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目录>

第117章 迷奸之后的征服

第117章 迷奸之后的征服

小说: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作者:棒棒毛子字数:7297更新时间:2015-12-14 09:14:43
    “怎么了?阿玲,生气了吗?”  邵华阳靠上前贴着翁美玲的后背用手臂环住她,将脸俯下凑到她耳边轻声问。  “把你的脏手从我身上拿开!”  翁美玲用冷言冷语回报他的温情。  “阿玲,你还要跟我呕气吗?我既然给你开苞破处,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男人,你的生活你的事业我都会负责到底的……”  邵华阳柔声安慰道。  “我并不是在跟你呕气,只是……只是你都这么有钱了,肯定有很多女人……何必再来伤害我的处女身子呢?现在我心里对你只有埋怨,只有难过伤心还有气愤而已……所以,把你抱过别的女人的手拿开。”  邵华阳说一句,她回一句,将每个字都再丢回去,身子也不安分地挣动,想要从他胸前离开。  前世的翁美玲性格刚烈,是一个一直在追求爱情的纯真女子,她爱上汤镇业,汤镇业却在外面劈腿,以至于她为情自杀,引得汤镇业被万夫所指,她也成为娱乐圈一段痛苦的往事。  邵华阳此时想到翁美玲前世的一切,对她的怜惜更深更浓。  “阿玲,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难不成你打算跟我闹一辈子?难道刚才第一次你不是很舒服欲仙欲死吗?”  邵华阳说话的同时,双唇轻轻摩挲着她雪嫩的耳垂,环住她腰的其中一只手下移到她柔软的小腹上,用掌心平贴着她的小腹然后使力将她向后按压,让她的翘臀再次紧紧抵在他硬挺勃发的肉棒上。  要是刚才的翁美玲被挑逗撩拨得正在春心萌发之际,也许立刻就瘫软在他的身前,享受他的爱抚及热情:但她高潮刚过此时此刻做不到,也许只要想到自己失身给邵华阳这样一个拥有无数美女姐姐妹妹的花花公子,她就永远无法做到主动投怀送抱。  “你放开我,我现在看到你就……就想吐,你放开我!”  翁美玲忍不住低呼,开始用力挣扎了起来。  她无情的话以及毫不顺从的挣动,除了让邵华阳欲火高涨之外,也让他终于动了怒。  邵华阳抓住她挣扎的身子用力一转,让她与他面对面,“我刚才是趁你酒醉的时候给你开苞破处,可是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可以给你赔礼道歉,是因为我宠你爱你,并不是因为我真的对不起你……”  “我是拥有很多的美女老婆,但这是豪门风格,男人本色,这到底有什么大不了的?”  本来还在推拒的翁美玲,一脸震惊地听着邵华阳说出这番话,“你说什么?”  她推着他胸膛的双手紧握成拳,冷笑着道:“一想到你有那么多女人,我心里就无法接受,即使已经失身给你,我也不想和你再有交集。”  见她似乎平静了点儿,邵华阳将翁美玲拉近,低下头想亲吻她,“等到你和她们一起服侍我的时候你就可以接受了。”  翁美玲偏开了头避开了他的唇,双手用力将两人的距离推开,“不可能!