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目录>

第118章 老公,我想要个孩子

第118章 老公,我想要个孩子

小说: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作者:棒棒毛子字数:11476更新时间:2015-12-14 09:14:45
    邵华阳和翁美玲激情之后,翁美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阿阳,你太会干了,我发现我爱上你了,我要永远做你的女人!”泄身之后的翁美玲仿佛脱水一般全身酸软无力,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躺在邵华阳温暖的怀中,醉眼含春的望着邵华阳的脸上刚毅的线条喃喃地道。  “阿玲,我也爱你,你是这么美,这么冰清玉洁,你的胴体是这么诱人!从今以后,我会保护你,我要你成为万人敬仰的大明星!我要捧你,你一定会是史上最经典、最美丽、最冰清玉洁的黄蓉!我一个人所有的蓉儿!”邵华阳柔情的在翁美玲唇上轻轻一吻,然后,柔声道。  “谢谢,阿阳!我答应你,人家一定尽力演好这个角色,永远不会给你丢脸!”翁美玲甜甜一笑,说道。  接着,二人穿好衣服,将菜端过来吃了,接着邵华阳扶着刚刚破身的翁美玲出去,上了自己车,送着翁美玲回了他的家里。  送翁美玲到家中,本来邵华阳是想在这里陪翁美玲一夜的,可是准老婆何超琼忽然打电话过来,说今晚要自己回家陪她睡,邵华阳没办法,也只好立刻回家了。  ※※※  邵华阳如今住的房子就是之前花钱买的那一栋豪宅,因为当初豪宅已经建成,装修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所以邵华阳何超琼早在几天前就搬进去了。  此时,邵华阳开车回到家里,进到房子中,只见何超琼此时就身穿一件黑色的性感低胸衣服,下配超短裙,胸部高耸,肥臀圆圆,正在客厅里笑着等着她。  邵华阳一见和超琼如此,不禁一愣,继而咽了口唾沫,上前说道:“那个,超琼,干嘛这幅打扮啊?是不是要诱惑我犯罪啊?”  何超琼甜甜一笑,走上前来,低声道:“今天……我爸爸给我打电话……希望……希望我能尽快给你生个孩子……他想抱孙子了……所以……所以……老公,我想要个孩子……”  邵华阳一听这话,心中不禁大喜过望,嘿嘿一笑,说道:“所以你需要我的帮助是不是?我的好超琼,早说嘛,人家一定帮你!”  何超琼娇羞地扑进邵华阳怀里,娇声说:“老公,我们上楼,好吗??”  邵华阳呵呵一笑,一把抱起何超琼上了楼。  进到卧室里,邵华阳把她抱着坐到床上,亲着她的脸蛋说:“老婆,你真美,我爱死你啦,我的小心肝。”  “老公,我要孩子,你给我一个好吗?”何超琼娇羞地说道。  邵华阳把大手伸进何超琼的怀里,隔着胸罩揉捏着那对饱满柔软的乳房,笑着说:“好,好,今天晚上老公就给你个孩子,不干到浪死你,绝不罢休!”  何超琼娇哼着:“你最坏啦,总欺负人家。”  邵华阳笑着把何超琼压在身下说:“老婆,良宵苦短,抓紧时间干正事吧。”何超琼扭着身子哼着:“老公是个大流氓,总想着干坏事。”  邵华阳装作一副苦相说:“老婆啊,宝贝啊,你不知道你有多迷人。”  何超琼撅着小嘴说:“人家就知道你只是迷恋人家的身体,根本不是真心爱人家。”  邵华阳急忙发誓:“我绝对不光只是迷恋你的身体,我真的爱你本人,我要是说假话,天打五雷轰!”  何超琼急忙用小手捂住邵华阳的大嘴,娇嗔地说:“人家才不许你发这样的毒誓呢,人家相信你就是啦。”  邵华阳急切地把何超琼的衣服脱下来了,他看着何超琼那精美性感的内衣,双目暴睁,垂涎欲滴,只见何超琼的胸罩是蕾丝花边并且是半透明加镂空的,两个鲜红的奶头都露在外面,再看下面的小裤,竟然是细线条的蕾丝半透明丁字小内裤,紧紧地勒在股沟上,浑圆雪白的大屁股几乎完全裸露在外面,黑色的茂密阴毛也是隐约可见,邵华阳只觉得浑身发热,鸡巴也竖起了帐篷。  