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69 抱抱 (为钻石加更)

269 抱抱 (为钻石加更)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05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08
    韩瑾瑜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上身的黑色衬衫挂在宋疏影手指上,抛向一边,宋疏影双臂搂上韩瑾瑜的腰,贴着他的胸膛。抬头,一双漆黑发亮的眼睛正好对上韩瑾瑜的目光,然后翻了个身,自己的后背靠在墙上。  她的手在韩瑾瑜后背的伤疤上摸过,然后踮起脚尖去吻韩瑾瑜的唇。  浴室内蒸汽熏腾。镜面上蒙上了一层水蒸气。  就在宋疏影吻上韩瑾瑜唇瓣的一刻,好像是沿着接触的皮肤过电了一样,然后即将接近沸点的水,忽然一下子沸腾了起来,韩瑾瑜狠狠的吻上宋疏影的唇。  宋疏影抱着他精壮的腰身,用赤裸的脚底摩挲着韩瑾瑜的小腿,一直向上,然后双腿交缠……  浴室里的这种蒸汽弥漫的环境中,很容易两个人就都出了一身汗,最终,宋疏影刚刚穿上的白色衬衫也掉落在地面上,沾上了水,两人身上都湿透了。  事后,宋疏影有些疲软。扒着韩瑾瑜的肩膀站着,说:“你赶紧擦干了出去,让我看看你肩膀上的伤口。”  韩瑾瑜笑着托着宋疏影的臀,不让她因为双腿虚软滑下去,口吻似乎已经带上了一丝调笑,“要我抱你出去么?”  宋疏影挑了一下眼角,手指在他胸膛上摸了一把。说:“一夜七次都没有问题,先生,您要再来一次么?”  韩瑾瑜失笑,还是讲宋疏影先抱出去,给她拿了吹风吹头发,才重新回到浴室内,把花洒拿下来在身上冲洗着,避开肩膀上的伤口。  他拿了一条浴巾系在腰上出去,就看见宋疏影已经穿着一件衬衫盘腿在床上坐着,正在帮他拿药,听见他出来了,便招手让他过来。  “我帮你上药。”  韩瑾瑜擦了头发走过来。伸手先将宋疏影盘着的两条腿拉开在床上:“好好坐着。”  宋疏影对于韩瑾瑜的动作倒是一下子笑出声来,“你坐过来一点。”  扯了绷带,重新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包上纱布,宋疏影的目光很专注,刚开始或许是因为韩瑾瑜去学医的。但是到了现在,她也完全把手握手术刀看成是自己这一生的职业了。  “好了。”  宋疏影拍了一下韩瑾瑜背,却被韩瑾瑜拉住了手,在猝不及防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被韩瑾瑜牢牢地抱在了怀里,鼻梁撞上了他的胸膛,有些痛。  他这样紧紧的抱着宋疏影,让宋疏影有些喘不过气来,好像是生怕宋疏影会跑掉,所以搂她搂的紧紧的。  “干嘛啊?”宋疏影笑了一声,“矫情大叔?”  韩瑾瑜没有放开宋疏影,始终抱着她。  宋疏影丢掉手中的绷带还药膏,也环住了他的腰。  其实,宋疏影内心还是有怨气的,她会对韩瑾瑜撒气,会故意折腾韩瑾瑜,来证明她心里还有尚且还存在有没有被时光完全磨灭的爱。  ………………  第二天早上,宋疏影是被一阵香味叫醒了,梦里,她正在吃一顿大餐。  韩瑾瑜已经从楼下买了早餐上来,宋疏影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眨了两下眼睛,坐了起来。  “买了几样家常的早餐,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就挑着吃。”  宋疏影从卫浴间漱口出来,就看见在桌上摆着各种小吃,韩瑾瑜说:“你挑着你自己喜欢吃的,其余你不吃的剩下给我吃。”  她摇了摇头,在桌边坐下来,“我还是喜欢翡翠虾饺。”  韩瑾瑜听了愣了一下。  宋疏影已经用筷子夹起来一个灌汤包,咬了一口,将里面的汤汁灌进口中,说:“我的口味一直就没变过,五年前喜欢的,到现在,还是喜欢。”  正在吃饭的时候,宋疏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她本没有打算接,便任由手机铃声在房间内响着,对韩瑾瑜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英文歌,每次有人打电话我都舍不得接,就让她多响一会儿。”  可是,等到一个铃声响过,这个号码却又打了过来。  