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96 后续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96 后续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8153更新时间:2015-10-17 06:48:21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一)  草长莺飞,春光三月。  “娜娜。吃饭了!”  第三遍,父母在客厅内叫,在台灯前的虞娜回头应了一声:“噢,马上!”  父母摇头叹气,“已经第三遍马上了,饭菜都凉了。”  这个时候,房门打开。虞娜从房间内跑出来,“我终于解出来那道题了!吃饭!”  虞母把已经快要凉掉的稀饭重新热了一下。“你胃不好,还整天一点都不顾及,喝凉的。”  虞娜笑的很开心,“做题做着做着就忘了时间了。”  虞父其实很心疼女儿,每天都这样辛苦的学习,但是,普通家庭的孩子,想要出人头地,就只有努力学习这一条路。  幸而,虞娜懂事比较早,学习比较用功,那个时候还兴跳级,虞娜小学跳了两级,初中跳了两级。  这一年,虞娜在全国化学竞赛中拿到了一等奖,数学竞赛二等奖的好成绩。她才高一,去参加竞赛的都是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而且,她是年龄最小的一个,才十四岁。  十六岁,虞娜经过高中几次拿到奥赛的奖项,得到了自主招生的机会。当所有的同学都在黑色五月的时候,她已经去了A大参加了自主招生,顺利通过,只要是高考成绩过线就可以进入大学。  别人都羡慕虞父和虞母,有这么一个好的女儿,不用家人多操心。  所以,自小,虞娜就给人留下了懂事,聪明,气质佳的印象,她一直都相信,走着这条路,认认真真地走。尽管路途中会有挫折,但是前路一定是光明的。  进入裴氏工作,虞娜一直都努力着,保持着自己应该有的坚持。  老板裴斯承,包含有一个成功男人所有的特质,她在起初进入公司的时候,就已经对裴斯承有过表白,却被拒绝了。  当然,虞娜有心理准备,老板既然有一个那么漂亮可爱的儿子,那么一定有一个爱到骨子里的女人。  她不是放不开的女人,既然希望的火苗被掐灭,她也不会多做停留。  所以,之后只要是有人说:难得有女秘书不跟老板搞到一起的,不过虞娜是个例外。  虞娜也都是一笑了之。  其实也倾心过的,只不过还好有一个很好的老板。  (二)  叶泽南对于虞娜来说,是一个傻的透顶的存在。  因为裴斯承想要追回宋予乔,所以就必然要宋予乔和叶泽南先离婚。  虞娜以为,老板肯定会让她负责有关于搞破坏的事情,只可惜,裴斯承从来都没有过,从头到尾,叶泽南和宋予乔离婚,全都是叶泽南一个人作的,有这么一个好老婆不图他钱不图他名的,却不知道珍惜。  她有过几次专门研究了叶氏曾经成功和失败的案例,然后做出来一个图,其实,叶泽南能坐上CEO的职位,也并不完全是巧合了,他还是有真才实学的,只不过因为心浮气躁过于急进,特别是在和宋予乔的婚姻中,更是如此。  叶泽南有一次,怒气冲冲地来找裴斯承,虞娜就坐在方正的桌子上,撑着腮看着这个意气用事的男人,摇头叹气。  男人都是这样么?  只有失去了,才知道要挽回?  还好她没有谈恋爱,简直要累死了。  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老板竟然派她去协助叶泽南。  她是曾经有在戒毒所做志愿者的经验,对于戒毒的事情,虽然不如戒毒所的医师专业,也算是懂的比较多的。  “有问题吗?”裴斯承挑眉,“或者我另外安排一下,让黎北去。”  “没有问题。”  (三)  后来的后来,叶泽南一直都在想,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选择另外一个时间地点,和虞娜相遇,而不是借由戒毒这件事,公式化的开头,糟糕透顶的第一印象。  不仅仅是有毒瘾的情况,还有在外面惹下的一屁股的风流债。  