何超琼娇笑着说:“老公,这是人家昨天刚花了五千元买的一套法国普罗旺斯内衣,好看吗?”  “哇!老婆,你的内衣好漂亮好性感啊,再加上你这绝妙的身材,真的太完美了!老婆,我爱你,好爱你……”说着,邵华阳把大嘴封住何超琼的香唇,伸出大舌头侵入何超琼的小嘴里,热烈而贪婪地吸吮着何超琼的小香舌,何超琼觉得一股股热流在身体深处升腾,忍不住发出阵阵娇吟,身子扭动着,也热烈地回吻着,邵华阳趁着何超琼意乱情迷之际,把她的内衣裤都剥掉了,何超琼变成了一只诱人的大白羊。  邵华阳站起身,迅速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挺着粗硬的大鸡巴又扑到何超琼的娇躯上,使劲揉捏着何超琼那一对坚挺饱满的大奶子,何超琼被邵华阳揉摸的娇喘吁吁,她哼着:“不要啊,坏老公,还没洗澡呢,洗好了再做嘛。”邵华阳淫笑着说:“老婆大人说的对,我太急了。”说着,把何超琼拦腰抱起进了浴室。  站在浴室里,邵华阳色迷迷地看着何超琼,赞叹着:“老婆,我的宝贝琼琼,你真是太漂亮太迷人啦,能得到你,我真的好幸福!”何超琼肌肤雪白如玉,一对丰满的大奶子坚挺的象两座小山峰,弹性十足,乳峰上两只粉红的奶头象两粒晶莹的红樱桃,腰肢虽然不算纤细,但却透着健康,美腿修长而笔直,屁股雪白滑腻,又大又圆,而且挺翘,凸起的肉包似的阴阜上生长着茂密的乌黑阴毛,一条张开的肉缝令人心驰神往。  邵华阳打开水喷头,胡乱地洗了洗,就一把抱起何超琼,在她的娇叫声中飞快地跑进了卧房,把何超琼扔到床上,就饿虎扑食般地把何超琼压在身下,大嘴在她的身上胡乱亲吻着,两只大手抓着何超琼的丰乳使劲揉捏着,饱满的大奶子在他的手里变幻出各种形状,邵华阳的大嘴叼住一只嫣红的奶头使劲吸吮起来,何超琼咯咯笑着,说:“坏老公,人家又没有奶水,你吸什么啊?”  邵华阳淫笑着说:“宝贝儿,今晚老公就把你的肚子搞大,等你给我生了孩子,老公就有奶水吃了,哈哈。”  何超琼听了又喜又羞,用粉拳捶打着邵华阳,娇嗔地哼着:“你好坏啊!人家就是拿你没办法……”  邵华阳把何超琼搂在怀里,捏着她滑腻的臀肉,笑着说:“你这样任性,那我就惩罚你。”  何超琼睁大美目,问:“你要怎么样惩罚人家啊?”  邵华阳淫笑着说:“老公罚你给让我操烂你的骚屄!”  何超琼俏脸羞得通红,粉拳又捶上了邵华阳:“大流氓老公,又说脏话,难听死了。”  邵华阳哈哈一笑,分开何超琼的双腿,就要进入。  何超琼看着邵华阳的那玩意儿只见邵华阳的鸡巴就像一根黑黝黝的擎天玉柱,都有婴儿的手臂粗了,青紫发亮,青筋暴露,像无数的青紫色小树根包围着整根大肉棒,龟头足有一个鸡蛋大小,两颗囊袋更是大得像鸭蛋。  邵华阳得意地说:“喜欢老公的大鸡巴吗?”  “人家喜欢……快点进来嘛……”何超琼娇媚地说道。  “好!”邵华阳将大鸡巴对准何超琼的骚屄就是进入。  “啊……”何超琼长长地呻吟一声,脚尖都绷直了,“好粗啊……好大啊……你插死人家了啊……”  当下,邵华阳采用九浅一深的抽插方式,大鸡巴轻抽八九下,才狠狠地使劲插一下,并且大龟头还在何超琼的小逼逼深处研磨几下,这样很快又点燃了何超琼的欲火,她紧紧抱住邵华阳的虎背,扭动着肥臀,浪哼着:“老公……使劲啊……用力啊……人家……要你用力肏啊……”邵华阳丝毫没有要让何超琼休息的意思,他要叫她知道他是个天下无敌的猛男,以后要乖乖地臣服在他的大鸡巴下,永远让自己玩弄。  邵华阳把何超琼的身体翻了过来,如狗爬跪在床上,肥硕的大屁股高高地撅着,然后他跪到了何超琼的大屁股后面,看着何超琼的大屁股,他忍不住赞美道:“超琼小淫妇,你的大屁股真是太美太性感了,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大屁股了。”