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84 看我干什么,看路。 (钻石35400加更合并)

284 看我干什么,看路。 (钻石35400加更合并)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138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5
    在韩老爷子住院的这一个月里,谷明娟基本上早晨都会送餐过来,然后几乎会在这里呆上一整天,一直到晚上。  就连梁慧珍也说,其实请了全天的护工的。根本就不用时时刻刻陪在一边,但是谷明娟总是笑笑:“我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做嘛,瑾瑜去了C市,一个人在家里挺闷的,在医院里还能招呼一下过来探病的客人。”  梁慧珍总是说她就是劳苦命,现在能享福的时候呢,却也不知道享福。  “而且你不是打算跟大哥离婚的么?现在对于老爷子这边又是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你……”梁慧珍摇了摇头,“我真看不透你。”  其实。梁慧珍在几年前,还一直想要自己的儿子韩铎去抢韩家的家业,就和当初苏芳撺掇韩澈一样。  但是,谷明娟对她这个弟妹,真的是很好,虽然只是妯娌,但是这么几十年如一日的人,她没有见过,特别是在去年八月份的时候,梁慧珍突发阑尾炎,当时家里谁都不在,给韩铎打了电话路上又塞车,她是一个人坚持去医院里去挂号,正好遇上了谷明娟,让她坐下来,去给她挂号交手术费。直到手术结束之后,又一直在医院陪着她。  自那之后,梁慧珍就再也不劝说儿子韩铎对公司的事情有事业心去抢去争了,因为她知道,只要是有谷明娟这个母亲在,韩瑾瑜当儿子的,也一定不会在掌控韩氏大权之后。就把他们这些人赶尽杀绝。  说到好,谷明娟这个人,从来不记仇。  谷明娟笑了笑:“不开心的事情,我就忘记了。”  “那大哥呢?”来亩休技。  不知道是因为梁慧珍的话一语中的,还是因为想到了国王那些忘记的伤心事,谷明娟一时间没有答话,隔了半分钟才说:“我心意已决,一定是要离婚的,你不用来当他的说客。”  梁慧珍拍了拍她的肩膀,先离开了。  谷明娟的离婚协议书,就在昨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给韩长经送过去了,但是依旧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回应。她觉得自己一定要主动去找韩长经谈了,只是一直等待你不知道韩长经什么时候会松口。  韩老爷子已经醒了,也就不用在医院住多久了。  韩老爷子醒来之后说要减韩瑾瑜和宋疏影的时候,谷明娟其实心里已经是明白了一点了。  “明娟,你去打电话……给瑾瑜,回来。”  “好的,爸,你先好好休息,我去打电话,”谷明娟照顾好老爷子,说,“但是C市那边工作还有一点事情,爸您先养好身体,等他们回来了,马上就让他们来见你。”  谷明娟走出病房,并没有立即给儿子打电话,她必须要想到,能够保全自己儿子和宋疏影的办法。  老爷子那种老一辈的思想比较重,对于韩瑾瑜的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更别提宋疏影现在还怀着身孕。  一直坐电梯到楼下,谷明娟才给韩瑾瑜打了电话,把韩老爷子的意思说了一下,说:“现在既然老爷子发话了,你就带着宋疏影回来,但是等到时候,你皮糙肉厚的,就算是老爷子打你,你也给我受着,别说疼,反正是你自己选择的。”  “我知道,妈。”  “也不用着急着回来,这边我先给你爷爷拖着,不会有什么问题……”  谷明娟正在往前走的时候,却忽然一下子撞到了一个人,她忙说:“对不起,不好意思……”  “明娟?”  谷明娟抬起头来,看见面前的这个男人,也是微微愣了一下,明显是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相见。  电话另外一头,韩瑾瑜急切地喊:“妈,你没事吧?”  “没有,是你遇上了你杜征叔叔,”谷明娟说,“就这样,你来之前再给我通电话。”  杜征的惊讶不比谷明娟要少,“真的是有二十年没见了吧。”  谷明娟点了点头:“真的有,我听说你一直是在国外的,怎么回国了?”  杜征摇了摇头:“五年了,送Helen的骨灰回国。”  ………………  韩瑾瑜挂断了电话,口中喃喃地重复了一句:“杜征?”  一边的宋疏影走过来,“杜征是谁?”  “噢,是妈刚刚给我打电话,打到一半,被杜征打断了。”  宋疏影坐下来在沙发上,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她知道现在韩瑾瑜的父母正在商议离婚,主要就是因为韩瑾瑜的父亲在外面实在是不够检点。  “杜征,跟你妈妈有什么渊源么?”  宋疏影一般懂得察言观色,再加上稍微一联想,很容易就说到了点子上。  韩瑾瑜告诉宋疏影,说之前在他母亲在和韩长经结婚之前,杜征也是喜欢他母亲的,但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最终他母亲还是选择了韩长经,而杜征就和另外一个女人结婚了,之后两年就移民澳洲了。  宋疏影撑着腮,口中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名字——“杜征”。  她觉得杜征这个名字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的,很熟悉……  韩瑾瑜走到沙发边坐下来,帮宋疏影按摩一下双腿,“你认识杜征?”  “很熟悉,特别熟悉,绝对不是路人甲……”  宋疏影仍旧在想,搜刮着脑海里记忆的每一个角落,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听到过杜征这个名字的。  “哦,我想起来了!”  宋疏影忽然抬了一下脚,被韩瑾瑜赶忙抓在了手里。  “在五年前,你走了之后,我去找过你妈妈,当时你妈妈不在家,是去外地了,后来等你妈妈回来,我问起来,才知道,你妈妈是去了澳洲,她说在那里有一个老同学的妻子去世了,然后过去慰问,”宋疏影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当时,你妈妈就说这个老同学的名字叫杜征。”  “噢。”  ………………  S市医院对面,一家西餐厅内。  落地窗边,谷明娟和杜征相对而坐。  “刚才还说二十多年没见了呢,我五年前还特地办了签证去澳洲看过你。”  杜征连忙点头:“是的,忘记了,真的是人越老就越是记性差了。”  服务员过来问点餐时,谷明娟让杜征来点:“特别选了一家适合你的西餐厅,我对西餐一向是没有研究,你来点。”  “我点什么你吃什么?”  谷明娟微微一笑:“那是当然。”  这是一家比较出名的西餐厅,各种餐点甜品都有。。  杜征说:“两份红酒黑椒牛排,七分熟,还有两份布丁,一份沙拉,一份鲜虾披萨。”  “饮品呢?”  “酒类可以喝么?”  杜征征求谷明娟的意见。  谷明娟摇了摇头:“最近总是觉得不舒服,还是不喝酒了,你自己喝就好。”  杜征对一边候着的服务生说:“两杯鲜榨的苹果汁。”  谷明娟一听这个忽然笑了,“这里有苹果汁么?”  服务生说:“有。”  等到服务生离开之后,谷明娟笑了一下,“难为你还记得我喜欢喝苹果汁,我记得你当时不是不喜欢喝的么?”  杜征温润一笑:“怀念一下。”  两人在五年之后初次见面,自然也就问起彼此现况。  谷明娟问:“这一次回来,还去澳洲么?”  杜征摇了摇头:“不去了,已经都快要老了,还折腾什么,我回来就是来养老的,逛逛中国的大好河山……你呢?刚才在医院遇见你,你生病了么?”  “不是,是招呼公公。”  谷明娟时候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很明显的就流露出一抹黯然,自然也没有能够逃得过杜征的眼睛。  “是家里有什么困难么?真是很少见到你这样的,在我心里,谷班长一直是兴致高昂向前冲的。”  “你说的那是四十年前吧,”谷明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了摇头:“不,不,早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两人谈话很愉悦,吃过饭之后,杜征没有开车,谷明娟便将杜征送到他的住址,“你原来在这里住着?我儿子的公寓就在前面的梅苑,我现在一直在梅苑住。”  杜征很敏感的抓住了谷明娟话中的用语,问:“你不是住在韩家么?”  谷明娟摇了摇头:“暂时搬出来了。”  杜征看她一副疲累的模样,也没有多说什么,“你回去多休息,既然住的这么近,我现在刚回来,在S市还有一些不熟悉,可以call你么?”  “当然。”  杜征站在公寓门口,等到谷明娟的车到前面的路口转弯,才转身进了公寓。  ………………  宋予乔和叶泽南离婚之后,过了不久,便搬出去住了,美名其曰是给宋疏影和韩哥让地方。  宋疏影看着宋予乔忙前忙后的收拾东西,翻了个白眼,“你就是赶着去寻找第二春呢,就把你姐姐我都给忘到脑后了。”  “不会啊,有韩哥陪着你呢。”  “我吃习惯你做的饭了,别人做的饭都不喜欢。”  “韩哥做饭做的也很好啊,”宋予乔说,“我上一次还见了。”  “那是五星级酒店大厨做的,他就是系了一条围裙在旁边看着,”宋疏影说,“就跟裴斯承在后面看你做饭一样,就是为了吃豆腐。”  宋予乔耳根微红。  她转过身来,看着宋疏影,问:“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先静一静,刚离了婚,我觉得心里面很空。”  是的,裴斯承也就是看准了这个空窗期,才比较容易趁虚而入。  在很多感情里,都是源自于和前任的分开,再加上现任的紧追不舍。  在追求的过程中,其实最关键的一点,还是要不要脸,如果你不追,你不付出行动,不告诉对方你内心的想法,对方又不会看到。  宋疏影将妹妹拉着坐下来:“现在和叶泽南既然已经离了婚,就不要再去想过去了,想想未来,就算是没有裴斯承,也有张三李四,有大把的大好青年能抓在手里,别忘了,你才二十四,你的人生还没有启程,心空了,才需要重新住进来一个人来。”  “姐,那韩哥之前离开的那五年,你心空了么,为什么没有住进来一个人?”宋疏影顿了顿,“就比如说薛登。”  之前薛登跟着宋疏影从哈尔滨回到C市,宋疏影听说了妹妹宋予乔想要离婚,当时薛登就笑言:“不如把你妹妹介绍给我?”  宋疏影一听,当即就安排了两人见面。  当时的见面很是愉快,薛登对宋疏影的这个小妹妹也十分照顾,只不过,宋予乔尚且羞涩,并没有打算立即投入另外一段感情中,而薛登,也是纯粹把宋予乔看成是宋疏影的妹妹。  两个人不来电,宋疏影也不能勉强,只是让两人互相换了手机号,“以后你俩有什么事情,就可以自己联系了,不用管我,越过我直接跨级就行了。”  可是到现在再看,薛登和宋疏影倒是没有怎么联系,裴斯承这个男老板乘虚而入了。  宋予乔这样的性格,就当真需要一个比较强势的男人来,如果遇着温润如玉的,凡事都要征求她的意见,那还不定早就躲到太平洋去了。  所以,宋疏影也就在刚开始找裴斯承谈了一次,也就是威胁加恐吓,却完全没卯用,裴斯承没被唬住。  对于宋予乔的这个问题,宋疏影没有回答,也许是自己这种人就太过于执拗了吧,认准了的,不撞南墙不回头。  宋予乔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一个小的拉杆箱,一些衣服生活用品还有笔记本电脑一些用作上需要的资料,都装进去。  宋疏影问:“是裴斯承来接你么?”  宋予乔摇了摇头:“我先去公司,工作还没有做完,最近一直是在负责一个选秀大赛的,对我自己的工作能力也是一种提高,所以我才没有推掉。”  宋疏影摆了摆手,由她了。  “不过行李箱你还先放着吧,等到晚上下班过来拿,或者一会儿我叫韩瑾瑜送到华苑。”  宋予乔离开了之后,宋疏影闲的无聊,便一个人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走了三圈,用自己的步子丈量了一下房间的大小,这房子真不算大,一个小客厅,两个房间,所以,就算是一个人住,也不觉得空。  但是现在韩瑾瑜的母亲,一个人住在S市的梅苑,那所房子可以抵得上金水公寓这里两套房子,肯定会觉得空吧。  宋疏影给韩瑾瑜打了个电话,说:“我们什么时候回S市吧?”  