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79 第一次怦然心动的感觉

279 第一次怦然心动的感觉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60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3
    宋疏影在一边听着,笑着。  其实,宋疏影现在的这种心性,就很受宋老太太这种豁达心绪的影响,即便是爷爷去世的时候。奶奶也只是在私下里流了眼泪,但是在别的场合下,在友人过来探望的时候,她一直是微笑相待的。  宋疏影当时就问过奶奶,奶奶说:“哭就有用了么?现在你爷爷走了,更要靠我一个人来支撑起这个家。”  宋疏影跟着奶奶一同下了山。并没有直接回梅苑,而是先回了一趟宋家,将奶奶送到家里之后了,陪着奶奶在家里吃了一顿家常菜,才和奶奶告别离开。  吃过晚饭,就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宋疏影从宋家出来,感觉到刺骨的寒风。  在走到宋家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商务车驶入,宋疏影停下了脚步,想要等车子停下来之后再继续向外走,可是。车子却停在了门口,车灯亮起闪了一下眼睛,她别开脸,后车座的门已经打开了。  宋翊从车内下来,商务车开走。  宋疏影看见宋翊的时候。僵了一下身子,直接想要绕开宋翊向门口走,但是谁知道宋翊却伸手拦住了她。  “疏影。”  宋疏影前面拦着宋翊的胳膊。不得已停下了脚步,看向他,目光薄凉。  宋翊说:“外面冷,到家里面去说吧,爸爸有话想要对你说……快过年了。就当是过年前,当爸爸的给你说几句话。”  在这个时候,宋疏影真的是眼眶发热了。  宋翊说的这些话,说到了宋疏影的心坎里,在这样的一个接近年关的时候,再从宋翊口中听到“爸爸”这两个字,纵然不是宋予乔那样容易感动的柔软细腻的性格,她也心软了。  于是,在这个晚上,宋疏影和宋翊去了主楼。  宋翊走在前面,宋疏影跟在身后,脚步深一下浅一下的踩在尚且积雪的地面上。  一直到了主楼,宋翊开了门,侧身让宋疏影先进去。  客厅里,灯光通明,如同白昼。  保姆刚好正带着宋琦涵在电视那边堆积木,听见门口有响声,起身叫了一声:“老爷,夫人让给留了夜宵,我去给你……”  宋翊摆了摆手,“不用,我有点事情,你先带着涵涵去玩具房。”  宋琦涵手里捧着一大堆积木,站起身,先叫了一声“爸爸”,在看到宋疏影的一瞬间,一双眼睛里迸出光彩来,笑眯眯的弯成了月牙,“姐姐!”  宋翊倒是有些诧异了,因为宋疏影不经常来到宋家这边,宋琦涵是怎么能认识她呢?  宋琦涵已经跑到宋疏影身边,将积木举起来给她看:“姐姐,你是来给我堆积木了么?”  宋疏影对宋琦涵这个小家伙,从来都没有讨厌过,父母犯下的错,从来都不该迁怒到孩子身上。  她摸了摸宋琦涵的脑袋:“姐姐一会儿再跟你去玩儿好么?”  宋琦涵皱了皱鼻子,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积木,改为扯着她的衣角,“一定喽。”  “嗯。”  保姆阿姨过来抱宋琦涵上楼,徐媛怡刚好从楼上下来,看见保姆抱着儿子上来,便问:“玩够了?”  保姆说:“大小姐过来了,老爷让我抱着小少爷先去玩具房玩儿。”  徐媛怡听了眼神一冷,“宋疏影来了?”  保姆知道徐媛怡和原来的这两个小姐之间相处并不好,也不怪现在用这种语气来问话,她也就不再回话了。  保姆是明白的,但是宋琦涵一个小孩子家的并不明白,还特别兴奋的举着手中的积木大叫道:“姐姐说了要陪我玩积木呢!”  徐媛怡的脸色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对保姆说:“先抱着他上去。”  楼下,宋翊让宋疏影坐下,面前的保温壶内倒出一杯水来给宋疏影。庄节司扛。  宋疏影的手有些凉,她本就属于那种偏寒的体质,双手捧着玻璃杯,手掌心才慢慢的热了起来。  宋翊说:“我听说你把医院的工作给辞掉了?”  “嗯,”宋疏影说,“我想要先出去走走,等我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好,再去医院上班。”  “出去走走也好,放松一下心情。”  这样的交谈,倒是真的好像是平常父女之间的谈话,源自于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真切关心,说真的,宋疏影现在很渴望这种温暖。  可能是因为怀孕了的缘故吧,所以特别容易被感动。  徐媛怡从楼上下来,“疏影来了?”  宋疏影没有回头,对于徐媛怡的话,她根本就不想理。  “我去厨房准备点吃的,你们父女两人也边吃边谈。”  这句话好像徐媛怡真的是关心宋翊乃至于关心宋翊前妻席美郁留下的女儿,实际上,最歹毒的也不过妇人心。  说着,徐媛怡便进了厨房。  宋翊微微皱了皱眉:“对你徐阿姨,你不要总是这样冷言冷语的,别人对你的关系,你也要适当的回应一下,人心都是肉长的……”  “如果你还想借这个话题往下说下去,那我想我们也就不用谈了。”  已经知道这些人的真面目,她就不再会因为一点小恩小惠,而改变自己的初心。  宋翊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徐阿姨平常在家里,经常也提起你和宋予乔两个姐妹,平常就算是过年也不回来一趟……”  “如果我和予乔回来了,恐怕她的这个年就过不好了。”  宋翊被宋疏影的这种口气无端地激怒了,说:“宋疏影,要懂得对长辈的礼貌!”  宋疏影索性便不再说话。  她不想在这个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近乎温暖的环境中,因为徐媛怡,又变质了。  宋翊见宋疏影不再顶撞,才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疏影,爸爸现在问你一句,你跟韩瑾瑜……那些传言,是真的吧?”  宋疏影眼皮跳了两下。  她早知道,没有不透风的墙,总会有一天别人会知道的,怎么瞒也不会瞒的住。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可惜的是,她自己已经做了。  “是真的。”  宋翊现在心头拱起一股怒火,但是却强硬的压下去,说:“你现在是怀孕了,怀着他的孩子?!是不是?!”  宋疏影低着头,许久才抬起头来看向宋翊,目光里没有躲闪,“是!”  在厨房门口的徐媛怡吓了一跳,手中端着的餐盘差点就掉落在地面上,这事儿宋翊怎么也知道了?!当初是宋洁柔告诉她的,并没有说也告诉了宋翊啊。  宋翊将手中的水杯搁在面前的茶几上,因为力道很大,茶杯中的水迸溅出来,溅在手背上。  “去打掉!你这是置你姑姑于何种地步!宋疏影,先不说你违背伦理和韩瑾瑜之间有了点儿什么,现在竟然有了孩子,你这是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这一刻,宋疏影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宋翊刚刚对她的态度有所缓和,都是因为引出现在的这个话题!  她在心里嘲笑自己,竟然会把宋翊叫她进来,只是为了父女之间的一点最后的温暖,还是她太天真了。  徐媛怡也趁着宋翊吼出来的时候,端着餐盘走了出来,“怎么谈的好好的又开始吵了,有什么事情好好说,来先吃点东西……”  “已经谈崩了。”  宋疏影拿起包就要离开。  她果真不适合和宋翊在同一个屋檐下这样好好地说话,既没有生育之恩,就连那么一丁点的养育之恩也被时间冲刷的不剩什么了。  宋翊呵了一声:“坐下!”  宋疏影站在原地,看了一眼宋翊,“宋翊,你现在还不知道么?我这人就是吃软不吃硬,你越是强迫我去做什么,我就偏偏不要做,你越是求我好声好气的哄着我,我偏偏就吃那一套,你既然是把我当成你的女儿,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宋翊抬手就将徐媛怡手中的餐盘打翻在地,盘碟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徐媛怡尖叫了一声躲向一边。  