我虽然已经失身给你,算得上是你的女人,可是我一想到你和其他美女睡在一起做刚才的丑事,我心里就无法接受,如果我跟别的男人睡过后,你能够完全不在意地……唔!”  邵华阳粗暴地拉过翁美玲,用嘴堵住她说出放肆话语的小嘴。  别说她与别的男人上床,就连她与别的男人演戏有肢体上的碰触,他都无法接受也无法想像,今后更是绝不允许。  邵华阳用手捏住翁美玲的下颚,强迫她张开嘴接受他舌头的探入。  他有力的舌深入她的口腔中舔舐她细滑的湿熟,硬是追逐着她不住躲避的软舌,执意攫夺她的甜美。  被他强吻,翁美玲狂乱地用手捶打他的肩膀及手臂,口中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声,却总无法挣脱。  忿恨的情绪让她不曾多做思考,不顾疼痛的下颚,狠狠地将他探入口中的舌头咬住,意图逼退他的唇舌。  血腥味顿时充斥在两人的唇舌之间,邵华阳痛哼了声,不顾舌上的痛楚,更加强硬地顶开她的牙齿,固执地在她口中纠缠,强制地要地品尝他舌上的鲜血。  “唔……”翁美玲虽然存心伤他,却也被他的骛猛给吓着了,所以挣动得更加激烈。  翁美玲的反抗让他控制不住血液中狂流的征服欲望,无法用一贯的温柔对待她邵华阳将唇舌从她唇间撒开,双臂一使力,就将她压倒在身后的桌上。  “不要……邵华阳……你放开我……我不要……”  邵华阳的意图清楚得让她手脚并用地抵抗,却逃不开他的手。  “由不得你不要,刚才你已经开苞了,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没有理由再拒绝我。”  听到翁美玲口口声声的不要及拒绝,邵华阳将心中残存的一丝不舍挥去,执意要攫取她的娇美。“如果你不乐意,你尽管大叫,可是我告诉你,我已经给你拍了裸照了,而且如果你现在这样进来出去,我也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你胡天胡帝!”  邵华阳跨坐在翁美玲赤裸的纤腰之上,用粗壮有力的大腿压住她的身子,制住她的行动让她无法逃开。  就在他要再去进一步行动时,翁美玲逮到了机会,她用尽全身的力量将他推了开,然后随即翻身下桌,抓了地下一件外袍意欲朝房门的方向跑去。  但当她听到被她推倒在桌上的邵华阳用不疾下徐的声调说出的话后,她迟疑地停下了脚步,硬是不敢出了那道近在咫尺的门。  一时不备被翁美玲推开的邵华阳,慢条斯理地从桌上走下来,“怎么不跑了?我倒还满期待能在外面所有人面前与你天为被地为床呢?”  他一点都不紧张,因为他笃定她不会跑了。  邵华阳方才威胁,如果翁美玲跑出去,那么不论他是在什么地方抓住她,他一定会在那里要了她,就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照做不误。  邵华阳赤裸裸走了过来,全身健壮的肌肉赤裸愤起,完美的体态及线条蕴含了无限强劲的爆发力。  踩着沉着的脚步,他接近背对着他站在桌子前的翁美玲。  因为在慌乱之中逃开,翁美玲手上的衣服根本来不及套上,只被她拢在胸前,从他的视线看来,她背后一片雪白滑腻展现在眼前,让他下身高昂的肉棒兴奋得更形肿胀。  “阿玲,乖,把衣服放下。”  邵华阳从后方贴上了翁美玲的背,伸手将她手中紧捏着的衣服轻轻扯开,让它随意地飘下地面,在她脚边形成一圈红云。  