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74 好,我听你的

274 好,我听你的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16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0
    宋疏影没有理会面前坐着的李勇,自己安然的将一碗汤喝完,抽出一张纸巾来擦了擦嘴,转身拿了包起身。  李勇向前走了一步,说:“宋小姐。我还是想要问你一句……你真的没有怀孕么?我去问了药房的人,他们说你买的就是验孕棒……”  宋疏影停下了脚步,转过脸来看着这个没有自己大的年轻人,勾唇笑了笑:“我是买了验孕棒。”  李勇眼光闪了一下,说:“如果这个消息告诉韩哥,他会很高兴的。”  宋疏影唇齿间嗤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开了门出去。  ………………  第二天上午的航班回C市,这一次宋疏影便不用和韩瑾瑜住酒店了,因为有一个一直以来的家,从宋疏影十三岁开始一直到现在她二十七岁,整整十四年,现在,重新回到这里,呼吸着北方冬天干冷的空气,她双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  宋疏影站在院落前的一棵法国梧桐树下,上面的黄叶悠悠晃晃荡下来,在半空中飞舞着。  她原本提出要回宋家住的。但是因为宋老太太这个月在寺庙里做斋月,不在宋家,奶奶不在的话,要整天面对的是宋翊和徐媛怡,她还不如在这边一个人乐的自在。  回到C市之后。已经是十二月份了,同学聚会刚好提前到十二月底,张晓恬打电话让宋疏影这一次必须出席。  宋疏影正捏着葡萄往嘴里放。听见张晓恬用的“出席”两个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不把我邀请成嘉宾呢?还出席,哪儿有那么隆重啊。”  张晓恬现在已经是妈妈了,从电话里。一听就是有小孩子在捣乱的声音,甚至在话筒便呜呜呜搞怪的叫,然后就是张晓恬压低声音的一句:“把手机给妈妈……”  宋疏影索性对张晓恬说:“你去哄你家宝宝吧,聚会我绝对会去参加的。”  挂断了电话,宋疏影双手搭在小腹上,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  现在只要是看到那些小孩子,她都会想到五年前失去的那个孩子,如果那个孩子能够活到现在,也有四五岁了。  所以,这个孩子,一定要好好的。  从C市回来的这个晚上,韩瑾瑜回来的特别晚,宋疏影听了一会儿胎教的钢琴曲,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看了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  她便留了客厅的一盏壁灯,卧室内关了灯。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韩瑾瑜回来了,隐隐约约有脚步声,因为宋疏影凡是睡觉的时候都睡的很轻,一丁点的声音都会让她从浅眠中醒来。  外面客厅内隐隐约约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应该是韩瑾瑜在外面洗澡。  宋疏影便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半梦半醒间,似乎是韩瑾瑜从身后将宋疏影给抱住了,紧接着就是一股浓重的酒气,还有清新的沐浴露的香气,她有点惊惧,现在是最初怀了孩子,一切激烈的床上运动都不能有,而现在……  不过,倒真的是意料之外,韩瑾瑜只是搂着她,静静地搂着她没有动。  过了一会儿,宋疏影动了动,将韩瑾瑜的手臂拿开,转过身来看他,呼吸绵长,看样子已经是睡着了。  在黑暗的阴影里,宋疏影转头看着韩瑾瑜的侧脸。  韩瑾瑜紧紧的皱着眉,唇瓣紧抿着,如果不是在现在看见他这样的样子,还会以为这人是和谁仇大苦深的,连睡觉都这样一副表情。  宋疏影抬手将她眉心的褶皱抚平,韩瑾瑜便又皱起了眉,宋疏影现在已经有点较劲了,她又伸手将他的眉心抚平,手掌心覆盖在他的眉间。  这次韩瑾瑜没有动了,鼻息拂着宋疏影的手心,有点痒痒的。  她便撒开手,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其实,她很想和韩瑾瑜有个未来的,但是这个未来……却是迷茫一片。  ………………  隔天,就是股东大会。  宋疏影不算是韩家人,原本并没有资格列席这一次的股东会议,但是清晨,韩瑾瑜便将她叫了起来。  