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目录>

第084章 得到何超琼(1)

第084章 得到何超琼(1)

小说: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作者:棒棒毛子字数:8775更新时间:2015-12-14 09:14:11
    邵华阳的出租屋内。  何超琼和邵华阳走进了屋子,打开了灯。  邵华阳这一个多月都在关注世界杯球赛,所以房间压根儿就没怎么收拾,此时邵华阳看着凌乱不堪的房间,不禁一阵尴尬。  何超琼看着这凌乱的房间,不禁抿嘴一笑,说道:“这里可真是够乱的啊!”  邵华阳嘿嘿一笑,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一个月我都在关注世界杯,哪儿有闲工夫收拾房子啊?而且这房子我很快也就不住了,没事儿的!超琼,我爱你!”  说着,邵华阳就要轻轻搂住何超琼。  “你先别忙……”  何超琼羞红着脸轻轻推开邵华阳,“你先去洗澡,然后我再去洗,等……等洗完了,你……你想怎么样都行……”  邵华阳一听,不禁大喜过望,当下嘿嘿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啊!洗完了我想怎么样都行!”  ※※※哗啦啦的水声由浴室传出,在里面泡着香熏浴的是个冰清玉洁的大美人——何超琼。  邵华阳已经率先洗完澡,而现在何超琼就慢慢尽情享受香熏浴。  这时,门外传来了邵华阳的声音,“超琼,你在里面已经很久了,再不出来我就要进去了咯!嘻嘻!”  何超琼唰的一下脸红,急急忙忙的说,“别……别进来啦,我快好了。”  何超琼走出浴缸,下一秒,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只穿内裤和浴袍好了!  何超琼带着满身香气走出浴室,“阿阳,我好了!”  就在这时,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搂她入怀。 “超琼,你好香啊!”  邵华阳醉人的声音在何超琼的耳边响起。  “你这个大坏蛋,太坏了!”  何超琼也享受着那她专属的爱,对邵华阳撒娇。  邵华阳拥着何超琼的手感让他不得不怀疑,“超琼,你……”  何超琼顿然脸红了,也证明了邵华阳的怀疑,浴袍下的她真的几乎一丝不挂。  空气就在这一刻凝结,彼此的眼中除了对方再不能容纳多余物了。  邵华阳在何超琼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何超琼的脸变得更红,也更娇媚,身体也热起来。 “这不是男朋友的权利,做女朋友甚至妻子的义务吗……”  何超琼诱人的声音响起。  邵华阳此时再也不说什么了,他自己已经全裸了,当下将何超琼一把推倒在床上,扯去了她身上单薄的浴巾。  灯光之下,只见一具完美无瑕的雪白肉体展现在了邵华阳的面前,那是一句几乎可以让天地间所有女人都黯然失色的完美躯体,浑身上下的肌肤白嫩细滑,当真如同洗过了牛奶浴一般,庞大如圆球一般的乳房硕大坚挺,那形状、大小和白滑都有这无与伦比的完美,看起来足足有D罩杯的样子,上面两点粉红色的小葡萄如同最诱人的甜点一般等着邵华阳前去品尝。  