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242.第242章你是不是喝酒了

242.第242章你是不是喝酒了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505更新时间:2016-01-06 10:36:51
   穆季云略显疲惫感的把自己抛进大床之中,这一次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先跑进浴室去洗澡,而是有些慵懒的看着天花板发呆,幽深的眼眸显得更加的扑朔迷离,有着一种淡淡的伤感。  一阵轻轻的叩门声过后,傅冰蝶那美丽的身影便走了进来,学着他一样把自己给抛进大床之中,但是并不是看着天花板,而是侧身专注的看着那个此时不知道神游在何方的俊美容颜之上。  刚才他落寞转身而走的身影她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虽然她很喜欢小轩轩,但是对于自己唯一的儿子她也很爱,只不过在很多的时候她都把心思给专注在了穆时桀的身上,这是一开始自己允诺过他的,就算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依然保持在她心里第一的位置,所以才会对自己的儿子关心得很不到位,不得不说她并不是一个很称职的母亲,给他安排了最好的照顾,可终究不如父母的疼爱吧!所以他才会一年给一年的跟自己变得淡泊了起来。  当初把罗昊带回家就是秉着给他作伴的想法的,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孩子受到了穆时桀的影响,整就一个冰山的代名词,所以根本就无法跟他玩到一起,这是她始料未及的,虽然如此,她还是要把罗昊给安排在他的身边,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比较的放心,原因是她知道罗昊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都不会弃他于不顾,誓死的都会保护着他的周全。  “儿子,是不是很怨妈妈。”傅冰蝶用手轻轻的拨弄着他皱在一起的眉心,依旧美丽的娇颜之上有着浓浓的歉意,眼里散发出来的却是柔柔的光芒。  “妈,你想多了,我谁也没有怨过。”穆季云轻阖上眼眸,他真的谁也不怨,没有他们在身边的陪伴,他依然的活得很好,反正从小到大他都是那么过来的,父亲的眼里只有母亲一个人,而母亲的眼里虽然也有着自己,但是并不及父亲来得重要,所以慢慢的他就认清楚了一个事实,他只不过是这个家中可有可无的一员而已。  “对不起,是我们都太自私了,但是你爸爸他并不是不喜欢你,而是他不懂得怎么的去表达自己对你的那一份感情,其实他对你的所有出发点都是好的,小的时候之所以把你给送到国外去生活,不说你也应该知道,那时的他有着双重的身份,把你放在我们的身边真的是很不安全,所以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才会让你远离危险的。”如果说傅冰蝶觉得自己对穆季云最大的愧意是什么的话,那就是没有把他从小的一直带在身边照顾了。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其实他自己也知道父亲暗地里还有着另一重的身份,那就是魅幻的帝主,那个传说中神秘组织的最高领导者,也是各国官员想拉为己用的对象,因为他们有着最为先进的武装系统,也有着最为广阔的人脉,但是对于这些他一概不懂,因为父亲从来就没有让自己接触过,而听说父亲每次以那个身份存在着的时候都会戴上一个金色的面具,所以也从来就没有人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是什么。  “儿子,是不是觉得特委屈。”傅冰蝶的手爱怜的摸过他的碎发,这辈子她从来就没有亏欠过谁,可是对自己的这个唯一的儿子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欠下了很多很多。  “妈,如果是在小的时候,我肯定会有这一种的想法,但是现在已经荡然无存了,对不起!我去洗个澡。”穆季云逃避性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有点惊慌失措般的往浴室走去,说实话,他真的很不习惯自己的母亲对自己说这么感性的话,因为一直的没有过,所以现在也不稀罕。  