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丁二狗的猎艳人生>目录>

第444章 一码是一码

第444章 一码是一码

小说:丁二狗的猎艳人生作者:钓人的鱼字数:2054更新时间:2015-12-08 09:24:03
    贺明宣的独山镇,黄水湾村的调研取得圆满成功,而且看得出贺明宣对于黄水湾村的发展前景是很看好的,而且王建国很会做人,在贺明宣走的时候,还送了一点土特产,三条金丝鲤鱼,装在一个小水桶里。  “贺部长,你不要推辞,这东西是我自己在河里钓的,这不算贿赂您吧,而且这金丝鲤鱼是这黄水湾独有的,除了这里,别的地方也没有”。王建国说的很真情,贺明宣本来不想要,但是经王建国这么一说,昏不好不收了。  “那好,老王,你我年纪差不多,很聊得来,我以后还会来你们村,我真心希望你们村能在你带领下早日致富啊”。  “贺部长,您放心,我们都有信心,再说了,有丁镇长这样的干部在前面给我们遮风挡雨,我们还怕啥,是不是乡亲们?”王建国鼓动道。  大家都热烈的鼓起掌来。  站在贺明宣身后的于全方不禁有点好笑,这个王建国在整个考察中表现的可圈可点,一个农村没见过大世面和大官的村支部书记能做到前面那几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最后这嗓子,很明显是在为丁长生唱赞歌,表演的有点过了。  由于贺明宣要回白山市,而县里的领导要回县城,但是都有近路可以走,不必绕道独山镇所在地了,所以丁二狗就没有跟谁领导的车走,好在是金明河已经开车过来了,所以大家站在村口看着领导的车鱼贯而出,不一会,消失在一片烟尘中。  丁二狗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这口气还没来得及喘匀,就接到了林春晓的电话,这让丁二狗很是吃惊,林春晓亲自打电话,这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喂,哪位?”丁二狗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所以一边和王建国向前走着回村,一边接通了电话。  “我是林春晓,明天上午九点到我办公室见我”。  “林书记,好的,我知道了”。挂了电话丁二狗还一头雾水,而旁边的人一听是林书记打来的电话,都静静的看着丁二狗,这时已经有人在想,丁镇长是不是又要走了?  在王建国的家里,金明河忙活着剥蒜,而丁二狗和王建国在喝茶,而屋里做饭的,除了王建国的儿媳妇杨花之外,然还有一个女人,那就是吴凤英,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过来干什么?  今天丁二狗对王建国的表现很是满意,此时也没有其他人,丁二狗侄是很想和王建国聊聊村里的事,他想知道王建国当时在贺明宣面前说的想退位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想将位置让给年轻人?  “老书记,来,我敬你一杯,今天的事谢谢你”。  “丁镇长,你说笑了,你说哪件事不是你做的,我说的哪件事说错了,本来嘛,我就是实话实说,也不怕别人调查,咱黄水湾村的老百姓眼睛是雪亮的”。  “呵呵,老书记,这一说,我真的不好意思了,以茶代酒,谢谢了”。说完丁二狗一饮而尽。  “不说这话,还有件事,今天我在贺部长面前也说了,我想人啊说话要算话,我年纪不小了,也是真的不想干了,前些年,我是真想干,那时候村里人也好管,现在呢,时代不同了,人的观念也不一样了,所以现在村里能听我的也就是这些老头子之类的了,年轻人不理你这一套了,所以今天我才彻底转过弯来,希望丁镇长以后也常来家里坐坐”王建国说完这话,一下子好像放松了,但是疲态十足,看得出,这退下来的话,很多事言不由衷的。  这时,屋里的一个盘子掉在了地上,膛啷一声,甚是刺耳,金明河一下子窜进了厨房里看看有没有事,丁二狗抬头看了一眼,而王建国纹丝不动,其实他心里明白,那是儿媳妇杨花听到自己说的话了,老公公不是村干部了,丁镇长还会到家里来吗?不到家里来,难道自己还能去找他?  “老书记,说实话,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那是在开始的时候,但是越往后,我越感觉到你在村里的威望了,所以至于你说的退下来一事,我想,你可以退下来,但是要想全退下来,这不可能,现在村里刚刚有点起色,这个时候你还得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发挥余热啊”。丁二狗已经想好了,王建国可以将村主任的位置让出来,但是党支部书记的位置,他还得坐着。  王建国本来听到丁二狗前半段话时,心已经凉了,但是越往后听,浑浊的双眼又明亮了起来,他知道,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他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厨房,他在想,这里面是不是和杨花有关,但是回过神来时,不敢再去看丁二狗,那样就太明显了0  “老书记,我知道你顾忌啥,别的事和你这件事无关,我们一码是一码”。丁二狗经是很光棍,讲话说的很明白。  当晚,丁二狗酒喝得不少,但是因为第二天还得去县里见林春晓拜码头,所以早早就睡下了,金明河则又去了相好那里,王建国也早早睡下了,不一会,一道黑影就去了丁二狗的房间。  丁二狗是一个身体健康到强壮地步的年青人,而且他的欲望特别是生理上的欲望特别强烈。而杨花虽然不是一个荡妇,但是经历了丁二狗这样具有天赋的男人的耕耘,自然是食髓知味,每次见到丁二狗,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变成一个敏感体。  而丁二狗每每看到杨花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欲仙欲死以致讨饶的娇态,他的欲望和自尊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听到响声,丁二狗拉亮了灯,看见杨花纤细如柳的蛮腰一扭一摆,饱满的玉峰就像一对熟透的仙桃,将衣衫撑的鼓鼓涨涨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衣而出,丰盈的翘呻招风迎蝶,更展示出她那超尘脱俗的乳波呻浪。  一阵压抑的鬼哭狼嚎之后,杨花像水一样徜徉在丁二狗的怀里。  “她就在我那屋里,要不要叫她过来?”杨花抚摸着丁二狗结实的胸膛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