还有性感修长的玉腿,是那般的完美无缺,看起来足足有42寸长,而且不光是修长,还丰满、有弹性、有肉感,莫说是二十岁的处女,就算是成熟美妇都未必有着如此性感完美的雪腿,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包裹着的就是绝对让人喷血的幽兰圣地,虽然如今那里穿着内裤,但是不难看出那里黑漆漆的密草又长又浓,此时已经似乎洞门大开,等着邵华阳前去开垦了……  邵华阳看的是欲火中烧,何超琼则是羞得闭上了眼睛。邵华阳自然不会在忍耐,当下伸手就朝何超琼的身体摸去。  触手的少女玉肌是那样细滑柔软、温润娇嫩,邵华阳轻轻摩挲着何超琼娇软纤滑的如织细腰,渐渐往下移去……抚过一层柔软的内裤下那平滑、娇软的少女小腹,经过那娇软盈盈、诱人贲起的处女阴阜,邵华阳四根粗大的手指紧紧地按住了何超琼娇软火热、神密诱人的处女“玉沟”当他邵华阳火热粗大的手指直接按在何超琼那紧张而敏感的滑嫩雪肤上时,何超琼一颗冰清玉洁的处女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样。邵华阳在何超琼纤腰上的“爱抚”已经令冰清玉洁的清纯处女狂热迷醉,当他的大手一路下抚,插进何超琼的下身时,“唔……”  一声娇柔、火热的香喘,何超琼忍不住娇啼一声,柔软的玉体紧张得直打颤。当她意识到刚才自己樱唇小口的那一声娇啼是那样的春意荡漾时,何超琼又不由得娇靥羞红,俏脸生晕,芳心娇羞万般。  就在这时,邵华阳那只插进何超琼下体的邪手开始轻轻的,但又很老练的活动起来。  “唔……唔……嗯……唔……唔……”  何超琼连连娇喘轻哼,那强烈的刺激令少女又愉悦、又紧张,一双雪白如玉的小手紧张地抓住那只在她圣洁的下身中“羞花戏蕊”的淫手,一动也不敢动,美貌绝色的何超琼一颗清纯稚嫩的处女芳心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身在何处。  邵华阳这个风流好色、采花折蕊的老手耐心而温柔地、不紧不慢地挑逗着怀中这个含羞楚楚、千娇百媚、清纯可人的绝代佳人,他不但用那只插进何超琼下身的手抚摸、揉搓,更把头一低,张嘴含住何超琼饱满的怒耸玉乳,找到那一粒娇傲挺立的“花蕾”伸出舌头轻轻地舔、擦……  何超琼酥胸上那一团坚挺柔软的“圣女峰”被他舔得濡湿不堪,给他这样一轮轻薄挑逗,直把何超琼“弄”得犹如身在云端,娇躯轻飘飘的,秀美挺直的娇俏瑶鼻连连轻哼细喘:“唔……唔……唔……你、唔……唔……嗯……唔……唔……唔……嗯……唔……啊……”  那强烈的酸痒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处玉肌雪肤,直透进芳心,流过下身,透进下体深处。  在这强烈的肉体刺激下,那下身深处的子宫“花芯”一阵痉挛,修长玉美的双腿一阵紧张的僵直,一股温热粘稠的滑腻液体不由自主地从何超琼那深遽的“花宫”内阵阵漫涌出来,直流出处女的阴道,湿濡了少女那温软娇滑的神密下身。  何超琼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流出了下体,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反正那一定是很羞人的、很脏的,美艳绝色、清纯可人的小佳人娇羞得一张如花丽靥更艳红了,芳心含羞脉脉,不知如何是好。  邵华阳只觉怀中这个千娇百媚、玉洁冰清的绝色小美人儿的娇喘越来越急促,不知什么时候插在何超琼下身的手所触的少女内裤已火热湿濡了一大团,舌尖所触的处女那粒最娇嫩敏感的“蕾尖”也好像大了一点、硬了一点,而他自己看到怀中这丽色娇晕、楚楚含羞的绝色清纯的少女那娇羞晕红的桃腮,那美丽多情的如星丽眸含羞轻合,一具处女柔若无骨、娇软雪滑的美丽玉体如小鸟依人般搂在怀里,鼻中吻到美丽清纯的可人少女那如兰似麝的口香以及处女特有的体香,也不由得欲焰高炽。  