电话另外一头的韩瑾瑜微微愣了一下,旋即点头,说了一句:“好,等定了时间,我买机票。”  ………………  韩氏分公司里,韩瑾瑜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再重新坐回会议室,脸上已经不由得带上了笑。  旁边开会的分公司管理层,都有点受宠若惊的赶脚,接了一个电话就春风沐雨了。  这是韩瑾瑜在C市这边分公司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处理和博集的后续。  就算是宋疏影不给他打电话,他也会在最近两天就订票,高雨昨天已经打来电话,手中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要么就把证据移交给警察局,一纸诉状告上法庭,剽窃和盗窃商业机密。但是韩铎去给程傅秋谈判的时候,明显根本就不和这个老狐狸同一个段位,而韩澈又撒手不管。  而对于这一次带着宋疏影回去看韩老爷子,他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爷爷问起,要摊牌,可是,既要顾及着宋疏影不受到伤害,又要顾及到爷爷年迈病弱的身体……  他不禁揉了揉眉心,敲了敲桌面,“继续吧。”  ………………  回C市的时间定在周五下午。  周四这一天晚上,宋疏影就叫了薛登何淑慧还有苏莹莹,去吃了一顿海底捞。  大学时候几个好朋友,过了几年时间,还能坐在一起吃一顿饭,真的是难得,只不过,唯一不尽如人意的是,除了已经结婚有了孩子的苏莹莹之外,其余三个人都没有结婚,甚至薛登和何淑慧还没有固定的伴侣。  苏莹莹调笑道:“要不然你俩凑成对儿吧。”  何淑慧看了薛登一眼,呲牙:“没感觉,还不如我对那个gay的男神医生有感觉。”  确实是,两个人做了这八九年的朋友了,已经太熟了,要想要重新走到一起成男女朋友,想一想就觉得浑身难受。  更何况,两个人也确实对彼此除了好友之后的感觉,没有其他想要更近一步的感觉。  薛登瞟了苏莹莹一眼:“你别一当了全职家庭主妇就开始给人出馊主意了。”  苏莹莹一笑,说:“我还想要给你们两个人当媒人呢,本来想着咱们四个人,总归会有两个人是内销了,就只剩下一个何淑慧用操心了,现在,还有一个薛登。”  何淑慧看了一眼一边的宋疏影,咳咳了两声。  “就是啊,之前不是两个人一起去哈尔滨过了三个多月么,就没能擦出火花来……”  薛登直接在苏莹莹的脑门上推了一下,“你也说了,是哈尔滨,冰天雪地的,哪能有什么火花,没有冰花就算好的了。”  几个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何淑慧说:“这个笑话真冷。”  宋疏影根本就没有在意,已经将消毒的筷子抽出来,直接夹了羊肉片放进涮锅里,“你们吃不吃?反正我饿了,我动筷子了。”  说着,宋疏影便将涮好的肉片蘸了酱料放进口中。  能听得出,苏莹莹对于宋疏影的这种未婚先孕的做法,根本就不赞同,脸上的表情时时刻刻都像是在控诉。  不过宋疏影也就当成是老朋友的关心,吃饭吃的乐呵就行了。  薛登和宋疏影挨着坐在一起,偶尔给宋疏影夹菜,两人倒是从容不迫的,一点尴尬都没有。  宋疏影真的是把薛登看成是十分好的异性朋友,薛登也一直都很照顾她,仅此而已,落落大方,也是堵了想要八卦的苏莹莹的嘴。  饭后,原本说去唱歌的,但是宋疏影给打了个手势阻止了,“我不去,上一次陪着淑慧过去,唱歌的时候他一点都不安生,一直踢,这一次我可不自讨苦吃。”  何淑慧张了张嘴刚刚想要劝,这边就被苏莹莹给打断了:“我也不去,要去你俩去吧,说不定还真能凑成一对呢。”  这样的话,立即就被何淑慧和薛登两个人无情的报以白眼。  宋疏影现在怀着孕,自然是没有开车,以前的搭档,一直都是薛登送宋疏影,苏莹莹送何淑慧,但是这一次却换了次序。  苏莹莹对宋疏影说:“上我的车吧,我送你回去。”  何淑慧知道这是苏莹莹有话要对宋疏影说,她也明白,现在就需要两个人好好的谈谈,所以她便奔向了薛登的车,说:“你就送疏影回去咯,我坐咱们薛大医生的车。”  路上,苏莹莹靠着路边开车,开的很慢。  车厢里放着一个音乐电台,这个时候正在放着一首在一段时间内很火的歌《我的歌声里》。  