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63 狠狠爱

263 狠狠爱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700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05
    韩瑾瑜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因为宋疏影脸上化了浓妆,全部都抹开了,特别是一双勾了眼线抹了眼影的眼睛,泪水浸润。全抹在了韩瑾瑜的衬衫上,沾染了一片一片晕染开的黑色痕迹,而在另外一处,肩膀上。是从白色衬衫渗透出来的大片血迹。  宋疏影真的是狠狠的咬下去的,没有留一点力气,真的是血肉模糊。  在外面的走廊上传来脚步声,韩瑾瑜耳根动了动,带着宋疏影转了一圈将身后的门给关上了,耳朵贴在门板上。片刻之后,抬手将灯关了。  宋疏影被韩瑾瑜压在门板上,她内心波动的厉害,却也知道韩瑾瑜现在的这些举动并不是无缘无故的,也便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牢牢地盯着面前的人。  韩瑾瑜靠近宋疏影,温热的呼吸拂在宋疏影的耳根,几乎用唇语,两人紧贴才能给听得到的声音说:“门外有人听。”  黑暗中,宋疏影看向韩瑾瑜。  就只是双目视线相交的这一瞬间,宋疏影就已经明白了韩瑾瑜的意思。  韩瑾瑜抱着宋疏影,一条腿已经抵在了宋疏影双腿间,手从宋疏影的后背摸上去,宋疏影很是时机的呻吟出声。  她的声音很好听,特别是在娇喘呻吟的时候。听起来就好像是泉水一般叮铃作响,勾人心神。  韩瑾瑜的脖颈拂动着从宋疏影口中的呻吟声,温热的刺激着喉结。  紧接着就在此时,韩瑾瑜吻上了宋疏影的唇。池亚在划。  已经五年都没有见面了,唇瓣接触到的这一刻,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都僵了一下,韩瑾瑜的唇微凉,是很冰凉,似乎是因为长时间在外面吹了冷风,宋疏影的唇瓣滚烫,或许是因为刚才喝了酒。来自于酒精的刺激。  仅仅是僵硬下的一刻,宋疏影便已经探过舌尖去。  舌尖用尽全力的交缠在一起,就和刚才她卯足了劲儿去咬韩瑾瑜是一样的。  咬的用力,踢打的用力,吻的也用力。  这是宋疏影的性格,她就是一个极端的人,既然爱了。那就狠狠爱,恨了,就狠狠恨,恨不得讲满腔的热血都洒上去。  很快,韩瑾瑜便已经搂上了宋疏影的腰,片刻就将主动权拿了回来,舌尖在唇瓣中,在牙齿间,不知道是磕碰了唇还是咬破了舌尖,弥散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但是谁都没有停。  这根本就不像是在接吻,更像是在打架,在互相博弈。  一直到,走廊上轻微的脚步声离开,两人才气喘吁吁的松开了彼此的唇瓣,宋疏影唇瓣上的口红,全都染在了韩瑾瑜的脸上,甚至还有白色衬衫上,两人看起来一样的狼狈,喘息声越来越重,空气中温度在这种凝神的对视中,一点一点升高。  忽然,门板响了两声。  “韩哥。”  宋疏影别开脸。  韩瑾瑜先将宋疏影身上有些凌乱的衣服给整理好了,然后后退一步,抬手开了灯。  灯光忽然亮起的一刹那,宋疏影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睛,唇上就已经被轻点了一下,房门打开。  来人是顾青城。  顾青城笑了笑,目光扫过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身上脸上的印子,转过来说:“韩哥,我有事说。”  宋疏影听出来了,她站直了身体,冷笑了一声:“这话摆明了就是让我离开的,是不是?那我走。”  她转身撂手就要离开,却在临出门之前,被拉住了手腕。  韩瑾瑜对顾青城说:“说吧。”  顾青城说:“最近的几次大单子,张老开始怀疑你了,前天还开了一个秘密会议,只不过排除你在外了,这是朋友告诉我的,不知道是不是可靠,不过……”  韩瑾瑜摆了摆手:“我知道了。”  顾青城都能得到消息,那么他这五年来,积蓄的力量,又如何能得不到消息。  “让阿绿把楼上的套房门卡拿过来。”顾青城对身后跟着的董哲说。  不过两分钟,穿着大红的裙子的阿绿已经来了,门卡双手奉上,特别注意了一下房间内唯一的一个女人。  她刚才是在后台,刚刚宋疏影要斗舞的那个女人,就是她手底下带出来的。  不过,当时在后台看了这女人的舞,也确实是惊艳到了,如果她是男人的话,她也会选择的是宋疏影,这个女人不仅仅是媚,还有那种特殊的勾人的感觉,勾魂摄魄,却不觉得俗艳。  房卡拿在顾青城手中,他看了一眼韩瑾瑜和宋疏影,最终还是讲房卡递给了站的稍微远一点的宋疏影。  “嫂子,楼上已经准备好热水了。”  宋疏影淡漠地扫了顾青城一眼,抬步的瞬间,已经将顾青城手中的房卡抽了过来。  混这种场合的人,能懂得察言观色,在眼神之中,适时的带上狠辣或者凌厉,就足够了。  不过,宋疏影刚开始看顾青城,也就仅仅想到是一个地痞出身,却从来没有想到,顾青城的姓氏,可以和顾家和沈家两个家族联系在一起。  宋疏影上了楼,韩瑾瑜并没有立即跟上去,在这间包房里,他接过阿绿递过来的湿巾,擦了一下脸上背宋疏影脸上晕染的色眼影。  本应该回来的时候就去找宋疏影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回来之后,张老已经开始对韩瑾瑜有所怀疑,在南边沿海透出去的消息,确实是有些过于显露了,但是涉及到的货的量很大,韩瑾瑜不能袖手旁观,必须要捅出去,所以,张老也就派了另外一个人去接替韩瑾瑜,将韩瑾瑜给召了回来。  韩瑾瑜知道,张老已经对他有所怀疑了,开始跟踪他,并且寻找他的破绽。  经过这五年,张老的集团内势力也在日益的萎缩,再经过韩瑾瑜经手的几批大的单子的丢掉,已经无力回天了。  韩瑾瑜一回来,几乎就被软禁了,连张老的面都没有见。  顾青城说:“张老昨天吐血了,你应该听说了吧。”  “嗯,知道。”  韩瑾瑜脸上带着深深的疲累,“下面这里你帮我盯着,我上去了。”  一边的董哲为韩瑾瑜领路,通过走廊尽头的一台电梯,上了五楼,五楼的走廊上,铺着一层厚实的地毯,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董哲领着韩瑾瑜走到第三间房的位置,示意过之后,才转身离开。  韩瑾瑜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甚至手抬起放在门把上,只不过,放上去,却又放下来。  等到董哲走到走廊的另外一头,不经意扭头看,还看见了韩瑾瑜仍然在门口站着。  门并没有锁,韩瑾瑜轻轻一推就开了,套房里面的装饰都十分简单,一张Kingsize的大床,一台液晶电视,真皮沙发,还有一台台式空调,桌上的摆设都十分简洁,窗帘是暗蓝色的,外面的微风吹进来,轻轻拂动。  在浴室内,里面传出来哗啦啦的水声,磨砂玻璃门上透出灯光。  韩瑾瑜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反手将门锁上了。  宋疏影向来都做事大胆,现在一个人在房间里洗澡,竟然连外面的门都不锁。  不过,宋疏影之所以不锁门,是她知道,韩瑾瑜在,不会让其余的人进来。  这种信任,宋疏影从来都没有给过别人,却偏偏给了韩瑾瑜。  宋疏影在浴室内卸了妆,洗了澡,用吹风将头发吹干,才走出来。  这是宋疏影已经养成的习惯。  为了调养身体,晚上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洗头发,会有湿气,女女人的身体不好,之前她总觉得无妨,但是,现在她宁愿多花一点时间,将自己的身体调养的很好,不会动不动生病,在想要宝宝的时候,也会怀上一个十分健康的宝宝。  开了门,她看见韩瑾瑜背对着浴室,在床上坐着,身上的衬衫没有脱。  宋疏影身上裹着一条浴巾,从胸部的位置一直到大腿根部,位置真的是刚刚好遮住,在胸口的位置,还特别就挤出沟来,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宋疏影要勾/引谁呢。  她走到韩瑾瑜面前,绕过去在韩瑾瑜面前,蹲下来,双手覆上他的衬衫扣子,解开,露出肩膀上被宋疏影快要咬烂了的伤口,真的是血肉模糊了。