他毫不犹豫地抱着这绝色娇美、清纯秀丽的何超琼儿将她压倒在地上,何超琼美眸羞合、丽色娇晕,花靥羞红,芳心娇羞万般,只有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他怀中,由他像抱一只雪白温驯的小羊羔一样千柔百顺地被他抱着。邵华阳被这娇花蓓蕾般的绝色美女的高贵气质压得大气不敢乱出。但他色心已起,自然不肯放过,他的手又轻抚在那雪白娇滑、纤细如柳的玉腰上……  触手的雪肌玉肤,晶莹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娇嫩,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  他的手就这样轻轻抚摸着何超琼娇美如花瓣一样的雪肌玉肤,淫想连连。美艳不可方物的何超琼又急又羞,芳心娇羞万般,她还是一个纯情处女呢!  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从末有过异性触及,这流氓的手一触到她娇嫩的冰肌玉骨,立即全身不由自主地一阵颤粟,娇美如花的绝色丽靥胀得通红,芳心娇羞无限……  何超琼不禁呻吟道:“阿阳……不要……啊……你弄得……弄的人家好难受……不要这样……”  可是那邵华阳哪管这些,何超琼双颊滚烫,鼻翼搧,柔软娇嫩的朱唇略略张开,露出那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显得娇媚无比。  邵华阳被那艳若桃红的樱桃小嘴撩拨得色从心生,于是一口吻了上去,粗糙的舌头野蛮的伸进了何超琼的小口。何超琼只觉得眼前一暗,一张大嘴已经贴到了自己唇边,接着一条肥厚的流着唾液的舌头示威似的在她的粉脸上舔了一口,然后钻进了她的口内。  邵华阳的舌头放肆的在何超琼口中活动着,时而和她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两人的口紧贴在一起,何超琼感到说不出的快乐和开心。邵华阳的双手也没有空着,他顺着何超琼那粉嫩的颈侧滑到她光洁的双肩上不住的揉捏着,何超琼浑圆的肩头不由打起了寒战。邵华阳的淫手还在往下挪动着,邵华阳清楚的感觉到了手指下柔软温暖而弹性十足的高耸双峰。他的手不住的游动,渐渐地游向何超琼那高耸娇挺的玉乳乳峰……  何超琼只感到他的手就像一条冰凉的毒蛇在自己玉嫩的肌肤上游动,所过之处都留下了一阵阵冰凉、麻痒,全身娇躯都涌起一阵轻颤,芳心更是娇羞万分。她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处女,此时怕极了,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当他的手渐渐移向少女神圣而高贵的坚挺玉乳时,她更是羞愤交加。  “好一双诱人的尤物!”  邵华阳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一双禄山之爪紧紧的握在何超琼的胸前,用力地松紧运动起来。他感到浑身舒服,何超琼的胸前一阵的酸软发涨,不由得大声地呻吟起来。  一阵不间断的长吻后,邵华阳的嘴离开了温柔的朱唇,在光洁的脸上和脖子上乱拱起来,双眼不失时机的欣赏着秀美的女体。  “啊……啊……嗯……啊……”  在美貌少女娇羞的呻吟声中,邵华阳的手握住了那娇挺而丰满的玉乳……  何超琼那翘挺高耸的处女椒乳在他的一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  这样亲密的接触令美貌绝色的清纯处女何超琼丽靥羞得通红……  他的手就这样揉捏着何超琼那一双娇挺而青涩的嫩乳玉峰,接着邵华阳抬起头,再一次仔细地端详着眼前秀美得不知如何形容的雪峰:这一双少女的鲜嫩雪峰大小适中,可是不管是色泽、形状和弹性都是珍品中的珍品。圆锥形光滑的乳身不但肤色晶莹洁白,肤质光滑细密,而且外形还十分的挺拔匀称;乳尖上的鲜红两点细小浑圆,光彩夺目,一看就让人联想起树林中初熟的樱桃;一双美乳弹性十足,轻轻的触碰都可以带来曼妙无比的颤;虽然何超琼无疑还保持着自己娇嫩可口的处子之身,可是这一双美丽得可以让所有男人都疯狂的玉乳却散发着无限的妩媚、成熟的韵味,彷彿是一双美味多汁的果实等待着有心人的采摘。  纯情处女圣洁白嫩的椒乳是那样的娇挺而柔滑,邵华阳的手轻轻握住绝色少女那娇嫩饱满的玉峰,只留下乳峰顶端那两粒艳红而柔嫩的“花蕾”……  他轻轻抚摸起来……并用嘴含住了少女玉乳尖上那“花蕾”般稚嫩可爱的蓓蕾……  “……唔、别……啊……别、这样……”  沉浸在性欲淫火中的何超琼,娇柔温婉地躺在地上,羞得美眸紧闭,此时根本不敢开眼看邵华阳。  邵华阳看着这个丽色娇羞、清纯绝色、冰清玉洁的小美人儿那洁白得令人头晕目眩的晶莹雪肤,是那样的娇嫩、细腻、玉滑,那双优美纤柔的雪白玉臂下两团饱满雪白、丰润玉美的半截处女椒乳比全部裸露还人诱人犯罪。这一切都令他“怦”然心动,他伸出一双手,分别拉住何超琼的雪藕玉臂,轻柔而坚决地一拉……  由于已被挑逗起狂热飢渴的如炽欲焰,正像所有情窦初开的怀春处女一样,何超琼也同样又娇羞又好奇地幻想过那魂消色授的男欢女爱,所以被他用力一拉玉臂,何超琼就半推半就地羞涩万分地一点点分开了优美纤柔的雪白玉臂,一双饱满柔软、美丽雪白、含羞带怯、娇挺圣洁的处女椒乳娇羞地像“蓓蕾”初绽一样巍巍怒耸而出。只见何超琼处女椒乳的顶部两粒流光溢彩、娇嫩无比、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美丽蓓蕾像一对娇傲高贵的美丽“公主”一样含苞欲放。  一想到自己那娇美雪白的饱满玉乳正赤裸裸地袒裎在心爱的人眼中,何超琼就不由得娇靥晕红、俏脸含春,芳心娇羞万般,美眸羞合,一动不敢动,就象是一朵刚刚发育成熟的花苞幼蕾正娇羞地等待狂蜂浪蝶来采蕊摧花、行云播雨,以便迎春绽放、开苞吐蕊。  邵华阳望着那晶莹雪白的滑嫩玉肤上两朵娇羞初绽的“花苞幼蕾”心跳加快,他低下头,张嘴含住何超琼一颗饱满柔软、娇嫩坚挺的玉乳,伸出舌头在那粒从末有异性碰触过的稚嫩而娇傲的少女乳尖上轻轻地舔、擦一个冰清玉洁的神圣处女最敏感的“花蕾”、蓓蕾;一只手也握住了何超琼另一只饱满坚挺、充满弹性的娇软椒乳,并用大拇指轻拨着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红娇嫩、楚楚含羞的少女蓓蕾。  “超琼,你真的是太美了,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我要好好爱你!”  邵华阳说着,低头含住何超琼一只柔软饱满、娇挺滑嫩的椒乳,一只手握住另一只娇软绵绵的少女玉乳,开始舔吸着何超琼玉乳尖上那一粒稚嫩敏感的“肉蕾”乳头。  何超琼被他在自己从末被男人触及的“圣女峰”上这一阵挑逗、轻薄,不由得娇喘连连:“……唔唔……唔……唔……嗯……嗯……唔……唔……”  接着,邵华阳再次抬起头,打量何超琼绝美的玉体。