每当邵华阳看到何超琼的大屁股就忍不住性趣盎然,淫欲勃发。  这是多么诱人的大屁股啊,轮廓好似圆月般丰腴饱满,结实且极富弹性,洁白光润,柔若羊脂,闪动着温润高贵的光泽,深深的股沟内夹着一丛湿软的芳草,隐约可见被大鸡巴肏得泛红的小逼逼。  邵华阳的一双大手使劲揉捏着柔软的臀肉,大鸡巴对准小逼逼,一杆进洞,插得何超琼一阵娇吟。  邵华阳轻轻抽送了十几下,然后使足了力气,大鸡巴如狂风骤雨般的在娇嫩的小逼逼里狂插起来,一边抽插还一边拍打着何超琼的大屁股,顿时,雪白的屁股变得红通通了。  邵华阳的大鸡巴好象打桩似的在何超琼的小逼逼里狂插猛抽,大卵蛋打在何超琼娇嫩的大屁股上发出“啪啪”淫靡的声响,何超琼骚浪地叫着:“啊……大鸡巴好老公啊……你今天好勇猛啊……肏死小淫妇了……”她肥美的大屁股摇得象拨浪鼓似的,胸前的丰乳随着她身体的扭摆而上下颤动,荡起阵阵炫目的乳波,淫水似泉水般流个不停。  这种狗爬式是最容易让女人达到高潮的,邵华阳大约来回抽插了一百多下,何超琼又哭叫着喷涌出了一股粘稠的阴精,酥软无力地瘫倒在床上,玉体还一阵阵颤栗着。  邵华阳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双手用力抱住何超琼的腰部,自已先站起身,再次让她的大屁股高高撅起,并且让她的双腿站直了,腰身前弯90度,两手撑着床铺,然后大鸡巴再一次插进了何超琼的小逼逼里。  何超琼的双腿都有些发软了,她颤动着身躯,呻吟:“大鸡巴亲哥哥啊……你快点射精吧……人家都快被你肏死了……”“大鸡巴亲老公啊……你的大鸡巴好凶啊……人家的小逼逼被你插破了啊……插肿了啊……水都被肏干了啊……小淫妇爱死大鸡巴亲哥哥啦……”  邵华阳大手使劲揉捏着何超琼娇柔的臀肉,大鸡巴在何超琼的小逼逼里疯狂地抽动着,淫笑道:“我的宝贝儿琼琼是一个世间少有的尤物,少有的淫妇,老公要肏死你!”  “大鸡巴亲老公啊……小淫妇服了你了……你太勇猛了……求求你快射精吧……小淫妇受不了了……大鸡巴好哥哥啊……大鸡巴肏死小淫妇啦……人家的小逼逼都……被……大鸡巴肏烂了啊……”何超琼娇喘吁吁地淫叫着,她被邵华阳强悍勇猛近乎粗暴的抽插弄得欲死欲仙,脑袋乱摆,秀发飘飞,那对坚挺饱满的大奶子左右摇晃着,荡起层层乳波。  这一声声淫荡却充满了挑逗的言语,让邵华阳自豪极了,为了何超琼这样的绝代佳人绝世淫妇,他哪怕累死也心甘情愿。  邵华阳淫笑着的对何超琼说道:“谁能想到闻名亚洲的赌王之女这么淫荡?我就是要肏死你!”  何超琼努力向后挺动着大屁股,娇喘着对邵华阳娇嗔道:“都是你这个……大流氓……让人家变成了……淫娃荡妇……人家爱死你……这个大流氓了……就让人家和你一起飞吧……一起死吧……”何超琼的放浪媚态让邵华阳更加火起,他要用最有力的抽插,最快速的冲刺,最猛烈的撞击,让何超琼彻底心悦臣服。他拉动身躯,猛冲猛插,次次都插进了小逼逼的最深处,似乎要肏穿何超琼的小逼逼才甘心。  何超琼被插得秀发飞扬,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淋漓。她嘶声哭叫着:“啊……又飞了……又死了啊……”玉体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一股粘稠的阴精再一次喷涌出来,绯红的俏脸瞬时变得苍白如纸,何超琼又一次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  邵华阳的大龟头被何超琼的子宫口紧紧咬住,一股销魂的强大吸力终于让他到了喷发的极限,腰眼阵阵酥麻,大脑一片空白,他大吼着将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射进何超琼的小逼逼深处,然后大喘着粗气和何超琼一起倒躺在床上,享受着射精带来的强烈快感。  