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目光呆呆的,一动不动,任由宋疏影将他身上的衬衫剥下来,然后转身去找药箱。  刚刚在进来之前,宋疏影特别问了来送她的阿绿医药箱。  当时阿绿还有点惊讶,毕竟是在夜场中工作许久了,所以当宋疏影提及医药箱的时候,她首先想到的就是私密部位受伤所需要的药。  宋疏影说:“酒精碘酒棉签纱布,简单的几样就可以。”  “好,我马上送过来。”  宋疏影站在韩瑾瑜面前,一条腿曲起在韩瑾瑜双腿之间,拿出酒精给韩瑾瑜胸口消毒。  其实,一些伤口,比如说擦伤,有时候怕疼的话,酒精并不需要深入消毒。  当宋疏影用酒精给韩瑾瑜她的咬痕的那一瞬间,韩瑾瑜背上的肌肉都绷紧了。  宋疏影面无表情,说:“忍着点儿,避免伤口感染,万一得了狂犬病就不好了。”  韩瑾瑜蹙了蹙眉:“疏影……”  宋疏影在韩瑾瑜伤口上用纱布重重的勒了一下,就堵住了接下来韩瑾瑜的话,“别说话,我现在烦得很,想要清净,如果是苍蝇在耳朵边一直嗡嗡,我会找个苍蝇拍拍死。”  韩瑾瑜便不说话了。  其实还真是挺稀奇的,韩瑾瑜父母的话都没有听过,但却是听宋疏影的话,不管在任何时候。  但是,宋疏影经过浴巾勒的胸部就在韩瑾瑜眼前,距离很近,他甚至都可以闻到宋疏影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不是沐浴露的香气,而是本身带着的那种清新的感觉,已经五年都没有靠近……  宋疏影帮韩瑾瑜清洗了伤口,上了碘酒,抬手将已经被她脸上的妆糊掉一大片的衬衫抬手就扔在一边了。  现在的这样的姿势,很暧昧。  宋疏影单腿抵在韩瑾瑜双腿间,膝盖若有似无的能够蹭到韩瑾瑜的腿间部位,而胸口就在他面前,不过几厘米的位置,而且,可以看得出,宋疏影浑身上下就裹着一条浴巾,就是故意穿成这样来勾人的,。  韩瑾瑜伸手想要拉住宋疏影的同时,她向后退了一步,“忍不了了?我偏偏现在没有性、趣。”  “不是,我没有……”  宋疏影说:“我知道你没有,你也不过强调了,我现在就问你,你是不是早就回来了?”  “……是。”韩瑾瑜一双眼眸盯着面前的宋疏影,好像一双眼睛想要将她看透一样,“但是,我是因为……”  “不用解释,我要听你解释了么?你现在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宋疏影退后一步,将手里沾了血的棉球扔进一边的医用纸袋里,转过来问,“前两天,是不是你让那两个人跟着我的?”  韩瑾瑜说:“是。”  “那为什么我让那个人给你带话,去酒店找我,你不去?”  “因为……”韩瑾瑜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我去见了你,你会很危险。”  宋疏影动了动唇,然后紧抿了一下,嘴唇瞬间白了一下,忽然就冷笑了一声:“如果你不见我,我会更危险,我会想要为了你去死,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一次你回来了,看见的是我的墓碑,怎么办?”  韩瑾瑜的目光越发的黑,黑的让人心颤。  他说:“你不会死的,你会长命百岁。”  “无谓的自信,我都不知道我会活到什么时候,韩瑾瑜,说不定我明天就死了呢!你知不知道,你很大男子主义,”宋疏影冷冷说,“又或者我已经嫁了人了,怎么办?”  “那……”  我想,我会哭吧。  韩瑾瑜的双手握成了拳,额角的青筋隐约跳动着。  宋疏影盯着韩瑾瑜,并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就已经绕过床尾,走到另外一边,躺在床上,翻过去背对着韩瑾瑜。  韩瑾瑜站在床边看了宋疏影一会儿,为她将被子拉上来,然后转身进了浴室,如果是往常,五年前的话,现在的宋疏影肯定会冲进来要给他洗澡,不让他肩膀上的伤口沾水,但是……  韩瑾瑜站在花洒下,任由冷水冲刷着健硕的胸膛。  洗了澡,韩瑾瑜拿了一件睡袍穿上,才走了出去。  头顶的大灯已经关了,只剩下床头灯光微弱的壁灯,照出宋疏影身上白皙光滑的躯体,他感到自己身上刚刚用冷水压下去的躁动就又起来了。  