只见何超琼全身雪白无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肤滑腻如丝,玲珑浮凸、优美起伏的流畅线条使得全身胴体柔若无骨、娇软如绵,那女神般圣洁完美的玉体犹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莲花,是那样的美艳、娇嫩。  何超琼雪白的玉体一丝不挂,浑圆细削、玉滑娇嫩的粉腿顶部一团柔柔的阴毛,淡黑卷……邵华阳看得口干舌燥,欲火如炽。他又俯身压住何超琼玉嫩娇滑、柔若无骨的赤裸玉体,大嘴在何超琼的樱桃小口、羞红桃腮、娇挺椒乳上狂吻淫吮,一双手在何超琼几乎一丝不挂的娇美玉体上淫戏羞花。  何超琼直给他玩弄得本体酸软,全身胴体娇酥麻痒,一颗娇柔清纯的处女芳心娇羞无限,一张美艳无伦的绝色丽靥羞得通红。  当那一波又一波从玉乳的蓓蕾尖上传来的如电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从上身传向下体,直透进下身深处,刺激得那敏感而稚嫩的羞涩“花宫”深处的“花蕊”处女阴核一阵阵痉挛,美艳娇羞、清纯秀丽的小佳人何超琼不由自主地娇吟声声:“唔……唔……啊……唔……唔……唔……啊……唔……嗯……嗯……唔……唔……唔……嗯……哎……”  随着一声声娇柔婉转、哀婉凄艳,时而短促,时而清晰的娇呻柔啼,一股温热淫滑的羞人的淫液秽物又从处女圣洁深遽的子宫深处流出何超琼的下身,纯洁美丽的处女的下身内裤又湿濡一片。  邵华阳含住何超琼的玉乳蓓蕾挑逗不久,就感觉到了身下这娇美如花、秀丽清纯的绝色处女那柔若无骨的玉体传来的痉挛般的轻颤,他被这强烈的刺激弄得欲焰高炽,再加上这千柔百顺的绝代佳人那张因欲火和娇羞而胀得晕红无伦的丽靥和如兰似麝的娇喘气息,他再也不能等了,伸出另一只手摸向何超琼的下身……  他拈起了何超琼纯白三角裤的两侧裤腰,缓慢然而坚决的向下褪去,于是雪白光滑的臀部、隆起圆滑的阴阜还有细黑柔软的阴毛都一一暴露出来。何超琼那白嫩新鲜的处子身体终于彻底的赤裸了。  她如同是一只雪白的小小羔羊,莹白的胴体上一丝不挂、纤毫毕露,邵华阳几乎以为自己是在绮梦之中了。但是这柔美洁白、玉洁冰清的完美女体的的确确是那么真实、那么清晰、那么接近的袒露在他面前,等待着他慢慢的去占有、去享受、去蹂躏,沉醉在肉欲淫海中的何超琼忽然觉得下体一凉,浑身玉体出了内裤外竟已一丝不挂了,何超琼羞得一张俏美的粉脸更红了,芳心娇羞万般,不知所措。  一具晶莹雪白、粉雕玉琢、完美无瑕的处女玉体,赤裸裸的、一丝不挂的犹如一只待人“宰割”的小羊羔一般横阵在床上,那洁白的小腹下端,一团淡黑而纤柔卷曲的少女阴毛是那样娇柔可爱地掩盖着处女那条圣洁神密、嫣红粉嫩的“玉沟”何超琼赤裸裸的胴体上发散着一层柔和滋润的迷人光泽,显得格外的眩目。邵华阳将何超琼的纤纤玉手高高的举过头顶,把她摆成一个不设防的姿势,她柔和秀美的曲线于是变得更加的曼妙无比、妩媚诱人。邵华阳握住她圆滑的香肩,整张脸都埋入了何超琼的雪峰之间,他粗壮多毛的大腿螃蟹一般的钳住何超琼温暖嫩滑的下身,通红涨大的肉棒紧紧地顶在她的性爱森林上。  邵华阳如饥似渴地抚摸揉搓着身下娇柔清秀的何超琼的处子胴体,他的双手轻捧着何超琼一只莹白温软的玉笋,一口含着乳尖上细圆的宝珠用力的吮吸起来,芬芳甜美的滋味几乎让邵华阳舍不得离开。他的全身肌肉彷彿都抽搐起来,四肢如藤蔓一样缠绕在何超琼晶莹夺目的胴体上,他飢渴交加的大口不停地品尝着细腻娇嫩的美白肌肤。  何超琼白嫩的肩膀、腋下、双乳、小腹、阴阜、大腿、小腿、足踝上,都留下了邵华阳的涎液。