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丁二狗的猎艳人生>目录>

第704章 他是我男朋友

第704章 他是我男朋友

小说:丁二狗的猎艳人生作者:钓人的鱼字数:1999更新时间:2015-12-08 09:27:57
    此刻,赵刚攀附在二楼的窗外,听着屋里赵庆虎的声音以及何晴的求饶声,他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还是那句话,如果没有今天与何晴的对话,及相互之间无言的默许,那么赵刚很可能会幸灾乐祸,但是现在,他的心里涌起了滔天的醋意,虽然俩个人最后的目的不一样,但是这种无形中建立起来的同盟关系使他内心里发生了变化,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种变化。  可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冲进房间去,那么自己别想再卫皇集团待一天了,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小心翼翼的离开了窗台,任凭里面何晴传来压抑的*吟和赵庆虎疯狗般的咆哮。  她就是这样一个贱女人,我不能因为她而半途而废,不能,我要的是卫皇集团,而不单单是一个女人,只要将来卫皇集团落到我手里,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就算是何晴这个破鞋也一样会落在我手里,所以,我要忍。  赵刚回到员工宿舍的大楼,其他几个人看到赵刚回来,一脸兴奋的问赵刚:“刚哥,怎么样,大老板怎么说?”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这位小姐有话说”。赵刚看着躲在沙发一角瑟瑟发抖的徐娇娇说道。  其他人看了看一脸严肃的赵刚,都没有敢说话,他们还以为赵刚要开始了呢,于是都退了出去,并且关上了门。  “徐小姐,我问你,你要给我说实话,如果有半点假话,你就再也出不了这个庄园了,你死了也会被埋在某一棵树当肥料,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再也不会见到他们了”。  徐娇娇这一次真是害怕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落在这样一群人手里,她这才明白为什么何晴拒绝逃出去,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因为何晴也是被这些人控制了,她不敢。  徐娇娇点点头,一句话不敢说。  “那好吧,你和何晴到底什么关系?”  “她,她是我的同事,是何行长的女儿,平时我们都是在一块玩的很好的朋友,怎么了,你们把她怎么了?”  “唉,小姑娘,我真是可怜你,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替她担心,就在刚才,她已经说了,把你送给了,说让我好好疼你,你说,我是不是很幸运啊,然得到了一个这样的美人”。说着赵刚的一只手伸向了徐娇娇,可是并没有伸到徐娇娇的皮肤上,因为赵刚本来的目的也只是吓吓她,并没有想把她怎么样,可是,饶是如此,还是把未经世事的徐娇娇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不要,不要,你不要过来”。  “呵呵,如果第二个问题回答的好,我会饶了你,如果回答的不好,今晚我就先睡了你,明天你再去陪外面那几个男人,怎么样,所以,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会把你赏给外面的兄弟”。  “我说,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  “你和丁长生是什么关系?他真的是你男朋友?”赵刚拉长了声线问道。  徐娇娇先是一愣,继而就有点拿不准了,刚才正是自己说自己是丁长生的女朋友,赵刚的手下才暂时放了自己,可是这会又再次问道这个问题,是不是丁长生得罪了他们,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就真的掉进坑里了,但是如果现在否认是他女朋友,那么会不会就意味着自己再也没有什么可依仗了。  “你说说你们俩,男女朋友关系,他走的时候也不带着你,这家伙确实不像话,说罢,你们到底什么关系?”赵刚的话有点让徐娇娇摸不着头脑的,可是这只是瞬间的事情,瞬间她就明白了,赵刚认可自己是丁长生的女朋友。  赵刚又不是傻子,刚才看到徐娇娇犹豫的功夫,就认定了这个徐娇娇绝不是丁长生的女朋友,但是他要的不是这个结果,他要的是让丁长生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和丁长生真正挂上钩。  虽然石爱国不是一个强势的市长,连带着丁长生这个秘书也不是很吃得开,可是没办法,蒋海洋和他们是死对头,不光是相互看不起,还有一点就是湖州的房地产建设已经进入了一个白热化的竞争时代,蒋海洋的很多业务和卫皇集团是重复的,所以即便是蒋文山看着赵庆虎的面子,可是哪有老子不帮着儿子的。  那么现在机会来了,如果能够勾上石爱国这个市长,即便是石爱国表现的不是那么令人满意,可是那也是在市里的一个声音,只要有人能够替你发出声音,那么就比大多数的沉默好得多,而赵刚看的,正是这一点。  “是,他是我男朋友,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现在就可以打”。徐娇娇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自己的手机,可是没有赵刚的许可,她连伸手拿自己的手机的勇气都没有。  赵刚替她拿过电话,她找到丁二狗的电话,拨了出去,可是第一次并没有拨通,徐娇娇的手有点颤抖,又拨了一次,还是无人接听,这一次赵刚将她的手机拿过来,用自己的手机输入号码。  很不巧,丁二狗此刻正陪着石爱国和杨华安等领导在大堤上视察防洪情况,他的手机虽然一直在震动,可是他还真是没有觉察到,直到赵刚又打了第三次。  “喂,哪位?”丁二狗看了看前面走的领导,轻声问道。  “丁秘书,你好,我是赵刚,上午我们在卫皇庄园刚刚见过,丁秘书还记得我吗?”赵刚不由自主的站起来,用一种很尊敬的口吻引导着,希望丁二狗能够想起啦。  “哦,我想起来了,赵总是吧,怎么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要紧事吗?”  “嗯,本来这么晚不该打扰你的,但是确实有件事涉及到你,所以这么晚还打扰你”。  “涉及到我,什么事?我现在正在大堤上抗洪抢险呢,您能不能长话短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