叶泽南在毒瘾发作的时候,甚至于有几次,他都想要把站在面前的这个冷眼旁观的女人给暴打一顿,然后跑掉。  虞娜抱着双臂靠在墙面上,“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不好意思,你现在需要克服的就是这种心理,我不会解开你的,你想去厕所,我可以陪着你,无所谓。”  源于对裴斯承施舍一样的感觉,叶泽南对虞娜是不屑的,但是,不得不承认,虞娜的工作能力很强,之前他的秘书需要一整天做完的工作,虞娜两个小时就可以做完,而且井井有条,甚至于一整天做完还要好。  而这种抵触和厌恶情绪的终结,就是在叶泽南第一次吻了虞娜的那一次。  他因为毒瘾发作,内心好像是有千百只蚂蚁一样在啃噬着撕咬着,真的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但是,就当他的唇瓣触碰到虞娜的双唇的那一刻,好像是从唇齿间有一股清泉,似乎有一秒钟的滞顿,他又活过来了。  虞娜的一双黑眸好似水洗一般,惊愕过后,她触了一下自己的唇瓣,转身离开。  在别墅的那四个月的时间里,叶泽南和虞娜朝夕相处,也只有她一个人。  这个女人,凌厉干脆,不会拖泥带水,整个人好像是蓬勃生长的太阳花,向着太阳生长。  她陪着他从毒瘾的深渊中走出来,然后陪着他去叶氏的商场上冲锋陷阵。  虞娜站在他的身边,气质优雅,如果说以往的那些秘书,哪一个都不如她。  叶泽南承认,他对虞娜的感情,是日久生情,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并不觉得令人惊艳,可是,她却是那种让人越看越觉得养眼,在一起呆着会很舒服。  虞娜是叶泽南真正喜欢上的第二个女人。  他也想要让自己从黑暗的深渊里爬出来,能够接触到阳光。  他试着去追虞娜,去了解她,去接触到她的内心。  但是,用他母亲的话来说,真的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一天,叶泽南送虞娜回家,正好是在晚饭时间,虞娜的父亲邀请叶泽南进去吃饭。  虞娜皱了皱眉,似乎刚刚开口想要帮叶泽南拒绝,叶泽南已经先开了口,“好的,谢谢叔叔。”  虞娜看向叶泽南的目光里明显是带了难以置信,叶泽南笑了笑,而虞娜也只是别开了脸。  不过,叶泽南当然没能放过虞娜从耳根升起的一抹红晕。  虞娜家里不大,三室一厅,两间卧房一间客房,再加上一间共用的洗浴间,就算是从装修来看,家里也已经很久了,少说也应该有二十年了。  虞父说:“这是娜娜爷爷留下的房子,加上老一辈住的十年,已经住了有四十年了,不过可是抗震的好房子。”  虞母把碗筷一把塞给虞父:“得了呗,抗震也要拆迁了,就你当成宝一样,没看周围的邻居都已经搬走了,就你死守着不搬,到时候政府补助的比较好的房子也就都被抢光了,你就等着住顶层吧。”  虞父吹了吹胡子:“哼。”  虞娜的父母之间这种拌嘴的方式,让叶泽南觉得亲近。  在他的记忆里,他的父母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时候,向来都是父亲晚归,然后两个人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就算是吵架,都好像是在谈判桌上谈判,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母亲总是说虞娜高攀不上叶家,相反,叶泽南觉得虞娜带给他的是一种新鲜的力量。  虞娜是他处于深渊中的一缕阳光,在一起的那一段时间里,真的一颦一笑,都打动他的心。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点,似乎从一开始就认定了的。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对虞娜的这种特殊对待,会成为一把狠狠伤到她的利剑。  (四)  虞娜从来都不知道,当自己开口告诉叶泽南,说自己可以试试的那个时候,叶泽南会直接冲上来一把抱住她,然后深深的吻了她。  