宋疏影在床上翻了两下身,踢了被子,身上裹着的浴巾便散了。  韩瑾瑜的眼睛里很轻易的就冒出来一簇红色的火光,他走过去,看着近在眼前的胴体,在拉着被角给宋疏影盖上的时候都有点颤抖,但是,他却始终都没有动宋疏影一下,只是弯下腰来,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抬手将房间内唯一的光源壁灯关掉,转身在沙发上躺下了。  黑夜中,呼吸绵延。  宋疏影睁开眼睛,看见韩瑾瑜手长脚长,却缩在沙发上,整个人都好像是蜷缩着一般,她的眼眶于是又湿润了。  曾经一度,她都已经自己的泪水哭的干涸了,但是这一晚,却哭了两次。  五年了。  她不敢想象,五年后,韩瑾瑜真的回来了。  ………………  第二天早上,宋疏影睁开眼睛,竟然没有看见韩瑾瑜。  她惊的一下子就从床上坐起来,没有来得及穿上拖鞋,急的就向浴室内去找,但是,整个人房间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  “韩瑾瑜!”  又不见了?!  宋疏影呆呆的坐在床边,难道昨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她闭上眼睛,又前前后后的想了一遍,包括自己在酒吧买醉,然后被人带到一个房间内,见到了韩瑾瑜,然后她近乎疯狂的打了他,还咬了他,又给他处理伤口,还为了气他,故意勾引看他难受就是不帮他……  正在回忆着,门口忽然响了一声。  宋疏影猛地睁开了双眼,看见韩瑾瑜从门口进来,手里拎着两个袋子。  “你醒了。”  韩瑾瑜走过来,将其中一个袋子递过来放在宋疏影身边,“内衣,我是按照你以前的码买的,还有一条裙子,大衣是挡风的,外面天气看起来还不错,不过你还是多穿着用来保暖。”  宋疏影两只手放在床边,狠狠的抓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韩瑾瑜。  他下面穿的是一条牛仔裤,上身穿着夹克,整个人看起来很利落,只不过有了黑眼圈。  她从韩瑾瑜手中将衣服袋子接过来,直接倒在了床上。  衣服的标牌都已经被剪掉了,内衣的款式是宋疏影喜欢的,颜色是蓝色的,裙子是黑色的裙子,大衣是咖色的。  宋疏影当即就十分迅速的穿衣,提上靴子,韩瑾瑜已经将从外面拎过来的外卖在桌上摆好了,“洗漱用品我都已经换了新的了。”  “嗯。”  好像经过昨天晚上之后,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却又疏远了。  宋疏影坐在桌边,每吃一个东西,都会吐槽一两句,而韩瑾瑜就在一边静静地坐着,因为宋疏影说不吃芫荽,两份菜馄饨汤,韩瑾瑜便用小勺子,将一份上面的芫荽一片一片的舀出来。  吃过早餐,宋疏影接到了何淑慧的电话。  何淑慧说:“疏影啊,你真是我亲姐姐啊,又夜不归宿了……跟薛学长怎么样了?一夜缠绵?”  经过何淑慧这么一说,宋疏影才想起来,昨天晚上跟薛登出来是告知何淑慧的。  宋疏影说:“我昨晚没有和薛登在一起,我喝醉了,就在外面找了一家酒店睡了……你先去上班,晚上找你一起吃晚饭。”  宋疏影挂断电话,将手机放进包内,转过头来,就看见韩瑾瑜正盯着她。  韩瑾瑜说:“你还是不要在C市这边呆着,等到……”  “你是怎么给张老说的?”  宋疏影打断韩瑾瑜的话,直接问。  韩瑾瑜皱了皱眉,房门敲了两声,宋疏影去开门,这一次来的人是高雨。  也是消失了五年的高雨。  宋疏影笑了一下,“高雨,好久不见。”  看见了宋疏影,听见宋疏影打招呼,高雨脸上并没有太大的神情改变,而是转向韩瑾瑜,“韩哥,我们要出发了,张老那边已经让人过来了。”  韩瑾瑜说:“好,你先出去。”  等到高雨一退出去,韩瑾瑜便拿起沙发靠背上的夹克衫,起身想要往外走,经过宋疏影身边,说:“最迟明天,我会让人把你送走,不要呆在C市。”  韩瑾瑜话音未落,这边已经被宋疏影扣紧手腕压在了身后的门板上。  宋疏影的个子不算低,再加上穿着七公分的高跟靴,一条胳膊从韩瑾瑜身后摸上去,柔软的胸部压着他硬实的胸膛……  “不。”宋疏影抬眼看着韩瑾瑜,“我不会再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可能,就算是你不告诉我,我也能够猜得出来,你现在是双重身份,除了张老那边,你还在为另外的人做事,对不对?”  