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87 快了

287 快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36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16
    宋疏影挂断了手机,闭了闭眼睛,单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  她知道崔姗姗对于一切破坏别人家庭的人都恨之入骨,都源自于她母亲因为丈夫的出轨与背弃而选择跳楼自杀,所以。这一次,她不会乱来,崔姗姗的电话,她不会接。  因为面对朋友,她没有办法撒谎。  只是,也并不知道崔姗姗在知道事实真相之后,能不能理解她。她不敢确认,所以不敢赌。  “是接到了谁的电话么?”  源于地面上铺着厚厚的羊绒地毯。所以席美郁走上来的时候,悄无声息,忽然出声,倒是吓了宋疏影一跳。  “妈。”  席美郁走过来,双手搭在栏杆上,身边的宋疏影背靠着栏杆,心想着是不是找个借口回房……  但是,席美郁开口说:“是不是在想怎么搪塞我呢?困了?还是需要回去听轻音乐安胎?”  宋疏影笑了两声:“真的是知母莫若女。”  “说说你这个孩子吧,疏影,”席美郁看过来,“你现在都怀孕八个多月了,就算是你喜欢的这个人,你孩子的父亲不尽如人意,我也不可能让你把这个孩子打掉,他不可能不来,而你也不可能一直都瞒着我。”  宋疏影一时间没有说话。  席美郁接着说:“疏影。你喜欢的人,你现在只是一味地隐瞒,我不敢肯定,如果等我自己发现真相的话,别人来告诉我这件事情,我会有怎么样……”  “韩瑾瑜。”  没有等席美郁说完,宋疏影就已经说出了这三个字——“韩瑾瑜”。  席美郁真的有片刻的错愕。只不过在错愕之后,是了然。  她之前也想过,再加上之前的种种迹象,这个人,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韩瑾瑜,但是,现在听到之后,还是觉得自己头脑一阵热。  “疏影,你简直是太胡闹了!”  宋疏影低着头。  此时此刻,和韩瑾瑜带着她去见韩老爷子摊牌的时候,那种心情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她还可以安慰韩瑾瑜,说:“没关系。大不了就这样过着,无所谓,我不在乎。”  但是现在面对面母亲,真的是一句为自己开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母女两人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席美郁甩手就走,然后转了脸,进了自己的房间。  宋疏影靠着走廊的栏杆,默默地站了十几分钟,发觉腿有些酸软麻木,转身进了门。  既然母亲已经知道了,那么在这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宋疏影觉得自己之后的这几天里,可以微微放松一些了。  席美郁了解宋疏影,当然做女儿的也非常了解母亲的性格。  整整有两天,席美郁除了按时叫宋疏影下来吃饭之外,一句话都不多说,而且吃饭的时间都是错开的,她下楼,母亲就上楼,时间错开的简直是刚刚好。  不过宋疏影也了解,母亲并没有真正生她的气,因为她没有离开。  她忽然就想起来在八年前,母亲和宋翊离婚的时候,是当晚就收拾东西去住的酒店,那才是席美郁,不理解的人,就算是解释也一点用都没有,索性离开。  而母女两人终于把话说开,是在一个雨夜。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瓢泼大雨,噼里啪啦地敲打着窗户。  席美郁吃过饭想要上去,宋疏影却刚刚从楼上下来。  谁料想到,宋疏影刚刚坐下来,忽然就叫了一声“啊”,席美郁猛然回头。  一边照顾宋疏影的保姆已经先一步走过来,也是很急切的样子,“怎么了?”  