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272.第272章 老公,我们回家好不好

272.第272章 老公,我们回家好不好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205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06
   “欧阳总裁,不知道今天来是所为何事。”穆季云两手斜插在裤兜里,邪气的勾唇轻笑,看不出他那是轻蔑还是促狭的嘲弄,一派悠闲的神态。  “那天在餐厅的事情真的是很对不起,家人比较不懂规矩,冒犯了你们的用餐,在这还请穆总裁多多的包涵,你也知道,依依那丫头一直都对你抱有私心,所以才会如此的出言不逊的。”欧阳连城诺诺的道着谦,其实他也就是耳根软,受不了欧阳依依的一个劲的撒娇,所以才会硬着头皮又跑来这么的一趟。  “听欧阳总裁这么的一说,难道是为了令千金的事情而来。”穆季云嘴角的笑意缓缓的变得浓郁了起来,帅气的脸上闪过一丝的嫌弃表情,对他的印象再度的在心里打了一个折扣,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不想在这应付他,因为现在他的心里只挂念着办公室里面的那个小女人,旁人于他来说都不是至关重要的。  “就是不知道穆总裁对依依那丫头感觉怎么样,我这也是被她磨得没有办法,所以顺带的帮她问一声,当然,最主要的目的是想问一下那件事情穆总裁是否已经有了结果了。”  欧阳连城一脸的迟疑表情,因为无论结果如何对自己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欧阳瑞西真的是自己的亲身女儿的话,那么自己这么些年来对她的漠不关心就成了一道刺伤自己的利刃,会让他为此而后悔不已,心痛难耐的,如果说欧阳瑞西真的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的话,那么他还是无法从自己的老婆竟然背着自己偷人的那一种难堪的记忆中释然出来,所以说无论调查结果如何,对他来说都是一件无比残酷的事情。  “嗤!欧阳总裁还用去在乎结果如何吗?你现在的做法不就是已经在跟我表明了你的立场了吗?在你的心里,自始至终,应该都只是把欧阳依依当作是自己唯一的女儿了吧!说到这个我就不明白了,同样的都不是亲生的,为什么差别就那么的大呢?更何况你真的确定了我的妻子跟你就真的是没有一丝的血缘关系了吗?”  穆季云语气说不上激动,但是明显的已然有了些许的怒气,欧阳连城,很好,真的很好,想不到你的出发点还是为了欧阳依依来跟自己套交情,你可想过自己这样做会让欧阳瑞西情何以堪,毕竟她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可是得到的待遇竟然还不如一个外人。  “你们现在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那么我的父亲又是谁呢?”欧阳瑞西脸色惨白的站在会议室的门口,整个人都处于了一种游离的神态,双眸空洞的没有丝毫的焦点,虚浮得她有一种会随时的晕过去的感觉,原来自己一直以来所受到的无视都是有原因的,可是她怎么也不能接受的并不是欧阳连城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个事实,而是她对母亲的那一份尊敬与挚爱,不,这不可能是真的,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才对,妈妈怎么可能会是那样的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呢?不是说他们原来是很相爱着的吗?那么又哪里来的第三者而言呢?  无数个疑问在不停的冲击着欧阳瑞西,让她本来就跌落了谷底的心再一次的遭受到了一轮碾压,痛得已经没有了可以站立着的任何力气,人也在缓缓的随之滑落,却被某人修长的大手一伸,娇弱的身躯便被圈进了一个无比温暖的怀里,让她贪恋的沉迷其中,不再有任何的动作。  “老婆,别去胡乱的猜忌,不是你所听到的那样,一下我会给你想要的答案,所以现在停下你所有的胡思乱想,好好的呆在我的怀里就可以了。”穆季云轻拍着她那不停的颤抖着的身躯,薄唇更是在她的发顶落下了一个个安抚的轻吻,该死的,安秘书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让你注意观察的吗?