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270.第270章可是老婆,你在哭

270.第270章可是老婆,你在哭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822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05
   军用悍马以离弦的箭般冲出了军区的大门,欧阳瑞西清冷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的柔和神情,浑身都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强大气息,眼眸炯炯有神的看着前方,素白的双手不停的打转着方向盘,把她良好的车技给演示得很是淋漓尽致。  说实话刚才的事情让自己觉得很是委屈,也很是难受想哭,可是作为一名军人,她绝对的不能在人前显示自己的弱点,所以一直的在咬牙的坚持着,可这会只身的处于这狭小的空间之后,她那早已在眼眶打转的泪水便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了下来。  她真的是很少哭,在自己被残忍的赶离欧阳家的时候她没有哭,在生命悬于一线的时候她咬牙的在坚持着,在那么多年独自一人带着儿子艰辛的生活时她更加的显得无比坚强,可是时至今日她却哭了,从穿上那一身军装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的在告诫着自己每一个言行举止都不能给身上的那一套尊严神圣的军装抹上一点黑,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是这么的走过来的,可是今天却被别人按上了第三者和收受贿赂的污名。  一道道的风景被军用悍马快速的给抛到了后面,变成了再也无法拾起的悲凉记忆,透过泪眼朦胧的双眸,此时的她觉得自己被别人再一次的给赶逐了,先是被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所谓的家,再到现在的部队大家庭,每一次自己都是那么的充满了热情的进驻,可到了最后总会狼狈的退出,从而成全了别人的无限私心。  伸手抹了一下那怎么也止不住的泪水,现在的她感觉到从来就没有过的迷茫感,林飘然,你可知道你的一封小小的检举信给我造成的将会是多大的困扰跟再也弥补不了的过失,这个污点无论调查结果如何都会一直的紧跟着我的档案,成为我的军旅生涯一道永不可磨灭掉的烙印,每一次考核晋升的时候都会被众人给一一的过目一番,试问我跟你到底有着多大的怨恨,以致于让你用如此极端的手段来陷害我。  轻闭了一下眼眸,军用悍马毫无目标的在不停的到处乱转着,偏偏就没有开往通向市区的那一条宽畅无比的道路,而是方向盘一打,选了一条开往郊区另一个方向的小路,不同的是车速明显的已经减了下来。  秋高气爽,微风阵阵,树叶翻飞而下,看着墓碑上面那个历经了多年的风雨洗礼依然美丽出尘的靓丽容颜,欧阳瑞西的心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一种悲戚感,席地而坐,伸手轻柔的描绘着相片中母亲那如画般的娇艳脸庞,她的心已然的平静了不少。  “妈妈,很久没有来看你了,想我了吗?不想的是吧!可我想你了怎么办呢?”樱唇轻启,一句句深情的低喃自她的唇间轻逸而出,那一套英气的军装虽然给了她外表上的坚强,却修饰不了她内心的脆弱感,回答她的是空旷的虫鸣声和来自墓园的那一种阴森的气息,可她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胆怯,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照片上那灿笑嫣然的女子。  “为什么不回答我一下呢?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其实你也是想我的呢?知道吗?我今天特别的伤心,可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却是你,但你给不了我任何安慰的语言是吗?也是,你根本就是不爱我的吧!要不怎么忍心在我那么小的时候就远离我而去了呢?”欧阳瑞西抽泣着鼻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自问自答着,就在此刻,她多想能投进母亲的怀里,尽情的蹭在她的身上柔柔的撒一下娇,而不是像现在似的回答她的永远都是死灰一般的寂静。  “原来我真的是像别人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很低贱的女人,我都如此的乞求你了,可你依然的对我不屑一顾,妈妈,我累了,是否也该像你似的在这安静的躺着才会不再感觉到疲倦呢?失去了你的庇护,我的人生早就已经改写了另一个版本,奋不顾身的追逐着名利带给自己的成就感,最终我舍弃掉的是如花般的青春岁月,只为了去抓住一个对自己从来就没有注意到的男人,可就在我觉得终于感受到了什么是幸福感的时候,幸运之神再一次的愚弄了我,毫不留情的将我推进了别人的阴谋之中,这一次我要付出的又将是什么呢?”  