宋疏影一手扶着肚子,“刚才莫名疼了一下……”  保姆慌了,当时顾老大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万一出了事情,是她吃不了兜着走。  “我找方医生过来!”  楼梯上的席美郁已经飞快的从楼梯上跑下来,蹲下身,手掌放在宋疏影的肚子,按了两下,“深呼吸。”  宋疏影照着席美郁说的,深呼吸了两下。  “现在还疼不疼?”  宋疏影摇了摇头:“没事了。”  一边的保姆已经冲出去了,医生来了之后,看见没什么事情,也松了一口气。  席美郁看着宋疏影,叹了一口气,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疏影,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不想多说什么了,”席美郁说,“你和韩瑾瑜之间的事情,我不想管了,但是我只是因为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外孙,不因为韩瑾瑜。”  席美郁说这些话的原因,其实也就是因为她知道,韩瑾瑜和宋洁柔也只是出于某种利益上的契合才结婚的,没有感情,并且就算是结婚之后,两人也一直都是各人有各人的生活,互不干扰。  况且,她和宋家的关系,早在八年之前就已经断了,宋家的事情与她无关,她只关心自家的两个女儿。  宋疏影说:“妈,你放心,他会对我好的。”  席美郁点头:“妈知道你看人一向都很准,你有你自己的想法,现在你也成年了,一些事情不用我来拿主意,自己看准了是对的,才去做,也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任。”  “我知道。”  “就比如说你现在怀着的这个孩子,你明明知道现在韩瑾瑜还没有和宋洁柔离了婚,就怀了孩子,那么你就要接受,现在你的孩子,就是一个私生子的事实。”  席美郁说的十分清楚明白,宋疏影也点了点头:“我知道。”  宋疏影一直都很清醒,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而最想要的是什么。  席美郁忽然笑了一下,“抛开这些,我很高兴,我又多了一个外孙。”  宋疏影伸出双臂来抱了一下席美郁,“妈,谢谢你。”  席美郁拍了拍宋疏影的背,“我是你妈,不向着自己女儿,难道还要向着一个外人吗?你放心,你也好,予乔也好,予珩也好,不管你们在外面闯了什么祸,妈妈都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  宋疏影点了点头,眼睛有些湿润了。  她真的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但是在这个时候,却莫名的觉得想哭,或许,真的是怀了孩子之后,就变得很容易感动了。  ………………  在顾青城别墅里住着的这一段时间,也并不是对外消息闭塞的,宋疏影也知道,在裴斯承的一点一滴的引诱下,徐媛怡的马脚已经露了出来,而宋翊悔之晚矣。  宋疏影和裴斯承通过两次电话,宋翊来别墅找过她一次。  确切来说,宋翊是来找母亲的。  宋疏影听了只是冷笑,他悔过,他承认是当时错误对待了席美郁,是他对不起他们姐弟三人,但是,这世界上,不是你悔悟了,就可以赢得所有的原谅的。  当天,宋疏影当着宋翊的面转身,没有一丝犹豫的上了楼。  其实,在别墅的二楼,席美郁站在窗边,半撩着窗帘,正好可以看见大门口。  树影摇曳,那个人的背影已然佝偻,鬓发已然苍苍,只可惜,再也找不回昔日年少的影子。  席美郁将窗帘放下。  离开了就是离开了,她永远不会再回头。  而就在当天晚上,席美郁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听筒内却一直都没有声音。  “喂?”  “您好?”  席美郁一连问了好几次,听筒内依旧没有声音。  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正想要将电话挂断,从听筒里传来一个声音:“是我。”  