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77 我怕了

277 我怕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51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2
    在十二月底,,下了一次雪,白茫茫的一片,温度骤降。  清晨,宋疏影拉开窗帘。白晃晃的雪光就向她的眼睛刺过来,不禁伸手挡了一下。  雪已经停了。  满地都是白雪皑皑,远处的枝头上也挂着白雪,不过看起来天气还不错,竟然出太阳了。  今天中午有同学聚会,一大早张晓恬就打电话来再三催促了。还特别叮嘱她说:“你一定要来啊,我帮你挡酒,就是中午吃吃饭然后下午去K歌,一些老套的同学聚会的项目,你应付起来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要不你帮我推了吧,”宋疏影说,“我现在都已经歇的懒了,不想去。”  “可别啊,”张晓恬说,“我都已经给团支书打了包票了,大不了咱俩就去走走过场,然后就说有点事情需要离开……等到十一点我开车去接你啊。你可别放我鸽子。”  “甜甜呢?你这个全职的家庭主妇不需要看孩子出来玩儿你老公会同意么?”  “切,全职主妇就没有时间出来玩儿了么?全职主妇也有春天!”张晓恬说,“正好我老公在家休年假呢,不用看孩子,我这段时间要玩玩玩。找你陪着我喽,别推辞啊。”  挂断了张晓恬的电话,宋疏影又翻了翻身睡了。  最近睡眠质量不好。也只能用时间来弥补了,并不能保证八小时的高质量睡眠,那就索性睡十二个小时,一直睡到十点多,她才起床。  韩瑾瑜就怕宋疏影一个人在家照顾不好自己。专门请了一个保姆,宋疏影一醒,便叫她过去吃点东西。  宋疏影其实一点胃口都没有,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下。  等到张晓恬大喇喇的来敲宋疏影的门,她还坐在餐桌边细嚼慢咽。  张晓恬吃了一惊,“拜托了,姐姐,您现在吃的这种早饭还是中饭啊,我们出去是要聚餐的,你现在垫垫肚子就成了。”  宋疏影刚刚喝了半杯牛奶,擦了一下嘴角,说:“我现在是孕妇。”  张晓恬点头:“是是是,孕妇最大。”庄鸟低弟。  宋疏影现在怀孕了,便不能化妆,只是洗了洗脸,换了一身比较厚实的衣服,就跟着张晓恬出了门。  出门的时候,张晓恬一直在盯着宋疏影看,宋疏影摸了一下脸庞,“不是没化妆出去都见不得人了吧,这么惨?”  张晓恬摇了摇头:“不是,感觉你这样素颜的时候,别有另外一种感觉。”  宋疏影眨了眨眼睛,“别巧嘴了,跟我面前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真话的呢?”  张晓恬:“……”  聚餐的地点是在市中心的一家自助餐厅内,张晓恬载着宋疏影来的时间比较早,还有半个小时才到约定的时间,索性便拉着宋疏影在附近的商场里逛了逛,路过婴儿用品店,宋疏影的脚步就不由得停了下来。  张晓恬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拉着她就要进:“正好,算是我送的礼物了,给孩子挑两件婴儿装,是男孩还是女孩儿?”  宋疏影站住脚步,摇了摇头:“没去查。”  张晓恬不禁有点瞠目。  “没有检查?不是已经三个月了么?”  “嗯,”宋疏影拉着张晓恬往前走,“但是不想去医院,我现在对医院有恐惧症。”  张晓恬没吭声,她现在都能看出来,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个人之间不正常,属于那种你别扭着我也别扭着,很可能两个人之间没有发觉,不过外人都能感觉到吧。  在经过前面有一家理发店,宋疏影直接转身就走了进去。  张晓恬一个没拉着,这边宋疏影就进了理发店,她也就赶忙跟进来了,在进来之前,还特别扫了一眼旁边,那边还跟着两个保镖。  