他将翁美玲推向桌子,让她不得不用双掌撑在桌子面上,然后他用脚顶开她的双腿,将火热的男根滑进她的臀缝间,接着挺腰在她的腿间缓缓抽送,让坚硬的肉棒抵在她的花穴外面磨赠。  穴外的两片嫩肉在他的磨蹭间缓缓充血发胀,变得软滑柔绵,让他挺送的男根被搓揉得舒坦不已,“真棒……阿玲,你那儿好软好嫩,弄得我好舒服……”  邵华阳的大掌向前捧住翁美玲胸前两团软乳,配合着下体的摩擦,揉搓着软绵却充满弹性的乳房,“腰向前弯一点儿……阿玲,听话……”  被邵华阳的狂狷吓到,翁美玲抖着身子不敢反抗地任他挑起她的情欲,但满心的不愿意还是让她开口试图阻止他,“阿……阿阳,我真的不想要,我求你……放过我吧……”  “你不要?可你已经流出了好多淫水,上面的嘴说不要,可下面的小嘴却早准备好要我插你了……”  邵华阳忍不住用言语侮辱她,讽刺她身体自然的反应。  翁美玲泪流满面地摇着头,身子扭着试图从桌子及他的身前离开,“呜……”  她嘤嘤的哭泣就像欢爱时的呻吟让邵华阳欲念高涨,而她的扭动更是直接加强了肉欲的张力,让他本来就炽烈的欲火更加翻腾。  邵华阳把抓握着右乳的大掌移下掌住翁美玲的细腰,稍一使力就将她扭动的身躯固定住了。  他挺着腰让粗长的肉棒在她花穴前一阵揉弄,让整根肉棒通体沾染上她湿滑的汁液,然后压下她的腰,让她的臀部翘起。  火热的肉棒前端磨弄了一会儿,就寻到她腿间美妙的凹陷入口,“阿玲,既然我给你开苞破处了,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不论你要不要,就是得为我张开你的腿……”  邵华阳一说完,腰一挺,臀向前一顶,粗长的肉棒前端就挤开了穴口湿滑水润的肉瓣,顺着翁美玲的滑液撑开了她的紧窄,让热烫硬硕尽根没入翁美玲的体内。  “呃……嗯……”  刚刚与他欢爱,破身创口还在疼痛,他粗大的肉棒除了让她敏感的花穴被撑大得有些刺痛之外,强烈的快意也同时袭上了翁美玲,让她口中发出既含着痛楚却又感受到快感的呻吟。  “阿玲,你离不开我的……永远离不开我……”  享受着被穴中嫩肉包裹的畅意,邵华阳轻轻呢喃着。  “呜……不要……不……”  内心里的不甘,让翁美玲眼中不停滑下泪珠,身上流窜着让她浑身颤抖酸麻的欢愉,心里却矛盾地想抗拒他带给她的情欲享受。  在翁美玲体内抽送的肉棒不停挑勾出缕缕透明春水,那丰沛的动情湿意,控诉着她对他的生理反应,宣示着她无法真正抗拒他的热情及情欲。  翁美玲在怨恨他的同时,也不争气地沉醉在他制造的欢爱中。  用红丝带盘梳而起的及腰长发,早在先前她与他拉扯之时就松动了,现在邵华阳一次次的撞击,更是让松脱的发丝全部披散而下,随着翁美玲身躯的摆动在胸前及雪白的后背上跳跃晃动。  虽然刚才在翁美玲身上确实体会到肉体的欢快,但他却能完全感觉到她此时此刻还没有完全接受他,还心存着排斥。  虽然对邵华阳有反应,也能享受到交合的快感,但翁美玲却全身紧绷,穴中也不如以往软绵充血,更不用提她红唇中不住逸出的抵抗话语,再都让他无法尽情拥有她。  翁美玲胡乱地嚷着,拚命扭过身子用一只手向后推拒他平坦结实的腹下,硬是想阻止他在她臀后不停强悍抽送的肉棒。  “嗯……啊嗯……不要……我不要你……”  而翁美玲的阻挠也真的干扰到他在她穴中的抽送,让硬硕的肉棒只有前面不到一半的长度能插入她穴中,其他的部分则因为她手臂的推拒而无法深入她体内。  