是我……  席美郁稳稳地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嗯。”  宋翊是拿出几分勇气来,才给席美郁打电话的。  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大错特错了,只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年,就算是道歉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所以,这样一通电话,剩下的只是听筒内彼此的呼吸声。  房门从外面推开,宋疏影开门进来:“妈!吃饭了!”  席美郁点了点头。  宋疏影看母亲在打电话,便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听筒内传来宋翊的声音:“疏影叫你吃饭么?”  “嗯。”  “那你就去吃饭吧。”  “再见。”  席美郁首先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在一边,才跟出去。  宋疏影在门外等候,看见席美郁出来,“妈,是宋翊的电话?”  席美郁对于宋疏影的这个称呼,从来都没有指责过什么,因为宋翊在这些年里,确确实实没有尽到过一个当父亲的责任。  “他今天白天还来找你了,我在门外给挡了。”宋疏影说,“宋翊之前做的事情,如果想要用一两句话就一笑泯恩仇了,根本就不可能,欠了你的,欠了我和予乔的,他不用相同的时间去弥补过来,就永远都不会得到我的原谅。”  席美郁知道,宋疏影的个性像她,心肠硬,只要是彻底失望过,就绝对不会再燃起哪怕是一点希望。  吃饭的时候,席美郁就对宋疏影说:“疏影,但是,总归是你爸爸。”  宋疏影安静的喝汤,一碗汤喝完,小碗递给一边候着的保姆,才说:“如果说让我填写资料,父亲的一栏上,我还是会写上宋翊,但是,最起码现在,我不会叫他一句爸爸。”  她其实也有过一段时间渴望着父母亲情,但是,记得是在那个冬天的雪夜,心里燃起的希望的火苗,因为宋翊逼着她把孩子打掉,已经被完全埋藏了,成了灰烬,再想重新燃起来,已经是难上加难了。  ………………  宋予乔经常会带着裴昊昱来到半山别墅这里来蹭饭吃,宋疏影几次开了门,就看见裴昊昱挺着肚子站在门口。  宋疏影摸了摸裴昊昱的小脑袋,“又来蹭饭啊。”  裴昊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大婶,你做的饭菜很难吃哎,我才不会蹭你家的饭。”  似乎裴昊昱是叫的习惯了,第一次见宋疏影就叫大婶。  但是,之后他仔细想了想,如果大婶是乔乔的姐姐,那她就不该叫大婶了,应该叫……?  裴昊昱小盆友本来打算问裴斯承的,但是觉得自己这样幼稚的问题,一定会被老爸无情的嘲笑,索性便直接去问大婶了。  宋疏影眼皮跳了跳,说:“就是大婶,挺好。”  裴昊昱皱了皱眉,“真的是大婶吗?”  宋疏影点头:“是的。”  直到九月份开学之后,裴昊昱上小学二年级,听见了慕小冬这个学霸说:“妈妈的姐姐妹妹叫姨妈,你是哪里来的大婶。”于是,裴昊昱小盆友算了一下,那么大婶应该是大姨妈……  在那段时间里,裴昊昱尚且还不懂,跟在宋疏影屁股后面叫“大姨妈”的日子,回头率一定是百分之一百二。  ………………  自从上一次张晓恬给宋疏影打过电话之后,宋疏影特别留意了一下通讯记录,崔姗姗却没有打电话找过她。  兴许是知道,她不会接电话。  虽然顾青城的别墅区内安排有私人医生,也只是应急,越是临产,越是要按时间去医院做产检。  下午,席美郁陪同宋疏影去医院做检查。  照例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医生确定胎儿稳定状态十分好,宋疏影一整天心情都很好,还陪同母亲去餐厅里点了菜。  席美郁看着一桌子的菜,“点这么多菜,你能吃完么?”  宋疏影笑了笑:“我现在是两个人,肯定能吃完的。”  席美郁的手机响了,她微微皱了皱眉,拿出手机来看了一下手机屏幕,是研究所那边的电话,“我去接一下电话。”  席美郁离开之后,宋疏影便先动筷子了,先吃了一大块酱肉,在桌子这边投下了一片阴影。  