他把手伸进何超琼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手指轻捏着何超琼那纤柔卷曲的处女阴毛一阵揉搓,何超琼被他玩弄得粉靥羞红,樱桃小嘴娇喘吁吁:“唔……嗯……唔……唔……唔……嗯……嗯……唔……唔……”  一股亮晶晶、粘稠滑腻的处女爱液也流出何超琼的下身,湿了邵华阳一手。  邵华阳一只手握住少女何超琼的一只雪白饱满、娇挺柔滑的玉乳乳峰,又用舌头在少女何超琼另一只玉乳峰顶端那娇羞可人的嫣红蓓蕾上轻轻一擦……  少女芳心一紧,一种从末有过的奇异感觉传自那樱红稚嫩的可爱蓓蕾……  秀美娇俏的瑶鼻差点娇哼出声,美艳清纯的绝色少女芳心娇羞万般,粉脸羞得通红……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邵华阳的舌头连连轻擦着少女何超琼那稚嫩嫣红、娇羞怯怯的可爱蓓蕾,并且他的一只手开始在何超琼那一丝不挂的娇嫩柔滑的玉体上抚摸,同时他下身那又硬又大的阳具紧紧抵住何超琼赤裸细滑的雪白下身……  何超琼芳心又羞又怕,她感到随着他的手在自己从末有异性触及的雪肌玉肤上游走,浑身玉体一阵了麻痒轻颤,同时又感到一根又大又硬的滚烫“肉棍”正紧紧顶在自己那尚末开发的处女地上,磨擦着自己柔柔的阴毛,挤压着滑嫩娇软的处女阴阜……  何超琼只感到娇羞万分,芳心乱跳,可是她还是忍住了,没有呻吟出声,尽管他还轻擦柔舔着少女那玉润嫣红、娇小玲珑的可爱蓓蕾……  邵华阳的手在少女娇美雪白的玉体上轻抚着那洁白有如冰雪、柔滑似丝绸、娇嫩如花瓣的雪肌玉肤,流连忘返,渐渐移向少女的下身……  经过纤细娇软的如织柳腰,游进' 芳草茵茵' 的三角洲,经过凸柔软的处女阴阜,穿过柔滑如丝的少女阴毛……抵达柔柔紧闭的热濡濡的少女“花溪”……  邵华阳的手指轻轻插进少女柔滑娇嫩的温热玉沟……  轻轻的抚擦着少女玉沟壁上那娇嫩无比的柔滑的处女阴唇……  邵华阳在冰清玉洁、美丽清纯的赌王之女何超琼的玉体上这样淫秽挑逗,令何超琼这个含苞欲放的鲜花一样的绝色少女芳心娇酥麻痒,玉靥羞红……  邵华阳渐渐感到嘴中含着的处女蓓蕾越来越挺,颜色也开始变得像熟透了的樱桃一般;越来越硬……手指所触的处女玉沟越来越湿滑,如同鲜嫩蚌贝的大阴唇也潮红温热起来,紧闭的玉门不知不觉之间地张开了一道细缝,一股清澈的爱液终于在邵华阳的努力下出现了……  “唔……”  又是一声火热而娇羞的嘤咛发自少女何超琼美丽可爱的小瑶鼻。  他的手在少女的滑嫩“玉沟”中挑逗着,而且嘴也含住何超琼樱红稚嫩的可爱蓓蕾吮吸……  清纯美貌的少女何超琼本是一个美丽绝色、千娇百媚的纯情处女,可是那从末被异性碰触过的稚嫩蓓蕾、阴阜玉沟被他这样淫弄、挑逗,禁不住一波又一波的肉欲狂潮涌上芳心,娇俏可爱的小瑶鼻不自觉地呻吟婉转……  “唔、嗯……”  少女雪白的玉体蠕动起来,美丽眩目的翘楚雪臀随着他在少女内裤中的手的抽动而妙地起伏、挺动……  娇羞万分的少女芳心被那销魂蚀骨的肉欲快感逐渐淹没……  “……唔……啊……唔、嗯……啊……你……啊……唔……”  邵华阳只觉得这个美貌绝色的处女的玉沟已渐渐湿润、濡滑……  嘴中那稚嫩娇软的处女蓓蕾也渐渐变硬……  何超琼娇美清纯的小脸胀得通红火热,秀眸含羞紧闭,瑶鼻嘤嘤娇哼……  他立即脱下何超琼玉腿上那小得可怜的三角裤……  只见床上的美貌少女一丝不挂,美妙光滑的处女胴体洁白如雪,嫩滑似绸……  邵华阳压向何超琼娇小柔美的下身,拉开少女的雪白玉腿,只见处女阴阜上芳草如茵,粉红可爱的柔嫩玉沟边,一点点乳白晶莹的少女蜜液渗出了处女伊甸园……他知道这个千娇百媚、秀丽清纯的绝色处女春心已动。