邵华阳想将翁美玲的手扯开,却怕会伤了她,在无奈之下,索性将插放在甬道里的前半部肉棒抽出。  他转而用双手上下刺激她的敏感部位,上面抓捏她的乳房,下头揉搓花穴前方突起的圆嫩花核,让它更形圆鼓。  邵华阳搂住翁美玲的腰让她向前倾的身躯直起,毫无间隙地服贴在他身前,满是莹亮水渍的直挺肉棒却只是抵放在她腿间,暂时不再试着进入穴中,看能不能让她不再抗拒他的亲近。  而本来还不安分地与邵华阳拉扯的翁美玲,因为刚才开苞破处未久,娇嫩体弱,终究是累了,挫败之余也放弃了挣扎,任由他爱抚亲吻,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反正只要邵华阳坚持,翁美玲也对他无可奈何,就算她再不甘心、再不乐意、再难过……又怎样?  除非她舍得下、放得开开苞破处之人,真的离开邵华阳,否则她不也只能认命,这辈子注定要与众多美女姐姐妹妹分享爱人?  毕竟自己之前已经对邵华阳产生了好感,可以嫁入豪门,有邵华阳这样年轻有为英俊潇洒的爱郎疼爱,而且自己以后的影视事业也可以再上一层楼,转念间,翁美玲接受了刚才始终不肯面对的现实。  但是在被邵华阳抱回桌上时,她脸上止不住的盈盈泪水,就像是夏天的梅雨般,绵绵不绝地从眼中流出。  邵华阳从上方看着被他放在桌上,放弃挣扎却躺在桌上无声掉泪的翁美玲,她哭成泪人儿的可怜模样让他心疼得不得了,完全能了解她欲独占他的心理,也明白她是因为太过在乎自己的处子贞洁所以才会反抗他的亲近。  邵华阳本想顺着她的意,不勉强她接受与他的交欢,但除了腹下急欲在她体内驰骋而尚未纡解的欲望之外,加上又想起他猎取翁美玲是不可改变也无法挽回的事实,她晚一日接受也是得接受,却只是多为难折磨她自己而已。  于是邵华阳思量一会儿后,决定先挑逗她一会儿再说。  他趁翁美玲痛苦扭动时,他将肉棒抵在她的胸前,右手推送进紧窒的花穴中,用手指抽送起来  翁美玲登时浑身颤抖,双乳发涨,乳尖麻痒得让她自己用手搓揉起来,“嗯……啊……嗯……啊……好舒服……啊……嗯……啊……”  听着翁美玲娇柔至极的哀求,看着眼前曲线窈窕、雪白软绵的诱人躯体,让邵华阳一直未曾消退的肉棒更形肿胀,前端溢出的数滴透明滑液,表示他已快要忍不住深入她穴道中的欲望了。  但为了激发出翁美玲最原始也最深沉的情欲,邵华阳粗喘着气忍住进入她的欲念,将穴中的两指抽出。  然后在翁美玲弥漫着火热情焰的眼神中,将指上及掌上沾染到的残余她沁出的爱液,全数抹上他抵放在她胸下的粗长肉棒上。  一面揉捏自己的乳房,眼中看着在眼前闪着水光的肉棒,翁美玲的口腔中分泌出大量津液,让她用渴望的眼神凝视着它,“嗯……好哥哥……我要你……快点……”  放开揉着双乳的手,翁美玲用两手推着他跪在她胸侧的结实大腿,催促他进入她空虚的花穴。  “阿玲,再等会儿,我要你再浪一点儿……”  翁美玲柔滑的小手一触及他的大腿,那丝滑的抚触让他的肉棒明显地跳动了一下。  在邵华阳手指的抽送下,翁美玲的穴中下停沁出湿滑的爱液。  “阿玲,来,用手拢住……”  邵华阳呻吟着将翁美玲的两只手抓起,将它们带回软绵丰硕的乳侧,示意她用手掌从乳侧将两团绵乳向内收拢挤压。  