过了好久,俏脸上泛着浓浓春意的何超琼慵懒地爬到邵华阳的胯旁,开始用她诱人的樱桃小嘴及灵巧的小舌头清理着邵华阳大鸡巴上的污浊,今晚的邵华阳让她成为了世上最性福的女人,她从肉体到灵魂都被征服了,她心甘情愿地做着这一切。  完成了清理工作,何超琼依偎在邵华阳宽阔强壮的怀抱里,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胸上划着圈圈,呢喃着:“老公,你真是个猛男!人家的小逼逼都被你肏肿了,不信你看。”说着分开了两条玉腿。  邵华阳低头看着,果然何超琼的大小阴唇都有些红肿了,他坏笑道:“我之所以成了猛男,因为你这个小淫妇太迷人啦!”一边说他的一双大手一边轻抚着她玉体上每一处地方,不断发出赞叹声。  何超琼声音浓甜得似糖般化不开:“老公,人家想马上就嫁给你,人家要天天和你做爱,让你天天都把人家肏得死去活来。”  邵华阳揉捏着她丰硕饱满的大奶子笑道:“小淫妇,我巴不得早点娶你呢,那样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天天在一起啦。”  “老公,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娶人家啊?人家真等不及了。”何超琼雪白的胳膊和修长的玉腿缠绕着邵华阳的身躯,萋萋芳草摩擦着他软软的鸡巴,媚眼如丝地娇哼:“你可不要欺骗人家对你的一片真情啊!”  邵华阳那刚软掉的大鸡巴在何超琼丰腴性感的玉体摩擦下再度竖起了帐篷,他捏着何超琼的小樱桃,笑着承诺:“你就放心吧,我今生今世只会让你做我的正妻,过几天我就和爷爷还有何伯伯商量娶你,到时候我们办一场世纪婚礼,让世人都知我们是最幸福的!”说着,邵华阳不禁兴致又来,鸡巴又再一次的勃起了  何超琼感觉到了鸡巴的变化,她伸出小手握住雄风再起的大鸡巴,惊讶地叫道:“啊,老公,你都射了两次了,怎么鸡巴却越来越粗越来越硬了呢?”  邵华阳把嫣红的小樱桃叼在大嘴里,吸吮了一会儿,笑着说:“小宝贝儿,那是因为老公的潜能被你这个世间少有的小淫妇激发出来了,哈哈。”何超琼星眸闭,娇羞地把迷人的小嘴凑向邵华阳的大嘴,邵华阳紧紧地搂住她,大舌头伸进小嘴里,和何超琼滑嫩的小香舌不住的纠缠,吸吮着她的香津。  邵华阳的淫欲又被何超琼刺激得旺盛起来了,他爬起身,站到床边,把何超琼的两条玉腿拉向他的肩膀,让她的大屁股悬空,把粗硬的大鸡巴又一次插进了何超琼的小逼逼里。  何超琼扭动着大屁股,娇哼道:“啊……老公啊……人家都说小逼逼肿了,你怎么还肏啊?”  邵华阳的大鸡巴在小比比逼逼里轻轻抽动着,淫笑着说:“我又不是傻瓜,放着这么迷人的佳人不肏。”不多会儿,何超琼的欲火也被点燃了,晶莹的淫水再一次流了出来,她扭动着玉体,狼浪哼着:“啊……老公啊……用力肏啊……”邵华阳听到指令,马上不客气地狂抽猛插起来。  何超琼的头不停的左右摇摆,秀发四散飞扬,玉腿使劲地夹住邵华阳的脑袋,用力挺动肥臀,迎合大鸡巴的抽插,荡起醉人的乳波臀浪。  邵华阳淫笑着问:“小淫妇,老公的大鸡巴肏得你爽不爽啊?”何超琼浪叫着:“啊……大鸡巴……肏得……小淫妇……好爽啊……”  “是老公的大鸡巴肏得爽,还是田亮的小鸡巴肏得你爽?”“啊……美啊……爽啊……老公的大鸡巴肏得爽啊……老公……不但鸡巴大……技艺也……好高超啊……小淫妇……好喜欢……被大鸡巴肏啊……”邵华阳听着何超琼的淫言秽语,兴奋极了,本就粗硬的大鸡巴膨胀的越发粗硬了,在何超琼的小逼逼里猛烈抽插,何超琼的大小阴唇被插得上下翻飞,淫水四溅。  何超琼媚眼如丝,俏脸上飞起朵朵诱人的红云,她被大鸡巴肏得浑身酸软,再也无力挺动肥臀了,只能任由大鸡巴在小逼逼里肆虐,她浪叫着:“大鸡巴亲哥哥啊……小淫妇被你肏死了……你怎么这么强悍啊……小淫妇的……小逼逼……都被大鸡巴……肏肿了……大鸡巴亲老公啊……你快射精吧……小淫妇真的会被大鸡巴肏死的啊……小淫妇受不了了啊……饶了小淫妇吧……”“小淫妇,尝到老公的厉害了吧?