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243.第243章尝尝什么是心痛的滋味

243.第243章尝尝什么是心痛的滋味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808更新时间:2016-01-06 10:36:52
   他,是在讨厌着自己的吗?或许是因为接吻的对象是自己所以才那么的难以接受呢?是否自己根本的就不应该来这么的一趟,还是说已经到了该离开的时刻了,毕竟环绕财团的人可是都已经回去了的,自己是因为不舍得就此别过所以才努力的说服自己继续的留下来的,可是她的选择终究还是错了吧!他依然的对自己那么的一屑不顾。  两个本来相互深爱着的人,却因为一个不经意间的微小变化而彼此的猜测着,也就注定了这一场的爱情拉力赛走的越发的艰难重重。  泪在无声的滑落,安小雅纹丝不动的把脸深埋在长发中,挡住了她脸上的所有表情,却掩饰不了她双肩因为伤心而带来的颤抖,这让去而复返的夏雨晨看了,心底更加的一片冰凉,自己就真的那么让她感觉到不堪吗?一个情不自禁的吻竟然让她如此的伤悲,她那是在为谁守着自己的忠诚吗?好多的疑问号让他很想大声的嘲她吼出来,可是他无法向前踏出一步,只能默默的转身离开,把误会来了个彻底的深度化。  夜的沉静是疗伤的最好时刻,但同时的也是人最感觉到凄苦无助的时候,就貌似一支美妙的笛曲,飘荡着忧伤的音符,时而伤悲,时而悠远绵长,却始终的让人无法伸手就能碰触到。  一夜之间,改变最大的莫过于林氏集团了,一天之前它还是S市建筑行业中的翘楚,可是一天之后却已经接近了破产的边缘,如果不是还有百货公司的这一版块在支撑着的话,林氏的股票在今天就会面临着变成一文不值的废纸这一种厄运,所以不得不说穆季云还算是手下留情的,并没有对其赶尽杀绝。  林飘然现在整个人都处于了一种失魂的状态,白皙的玉手无意识的抚摸着她的肚子,只要这样才能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残留着一丝的幸福可言,穆季云的绝情她不是今天才见识到的,一直以来他对所有的女人都是那么的无情无爱,本以为自己会是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那一个人,可是想不到的是却被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欧阳瑞西给抢去了先机,这是她最为怨恨着的。  穆季云,你就真的那么爱那个女人吗?她对于你来说就真的那么特别吗?为了她不惜把林氏集团给逼上了绝路,你这样做可知道把我伤害得有多彻底,可是怎么办呢?你越是想要保护着的人,我可是越想着要把她给除去,你越是不想让她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就越是把她给带往这一方面去猜测,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护她到几时。  这么的一想她便拿起了自己的电话,在那个注明着贱、人的号码上毫不犹豫的按了下去,她无法得到的,凭什么要让她独享了去呢?她非要让她也尝尝什么是心痛的滋味不可。  可是对方传来的却是一阵的忙音,这个状况让她生气的把电话给砸到了沙发上,欧阳瑞西,你以为把电话关机就可以逃避我了吗?我就不信你这一辈子都不开机,就算挖地三尺我也非要把你给挖出来不可。  “林总,你真的不再想想办法了吗?这样下去林氏的股票真的会随时的变成一堆废纸的,而且现在所有的股东都在那嚷嚷着要你去给他们一个说法呢?”特助额头上一脸的薄汗,本来昨天早上他还以为可以打着风行国际的旗号去把林氏集团的信誉给挽回来的,可是谁知道人家虽然买风行国际的帐,对他们林氏却连眉毛都不抬一下,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转圜的余地,所以跑了一天下来真的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这也就算了,事情反而有着越演越烈的趋势,所以才会一夜之间让林氏的所有股票跌落到了最低点。  “要说法是吗?那帮老家伙,分红的时候怎么没有见他们说要给一个说法了,现在林氏一遇到了危机他们马上就开始要造反了是不是,好啊!要说法是吗?我现在就可以给他们。”林飘然冷冷的嘲笑着,分不出她那是因为高兴还是感到世态炎凉。  “可是我们真的就不能让穆总裁帮一下忙吗?”特助小心翼翼的问道,再怎么说他们两人之间可都是有过一段情的,这一点忙对风行国际来说简直就是易于反掌的事,他应该没有道理不帮才是。  “哈哈!找他帮忙,如果我说林氏之所以变成今天的样子都是因为他们风行国际从中操纵着的呢?你还会不会觉得他会出手相助。”林飘然说这话的时候可是咬碎了一口的银牙,穆季云,我是如此的爱你,委曲求全的不去在意你身边那一个接一个而来的女人,做出一副豁然大度的样子来以讨你的欢心,以为终有一天你会发现到我的好,心甘情愿的娶我过门,让我成为风行国际的女主人,可想不到的是你竟然会为了一个穷酸女践踏了我对你所有的爱。  “这不应该啊!