在两团雪白乳房形成紧密高耸的惑人样态时,邵华阳挪动身子让圆硕滑亮的肉棒前端从她的乳下细缝向上挺举,在他的哼叫中,硕长粗大的肉棒就在翁美玲滑嫩的雪白乳缝中抽送起来。  “嗯……啊……阿玲……”  强烈的快感如激流般袭击着他。  邵华阳臀部快速地前后摆动,大手按压在翁美玲的手背上,隔着她的手搓揉她的两团乳房,让它们不断挤压着他不停滑动的肉棒。  “啊……好……啊……”翁美玲此时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沾着滑湿液体在翁美玲乳肉间摩擦的长物,将她雪白的乳肉磨成一片樱红。本来就敏感的肌肤被他这么磨弄,更是勾引出她对他的渴求。  眼中直直看着在翁美玲胸前做出淫秽动作的肉棒,她难耐地将两腿并在一起磨弄,试图稍慰穴中的空虚及搔痒,却只是徒劳磨弄出更多莹亮湿意,一点也不能安慰自己的情欲。光只想到那粗长的肉棒全然进入自己体内,翁美玲已羞得浑身燥热,不知如何是好,可愈想脑中愈映出方才被他侵犯时的种种,令她不由情动了起来。  就在翁美玲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邵华阳忽然更用力按住她的小手,让她的乳肉更加向中间挤压变形,“阿玲……阿玲……”  在翁美玲双乳涨成殷红、乳头圆翘突起的时候,他用力地一抖臀,将火热的肉棒用力往她乳缝间一顶。  “啊……”  邵华阳狂吼出满足的快感,赤红肿胀的肉棒在她的乳间以快速的频率悸动。  前端鼓胀发红的硬硕,在他低吼的瞬间激射出浓稠的白色浆液,将她的乳肉、颈间以及美丽的唇角弄得到处是一片黏稠……  翁美玲用舌尖将沾染在唇角的白浆卷入口中,品尝着他射出的激情热液,她再也无法抵抗全身被催情膏灼烧出来的欲火。  推开邵华阳仍抓握在她手背上的大掌,不顾他仍沉醉在高潮之中,翁美玲将他壮健的身子向后推倒,自己则随着他向后倒的姿势跨上他的腰腹。  “好哥哥…好老公…我要你……啊……”  翁美玲双腿大张地跪坐在他腹上,小手握住不见消退的肉棒。  翁美玲挪动自己的小屁股,将不停流淌着爱液的穴口对准还在射出些白浆的肉棒顶端。  在他火热眼神的注视之下,翁美玲淫荡地自行沉下身子,将他仍然硬挺的男性全部纳入体内,“嗯……嗯啊……好舒服啊……”  甜腻宛转如莺啼的娇吟顿时充斥在房内,翁美玲销人心魂的娇艳身躯自行动作着,在他身上邪肆起伏。  她可真没想到,自己竟会主动压上男人身上,大行淫事只求一快。虽说看邵华阳下体那肉棒愈来愈狰狞惊人,想来便她不愿,邵华阳也不会放过自己,翁美玲却觉脸儿发烫,难不成自己失身之后,真的被诱发了淫性,连这般不顾羞耻的言语都出了口?翁美玲甚至等不了细窄的甬道适应他的粗大,就已经开始上下套弄起来,对此刻的她来说,些的刺痛及少许的胀痛是莫名的快感。  邵华阳的肉棒因她放浪性感的姿态以及她口中淫浪的话语而更加坚硬肿胀,完完全全将她的花穴给撑开,饱满地充实她的身体。  翁美玲穴中丰美的湿液让他的腰腹满是香滑水渍,邵华阳以两掌抓握住她不断上下跳动的乳房,突出他指缝的乳头殷红得就像是完全成熟、待人采撷的莓果。“对,就是这样……阿玲,用力骑我……用力……”  邵华阳配合着翁美玲上下起伏的动作挺动强健有力的健腰,让窄臀不断向上撞击。  硕硬的长物就像进入一团无法形容的血嫩软物之中,极美的快感同时震慑着他与她。