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10.第10章 我是他爹地

10.第10章 我是他爹地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054更新时间:2016-01-06 10:34:28
   新的一天,穆家的早晨无疑是忙碌跟状况不断的,只因为多了一个小主人的原因,在还不了解他的喜好的情况下,就早餐吴妈就让人准备了二十多种,所以才会弄得那么杂乱无章,把平时的训练有素给彻底的抹杀得一干二净。  今天的小轩轩心情是雀跃的,因为昨晚穆公子说了要亲自送他去幼儿园,他要让那些说他没有爹地的人知道他也是有爹地的,所以在接下来的早餐时间吃得很是开心,也很迅速,把穆公子都给看得楞了一下,不知道这小家伙又在动什么小心思,所以不停的观察他到底又在玩什么花样。  “爹地,快点,要迟到了。”果然是有猫腻啊!他可算是弄明白了,这小家伙只有在计算着他的时候才会用那么甜美的声音叫他一声‘爹地’,他倒要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穆公子抬手看了眼手上那名贵的腕表,才七点,他要不要催得那么急啊!不理,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动作优雅得像是在完成一件艺术品,妖孽就是妖孽,把小轩轩气得那叫一个怨恨,小样,让你拽,有你求我的时候。  “不急,时间还早,来得及。”还是那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爹地,你确定来得急吗?你知道我幼儿园在哪里吗?”  呃!他还真的忘了问,手上的动作不由迟滞了一下,好吧!他又失误了,不过就算不知道,这时间也还充足,除非在城市的另一边。  “哦!那在哪里?”穆公子不经意的问着,继续着手里的动作,靠啊!这家伙什么时候都不忘卖弄他的风骚。  “光辉路上的星辉幼儿园。”小样,看你还能不能那么淡定。  “咳”唉!穆公子又被呛到了,看来他这两天老被这小家伙给惊到,光辉路,不正是在城里的另一边吗?可是没事跑那么远干什么,开快车过去都要差不多一小时。  “怎么去那么远的地方读幼儿园啊!”他记得那时候用来作为新房的别墅离这里也就二十分钟的车程啊!怎么就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呢?看来感情穆公子以为欧阳瑞西一直住那里了。  “不远啊!妈咪的部队离那里比较近。”他从哪里看觉得远了,那可是离部队最近的比较好的幼儿园了。  哦!原来是因为方便接送才会顺路的送到那么远的地方,穆公子又在自我想象了。  “那你妈咪没空的时候都是谁接你啊!”他记得那边的别墅都安排有司机跟保姆的,但是还是不自觉的问了一下。  “小杜叔叔啊!有时候小杜叔叔跟妈咪去别的部队学习的时候顾叔叔会去接我。”小轩轩歪着小脑袋看着自家老爹,不时的眨巴着他那对黑如墨的眼睛。  等等,如果说到现在他还听不出异样的话那么他就不是那个名振S市的穆大少了,他可不会无知到自家的司机能跟着去部队的,可是这小杜叔叔是谁,顾叔叔又是谁啊!穆公子心里这么想着,也就那么问出声了。  “小杜叔叔是妈咪的随行官,顾叔叔嘛是妈咪部队的参谋长啊!”小轩轩奇怪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想说他还真笨,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他。  某人想说的是小轩轩,你还真的以为穆公子无所不能啊!连这个都能预测到。  “那你们不是住在‘枫林晚约’吗?”穆季云的心有点楸紧了,就怕答案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般。  “谁说我们住那里了,我跟妈咪从小就住在部队的家属楼里啊!还有‘枫林晚约’是什么地方啊!”小轩轩好奇了,为什么他跟妈咪就应该住那里啊,那里是什么地方他都不懂好不好。  本来穆公子觉得自己这两天的承受能力够强了,但是听到这个他还是不由得再次石化了,原来他不想回去的地方,欧阳瑞西那女人也照样的不稀罕回去,他早就该想到的,如果她是住在这边的话,这么多年不可能一次都没有遇到过,他自己有了那么大的一个儿子,别墅那边也不可能没有消息传出来。  