她蹙了蹙眉,因为两手都沾了油,刚想要抽出纸巾来擦手,韩瑾瑜已经将手机拿了过来,按下了接通键,放在了宋疏影耳边。  是张夫人的声音。  “宋小姐,今天艾艾去美国,你能不能去送送她?医院这边我抽不开身。”  ………………  半个小时之后,高雨已经将张艾接过来,韩瑾瑜和宋疏影在酒店下等着。  张艾开了车窗,向宋疏影招了招手:“影姐姐!”  这一场机场送别,是先送了张艾,然后是宋疏影。  宋疏影其实当时并不明白,为什么张夫人要执意将孙女送出国,还要欠她的人情,让她去说动她的孙女,而后几天,当她看了报纸上的消息,也才明白。  张艾看起来还是有些犹豫,她甚至说:“我都想要扭头就回去,我还是想要待在C市。”  宋疏影问:“为什么?”  “到国外,没有认识的人,一切都要重新适应,我不想抛弃这里的一切,到国外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我也不想离开爷爷奶奶。”  宋疏影笑了笑,拍了拍张艾的肩膀,“人生会有很多次重新开始,重新适应,就算是你待在国内,等到读大学是一个新的开始,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又是一个新的起点,你不可能一辈子都走一条路,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同一个地方,只要是出发,就是新的起点新的开始,艾艾,今后,你还会面临很多第一次至于说分离的话,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你应该期待。”  张艾脸上有一些迷茫,却依旧是点了点头:“嗯。”  张艾的航班是九点,八点半要过安检的时候,张艾抱了抱宋疏影,然后走到韩瑾瑜身边,接过他手中自己的行李箱,目光低垂着,说:“韩哥,我能抱你一下么?”  说完,张艾便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身后的宋疏影。  宋疏影噗嗤一声笑了:“你看我干什么?你现在不是想要抱抱你韩哥的么?”  只是一个才十八岁的高中生。  韩瑾瑜从之前就一直把她当成是妹妹来看待的。  他伸出双臂来抱了一下张艾,在她的后背上拍了两下,然后说出两个字:“加油。”  宋疏影错后两步站着,阳光洒下来,照在张艾的耳畔,微微有一些泛红,不知是原本的色彩,还是因为这样一个拥抱的动作,脸上而浮起的红润。  兴许,张艾是对韩瑾瑜有某种不一样的情愫的。  只不过,这种情愫,淡淡的,却终归是泯灭于韩瑾瑜口中的“加油”两个字。  看着张艾拖着行李箱先过安检,宋疏影也快到了登机的时间。  宋疏影对韩瑾瑜说:“我也想要抱抱。”  说完,宋疏影便张开手臂,韩瑾瑜笑了笑抱着宋疏影的腰,“抱抱,到了C市给我电话。”  “嗯,我应该会在奶奶那里住两天,等到周天再回医院上班。”  真的就好像是宋疏影所说的那样,人生充满了分别,当然,也就充满了下一次即将见面的时候的惊喜。  ………………  一个半小时的航程,中午的时候,宋疏影回到宋家,在进门的时候,刚好就遇上了从门里面出来的徐媛怡。  徐媛怡看起来有点惊讶,不过脸上立即就重新展现了笑容,“疏影,你回来了呀。”  徐媛怡怀里还抱着一个小男孩,看样子也就三四岁的样子,一张小脸粉嫩嫩的,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宋疏影,没有吭声。  宋疏影之前并没有见过在前几天,宋翊和徐媛怡生的这个男孩儿,应该就是徐媛怡怀里抱着的这个。  她笑着走过去,“乖孩子,叫什么名字?”  徐媛怡的脸色黑了一下,不过宋琦涵却用十分爽亮的声音脆生回道:“我叫宋琦涵。”  “好听的名字,”宋疏影笑了笑,“那你知道我是谁么?”  宋琦涵有点怕生,摇了摇头,抓着徐媛怡的肩膀。  徐媛怡说:“你刚回来就别逗他了,他怕生……”  宋疏影却直接伸手想要将宋琦涵抱过来,说:“我是你姐姐。”  “可是,我妈妈说我没有姐姐也没有哥哥呀,”宋琦涵摇头晃脑,“但是之前我见过全家福呢,上面有姐姐的。”  徐媛怡的脸色一瞬间有些差了,对上宋疏影的目光,她讪讪的笑了笑:“小孩子的话,当不得真。”  “哟,童言无忌呢,”宋疏影笑着将口袋中的一颗糖果给宋琦涵放在手心内,说,“姐姐这两天都住在奶奶那边,记得来找姐姐玩儿,姐姐给你好东西。”  “好!”  徐媛怡看着宋疏影离开的背影,阴沉着一张脸。  