宋翊怒视宋疏影:“你把孩子打掉,这种丑事就算是揭过去了,我们不再说什么了,但是,如果你不把孩子打掉……”  宋疏影忽然笑了,勾了勾唇,“不把孩子打掉,又如何?你是要找人架着我上手术台么?呵呵,宋翊,我静候着。”  “你以为我不敢么?”  宋翊已经找了妇产科的医生,只要是宋疏影去,现在就可以做流产手术。  “你如果不去医院,那就找私人医生过来在家里做。”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忽然进来两个穿着黑衣的壮汉,徐媛怡向后退了一步,有些胆颤。  宋翊明显也是老了许多,看见这两个人的一时间,就想到这是宋疏影带在身边的保镖,更甚至是韩瑾瑜派给她的。  宋疏影在两个保镖的护着下向外走,在门口,站住脚步,冷冷的笑着,一只手紧紧握着自己的包,“我告诉你,宋翊,以后,这个宋家,我不会再踏入半步!”  宋翊也是气的不清,脸已经完全涨红了,身后的徐媛怡扶着他,才支撑着站在原地。  “这就是你对父亲该有的态度么?”  宋疏影推开门,没有回头,只留下来一句话:“宋翊,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父亲。”  宋疏影对于仅存的一点父女的亲情,那些温暖,全部都消失殆尽了。  在宋家的大院子里,冷风呼啸,刮在她的面颊上,好像针扎似的疼了一下。  她本就不该对宋翊抱有希望,有希望,就意味着有失望。  以后,她再也不会对他有一点希望了,不会再有留恋。  ………………  车子驶入梅苑,车停了,宋疏影却没有醒,在后车座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好像是睡着了。  李勇和另外一个保镖对视了一眼,也没有吵醒宋疏影,就静静地坐在前面,一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李勇吓了一跳,赶忙就按下了静音,下车接通了电话。  “韩哥。”  “还没有回来么?”  “宋姐在车里,她睡着了,还没有醒,您看我要不要叫醒她让她上楼?”  “不用,在下面等着。”  李勇挂断电话不过一分钟,前面的公寓楼里就出现了一个身影。  是韩瑾瑜。  李勇退到一边,韩瑾瑜已经开了车门,后车座上,宋疏影掀了掀眼皮,懒懒的看了一眼韩瑾瑜。  韩瑾瑜将大衣给宋疏影盖在身上,俯身将她抱了出来。  “到家了。”  宋疏影也没有说什么,闭上眼睛接着睡。  韩瑾瑜脚步稳健,抱着宋疏影上了楼。  身后不远处的李勇,摇了摇头,他总感觉韩哥是对宋姐不错的,可是两个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为什么总是感觉融不到一起。  李勇在楼下一会儿,再次接到了韩瑾瑜的电话。  “刚刚宋疏影去哪里了?”  李勇如实说:“宋姐跟着宋老太太从山上下来到宋家吃了饭,之后遇上了宋翊,宋姐跟着他回去说了一会儿话,当时我们是站在外面,听得不大清楚,好像是吵起来了。”  “好,辛苦了,你和赵简早点休息。”  李勇挂断电话,另外一个保镖赵简也出来了,问:“你怎么不把实情告诉韩哥?”  当时在门外,李勇和赵简两人是听清楚了的,宋翊吼宋疏影让她打掉孩子,不要把丑事外扬,说这是见不得人的。  李勇摇了摇头:“韩哥知道了应该是会很伤心,还是不说了。”  赵简耸了耸肩,“不过,宋家老头儿说的倒是事实。”  这一瞬间,李勇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个人融不到一起了。  ………………  纵然李勇没有告诉韩瑾瑜当时宋翊说的什么话,他也能够猜想到。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面对所有人的攻讦,都可以不管不顾,你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与我无关,但是,至亲至信之人的一句轻描淡写的话,都有可能在这一瞬间带给自己无尽的伤害。  