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64 我有东西给你 (为钻石加更)

264 我有东西给你 (为钻石加更)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37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05
    之前给宋疏影发来短信的,是一条陌生的号码,只有五个字:“我是韩瑾瑜。”  宋疏影脸上没有表情,将这个号码存了起来,之前已经存了五年的那个号码。在刚开始,发了五年短信的那个号码,就删去了。  不过,就算是删去了。也还记得那个号码,每天一条短信,或者是两三天一条短信,几乎已经养成了习惯。  只不过,这个手机卡,并不是在韩瑾瑜本人手里。或者说,从五年前,飞机失事的当天,就已经不在他手里了。  五年前……  韩瑾瑜当天随张老派的人一起上了飞机,在坐飞机之前,已经有人过来将他的手机收走了,一直到了目的地下车,然后换了一个新的手机和手机卡。  负责这个事情的人是高雨,韩瑾瑜对于高雨一向都是十分信任,手机就算是在她手里也比较放心,韩瑾瑜找到高雨,是想要用手机给宋疏影发一条信息或者是打电话,毕竟是临时决定离开的,并没有事先告知宋疏影,他怕宋疏影会担心。  但是,高雨并没有交出来。池以住号。  韩瑾瑜皱了皱眉:“高雨。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高雨脸色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现在韩瑾瑜并没有上网看新闻,但是高雨清楚的很。  之前张老将高雨配给韩瑾瑜,一方面是协助韩瑾瑜,但是更重要的方面,是要韩瑾瑜身边安插有一个完完全全属于张老的人,而张老用来胁迫高雨的,就是高雨的母亲和妹妹。  高雨和她的未婚夫分手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怕组织这边对未婚夫不利,才提出了分手。  现在,面对韩瑾瑜脸上写满的焦急。高雨心软了,其实,在很久之前,她就已经心软了。  高雨问:“韩哥,我……你先看看新闻,我再把手机给你,但是。你要保证,绝对不能回复,我妈妈和妹妹都在张老那边扣着,也不仅仅是因为我和我的家人的安全,还有……”  韩瑾瑜听见高雨这样说,便已经可以猜到了。  果然,当看到新闻的时候,好像是一道惊电从头顶劈过。  这样的消息,要是宋疏影知道了……  要怎么能够承受得住?!  韩瑾瑜当时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要向外冲,他要买最近的一趟航班回去,要和宋疏影吧一切都说清楚!  这一刻,韩瑾瑜敢肯定,他真的是被冲昏了头脑,一边高雨已经死死地拖住了他的腿,“韩哥,你冷静一点,如果不知道的话,那什么都还好办,不会成为张老手中的蚂蚁,但是,如果宋疏影真的了解了所有的情况,那……”  韩瑾瑜停下了脚步。  高雨说的没错。  这种事情,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最好是什么都不知道,或者是……就认为他,死了。  也就再也不会有所牵连。  韩瑾瑜两只手臂在身侧垂落着,紧紧的握着拳。  高雨能看得出,现在的韩瑾瑜,内心的情绪正在剧烈的波动着,就好像是一箱满满登登的炸药,就缺一个导火索,就可以全然引燃。  因为一个宋疏影,真的可以成就了他,也可以彻底毁灭了他。  门外由远而近,有脚步声,两人在听见之后,高雨匆忙站起来,将耳边散落的鬓发挂在而后,脸上已经调整恢复了那种淡漠的表情。  门外来的人是张俊。  张俊敲了敲门,探过头来:“韩哥,我需要找你谈谈在这里的一批货。”  韩瑾瑜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嗯,好。”  韩瑾瑜和张俊曾经制定的计划里,并没有在贵州的打算,所以,这一批货,也完全都是张俊一个人负责的,现在告知韩瑾瑜,他也只是听一听,象征性的给意见。  