理发店内理发师走过来,问:“小姐请问您是想要理发还是烫染?”  宋疏影笑了笑,说:“剪短发。”  理发师打量着宋疏影已经长及腰际的头发,问:“修一下么?”  “不,剪短,”宋疏影说,“不想要长发了,剪短发。”  这一下,不仅仅是理发师,就连张晓恬都愣了。  “喂,疏影,你怎么忽然想起来剪头发了?”张晓恬拉住了宋疏影,“现在冬天呢,剪短发到夏天再说。”  宋疏影摇了摇头:“长头发太累赘了,我怀孕了太累,家里的保姆阿姨也说,怀孕的时候最好不要卷发长发,不管是怀孕还是之后坐月子都不好。”  张晓恬没话了。  而理发师虽然是很可惜,这么黑而密的长发,少说留了也有三四年了,说剪掉就剪掉,还是很不舍得。  张晓恬坐在后面,看着理发师一剪子下去,一半的头发就掉落在地面上。  不过,在张晓恬的阻拦下,好歹宋疏影并没有将头发剪成西瓜头齐耳短发,只是剪短到齐肩。  在剪刀在头发上咔嚓咔嚓的剪掉,那种及其轻微的声音,以及理发师拨动她头发的触觉,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不再看前面的镜子。  剪过头发,宋疏影看着镜子中齐肩短发的自己,猛然间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张晓恬拉过宋疏影,问:“什么感觉?”  “一身轻。”  张晓恬撇了撇嘴角,“切。”  宋疏影说:“是真的,原来感觉头上重重的缀着,好像是戴着一个头套,时时刻刻将脑袋都笼罩在其中,现在一点那种压抑的感觉都没有了,我都觉得自己可以跳起来。”  张晓恬赶忙就拉住宋疏影,“别跑别跳,你现在悠着点儿。”  宋疏影笑了笑。  这一次是高中的同学聚会,宋疏影和大家也都是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只不过,却不曾料想到,不仅仅是他们一个班,算是年级校友会,竟然还有其他班的同学,当然也有当初给宋疏影表白过的那个男生,那个隔壁班的班长。  “疏影!”  宋疏影手中拿着一个托盘,刚刚选了一些菜,跟在张晓恬身后往自己的桌旁走,听见有人叫她,便转了身。  张晓恬自然而然也是停了下来。  “疏影,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见你,你现在是在做什么的?”  宋疏影笑了笑,“医生,我现在在休假。”  他是叫什么来着?  宋疏影给忘了。  这个班长又说了不少话,宋疏影和张晓恬也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回答,直到他转身去到他的那一桌过去。  张晓恬吐了吐舌头,长呼了一口气,“我都忘了他叫什么了。”  宋疏影一听有些诧异了,“你也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了?”  “只记得好像是姓董。”  幸好刚刚在交谈的时候没有提起对方姓名,要不然人家都记得你名字,而你却是吧人家名字给忘得一干二净了,那可是令人尴尬的一件事情。  虽然早上吃饭时间晚,宋疏影却还是吃了不少。  张晓恬看团支书的样子是想要去K歌了,便拉了拉宋疏影的手,刚刚想要说下午有事要离开,团支书便站起身来,说:“今儿下午去唱歌谁都不能缺席啊!谁说有事的一律都是不给我面子。”  这句话,就把张晓恬即将出口的话给堵了个严严实实的。  昔日的团支书,现在好像是地税局的领导,具体什么职位宋疏影不清楚,不过从领导能力来看,就不同凡响,那个时候宋疏影就时常在想,这个团支书肯定是要从政的。  不得已,只好去了KTV唱歌。  张晓恬嘿嘿一笑:“高兴点儿,咱俩去开个小包,你愿意怎么吼就怎么吼,是减压的好方式。”  “好。”  ………………  而就在宋疏影和张晓恬在K歌的时候,这边韩瑾瑜正在参加的是政府的招标,就是为了拿到那一块地。  韩瑾瑜面色凝重,之前已经做了不少的资料收集以及数据评估,不管是报价,还是在后续的补充数据上都已经经过周密的计算,这一次应该是稳操胜券的一次竞标。  