那个时候,她看着自从戒毒之后就异常稳重了的叶泽南,突然觉得他好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叶泽南其实挺会关心人的,虞娜也真正是动了心的。  她不在乎叶泽南的母亲是怎样看她的,也不在乎别人是如何说她的,她只在乎真正在乎她的人。  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无波无澜的过去,在叶泽南耍一些小浪漫的时候心里一动,会心一笑。  但是,终归是被飞来横祸所打乱了。  (五)  回忆是魔鬼。  之后的每一天,当虞娜想起在阴暗角落里发生的那件事情,都好像是发疯了一样。  那些人,她恨不得用刀,一下一下地将他们全都杀死。  就算是因此而住监狱,也在所不惜!  她宁可,当时破碎的啤酒瓶,扎向的不是那人的脖子,而是自己的喉咙,然后一死百了。  叶泽南守在她身边,起初想要接触到她,她却摇着头向后退,不要让任何人触碰到他的皮肤。  但是因为发生了那样不堪的事情,必须要在医院进行检查,虞娜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不要让那些医生接触到她,不愿意去检查,叶泽南便在一边护着她,转而对医生说:“等到她睡了,打了安定再去吧。”  “医生,求求你了。”  这大抵是叶泽南第一次开口求人了。  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就算是在父亲死后,被叶家赶出家门,与母亲流落在外,他都绝对不会轻易向人低头,而这一次,他却求了人。  医生眼里也有怜悯,毕竟是这样的大好年华。  “好,你先开导开导她。”  夜晚,叶泽南守在病房中,发觉病床上的虞娜忽然开始抖动,虽然只是小幅度的,也不期然地闯入了他的眼睛里。  他轻轻起身,走到床边,看着在病床上蜷缩成很小的一团的虞娜,他伸出双臂来抱住她,在双手接触到她肩头的那一刹那,她的后背僵了一下。  “不要过来……”  虞娜的眼睛里写满了恐惧,整个人都在打哆嗦。  “娜娜,”叶泽南轻柔地把虞娜揽在怀里,“娜娜,不要怕,没有事了,没有事了……”  叶泽南轻轻拍着虞娜的后背,缓解她因为恐惧而绷紧的身体,逐渐消磨掉她身上的力气。  最终,贯入他耳中的,是突如其来的一声呜咽,压抑着从喉咙中的哭泣,但是,当他看向她的脸庞,却没有一滴眼泪,只不过一双空洞黑眸里,他可以看到不经意间点滴流露出来的恐惧和害怕。  很久之后,叶泽南都承认,他真心喜欢两个女人,而这两个女人,都曾经被他伤害过。  逐渐,在叶泽南每日每夜的陪伴下,虞娜的情况渐渐好转,她排斥所有人,却独独不再排斥他的触碰,他也会每天亲吻她的额头,带给她一丝安心。  裴斯承提议请心理咨询师,叶泽南同意了。  (六)  虞娜真的有过死的念头,是真的。  她积极向上了二十几年,被裹入了一场阴谋之中,成了牺牲品。  叶泽南拿走了她的初吻,拿走了她的初恋,她承认,在日益的相处中,她真的喜欢上他了,只可惜却没有想到,这种喜欢,却好像是淬着毒液的利剑,是致命的。  上天从来都不是绝对公平的。  为什么好人总会遭遇不幸,而坏人就可以活的长久。  心理咨询师是一个性格十分开朗的女孩子,起初她不愿说话,便都是这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子在说话,一些笑话,真的讲的她也咧嘴带上了笑容。  只要是虞娜不想那一夜发生的事情,已经是十分清醒了。  这个女心理咨询师很懂得抓人心,她竟然拿出了一本诗集来给她念,很多优美的诗歌,其中就有虞娜最喜欢的一首诗歌。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日复一日的开导下,虞娜把当天晚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心理咨询师,“我是骗她的,我不是女超人,在那种时候,没有办法保护自己……拜托,麻烦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叶泽南。”  “……我不会说的,我是和你签了保密协定的。”  