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66 危险边缘

266 危险边缘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34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06
    头顶是一片墨蓝色的星空,璀璨,在楼前,是一株很茂盛的合欢树,枝丫遮住了大半个天空。月亮弯弯的好像是钩子一个挂在一根尖利的直伸到天空的树杈上,黑影幢幢。  宋疏影抬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匕首握的紧了紧,手掌心内已经出了汗。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到处都是翻箱倒柜的声音。剧烈的撞击声好像都能震动着地面。  她一条腿已经跳上了阳台,有时候,这种半开放的露台还是比较好的,在危险的时候,可以直接跳下去。  她几乎在一瞬间就已经放弃了要用自己手中的匕首和来人拼命的打算,对方手里有枪,她拼不过枪,必须要先保命。  这片区域算是一个中间地段,黑白两边都轻易不涉足的地方,不仅仅是韩瑾瑜,顾青城也在这边。  却并没有想到,就算是在这样的区域也能发生这种事情。  在门外,一个人已经走到了阳台,使劲儿跺着门。口中骂骂咧咧着一些话,宋疏影听不懂。  就在阳台外的锁被踢的松动了,宋疏影一下子直起腰来,双手扶着阳台上的台子,在阳台这边有一个拉环,宋疏影想着如果实在是不行的话,就拉着这个拉环。等到向下跳的时候,单手已经掰着墙面,握住铁质的拉环。  就在门被砸开的同时,宋疏影几乎已经在一瞬间决定要跳下去,身后传来一声“宋疏影!”  韩瑾瑜跑过来,已经伸出手来,迅速的抓住了宋疏影的手腕,将她向上拉。  宋疏影一只手生硬的扣着拉环,她的力气还是不够,被吊在半空中的一瞬间,觉得自己手臂上的筋骨都要被拉扯断了,身体一下子被绷紧被拉直。手指被拉环的力量扯动的很很疼了一下,手肘的关键部位擦过墙面,滑了一下滑出血来。  幸而,韩瑾瑜两只手已经将宋疏影给拉了上来。  宋疏影双腿重新踩到地面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虚软的,一下子趴在了韩瑾瑜的怀抱里。因为韩瑾瑜拉扯的用力,宋疏影的鼻子一下子就撞上了韩瑾瑜的胸膛上,顿时被撞得眼泪都出来了。  韩瑾瑜却丝毫没有半分懈怠,拉着宋疏影,上上下下看她是不是伤到了哪里。  宋疏影摇头:“没事,我没有伤到。”  韩瑾瑜似乎是对于宋疏影的话不相信,必须是要自己认真的确认过才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宋疏影一双眼睛特别亮,手中还紧紧的握着韩瑾瑜之前给的匕首,匕首的刀刃锋利的闪着光。  韩瑾瑜将宋疏影牢牢地护在怀里,“别怕,有我在。”  宋疏影忽然笑了一声:“我没有怕啊。”  外面还是有响动,声音嘈杂混乱,但是,韩瑾瑜抱着宋疏影,完全僵她护在怀里,静静地靠着墙角。  “你不用出去帮忙?”  “不用。”  “你的手下会以为你在偷懒的,”宋疏影笑了一声,“该出去的时候却躲在这里搂着一个女人,人家会说我是狐狸精的。”  “原本就是为了你。”  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宋疏影。  韩瑾瑜说话一向简洁,现在更是如此,不过,却是每一句话都好似能触动人的心灵。  过了一会儿,等到外面嘈杂的声音逐渐消弭,韩瑾瑜带着宋疏影站起来,护着她向外走,“你简单的收拾几件东西。”  宋疏影并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也就是两件衣服,顺带帮韩瑾瑜收拾了衣服,手机放进包里。  在走廊上,触目所及,一片狼藉。  等到了楼下,不远处有一辆黑色的车,韩瑾瑜紧紧的握着宋疏影的手,另外一只手扣在腰上。  