苏莹莹双手扶着方向盘,说:“说真的,疏影,在六年前,我知道韩瑾瑜死了的时候,是为你高兴的,因为你可以去放开自己,去接触更多的人,找到一个真正适合你的。”  宋疏影静静地听着,没有插话。  苏莹莹接着说:“你的这种性格,和韩瑾瑜一点都不配,他倔,你比他更倔……”  说着,苏莹莹忽然笑了一下。  “都说如果是两个人要在一起,还是性格互补的比较好,但是你们两个很相近,也不是说一定不好,”苏莹莹说,“如果他还是一直有自己的苦衷不能离婚,你就这么跟着他一辈子?”  宋疏影低着头,在过年前剪了头发,现在已经长了,低头的时候散落下来,遮住半边面庞。  “嗯。”  “还真是对你没有办法了,你倒是说说,你是为什么?”  宋疏影抬起头来,扬了扬眉梢,侧耳,“你听。”  苏莹莹微楞了一下:“听什么?”  “好像是一场梦境,命中注定……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  苏莹莹从后视镜里看了宋疏影一眼,看见她笑的认真的眉眼,不由得摇了摇头。  “好,我等着喝你和你的命中注定的喜酒。”  宋疏影做出一个OK的手势:“一定。”  ………………  第二天下午,宋疏影和韩瑾瑜乘航班回到S市,航班降落,已经快六点了。  宋疏影在飞机上睡的有点懒,任由韩瑾瑜帮她拿了行李起来,拉着她向外走,一直在耳边提醒着她:“抬脚,前面有台阶……你扶着我,别摔了……”  在旁边的一对情侣,用好像是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俩。  宋疏影忍无可忍,直接掐了一下韩瑾瑜背上的肌肉,说:“我不是玻璃做的,一碰就碎。”  韩瑾瑜“哦”了一声,倒是不说了,不过还牢牢地拉着她,她下楼梯的时候一副比她还紧张的模样。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比她自己还紧张的样子,忽然就想笑,就存了要逗他的心思。  “慢点……”  韩瑾瑜这句话还没说完,宋疏影忽然绊了一下向前栽过去,“哎呦”叫了一声。  韩瑾瑜吓的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一把拉住宋疏影在怀里,紧紧的攥着:“没事儿吧?”  宋疏影真的就只是逗一逗他的,却没有想到,看着韩瑾瑜的脸都已经吓白了。  “没事儿。”  韩瑾瑜上下扫了几眼宋疏影的肚子,听她说没事儿,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宋疏影用手肘戳了戳韩瑾瑜的胸膛,“我刚刚骗你的,就是看看你紧张不紧张。”  韩瑾瑜脚步顿了一下,“哦。”  宋疏影歪了歪头,十分认真的看了一眼韩瑾瑜的侧脸,之前晒黑的面庞,经过一个冬天,已经捂的白了些,脸部的棱角不显得那么锋利了。  “看我干什么,看路。”  韩瑾瑜的面庞在宋疏影的注视下竟然有点发热发红,这让宋疏影不禁扶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有你在,我不看路也没有关系,你当我的眼睛啊。”  这句话倒是说的韩瑾瑜心里一动,走出机场的时候,不禁就在宋疏影的耳侧吻了一下,低低的笑了一声。  回来之前,已经将航班号给谷明娟了,韩瑾瑜特别嘱咐了母亲,不必要来接,他们回来之后打车回去就可以了。  但是,在路边,却依旧看见了母亲。  谷明娟穿着一件米白色的套装,戴着一副墨镜,看见儿子和宋疏影走过来,特别开了后车门,“请上车。”  不知道为什么,韩瑾瑜总觉得这一次见到母亲,和之前感觉不一样了。  “阿姨。”  宋疏影走到谷明娟面前,谷明娟一笑,伸出双臂来抱了抱她,“肚子都这么大了,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宋疏影回答:“男孩儿。”  谷明娟摇了摇头:“我喜欢男孩儿,先上车吧,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韩瑾瑜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里,上了车,看见在驾驶位上坐着一个男人,本没有多注意,以为是母亲叫司机来送的,而坐在副驾上系安全带的谷明娟却转过来说:“这是你杜叔叔,还记得么?”  