自嘲的笑了笑,脸上未干的泪痕让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悲秋怜人,一个人孤寂的坐在墓园之中,轻声的低诉着自己的不满情绪,直到再也没有了可说的话后才一步步的离开了此地,明显的是再也没有找到眼泪的影子,唯一知道她哭过的是那一对红肿的核桃眼,除此之外她又是那一个意气风发的欧阳上校,战士们口中的魔鬼教官。  坐在车上,抬手看了看时间,虽然说心里的不平衡感已经消散了许多,但郁闷还是在那积压着的,这种时刻自己又该去哪里好呢?慵懒的靠在座椅上,略一思索便作出了一个对自己来说有点太过于矫情了的决定,但是谁管呢?他爱自己不是吗?  “总裁,这是明天公司周年庆的最后活动安排策划,你看一下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吗?”安娜把一叠厚厚的文件放到了穆季云的办公桌上,安静的退在一旁等他最后的审批。  “嗯!就这样吧!没有什么好改动的了。”穆季云说完把资料给放到了桌子上,蹙了蹙眉,他怎么老觉得今天有点心神不宁的呢?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似的,让他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来。  “好!那我就先出去了,哦!还有夫人的礼服是要特定的呢还是去专柜选购。”安秘书在抬步要离开时还是停下来问了一句。  “这个我早就有准备了,不过先不要告诉她,我想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穆季云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俊彦之上甚至有着淡淡的邪味笑容,就貌似那个惊喜有多么出人意料之外似的充满了神秘感。  “知道了,总裁。”安秘书了然的一笑,随之便也不再打扰他,悄然的走出了总裁室,看来她们总裁又在故弄玄虚了,不过很值得期待不是吗?  穆季云伸手按了按有些酸疼的额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踱步到窗边看着天际的云卷云舒,那修长的身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坚不可摧,单手悠闲的半插在裤兜里,脸上永远是一丝淡淡的笑容,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魅惑妖娆。  明天晚上,他将要告诉全世界的人,欧阳瑞西是他穆季云的妻子,是风行国际的女主人,是他儿子唯一的母亲,他这是在宣告世人,也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让那些打自己妻子主意的男人统统都给他靠边站去,同时的也借机的让自己前段时间给夏雨纯交代完成的任务来上一个启发点,这下看他们还会以何种理由来再次把该属于她的职位给刷下来。  就在此时一双白嫩的双手从背后悄无声息的圈住了他的腰身,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他不由自主的轻蹙了一下眉心,在想着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竟然敢如此的偷袭自己,就在他想猛然转身的时候,一颗小脑袋也随之的贴到了他的背上,一种再也熟悉不过的感觉马上自他的背后给感应了过来。  “老婆,怎么了。”穆季云伸手抚上她圈住自己的双手,想要拉看转过身来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上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她不是还有总结报告要写的吗?难道说已经提前给完成了吗?  “别动,就让我这样好好的呆上一会。”欧阳瑞西发现他的动作之后,把他圈得可是更加的紧了,闭着双眼贪恋的呼吸着来自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特有的淡淡茉莉花香,原来委屈的时候有人可以依靠是这样的一种安心的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置身事外不管,只要身边的人是他那么对她来说便已是晴天。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嗯!”穆季云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轻柔,她不许自己动,那么他就安静的站着就好,这可是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示弱,一直来都是表现得那么坚强的一个小女人,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说是在军区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了吗?是因为报告没有写好被批了,还是说这次升职的机会又再次的被别人给替代去了,他可是记得上一次她放声大哭给小轩轩打电话的时候也是因为这件事情,但是不可能啊?这军演刚结束,不应该会那么快就有结果才对,虽然说自己没有在部队那种地方呆过,但是也可以想象得出来这样的事情不可能这么快就有了定义才对,可是如果不是这些的话,那么又是为了什么呢?  “什么都别问,我什么都不想说。”