宋疏影能看得出,韩瑾瑜扣在腰上的那只手,摸到的是一把手枪。  等到距离车子有三米的距离,是一个低缓的斜坡,韩瑾瑜将宋疏影护在身前,抱着让她先上去。  但是,就在宋疏影动车门的同时,忽然后面一股大力,紧接着,身后的韩瑾瑜便将宋疏影一下子扑倒在地面上,宋疏影猝不及防,脸颊重重的擦在地面上,被粗粝的砂砾摩擦脸颊痛了一下,她感觉到脸颊被擦破了。  随即,身上的重量已经消失,手中紧握的匕首被韩瑾瑜顺手拿走。宋疏影眼前黑了一片,等到眼睛恢复清明的同时,便看见了韩瑾瑜刚刚堪堪躲过面前一个人向他扎过来的刀子,手枪是装了消音器的,听不见一丁点声音。  韩瑾瑜在这个人手腕上紧扣,死死地攥着,然后在手肘上猛地用匕首一扎,这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但是,另外一只手的一把刀,翻转了一下向韩瑾瑜颈项扎过来!  这种情况下,韩瑾瑜手中匕首刀刃根本就反手不及!  而就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机,随着嘭的一声,面前的壮汉已经倒在了地面上,翻了一个白眼。  壮汉倒下,显现出后面的一个纤细身影,宋疏影手中举着的石头,也随即掉落在地面上,上面沾着有点点鲜血。  她剧烈的喘息着,半边脸颊上全都是黑灰,还有红色的血迹。  她看了一眼面前的韩瑾瑜,韩瑾瑜伸手拉住她,“走!”  车子在道路上平稳的行驶着,车厢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此时此刻,逼仄压抑的好像是一个冰窖一般。  韩瑾瑜开车直接到了一处住所,从车内下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宋疏影及时的从身边扶住了她。  她目光沉静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这座公寓,在黑夜中,竟然好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野兽,抬头,大约是接近顶层的位置,亮着一盏灯,似是野兽的一双眼睛。  “这是哪儿?”  韩瑾瑜额上已经覆了一层汗,汗水流淌下来,浸湿了衣领,他咬牙道:“方元东的家。”  宋疏影会意,方元东算是负责韩瑾瑜的私人医生。  她扶着韩瑾瑜上了楼,在黑漆漆的走廊上,忽然从前面不远处开了门,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手里拎着黑色垃圾袋的大妈。  宋疏影及时的拉着韩瑾瑜进了安全通道。  现在两人这个样子,浑身脏兮兮的还有血迹,绝对不能让别的人看见,只会报警然后惊动警察,却丝毫没有用处,相反还会误下很多事。  安全通道内,宋疏影的声音格外清晰:“几楼?”  韩瑾瑜说:“五楼。”  “能上的去么?”  宋疏影牢牢地扶着韩瑾瑜,他身上的力气几乎全都倾在宋疏影身上。  “能。”  虽然韩瑾瑜说是能,不过上楼的时候却真的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一直到了五楼,宋疏影也出了一身的汗,她不知道为什么韩瑾瑜会在这样短短的半个小时内虚脱成这样,最起码刚才在开车的时候,两人真的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的。  按了门铃,里面很久都没有人开门,宋疏影便将手机拿出来,给方元东打了电话。  方元东同样是医生,只不过他的身份特殊,对于韩瑾瑜这些人也就算是兼职而已,只不过手机二十四小时都是开机的,最起码之前在见过方元东的时候都是如此,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有所改变。  电话接通,明显是带着有些睡意的声音,“喂。”  “韩哥受伤了,我们现在在你家门口。”  门在面前打开。  