虞娜出院后,调整了几天,回到公司里,有同事说她现在满面红光,是受到了幸福的滋润,背地里却听人说,她是打不死的小强。  是的,她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她必须要振作起来,不让父母担心。  但是,她却再也不允许,她的世界里,有他的存在。  叶泽南的靠近,她都会毫不留情面的推拒,用自己已经紧闭的心门来面对这个看起来很执着的男人。  “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交集了。”  “叶泽南,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死缠烂打的男人,请你不要继续下去了!”  “我不是你喜欢的那种女人了!”  叶泽南看着虞娜略微狼狈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阴影中,久久驻足。  他在背地里,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虞娜。  他似乎就陷入了这样的一种怪圈,对于手边的幸福不珍惜,却始终执着于已经溜走的幸福。  无可挽回么?  当然不是。  叶泽南几乎一个人废掉了那些被买通强奸的凶手的左右手,如果不是裴斯承的一句“除了留命,其余的随便你”,在那间警局的暗室内,恐怕叶泽南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扭断这些人的脖子。  除去每天在公司内的时间,叶泽南就是在车里,往返于虞娜的家,裴氏公司,和叶氏公司之间。  远远地看,她依旧优雅自在,好像只是因为小感冒去医院打了一瓶点滴,出来之后,万事都消散如烟了。  他主动邀请她,她却总是避恐不及,最终在他的怀抱中失控的哭了一场。  “对不起,再见。”  “再见,叶总,祝你也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  她第一次狼狈不知所措是因为他,她第一次失声痛哭也是因为他。  尽管他拿走了很多她的第一次,她也不想要继续再和他有什么交集了。  既然断,就断干净吧。  (七)  “这是虞小姐的航班号。”  叶泽南的秘书把一张机票放在他面前。  他捏着手中的这张机票,看着落地窗外,湛蓝色天空中一条白色的线条拉长,一闪而过。  晚上,他回到家中,简单收拾了东西。  母亲裴玉玲走出来,问:“你这是要去哪儿?”  叶泽南说:“去找虞娜。”  裴玉玲也就不再多说话了,最终,原先强词夺理的话,也都化成了最后的一声叹息,蹲下身来帮儿子收拾东西,顺便把一包红糖还有几片暖宝宝塞进了儿子的行李箱中。  “我上次听医生说了,虞娜好像是有痛经的毛病,兴许可以用的上。”  “……谢谢妈。”  (八)  来到上海,对于虞娜来说,是一个全新的环境。  用心理咨询师的提议来说,就是换一个新的环境,然后重新开始,面对所有人的目光,终于可以泰然处之。  可是,却仍旧没有办法面对自己的心。  在上海,有虞娜的一个闺蜜好友,她也是和别人合租,就十分盛情的邀请虞娜到自己合租的房子里来住。  “正好我那个室友去国外出差一个月,这一个月你可以蹭着住,我不收你房租哈哈哈。”  叶泽南在虞娜闺蜜房子旁边租了一套房,因为虞娜是休假,经常和闺蜜一同出去逛街游览,他就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闺蜜也知道虞娜身上发生的事情,之前也看过有关于叶泽南的各种负面新闻,便说:“这种男人,甩了拉倒,根本就不用多留恋什么。”  “我没有留恋。”  “哦?是么。”  闺蜜笑了一声,到底也是从虞娜的脸上看到了不舍。  这一次叶泽南跟她一起来上海,她没有明确地给过叶泽南任何希望,而叶泽南却是每天晚上一个晚安电话,就算是虞娜不接,电话也会自动转动语音信箱,给她留成口讯。  她可以装作没有听见,但是身边的闺蜜却是不行。  一次晚上临睡前,又接到叶泽南的电话,闺蜜怒气冲冲接通了电话,“叶泽南,你有完没完了?你以为每一个浪子回头都能得到原谅么?