老公今天要把你的肚子肏大,让你给我生个儿子,好不好?”邵华阳喘着粗气,大鸡巴仍然狂插着。  “啊……求求大鸡巴老公啊……你快射精吧……小淫妇……给你生儿子啊……”  “小淫妇,我妈妈只生了我一个,我要你超过我妈妈,给我生五个儿孩子,好不好?”“啊……要被肏死了……大鸡巴老公啊……小淫妇什么都答应你啊……只求你不要再肏了……小逼逼好疼啊……求你快点射精吧……”听着在人前高傲无比的赌王千金说着如此淫荡的话语,邵华阳豪气冲天,大鸡巴越发的粗硬,他拼命在小逼逼里抽插了几百下,一边插一边叫:“小淫妇,老公就是要肏死你,老公要把你的肚子肏大,让你挺着大肚子参加我们的婚礼,哈哈!”何超琼被邵华阳的大鸡巴插得浪叫不已,猛然间,她的玉体一阵颤抖,子宫口急剧地收缩着,吸吮着,一股阴精喷涌而出。  邵华阳被何超琼的子宫口吸吮的浑身毛孔舒张,强烈的快感如电流般袭向他的大脑,大鸡巴急剧膨胀,大吼一声,用尽全身力量狂插了十几下,滚烫浓稠的精液喷射而出,射的何超琼玉体又是一阵乱颤,她紧紧搂住邵华阳的虎背,嘶叫着:“啊……飞了啊……死了啊……”  邵华阳大喘着粗气瘫在何超琼的娇躯上,揉捏着她那对傲人的大奶子,雪白的大奶子在他的手里变换成各种形状,他亲吻着何超琼满是春意的俏脸,问:“琼琼小淫妇,这回被老公的大鸡巴肏得爽吧?”  何超琼撅着小嘴,幽怨地哼着:“还爽呢,人家的小逼逼都被你肏疼了,你一点都不惜香怜玉,好坏啊骂你看看人家的小逼逼,一定被你肏坏了。”  邵华阳翻身起来,分开何超琼的两条玉腿,果然,何超琼的小逼逼红肿不堪了,他把何超琼搂到怀里,歉意地说:“对不起,宝贝儿,都是老公不好,不过也不能全怪我,你实在太迷人太淫荡了,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啊。”  何超琼腻在邵华阳的怀里,两条玉腿缠在他的腰上,扭动着娇躯,撅着小嘴撒娇:“讨厌嘛,都是你不好,还说人家淫荡,人家再淫荡,不也是因为爱极了你嘛,别的臭男人哪有这种待遇啊。”  邵华阳被何超琼的娇声细语和丰满的玉体诱惑的浑身发热,欲火炽热,鸡巴又一次硬翘了起来,何超琼的玉体感觉到了鸡巴的变化,不禁花容失色,声音有些颤抖地说:“老公,你都射了三次了,怎么这么快又硬了?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药啊?人家的小逼逼都被你肏肿了,不能再被肏了。”  邵华阳把眼一瞪,说:“我还用吃药吗?我的身体本来就这么棒,再说了,面对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人间尤物,鸡巴要是不硬,那还是男人吗?”  何超琼苦着脸哼着:“老公,你今天太强悍了,人家真是怕了你了,人家身子都酸软无力了,小逼逼也肿了,真的不能再肏了。”  “那怎么办?我的鸡巴还这么硬,不肏小逼逼,怎么消火呢?”何超琼在邵华阳怀里扭动着,娇哼着:“人家用嘴帮你吸出来,好不好嘛?”  “不行,那不过瘾。”邵华阳断然拒绝了。  “那怎么办啊?人家的小逼逼真的不能再肏了,你忍心把人家肏死啊?”邵华阳淫笑着捏了一把何超琼的肥臀,说:“小宝贝儿,除了小逼逼和小嘴,你身上还有一个洞能让老公肏呢。”  “什么地方啊?人家怎么不知道呢?”何超琼不禁睁大了美目,好奇地问。  “哈哈,宝贝儿,你们女人身上有三个洞洞可以让男人肏,除了小逼逼和小嘴,还有小屁眼也可以让男人肏。”  “什么?屁眼?你好下流啊,竟然想出这么龌龊的主意,屁眼是排泄的地方,脏死了,好恶心啊。”  “哈哈,宝贝儿,你这就是孤陋寡闻了,屁眼虽然是排泄的地方,可你不是每次都洗的干干净净的吗?这个世界上很多男人都肏女人的屁眼的,而且很多女人也喜欢屁眼被男人肏呢,因为肏屁眼有一种另类的快感呢。”  “屁眼那么小,怎么经得起大鸡巴肏啊?”  “哈哈,你们女人的小屁眼虽然看起来小,可伸缩性很强的,再粗再大的鸡巴也可以容纳呢。”  “你很有经验啊,一定肏过很多女人的屁眼吧?那些明星的屁眼也被很多你肏过吧?”何超琼不禁醋意大发。  “嘿嘿,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就不提了,琼琼,我的小宝贝儿,我真的好爱你,我很想给你的小屁眼开苞,你就答应我吧。“  “……那好吧,人家答应你,不过你可要温柔一点啊,人家好怕啊。”  邵华阳听到何超琼答应了,顿时欣喜若狂,邵华阳有恋臀癖,他喜欢肏女人屁眼时的那种感觉,他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给这个国色天姿的高傲的赌王千金的小屁眼开苞,可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今晚就要实现了。  何超琼如狗爬跪在床上,高高翘起她雪白圆滚的大屁股,她坚挺饱满的大奶子吊在胸前,摇晃着。她回过头去,看着邵华阳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哀求着:“老公,人家的小屁眼可是第一次啊,你一定要温柔些啊。”何超琼虽然害怕自己娇嫩的小屁眼受不了邵华阳大鸡巴的摧残,会痛得撕心裂肺,但极强的好胜心却又让她不想输给那些已经让邵华阳玩过屁眼的女人,而且她对于肏屁眼也有些期待,想尝尝到底是什么滋味。  邵华阳看着何超琼滚圆性感的大屁股,只觉得浑身发热,欲火升腾,粗硬的大鸡巴越发膨胀,他迫不及待地用手轻轻分开丰腴的两瓣臀肉,那让他魂牵梦萦的小屁眼完全彻底的展现在他的眼前,娇嫩的小屁眼是迷人的粉红色,周围布满密密麻麻的皱褶,就像一朵含苞欲放的小菊花,正娇羞地一张一合,极具诱惑力。  何超琼轻轻扭动着大屁股,还用手半遮半掩着她的小穴逼逼,故作淑女状,羞答答地娇哼:“老公,人家活了20年,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让一个男人看人家的小屁眼,好羞人啊。”  邵华阳赞不绝口:“小宝贝儿,你的小屁眼真的美极了,是世界上最美的小屁眼!”邵华阳把鼻子凑近小屁眼,闻着,一股醉人心脾的法国高级香水味扑面而来,看来何超琼是个极有品位的女人,连小屁眼也要用法国高级香水清洗。  邵华阳两只大手抓住何超琼的大屁股,使劲揉捏着丰腴的臀肉,伸出大舌头,轻轻舔着小屁眼,何超琼呻吟着,娇躯如触电般颤栗,小屁眼急剧地收缩着,显示着小屁眼也是何超琼的敏感地带。  邵华阳的大舌头一点一点的挤入何超琼的小屁眼里,何超琼嘤咛着,肥臀摇晃着,小屁眼蠕动收缩着,似乎想把大舌头夹住。  舔了一会儿小屁眼,邵华阳将手指伸进何超琼的小逼逼里,沾了一些淫水,然后,轻轻地将食指插进小屁眼里,小屁眼受到侵扰,立刻紧缩,把他的手指紧紧夹住。  邵华阳叫着:“小淫妇,你的小屁眼可真紧啊。”说着食指在小屁眼里旋转着钻探着,何超琼只觉得小屁眼被插得酥麻瘙痒,忍不住扭动着肥臀,呻吟着,小手不由自主的抠摸起自己的小逼逼。  邵华阳的食指在小屁眼里钻磨了一会儿,又把中指也插进了小屁眼里,两只手指把娇小的屁眼撑开了一个小洞,两根手指在小屁眼里抽插着,何超琼只觉得小屁眼被手指插得好舒服,情不自禁地挺动着大屁股迎合着。  邵华阳看着淫骚的何超琼,淫笑着拍打着她的大屁股,说:“现在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我的琼琼会是那个在外人眼里冰清玉洁,清高冷艳的赌王千金。”手指在小屁眼里抽插了一阵,邵华阳觉得不过瘾了,他抽出手指头,拍着何超琼的肥臀,说:“小淫妇,准备好了啊,老公的大鸡巴要给你的小屁眼开苞了。”