里面的灯光霍然亮起,不仅仅是宋疏影韩瑾瑜闭了闭眼睛以适应,就连开灯的方元东都用手挡了一下。  他明显是在睡梦中被吵醒,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  从另外一间房内,走出来一个穿着睡裙的女人,外面套着一件针织衫,也是迷茫的揉了一下眼睛。  宋疏影的目光凛了一下。  方元东介绍说:“我妹妹,方妍。”  当他扶过韩瑾瑜的肩膀,目光向下落在韩瑾瑜的肩膀上的同时,惊愕的叫了一声:“韩哥,你中弹了!”  宋疏影转眼看过去,才看见韩瑾瑜的脸色出奇的苍白,嘴唇都毫无血色,而身后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触手是一片血迹。  中弹了……  却是在什么时候?刚刚忽然间将她从后面扑倒的那个时候么?  ………………  在房间内,方元东已经用了剪刀将韩瑾瑜身上黏在伤口处的衣服剪开,露出脊背。  韩瑾瑜的伤口在接近肩膀的位置,弹孔依旧在汩汩的向外冒血。  宋疏影看见,觉得这血液刺的双眼通红。  韩瑾瑜背上的伤口很多,除了肩头中弹之外,还有刀痕,宋疏影知道,刚才在冲出来的时候,韩瑾瑜为何会一直在背后护着她。  “我这边只有外敷的麻药,二十分钟才有效,但是子弹必须马上取出来,所以不打麻药了,你忍着点儿。”  “嗯。”  方元东已经消毒好了医用工具,这边止血药和绷带都已经准备好,却没有想到一边的宋疏影忽然开口说:“我来吧。”  方元东有些诧异。  宋疏影半边脸已经在地面上摩擦,已经出了血,方妍帮忙清理上药,血痕明显,却已经不再流血了。  宋疏影看着方元东,说:“我也是主刀的外科医生。”  韩瑾瑜趴在床上,说:“嗯,让疏影来。”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后脑勺,看着他的侧脸,不知道从这样一双紧紧闭着眼睛里,可以看到什么神色。  这是一种信任么?  从七年前就已经在日复一日中堆砌起来的信任,最终在某一时刻,越发的固若金汤。  但是,当宋疏影用手拿起消毒后的手术刀的时候,她手腕一抖,却咣当一声重新掉进了手术盘中。  她的手指因为刚才生硬地拉着拉环,有些脱力,现在在握着东西的时候仿佛是有点用不上力气。  方元东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刚刚想要阻止,后面的妹妹方妍却拉了一下他的衣服,然后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再转过脸来,宋疏影已经重新拿起剪刀,干脆利落的剜入皮肉之中,夹住子弹,叮当一声,沾满了鲜血的子弹就掉落在医用盘中。  这样的声音让人听起来有些心悸。  上止血药,然后缠上绷带,背上的其他伤口也是情理上药。  虽然最开始的时候掉了一次手术刀,但是接下来,宋疏影的动作绝对是十分专业的,不过,方元东也察觉到宋疏影的目光越来越红。  等到包扎好,方元东已经将这间客房给腾了出来,让方妍去抱来了被子,“你们两人就在这边睡吧,韩哥的伤要吃药。”  “嗯。”  方妍将药,并有一个干净的玻璃水杯给宋疏影递过来。  宋疏影看了一眼药名,磕在手掌心内两片白色的药片一个胶囊,凑到韩瑾瑜口边,“张嘴。”  韩瑾瑜微微张嘴,将宋疏影手心内的药片含在口中。  宋疏影将水杯凑到韩瑾瑜唇边,微微向上扬,韩瑾瑜喉结微动,药片咽了下去。  方元东和方妍兄妹两人出去了,顺手将门给带上了,便只留下客房内的这两个人。  韩瑾瑜现在浑身上下都很狼狈,宋疏影刚刚在隔壁方妍的房间内清理伤口,已经顺带将自己整理了一下,现在看起来比较清爽一点。  只不过韩瑾瑜现在身上的伤也不能洗澡,宋疏影看了他两眼,转身走进浴室内,接了一盆热水,拧了一条毛巾。  宋疏影问:“还能坐起来么?”  韩瑾瑜咬着牙翻身起来,挺直腰,身后肩膀处的绷带隐隐渗透血来。  宋疏影说:“你放松背上的肌肉,不要绷得那么紧。”  她帮韩瑾瑜擦了脸,脖颈,接下来是胸膛,后背上的伤口比较多,她便避开了长长的伤口。  