她和韩瑾瑜之间,从上一次的激烈争吵过后,直到现在,一直是处于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他依旧对她体贴入微,她偶尔耍耍小脾气。  宋疏影不知道李勇是不是把她怀孕的事情告诉韩瑾瑜了,当时对于李勇,也是宋疏影放出的烟雾弹,不过不算高明,就像是李勇这类对于韩瑾瑜忠心耿耿的人,就算是有一点点的可疑就会告诉的,而不会等到完全确认。  可是韩瑾瑜却始终都没有表现出他知道了。  宋疏影穿着牛仔裤和外套的黑色风衣,将长长的卷发在脑后编了辫子然后绾起来,手腕上戴着一串银色手环,只抹了护肤品,并没有化妆。  韩瑾瑜已经整理好一切,就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她。  她转过身,“我好了。”  韩瑾瑜开了门,门外,照例是李勇和另外一个人候着,宋疏影看见李勇的时候,展颜冲他笑了一下,才转身下了楼。  来接韩瑾瑜的车已经在楼下等候了,宋疏影上了后座,忽然听到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才猛地抬头看过去,竟然开车的人是高雨。  高雨在南方生活了半年时间,原本并不打算再涉足大都市了,可是她妹妹考到C市这边来上大学,也回来了,开始重新找工作。  只是,高雨自从让张老安排便都是跟着韩瑾瑜,随着张老身后庞大集团的倒塌,她的这一份见不得光的工作也就随之烟消雾散了,等于说她现在三十岁出头这样的年龄,却没有一份可以拿的出手的像样的简历,别人问她这空白的十年是去做的什么工作,她却不能提供准确的时间和地点。  所幸,在四处碰壁的时候,却无意间遇上了韩瑾瑜。  于是,韩瑾瑜就将高雨聘进来做他的秘书了,高雨说:“我对商业运营的模式并不了解,这样大的公司,会坏事吧。”  “不会,”韩瑾瑜安慰她,“我也是初初接手,况且你是跟在我身边十多年的,如果用别的秘书助理的话还需要磨合,他们不了解我的习惯。”  如此,高雨便同意了。  宋疏影靠坐在后座上,看着前面的高雨,随口问了一句:“怎么这半年都没有见过你?”  高雨说:“去南方找我母亲和妹妹了,妹妹现在考试考到了S市的大学,我便跟了过来。”  简单几句,就已经把来的原因解释清楚了。  宋疏影没有说话,半仰着头躺在后座上,微微迷了眼睛,长长的眼睫覆在眼睑上,微微眨动。  在高雨旁边,是另外一个助理,以韩瑾瑜现在的身份,配两个秘书助理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宋疏影耳朵里听着前面的那个男助理说着一些报表上的数据,一个数字后面几个零,听得她头脑发昏,索性便闭上了眼睛睡觉。  二十分钟后,韩氏公司到了。  股东大会是在上午十点钟,现在到大公司的时间也就才是九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准备。  因为韩氏企业的运营模式就是这种家族经营,所以能够参加股东大会的人,也全都是一些韩家内部的大股东,起初,韩长经将一部分的股票分给苏芳,苏芳将股份又全都转让给了自己的儿子,所以现在手持最多股份的是韩澈。  宋疏影并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场合也要让她来,今天韩家人既然都到了,那么她这种不尴不尬的身份就应该避嫌的,可惜,现在非但没有避嫌,还跟在韩瑾瑜身后,堂而皇之地进了韩氏公司的大楼,连她自己都有点搞不明白了。  因为时间还没有到,便先到了韩瑾瑜的办公室内等候。  现在韩瑾瑜的身份是韩老爷子认定的,已经认定了是总经理的职务,毕竟总裁职位需要股东大会上的投票,而韩澈的业绩也一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宋疏影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说:“我去倒杯水过来。”  她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了之后,就已经不再穿高跟鞋了,一般都是平底系带的鞋,穿起来很舒服健步如飞。  她问了一边的员工休息室的方位,在走过去去接水的时候,就不妨间看见了韩铎。  韩铎正靠着橘色的方桌,手中端着马克杯,里面热气袅袅,他的眼睛镜片上蒙了一层水雾。  他听到门口有声音,才转过来,从眼睛上方看了一眼宋疏影,笑了笑:“宋小姐。”  宋疏影颔首,径直拿了一个一次性的纸杯,走到前面的热水器来接水。  韩家的人,除了韩瑾瑜之外,宋疏影一个都不想多接触。  只不过,上一次在韩家聚会的时候,韩铎分明是从楼梯上下来,看见了韩澈在堵宋疏影的那一幕。  韩铎笑了笑,走过来,他眼镜片上一层水雾已经散去了,重新显现出镜片后的一双黑眸。  “宋小姐,是大哥带你来的么?”  宋疏影抬眸,“嗯。”  “宋小姐,你不用对我有敌意,其实如果是你跟大哥二哥,我还是更看好你和大哥,”韩铎说,“其实我现在都挺想叫你大嫂的,只不过身份摆着……那我叫你宋姐,你看怎么样?”  热水的温度透过纸杯传递过来在手掌心,感觉手心都是热乎乎的,宋疏影听了韩铎的这句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不就是乱了辈分了,你就叫我宋小姐也好,叫我名字也好,那些乱七八糟的称呼,别叫了,让你爸妈听见了指不定在背后又说我什么了。”  宋疏影说完就想要离开,韩铎也跟在身后,说:“宋姐,说真的,我一点都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认准大哥了,明明知道他的这条路不好走。”  宋疏影脚步顿了顿,扭过头来笑着对韩铎说:“我也一点不明白。”  “不过,宋姐,我是站在你这边的,”韩铎说,“所以,你和韩澈之前有交往过这件事情,我不会说的。”  “清者自清,韩铎,”宋疏影笑了一声,“我从来都走的正,也只有感情上面走了一条歪路,需要多绕几个弯子,但是终点都是一样的,我对我做过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其实,在韩家,宋疏影之所以会选择和韩铎多说两句话,是因为还是在十几岁的时候,当时韩铎和她也算是同一个学校的校友,曾经第一次见面,就是因为宋予乔。  原因就是韩铎当时就是典型的花花公子的模样,所有劣质富二代的词汇都可以用在他身上。当时宋予乔在班里面是班花,校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再加上为人温婉安静,这人就按捺不住了,三番两次的去挑逗宋予乔。  宋疏影大宋予乔三岁,刚好予乔是初中部二年级而她是高中部二年级,听说了之后就直接将韩铎给约了出来在校外,见了面一句没说直接照着韩铎的脸就是狠狠的一拳。  自此,韩铎也就算是记着了,宋家的那个二小姐绝对是不能惹,因为她有个实在是彪悍的姐姐。  宋疏影从休息室内出来,回到了韩瑾瑜的办公室。  她对于韩瑾瑜从来都没有见外过,所以也就没有敲门,直接就拧开了办公室的门把,首先就听到了里面谷明娟的声音。  “你竟然把她带到股东大会这样的场合,你是不是昏了头了!”  宋疏影将门把轻轻松开,就站在办公室的门口,透过开了的一条缝隙,听着里面的动静。  谷明娟说:“现在就把她送出去,趁着老爷子还没有来,要是来了,你看看这事儿要怎么说?!”  “妈,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  “我怎么不用管,老爷子重新给了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你现在就是和韩澈可以分庭抗礼的时候了,”谷明娟说,“难道你不想趁着这一次的股东大会将韩澈的CEO职位抢过来么?原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为什么要拱手让人?”  “这和疏影没有关系……”  “我不信没有关系,就跟外面那些手持股份的大股东一样也一定不会相信没有关系,”谷明娟说,“那我刚刚在抽屉里看到的那份文件是怎么一回事?”  韩瑾瑜没有答话。  谷明娟快走了两步走到办公桌前,直接翻开一叠文件中夹着的一份文件,翻开给韩瑾瑜看:“这一份股份转让书是什么意思?你要把股权转让给谁?宋疏影么?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就不要一意孤行了可以么?”  谷明娟说着,已经抬手将股份转让书啪的一下扔在了韩瑾瑜的身上,股份转让书啪嗒一声掉在了地面上,她说:“现在股份牢牢地抓在自己手中,是最重要的!”  韩瑾瑜将散落在地面上的股份转让书捡起来,弹了一下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重新好好地放在桌上,“妈,我分的清楚对我来说什么是重要的。”  宋疏影站在门口,听着里面母子两人的对话,微微眯了眯眼睛。  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宋小姐,怎么不进去?”  宋疏影转过身,目光落在一身职业套装的高雨身上,笑了笑:“我恰好走到这边,看见韩哥在里面忙,便索性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办公室的门哗的一声被拉开了,谷明娟看了一眼宋疏影,抬步走了出去。  高雨站在办公室门口,对韩瑾瑜说:“韩哥,已经到时间了。”  “嗯,你在外面等,”韩瑾瑜上前一步拉了宋疏影进来,顺手关了门,“疏影,你过来把这份文件签一下。”  韩瑾瑜果然递过来的就是刚刚看到的掉在地上的那份股权转让书。  宋疏影接过,简单的看了看,韩瑾瑜竟然将他名下百分之八的股份要转让给她?!庄扑丸弟。  百分之八,在这样的一个根深蒂固的大企业中,已经是一笔不少的财富了。  她有些惊愕,抬头看向韩瑾瑜。  韩瑾瑜笑了笑,递上来一支笔:“签字吧,律师公证过的,有法律效力。”  宋疏影摇了摇头,将转让书向前一推,转身坐下来,翘起腿,说:“为什么?”  “这对你好。”  韩瑾瑜只说了这样四个字。  他站着,宋疏影坐着,仰着头看他瞳孔的深黑色,勾唇笑了一下:“好,我听你的。”  说完,宋疏影便提笔在转让书的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按上了手印。  这一次的股东大会,虽然宋疏影拿到了韩氏的股份,但是韩瑾瑜转让股份的事情暂时还没有公开,所以宋疏影并不需要出席股东大会,她在韩瑾瑜的办公室里待着,刚刚用韩瑾瑜的电脑下了一个大型网络游戏,韩瑾瑜就过来将她拉起来,说:“那边我让人准备了一张小床,如果累了就去躺一会儿,不要一直对着电脑。”  “噢。”宋疏影直起身来,问了一句,“李勇在外面么?我实在是闲的没事情做,找李勇进来聊会儿天可以么?”  韩瑾瑜已经开了门,低声对门外的李勇说了几句话,然后抬步离开了。  宋疏影开了门,说:“李勇,你进来。”  李勇站在门外有些踌躇,说:“宋小姐,你有什么事么?”  宋疏影扶着门框,笑了一下,“没什么,我就是有点事儿想问问你,你别紧张。”  ………………  这一次的股东大会,韩家的所有人都来了,还有一些旁系的表哥表弟,当然,主要也就是就韩澈是否继续担任韩氏总裁的这件事情。  韩老爷子已经是八十多岁的高龄了,这一次的股东大会竟然也出席,身后跟着的正是五年之后又重新找到的韩瑾瑜。  在一些人脸上显出诧异,但是谷明娟的脸上却分明地带着得意,这是她的儿子。  韩澈正在和身后的助理说些什么话,似乎是没有看见两人的到来,等到老爷子进来,他才急忙起身,让开自己主座的位子,说:“爷爷,快请坐。”随即对身后的助理说:“去给爷爷倒杯茶来,拿我抽屉里的普洱。”  老爷子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就说两句话。”  会议室的人立即就都安静了下来。  老爷子清了清嗓子,说:“基本上公司这边的事情,我已经是不插手了,都放手给下面的晚辈了,记得上一次我过来参加股东大会,是在五年前,让阿澈认祖归宗,将公司的大权交给阿澈,这一次,是关于韩瑾瑜,大家也都知道,瑾瑜是我一直看好的接班人,他办事沉稳从来都很有大将之风,只不过,他因为外界的一些事情,消失了这五年,现在终于回来了,也就是重新回到我们韩家的时候。”  韩瑾瑜站起身来,向在座的所有人鞠了一躬。  韩老爷子将韩瑾瑜拉着重新坐下,说:“我就说一个事儿,瑾瑜是长子长孙,他现在对于公司的营运刚开始接手,诸多方面都不是太熟悉,所以,暂时是作为总公司的总经理的身份,过一个月之后,熟悉了程序,再正式和阿澈交接。”  韩瑾瑜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手肘搭在桌上,笑了笑:“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哪里,哪里,还是要请韩大少多多关照我们。”  其实,韩瑾瑜在股东大会之前,去韩家的那一次聚餐,之后和韩老爷子在书房内深入的谈话,就知道这一次大会上的决定了。  韩澈脸上始终是笑着的,但是明显嘴角已经僵了。  韩老爷子临走前,还专门说:“阿澈,有什么事情,多多告诉你大哥,兄弟两人要一起努力。”  “是,爷爷。”  韩澈低着头,双手却在身体两侧已经握成了拳,强忍着整个股东大会结束,众人都收拾东西离开,韩澈叫了一声:“大哥,你先等一下,我把这周在地产方面的一个策划给你。”  不过两分钟,硕大的会议室里便只剩下了韩瑾瑜和韩澈兄弟两人,还有韩澈的一个私人助理。  私人助理早就呆不住想要离开了,可是韩澈现在不发话,他也不好离开。  韩澈对私人助理说:“你去办公室里,把之前有过地产方面的案例拿给我。”  “是。”  私人助理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听见韩澈这句话简直是如蒙大赦,没有片刻停留便出了会议室的门。  随着咔嚓一声,会议室的门关上,又恢复了十足的安静,只有韩瑾瑜在翻动手中纸页的声音,抬笔已经将一个数据圈了起来。  韩澈走过来,说:“恭喜大哥。”  韩瑾瑜合上了面前的一份资料,“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