你之前做的龌龊事我都看到了,就算是娜娜不追究,但是你现在把她害的还不够惨么?你还有脸一直打过来电话?有胆量你现在就过来,你信不信我直接给你两耳光。”来岁豆划。  话筒里静了两秒钟,“我就在门外。”  一边的虞娜根本就没有想到,只觉得好友好像是风驰电掣一样就从卧房冲了出去。  “你要去……”  虞娜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只听“啪”的一声。  虞娜有点傻眼,赶忙跑过来,站在门外尚且拿着手机的叶泽南,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你这个渣男趁早就滚得远远的,有我在,你就休想靠近娜娜一步!”  闺蜜转身从虞娜手中把一个玻璃杯给夺了过来,直接泼了叶泽南一脸,头发以及身上的衬衫全都湿了。  紧接着,门嘭的一声被关上了。  虞娜皱着眉:“你这是干嘛啊?”  “我这是帮你咯,”好友拉着虞娜的胳膊向隔壁房间里走,“走了走了,这会儿电视上正放着你最喜欢的娱乐节目呢,笑一笑十年少。”  虞娜被好友拉着往前走,却依旧在转弯的同时,扭过头来瞥了一眼房门。  自然,好友没有错过虞娜眼中的那一抹焦虑。  在如此搞笑逗乐的电视节目下,好友都已经快要笑岔了气,而虞娜却只是抽了抽嘴角。  “娜娜!虞娜!”  “啊,哦。”虞娜猛然回神,看向好友。  好友问:“你说怎么样?”  “不好意思我刚才跑神了,你说什么?”  好友趴着虞娜的肩膀,“还想着呢?我刚才打他那一巴掌,可是没有松懈力气,肯定听的响,也疼,还有啊,后面那杯水,是滚烫的吧,肯定也得烫出泡来了。你是不是心疼了?”  虞娜心里咯噔了一下,直接起身,“我今天困了,我要先去睡了。”  好友看着虞娜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一些人明明心里爱了,却就是不敢承认,还是需要一点外力。  不过,刚才那一巴掌,真的是打的疼啊,自己的手掌心都是酥麻的。  虞娜在房内,也没有睡好,总是觉得在外面,叶泽南还没有离开,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还是下床来,穿了拖鞋出门。  客厅里是暗的,虞娜轻轻走过,还差几步走到玄关的时候,后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娜娜,你不是睡了么?”  虞娜抚了抚胸口,“你吓死我了!”  闺蜜耸了耸肩,“你怎么不开灯啊,你这是要出门么?”  虞娜支吾了一下,“不,不是……我饿了,我去冰箱拿一瓶酸奶喝。”  “噢,”好友指了指,“那你走错了,前面是公共的卫生间。”  虞娜:“……”  她从冰箱内拿了一盒酸奶,转身回了房间,嘭的一声把冰箱门给甩上了。  ………………  叶泽南就在外面。  虞娜和叶泽南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有心有灵犀的。  虞娜感觉到叶泽南在门外没有离开,而叶泽南在门外等待,他觉得虞娜会开门出来。  虽然是皮糙肉厚的,但是脸上依旧是火辣辣的疼痛。  忽然,门响了一声。  叶泽南的眼睛里有希冀,看过去,却不是虞娜,而是虞娜的那个闺蜜。  虞娜的闺蜜抱着手臂,“知道你没走,这一次我帮你一把,你听我的,不过成不成,就要看你自己积德够不够了。”  在叶泽南心里,积德肯定是不够的,所以,在第二天,他就给秘书打了电话,以叶氏的名义,给贫困地区的希望小学,办了一批图书,投资兴建一个图书馆。  (九)  虞娜一直很想去看海,因为生活在内地平原区,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能够看海。  当然,作为虞娜十多年的好友,也十分了解她,“就明天吧,正好趁着你休假,在海边玩儿几天。”  虞娜出来就是散散心的,自然是心动了,就欣然应许了。  但是,到临行前,闺蜜拉肚子拉脱了水,脸色苍白,虚弱的连抬一抬手指头都觉得累。  “我去不了了。”  虞娜有点担心:“那我也不去了,我在这里留着照看你。”  “那怎么行!”