宋疏影抬起头来,看见站在桌边的人,竟然就是崔姗姗。  她并没有太过于惊讶,知道崔姗姗会找上来的。  崔姗姗面无表情,盯着宋疏影看着。  而在暗中保护宋疏影的保镖也走了过来,宋疏影摆手,示意他们不必过来。  宋疏影抽了一张纸巾来擦嘴,“姗姗,你坐下来,我们慢慢谈。”  崔姗姗只开口问了三个字:“是真的?”  这三个字好像是有千斤重一般,压在崔姗姗的心头,直到现在问出来。  宋疏影当然知道崔姗姗说的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她只回答了一个字:“是。”  她可以解释,但是,在这个社会上的人看来,插入别人婚姻的,就是第三者,没有差别,就算是解释,也是徒劳。来沟估技。  崔姗姗忽然笑了,双手在身体两侧握成了拳头,指甲掐着手掌心。  她想起在韩氏的职工餐厅,听到一些人讨论韩氏总裁和宋疏影的关系,当即手中的水杯就掉落在地上,滚烫的热水烫了她的脚,但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疼。  她跑去质问张晓恬,张晓恬否认说她并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是什么,但是,在最后的时候,却依旧开解崔姗姗道:“你也不要这么偏激,疏影的姑姑和韩哥之间从来都没有过任何感情,你应该也了解这种大家族之间为了互利互赢的联姻,是吧?”  崔姗姗冷笑了一声:“我不明白。”  张晓恬不告诉她宋疏影现在在哪里,那她有的是方法去查!  崔姗姗刚出狱那几年,结实了不少在底层圈子的人,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法子,她穷,也有穷人的法子。  她找了C市和S市的熟识的人,然后开始查宋疏影的住处,终于得知是在C市郊外的半山别墅,却戒备森严,终于等到她外出产检的时候,来见宋疏影一面,问个清楚!  现在,面前张晓恬的脸,母亲跳楼前哭泣的脸,还有那个怀着孩子的小三猖狂的笑,全都换成了宋疏影的脸庞,十分漂亮,因为怀孕在下巴的部位有一点点婴儿肥。  崔姗姗说:“现在离开他。”  宋疏影微微一笑:“不,我做不到。”  崔姗姗听见宋疏影的这句话,内心被一股躁动的火取代,忽然猛地抬手,但是,手掌却在距离宋疏影面庞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宋疏影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已经可以感觉到崔姗姗一巴掌下来的掌风。  保镖已经及时的冲出来,一下子将崔姗姗按在桌上,桌上的餐具都发出了响声,但是崔姗姗没有反抗,顿时动弹不得。  其他用餐的顾客有点躁动,餐厅的安保人员赶过来,来处理这样的突发事件,而席美郁接了电话之后从外面进来,看见在餐桌这边围了很多人,心里一慌,向这边跑了过来。  “借过,麻烦借过一下。”  宋疏影已经让在暗中保护她的保镖将崔姗姗松开,眉眼之间满是厉色,说:“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这是我朋友!放开她。”  餐厅经理走过来,对旁边挤过来看热闹的人说:“只是一场误会,大家去吃饭吧。”  经过餐厅的安保人员和经理的劝解,客人们总算都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用餐,目光却仍然黏在这里。  崔姗姗因为刚才一瞬间被按在桌子上,脸颊上撞了一片通红,原本扎好的头发也全都散了下来,长头发散落在脸颊旁边,特别狼狈。  宋疏影抽出一张纸巾来递给她,但是崔姗姗的目光在纸巾上停留了一秒钟,就飞快的移开了,笑了一声。  崔姗姗盯着宋疏影,说:“宋疏影,因为你对我有恩,所以,我对所有小三有怨恨,却唯独不能对你,因为你帮过我,我们是朋友。”  宋疏影微微仰着头,看着崔姗姗因为情绪激动通红的眼睛,随即对一边的母亲说:“妈,这是我朋友,我想单独跟她说两句话。”  席美郁点头,冲崔姗姗微微颔首,“你请坐,想要吃点什么东西吗?