其实吧!穆公子,就算遇到了你就真的能认出别人来吗?你可不要忘了昨天别人就那么近距离的站在你面前,如果不是甩给你一本结婚证,你会知道别人是谁不。  “好了,我们快点走吧!”穆季云快速的掩饰了一下自己那烦乱的思绪,拿起一边的公文包跟外套抬步向外走去,对于这种避重就轻的事情他可是经常做,看他的助理就知道了,近朱者赤,进墨者黑啊!  小轩轩在心里暗暗的鄙视着自家老爹,这妖孽整天都是含混过去,脾气还那么阴晴不定,他家妈咪怎么就那么没眼光,喜欢上这家伙了呢?小轩轩觉得都想泪奔了。  出到门口,看见罗昊开过来的那辆兰博基尼小轩轩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昨天的那辆法拉力限量版跑车已经让他觉得这男人够奢侈的了,想不到今天又给他冒出一辆兰博基尼爱马仕来,这家伙的车库里到底还有多少辆这种世界级的名车啊!看来他不得不重新的好好审视面前的这个男人了。  “楞什么呢?快点上来,要不真的来不及了。”这小家伙怎么了,看见这车有那么吃惊吗?难道他知道这车价格不菲。  穆公子你还别说,他还就真的知道了,要不你以为他整天上网是上假的啊!小轩轩一声不吭的上了车,无视掉自家老爹那投在自己身上探究的目光。  嘿!还挺有情绪,穆季云小心的为他调好安全带,踩离合,挂挡走人,动作可是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小轩轩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跟他爹地的奢侈相比,他跟妈咪那就是生长在贫民窟里的,虽然他以前一直都不那么认为,毕竟跟一般的人比较他跟妈咪已经是属于富裕的了,可是一跟穆公子相比,差距马上就显示出来了,看来古话还是说得很对的,那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穆季云也没有理他,因为他的心思也在百转千回,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自己那名义上的妻子竟然没有住在别墅里,那么他每年打进去的钱是否也从来没有动用过呢?他一直就觉得自己给了她最好的生活,所以就算从来不出现也是对得起她的,毕竟穆家少夫人的位置一直都在那里摆着,可是她的出其不备还是让他感到了挫折,也有了小小的亏欠感,试想六年前的她应该还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少女吧!可她这么多年又是怎样的带着儿子在部队那么艰苦的条件下生存的。  两父子各怀心思,还好早上的车不是很多,所以去到幼儿园的时候时间还不算很晚,因为这边比较接近郊区,无法跟市中心的繁华相比较,所以穆公子的拉风跑车还是引起了众人的注目。  穆公子已经习惯了别人那些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所以一派从容,反观小轩轩就纠结了,他就是因为知道会引起这种轰动,所以一开始才会那么不情不愿上这车的,看!真的被别人当候看了吧!亏那罪魁祸首还在那笑得一脸桃花,现在也忘了怎么跟同学显示自己有爹地了,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话说他真的不愿当候啊!因为他是属鼠的好不好。  穆季云一路跟着小梓轩走进幼儿园,看着儿子那绷得紧紧的小脸,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到他了,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动作秒杀了多少那些送孩子过来的少妇们的心,又让多少男人自惭形秽。嘿!看来我们家穆公子还真的是后知后觉啊!  “穆梓轩,你给我站住。”突然一声稚嫩的声音响起,同时的也很成功的让那对别扭的父子给停下了脚步,一个略胖的小男孩飞奔了过来,还不忘拿那胖嘟嘟的小手去推了一下小轩轩,穆季云看到这情况那漂亮的桃红眼马上便有了变化,寒气一下遍布全身,手也快速的伸了过去,抓住那个准备跌倒的身影。  “陆飞,你推我干什么。”小轩轩怒了,这家伙老是仗着自己块头大欺负他,偏偏又每次打不过自己,开玩笑,他可是从小就跟着部队那些叔叔们学过格斗的,打得过他就怪了。  “穆梓轩,我妈妈说了,你就是一个野种,你没有爸爸,所以你不要老骗我们你有爹地了。”看来人家还没注意到我们穆公子那越发黑沉的俊脸,所以才敢在那大放厥词。  “谁说我没有,我有,我才不是野种。”靠啊!你妹才是野种,你全家都是野种,话说你难道就没看见旁边那一尊游走在暴怒边缘的大佛吗?  “那你把你爹地叫过来给我们看啊!这样我们就不说你是野种了,我妈妈说了,你妈妈就是个狐狸精,所以你才会没有爹地。”吗呀!这都什么父母啊!怎么教小孩这种思想啊!汗!  穆梓轩真的火了,在穆公子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抬起手来给了别人一拳,别人再怎么说他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能说他妈咪的坏话,又是一个另版的穆公子,你欺负谁都行,就是不能欺负我在意的人。  “穆梓轩,你又打我鼻子,”说着用手捂住鼻子往回跑,他怎么那么倒霉啊!每次都被穆梓轩打中鼻子。  穆公子不淡定了,这什么状况啊!?他都还来不及发火呢?某人就把别人给打了,看不出来自家儿子还有暴力倾向啊!还真的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想到这穆公子那浑身的寒气消去了不少,薄唇又染上了淡淡的笑意。  “小野种,你怎么那么没家教,谁让你打我儿子的,你那狐狸精妈妈就没有好好的教你规矩吗?”一个打扮夸张的女人席卷而来,说出来的话让穆公子好不容易挂上的浅笑又给抹去了,刀刃般的眼神马上缩定了目标。  “大婶,你在说谁是野种呢?是在说你手里的那个吗?”穆公子你邪恶了哦!原来小轩轩的毒舌是遗传于你啊!骂人都不带脏字的。话说人家也没有那么老了,只不过抹的粉多了那么一点,穿的衣服花俏了那么一点,说的话恶毒了那么一点,还有行为好吧!我承认,穆公子,你赢了,这女人她还真的就是一大婶。  “呃!你是谁。”这恶女人终于注意到旁边有那么大的一个人存在,而且还是一个帅得一塌糊涂的美男子,刚才还河东狮吼的声音马上低了好多个调。  穆公子,看来你的魅力减低了,要不今儿个早上怎么就老是被人忽视掉了呢?  “不好意思,我就是你口里说的野种的爹地,狐狸精妈咪的老公,这位大婶,你说我是谁呢?嗯!”穆公子的语调里有着咬牙彻齿的阴冷气息,褪去了嬉皮的笑脸,他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马上以其极尽的方式散发开来,幽蓝的深眸也加进了冷酷的色彩,那强大的气场就连小轩轩也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更别说现在被他紧紧盯住的陆家大婶了,她现在才感觉到这男人周身都充满了危险的指数,那冷酷的表情更是让她两腿发软,哪里还有刚才的强悍,唉!这恶的还真的就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  “下次记得先刷了牙再出门,免得污染了别人的空气,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一次看到,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惹怒了我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灿烂。”看来穆公子真的是被气得不轻啊!狠话都放出来了。  其实人家也很想知道穆公子说的别样灿烂到底是什么的说。  陆家妈妈吓得脚都软了,本来就涂得煞白的脸显得更加的苍白,其实吧她跟欧阳瑞西之间也并没有多大的仇恨,只是看不惯她老是一副很清高的样子,害得每次的亲子运动会自己老公的视线都是往她身上瞄,还老拿自己跟她作比较,所以她才会那么怨恨。  欧阳瑞西这是躺着也中枪吗?她的个性本来就如此,别人对她有想法难道还是她的错不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