只不过,在将策划书交上去之后,身后的高雨忽然接到了公司的一个电话,然后走过来俯身在韩瑾瑜耳边,说:“资料有泄漏,对方程氏只比我们高两个百分点。”  韩瑾瑜眯了眯眼睛。  里面的工作人员已经经过评定,从后面走了出来。  最后的结果,显而易见。  韩瑾瑜听见这个结果的时候,忽然就笑了,起身离开。  高雨跟在韩瑾瑜身后,她这个编外人员都能看得出来,这一次的资料泄露肯定是和韩澈脱不了干系。  但是,韩澈不管怎么说,是韩瑾瑜同父异母的弟弟。  高雨去取车回来,忽然就想通了,其实在这种大家族的家族企业中,根本就没有多少亲情吧。  现在韩瑾瑜已经代替了昔日韩澈的位置成为了韩氏总裁,那么韩澈肯定是心里不服气的,做为首先新官上任,也要捅几个娄子出来。  韩瑾瑜上了车,“回公司。”  韩澈正坐在办公室内查看当天需要签字的一些文件,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是秘书打来的电话,说:“总裁让您上楼一趟。”  韩澈早就料到了,反正刚开始就打算是和韩瑾瑜对着干的。  “好,我知道了。”  韩澈知道在韩老爷子心目中,对于韩瑾瑜的重视,即便是他,也仅仅是一个替代品,韩瑾瑜不在的时候,用你让你当牛做马,等到不用了,就丢弃在一边,和卸磨杀驴有什么区别?!  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完全全想通了,既然是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要去争取。  况且,韩老爷子现在已经八十多岁的高龄了,年前已经做了一次手术,看样子也活不久了,他还能保的了韩瑾瑜多久?  他根本就不信。  凭什么韩瑾瑜想要的东西都能都能拿到手里,宋疏影是这样,整个韩氏的家族企业也是这样!  到了楼上总裁办公室门前,韩澈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领和袖口,才推开门进去。  韩瑾瑜就坐在沙发上,正在倒茶,听见有人进来,也不说话,已就该抬起手腕来倒茶,“阿澈,你过来坐。”  韩澈闹不懂韩瑾瑜把他叫上来就是来喝茶的?还是走了过去。  但是,在韩澈刚刚走到桌边,韩瑾瑜陡然动了动手腕,一杯刚刚倒好的茶就泼了韩澈一脸。  虽然,是温水。  韩澈抬手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水,“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韩瑾瑜抬起头来,眼睛里丝毫没有笑意,“韩澈,你现在可以不站在我这边,我也从来都没有要求过你站在我这边,但是你要记住你是姓韩,你必须要站在韩家这边,不要主次不分,到头来便宜了外人。”  说完,韩瑾瑜已经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巾来,递给韩澈。  韩澈看了这张纸巾有几秒钟,勾了勾唇角,将纸巾接过,擦了一下脸上的茶水,说:“谢谢大哥,我明白了。”  是真的明白了么?  韩瑾瑜并不认为是这样,但是他已经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有了更深层的防备。  晚上,是一个上流阶层举办的一个慈善拍卖会,一些大家族的太太就拿出一些珠宝首饰来拍卖,而后同一个圈子里的人就用天价将这个并不是很珍贵的珠宝首饰给拍下来,当然一部分是为了一份纪念,而另外一部分,纯粹都只是因为讨好,拍下来再转给原主。  这个慈善晚宴,宋洁柔也接到了邀请函,她和宋翊来到的时候,韩瑾瑜已经到了,他等了片刻,等到宋洁柔走过来,还是先对宋翊微微颔首。  虽然韩瑾瑜和宋洁柔两人在外界传言一直是处于不和,甚至波及到的是韩宋两家,但是,一到这种场合,这种不实的传言也就都会不攻自破了。  后面,徐媛怡挽着宋翊的胳膊,靠近了在他耳边说:“你查出来宋疏影什么了么?”  “没有。”  前面走过来一个手端酒杯的熟人,宋翊便停下来寒暄,说了两句话之后继续向前走。  其实,宋翊已经查到了。  有私家侦探在,就算是你生活的蛛丝马迹,也能让你无处遁形。  果然,一些东西就是见不得光的,一旦是放在阳光底下,就成了鬼魅横行了。  宋翊知道了这些年宋疏影和韩瑾瑜的事情,甚至知道了,五年前宋疏影就为了韩瑾瑜打掉过一个孩子,而现在,竟然又怀孕了!  当手中拿到这份资料的时候,宋翊看见资料上的这几个字,直接将面前的水杯给扫落在地上,一下子全都碎了。  他一直很相信韩瑾瑜和宋疏影,但是现在却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情既然宋翊看到都是这样的生气,如果是韩老太爷知道了,已经八十多岁的老人,那后果……  宋翊对于这件事情,板上钉钉的事情,也是想了很久,才缓过神来。  他知道,宋洁柔自从嫁给韩瑾瑜之后,两人便没有过夫妻之实,甚至都没有在一起住过,只有一些必要的场合才一同参加,可是,别人不这么想啊,一旦这件事情曝光,那将会是不可抵挡的毁灭。  慈善拍卖上,徐媛怡就拿出来一条项链,不算是多贵重,但是却是有纪念意义,还是三年前巴黎的一个设计师设计的,宋翊买来送给徐媛怡的。  拍卖开始。  当然,拍卖的价格绝对不会低于这件项链原本的价格,拍卖的款项会用来做慈善。  韩瑾瑜根本就没有打算出价竞拍,不管是以宋翊原来的身份还是现在的身份,都会有人为了巴结讨好他,将价格抬得很高拍下来,最终基本上还是物归原主。  他今天来,主要就是想要拍下一块女士手表,是由美籍华裔的一位著名设计师的作品,这位中国设计师已经病故,这款设计算留下来的最后作品。宋疏影曾经第一眼看这款手表就看中了,白色的,很小巧的装置,戴在手腕上十分漂亮,再加上宋疏影现在怀孕,并不能时时刻刻手机在身边看时间,有这样一款喜欢的手表是十分恰当的。  “下一件,是有著名设计师……”  台上主持人介绍了一下设计师的生平以及作品,起价三百万。  手表是由瑞士方面制作的,镶嵌有钻石,十分漂亮,肯定十分衬宋疏影的肤色。  这款手表刚开始还有人叫价,但是等到韩瑾瑜一下子叫出五百万的价格之后,便不再有人叫价了。  第一是碍于韩瑾瑜作为韩氏总裁的身份,第二也是价格的问题。  当时网上有同步的直播,很多网友都开始吐槽了。  “卧槽,竟然五百万买块表!”  “好幸福啊,有一种一掷千金的感觉!”  “阔气!”  “我要是韩太太就一辈子无憾了啊啊啊啊!”  在拍卖会结束之后,有很多和宋洁柔关系比较好的豪门太太就都过来祝贺,她也只是笑笑。  这块天价的手表是买给谁的,她心里还能不清楚么?  宋洁柔忽然就心里涌动起来很不平衡,凭什么她也被冠上了有夫之妇的名头,却并没有从这么名头上得到任何好处,相反,宋疏影什么都不做,却能得到这么多?  拍卖会之后就是宴会,宋洁柔趁着这个时候去了一趟洗手间,然后拿出手机来给宋疏影打了个电话。  ………………  同学聚会已经散了。  张晓恬明显是没有唱过瘾,便又和宋疏影包了另外一个小包,多唱了一个小时,宋疏影也用张晓恬的减压方式,嚎了一曲青藏高原,坐回沙发的时候有点晕头转向,差点把啤酒当成矿泉水喝了。  等到一个小时后,张晓恬拉着宋疏影出来的时候头都晕晕乎乎了,两人就去吃了火锅。  宋疏影怀孕了特别喜欢吃酸的辣的,张晓恬就叫了酸菜鱼火锅。  在冬天吃火锅真的是一种极致的享受,白色的蒸汽在面前蒸腾,除了吃火锅竟然不能喝啤酒这点不好之外,宋疏影吃的也算是不少。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宋疏影的手机铃声响了。  她将手机拿出来,看见是宋洁柔的号码,直接将手机扔进包里,连接都没有接通。  张晓恬一看宋疏影的这表情,就知道指不定是什么烦人精了。  张晓恬的老公打电话说来接的,也被张晓恬给阻止了,好不容易出来,这一次就一定要玩儿的彻底。  两人吃了饭之后,知道中央广场上今天有放烟花,便过去看了看,还买了两根安全烟花拿在手里。  