然后,宋疏影换了一盆水回来,覆上了韩瑾瑜的腰带。  韩瑾瑜按住她的手:“不用了。”  但是宋疏影却固执的拨开韩瑾瑜的手,给他解了腰带,露出双腿。  腿上也有伤,只不过只是一些擦伤,宋疏影避开擦伤,换了干净的毛巾和清水,给他擦了擦身体。  这个时候,韩瑾瑜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裤,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昂扬了起来。  宋疏影目光清冽如水,帮韩瑾瑜擦身。  她这样的目光,落在韩瑾瑜在外裸露的皮肤上都感觉是灼烫逼人的。  宋疏影帮韩瑾瑜擦了身体,才将被子给他盖在身上,因为韩金鱼的后肩膀上有伤,所以只能趴着或者是左肩侧躺。  宋疏影端着水盆到浴室内倒掉,顺便开了水给自己洗了洗澡。  她身上,除了被韩瑾瑜扑倒的那一瞬间右脸上的擦伤之外,其余并没有伤口,洗了澡,宋疏影出来的匆忙,并没有带睡衣,便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来一件韩瑾瑜干净的白衬衫穿上当睡裙。  衬衫袖子挽起来在手肘处,衬衫下摆落在大腿上。  从浴室内走出来,韩瑾瑜正趴在床上,双手在枕上拨弄着匕首。  宋疏影顺手将灯关了,掀开被子,侧躺在韩瑾瑜的身边,她侧头看了一眼韩瑾瑜,问:“之前你告诉我说,匕首要满手握着,刺要刺哪里?”  韩瑾瑜翻过身来,侧躺着,黑暗中,看着宋疏影的剪影,说:“刺左胸下第三根肋骨,不过,真到了危机关头,不管是哪里,直接刺下去就好。”  “第三根肋骨在哪里?”  宋疏影覆上了韩瑾瑜的胸膛,细腻手指触碰的这一刻,韩瑾瑜的身体绷紧了。  韩瑾瑜拉过宋疏影的手,从上向下数着第三根肋骨,说:“就是这里。”  “哦。”  宋疏影在自己的左胸靠下的位置用手指摸了摸,眨了一下眼睛:“是这里么?”  她扶着韩瑾瑜的手摸过来,在触碰到肋骨的同时,韩瑾瑜却触碰到满手的丰盈,那种细腻的触感,让他的手指尖好像是一下子过了电一样。  韩瑾瑜几乎在一瞬间,就讲宋疏影压在了身下,宋疏影的衬衫扣子原本就并没有扣牢,现在一松一扯,已经露出了半个肩头,紧实白皙的肌肤在韩瑾瑜的视网膜上落下,他几乎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留,唇已经印了下来,落在宋疏影的唇上。  这是见面之后的第二次亲吻。  如果不算第一次给人做戏的亲吻,这是第一次。  比起上一次,宋疏影第一次看见韩瑾瑜的时候那种失控的接吻,恨不得讲韩瑾瑜探过来的舌头咬断的那种戾气,这一次,两人都比较平和了,只是舌尖在邀请着对方起舞,在唇瓣勾勒出痕迹……  宋疏影的双臂主动搂上了韩瑾瑜的腰,手指摸上去,他的脊背并不光滑,有坑坑洼洼的感觉,有的是新伤旧伤叠加,宋疏影刚才在帮韩瑾瑜擦身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有很多伤痕,在五年前,与韩瑾瑜坦诚相见的时候,身上并不存在的伤痕,现在原有的一些伤痕淡了,有的却是更加深了。  韩瑾瑜的吻已经蔓延到宋疏影的锁骨处,喘息声粗重。  五年未见。  五年都没有接触过彼此,而当初那种床事的美妙,到现在,深夜之中有惊无险下,终于迸发出火苗。  宋疏影并没有穿内衣,韩瑾瑜浑身上下也仅仅只穿了一条内裤……  这一次的宋疏影显得要乖顺许多,或许是顾及到韩瑾瑜身上的伤不能过于激烈,手指都并没有在背后划出指痕……  而就在宋疏影身上的衬衫被剥落,身上不着寸缕的一刻,房间内一声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  本不打算理会,但是手机铃声却一声急似一声。  宋疏影双臂抵在韩瑾瑜的胸膛上:“手机响了。”  韩瑾瑜咬了咬牙,翻身坐起来,但是,并不是他的手机,而是宋疏影的。  而宋疏影的手机屏幕上,闪烁着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宋疏影接过手机,蹙了蹙眉,接通。  “宋疏影,要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这个声音,在黑夜里,异常凄厉。  就算是宋疏影并没有开外放,但是韩瑾瑜还是听见了。  不等宋疏影回话,韩瑾瑜已经将手机拿了过来,声音冷然,“温雅,闭上你的嘴。”  温雅这一刻却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婷婷被人给抓走了……”  宋疏影的太阳穴跳了两下。  今晚,难道她和温雅的女儿,都遭到了这种事情?  紧接着,温雅那边的手机已经递给了许谦,许谦桎梏着在一边发疯的温雅,对韩瑾瑜说:“应该是张老那边的余党,为了胁迫你,然后找人抓走的婷婷。”  因为韩瑾瑜开了外放,这一句话,宋疏影也听得一清二楚。  宋疏影陡然间就想到,前两天在那一家私人会所中,温雅对她说的那句话,说婷婷是韩瑾瑜的女儿,是因为在七年前的一次一夜情而导致的。庄农杂扛。  如果温雅对宋疏影说,那别人也就有可能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她开口问:“呵,许先生,为什么威胁韩哥要用的着抓你的女儿呢?”  “因为……”  许谦觉得难以启齿,之前温雅好像是疯了一样,到处散步的一个消息,就是自己的女儿婷婷是韩瑾瑜的女儿,因为温雅自从产后,精神状态一直不大好,所以许谦也就迁就着她。  宋疏影说:“也真的是怪了,就算是温雅说她是韩哥的女儿,抓人的那些人是傻子么?DNA的鉴定不会去做么?傻到小道消息听了就直接去抓人,真是智商堪忧。”  许谦:“……”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都和张老脱不了干系,温雅的女儿被绑架和在宋疏影这边发生的事情是相关联的。  挂断电话,两人也便都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兴致,韩瑾瑜要起身,却被宋疏影拉住了胳膊。  “明早再去。”  韩瑾瑜扭头看了一眼宋疏影,“你好好睡一晚上,明天我让人送你去机场,这边的事情解决完了,我在找人去接你。”  “明早再去。”  不管韩瑾瑜说什么,反正宋疏影就是这四个字。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的,距离早上也仅仅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不差这四个小时。  韩瑾瑜便躺下来,想着等到宋疏影睡着了,自己再起身,但是,一躺下来,宋疏影的藕臂便从他的身下穿过,搂住了他的腰,将面庞依偎在他的身侧:“我现在困了,你不要乱动,我睡觉轻,你一动我就醒了。”  实际上,只是为了让韩瑾瑜多睡着三四个小时。  第二天清晨,韩瑾瑜先醒来,果然,从宋疏影身边坐起来的时候,枕侧的宋疏影便睁开了眼睛。  “到时间了么?”  韩瑾瑜点头。  方元东也醒了,给韩瑾瑜重新看了一下伤口,宋疏影走到厨房里去帮方妍,方妍正在煮着粥。  方元东说:“我打听过了,张老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张老病危住院,应该不过多久就会给你打过来电话。”  韩瑾瑜点头。  就算是那边不给他打电话让他过去,他也是要过去的,毕竟还有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儿。  简单的饭菜吃了一些,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便离开了,因为昨天韩瑾瑜开的车需要彻底清洗一下,所以便借来了方元东的车开。  宋疏影系好安全带,问:“我们要去哪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