他立即把头埋在少女柔美娇翘的雪白乳峰上,舌头轻轻卷住少女硬挺勃起的娇嫩蓓蕾,舌尖紧紧抵住少女稚嫩甜美的“花蕾”乳尖,然后柔柔地一擦那娇嫩敏感无比的蓓蕾尖尖,同时伸进少女玉胯中的手指也顺着玉壁滑嫩的阴唇滑向处女圣洁紧闭的阴道口,再又含住少女娇羞怯怯的蓓蕾“花蒂”柔柔地一吮。  少女芳心猛跳,玉体轻颤,她只感到那本已被他舔吻得娇酥万分的蓓蕾被他这样一来,更令少女胴体全身酸痒难忍,同时,玉胯中的“魔手”已更加接近处女那圣洁柔嫩的“花径”入口,那是一片更为敏感、湿润的“处女地”……  此时的邵华阳反复不停地轻擦柔吮着少何超琼那越来越翘挺的椒乳乳尖,手指沿着清纯秀美、温婉柔顺的纯情少女那湿润嫩滑的处女的阴道口的阴唇一圈又一圈地转着、擦着……  渐渐地,何超琼那秀美的丽靥越来越火红,呼吸越来越急促,玉乳酥胸起伏越来越剧烈,一波胜过一波的肉欲情涛冲击着少女娇羞柔纯的芳心,逐渐淹没了少女何超琼的理智。  “唔……”  忍不住一声火热羞涩的少女呻吟冲出何超琼秀美娇俏的瑶鼻,何超琼的第一声娇啼虽然短促、模糊,但邵华阳却如闻仙乐,他加紧挑逗,只觉少女玉胯中越来越滑,到后来更是热流阵阵……  处女娇美雪白的圣洁玉体已不自觉地妙地随着他手指在她阴唇上的滑动而蠕动回应……  少女秀美清纯的绝色娇靥更是火红娇艳,晶莹玲珑、秀美娇俏的瑶鼻渐渐开始娇啼婉转、嘤嘤呻吟地回应他的每一次轻舔、擦动……  “……唔、唔……唔、嗯……嗯、嗯……唔……唔…你……你、唔……你、啊……唔……”  温婉柔顺的美貌少女何超琼含羞带怯的娇啼嘤咛,终于沉沦在那汹涌的肉欲快感中……  邵华阳用食指缓缓的剥开何超琼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红艳花唇,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蜜洞,甫一插入,何超琼想在邵华阳面前保持的端庄形象差点崩溃,邵华阳轻轻插入阴道,觉得里面的肉壁夹住手指。手指尖感到有硬硬的肉球,轻轻在那里磨擦时,更把手指夹紧。  邵华阳的手指突破何超琼肉缝,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时,何超琼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第一次被男子闯入了玉门,虽然只是一截指节,却让她感到无比羞耻,但另一股充实、饱满的感觉,更是清晰地由全身传到了大脑中,天性坚贞的她不断强迫自己不能出声。  邵华阳的手指再忘前进遇到了阻挡,邵华阳意识到已抵达了何超琼的处女膜,的确邵华阳朝思暮想的何超琼还是处女,邵华阳不禁大喜。邵华阳的左手闯入了何超琼一双雪白玉腿紧夹着的丰美桃园中。  手指抚弄着何超琼下体柔软细黑的绒毛,慢慢地分开了她修长光滑的双腿,向着阴阜之下鲜嫩的玉径袭去。邵华阳的手指在何超琼丰厚的大阴唇上游走了几圈,便撑开两扇紧闭的玉门,钻入了温暖而狭窄的阴道内。下体被手指侵入所带来的酥痒让何超琼的全身麻软不已,她的理智不要迷失在一浪高似一浪的欲望冲动中。松地挑逗唤醒了何超琼羞涩的处子之体,邵华阳继续揉捏着何超琼的阴蒂,同时另一只手扩开了丰美的玉门,然后一点点地侵入了少女未经人事的伊甸园之中。邵华阳一边惊叹着少女桃园的丰美,手指头一边在她的体内扭动起来。  眼见身前的美人儿柳眉轻蹙,贝齿紧咬,玉门开,爱液长流,娇喘连连,很快就在一次的强烈泄身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