怎么就让她跑到这里来了呢?  “总裁,对不起,我突然有事走开了,所以……”就在穆季云心里腹诽着的时候,安秘书踏着高跟鞋小跑了过来,满脸歉意的看着穆季云,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去送份资料到副总办公室的空档,总裁夫人就已经出现在这个地方了,所以说有的时候还真的不能有丝毫的偏差才行,否则真的会出大事的。  “算了,你先出去吧!”穆季云摆了摆手,也罢,事情总是要有解决的一天,那么就让她一次的痛个彻底吧!这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也就不会再感觉到疼了。  “这便是瑞西那丫头吗?”欧阳连城疑惑的看着穆季云怀里那个一身笔挺军装的冰冷人儿,不太确定的问道,心里却在暗暗的思索着她是什么时候跑去当兵的,自己可是记得她当年那是要出国留学的,怎么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了一个女军官了呢?而且从她的肩章上来看,军衔貌似还不低。  “欧阳总裁,你不觉得自己问的这么一句话有些过于的奇怪了吗?难不成作为一个父亲,就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认识了吗?”穆季云的目光很是犀利,话语里没有一丝的温度,想想还真的是好笑,竟然会有父亲不认得自己女儿的道理,不过也对,他可是从来就没有觉得欧阳瑞西是自己的女儿,那么不认识也是很正常的吧!既然这样,对于不相干的人自己还用继续的对他客气吗?  “老公,我们回家好不好,快点带我离开这里。”以为再次相见,自己一定会拿对方当路人,心里不会再有丝毫的留恋跟幻想,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她还是低估了自己心底那一股对亲情的渴望是多么的炽热,如果说刚才是给她狠狠的挥了一棒的话,那么他后面的那一句询问就是再次的给她插上了一刀,瞬间的失去了所有的祈盼,不再对这样的一个父亲抱有任何的依恋。  “好,我们马上回家。”穆季云没有想到欧阳连城对她的打击还会这么大,本以为历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已经习惯了这种被家人抛弃的感觉,可是没有想到再次领略一次的时候她还是那么的难以接受,看来有一句话说得真的是很对,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你想怎么选择遗忘都不可能割断的东西,所以就算坚强如欧阳瑞西这一种热血的军人也不能完全的无视掉这一份如水般长流的感情。  “穆总裁,我……”欧阳连城听见他们要离开,不由得有些微的着急,因为自己想要的答案他还没有告诉自己呢?  “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认识到自己错的到底有多么的离谱,所以你想要的答案我一会让罗昊给你,但是希望你要遵守自己当初的诺言,别反悔了才好。”穆季云眼角微挑,睥睨的斜视着欧阳连城,再也不想跟他再多说一句的搂着欧阳瑞西离开了会客室。  欧阳连城愣愣的回味着穆季云的那一句话,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欧阳瑞西真的是自己的女儿,可是莫雅萍当初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叠的证据又该如何的解释呢?难不成说是她骗了自己不成,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的做,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她岂不是一个很可怕的女人。  欧阳瑞西整个人都靠在了穆季云的身上,今天一连串的打击下来让她已经很疲惫不堪了,所以再也没有了那一种属于上校的意气风发,也没有了那一种清冷绝尘的神态,有的只是娇弱无比的身躯,伴着无限的伤悲落寞的跟随着穆季云的脚步在移动着。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吗?”罗昊一看见自家少奶奶那惨白的脸色便不自觉的皱了皱眉,暗付着难道那份资料已经被少奶奶看见了吗?所以才会这么的伤心欲绝的,毕竟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被人设计身亡的这一个事实确实是有点难以接受。  “没事,你上去把那份资料扔给欧阳总裁好好的观摩一下,看他这么些年到底都干了些什么。”穆季云现在的满副心思都停留在了欧阳瑞西的身上,所以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连斜看罗昊一眼都不曾有,而是担扰的看着她那完全的不在状态上的空洞表情。  “知道了,少爷。”罗昊虽然很担心以欧阳瑞西现在的状况很难应付一些突发的状况,但是既然少爷让自己去办事情他也不能持有反对的态度,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去执行的同样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为那毕竟是一个家庭的丑闻,而且还事关到少奶奶的切身利益在里面。  穆季云紧紧的抿着薄唇,虽然在开着车,可是视线不停的偷瞄着此刻毫无生气可言的欧阳瑞西,而他所走的这一条路线并不是回家的道路,而是直往枫林晚约而去,因为她现在的状态很不佳,不适宜回去面对一大堆人探寻的目光,所以唯有带她去那里才能得到好好的放松一下,毕竟她现在的神经可是绷得有点的过紧了。  欧阳瑞西一路上都没有出声,只是闭眼的假寐着,所以并不知道穆季云把自己给带往了何处,直到到达的时候看见周围那满片的枫树林时她才反应了过来。  “为什么来这。”欧阳瑞西蹙了一下眉头,对于这个地方她莫名的有一种悸动感,因为她的第一次便是在这里被毫无印象的情况之下交了出去的,所以看到这个地方她就不由自主的会想到那一个早上,他是如何的跟自己重申着一个事实的。  “这里比较安静,要不你想回去应付傅小姐,估计她一看到你的这一身军装的话肯定会缠着你没完,所以来这是最明智的选择,你不是说累了吗?先上去好好的泡一个澡,这里我都已经让人重新的装修过了,所以你不必感觉到有什么压力感。”  昨晚他们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所以欧阳瑞西穿军装的样子并没有被自家老妈看见,所以便少了很多的烦扰,可是如果这个时间点回去的话肯定会被她给抓个正着,那么可就是得不偿失的一件事情了,虽然他知道以欧阳瑞西现在的一种状况,很不适合出现在这个对她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伤心之地的场所,可是总好过回去面对老妈那无穷的好奇因素要来得稳妥许多。  “你什么时候想到要装修这里的。”欧阳瑞西虽然跟傅冰蝶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可是也已经领教过了她那有时候无里头的个性的,说白了那就是被爸爸给宠溺出来的,所以她才会如此率真的没有一丝长辈该有的威严跟高姿态,反而像一个邻家女孩般的保持着纯真的天性,不得不说那个宠她的男人真的是废了不少的心思在里面,让自己看着有时候都会有些许的羡慕。  “就你去军演的时候,因为想你了,所以到处的在追寻着你的影子,身不由己的便跑过来了,所以说恋爱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体验,往往会不自觉间便做了一些以前从来就不曾去做过的举动出来。”穆季云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眼里是泛着浓浓的爱意的,就连那一个自嘲的笑容都是描上了宠爱的痕迹在其中。  “这里的景色很不错。”欧阳瑞西不知道该如何的去回应他的这一番深情的话跟那一束炙热的目光,所以只能以欣赏周围的风景为由来躲开这一份让她脸红心跳的告白。  “嗯!当枫叶红了的时候会更加的漂亮。”穆季云的主要目的是想让她放松心情,所以对于她的这一个举动并没有任何的不满情绪,反而追随着她的视线去审视着这满片的枫林。  枫,又叫“枫香”,是亚热带的一种落叶乔木,枫在春季开花发芽,叶子呈掌状三裂,每到秋季尤其进入深秋时期,叶子就会变红,又称“红枫”等到它真正红了的时候,你会发现在满园枫林的红叶中间偶尔还点缀着一些红尘不染的橙色和少量没有腿尽的绿色枫叶,遇到一阵强风吹来,一些红叶从树中飘然而落,恰象冬天里被染红的雪片,满空飞舞,天降红花,多姿多彩,婀娜无比,那个时候,这里才是最美丽绝伦的时刻,不过也不用等多久了,到时候他可要带她来好好的感受一下那唯美的瞬间,虽然多年没有见证过那一种浪漫无比的氛围了,但是那一种美丽还是印在他的脑海深处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