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丁二狗的猎艳人生>目录>

第457章 够直白

第457章 够直白

小说:丁二狗的猎艳人生作者:钓人的鱼字数:1978更新时间:2015-12-08 09:24:20
    “周教官,你这是在拉练呢”丁二狗转身从后备箱里搬出一箱矿泉水,拿出一瓶递给周红旗,其他的给她那些手下分了。  “告诉你了,不要再叫我周教官,我教你几天啊,周教官,周教官的叫起来没完了,俗不俗?”周红旗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很烦丁二狗叫她周教官,或许她心里隐隐将他当成了那个人了。  “那我叫你什么,再说了,就是教一天也是教官啊,古人说…”  “你是不是想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啊?”  “没有,我就是想说,那个……。”  “以后,叫我周红旗,听到了没有?对了,前段时间你又找我嫂子了?”  “嗯,有件事让她帮了个忙,我还没有来得及谢她呢”。  “她现在可是名人了,干了这么多年,因为一件事成了知名记者和主编,我侄是真奇怪了,正好呢,带着这帮生瓜蛋子出来拉练,于是就到这里来看看了,我嫂子回去后和我吹的,天花乱坠,这里真有这么好?”  “周……,红旗,你们不急着走吧,要不去梨园村看看,我在那里干过,还认识几个人,还有啊,你们都是省城省委大院的,说不定你还认识一个人呢,今晚我们就在她这里吃饭怎么样?”丁二狗也是难得遇见周红旗,再说了,人家上次还送了自己一身衣服呢,到了自己的地盘上,做一次东也是应该的。  “好啊,我安排一下他们”。周红旗去安排她的人了。  不一会就看见这些人列成一队向前走去,周红旗上了车之后说道:“我们先走吧们不用管他们,前面梨园村会和”。  “呵呵,好,你就这样带兵的?不是讲官兵一致嘛,你这可不太一致啊”。  “要不你下去,让他们上来?”周红旗的言语依然是那么充满枪药味。  “算了吧,我可跑不过他们”。  “就是嘛,听说你现在是镇长了?在哪儿啊?”周红旗其实通过肖寒的渠道将丁二狗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现在只是装傻,要不然肖寒也不会一直将两人往一块撮合,虽然这里面有肖寒自己的私心,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肖寒已经看出周红旗对丁二狗就是有好感。  “在独山镇,要不回头我带你去玩玩,我正好有件事正犯愁呢”。  “哦?什么事啊?”  “我搞了个花卉基地,正说着呢,过几天去几个大城市跑一跑市场,不然到时候卖不出去,老百姓还不得把我撕了吃”。  “哈哈哈哈,有这么严重,你又不是风干鸡,还吃了你,他们卖不出去和你有什么关系?”周红旗不解,丁二狗就将这里面的事说了一遍,笑的周红旗扶住车窗不停的咳嗽。  丁二狗赶紧将车停在路面,伸手拍着周红旗的后背,动作轻柔而有用,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近这个坚强的和男人一样的女孩,虽然外表看上去柔弱不堪,可是谁知道她的心是那么的坚强,虽然柯子华说她很像王子文,但是丁二狗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周红旗就是周红旗,谁都不可能代替她。  周红旗喝了口水,既然停了车,干脆下车走走,这一片地方已经施工完毕,路边还没有绿化,光秃秃的,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是生生在半山腰缠上了一条绷带,与周围的景色很不协调。  “这里以前一定很美,但是好可惜,都被这条路破坏了,扫兴”。周红旗喝了口水说道。  “是啊,看上去的确不是那么好看了,不过我相信当绿化完之后,一定会很好看的,你知道吗,这里没有修这条路之前,几乎每年都会有人摔死在山涧里,那年我第一次来梨园村时,为了将滞销的梨卖出去,也死了人,从那时起,我就想,如果有一条路通出去该多好,现在这条路终于快要修好了”。  周红旗看着丁二狗认真给自己讲解的样子,不禁说道:“你有没有想到,你这是为别人做嫁衣,你远在独山镇,这条路就是修好了和你又有什么关系,立功的受奖的,得到提拔的也是别人,你有必要这么高兴吗?”周红旗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或许吧,这话只能是在我们之间按说说罢了,往高尚点说,那就是只要老百姓好了,其他的不必强求那么多,往自私点说就是我时运不济,这就是命,算了,不说这个了”。  “为什么不说,你难道不想争一争”。  “争一争?呵呵,这个地方,不不争也罢,为了这条路,一个县长被挤走了,县委书记进去了,而这个镇的党委书记今天刚刚从纪委的审查下出来,这个地方,现在既是一个糖锅,也是一个热锅,热锅一热,糖就化了,不知道到最后还会黏住多少人呢”。  “只要你不伸手,就不会黏住你,不是吗?伸手的人被黏住那也是活该,烫死才好呢”。周红旗恨恨的说道。  丁二狗笑笑没说话,有些事深究不得,越是探究谜底,往往会越失望。  “丁长生,你结婚了吗?”周红旗沉默了一会说道。  “这个,没有啊,我这么年轻,结婚干什么,再说了现在也不是时候啊,不年不节的”。  “谁说一定要过节才结婚的,什么逻辑嘛”。周红旗白了他一眼说道。  “那,你有女朋友吗?”  “你说的是女朋友还是女性朋友?”丁二狗问道0  “这有区别吗?”  “那当然,女朋友是那个意思,女性朋友是另外一个意思”。丁二狗一直在周红旗面前很拘谨,所以没敢解释的很直白,但是周红旗一贯是个直白的女人,在她面前不要试图猜谜语。  “哦,我明白了,对不起是我问的不明白,这么说吧,你有上床的女朋友吗?”周红旗歪着头看着开车的丁二狗问道,这下够直白,差点让丁二狗将车开到沟里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