阿姨给你点。”  崔姗姗盯着席美郁,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她知道宋疏影的母亲离婚了,也是因为丈夫有了别的女人,只不过,为什么……  她的母亲就选择了那样的一条不归路,而看宋疏影的母亲,面色红润,看起来气色十分好。  在席美郁转身的一刻,崔姗姗忽然叫住了席美郁:“阿姨,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席美郁笑着点头:“嗯,当然可以。”  崔姗姗动了动唇,“你在当时……为什么没有选择跳楼?不,我不是问你,我就是想问问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你可以走出来但是我妈妈却不可以……你懂我的意思么?”  “对不起,我也许不该涉及私人隐私来问您……”  席美郁拍了拍崔姗姗的背:“各人的选择不同,性格不同,投入的精力也不同,你妈妈的选择,应该是在自己没有完全思考清楚,一时脑热做出后悔不跌的决定,如果让你妈妈重新选择,她一定不会走同样的路。你也一样,如果回到之前的那个时候,你还会选择把那个女人推下台阶么?”  崔姗姗没有回答。  “当一个女人有了孩子之后,第一个界定的身份,就是母亲,”席美郁笑了笑,“你们聊,我到那边看看有什么果饮。”  席美郁离开后,崔姗姗坐在桌子上,很久都没有说话。  “在韩氏那边,我已经递了辞职信,”崔姗姗紧紧的抿着唇,唇瓣发白,“谢谢你对我的帮助,也谢谢你对我的隐瞒,让我这一年里,真的是体会到了自己的价值。但是我知道,别人的看法,对你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再见。”  崔姗姗说话好像是连珠炮似的,说完之后,不等宋疏影开口说话,便起身向餐厅门口走去。  她走的很急,步伐拉的很大,好像身后有人追似的。  宋疏影自始至终没有开口,她不需要为自己辩解,清者自清。  她看着崔姗姗的背影,她走的笔挺,就像曾经在高中的时候,宋疏影亲口告诉崔姗姗说:“做人嘛,不管别人说什么,做好你自己,走路呢,就要挺直腰迈开腿,大步向前走,不要回头。”  一直到走到门口,崔姗姗脚步顿了一下,手扶在玻璃门的扶手上,抹了一下眼角。  席美郁端着两杯橙汁走过来,见位子上已经空了,问:“她走了?”  宋疏影点了点头:“嗯,她走了。”  席美郁坐下来,橙汁的玻璃杯放在宋疏影面前,“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那孩子是当年偏激之下才犯下的错误,五年的牢狱生活,已经赎罪了,与往事一笔勾销了。”  “我知道。”  这一次出来,却在无意中遇上了崔姗姗的这件事情,很快韩瑾瑜就给宋疏影打过来电话了。  “你怎么样?”  韩瑾瑜的声音有些黯哑,宋疏影从听筒内听着都不禁皱了皱眉,“你嗓子怎么了?”  “没什么关系,就是有点感冒,吃了药就好了。”  韩瑾瑜的这话一听就像是在撒谎,宋疏影冷声说:“感冒了只是鼻塞,你现在的嗓音听起来是像是被烟熏的,韩瑾瑜,你撒谎之前也尊重一下我的职业,我是医生呐。”  “是被烟熏着了,不过方医生给我开了药,已经快好了。”韩瑾瑜为了避免宋疏影再多问什么,直接将话题岔开,“我今天下午接到电话,说你和阿姨在外面吃饭的时候遇到有人来闹事?”  “是崔姗姗,也不是闹事,”宋疏影说,“还是她自己的心结没有打开吧,她已经辞职了。”  韩瑾瑜想了两秒钟,方才想起来,崔姗姗就是在去年年底,宋疏影托他应聘进入韩氏工作的一个朋友。  已经几天都没有通过电话了,这一次说话,时间自然就久了一些,一直到十一点,韩瑾瑜嘱咐宋疏影好好休息。  宋疏影说:“我把你的事情已经告诉妈妈了,没有问题,放心,我妈承认了。”  “我明后天找个时间回去一趟。”  韩瑾瑜挂断电话,心脏跳的飞快。  他起身,先在一边吃了两片药,看着碗里的一碗黑乎乎的中药,捏着鼻子喝了两口,顿时觉得嗓子里一阵火辣辣的疼。  嗓子确实是被烟熏的,当时是在火场,韩瑾瑜因为出来的时候耽误了时间,还是后来赵烈把他给救了出来。  不过,他已经可以初步断定了,这件事情和韩澈有关。  