坐在驾驶位上的杜征转过来,笑了笑:“瑾瑜,我记得我第一次抱你的时候你才两岁,你也是真的长大了成熟了,我们老了。”  一边的宋疏影也就明白了,这个人就是杜征。  谷明娟说:“本来说不来接了,但是你杜叔叔说想要见见你,就来接了。”  一路上,杜征说话不急不缓,让人听了很舒服,还特别给宋疏影推荐了几首特别好的安胎音乐,在胎儿躁动的时候给他放着听,是最合适不过的。  “是么,那太好了,”宋疏影抚着自己的肚皮,说,“这段时间他总是踢我,闹腾,今晚回去我就放来听。”  从后视镜里看,这个杜征长得慈眉善目的,五官都特别柔和。  下车之后,到餐厅内吃饭点餐,他都表现的十分绅士,一举一动很照顾一边的谷明娟。  吃了饭要回去,宋疏影摆手,拉住韩瑾瑜,对谷明娟说:“阿姨,你和杜叔叔先走吧,我忽然想到要去商场里买一些东西,让瑾瑜陪着我逛逛。”  谷明娟和杜征开车离开之后,韩瑾瑜问宋疏影:“想要买什么东西?”  “不买啊,”宋疏影拧了拧眉,“就是想让你妈和杜征先走,没看出来人家正在谈恋爱么?”  韩瑾瑜脚步顿了一下。  宋疏影这就明白了,韩瑾瑜是没看出来,她摆了摆手:“现在应该还没有,只是多年没见的朋友,不过我有预感,这个杜叔叔,肯定是对你妈妈还有感觉,特别是你妈妈现在又想要离婚了……”  ………………  在谷明娟的安排下,韩瑾瑜和宋疏影是在隔天来到医院的。  宋疏影的肚子已经很大的,想遮都遮不住,谷明娟有点担心,担心这会刺激到老爷子,现在虽然脱离了危险期,但是医生嘱咐过不能有大起大落。  在病房内,呼吸机还是开着,因为韩老爷子是心脏上的问题,一旦出了事儿,就要及时的开动呼吸机。  韩老爷子靠在床头,看着自己的这个大孙子走进来,“宋疏影没有来么?”  韩瑾瑜站在病床前三步远的距离,说:“只有我一个人。”  韩老爷子摆了摆手让韩瑾瑜坐下来,咳嗽了两声,说:“我听宋洁柔说了,说你想离婚,有这回事么?”  韩瑾瑜目光波动闪烁了几下,抬头看向韩老爷子,点头:“是的。”  虽然他手里的离婚协议书还没有给宋洁柔签字,但是确实是有这个打算了。  “离了婚,你就好去和宋疏影结婚?”  韩老爷子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其余的话都没有多说,便直接开门见山。  可是,谁知道韩瑾瑜也是轻描淡写的一个字:“是。”  韩老爷子当即就吼了一声:“你混账!这种败坏家里声誉的事情,也是你能做出来的么!有多少双眼睛盯着韩家,你难道心里没有数?你自己思量一下!再准确的告诉我一个答案。”  终于将韩瑾瑜和宋疏影的事情拿到了明面上来解决,韩老爷子在之前已经再三告诫过自己不要轻易动怒,现在还是觉得喘息的厉害,便将一边的呼吸机打开。  韩瑾瑜在病房里站了许久,说:“我想出办法了。”  韩老爷子抬了抬手,示意他听着。  韩瑾瑜说:“我辞去韩氏总裁的职位,然后脱离韩家。”  咣当一声,韩老爷子直接将床头柜上放着的一瓶药给打翻在地上,玻璃炸碎了,里面白色的药液撒了一地。  ………………  在病房走廊外,谷明娟拉着宋疏影坐在走廊的公共座椅上,让儿子先进去,如果觉察到老爷子并没有什么突发的情绪,再说让宋疏影进去。  韩瑾瑜进了病房门,许久也没有见他出来。  谷明娟为了给身边的宋疏影缓解压力,拉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掌内,问:“疏影,你怪瑾瑜么?”  宋疏影为谷明娟这个忽然的问题愣了一下,旋即笑了笑,摇头。  谷明娟拍了拍宋疏影的背,“不用诓我,别说是你,就算是我,都怪他,放着至亲至近的人,五年都没有消息……不过后来想想,这五年还能过好安生日子,也就源于他没告诉我们吧。之前我问过高雨,说刚开始到东南亚之后,一个月,瑾瑜瘦了三十斤,因为水土不服,吃不下饭而且吐,整个人都脱了形,后来才慢慢的好起来。”  宋疏影心里一疼,说:“我知道那种生活苦,所以我才想要他脱离出来。”  “我跟你一样的想法。”  而恰在此时,病房内忽然传来一阵声响,紧接着门打开了,谷明娟扶着宋疏影站起身来。  