欧阳瑞西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的开口跟他说自己被别人给检举了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她说过不会阻扰到调查的正常发展,而且也还没有最终的确定那个检举自己的人是否就是林飘然,如果现在让穆季云给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话,他肯定会插手其中,这样一来也就违反了自己在三军纠察面前所做出的承诺了,所以此刻她能做的也只是选择沉默而已。  “好,我不问,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告诉我好不好,可是现在让我看一下你好吗?”穆季云现在已有了些许的懊恼,他知道以她现在这种不安定的情绪来看,肯定是发生了对她来说无比严重的事情,所以他现在最想做的不是这样的背对着她,什么也做不了,而是想把她给紧紧的圈进自己的臂弯深处,给她最想要的温暖跟怜惜。  “不好,你会取笑我的。”欧阳瑞西可没有忘记自己刚才上来之前在汽车后视镜里看见自己的眼睛哭得有多么的难看,要知道她可是把帽檐给压得很低才跑上来的,就怕别人看见了她那对给桃子还有红肿的眼睛,所以现在她才不好意思给穆季云看见呢?很丑的好不好。  “老婆,我保证不笑你好不好,你这样我看不见你的脸会担心的。”穆季云在努力的诱哄着她,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衬衣已经有了些许的湿意了,不难猜测得出她现在是在流着泪的,这样的一个她让自己感觉到心被生生的在扯痛着,其实只要他想转身,那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他不想再惹她不高兴,所以才会止住自己的各种心痛在这感受着她的无限伤悲。  “不要,我一下子就会好。”欧阳瑞西这么说着的时候眼泪可是滴落得更加的凶猛了,原来别人再怎么的攻击自己,她都觉得是那样的毫无所谓,可是他的一句轻柔的关心竟然让自己更觉得委屈万分,从而让原来好不容易收起来的泪水又再一次情难自禁的溢出了眼眶。  “可是老婆,你在哭,我会心疼。”穆季云抚在她双手上的大手已经有了些微的颤抖,就在此刻,他的心已经为了她的无声哭泣而变得慌乱成了一团,所以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再任由她躲在自己的背后暗暗的垂泪,他是这么想的,所以也是这么做的,可是在看见她那红肿的双眼之后,他的心更加的痛了,因为他很悲催的认清楚了一件事情,原来在受到委屈的时候,她找的第一个人并不是自己,而是独自一人已经偷偷的跑去哭过一轮了,要不也不会有现在那么红肿的一对核桃眼了。  “别看,很丑的。”欧阳瑞西躲避着他的视线,把头一个劲的扎到穆季云的怀里,怎么着也不愿意让他看见自己现在那狼狈的样子,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女人永远想呈现的往往都是自己最光鲜亮丽的一面,欧阳瑞西自认为自己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所以那种爱美之心,她也不可能屏弃在外。  对于她的这一句话,穆季云并没有说话,而是把她从自己的怀里给轻轻的拉了出来,蹙着眉头的看着此刻那张泪痕未干的清冷小脸,他从没有像此时一刻如此的讨厌着自己的,都说让自己女人哭的男人是最差劲的了,而他给这还更加的不如,因为他就连自己的女人是为了什么而哭都不清楚,这不得不说自己这个丈夫做得真的是很失败。  薄唇轻柔的落在了欧阳瑞西的额头之上,接着是她那红肿的双眼,没有一丝的嫌弃,有的只是满满的心疼跟浓浓的爱意,原来爱上一个人是如此一番煎熬的感觉,会被她的每一个情绪所牵动自己的所有心神,会为了她的难过也跟着心痛,会为了她的高兴而雀跃不已。  对于穆季云所倾注在自己身上的温柔,欧阳瑞西是处于了一种游离的状态之中,这是她从未感觉得到过的一种悸动感,里面参杂着太多的不可思议跟深深的感动,他就站在自己的跟前,用最温柔的轻吻一一吻去自己的伤悲,他就站在自己的跟前,谱写着她向往已久的浓浓爱恋,他就站在自己的跟前,用他双唇的丝丝暖意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当薄唇终于摄取了自己双唇的瞬间,欧阳瑞西再也顾不上任何的矜持,热烈的回应着他对自己撒下的缕缕柔情蜜意,今天的他真的是很温柔,温柔到让她可以感觉到他的双唇在微微的颤抖着,那是他对自己的心疼吗?还是对自己的怜惜呢?欧阳瑞西不懂,也不想去弄懂,因为她现在想要做的也只是随着自己的心与自己心爱的男人热烈的缠绵一回而已。  穆季云的动作在极尽可能的温柔着,就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就触碰到了她心里的伤悲一样,他很专注的与她的唇舌在柔情的厮磨着,不带一丝的**因素在里面,只是单纯的想要赶逐她的眼泪而已,因为他还是觉得比起流泪,他更喜欢看见她那一张对自己永远都不肯妥协的清冷小脸,那样的她才是自己最熟悉的,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让自己感到无限的陌生感,这股陌生感是那么的来势匆匆,瞬间的让自己失去了所有高智商的思维,只剩下异样的慌乱感在自己的身体里肆意的到处流窜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