说着,又在她的小逼逼里掏了一把淫水抹在小屁眼里。  何超琼摇晃着大屁股,跃跃欲试地说:“来吧,老公,小淫妇等着你的大鸡巴呢。”刚才邵华阳的手指在她的小屁眼里抽插,让她觉得很刺激很舒服,以为大鸡巴插进小屁眼里也会这样。  邵华阳将大鸡巴在何超琼小屁眼口轻轻摩擦了几下,就准备插入她的小屁眼里,谁知何超琼的小屁眼未经开发,异常狭窄,一插之下,小屁眼本能地一缩,把洞口完全封闭,邵华阳插了几次都未能如愿,顿时火起,他不管那么多了,粗硬的大鸡巴如离弦的箭一样,狠狠地刺向了何超琼娇嫩的小屁眼,“扑哧”一声整个插进了她粉红色的小屁眼里,全根尽没。  何超琼“哎呀”叫喊一声,两腿发软,娇躯不由自主的趴在床上,娇躯颤抖,她只觉得大鸡巴把自己的小屁眼撑得满满当当的,已经到了最大限度,没有一丝缝隙。  邵华阳只觉得何超琼的小屁眼灼热如火,把他的大鸡巴紧紧的包裹着,收缩蠕动着,使得他觉得超爽,他揉捏着何超琼丰肥的臀肉,问道:“小宝贝儿疼吗?还受得了吗?”何超琼娇哼着:“老公啊,有点疼又有点酸,你的鸡巴太大太粗了,求你轻一点啊!”“你的小屁眼可真紧啊!”邵华阳淫笑着双手抓住何超琼丰腴的大屁股,屁股挺动着,大鸡巴在小屁眼里慢慢抽插起来。  何超琼痛得杀猪般惨叫起来:“啊……好疼啊……不要啊……”她极力扭动着大屁股,试图把大鸡巴甩出去。  邵华阳不管何超琼惨叫声,大鸡巴奋力插向她的小屁眼深处,粗硬的大鸡巴如同打桩似的,一下下重重地挺到小屁眼最深处,把鲜红的直肠嫩肉都插得翻出来了,他淫笑着说:“小淫妇,给小屁眼开苞和给小逼逼开苞是一样的,刚开始都会很疼的,可一会儿你就会觉得那滋味妙不可言。”邵华阳一次又一次使劲抽送着自已的大鸡巴,让它在她的紧窄的小屁眼里里插进抽出。  “啊……大鸡巴亲老公啊……小淫妇的屁眼好疼啊……比给小逼逼开苞时疼啊……”何超琼脑袋乱摆,秀发飞扬,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了晶莹的汗珠,美目含着泪水,扭动着大屁股,发出一阵阵哀叫。  邵华阳一听,哈哈大笑,他的大鸡巴残暴地在娇嫩的小屁眼里狂插着,次次都插得不能再插了,才抽出大鸡巴,再一次深深地插进小屁眼里,还狂叫着:“我肏死你这个小淫妇,肏烂你的小屁眼!”  何超琼的小屁眼里的嫩肉紧紧包夹着大鸡巴,她扭动着大屁股,发出阵阵哭叫:“啊……肏死了……好疼啊……大鸡巴把……小屁眼肏……的……好疼啊……”何超琼的哭叫声却更激发了邵华阳的兽性,大鸡巴抽插的更加有力,何超琼雪白的臀肉都被他的大卵蛋撞击的红通通的了,他低头看着自已乌黑粗壮的大鸡巴在她的娇嫩的小屁眼里抽出插进,原本紧窄的小屁眼已经被大鸡巴肏成了一个铜钱大小的黑洞,里面的鲜红嫩肉清晰可见,而这位高贵美丽的赌王千金却只能婉转娇啼,拼命忍受,真的太爽啦,太美妙了!  邵华阳的大鸡巴疯狂地在何超琼的小屁眼里抽插,“啊……大鸡巴亲亲老公啊……不要肏了啊……饶了小淫妇吧……不要肏了啊……啊……”何超琼下意识地向前爬着,试图逃脱邵华阳的摧残,可她的双膝刚挪出两下,邵华阳就把她拖回来,而且大鸡巴抽插的更加猛烈,反复几次,何超琼无助地趴伏在床上哭泣着,高高撅起她浑圆的大屁股,任凭邵华阳的大鸡巴在她的小屁眼里发起一波又一波攻击,邵华阳赤红着双眼,大鸡巴在小屁眼里发出“扑哧扑哧”的淫靡声音,插得她的小屁眼又红又肿。  渐渐的,何超琼的叫声不再凄惨,她媚眼如丝,张着小嘴呻吟着,眉宇间透着一丝快乐,显示出她已经度过了阵痛期,开始享受肛交的乐趣。  邵华阳却放缓了抽插的力度,一边享受着何超琼丰腴细腻的臀肉,一边慢条斯理地在小屁眼里抽动着,何超琼则将圆滚的大屁股使劲向后挺动,浪声叫着:“老公啊……用力啊……小屁眼不疼了啊……使劲啊……”  邵华阳明显感到何超琼原先有些干涩的直肠内湿润了,分泌出黏黏的滑滑的液体,他大喜过望,难道何超琼的小屁眼竟然是阴阳玄经的中记载的“油肛”?