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229.第229章十二年的漫长爱恋

229.第229章十二年的漫长爱恋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30更新时间:2016-01-06 10:36:44
   “好的,小雅,很高兴认识你,希望以后可以常常联系。”上官楚楚扫视了一周都没有看见欧阳瑞西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小小的落寞,也不知道她手臂上的伤口好了没有。  “我会的,楚楚姐姐。”安小雅的嗓音柔柔的,是属于那种很文静的女孩子,全身都透露着高贵而又典雅的气质,那一种沉稳和气度跟她的年龄一点也不相符,有着绝美的神态陪衬着她的空灵飘逸。  “穆季云,瑞西怎么没有来。”上官楚楚跟安小雅低聊了几句,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声,她还以为一定会见到那丫头的呢?  经由上官楚楚这么的一问,全部人的眼神都集中到了穆季云的身上,因为这也是他们很想知道的问题,夏雨晨倒是稍微的知道一些状况,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跟那事有着直接的关系,但是那是林飘然强吻上学长的,嫂子应该会听他的解释才对,所以这个原因他直接的选择忽视掉,在他眼里的欧阳瑞西可是一个很理性的女人,绝对不会因为这么的一个意外而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因此这也是他很不解穆季云何故如此猛灌酒的原因。  “她去军演了。”穆季云无视掉他们所有探究的眼神,淡淡的给回了那么的一句,听不出他到底是秉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只是觉得语气带着那么的一些懊恼的成份在里面。  “什么,去军演了,我怎么没有听说,又是封闭式的吗?”上官楚楚可是记得不久前欧阳瑞西才去集训过的,这怎么那么快又弄出一个军演来了呢?要知道联系不上她的心情真的是很心焦的啊!  “我也不知道,她什么都没有跟我说。”穆季云已经不像刚才那样的猛灌了,只是不紧不慢的抿着酒,幽深的眼眸透露着一股忧伤的气息。  “学长,该不会是嫂子还在为下午林飘然的事生气吧!你没有好好的跟她解释吗?”夏雨晨迟疑的问道,不至于啊!上流社会谁不知道尊贵的穆公子可是从来就不跟女人接吻的,应该很好解释才对啊!还是说嫂子并不知道他的这个洁癖呢?  “应该是吧!我可是连她人都没有见到,又哪来的解释呢?”穆季云说着又猛灌了一杯酒,语气幽怨到了极点,。  “什么,听你们这么说难道是嫂子已经知道了林飘然怀孕的事情了吗?”冷傲风不明情况的插了那么的一句,因为在他认为能让欧阳瑞西在意的也就只有林飘然怀孕的那件事了吧!要不他还真的是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是给这个更严重的。  “你们现在都在说些什么啊!什么叫做林飘然已经怀孕了,还有瑞西已经知道了,难道说她并不是去军演,而是因为伤心一个人躲起来了吗?”上官楚楚说这话的时候可是盯着穆季云看的,双眼都冒出了熊熊的怒火,穆季云,千万别是我想的那样,要不我管你是不是那丫头最爱的男人,先骂了再说。  “什么就知道怀孕的事情了,我们说的是下午学长被林飘然强吻的事。”夏雨晨没好气的瞪了冷傲风一眼,这丫的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难道他不知道自己老婆跟嫂子是闺蜜吗?你这样的一爆料学长岂不是会死得很惨,要知道上官小妞可是泼辣得很的。  “听你们这意思是说林飘然真的是怀孕了,而且还瞒着瑞西一人。”上官楚楚别的都不听,就捡了她所在意的话题来发问。  “呃!这个……”夏雨晨偷瞄了穆季云一眼,谁知道对方还是在低垂着眼帘,默默的喝着酒,就好像他们现在所谈论着的事情跟他无关似的。  “穆季云,请给我解释一下,你跟那个林飘然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上官楚楚的火爆脾气嘣的一声就上来了,只要是有关于欧阳瑞西的事情她都特别的上心,欺负了欧阳瑞西那就代表着同样的欺负了她上官楚楚。  “老婆,你先别激动,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冷傲风捉住上官楚楚那要暴跳起来的身子,要死了,没有看见穆公子满脸阴霾的表情吗?她还去凑什么热闹啊!  “冷傲风,你丫的给我一边去,我要的是穆季云的回答,再说了你也同样的不是什么好鸟,别忘了你那个温柔可人的秦可儿。”上官楚楚一生起气来可不管你是谁,统统都被她一棒给全部的打死。  冷傲风薄唇动了动,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因为秦可儿的事情确实是存在着的,他无法把自己的这个过往给全部的抹杀掉,但是他可以做到绝不让她参与到自己以后的生活中去,对于这一点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如果我说没有你会相信吗?”穆季云自嘲的笑了笑,那女人就刚看见一个接吻的场面就转身而去了,如果说再让她知道林飘然怀孕的这件事的话不知道她会怎么样的对待自己,是重新的看着有自己的报道而活呢?