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丁二狗的猎艳人生>目录>

第305章 好奇害死猫

第305章 好奇害死猫

小说:丁二狗的猎艳人生作者:钓人的鱼字数:2064更新时间:2015-12-08 09:22:09
    从门缝里看到的这一幕,让谢赫洋对刘香梨的行为颇为不耻,但是这是人家的事,自己一个外人也管不着啊,于是躺回床上想继续睡觉。  但是听到的一句话使她有了一探究竟的想法。  “你的手没事吧,白天都在我也没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在山上出什么事了?”刘香梨关切的问道。  “没事了,谢姐已经给我上了药了,还别说,那药挺管用的,现在都不疼了,估计明天就可以把绷带解开了,嘿嘿,只是今晚不方便揉馒头了,快点帮我脱衣服,这段时间憋死我了”。丁二狗一脸银笑的看着刘香梨,让刘香梨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  这不是丁长生吗?声音听着怎么这么像,可是,丁长生比刘香梨小那么多呢,怎么会呢,两人的对话让躲在门后的谢赫洋大吃一惊,这两人怎么会扯到一块去呢。  强烈的好奇心使她想出去看一看到底这个半夜来的男人是谁,很明显,这个男人是怕她看见,所以选择这么晚才来,难道真是丁长生,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的手里可是又多了一个把柄。  刘香梨家和其他人家一样,厨房分里外间,外间是厨房灶台,但是里间却是土炕,外面做饭的余热通过火炕再通到屋外,这样晚上在土炕上睡觉的时候,就像是铺了一层电热毯似的,很暖和。  此刻丁二狗被刘香梨解开了棉袄的拉链,就像是一个蛤蟆一样,仰面躺在土炕上,而刘香梨则将丁二狗的鞋脱掉,又脱掉袜子,端来一盆热水,开始给丁二狗洗脚,跑了一天的路,特别是穿着皮鞋爬山,丁二狗的这双脚还真是有点麻木了,经历热水一烫,别提多舒服了。  刘香梨这边用水帮丁二狗洗着脚,而谢赫洋也在用水和门较劲呢,因为农村的门大都是木门,而门栓由于年久失修,又缺了油,所以开关起来就会发出吱拗声,白天还好说,这种声音不太明显,可是要是在夜里,就特别的刺耳,而刚才谢赫洋小心翼翼的开了一点,门就开始出声了,吓得她赶紧停止了一切动作。  可是不出去看看心里又难受的要命,所以她灵机一动,就拿出自己的水杯,将水伎在了门栓上,这样门就不响了,这一招是在电视上学的,不过人家用的是尿,她用的是水。  “唉,要是一辈子这样就好了,可惜我是没这命啊,整天东跑西颠的”。丁二狗由衷的发出这样的感叹,也难怪,用热水泡完脚,刘香梨又将他的脚抱在怀里,用劲在脚底板上做着按摩,一般人哪能享受到梨园村村委会主任这样的服务,所以丁二狗感觉很知足。  “男人的脚很重要,你要多泡脚,不过,我可警告你,不要去足疗店那地方去洗,那地方可不干净,你要是去了,就不要回来找我,我可不想惹一身病”。刘香梨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的说道。  “哪能呢,有你这样的女人我还会去找谁啊”。说着丁二狗坐起身,拉住刘香梨的手臂,就将她拽上了炕,一转身,就将她压在了自己身下。  “哎呀,你待会,洗脚水还没有倒呢”。  “伎什么侄呀,明天再说,我现在就等不了啦,快点,我的手不好使,帮帮我”。谢赫洋终于小心翼翼的将门开到了足以让她出去的宽度,再也不敢继续打开了,于是侧身出了门,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山里的夜晚还是很冷的,慢慢挪到窗户底下,她的运气不错,帘子只拉了四分之三,还有好一块没有拉上,其实这已经不错了,整个炕上的情况一览无余。  此时在刘香梨的帮助下丁二狗已经脱得精光,而刘香梨也是一样,两个人早已是坦诚相待,可是这仅仅是开始。  丁二狗提着坚硬的钢枪如饿狼扑食般压向刘香梨的身躯,在他进入她的一瞬间瞬间,“啊…”刘香梨发出了由衷的轻叹。  刘香梨在李伟杰的攻击下,频频吟声,看着她脸上散落的头发,更刺激了他的脑神经。丁二狗把刘香梨的呻部稍抬起,把她的双腿往胸前压,使得他的狗东西能更加深入她的身体,更加容易的刺激她的感官神经。  可走过了一会,他突然撤出,用手示意刘香梨换个姿势,而刘香梨好像是和他配合已久,十分清楚他的要求,顺从的将身体反过来,变成跪姿跪伎丁二狗的前面。  这对刚刚回过神来的谢赫洋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打击她的不仅仅是见到真是丁长生时的惊讶,还有在刘香梨翻身时她见到的丁二狗裆间挺立的那根朔天长鞭,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男人的东西,以前也见过,可是那都是在岛国拍摄的小片里见得,这个东西和仲华的绝对不是一个档次,这小子有驴的潜质。  丁二狗要的就是这种情景,要的就是这样的姿势,面前高高向后撅着屁股的女人身上衣无寸缕,等着男人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  这种感觉,是人类原始的动物冲动,是一种占有的玉望,丁二狗调整了呼吸,提枪上马。  丁二狗疯狂的迷恋这种感觉,他的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体最突出的部分在刘香梨娇嫩滑腻的水道里进进出出。他像击打锣鼓一样撞击着刘香梨的呻部,她在他接近粗爆的动作下似乎并不反感,反而嘴里依然“咿咿呀呀”叫声不断。但是这种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压抑,她是怕堂屋里睡觉的谢赫洋听见,可是她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谢赫洋就在窗外看着这一副活村宫  丁二狗一只手扯住刘香梨的长发把她的头稍往上抬起,另一只手抓住她的手,将刘香梨半个身体扭过来使得他能看见她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谢赫洋突然想起了今天白天在村委会后面看到的那两只狗,怎么和炕上这对狗男女的姿势这么像呢,可是不管像不像,她都不敢再看下去了,因为她怕自己受不了发出声音,而且,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小河沟里已经是流水潺潺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