之前谷明娟对于宋疏影和韩瑾瑜的事情向来都不同意,韩瑾瑜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没有关系,不用在意,总有一天她会理解的。但是内心深处却依旧在意,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韩瑾瑜挂断了李勇的电话,手机放在一边。  依旧是宋疏影在之前给他买的这个手机,前几天他去到手机店里去修了一下,确实是有点问题,重新换了一个手机配件就好了,但是里面的东西就会全部都没有了,修手机的人问他手机号码是不是都有了备份了。  重要的也就是宋疏影的信息,其余的都不重要。  宋疏影的信息都已经存在电脑里备份了,那一段时光,他没有陪着她一起度过,从那些短信的字里行间看到一些影子,也好。  此时此刻,宋疏影已经在床上睡着了,韩瑾瑜站在门口看了一眼,犹豫了许久,内心挣扎着是要过去抱着宋疏影睡,还是遵从宋疏影的意见继续分床睡?  真的是一件让人难以抉择的事情。  韩瑾瑜想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走进去,掀开被子,和她躺在一个枕头上。  既然宋疏影已经快要离开了,他就抓住最后相处的机会吧。  ………………  在离开之前,宋疏影叫了张晓恬出来和她一起采购一些必备用品。  张晓恬接了电话,直接把女儿甜甜丢给婆婆,出来陪着宋疏影逛街。  “你这次是想要去哪儿啊?”  竟然来逛羽绒服和棉服?  现在等过了年,开了春,也就不会再冷了。  “东北。”  张晓恬正在咬着吸管喝奶茶,一个没留意就给喝呛了,“你要去东北?!”  “很奇怪么?”宋疏影挑眉看了一眼张晓恬,“我想去哈尔滨看冰雕,开着彩灯,看起来会特别美吧。”  张晓恬默默地咽了一口唾沫,“说真的,疏影,我有个同学是在哈尔滨的,她说那些照片上看到的都是最理想的状态,她现在这种天气就只想在屋子里待着,出去就是裹着厚厚的棉服行色匆匆,你不知道那种地方有多冷。”  “你去看过么?”  张晓恬顿了顿,说:“没。”  “不去看看怎么知道。”  张晓恬没话了。  从高中的时候,她就知道宋疏影这人就是一根筋的,想要做什么就算是十头牛来拉,都不一定能拉的回。  张晓恬陪着宋疏影买了两件比较厚实的羽绒服,说:“东北那边也有卖棉服,比我们这边的厚实,到那边冷了记得及时买……你跟谁一起去?”  “就我一个人……”  这一次,张晓恬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缓冲,直接就大叫了一声。  “不行!你现在是孕妇啊,前两天还动了胎气呢。”  “我就是出去散散心……”  “不行!”张晓恬再一次打断了宋疏影的话,断然拒绝,“大冬天的人家散心都是去南方的,去海南啊,你倒是好,本来在咱们这儿就够冷的了,现在你还想要跑的更北,简直就是直面西伯利亚寒流啊,你怎么不直接飞去俄罗斯啊。”  宋疏影没在意张晓恬的反对,温婉地笑着:“如果出国的话,我会先考虑去俄罗斯,因为普京很帅。”  张晓恬:“……”  两人逛街外加吃饭,宋疏影在蛋糕房里买蛋糕,买了蛋挞和彩虹蛋糕,对店员说:“两份,一样的……这一家的蛋挞特别好吃,买给你女儿过去尝一尝。”  张晓恬点了点头:“还是干妈知道心疼她干女儿哦,知道我这个亲妈整天克扣她的口粮。”  宋疏影点了一下张晓恬的肩膀,“是,干脆过继给我咯。”  “想得美。”张晓恬吐了一下舌头,“我老公要找我拼命的。”  “前两天崔姗姗打电话找我了,问我给帮帮忙找个工作,”张晓恬说,“但是你也知道,我老公就是个普通公务员,我一个家庭主妇,哪儿有人际关系给她找工作呢,我就说帮她问问你。”  “崔姗姗?”  “是啊,去年不是给你说了她了么,刑满释放之后就去了南方,结果还是一事无成就又回来了,毕竟是住过监狱,那就是在档案里带一辈子了,所以找工作的时候处处碰壁,”张晓恬说,“也是个可怜人,上一次我见她的时候,她身上就穿着一件很薄的风衣,脸上都冻出高原红了。”  宋疏影皱了皱眉,“你是说她现在还在S市这边?”  “嗯,在吧,前几天还刚刚找过我,不是我不帮她,是真的有心无力了。”  宋疏影问:“你存着她的手机电话没?”  “有,”张晓恬拿出手机来,“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她本人的号,还是广东的号码。”  “你先拨通给她回复过去,约她出来吃下午茶。”  张晓恬一听宋疏影这么说,“你要帮她找工作么?不过韩哥是韩氏总裁,能进去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就是怕她不是那块料。”  “就算不是帮她,这好几年都没见了,出来见见面,吃顿饭。”  其实,宋疏影对于崔姗姗这个人,是有过一次亏欠的,人情欠着,她于心不安,她被判刑入监狱的时候,宋疏影也还小,没有办法也用不上力气。  张晓恬到蛋糕店外打了个电话,重新走进来,跺了跺脚,“是她接的电话,我约她出来了。”  宋疏影笑了笑。  张晓恬说:“从高中到现在也有了十年了,她还是住过监狱的人,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也未可知,我觉得还是不要交心的好。”  “我懂得,”宋疏影接过店员递过来的彩虹蛋糕和蛋挞,说,“就当是还了人情了。”  在高一的时候,宋疏影其实很招人妒忌,因为她长得好家里有钱,关键还是一副特别清高的脸,所以就很容易招小人,这些小人就找了一帮混混,在放学时候将宋疏影给围了起来。  这些人手里有家伙,宋疏影也不敢轻举妄动。  当时有很多同学经过,但是她们对此都避而远之,却唯独崔姗姗直接冲了上来,趁乱将宋疏影给拉着跑了出来,崔姗姗的胳膊上当时是被混混手中的刀子扎了一下,掀起一块皮肉来,有些触目惊心。  崔姗姗当时还笑着说:“没事儿,我很好,这点伤算不了什么。”  这个人情,宋疏影还没有来得及还,崔姗姗的母亲就自杀了,崔姗姗将她父亲怀着孕的新妻推下楼,被判故意伤人罪入狱。  当时宋疏影特别气愤,都信誓旦旦的说痛恨小三永远都不会原谅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只可惜,现在她却成了这样一个不讨喜的第三者。  虽然网上有一句话一直说得好:爱情没有先来后到,不被爱的才是小三。  但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  张晓恬约崔姗姗去了在市中心广场的一家茶餐厅,在大厅内找了一个光线还不错的方位,可以第一眼就看见茶餐厅门口,注意到进来的客人。  两人简单的点了茶饮和西点,宋疏影正在低头和蜂蜜水,张晓恬忽然拉住了她,“你快看,崔姗姗来了。”  张晓恬挥了挥手,宋疏影抬起眼眸。  崔姗姗穿的很普通,十分简单的牛仔裤外面一件大衣,确实是如张晓恬所说的,她穿的很单薄。  “宋疏影?”  崔姗姗在距离桌子几步远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一双眼睛盯着宋疏影,语气中带着不确定。  宋疏影站起来,笑了一下,拉着崔姗姗坐下,“姗姗,许久不见了。”  崔姗姗一下子抱住了宋疏影:“疏影!现在竟然还能见到你!真好……”  张晓恬笑着:“哎哎,先喝点热东西呗,外面天冷。”  宋疏影抽出一张纸巾来递给崔姗姗,“擦一下眼泪,现在重新见到,高兴还来不及的,哭什么?”  崔姗姗抹了一把眼角,自嘲的笑了一下:“我还真的是没用,不说什么了,今天为了庆祝我们好朋友再度聚首,这顿饭我请了!”  “你还……”  宋疏影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张晓恬,张晓恬就把接下来的话咽进了肚子里,旋即也就明白过来,现在这种时候,是该给崔姗姗重建个人信心的时候。  因为宋疏影和张晓恬两人刚才已经吃了不少东西,现在不算饿,点了大部分东西都是崔姗姗吃的。  吃饭的时候,就忽然提起来崔姗姗的工作。  宋疏影说:“你现在不是在找工作么?进公司怎么样?”  崔姗姗眼睛亮了一下:“你有门路?”  “算是吧,我有……”宋疏影顿了顿,“朋友在韩氏里算是可以说得上话的,等到过两天韩氏有一场招聘会,你投一下简历,我去打一声招呼。”  “好啊,”崔姗姗说,“现在让我进去当保洁员我都愿意了,不过简历的话,你说我一个高中都没毕业就被判了刑,现在……”  “你就写一份,流程总是要走的,我打了招呼,直接把你提拔上去就可以了。”  “好,”崔姗姗说,“那什么时候请你这个朋友吃顿饭,或者我包个红包?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可以接受,如果是超过了……”  “你什么都不用做,等着听消息就行了。”  崔姗姗拍了一下宋疏影的肩膀,“有钱人家认识的路子就是不一样,不像我,我现在就认识几个狱友,还有一些低阶层的人……要这事儿这能成了,疏影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一定好好感谢感谢。”  张晓恬摆了摆手,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那我呢?”  崔姗姗说:“你已经当了妈了,还想当人家父母……诶,对了,疏影结婚了没有?条件这么好,应该也是结了婚了吧。”  “没有。”宋疏影笑了笑,手指在白瓷的杯口摩挲了两下。  张晓恬看崔姗姗还想要继续问,怕宋疏影又影响了心情,便插嘴打断了她的话,引到了崔姗姗在南方的生活这个话题上。  吃了东西,三个人一同出去,崔姗姗骑了一辆小型的摩托车,说:“要不要我带你们啊,但是只能带一个。”  张晓恬说:“我俩距离这里不算远,散步也就回去了。”  崔姗姗戴上了头盔,“那行,我先走一步,疏影,我准备好简历联系你。”  宋疏影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崔姗姗骑着摩托车在拥堵的车流里穿梭,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两人在原地站了许久,张晓恬用手肘轻轻撞了一下宋疏影,“什么感觉?”  “跟我想象的不大一样了。”  “是啊,”一向都是大大咧咧的张晓恬忽然深沉的叹了一口气,“已经十年了。”  十年了。  不止十年。  从十三岁到二十六岁,已经十三年了。  够一个轮回了。  第二天晚上,宋疏影收到了崔姗姗的简历,便直接给韩瑾瑜转发到邮箱里去了。  宋疏影拿出手机来,给韩瑾瑜发送了一条消息过去:“我有一个朋友,叫崔姗姗,我介绍她去韩氏应聘了,简历发进韩氏公司邮箱里了。”  ………………  韩瑾瑜正在办公室内加班,在韩氏的历任老板里,他是最认真的一位,来的最早,走的最晚,就算是韩澈原来手下的人,有些已经选择了这位认真辛苦的新老板。  他听到有短信声,抬手揉了一下太阳穴,伸手摸出手机来一看,是宋疏影发来的短信。  崔姗姗?  韩瑾瑜进入邮箱看了一眼,看了照片,再看看寥寥几个字的个人成就,摇了摇头。  按理来说,宋疏影这种性格的人,绝对不会什么人都往他这里塞的,但是这一次……  忽然,这个名字在脑海里划出一道亮光来。  崔姗姗……  韩瑾瑜在心里默念了即便这个名字,闭了闭眼睛,忽然就想起来,崔姗姗就是宋疏影在高中的那个朋友,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被判刑进了监狱。  哦,原来就是这个女人。  韩瑾瑜记得,在法院判决书下来的那个晚上,宋疏影回来的很晚很晚。  那个晚上,恰好韩瑾瑜在家,临近十二点宋疏影才回来,他从卧室里缓步踱出去,说:“怎么回来这么晚?”  宋疏影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很红,看起来是哭过了。  只是,韩瑾瑜知道,就算是宋疏影哭,也不会在他这里哭,只会去找韩澈。  “哭了?”  宋疏影从韩瑾瑜身边走过,直接用胳膊挡开他,声音略微带着一丝哽咽,“不用你管。”  韩瑾瑜听了不禁摇头笑了笑,还真是个小丫头,这种话一听就是赌气的。  他到厨房给宋疏影热了一杯牛奶,端给她,进了房间,却看见宋疏影趴在书桌上在哭。  他将牛奶杯放在桌上,抬手有些迟疑,依旧是在犹豫过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哭,你不是说过你一向是很坚强的么?”  