还是会从此心灰意冷真的不再爱自己。  “不信,你跟那女人之间可是一直都那样暧昧不清着的,要让人相信你们两个人没有一丝的关系你觉得说得过去吗?”上官楚楚冷哼了一声,藐视的看着穆季云,她还以为他是真的对欧阳瑞西上心了呢?想不到竟然只是一个假像而已。  “是吧!就连你也不信,所以她才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就连电话也处于了关机的状态。”穆季云绝不相信小杜说的她的电话只是因为没有电池而已那么的简单,他知道这肯定是她在逃避自己的一种方式。  “穆季云,说实话,我真的很鄙视你,你知道她因为爱你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你又知道她花了多长的时间来爱你吗?不,你不知道,因为你的心里一直就没有过她,你的关心,你的温柔,你的宠爱都给了别的女人,却吝啬得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她。”  上官楚楚难过的闭了闭她那因为激动而有些红润的眼眸,心里是一阵阵的难过,因为只有她知道那丫头爱得有多累,又只有她才知道那丫头的心里有多苦,别人都只看见了她现在风光的一面。又有谁知道她现在的成就是她流了多少的血汗而换来的。  “我知道”如果说是在今天以前他是真的不知道,可是在看见了她书房内的那一大沓的报纸之后,说他还感受不到她那浓得化不开的爱意的话,那么他还真的是不配得到她的爱。  “你知道,穆季云,你确定自己是真的知道吗?为了你说的‘不喜欢没用的女人’这么一句无关轻重的话她就决然的选择了自己最不喜欢的外**校,而且不惜于以此换来被欧阳家赶出家门的厄运,不,你并不知道,那丫头为了你舍弃了多少自己的青春年华,认识了你多久,她就爱了你多久,甚至在被已经毫无关系的欧阳家强迫嫁人的时候,听说新郎是你便毫不考虑的嫁了过去,可是你又是怎么对她的。”  上官楚楚的眼泪犹如断线的珠子般在串串的滑落,她的那一声声控诉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因为这些确实是他们从来就不曾了解过的,他们今天所看到的那个欧阳瑞西是风光而又英姿飒爽的。从来就不知道她也有过不堪的时候。  “对不起!”穆季云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句话是对上官楚楚说的还是对欧阳瑞西说的,因为他真的不知道欧阳瑞西之所以选择去军校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罗昊给他的资料里虽然说有提到这一点,但是却并没有注明原因,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吧!可是他什么时候对欧阳瑞西说过那么的一句‘不喜欢没用的女人’了呢?他自己怎么就一点印象也没有啊!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你的对不起应该是对着瑞西去说,对着她爱了你十二年的漫长岁月而说,对她嫁给你之后没有尽过一天的丈夫责任而说,她在大腹便便的时候你在尽情的跟别的女人嬉戏游玩着,她在出任务处于危情一刻时你却安逸的享受着帝王般的生活,她在为了轩轩的生病而吓得六神无住一人守在病床边时你却在娱乐场所里纸醉金迷般的挥霍着,所以说穆季云,你对她是何其的残忍,又是何其的无情。”  上官楚楚的双唇在不停的颤抖着,这些话可是她一直都想对穆季云吼出来的,已经积压得她有些透不过气来了,她不是欧阳瑞西,做不到那一种默默承受着伤痛的卑微想法,所以该是属于自己的东西绝对的不会便宜了别人。  “什么十二年,上官楚楚,你给我说清楚,我跟她真的是在十二年前就已经接触过了吗?”穆季云完全的被上官楚楚喊出来的话给呆住了,他在今天才知道原来欧阳瑞西是爱着自己的,可是却没有想到会爱了那么的久,他真的不敢想像这么漫才的岁月里她在得不到自己的任何回应之下是怎么度过的,因为就在这几个小时自己找不到她的时间里,他就已经觉得整个人都被抽走了力气,没有了一丝活人的气息,她所带给自己的震撼真的是一次要给一次来得强烈,就像要毁灭自己的整个世界般突然的崩塌了下去。  “说实话,我宁愿你从来就没有跟她相遇过,至少她还可以过得幸福一点,而不是把自己给定格在了就为你一个人而活之上。”上官楚楚伸手就把面前的酒拿起给自己仰头的灌下,冰冷的液体顺着她的喉咙滑下,直达她的心底,刺痛着她的所有感观,也引来了她的一阵轻咳。  “你慢点喝啊!”冷傲风伸手给她顺了顺气,再抽出纸巾来给她擦了擦眼泪,说实话,他真的是被她刚才那竭斯底里的神态给吓着了,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她对欧阳瑞西的感情有多么的深厚,那种程度肯定不是他们这些外人可以猜测得到的。  穆季云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种呆愕的状态,他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何种的心情,她爱他,却并不是由她亲口的说出来的,而是透过报纸、透过别人来告诉自己的,可更不可原谅的是最近这么天天的亲密相处他竟然丝毫也没有感知出来,难道说这就是自己对她的那所谓的爱吗?那跟她的大度相比,自己的爱在她的面前怎么就变得这么的渺小了呢?  