傅冰蝶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有那么几秒钟的失神,看来他们之间真的是堵了一道很厚的墙,现在无论是怎么补救也不可能让他对自己亲切起来,难过的闭了闭她那美丽的凤眼,有些东西真的是失去了就失去了,再怎么试图的去抓住也不可能有所改变,就像他们跟儿子之间的感情一样,空白了的那一段岁月怎么填都无法填满的。  穆季云把水龙头打开,任那冰凉的水柱不停的淋洒在身体之上,委屈吗?在他长这么大之后才来问自己这么一句话是不是显得有些多余了呢?用力的在自己那满是水珠的脸上撸了一下,他又恢复了那个妖孽般的俊美男人,有着最引以为傲的资本,别的东西他真是都可以不要,但是妻子跟孩子却是他必须兼顾到的人儿,因为他们在自己心里所存在的位置是任何人也无法撼动得了的。  ++++++++华丽丽的场景分割线  “安小雅,你要继续的这样躲我到什么时候,嗯!”夏雨晨噙着一丝自嘲的冷笑,双手撑在墙上,把她给禁锢在中间,截住了某个女人想逃的身影。  “我没有,雨晨,你是不是喝酒了。”安小雅皱了皱自己那小巧的鼻子,恬静的脸上有着一丝担心。  “是的,喝了,但是我没有醉。”夏雨晨说着还故意的对她吹了一口气,浓浓的酒气马上在这一方的空间里飘散开来。  “别闹,我给你去兑一杯蜂蜜水,要不明天该头疼了。”安小雅很是诧异他到底是跟谁去喝的酒,怎么那么早就醉了呢?  “该死的,安小雅,我说我没有醉,你难道没有听清楚吗?”夏雨晨确实是没有醉得很彻底,只是有一些的酒意而已,今天为了完成穆季云交待给自己的事情,垄断林氏集团的建筑材料供应,他可是卯足了劲的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请那些家伙吃饭的时候被敬了不少的酒,但是还没有达到迷糊不清的地步,所以他现在有着借助酒意耍无赖的嫌疑在里面。  “好,我知道你没有醉,可是你能不能先让我过去。”安小雅因为他的近距离接触而内心在狂跳不已,不知道他的下一步会做出什么动作来才是她最害怕的事情,虽然说自己很爱他,可是她不喜欢他在醉酒的状况之下对自己做的任何事情,因为那会让她觉得不是因为爱,而是酒精的使然因子促使了他去那么做,纯粹的只是被迷糊了心智而已,没有任何爱的成份在里面,这个结果是她最不能接受的。  “不要,我一放手,你就要逃了,你已经躲了我很多天了,告诉我原因我便让你过去。”夏雨晨邪魅的低笑着,炫紫色的耳钉在壁灯昏黄的折射下漾起一圈圈的迷离,晃花了安小雅那忧伤的眸子,呆滞的忘了任何的反应。  “雨晨,我真的没有要躲你,我只是要进厨房而已,听话,去乖乖的坐好。”安小雅试图的哄诱着他,都说了喝醉的人最喜欢别人附和他的话了。雨晨应该也是这样的吧!  “很好,安小雅,你就是逃避着不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夏雨晨虽说平时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可是他的气势还是存在着的,这要看他愿不愿意的散发出来而已。  “我……”安小雅的双唇懦动了下,终究不知道该怎么的解释自己最近对他的那一种有意的躲闪,因为她真的是害怕自己会在一时忍不住的情况之下流露出自己所有的情丝万缕,历经了以前的事迹,请允许她能让自己稍微的留着最后仅存不多的一点自尊心。  “你没话可说了是不,原来你以前对我的所谓喜欢也只不过是如此的肤浅而已,终究到了最后也像其他的女人似的只是一时的贪恋上了我的容颜。”夏雨晨悠悠的说完,收回双手,踉跄的进了那个这几天一直都是安小雅住着的卧室,在这一刻他可以肯定她以前对自己的喜欢真的只是年少时的一种盲目的追崇而已,并不是男女之间的甜蜜爱情。  安小雅咬着自己的唇瓣,脸色一片的苍白,原来在他的眼里自己也只不过是他身边的众多女人之一而已,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尤其是他的最后的一句话更让自己无地自容般的难受,她不否认在最初的瞬间她真的是被他的俊美所迷惑了心神,但是这么多年的思念并不是为了他的那一张姣好的容颜,而是因为他是自己生命中唯一爱上了的男子。  步伐不稳的向厨房走去,就算他如此的拿话来伤了自己,她依然的无法做到对他漠不关心,因为他难受的话自己看着会更加的心疼难过。  夏雨晨无力的滑落在床边,顺手的解开自己衬衣上面的几颗扣子,露出一片蜜色的肌肤,显得性感而又慵懒,张扬着他魅惑人心的极度妖娆。  安小雅,你真的就变得那么的快吗?那么自己这几年来那强烈的压制在心底的深深眷恋又算什么呢?终究只是南柯一梦而已吗?讽刺般的冷笑了下,不要说历经千年了,就是几年也能物是人非,所以那些所谓的旷世奇缘都是一些狗血的桥段而已,没有一点的可信度而言,亏他还傻傻的以为无论时间如何的变迁,她还是会停留在最初的起点等着自己哪一天有足够的勇气把她给纳入怀里,可是到头来她早已忘却了自己曾经的那一份痴迷,在岁月的年轮中慢慢的淡出了这一种少女时代的懵懂情愫。  