韩瑾瑜直接拉着宋疏影的手就要离开,谷明娟叫住了他:“你爷爷说什么?”  韩瑾瑜没回话,还是径直向前走,走到走廊尽头的电梯前,按了电梯的下降开关,但是电梯停在楼上二十九层,电梯的箭头一直在向下。  忽然,韩瑾瑜抬手狠狠的砸了一下电梯下降的开关,嘭的一声,宋疏影吓了一跳,急忙抓住了韩瑾瑜的手,手掌心覆在他的手臂上,都能感觉到肌肉绷紧,青筋跳动。  宋疏影也觉得是不是和韩老爷子吵架了,但是刚才坐在外面,压根就没有听见在病房里面传来什么声音……  她了解韩瑾瑜,面对家里的长辈的时候,他一般情况下都会给足了尊重,不会还嘴。  她拉着韩瑾瑜的手,抚了抚他的手背,将他手臂的力气化解了。  韩瑾瑜没有挣扎,任任由宋疏影握着他的手臂。  电梯里的人很多,宋疏影拉着韩瑾瑜进去之后,因为顾及到宋疏影是孕妇,一边的人都挪开了一点,让开空地。  电梯到楼下,韩瑾瑜没有抬步想要下去的意思,宋疏影便拉着他出去,到停车场,冲他伸了伸手:“拿钥匙。”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目光深沉。  宋疏影抬起头,歪了一下脑袋,“钥匙?”  韩瑾瑜将宋疏影一下子搂在了怀里,“疏影,你知道么,刚刚爷爷说,除非他死了,要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让我离婚之后娶你……”  宋疏影的背僵了一下。  这是她一早就料到了,所以,并没有觉得失望。  韩瑾瑜笑了一下:“我当时内心好像有一个魔鬼,我真的想要走过去,把他的呼吸机停掉。”  宋疏影愕然瞪大了眼睛,“韩瑾瑜!”  韩瑾瑜摇了摇头:“我只是想想,只是想想。”  宋疏影搂着韩瑾瑜的背,紧紧的搂着他,虽然中间隔了一个肚子。  ………………  韩老爷子发了一通脾气,差点喘不过气来,毕竟是在医院里,医生护士都在,很快就控制住了。  谷明娟从病房里出来,给韩瑾瑜打了个电话,说:“老爷子的态度就是明摆着的,你体谅一下,他有老一辈的思想,如果宋洁柔和宋疏影不是一家人,不是姑姑侄女的关系,兴许离了婚你再娶,跟老爷子多说说好话也就过去了,但是他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你不要恨你爷爷。”  韩瑾瑜没有吭声。  谷明娟叹了一口气,“我倒是有一个好法子,你爷爷,这辈子最疼女儿,但是这个女儿呢,不省心,非要嫁一个死了老婆的二婚男人,刚开始你爷爷没有同意,但是后来还是松了口。”  她顿了顿,“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懂了。”  母亲的意思,是让韩瑾瑜去C市裴家,先把这件事情给他姑姑说了,然后让这个姑姑来劝韩老爷子。  看来,还是要回C市一趟。  韩瑾瑜切断手机,从窗口向里面看了一眼,宋疏影正倚着床头看书,耳边放着舒缓的轻音乐。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墨蓝色的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  ………………  韩瑾瑜手头的工作,需要加快处理了,就比如说这一次和程傅秋的会面。  时间定在下午三天,就在韩氏公司。  高雨已经把所有的资料整理给韩瑾瑜了,韩瑾瑜用了一个晚上外加一个上午,把所有的资料看了,确保自己在谈判的时候能够应对自如。  高雨说:“韩哥,你不用看,我已经把这些东西都看过不下五遍了,到时候我来说就可以了。”  “这一次会面,必须是我一个人,你们都不用跟着。”  韩铎一听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大哥,我要去!”  他被这个老狐狸无端摆了两道,现在自然想要将输掉的局面给重新收回来,哪怕是跟着韩瑾瑜,看到那个老狐狸惨败。  韩瑾瑜摇了摇头:“不,必须是我一个人。”  韩铎有些疑惑了,大哥到底想要用什么办法呢?  下午三点钟,整点,程傅秋来了。  韩铎站在外面,看着这个中年男人从电梯里走出来,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谁都不放在眼里,他狠狠的瞪过去。  