但是,也不仅仅因为韩澈,张老余党的那些人,对于韩瑾瑜的兄弟,虽然是同父异母,毕竟是一个家里的,张老余党不可能对韩澈那么尽心尽力,总会有所顾忌。  韩瑾瑜喝完了药,咳了两声,赶忙就端了一边的清水漱口。  这边已经开了笔记本电脑,韩瑾瑜把一个文档调出来,里面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起草好的离婚协议书,之前也让律师看过了,除了共同财产问题比较棘手之外,没有子女,是最好分的。  他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点了打印的键,这份离婚协议书就从打印机里出来了。  韩瑾瑜打印了两份,一份装好,一份备用。  第二天上午,韩瑾瑜打电话约了宋洁柔,告知她离婚的事情,宋洁柔刚开始表现的十分惊讶:“离婚?”  “是。”  “好,如果你已经搞定了韩家那边,那宋家这边我来搞定,”宋洁柔说,“我现在在S市,等我去C市,给你打电话。”  韩瑾瑜没有打算跟宋洁柔闲话家常,挂断电话前一秒,宋洁柔忽然说:“你是打算和宋疏影?”  “与你无关。”  韩瑾瑜挂断了电话,看着电脑莹莹发亮的屏幕,忽然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前些天,姑姑已经打来电话,说爷爷那边已经说通了,而且爷爷说了要见宋疏影,韩瑾瑜答应,等到离婚之后,就一定会带着宋疏影回韩家。  第二天晚上,韩瑾瑜来到半山别墅来吃饭,刚巧了,顾青城也顺道过来。  席美郁说:“我今天熬汤了,都来喝。”  在面对席美郁的时候,韩瑾瑜倒是显得比顾青城还要局促一点,估计是因为面对未来岳母的原因。  晚饭很丰盛,席美郁下厨熬了汤,还特别让小厨房加了菜。  韩瑾瑜的嗓子还没有好,听起来依旧是黯哑的,席美郁特别关注了一下,菜式都比较清淡一些,保护嗓子。  吃过饭,宋疏影大着肚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席美郁叫了韩瑾瑜上楼去。  宋疏影压根没有什么反应,兀自托着一个托盘,将葡萄丢进口中。  “嫂子好像不担心韩哥?”  宋疏影反问:“我要担心什么?我妈今天心情看起来还不错,根本就用不着我担心。”  确实,宋疏影根本就没有必要担心。  席美郁既然已经打算接受韩瑾瑜,毕竟是为了女儿腹中的宝宝,也一定要有一个合格的爸爸。  在二楼走廊尽头,最东边,有一间茶室,席美郁推开茶室的门,韩瑾瑜跟在后面进入,扑鼻的就是一阵茶叶的清香。  在茶桌上有一整套泡茶沏茶的用具,席美郁做了一个手势让韩瑾瑜坐下,已经去接了水,点了桌上的火,水放在上面煮。  “你还记得,当初你和宋洁柔结婚,”席美郁笑了一下,“你们的婚礼,还是我给主办的,因为刚刚进宋家,宋老爷子要考验我的能力。”  韩瑾瑜点了点头:“记得。”  “那你还记得,在婚礼结束之后,我对你说过什么吗?”  席美郁称了茶叶,放进一个砂茶壶内,手法十分娴熟。  “记得。”  当时在婚礼过后,韩瑾瑜喝了不少酒,走路都已经踉跄,当时是和温雅分手之后的第二个月,温雅和许谦去了国外。  席美郁找人来扶韩瑾瑜,但是韩瑾瑜却将身边的两个人给甩开了,“我没喝醉!不用扶我,我能走!”  席美郁挥了挥手,让一边的两个佣人下去,走在韩瑾瑜身边,说:“你一直都在反抗,不想要轻易的屈从于这种利益婚姻,但是为什么到现在却忽然改变了初衷,这让我很惊讶。”  韩瑾瑜当时冷冷的看向席美郁:“你到底想说什么?”  席美郁笑了一下:“你有自己喜欢的人,答应这段利益婚姻,对你不公平,对你喜欢的人也不公平。”  席美郁从来都不提倡这种将两个互相没有感觉的人绑死在一起,会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但是她人微言轻。  韩瑾瑜摇了摇头:“我没有喜欢的人,不会再有了……”  “人生长着呢,你知道你明天会遇上什么人,发生什么事么?”  “我不知道,那你就知道?”  “我也不知道,”席美郁说,“我只想要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将来遇上了自己喜欢的人,你会怎么办?”  