感觉肉棒被翁美玲窄紧温润的幽谷紧紧裹住,彷佛正被柔蜜啜吸着一般,说不出的畅快直透脑门,这般滋味虽不是头一回了,可这一次却是邵华阳第一次想这般珍惜正被自己挞伐着的清纯少女。  “阿玲……嗯……啊嗯……我愿意死在你美妙紧热的小穴中……”  邵华阳不住喘气呻吟,因地带给他的欢愉而难掩亢奋。  “啊……啊……我快死了……啊……”  从下体不断摩擦的部位扩散开来的麻痒,让她兴奋地脚趾头都蜷曲了起来。  翁美玲弓起身,两团玉乳高高耸起,在他的掌中跳动,细腰就像妖蛇般惑人地扭转摆动,让圆臀不停在他的肉棒上套弄起伏。  而翁美玲两只白玉小手更是在不自觉中,在他的胸腹上划出许多沁着血痕的指印。在抚到他胸上突起的男性乳头时,她的指腹及指甲也配合着起伏的动作刮搔他的敏感。  被她尖锐的指甲刺痛,邵华阳反而更加勇猛地在她穴中不停猛力撞击,“快了……就快了,阿玲……再来,再来,对……我快被你弄化了……”  在邵华阳催促她的同时,在她穴中磨弄抽送的肉棒,明显地感受到肉壁的紧缩及颤抖。  翁美玲花穴裹强烈的收缩绞弄,让他知道她可能禁不住他两下抽送就要达到高潮了。“等我,阿玲……再一下……嗯啊……你真是太棒了!”  邵华阳抓握着她双乳的大掌下移,搂住她俐落地翻身,将她牢牢压制在他壮硕的身躯之下。幽谷被他插的渐渐火热、渐渐湿润,肉棒与幽谷的亲密厮磨,也渐渐让翁美玲嚐到了妙处,不知不觉间她已不只是瘫在桌上任他为所欲为,纤腰轻扭、裸躯颤,却非抗拒或悲哀,而是渐渐将他的攻势,带到了让自己快活的方向:尤其他虽抑着没有尽根而入,却仍将她撑得满满饱饱,那种被彻底攻陷的感觉,让翁美玲不知不觉情怀荡漾,娇喘声中逐渐享受到其中的无边乐趣。  感受到那淫乐的刺激,渐渐在体内蔓延,破瓜时种种既苦且乐的滋味,又似回到了身上,而且比先前那一次更加强烈、更加彻底地占有了她,销魂之间翁美玲也不由吃惊。  勉力压抑着用力吻吮、用力揉弄的冲动,邵华阳尽量温柔的在她颊上唇边吻着亲着,在翁美玲肌上乳中爱抚轻揉,偏偏身下女子肉体的反应,却渐渐热烈起来,与她正亲蜜交合的他自不会不知道。  翁美玲喘息着,忍不住渐渐加大了力道,而她唇间吐的呻吟,虽似有苦有乐,但从身上传来的刺激看来,快乐的成分却是大了许多,不由让他渐渐泯没了神智,在翁美玲织巧细致的娇辍上驰骋起来,弄得翁美玲不住娇吟喘息,似不堪蹂躏,又似乐在其中,那美妙的反应让他更不忍释手。  邵华阳就像只狂暴的野兽般在她嫩穴中猛烈抽送,“就来了,阿玲……我要你在我身下发浪……用力夹紧我,宝贝……”  果然,他狂力抽插了三下,她就全身一僵,紧接着浑身哆嗦着达到情欲的最顶端。  “啊……啊啊……”  在翁美玲尖叫的同时,紧缩的花穴深处突然涌出大量温热滑稠的香液。  仍在她紧缩穴中搅弄的肉棒,受不住肉壁紧紧的包围以及那波滑稠温液的浸淫,在她昏厥的同时也爆出了畅快的低吼。“阿玲……嗯……”  喉间不断发出低吟,邵华阳紧紧压伏在她身上,臀部抵在她腿间做着快速但小幅度的抽送。  “啊嗯……嗯……”  他紧闭着眼感受肉棒爆发的快感。  一股股的白浆,从悸动不已的肉棒前端,全数射进翁美玲软嫩、让人销魂的花穴深处……  邵华阳和翁美玲都累得倒在了一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