宋疏影甩开韩瑾瑜的手臂,抬起头来,红着一双眼睛,问:“坚强有用么?崔姗姗现在被她的后妈给告上了法庭,被判了五年,现在她才跟我一样大,才十六岁,就要在监狱里过五年暗无天日的生活……都是男人的错!要不是她爸爸出轨,她妈妈也就不会选择跳楼,她也就不会将她父亲找的那个怀了孕的小三推下楼差点没了命……”  这一刻,韩瑾瑜才隐隐约约察觉到,其实在他面前一直装作大人模样的宋疏影,说到底也就是个孩子,才十六岁的小姑娘。  他坐下来,“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任何人都没有绝对的对错,你说那个男人的错,崔姗姗,你这个朋友没有错,她为什么要波及到无辜的人?她的妈妈没有错,为什么会懦弱的选择死亡?这件事里,唯独没有错的,就是那个流掉的孩子吧。”  宋疏影死死地等着韩瑾瑜,却找不出话来反驳,隔了好久,才说:“你这是歪理!”  “其实,我更愿意说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凭着一腔热血意气用事,根本是不行的,不该只靠蛮力,而是头脑。”  宋疏影翻了个白眼:“好像你一直都是在做的脑力工作一样,不也是在道上打打杀杀的么?”  韩瑾瑜笑着将宋疏影脑袋上翘起的头发给压了下去,宋疏影别开脸躲开,说:“别动我。”  “宋疏影,我的这种生活,是不正常的生活,但是你要过的,是正常人的生活,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就都抛到一边去,不要乱想。”韩瑾瑜起身,说,“这种事情根本就用不着哭的,你朋友做的事情,她做的决定,我们可以关心她,但是那是她自己做的决定,她自己选择的道路……桌上有热牛奶,记得喝了,有助于睡眠,晚安。”  韩瑾瑜走出房间,帮宋疏影带上房门,从逐渐缩小的门框缝隙中,看着宋疏影托着腮,脸上带着有些迷茫的表情,忽然没有来由的,韩瑾瑜心里突突的跳了两下。  在很久很久以后,他才知道,他也有过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当宋疏影匆匆忙忙上学离开以后,韩瑾瑜来到宋疏影的房间,看见桌上的牛奶杯并没有动过,皱了皱眉,他才知道,宋疏影不喜欢喝牛奶。  ………………  隔天,韩氏人事部招聘会结束,崔姗姗十分忐忑不安,因为在面试过程中,前面的人都是在办公室里呆了好长时间,但是她就进去做了一个自我介绍,面试官就让她出去等消息了。  她出了韩氏大楼,就给宋疏影打了个电话,“我觉得我没戏了,我就只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我准备的一些问题都没有用得上。”  宋疏影说:“这是区别对待,你放心好了,我们有人。”  崔姗姗哈哈笑了两声:“你找的那个人真能说得上话?”  “能,他是主管人事的。”  就在崔姗姗心里焦急的时候,终于等来了一个电话。  “您好,请问是崔姗姗么?”  “是,我是。”  “我是韩氏公司人事部经理秘书,现在通知你被韩氏正式录用了,轻明天下午来签合同。”  崔姗姗好像被头顶的一颗大的彩蛋砸中了一样,顿时头顶全都是璀璨的烟花。  “好,好,谢谢你!”  ………………  韩氏公司,总裁办公室内。  韩瑾瑜单手扣在桌面上,问:“已经打过电话了?”  前面站着的是人事部的经理,说:“是的,已经打电话通知,明天下午来韩氏签合同。”  韩瑾瑜点头:“她应该在业务上是个新人,找一个业务熟悉的老人去带她。”  “好。”  人事部经理在离开的时候,还有点闹不明白,这韩总怎么就看中了一个没学历没资历而且还有过前科的人呢?反正还是服从上级。  在人事部经理离开之后,高雨敲了敲房门,“韩哥……不是,韩总,改不过来口了,叫了十多年了。”  韩瑾瑜听了一下,“改不了就还叫韩哥,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查到了么?”  “查到了,”高雨走近一步,说:“宋疏影订的是周五的机票,飞哈尔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