也真的是奇了怪了,今年卖烟花的人格外早,现在还不到过年就已经开始各种烟花爆竹了。  张晓恬和宋疏影两人沿着一条街向前走,在街道两边的商店里看各种衣服,还有一些滑稽可笑的鞋子。  在张晓恬进去更衣室试衣服的时候,宋疏影就在外面站着,顺便看了一下手机。  除了刚刚宋洁柔打来的那个电话之外,没有再打来了。  她便又将手机扔回了包里。  对于宋洁柔这种女人,就不能有任何交集,有了交集她就不会轻易地将你放开了,就会时不时地过来恶心你一下。  只不过,宋疏影却没有想到,就算是不想有交集,也必须是有交集。  首先,宋洁柔是她的姑姑。  其次,宋洁柔是韩瑾瑜名义上的老公。  再其次……  当在酒店门口,她看见从酒店里面走出来的那两个人之后,她也明白了,刚才宋洁柔给她打电话的真正目的。  前面的宋疏影不走了,张晓恬有点疑惑了,便拉了两下她的胳膊,可是,宋疏影却依然纹丝不动。  张晓恬顺着宋疏影的目光看向旁边金碧辉煌的酒店,也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是韩瑾瑜。  韩瑾瑜身边站着的,是宋洁柔,而另外一边,是宋翊。  这一刻,宋疏影才真正的看到了自己的身份,其实,不管是于宋家也好,于韩家也好,她都只是一个边缘人,局外人。  之前,她一直开导妹妹宋予乔,让她对父亲宋翊的态度不用放在心上,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相信,宋家还有一个奶奶是真正关心着自己的,那就足够了。  当时安慰宋予乔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看得清楚明白了,但是直到现在,她才知道,根本就没有看明白,看到这样的情景,她的内心还是会好像针扎一样的疼痛。  虽然,并不知道这份疼痛到底是源自于这个父亲还是源自于韩瑾瑜。  韩瑾瑜与一个人寒暄之后,抬眼,就看见了在马路边站着的宋疏影,他脚下的步子一下子就停下来,握紧了手,生生克制住了想要跑过去的冲动。  她竟然剪短了头发。  另外一边,当然韩澈和朱芊芊也看见了。  朱芊芊看见宋疏影的时候也愣了一下,上一次看见宋疏影还是长卷发,及腰,现在却成了齐肩的短发。  那么长的头发,说剪就真的给剪掉了?宋疏影有时候心狠起来,真的是让别人都感到胆颤。  张晓恬在宋疏影身边,她拉着宋疏影的手,真的是怕宋疏影一个冲动做出来什么事情来。  只不过,宋疏影只是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整个人好像是驻足凝注了一样,成了一尊雕塑,身后的地面上还有积雪,白的透亮,与此时此刻她的一双黑眸形成鲜明的对比。  张晓恬在宋疏影耳边叫她:“疏影?”  但是,宋疏影却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笔挺地站着。  也幸而在这种时候,很多记者还都集中在宴会场内没有出来,除了几个眼尖的记者见了,这边怎么好像是时光停滞了一样。  过了好久,宋疏影才勾了勾唇角,说:“走吧。”  张晓恬紧紧的拉着宋疏影,“好。”  走了很远,宋疏影没有回头,而在后面跟着的张晓恬回头看了一眼,却被树枝枝杈挡住了视线。  张晓恬叫了一辆出租车,拉着宋疏影上去,报上了宋疏影家里的地址。  宋疏影说:“不,我不想回去。”  张晓恬知道宋疏影现在心里面难受,便报上了她自己家的地址,说:“那就先去我那儿,如果你想回去,我再开车送你回去。”  宋疏影没有吭声,呆呆的坐在车后座,眼光落在车窗外面。  如果只看外表的话,宋疏影一点事情都没有,可是实际上,在下车的时候张晓恬拉了一下宋疏影的手,却冷的发冰,回到了家,就赶忙让她老公帮忙倒了一杯热水过来给宋疏影暖手。  张晓恬对老公说:“今天晚上如果疏影不走,我就陪着她睡一个晚上,你管好女儿。”  “嗯,我看宋疏影真的有点不大对劲,你好好安慰她。”  张晓恬在内心唏嘘了一下。  安慰?  这种事情她这样一个局外人去安慰,真的不管用,也就是免一下心意罢了。  ………………  酒店外。  高雨开车等在路边,她自然也是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幕。  她是一个女人,所以,在这个时候,真的也能够感受到宋疏影的那种切肤之痛。  前几天,应该是宋疏影的产检时间到了,韩瑾瑜便让她去医院预预订了专家号,要为宋疏影去检查身体,做一下排畸和唐筛,顺便也就可以知道胎儿的性别了。  但是,当她来到楼下,左等右等韩瑾瑜都没有带着宋疏影下来,她便上了楼。  距离很远,她就听见了宋疏影的声音。  “我告诉你,我不去医院做什么排畸检查,唐筛,什么B超统统都不要!我的孩子我自己心里有数,除非你今天是把我给敲晕了带到医院里,要不然就不要带我去!”  宋疏影的声音真的很大,高雨开门的手就僵了一下。  紧接着,不知道韩瑾瑜说了什么话,宋疏影说:“韩瑾瑜,你今天敢强迫我去,那我们之间就算是完了!是彻底完了!”  高雨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还是转身离开了,在楼下等了有半个小时,最终也没有等到韩瑾瑜,这一次的产检也没有去成。  回到眼前的场景,依旧是酒店,韩瑾瑜已经走到了车前。  因为有不少记者都在跟着,所以这边韩瑾瑜上了车的同时,宋洁柔也上了车,两人毕竟是夫妻。  上了车,不用韩瑾瑜吩咐,高雨也知道先送宋洁柔回宋家。  一路上,宋洁柔都没有说话。  她和韩瑾瑜之间一向是没有什么好说的,说实话,她更怕韩瑾瑜会因为宋疏影的事情迁怒她,虽然就算是韩瑾瑜现在有三头六臂也难再分神了,最近需要他忙的事情也实在是多了。  这也是为什么宋洁柔会对宋予乔更加显得心狠手辣,最起码是少了一个护着的男人。  不过,现在的宋洁柔肯定也不会想到,等到三个月之后,会有一个女人将宋予乔当成掌中宝一样护着,距离她失魂落魄的时候也就不远了。  这些自作聪明的人,总是活不长久。  ………………  韩瑾瑜并没有直接回梅苑,高雨开车,绕了一个环城,在路过蛋糕房,他叫了停车,下去买了两块慕斯蛋糕。  最近宋疏影喜欢吃甜的东西,特别钟情于奶油蛋糕。  但是,等到买了蛋糕回到梅苑,家里却是暗的,宋疏影不在家。  韩瑾瑜一下子慌了。  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宋疏影不在家,会在哪里?  而此时,他就接到了李勇的电话,“韩哥,宋姐在她朋友这里。”  “好,你们好好护着她。”  挂断电话,韩瑾瑜松了一口气,颓然坐在了沙发上,仰头在沙发靠背上,单手扶着额头上,脖颈上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  头有点晕,忽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韩瑾瑜起身冲进了卫生间里,扶着墙面,却吐不出来,晚上喝了不少酒,却没有吃多少东西,现在想吐都没有原材料。  他靠着墙壁,缓缓地滑落坐在墙角。  以前,他觉得,只要是他想要给的,就一定可以给,什么世俗伦理,他都可以抛弃到一边,什么都不要。  可是,一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那只不过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  韩瑾瑜想起来跟爷爷一起吃饭谈话的时候,韩老爷子是明眼人,在吃饭的时候,就说起来宋疏影。  “是个好女孩儿,只不过是跟错了人。”  当时韩瑾瑜听了这句话,后背一下子僵住了。  就算是韩老爷子的手段,韩瑾瑜作为孙子一般情况下是见不到,但是也能够想象得到,曾经的参谋长现在的创始集团董事长,会没有一点手腕,那能够管的了下属么?能够让韩家这样的一个大家族绵延下去么?  其实,韩老爷子已经什么都看得出来了,但是,他不能接受,就像是母亲谷明娟所说的一样,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收敛着点儿,等到老爷子百年之后,由着你去折腾。  