向她扔了过来。  苏莹莹曾经练过投篮,被称作是三分球神投手,所以,想扔给谁就能扔给谁。  宋疏影有点手忙脚乱,接到花束,花束上面的水珠溅了她一脸。  苏莹莹冲宋疏影眨了眨眼睛。  在婚礼上接到捧花的女性,会成为下一个幸运的新娘。  其实,原本这个环节是并不存在了,是苏莹莹临时给加上的。  宋疏影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捧着的花束,笑着摇了摇头,新娘么?她从来都没有奢望过。  ………………  在C市住了一个星期,宋疏影送走了苏莹莹去度蜜月,然后去A大医学院见了见院长。  院长对于这个让毕业都不肯毕业的执拗学生,也真的是无可奈何了,不过,宋疏影算是他们医学院的骄傲,便也都尊重她自己的选择。  “今年还不准备签字么?”  宋疏影笑了笑:“我就是来签字的啊……顺便问一下,今年毕业生毕业典礼是什么时候,我好回来参加,凑凑热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