想想也罢,自己跟她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遥远,她是一个豪门家的千金小姐,集万千的宠爱于一身,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人人唾弃的私生子而已,虽然身后也是一个庞大背景的家庭,可是却与他没有一丝的关系,那个家永远也不会接受自己的加入,试想如此卑微的一个他又有什么资格去争取她的爱情呢?  “雨晨,喝点蜂蜜水吧!”安小雅迟疑的走到他的身边,把手里的杯子伸到他的面前,看着他此刻那伤感的样子,其实她更想做的是把他给圈进自己的怀里,而不是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跟着黯然神伤。  “不用了,谢谢!你出去吧!”夏雨晨闭上双眸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疲惫的假寐着,跟他白天在别人面前的那一种嬉皮笑脸的个性有着很大的反差,一点的活力都没有,有的只是满脸的无奈跟落寞。  “你还是喝一点吧!这样会比较舒服一些。”安小雅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小声的哀求着,反正从爱上了他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没有了自我,更加的没有了脾气,所以还有什么忽视是她所不能忍的呢?  “安小雅,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马上的出去,否则后果自负。”夏雨晨睁看自己那略带醉意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安小雅那让蜜桃般鲜嫩的双唇,眼里闪烁着邪气的光芒。  “我……只是想让你喝点蜂蜜水而已,唔……”安小雅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夏雨晨瞬间的堵住了樱唇,手里的杯子也掉落在地上,水渍飞溅在两人的身上,有那么的一丝温热,而她却只能瞪着双眼不停的挣扎着,她真的没有想到他会突然的吻向自己,所以一时之间只能秉着本能的做着反抗。  夏雨晨置气的吮吸着她唇内的美好,根本就不理会她的反抗,他有提醒过让她离开的,既然不走那么就要有足够的勇气来接受他的惩罚。  安小雅慢慢的迷失在他高超的吻技之中,本来反抗的双手不自觉的环上了他健美的腰身,这是她保留了许久的初吻,想不到竟然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给他夺了去,说不上是伤感还是无奈,可以肯定的是绝对的没有厌恶,反而还有着一丝的雀跃。  他的唇齿间流淌着淡淡的酒香,随着他舌尖的挑、逗不停的冲击着安小雅所有的感官,出于本能的回应着他的热情,一滴晶莹的泪珠在此时悄然的滑落,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幸福,要知道这个场景可是她盼望已久的,把自己的初吻献给自己最爱的人,虽然说对方是被酒精的度数迷失了心智,但她还是忘记了初衷随他不自主的起舞着。  夏雨晨忘情的闭着双眸,就像是干渴已久的旅者终于找到了水源般贪婪的纠缠着她跟自己一起的沉沦,可是在尝到她那略带咸意的泪水时暮然的放开了她,带着一丝的慌乱迅速的站了起来,敞开的胸口随着他急促的呼吸不停的起伏着。  “对不起!我失态了。”夏雨晨落荒而逃般的快步走了出去,脸上有着深深的懊恼,该死的,他竟然不顾她的反抗侵犯了她,看来自己真的是在不经意间早已经把她给放在了心上,而她却对自己没有了一丝的情意,要不也不会为此而流泪不止,想不到在无意中他还是不自觉的伤害了她,这是自己最不乐于见到的。  安小雅看着他夺门而逃的踉跄身影,眩晕的用手抵住地板,他终究是不爱自己的是吗?所以才会惊觉到吻的人是自己时如此的悔不当初,懊恼不已的匆忙而去。  失神的沉浸在这一片的气息当中,白皙的小手轻轻的抚上被他吻过的双唇,前一秒钟他还抵死的跟自己缠绵着,可在后一秒钟却已唇离人走,就恍惚那一个吻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般,只有残留在唇瓣上的酒香告诉着她刚才那温情的一幕真的是发生过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