不得不说,宋疏影的推理能力十分强,仅仅从韩瑾瑜找人保护她,从昨天晚上压在门板上的做戏,就已经联想到了。  韩瑾瑜别开脸,已经顺着宋疏影的手腕将手拿来,“这些事你都不用多管,你现在只要和我保持距离……”  “那昨天晚上的事你怎么和张老说?”这是宋疏影第二次问这个问题,却没有等到韩瑾瑜的回答,说,“一夜/情?”  韩瑾瑜的目光陡然动了动。  门外,高雨又敲了几下门,声音透过门板并不是很清晰,“韩哥,必须要走了。”  宋疏影这才放开了韩瑾瑜,向后退了一步,嘴角勾起一抹笑:“韩瑾瑜,我恨你。”  韩瑾瑜却忽然将宋疏影抱在了怀里,紧紧的,用那种可以融入骨血的力量,紧紧的抱着她。  “我爱你。”  宋疏影站在门口,看着韩瑾瑜和高雨两人的身影在走廊上经过,走到最远处的电梯口,两人消失在电梯口,面无表情。  爱么?  究竟可以爱到哪一种地步呢?  ………………  这一天,宋疏影的身边照例是有人来来往往,她特别关注了一下,身后还是又那两个人在不远处跟着,保护着她。  在晚上,宋疏影第二天的航班要回X县了,便将几个好朋友叫出来,做东吃了一顿饭,吃饭间,薛登很沉默,苏莹莹因为怀孕,家里有人看着,大约吃了一半便离开了,只有何淑慧还神经大条地一边吃一边讲着自己在医院里的细节。  “我去个洗手间啊。”  等到何淑慧去洗手间,留下宋疏影和薛登两人,薛登才问:“你们又好了,是不是?”  宋疏影一直不想耽误薛登,薛登是好人,这几年来对自己的照顾很多,虽然说自己每每都是拒绝……  “是。”宋疏影抬眼看了一眼薛登,他的眼睛很亮,似乎是水洗了一样的亮。  薛登笑着摇了摇头:“我就知道,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我都比不过他。”  宋疏影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前面不远处的洗手间,何淑慧已经走了出来,薛登问:“五年前,我相信你是真正爱着他的,那现在呢?”  宋疏影将嘴唇抿成一线,随即笑了一声:“还剩下三分吧,说实话,如果他再不出现,仅剩下的这三分,就也要消磨掉了……”  两人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何淑慧哼着歌坐下来,“在说什么呢?给我听听呗。”  宋疏影转过头,看向何淑慧:“我在说,拿来爱人的话,三分,足够了。”  她是那种认准了一个人,就一条道走到黑的。  不管这条道路上,前面是荆棘还是鲜花,都会走下去。  薛登不是比不过,而是缘分不够深。  说来也是奇怪,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的缘分也不够深,这样一段感情的维系,完全都靠着时间支撑。  从十三岁相遇,一直到上大学十九岁才确定关系,然后总是聚少离多,这一次生死分别又是五年……  当天晚上,何淑慧喝的不少,而且她还是一样的沾酒就倒的体质,还是让薛登扶着给塞进车里。  薛登扶着驾驶位的车门,问:“你不上来?”  宋疏影摇了摇头:“不了,你送淑慧回去,我在这里等个人。”  “保重。”  薛登了解宋疏影,所以,一直是默默地跟在身边,绝对不会强迫她去做什么,这样的女人能力太强,也太难有人能够驾驭的了。  “你也是。”  宋疏影站在餐厅门口,看着薛登的车开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是一条短信。  来自于一个陌生的号码。  薛登开车到前面不远处的树影,停下了车子,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这样的深夜,他还是不放心宋疏影这种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  等了大约有几分钟,一辆车从餐厅门前驶过,宋疏影在车子前面停顿片刻,便开了车门上了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