程傅秋经过韩铎身边的时候,笑得阴险,“小少爷,收收你身上的刺吧,要不然迟早被人一根一根拔掉。”  韩铎当即就想要挥拳,但是介于韩瑾瑜之前再三叮嘱过,便压下了内心的强烈不满,毕竟现在是在韩氏公司,记者拍到程氏总裁进来的时候还春光满面出去就挂了彩了,也不好解释。  办公室的门打开又关上,韩铎等的有点焦急。  高雨进去又出来,蓄水泡茶,被韩铎拉住。  韩铎有些急切地问:“他们在谈什么?”  高雨摇了摇头:“只言片语,我没有听出来什么,不过,可以听得出来,很愉快。”  韩铎当即就惊怒了,竟然还很愉快?!  但是,时至如今,也要慢慢等。  过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办公室的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  “跟韩总谈话就是愉快,看来以后我要多来几次了。”  “程总是爽快人,也是我的前辈,还是我应该向您学习。”韩瑾瑜招手让高雨过来,“送程总下去。”  “是。”  韩铎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走过来正好迎上程傅秋。  程傅秋看向韩铎的眼神里,有不屑,冷笑了一声,面前的电梯门打开,高雨挡在韩铎面前,伸了伸手:“程总,您请。”  韩铎太阳穴的青筋都在跳,明显已经忍到极致了,他转过来怒视着韩瑾瑜,“大哥,你为什么要忍?!这种时候,就是要将他打趴到地上满地找牙的时候!”  韩瑾瑜摇了摇头:“这并不是忍,而是一种策略,你听说过么?商场如战场,你看吧,程傅秋这一次胃口太大,走的越高,就会摔得越狠。你放心,总有他来求着你的时候。”  韩铎将信将疑。  “我只是先稳住了他,再有两天就是五一小长假,就趁着这个时间,打他个措手不及,”韩瑾瑜说:“很快就会传出去,媒体都是捕风捉影的,把我们收集到的证据,几条往报纸上一摆,效果立竿见影的就出来了。”  韩铎问:“那不向法院起诉了么?明明他是剽窃。”  “要,当然要,”韩瑾瑜说,“但是之前谈判的条件他们不是不接受么,那好得很,就多玩玩。”  韩铎不明白,有点云里雾里的。  高雨已经上来了,韩瑾瑜叫来高雨,说:“就利用这三天,将这一次程氏剽窃我们产品的证据给我放出去,最好让S市口口相传。然后,就等到三天之后,休息过后程氏股票的开盘日。”  韩铎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一些了,他细想了一下,“噢,明白了,大哥,你是想要双收啊。”  韩瑾瑜笑了笑,吩咐了一下韩铎最近需要做的工作。  “因为我还要回C市一趟,所以你就暂时代替我管理公司的大小适宜,今天下午的例会我会通知大家。”  韩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韩瑾瑜点头:“是,就是你。”  在五一小长假结束,程氏股票开盘的当天,韩瑾瑜和宋疏影坐上飞往C市的航班,而韩铎和高雨,紧紧的盯着电脑上一条条上下波动的红绿线条。  在机舱内响起空姐温柔的女声通知,韩瑾瑜关掉手机之前,接到了韩铎的电话。  电话另外一头,韩铎兴奋的大叫:“大哥,程氏的股价跌到近三年股价最低点了!”  韩瑾瑜话语沉稳:“我现在在飞机上,马上就要起飞了,我不在公司这段时间,就全权交给你负责了。”  韩铎愣了一下,“全都交给我?”  “是的,包括和程氏的接洽,”前面空姐已经走过来,韩瑾瑜便长话短说,“你把手机给高雨,我交代她一下……”  另外一头,手机换了高雨接听,韩瑾瑜语速很快,说:“我不在公司的这段时间,你配合韩铎工作,好好辅助他,如果是有事,打我的私人电话,我的工作手机号现在不会开。四十八小时之后,你找刘律师和王警官,证据交上去……”  手机又回到韩铎手里,他问:“需要我去找程傅秋么?”  “不,阿铎,你记得我说的,”韩瑾瑜说,“沉得住气,能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任何时候,都不用急于一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