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273.第273章在想什么呢?

273.第273章在想什么呢?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192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07
   “少爷,你过来了,这位是……少奶奶吗?”管家一看见穆季云就快步的走了过来,可是在看见欧阳瑞西的时候稍微的迟疑了一下,因为当时他也只是匆匆的见过一面而已,所以并没有马上的认出欧阳瑞西来,再说都那么多年没有见面了,她的穿着也跟当初有了很大的差别,所以认不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嗯!我们就是过来看看,你不用招呼我们。”穆季云轻蹙了一下眉头,他的本意是想要欧阳瑞西过来休息的,所以不希望有旁人在身边打扰到她。  “好的,少爷,老奴眼拙,没有认出少奶奶,真是对不起。”管家略带歉意的说着,眼睛却是迷茫的看着欧阳瑞西,他怎么就不知道自家少奶奶是个军人呢?所以才会一时的没有把这两者之间给联系起来。  “管家,没事,多年没有见了,一切都还好吧!”欧阳瑞西轻扯了一下唇角,可习惯使然,她的脸上还是一副清冷的样子,说不上亲近,但是也不热络。  “嗯!都好,都好,谢谢少奶奶惦记,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有什么需要吩咐我一声就可以了。”管家并不是一个不识趣的人,所以很懂得察言观色,并没有继续的往下扯个没完,点了点头便就退下去了。  “走吧!上去看看是否还有印象。”穆季云依旧是楼着她的纤腰,他要尽快的把她给哄睡了才能去打探一下她在军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要不现在自己完全的处于一种未知的状态中很是感到被动。  欧阳瑞西听他这么的一说。脸突的红了起来,不知道他这句话所指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那缠绵的一夜呢?还是说对这整栋别墅的布局,所以在情况未明之前她选择保持沉默就对了。  再次的走进这间只呆过一夜的婚房,欧阳瑞西有着许多的感触,谁会想到多年以后自己还会再次的踏进这里呢?要知道他当时可是把话说得那么的决绝,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所以在那天早上离开之后,她就没有奢想过还能有跟他相爱的一天,摸着这些对她来说既陌生又熟悉的家具,一丝苦涩也随之的冒上心头,她所有的追逐都是为了这个男人,如果说他始终的没有爱上自己,是否一生也就那么的给蹉跎掉了呢?  “在想什么呢?嗯!”穆季云自她的身后圈住她的小蛮腰,下颌抵在她的肩头,柔声的问道,他上楼来的第一件事便是直奔浴室而去,想不到走出来时便看到了她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时间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兜转了一圈我们又回到了这个起点上,可心境已然的换了一种方式,而你终于是属于我的了。”欧阳瑞西无限感叹着抚上他的大手,与他十指相扣,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但愿这种美好的感情永远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变化,否则她非会崩溃掉不可,如果说没有尝试过与他相恋的感觉,那么自己还会一直的在努力的编织着夢,坚信着总会有奇迹的发生,可是体会过他对自己的宠爱之后,如果忽然的不再爱了,那么她的所有祈盼也就会随之的灰飞烟灭,再也没有了那一份执着的信念。  “只要夫人愿意,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我的人还有我那颗爱着你的心都只为你而存在,这个答案不知夫人可否还满意呢?”穆季云的话里虽然有着打趣的成分在里面,可是却是他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只要她要,那么他便给得起。  “你的话我只听三分就好,剩下的七分看表现。”欧阳瑞西转过身来看着他,空洞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的狡黠,不再感觉到那么的伤悲悯然。  “怎么,夫人觉得为夫的表现还不够好吗?要不我现在就表现给你看看。”穆季云邪气的勾唇轻笑,痞痞的盯着她那娇艳欲滴的双唇,大有要付诸于行动的意味。  “我……那个累了……”欧阳瑞西岂会不知道他说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在他有所动作之前赶紧喊停,看来在某些时候还真的是不能在他面前提到某些敏感的字眼,免得依这厮的邪恶程度,指不定会被他给联想到哪里去了呢?  “那好,进去泡一个澡,我刚才已经放好水了。”穆季云也只不过是恐吓一下她而已,所以一听见她那么的说便不再的捉弄于她,他把她带来这里的目的是让她去忘记某些不快乐的因素,而不是给她增加压力而来的。  “老公,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欧阳瑞西定定的看着他,什么时候开始如此骄傲自负的一个男人竟然会变得那么的体贴入怀了,要知道自己可是一直的在仰视着他那犹如神祗般尊贵优雅的身姿,可是现在却沦落为了给自己放洗澡水的地步,这样的一种宠爱方式让她怎能不为之而感动呢?  “这样的看着我,难道是想为夫的帮你搓背吗?”穆季云故意的忽略掉她对自己所说的那‘谢谢’二字,因为这样会让他感觉到很见外,作为她的丈夫,他希望她对自己为她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应该是理所当然的,而不是为了自己对她的一点细微的关心而变得那么的客气。  “不需要。”欧阳瑞西说完便跑进了浴室,她的这个动作让穆季云那深邃的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这女人,她原来一直都是那么的迷糊的吗?要不怎么不知道在进浴室之前要拿换洗的衣物进去呢?还是说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为她备了不少的衣物呢?  无奈的摇了摇头,以她这么迷糊的个性,真的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混到上校这一职位上的,掏出裤袋里的手机,踱步到窗边翻找到一组号码然后拨了出去。  “喂!你好!穆总裁,有什么事吗?”小杜很奇怪为什么穆季云会给自己打电话,这可是从来就不曾有过的。  “嗯!你们上校今天在军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穆季云看了看浴室的门,轻声的问道。  “穆总裁,我们上校是不是就在你那里。”对于没有欧阳瑞西授意过的话,他可不能随便的乱说,要不会被她军法处置的。  “是的,这跟我问你的问题有什么联系吗?”穆季云很是不解小杜为何会有如此的一问,所以眉头皱得更加的紧了起来。  “对不起,穆总裁,既然上校在你那里的话,那么就请你还是亲自的问她吧!否则我会被她给操练得很惨的。”小杜虽然说是憨厚了点,可是并不代表着他是愚笨的,既然上校大人不愿意说的事情,他就更加的不能去替她给说出来了。  “听你这么的一说,是真的有事情发生就对了,可否知道是跟哪一方面有关。”穆季云并没有因为小杜的回答而有所的放弃,而是从侧面着手,然后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这就是他的腹黑一面。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现在部队的人都议论开了。”唉!刚夸了这小子呢?这么快的就二百九起来了,还真的是夸不得,你就准备着被自家上校大人剥层皮下来吧!这么容易的就着了穆公子的道。  “哦!他们都说了些什么了。”穆季云心里暗想着,完了,这两个主仆都那么的迷糊,怪不得会被别人欺负。  “说三军纠察的人之所以传上校进调查室,肯定是因为她最近开的豪车是受贿而来的。”小杜如果这是在抗日年代,那就是一个叛徒啊!立场一点也不够坚定,三言两语的就被穆公子给忽悠去了,还真为他的命运感到悲哀,越野10公里跑看来就在眼前向他招手了。  “什么,受贿,怎么不说那是她抢来的呢?简直是一群低智商的废物。”穆季云一听到这个就火了,试想有哪一个人会笨到开着受贿的车招摇过市的到处标榜着自己受贿了的啊!也就只有那些脑袋被门挤过的人才会去做那些愚蠢的行为,而自家老婆是那么笨的一个女人吗?明知山有虎还偏向虎山行。  某作者弱弱的说一句,那个啥穆公子,貌似你刚才也觉得自家老婆迷糊来着,所以说你是不是也在那废物的行列里呢?  “呃……穆总裁,我可是什么也没有说,你千万别让上校知道这些都是我告诉你的,要不我可就真的惨了。”小杜此时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完蛋了,被穆总裁给绕进去了,他怎么就那么的笨呢?竟然傻傻的就着了他的道,看来这个处罚是逃不掉的了,但愿上校大人看在自己追随了她那么多年的份上能够手上留情,别让自己死得太惨才是。  “放心吧!没事的,最多就是让你体能训练一下而已。”穆季云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欧阳上校要体罚的对象不是他,所以才会说得那么的轻巧。  而此刻在风行国际的会客室里,欧阳连城已经呆愣在那里半个小时了,却始终的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他怎么也接受不了欧阳瑞西竟然是自己的亲身女儿这个事实,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所作所为,还有刚才的那一种无心的伤害,他的手就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莫雅萍,你到底瞒着我做了多少的事情,竟然设计出这么的一场戏来弄得我妻离子散,而你却安逸的享受着本该属于她们的一切。  轻闭了一下自己那茫然的眼眸,欧阳连城在心里不停的思量着,如果说欧阳瑞西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的话,他该如何的去拾起这些年来对她的遗弃,又该怎样去挽回她那颗已经走远了的心,从刚才她对自己那不屑一顾的表情来看,要想重新的认回她肯定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也对,她应该是恨着自己的吧!所以才会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于赐给。  莫雅萍,但愿我眼前所看到的这些都是假的,要不我看你如何的偿还我对瑞西所欠缺了这许久的父爱,你可千万不要让我查出你的把柄来,否则可别怪我没有顾及这些年来的夫妻情分,竟然敢做出这么一连串的事情来让我完全的无视掉你把我的亲身女儿给赶出家门的混帐事来。  有的人真的很可悲,譬喻像欧阳连城这样的,发现了错误首先想到的不是自我的忏悔,而是把责任都推到了别人的身上,而从来就没有去想过欧阳瑞西之所以会被赶离欧阳家,自己有着至关重要的因素在里面,如果没有他的默认的话,就算借给莫雅萍十个胆子也不敢那么嚣张的去对待欧阳瑞西。  罗昊一直都在鄙视的斜睨着欧阳连城,没有说任何的一句话,如果这人不是少奶奶的亲生父亲的话,他才懒得跟他在这耗那么长的时间呢?要知道他的职责可是保护少爷的安全,而不是站在这里作为欧阳连城的陪衬所存在着的。  “欧阳总裁,这资料如果看完了的话,我便要收回了,因为这是我们跟别人借用来的,所以看完了也就要还回去了。”罗昊说的这话可是一点都不假的,这资料确实是穆时桀从魅幻给借用来的,所以看完后还是要原封不动的拿回去的。  “噢!对不起,已经看完了。”欧阳连城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把自己手里一直都在拿着的资料给还回罗昊的手里,同时也失魂落魄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于这件事情他必须要好好的重新去确认一下才行,如果情况属实的话,他又该怎样做才能去挽回这个女儿的心呢?  看着欧阳连城那落寞而走的背影,罗昊竟然觉得他有那么的一丝可怜,把别人的女儿当作亲生般的疼爱着,而自己的女儿却弃于草绳的放在脚下无情的践踏着,还真的是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便是他的悲哀之处呢?但无论是出自于哪一方面,他现在所受到的一切那可都是在自作自受,并不值得自己去为之而同情。  跟欧阳连城不同的是,穆季云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等待的人,所以在听完小杜的话之后,一道道的指令就已经被他用手机给发送了出去,本来他没有想过要把事情给做得那么的明显化的,可是现在为了欧阳瑞西的清白,他就必须的要在明天的周年庆上再加上某些元素才行,这样才会以最快的手法来达到自己想要看见的效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