真是烦,如果说比起来宋予乔,这两姐妹里,徐媛怡真的更讨厌的人是宋疏影,因为宋疏影没有那么多的心思,而宋疏影,却是那种你看不透的人,并不知道从哪里能戳中她的软肋,相反,她却能看得透你。  宋琦涵已经将宋疏影给的那一颗糖果给剥开了,却被徐媛怡一下子打掉在地上,一刻红色的糖果掉在地上滚了两圈,沾上了一层灰。  “呜呜呜……”  宋琦涵眼看着就想哭,被徐媛怡呵斥了两声:“以后陌生人的东西不要拿,你想吃糖果,家里不是有很多么?为什么要她的?”  宋琦涵一双眼睛噙着眼泪,说话有点抽噎了,“那……是姐……姐姐……”  “谁说是姐姐了,”徐媛怡说,“妈妈没有告诉过你么,宋家只有你一个孩子,你爸爸只有你一个孩子。”  说着,徐媛怡已经抱着宋琦涵重新向主楼走回去了。  ………………  不过,徐媛怡也并不是时时刻刻在宋琦涵身边看着他的,一些时候就交给保姆带着,她也需要出去逛逛,和一些阔太太们打打麻将,或者约起来一起去做个美容。  而宋琦涵心里,就一直记着宋疏影的那句话——说要去找她,有好东西。  在小孩子的心里,其实很简单的,谁给他好东西,他就跟谁走。  所以,第二天的下午,宋琦涵就磨着保姆,让保姆带着他去了宋老太太的偏院。  保姆心里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是去看宋老太太,这也是宋老太太的孙子,平常走动一下也无可厚非的。  在午饭过后,宋老太太是习惯午睡的,便也让宋疏影去午睡。  “别仗着年轻,就没有良好的习惯,午睡一个小时,比你买几千块钱护肤品都管用呢。”  宋疏影转过头来笑着,“哦,原来秘密在这儿啊,怪不得见奶奶你皮肤这么好呢,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就你嘴甜。”  “奶奶你先去休息,我先去拿着狗粮去喂一下补丁。”宋疏影扬了扬手中的饼干。  宋老太太笑着,陈阿姨便扶着老太太上楼去了。  买了补丁,已经过了七年了,补丁也从一只十分幼齿的小狗,长成了一只青壮年的狗了。  宋疏影喂了补丁饼干,顺带将从厨房里顺出来的鸡腿喂给了它。  中午的阳光已经有些热了,院落里有一片树荫,宋疏影蹲在地上,看着补丁吃的狼吞虎咽的,从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很轻,而且很碎。  宋疏影嘴角勾起一抹笑,她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已经确定了,来的人,是宋琦涵。  果然,在面前的阳光下,覆盖上一片黑色的阴影,小小的个子,学着宋疏影的样子,蹲在了地上。  补丁一向是待人很和气,它一看来了个小孩儿,就直接向宋琦涵扑了过来。  宋琦涵吓得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宋疏影挡住十分热情如火的补丁,将宋琦涵扶起来:“补丁在冲你摇尾巴欢迎呢。”  宋琦涵趴在宋疏影肩头,小声说:“妈妈说过,狗都是咬人的,不要被咬到,要得狂犬病的。”  宋疏影摇了摇头,将这个小孩子给抱了起来,向屋内走去。  看来,有一个好的父母,真的是会影响孩子的成长的,宋疏影从来都不信,就像是徐媛怡那种女人,能够教出来怎样的孩子。  不过看宋琦涵,应该是性格所致,看起来还算是比较听话,却比一般同龄的孩子看起来要更小一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后面的保姆看见宋疏影将小少爷给抱到屋里了,也就松了一口气,找了宋家的碎嘴婆子去聊天嗑瓜子了。  宋疏影将宋琦涵抱到楼上,让他坐在椅子上,问:“想要吃东西么?”  宋琦涵眼睛亮了一下:“糖果,就上一次的那个红色的糖果。”  宋疏影摸了一下宋琦涵的头,转过去从包内去拿糖,幸而当时她挺喜欢吃这种水果味的奶糖,所以就多买了两包。  转过身来,看见宋琦涵这个小家伙已经爬到书桌前的椅子上,正在看桌上摆着的相框,撅着屁股。  宋疏影走过来,问:“在看什么呢?”  宋琦涵用细细的手指头指了指相框,说:“这个姐姐我见过,这个阿姨没有见过……”  宋疏影将相框拿过来,指着相框中的人,一个一个让宋琦涵辨认,他见过宋予乔,应该是之前宋予乔曾经回来看奶奶的时候遇上的,至于母亲,他是没有见到过的,而宋予珩,也必然是没有,一直在国外。  宋琦涵有点疑惑了,“这是大哥哥么?”  “是的。”  “可是妈妈说我没有哥哥姐姐的,爸爸只有我一个儿子。”  宋疏影在心里冷笑,从小就教小孩子这样想事情,也真的是太令人心寒,将小孩子都给教坏了。  “那你告诉姐姐,你想要哥哥姐姐么?”  宋琦涵点点头:“我喜欢有哥哥姐姐,还有很多的小朋友,都在一起玩。”  宋疏影问:“你先幼儿园了么?”  宋琦涵摇头,说:“去了两个……星期,然后妈妈说幼儿园里太乱了,就把我接回来,叫我数数和写字。”  宋疏影皱了眉。  她对于徐媛怡的这种做法,真的是很不赞同,这样下去,真的会把孩子养成孤僻的性格,不喜欢和外界打交道。  宋琦涵自然是不知道宋疏影在想什么,将相框拿在手里,伸出手去摸玻璃后面的人,一副新奇的模样。  晚上,当徐媛怡回来,找到保姆,却听说是去了宋老太太的院子,还特别是宋疏影给抱到了楼上,当即就生气的将保姆吵了一顿。  “我是雇你来这里吃白饭的么?不想干了提前说,孩子是交给你了,结果一下午就不见了人影。”  保姆有点局促的绞着双手,说:“那个……是宋老太太的屋子,我也想到,并不会有什么别的事情。”  徐媛怡狠狠的瞪了保姆一样,转而就向宋老太太的院子走去。  ………………  晚饭,宋疏影是和赵阿姨一起将桌子给抬了出来,放在院子中,然后摆上了几样炒菜。  宋琦涵对于这种在大院里吃饭的方式还是很新奇的,抬头没有天花板,竟然可以看得到天空中的月亮,脚下还有一条狗在转悠着,你随便扔下去一块肉,它就叼着吃了。  所以,这顿饭虽然是多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却也算是吃的最省心的了。  徐媛怡来到的时候,宋琦涵已经吃了饭,正蹲在狗狗旁边。  “宋琦涵!”徐媛怡一进来就喊了一声,“你在地上蹲着做什么呢?!”  “妈妈!这只狗狗不咬人的!”  徐媛怡走过来,直接将宋琦涵从地上抱起来,“妈妈怎么跟你说的,都是一些病菌,得了传染病怎么办?上一次你忘了一连发烧了几天。”  身后的宋老太太一听,就耷拉下脸来,“这是什么话?那好,等明天就把狗送到乡下去,不要了。”  徐媛怡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宋老太太,现在一听宋老太太这话,心里也是一时间没想到,便说:“妈,我这是来接涵涵的,您吃了饭了么?”  宋老太太倒还是没有说话,一边的宋疏影说:“哦哟,这话题转移的还真是生硬的很。”  徐媛怡的脸一下子红了。  宋疏影已经过来扶了老太太,说:“奶奶,我们回屋去看会儿电视,你不是喜欢听京剧么,好像今儿晚上戏曲频道都是京剧的名段呢。”  “嗯。”  其实宋疏影根本就不喜欢听戏,但是,对于长辈,总是要有尊重。  这和别人的爱好是一样的,难道你喜欢的东西,就非要让别人也喜欢么?从来都不能强求。  徐媛怡完全被晾在了一边,悻悻的走了。庄何沟弟。  宋疏影和宋老太太进了屋,正巧是刚刚调台,宋老太太就顺道问了一句:“小影,有没有男朋友了?”  宋疏影拿着遥控板的手一颤,说:“有了。”  宋老太太听了心里也很是高兴,“那什么时候领回来让奶奶看看?”  宋疏影低垂了眼睑,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阴影,“现在他比较忙,有点事儿。”  其实,宋老太太对于这个孙女是比较放心的,因为有主心骨,只不过,现在看来,太有主心骨了也不好。  但是,宋老太太是那种比较开明的长辈,如果你还没有做好准备,那么也是绝对不会逼迫你的。  ………………  宋疏影是周日下午临近傍晚的长途车回X县,正好到了之后是夜晚,简单收拾一下东西,就可以入睡了。  但是,却没有想到,就在周日这一天的下午,宋疏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迎来了一个很让宋疏影讨厌的人。  如果说前男友是一个让人很讨厌的生物的话,那么,韩瑾瑜名义上的这个妻子,看她不顺眼的这个姑姑宋洁柔,就是更让人讨厌的生物。  宋疏影对于宋洁柔的到来,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自己收拾东西,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宋洁柔倒是也没有当自己是外人,往床上一坐,就好像是真正的长辈一样与你谈心,说:“都已经二十六了,小影,是不是该恋爱该结婚了?”  宋疏影霍然抬起眼帘,盯着宋洁柔没有说话。  她知道,既然宋洁柔能找到她过来,用这句话来当开场白,就一定是有事,而这件事情,肯定是和韩瑾瑜有关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