自然,这个消息是秘密的,所以也就并没有告诉韩瑾瑜具体的时间和地点,不过,打算在当地一个星期的话,那这批货就一定会在这一个星期内完成交接。  张俊这个人其实油盐不进,不仅仅是因为张老给的足够优渥,这人的习惯出奇的好,不抽烟不喝酒不赌,所以,想要从黑吃黑的角度上根本就没有办法摆平他。  但是,只要是在组织里的男人,吃喝嫖赌这几样一个一个去试,总会有对上号的。  就比如说,张俊这个男人,喜欢嫖。  喜欢漂亮女人,喜欢身材丰满的女人。  韩瑾瑜让高雨去当地的夜场,找了几个干净的处,晚上吃饭的时候,在饭菜里下了一点催/情剂,然后再用上一点技巧去问,就讲消息给套了出来,而且还给张俊留下了一个韩哥十分仗义的印象。  张俊搂着两个美女进屋的时候,还特别问了韩瑾瑜:“韩哥,你真不来?”  韩瑾瑜摇了摇头。  在一帮手下眼里,韩瑾瑜不是不近女色,要不然就是有隐疾,要不然就是同性恋,不过,韩瑾瑜身边始终跟着的高雨,倒是将这种类型的流言蜚语挡了一些,不过,大多数人还是认为韩瑾瑜是有隐疾,因为曾经在夜场的时候,有女人在韩瑾瑜身上,其余人看着都硬了,但是韩瑾瑜……却好像是雕塑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当日,韩瑾瑜拿到具体的时间地点之后,就主动联系了赵队。  赵队约韩瑾瑜是在当地一家十分破旧的旅馆内,进入之后,韩瑾瑜首先检查了一下有没有窃听设备或者是针孔摄像头。  他将地址和时间都告诉赵队之后,说:“我现在要回去一趟,我必须去见一见宋疏影,我要把话说清楚。”  赵队倒是没有拦他,任由韩瑾瑜走到门口,才说:“你如果想让她死的话,那你就回去。”  韩瑾瑜猛地停住了脚步。  赵队将地址和日期记下来,点了打火机,将手中的纸片给烧掉,发出刺鼻的味道,手中纸条燃尽,赵队没有听到开门声,才说:“这是张老做的手脚,就是想要让你断的干净,之前我就提出过,如果你想要彻底脱离的话,就必定是心里不能有太多的牵累,宋疏影的话……你能忘,就忘了吧。”  韩瑾瑜僵硬的身体,站在门口许久。  能忘得了么?  从宋疏影十三岁,到现在二十一岁,他看着她长大,成熟,她给了他第一次,他教给她体验床事的美妙。  韩瑾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看着门板,赵烈都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就当赵烈以为韩瑾瑜就此暂时放下的时候,忽然嘭的一声,赵烈看过去,韩瑾瑜的拳头已经砸在了面前的木门上,暗红的血液,顺着木刺的门板,蜿蜒地流淌下来。  韩瑾瑜说:“我要回去找她。”  赵烈站起身来,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将已经打开的门用力的关上:“韩瑾瑜!你想清楚了,你现在回去,是在逞英雄,而是在把她推到绝路上你明白么?我希望你能坐下来好好想一想,而不是现在意气用事!你想想你是为了什么加入我们的,你是为了什么要脱离张老的?你仔细想想!你不要半途而废,那之前所做的事情就全都没有了意义!”  韩瑾瑜没有转身,从后面看,可以看到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肩膀在剧烈的颤动着,门板上的血流下来,新鲜的血液覆盖上旧的,已经快要干涸的红色就好像重新恢复生机了一般。  隔了许久,韩瑾瑜深深的闭上了眼睛,“我想好了。”  他转过身来,能够看到,手指关节上的血,依旧在一滴一滴向下低落,在木质地板上,滴落下一大片的血迹。  他说:“赵哥,你能不能找人,帮我照顾她。”  赵队点头:“可以,你需要在固定时候知道她的情况么?恐怕……”  “不,你不需要告诉我,只要照顾好她,”韩瑾瑜看了一眼窗外,“我会主动去找她。”  ……总有一天。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但是,在车上,韩瑾瑜还是哭了,趴在方向盘上,一双幽邃的眼睛充满了恨意,却逐渐泛红,红了眼圈。  他恨透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整个人都好像被禁锢着,无法挣脱。  