这种“油肛”可以分泌出一种叫大肠油的液体,可以让男人的大鸡巴充分享受肏屁眼的快感,而且女人也会有强烈的快感,这可是屁眼中的极品,是可遇不可求的,他肏了很多女人的屁眼,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呢。  邵华阳兴奋极了,他挺动身躯,再一次猛烈抽插起来,何超琼的两片娇嫩的臀肉被他撞击的紫一块红一块,何超琼只觉得一股异样的强烈快感在全身扩散,一股让人陶醉的温暖热流遍及全身,她忍不住大声浪叫起来:“啊……大鸡巴亲老公啊……好舒服啊……小屁眼真的……好爽啊……大鸡巴亲哥哥……好会肏小屁眼啊……”  “小淫妇,知道肏屁眼的美妙感觉了吧?”邵华阳淫笑着,抱住何超琼的娇躯翻转过来,让她面对面骑到他的身上,身子一挺,大鸡巴准确无误的插进了小屁眼里,“小淫妇,大屁股动起来。”  何超琼媚眼眯,大屁股骑在邵华阳身上,小屁眼上下套动着,每一次都让大鸡巴深深地插进屁眼深处,她秀发飘散着,酥胸上的一对丰硕饱满的大奶子好象玉兔般跳跃着,荡起层层乳波,那样子就好象是在海上航行的一条小船,在汹涌的波涛中左右摇摆艰难地颠簸着,小嘴里发出诱人的淫叫:“啊……好爽啊……大鸡巴亲老公啊……小屁眼好舒服啊……”  邵华阳配合着何超琼的套动,腰身拼命上挺,大鸡巴在娇嫩的小屁眼里狂插着,他喘着大气叫着:“好紧的小屁眼,真是极品,老公爱死你的小屁眼啦。”“大鸡巴亲老公啊……人家也爱死大鸡巴了……”何超琼的大屁股使劲上下起落着,香汗淋漓,娇喘着浪叫着,邵华阳听着何超琼的赞美声,大鸡巴抽动的更加有力,何超琼的小屁眼被邵华阳的大鸡巴抽插得舒服极了,她好喜欢这种异样的感觉,真是酸甜苦辣样样俱全,这种强烈的异样快感让她无法形容,只觉得身体就像飘浮在云端上,让她欲死欲仙。  邵华阳的大鸡巴挺动了一阵,把何超琼掀翻下去,再次让她高撅起丰美的大屁股,从后面把大鸡巴插进小屁眼里,在小屁眼里疯狂地抽插着。  何超琼像一只发情的母狗,拼命向后耸动着大屁股,小屁眼用尽全力收缩着,直肠肌一开一合地紧夹着大鸡巴,像婴儿的小嘴般吮吮着,爽的邵华阳浑身毛孔舒张,发梢竖立,他的大鸡巴抽插得更加急速更加有力,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大鸡巴上,横冲直撞。  何超琼也舒服的更加骚浪,肥硕的大屁股飞快地挺动着,不停地发出令人心旷神怡的浪叫:“啊……大鸡巴老公啊……小屁眼好爽啊……小屁眼被肏烂了啊……小屁眼被肏穿了啊……美啊……”邵华阳气喘如牛,大手使劲抓着何超琼的大屁股,往自己的小腹撞击,几十次的凶猛抽插后,邵华阳大吼着,身体颤抖着,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强劲地射进了何超琼的小屁眼深处。  何超琼被炽热的精液射得娇躯乱颤,小屁眼急剧地收缩着,大脑一片空白,俏丽的面容扭曲的变了形,她仰头嘶叫着:“啊……我死了……我飞了啊……”,全身软得像滩烂泥,肥美的大屁股依旧高翘着,趴在床上,娇喘着呻吟着,一股浊白的精液缓缓地从她已变成一个黑洞的小屁眼里流出,那样子淫靡极了。  邵华阳躺在床上,大汗淋漓,大喘着粗气,他今晚真是累极了,不过能玩到何超琼的极品小屁眼,就是死也心甘情愿了,他看着同样是娇喘不停,香汗不止的何超琼,戏谑地伸手在何超琼的小屁眼里刮了一把精液,放到她的小嘴边,何超琼下意识地张开小嘴吸食着,啧啧有声,真是个迷人的小淫妇。  何超琼偎进邵华阳的怀里,小手轻抚着他的胸脯,媚眼如丝地呢喃轻哼:“老公,人家什么都给你啦,你可要尽快娶人家啊,这样我的家族就可以进一步的联姻了……”  邵华阳揉捏着何超琼丰腴的臀肉,笑着说:“放心吧,我的小淫妇老婆,老公一定会娶你的,我还想天天肏你的极品小屁眼呢,哈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