你不去了我的努力不就都白费了吗,“你快点去吧,我就记得是带着我的一双眼睛去的,多拍点照片。”  虞娜临上车前,都有点忐忑,拿了手机给好友打电话,“你有什么情况及时给我打电话。”  “就算是我有什么情况,也是给医院打电话,你就好好玩儿吧,不用操心我。”  一个人的旅途,是最孤单的。  巴士上,都是两两三三结伴而行,一路上欢声笑语,而虞娜却塞着耳机,看着窗外,神情落寞。  她并不惧怕一个人呆着,但是,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就算是周边的热闹与她无关,她也想要跟别人去凑热闹,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特别是到了海边的这两天,在临海的酒店住着,可以听见外面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好像是魔咒一样。  夜晚,光着脚踩在沙滩上,看着被海边的探照灯照出波澜的海面,她蹲下来,抱着自己的双腿,觉得很冷,海风冰冷,带着涩涩的咸味。  她没有在任何时候,渴望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  从侧旁滚过来一只皮球,虞娜眨了眨眼睛,把皮球拿了起来,旁边已经跑过来一个小男孩,虞娜双手把皮球递过去,小男孩笑了笑:“谢谢阿姨!”  看着后面的一男一女,带着这个小男孩走远,虞娜抿了抿唇瓣,越发觉得冷,前面黑影幢幢,没有人拥抱,她抱紧了自己的肩膀。  (十)  在海滩上,不远处,叶泽南正在通话中。  听筒内传来虞娜闺蜜的声音:“你不要冲动,我知道娜娜的底线,再等两天,你再过去……”  “我现在就要过去!你不是我,你就不会明白!”  当一个旁观者,眼睁睁等着她到强弩之末,看她孤独到极致么?  他等不到。  她受的苦痛,他都感同身受,更甚至十倍乃至百倍的付诸身上。  叶泽南狠狠的挂断了电话,大步向独自坐在海边的那个身影走过去。  虞娜抱紧了自己的胳膊,忽然,肩膀上一沉,她侧了侧脸,看见肩上搭着一件黑色的大衣。  顺着熨帖的裤脚向上看,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娜娜。”  虞娜看见叶泽南的这一瞬间,眼睛是乍现一抹光亮。  “我……也碰巧来这儿旅游,你也一个人么?”  虞娜点了点头。  叶泽南说:“那不如一起吧。”  “……好。”  两人并肩坐在海滩上,过了很久,才起身回酒店。  叶泽南把虞娜送回房,转身离开的一瞬,手腕一紧却被拉住了。  “能留下来吗?”  叶泽南转身,眼睛里全然都是震惊,“可以。”  起初,她拉他出深渊。  而现在,他是可以照亮她的世界里的一抹阳光。  (十一)  虞娜自从来到海边,已经失眠了两天。  而这一晚,一夜安眠。  第二天早上,虞娜醒来,在沙发上的叶泽南似乎是落枕了,正在扭着脖子矫正,“哦,你醒了?”  虞娜笑着点了点头:“嗯。”  “我去点餐。”  虞娜看着叶泽南拿着手机去了阳台,她想起来昨天晚上,好友发的一条信息:“叶泽南是个好男人,我这里的考验过了,不知道你的心结是不是解了?”  叶泽南叫道:“娜娜。”  虞娜回头,“嗯?”  叶泽南从阳台上探出头来,一只手捂着听筒,“你想吃海鲜吗?我点了海鲜粥,还有几样小菜。”  虞娜温婉一笑:“你点什么,我吃什么。”  叶泽南微微一怔,旋即笑了。  好像是回到了少年时期,干净不掺一丝杂质的笑。  虞娜想要告诉自己的好友,她的心结,也解了。  她起身,走到窗边,一把拉开的厚实的窗帘,一把开了窗户,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忽然想起从初中起就非常喜欢的那首诗歌,没有来由的。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金色的阳光明灿灿,远处,一望无际的碧蓝大海,海天相接处,有鸟儿飞起的影子,海浪声阵阵。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