韩瑾瑜曾经答应过,给宋疏影最好的生活,就一定会。  裤子上低落下来几滴眼泪,在布料上晕开一片水迹。  ………………  来接宋疏影的并不是韩瑾瑜,而是高雨。  宋疏影也已经习惯了高雨的一副千年不变的冰山脸,好像是故意端着的冰山美艳美人一样。  不过,高雨倒是没有说什么,直接开车把宋疏影送到了机场。  “已经给你买了机票了,十点钟的,到了B省省会,先在酒店住一夜,等到天亮了,再坐长途车回X县。”  宋疏影勾着唇角冷笑了一下,转身就走到路边,招手叫了一辆空的计程车。  高雨下了车走过来,伸出手来拦住了宋疏影。  “韩哥交代我,你一定要回去,在这里太危险了,他是对你好,你还是离开这里,才不会让他分心。”  宋疏影冷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他是在对我好,是么?”  高雨点头:“他对你怎么样,我是一直看在眼里的。”  宋疏影说:“并不是说他觉得对我好,就是对我好的,我现在有我自己的想法。”  说完,宋疏影就打开面前的计程车车门,想要进去,高雨又一次拦住了她。  宋疏影眯了眯眼睛,已经显得很不耐烦:“高雨,请你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我现在就算是回去找韩瑾瑜,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或者是跟韩瑾瑜有关的事情,唯独是跟你无关。”  高雨说:“我跟在韩哥身后这五年,他的努力他的痛苦他的忍辱负重我都能看的到,他现在回来了,你不应该用这种态度去对待他。”  “你这是在吟诗么?”宋疏影笑了笑,“我该如何去对待他,我自己心里清楚,我自己心里有数……”  说完,宋疏影就要弯腰上车,身后的高雨说了一句话,将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韩哥之前的手机是在我手里的……从五年前空难之后。”  宋疏影猛地直起腰,转过身看向高雨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冰凌。  十分钟后,在机场附近的一个快餐店内,宋疏影和高雨面对面坐着。  高雨问:“你要喝点什么?”  宋疏影抱着手臂,完全没有要配合的意思,声音冷冷:“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必要客套了,你想说什么直接说久可以,用不着在我这里拐弯抹角。”  高雨还是叫来服务生,点了两份意面,因为开车不能喝酒,便要了两杯果蔬汁。  宋疏影看着服务员将东西摆放在面前的桌上,说:“说实话,我觉得你还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生活助理,这种时候,你需要做的,就是直接把手机给我撂下,然后拍屁股走人,我都不会说半个字。”  高雨笑了笑:“宋疏影,我不是你。”  她说完,便从自己的包内,将一个装在牛皮纸的信封内的手机给拿了出来,放在桌面上,推过去给宋疏影。  “我觉得,现在对韩哥很不公平,所以,我选择将当时的事情原封不动的告诉你,”高雨说,“当时是张老中间做了手脚,其实韩哥并没有坐去云南的那一趟航班,而是去贵州,但是之后确实也是听到了这个空难的消息,但是当时下飞机,张老便已经让所有人将通讯工具给收了起来,韩哥的手机也在我这里,之后张老让把所有人的通讯工具都邮寄回去,我伪造了一份,然后把韩哥的手机给留了下来,因为之前我问过韩哥,他说那个手机……是你给买的。”  宋疏影低垂着眼睑,双手手指在交缠着,大波浪的头发披散下来,阴影挡住半张面庞。  “这里面每天你发过来的短信,我都能看到,我知道你怀过孕,还流产了……之前我犹豫再三,但是没有告诉他,当时在东南亚那边,每天手枪匕首都不离手,每天能有三四个小时真正的睡眠就不错了,恨不得睁着眼睛睡觉,所以我没有告诉他……”  “是,他没有手机了,就可以五年都不联系我,一个电话没有,一个短信没有,就和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消失了没有两样……”  高雨打断了宋疏影的话:“韩哥还试着用之前你给申请的一个qq号,但是他并不记得号码,只记得密码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你的手机当时怀疑是被监听了,所以,没有办法……”  “我的手机被监听了,他就只能打我的电话么?其他人呢?哦,你肯定又该说了,其他人的手机也被监听了是吧?”  “韩哥是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真的……很危险,宋疏影,因为你没有经历过,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当时凶险到哪一种地步。”  宋疏影冷笑了一声:“当然,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高雨,平心而论,如果是一个男人把你丢掉五年,你都心灰意冷的以为他死了,结果他却又忽然回来了,就算是有天大的理由,你能原谅他么?”  高雨说:“如果这人是韩哥,我能。”  宋疏影看了高雨三秒钟,眼睛里有不一样的神色。  她忽然笑了一声,将桌面上装着手机的牛皮纸信封给拿了起来,另外一只手抓起包,“这个男人确实是韩瑾瑜,不过,很不好意思,这个女人不是你。”  “再见。”  宋疏影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鞋跟敲击在地面上发出极其清脆的声音,整个人都好像是一株扎人的红玫瑰,艳丽妩媚的想邀人去采撷,却很容易就被扎出血。  高雨看着宋疏影离开,有机玻璃的桌面上,倒映出她此刻有些苍白的脸,手背上的青筋都可以轻易的看见。  不知道可以帮到多少……  其实,刚才她也是骗了宋疏影。  因为宋疏影做的那个假设根本就不可能成立,因为高雨在这五年都在韩瑾瑜身边,了解实情,所以,她知道,放在她的身上,她知道,等五年就可以迎来回归,那么五年等也就等了。  但是,如果不知道呢?  不得不说,宋疏影……真的和别人不一样。  如果是她高雨,可以明明白白的说,等不了五年。  ………………  一辆从机场驶出的出租车上,司机师傅看着在后座上坐着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信封拆开,里面却掏出来一个手机。  信封里面装手机?  新技能?  这倒是稀奇了。  宋疏影将手机拿出来,按了开机,里面的短信,有很多,她一条一条的都看完,她都不敢相信,原来每天一条,她发过这么多,竟然跟记日记似的。  韩瑾瑜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下了一个qq的软件,当时宋疏影是用自己的手机给韩瑾瑜申请的账号,最后也忘了给韩瑾瑜往他的手机上输。  宋疏影将qq号输入,输入密码,进入了韩瑾瑜的号。  他的qq号里,只有她一个好友,就算是现在看见了,宋疏影都觉得很可笑。  又呆又傻,连qq都不会用。  恐怕之前有教过他玩儿的游戏号也给忘了。  前面的司机师傅说:“小姐,到了。”  宋疏影隔着窗户向外面看了一眼,已经到了她之前入住过的酒店。  她付了钱,“谢谢。”  宋疏影拿身份证要了一张房卡,上了楼。  在电梯内的时候,宋疏影将手机短信内,按下了“全部删除”键,手机挑出来一个提醒消息:确定要全部删除吗?  宋疏影的手指在手机上晃了一下,在“是”和“否”上游移了一下,然后才按下了“是”。  随着极为轻微的咔嚓一声,所有的信息在几秒钟内全部消失不见了。  信息都是有时效性的,之前没有看到,那以后也就都不要看见了吧。  紧接着,宋疏影就用自己的手机,给之前韩瑾瑜给他发信息的那个号码,回复了一条短信过去:“XX酒店,1201号房,我有东西给你。”  房卡拿在手里,在卡槽内刷了一下,房门打开。  宋疏影将手里的包和手机都撂在床上,甩了脚上的高跟鞋,一边脱衣服一边向浴室内走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