夏雨晨抬眼去看了一下安小雅,暗测着她真的是已经移情别恋了吗?如果是在这之前他真的会觉得是那样没错,可是在听了上官楚楚说的嫂子对学长那深深的始终如一的爱恋之后,他也开始充满了希望起来,因为他眼里的安小雅并不是一个见异思迁之人。  安小雅的心情也跟着有一些的落寞,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境况跟欧阳瑞西是那么的相像,同样的是偷偷的爱着一个男人,不过自己的情况要给她好上很多,至少她的身边还有着最宠爱自己的家人,而瑞西姐姐身边就只有一个亲密无间的朋友而已,这么的说来自己是何其的幸运,那么她还有什么好郁闷的呢?  整个包厢此时都处于了一片寂静的沉默之中,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斥着各种不一的想法,对于欧阳瑞西他们又有了一个新的了解,对她也就更加的尊敬了起来,试想世间能有几个像她那样爱得卑微的女人,明明就是自己的丈夫,却因为他的不爱而默默一人承受着他每天游走于各个女人之间的**场面,不得不说她真的是有着很好的韧性在里面,要不怎么的强迫自己去度过那漫长的等待岁月呢?  此时一阵优美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众人的沉默场面,每个人都快速的看向了声音的来源之地,穆季云更是急切的拿起了自己摆放在桌上那不停的闪耀着亮光的手机,一丝雀跃也跟着涌上了心头,可是在看见来电显示并不是那个小女人时不免得有那么一点的失望,但还是快速的接了起来。  “喂,轩轩,怎么了。”穆季云的话语很是温柔,他对轩轩那可是绝对的宠爱着的。  “爹地,你跟妈咪去哪里了吗?怎么今天都不见回家。”小轩轩无聊的坐在花园的台阶之上,他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可是一直都没有见到他们回来,这可是以前从来就没有过的事情,所以他有些担心了。  “哦!你妈咪去H市军演了,因为走得匆忙,所以才没有跟你说的。”穆季云按了按有些发疼的眉心,他怎么就把轩轩给忘记了。  “嗯!怪不得她关机了,那爹地你怎么还不回来。”小轩轩有些委屈的说着,怎么都不回来也没有人跟自己说一声呢?难道自己成了被遗忘的小孩了吗?  “我现在跟你冷叔叔他们在酒吧,一会儿就回去了,你自己乖乖的先睡觉去好不好。”穆季云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微笑,这可是他今天晚上第一次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只因在电话另一头的那个小小的人儿是欧阳瑞西送给自己最珍贵的宝贝。  “什么,爹地,妈咪刚不在家,你又去那个什么妖娆盛世了吗?可不许搭理别的女人,要不我告诉欧阳上校去,让她罚你一百个俯卧撑。”小轩轩气呼呼的说道,对于妖娆盛世他可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因为他刚到穆公子的身边时那可是天天都在清除着他身边那些乱七八糟的女妖精,一个个都穿得那么的暴露,整个人都要趴在穆公子的身上去了,怎么看就怎么的惹人不爽。  “我现在倒情愿她罚我做一百个俯卧撑。”不要说一百个了,只要是她现在愿意搭理自己,就算是一千个他也愿意去做,那样至少可以说明她还是在自己身边的。  “爹地,你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别看小轩轩的年纪小,他对语言上的理解能力可是很强的,所以很快的他便捕捉到穆季云话语里那意有所指的意味来。  “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想你妈咪了而已。”穆季云轻舒了一口气,跟小轩轩这么的一说,他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的压抑了,现在他倒是情愿骗自己欧阳瑞西是真的因为太忙了没有给手机换电池,也不愿意去接受她那是故意的在躲着自己。  “嗯!爹地,我想你们两个了,所以要快点回家哦!”小轩轩垂头丧气的说着,其实聪明如他又怎么可能没有听出来自家爹地那有些落寞的情绪来呢?要知道这几个月他可是与他朝夕相处着的,就连去公司上班的时候也会把自己给带上,所以他喜怒哀乐时所用的语气那是完全的不同的,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跟妈咪有关而已。  “好,我知道了,快点去睡吧!”穆季云的声音有些许的沙哑,不知道是因为酒喝多了的缘故还是因为轩轩的那一番感性的话,现在的他感觉到自己特别的脆弱,这是从来就不曾碰到过的一种状态。  “爹地,再见。”小轩轩挂断了电话,一脸落寞的站起身来向楼上走去,没有了爹地和妈咪的房子对他来说真的是少了很多的欢乐,默默的坐在电脑桌前,小小的身影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孤寂在里面。  看着那不停的在跳动着的唯美头像,静坐了好久他才拿起鼠标继续的编程着他最新构思出来的游戏程序,里面的故事情节很简单,是他所追求的那一种温馨的风格,最主要的是里面还有他最爱的爹地和妈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