我们林氏集团可是一直都跟他们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他不应该会出此狠招才对,而且林总你不是跟他很熟的吗?”特助绝对的不会相信穆季云会无聊到拿林氏来开刀,除非是发生了些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情,要不以穆总裁的为人不可能突然的置他们于死地才对。  “没有利益冲突吗?这只是你个人的想法而已,谈笑间就能把你给吃得连骨头都不剩,穆季云一向绝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可是谁的帐也不会买,所以别指望着他会对我们手下留情,现在他没有大肆的收购我们的股票你就应该感到庆幸了,算了,你还是出去吧!我一个人好好的想一想。”林飘然烦躁的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出去,她必须要好好的计谋一下怎么才能让林氏集团扭转当前的局势才行,可不能让父亲一手创建的公司毁在她的手里,要不她就真的是太大逆不道了。  相对于林氏集团的一片凄苦的状态来说,风行国际的总裁室可是阳光明媚着的,看此刻穆季云盯着手里的资料看时那微勾着的嘴角就不难看出他对于手里的东西很是满意。  “不错,雨晨,效率很快,就是不知道另一件事你办得怎么样了。”穆季云笑着把文件给放到了一边,斜睨的看了一眼那个一脸无精打采的斜靠在沙发上的妖孽男子,不解一向嬉皮笑脸的人今天怎么突然的转性变成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了。  “在办着呢?放心吧!是人家求我们,又不是我们去巴结他们。”夏雨晨有气无力的说道,依旧的保持着他那慵懒的姿态,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他可是懊恼死了,所以一大早的便逃出了家门,就是害怕自己不知道该拿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安小雅。  “你这又是在闹什么情绪啊!看这样子难道是昨晚把人家安小雅给强了,最后没成功。”穆季云也就是那么的随便一说而已,真的没有一丝打趣的意思,可是听在夏雨晨的耳朵里可就不是这样的了,此时的他正瞪大双眼一个劲的看着穆季云,话说这厮怎么就知道自己昨晚强吻了安小雅了呢?难道他有透视眼不成。  “你怎么知道的啊!”有时候夏雨晨就是缺根弦,人家只不过试探性的问了他那么的一句,他可倒好,自动的就自己把真相给傻傻的送到别人的面前了,不得不说他活该的就被穆季云给奴役着。  “现在不就是你自己在说吗?啧啧,你也忍心下手,那么粉嫩的一个小姑娘。”穆季云玩味的轻勾了下嘴角,想不到他还是对安小雅出手了,他就说了嘛这丫的就是对人家上了心,前段时间偏偏还在那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这下人家安小雅不搭理他了,竟然连强的都给用上了,不得不说他真的是有着一股的贱劲啊!以前人家追着他跑的时候,他可是死硬的不把别人给放在心上,这下人家不再对他迷恋了吧!他浑身的贱骨头就开始泛滥了起来,怎么着都觉得对方不能如此的对自己,好像理应的就必须围绕着他转似的那么在憋着一股气。  “靠,还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要不老子现在至于这样一副怨妇的样子吗?”夏雨晨没好气的瞪着那个始作俑者,如果不是他给自己下了那么的一个十万火急的命令,他至于会被那一帮讨厌的家伙给灌了那么多的酒吗?  “嗯!这个比喻很贴切,你现在确实是跟深闺怨妇没有什么差别,问题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只叫你去对付林氏集团,可没有叫你去侵犯安小雅。”穆季云又怎么可能不懂他话里的意思,要想拉拢那一大帮人,确实是要有些手腕才行,而喝酒肯定是在所难免的,所以他可以想像得出夏雨晨在有了酒精的怂恿之下在看见了自己所喜欢着的女人之时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来。  “学长,你现在这是在过河拆桥吗?可是你为什么不让我收购林氏集团的股份呢?都做到这个份上了,难道还缺这临门一脚吗?”这是夏雨晨一直感到疑惑的地方,按理说他应该会趁机的收购林氏集团才对,可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就此的放过了,这可是很不像他一贯的作风。  “算了吧!我再怎么无情也不会去惹得林氏的总裁会因此事而丧命,现在我只不过是略施压力他就已经躺进了医院,如果说我再把林氏给收购了的话,你觉得他还能从医院里活着走出来吗?这次就当是我给林飘然的一个面子吧!毕竟这么多年来的陪伴并不是作假的,虽然说我对她没有任何的情愫在里面,可是有些东西毕竟是存在过的,我不能完全的把她无视掉。”  