一直到了凌晨一点多,在卫生间的韩瑾瑜才慢慢的消了酒劲儿,从卫生间里出来,首先第一件事就去看手机,并没有来自宋疏影的短信或者电话。  他原本打算给宋疏影发一条信息的,但是等到信息编辑完了,却发送不出去,显示说短信信箱已满。  可是里面明明就只有两三条短信,怎么会已满?  再点击发送,还是同样的提示:“请清空收信箱。”  收信箱里根本就没有短信。  是手机坏掉了么?  韩瑾瑜有点狐疑了,他按压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撑着额头,鼓捣了一会儿短信还是发不出去,索性便将手机往床上一扔,直接脸朝下趴在了床上。  他侧了侧脸,看着手机背面的那个被剪掉一半的心,勾了勾唇角。  记得当时说好了的,这一款手机耐摔质量好,是情侣机,不能丢,但是他却是丢了五年。  现在也终于是找了回来了。  迷迷糊糊中,韩瑾瑜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接通了电话,电话那一端传来一声急切的呼叫:“韩哥!你快过来吧!疏影她肚子不舒服!”  ………………  宋疏影和张晓恬在一间房里睡觉,她每晚都要喝牛奶,张晓恬便将自己女儿喝的牛奶给宋疏影端了过来。  宋疏影喝完了,抿着唇,脸色不大好,张晓恬问是怎么了,宋疏影摇了摇头:“可能是今天在外面一整天,有点累了。”  确实是累了。  张晓恬躺到床上都感觉到浑身的骨头都酥了,就别提宋疏影这个孕妇了。  可是,却没有想到到了半夜,宋疏影忽然说肚子疼,张晓恬吓出一身的冷汗来,急忙就给韩瑾瑜打了电话。  宋疏影单手覆在小腹上,说:“你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张晓恬现在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吗?他要是再不来,肚子里的孩子就要没了!”  宋疏影嘴角带了一缕淡淡的笑意。  她说:“其实五年前,我没过一个孩子,因为胎儿畸形,我就打掉了。”  张晓恬有些愕然的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不是……”  “所以,我现在不想去医院做产检,我怕这一次的结果又是畸形,真的,”宋疏影说,“我怕了。”  韩瑾瑜来的特别快,梅苑和张晓恬的住处并不远,也就是十分钟的车程,要不然张晓恬也不会先给韩瑾瑜打电话了。  张晓恬夫妻两人怕有人敲门将女儿给吵醒,便直接开了门,张晓恬叫老公在门口等着,自己到屋内去帮着宋疏影穿了衣服。  韩瑾瑜来了之后,大步跨进来,来到了房间内,第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床上,有些面色苍白的宋疏影。  他觉得眼眶有些发热,三步走过来,用外套的羽绒服将宋疏影整个人包裹住,打横抱起来。  这一刻,他猛然察觉到宋疏影比以往要轻了,有点轻飘飘的,但是明明她一直在强制自己要吃很多。  宋疏影原本一直闭着眼睛,感觉到有人过来,微微抬起了眼帘,注意到是韩瑾瑜,便又合上了眼睑,十分乖顺地窝在韩瑾瑜的怀抱里。  韩瑾瑜笑了一下。  也每到这种时候,她才不会竖起浑身尖利的刺来扎人,安安静静的好像是乖宝宝似的。  韩瑾瑜抱着宋疏影下楼,张晓恬便拿了车钥匙,嘱咐了老公在家里照顾女儿,便跟着一起下了楼。  张晓恬在前面开车,后座上,韩瑾瑜紧紧的抱着宋疏影,薄唇紧抿着。  夜晚只剩下了急诊,但是韩瑾瑜认识医院里的院长,值班医生一听说,果断的就深夜打电话给妇产科的专家医生,都是在医院附近的医院附属家属院住的,所以不过三分钟就来了。  医生进去给宋疏影检查,韩瑾瑜原本是跟在后面的,但是需要进一步的检查,医生便将他赶了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