当时,韩瑾瑜心如死灰,又从哪里会假想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呢?所以,那个问题,他没有回答席美郁。  放在茶几上的水已经煮沸了,蒸汽腾腾。  席美郁一手托着手腕,说:“一些事情,不急于一时,就和泡茶喝水,是一个道理,必须要凝心静气,才能把茶其中的奥秘品出来,来,你尝尝。”  韩瑾瑜接过席美郁递过来的茶杯,砂的茶杯,很小,一杯里面只有二十毫升的量。  他凑到唇边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  “怎么样?”  韩瑾瑜从来都不懂品茶,说:“好喝。”  席美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韩瑾瑜有点尴尬,似乎是想要补救这种氛围,便问:“这是什么茶?”  “绿茶,”席美郁说,“山上的新茶,所以好喝,并没有多有名,只是清新淡雅,你可以喝一些,对嗓子有好处。”  “你在这里品茶,我去一下洗手间。”  席美郁走到茶室门口,韩瑾瑜叫住了她:“我会对她好,一辈子对她好。”  这句话,很好的回复了席美郁的问题。  席美郁转身,说了一个字:“好。”  ………………  时隔一个月,韩瑾瑜搂着宋疏影入睡,感觉她肚子又大了。  宋疏影掐他的手臂:“什么叫感觉,就是真的好不好?现在我有一百二十斤了,你儿子现在特别能吃能睡。”  韩瑾瑜从宋疏影的睡衣向上伸,触碰到圆滚滚的肚子,再向上……  “这里感觉好像也大了。”  禁欲良久,韩瑾瑜感觉就在指尖触碰到光滑细腻的肌肤的同时,就已经有了生理反应。  宋疏影和韩瑾瑜是紧贴着的,自然也就感觉到了,她笑了一下,“医生说了,怀孕期间,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都是不能同房的。”  是的,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不能同房,等到中间那四个月,宋疏影又去了哈尔滨……  十月怀胎,真特么的难熬。  “要不我帮你?”  宋疏影撑着手臂,媚眼如丝的一笑。  韩瑾瑜原本已经快要压抑下去了,结果被宋疏影这么一句话,再加上这种勾人的表情,体内的火气一下子就又起来了。  其实就要缴械投降了,他跳下床,说:“不用,我去洗个澡。”  宋疏影笑的前仰后合,偶尔逗逗他,总是有一种新感觉。  她知道韩瑾瑜不会让她帮忙,现在这种时候,他宁可自己难受着。  这个晚上,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便睡了。  临睡前,宋疏影还问:“还要多久才能结束那边的事情?”  韩瑾瑜说:“快了。”  确实是快了。  韩瑾瑜已经在韩澈身边,明里暗里都加派了人手去跟踪,可是,在之后一个星期,一天下午,却还是收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  席美郁打来了电话,声音里满满的都是焦急:“疏影不见了!”  宋疏影现在距离预产期也不过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竟然会无故消失?  韩瑾瑜派人看着韩澈,而且韩澈的手机也被监听着,根本就不可能和外面的人联络,便不会是韩澈。  韩瑾瑜已经叫人开始查道路的监控录像,但是太慢了,一遍一遍的拨打着宋疏影的电话,却没有人接。  顾青城立即回到别墅,对别墅内的人进行了询问。  “宋姐下午要出门,因为席夫人中午出去了一趟见朋友,没有回来,我们便派车跟着她。”  顾青城紧紧皱着眉:“今天是谁贴身保护宋姐的?”  这人回答了两个名字,“暂时联系不到他们俩,不过在下午,他们还发回来消息,说宋姐在一家餐厅喝下午茶,好像是在等人。”  “哪间餐厅?!”  韩瑾瑜将手机放进口袋里,已经一跃而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