如果不是因为她触碰了自己的底线,他真的是不会出手去对付他们林氏,因为他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畜生,所以就算再做到无情无爱,也不会就此的抹杀掉所有的过往,他相信林飘然对自己是真的有着感情的,但是他不爱她,所以再多的感情于他来说都是枉然的。  “学长,我懂你的意思了,听说伯父伯母回来了是吗?”对于穆季云的心思他想自己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那么多年的相伴,就算没有感情,也有着情分在里面,所以以他的个性不可能做到绝对的无情无义,只是不知道林飘然是否会就此的放手,要不下次可就没有那么的好运了。  “嗯!昨天刚回来的。”一提到自己的父母穆季云便没有了任何的兴致,不过小轩轩倒是很讨他们的喜欢,那聪明乖巧的样子就连一向除了自己的母亲之外、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人柔情的父亲都对他露出了难以看见的浅笑,这不得不说这小家伙真的是很腹黑,确实是很懂得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做才可以让别人无法拒绝他的萌状,所以才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把那两个老的给收服掉了,不得不说这个可是给自己要强得多了。  “不要告诉我他们依然还是那么的年轻貌美,借用现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如果他们再不老,我可就要疯了,”对于穆时桀跟傅冰蝶,夏雨晨可还是认识的,毕竟当年自己还因为这个出了丑,还以为那是穆季云的大哥大嫂呢?害他在称呼上就出了错,直接的叫人家大哥大嫂,直到听见穆季云叫爸妈时他才被惊得完全的愣在了原地,忘记了所有的反应,一脸傻相的样子就连现在想起来还觉得特么的丢脸。  “那你就疯吧!因为我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变化。”穆季云对于夏雨晨当年闹的那一出笑话可也是印象深刻的,如果不是介于穆时桀当时的那一脸黑线的表情,估计他肯定会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的,因为他可是很少见到父亲那一脸的囧相过。  “你可不要吓我,话说伯父的气场可是真的强大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可是现在想着还两腿发软呢?”夏雨晨一想到穆时桀那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就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要知道那可是浑然天成的一种霸气啊!绝对的是王者的风范,那可是让人无法直视的尊贵风华,不得不说就连身为他儿子的穆学长也没有他的那一份凛然的气势。  穆季云的眉头蹙了蹙,他从小就没有跟父亲有过多的接触,每次见面的时候都是互看不顺眼的,原因无非都是为了同一个女人,可是时间久了自己就连争取那一抹温暖的想法都没有了,因为慢慢的他发觉在母亲的眼里自己远远不及父亲来得重要,所以也就懒得再去在意了。  “怎么,你跟伯父之间的相处方式还是那么的针锋相对吗?”夏雨晨看见他一脸的沉思状也不由得跟着轻蹙了下眉头,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个说法一点都不假,在自己跟学长的身上不就体验出来了吗?  “习惯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你还是花点心思去讨得美人的芳心吧!我的事情也就不用你去操心了。”穆季云促狭的轻勾了一下唇角,反正他觉得有时候拿夏雨晨来取乐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切!不带你这么打击人的,小爷我撤了,今晚妖娆盛世喝一杯吧!”夏雨晨说着终于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因为在某些时候他觉得酒精的浓度真的是一个可以解除烦恼的好方法,在现在这样的一种状况之下,他真的很需要用它来发泄一下内心那堆积着许久的苦闷。  “好,想到一块去了,不醉不归。”穆季云现在的状况也并不见得要比他好多少,所以对他的邀约爽快的应允了,就当是偶尔的放纵吧!以前是身心的糜烂生活,现在是纯粹的一种买醉消遣。  “那好,我继续的为你这个资本家卖命去了,唉!凄苦的人生!”夏雨晨一边说着一边快步的走了出去,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一句话肯定会让某人发怒,所以无意外的换来了一个抛物线般的文件夹,刚好砸在了他那快速关上去的门上,小样,就知道他会来这一招,以为他每次都会中招不成,这次可不就被自己给逃过一劫了吗?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