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274.第274章瑞西发烧

274.第274章瑞西发烧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466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07
   欧阳瑞西舒服的把自己给泡在温热的水中,空气中飘散出一股淡淡的精油芬芳,应该是穆季云为了让自己好好的放松一下身心的缘故,所以才会在水中加了些许的精油进去,如此的看来这个男人其实也挺体贴细心的。  对于军区的事情,其实她只要把结婚证给拿过去就能解除这个诬告,可是却已经在官兵的心目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样很不利于自己以后的工作安排,鞠了一把水泼在脸上,她觉得自己今天所有的冷静沉着都被那突发的状况给埋没掉了,所以也就忘了结婚证这一回事,可是她记得自己在几个月前把自己的结婚证扔给了穆季云之后就没有问他再要回来,如果这突然的向他提起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他的怀疑呢?  本以为今天自己所受到的打击最深的便是这个了,可是在看见欧阳连城的瞬间她竟然还是在心底有着一丝期待的,可他竟然是已经彻底的把自己给忘记了,就好像自己从来就不曾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过一样,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比起他对自己的无情,她比较在意的是穆季云跟他所说的那一番话,他到底让罗昊给欧阳连城看的是什么资料呢?这是否跟自己有着切身的关系呢?轻叹了一口气,这些未知的答案一直的在她的脑海里盘旋着,让她找不着丝毫的头绪,反而有些的昏昏欲睡了起来。  穆季云再次的看了看浴室的门,然后抬起手来看了看腕表,这小女人都进去那么久了,怎么一点动静也不见有呢?总该不会是在里面睡着了吧!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穆季云就紧张的向浴室快步的走了过去,该死的,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呢?她现在可是全身都处于一种疲倦的状态,如果水温变冷了的话可是最容易感冒的了。  急切的推了一下门,幸好她没有落锁,可是在看见那个显然已经睡着了的人儿之后,他的眉便紧紧的锁了起来,靠,他就知道会这样,自己可是在水里加了助眠的精油进去的,为的就是让她沐浴完后能好好的睡上一觉,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忙于打电话他就给忘记了这一层。  急速走进去的时候顺便的拿了一条大浴巾,轻轻的把她给抱了起来,浴巾一裹快速的把她抱回床上,擦干身上的水滴后连睡衣都没有给她穿上就直接的给她盖上了被子,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她的体温已经开始有些发烫了,估计是这一天身心都异常疲倦了的缘故,所以有可能已经感冒了。  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穆季云再次懊恼的爆了一句粗口,这才拿起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出去,不管怎么说,为了明天晚上的周年庆,说什么他也不能让她的感冒给变严重了,要不他最近为她所做的一切也就变得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喂!书寒,现在马上到枫林晚约来一趟,瑞西好像发烧了,动作给我快点。”对方一接通电话,穆季云便一边说一边走到衣柜那里拿出来了一件睡袍,既然要叫那家伙来看病,他就必须的给那小女人穿上衣服才行,要不可不就便宜了那臭小子了吗?虽然说在医者的眼里不分男女,可他妻子的娇躯岂又是被别人给随意的窥探了去的。  “不是吧!发烧了你送医院就行了啊!你该不会觉得以我的医术是用来治感冒的吧!”秦书寒虽然是这么的说着,不过还是已经开始着手在收拾着所要用到的物品了。  “少给我废话,明天之前要是好不了,炸了你的医院。”穆季云很少跟朋友说狠话,一旦说了那么就代表着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是真的很重要,所以听见他这么说之后,秦书寒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再从抽屉里面拿多了一样东西出来,看来他今天又要破财了,不过到时候他可要在研究费用上好好的敲诈那家伙一把,亏本的生意他也不想做啊!  穆季云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这个地方那家伙以前就来过无数次,所以不担心他找不着地,轻闭了一下眼眸,自嘲的摇了摇头,好吧!考验他自制力的时候又来了,要知道他可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面对着如此一副晶莹剔透的娇躯不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更何况对方还是他深爱着的女人,所以现在帮她穿上衣服那就是对自己的一种无限的考验。  再度的伸手探了探体温,还好,温度还不是很高,可是在接下来的动作中,他感觉到自己才是属于发烧的那一个,虽然已经故意的忽略了她的重点部位不去多看,他还是该死的有了反应,这个认知不得不说让他很是无奈,要知道以前如果自己没有兴致的话,那些个女人就算趴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挑、逗也不能引起他的丝毫反应,可这小女人就这样安静的躺着,没有任何的动作便能让自己周身都热血沸腾了起来。  等到一切都弄妥的时候,穆季云的额头上已经是一层细细的薄汗了,爱怜的弯起指腹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这才哑然失笑的起身向浴室走去,在秦书寒到来之前,他也必须的给自己冲洗一番才行,要知道他可是忍受了许久的了,按往常的惯例他可是一回家就要洗澡的,今天因为这个小女人的原因,已经让他拖延了不少的时间。  旋开了开关,把自己置身于冰凉的水柱之下,他才感觉到自己下身的肿胀感没有那么的强烈了,单手抵在墙上,低着头的闭眼感受着水柱喷洒在身上时的那一种清爽的凉意,嘴角轻勾,弯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想到明天晚上的周年庆,他就忍不住的有一丝的雀跃,这可是他第一次带着女主人出席在公司的周年庆上,以往的时候带的都是自己公司旗下的女艺人,今年可是今非昔比,携带的佳人变成了自己最爱的女人,想想就是一件很值得期盼的事情。  明天晚上以风行国际的龙头地位,参加酒会的人应该不为少数,想到要把她介绍给众人认识,他的笑容不由得再加深了几分,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的一种感觉,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是属于自己的,又恨不得能把她给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不让别的男人给窥探了去。  穆季云天生的就是一个衣服架子,一身休闲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不但没有减低他的男人魅力,反而更加的增添了一丝随性的优雅感,发丝带着些许的湿意随意的贴着他那饱满的额头,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慵懒不羁,邪魅十足。  秦书寒到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这个魅惑人心的样子,斜倚的靠在门边,眼神微挑的看着自己,害他的心神瞬间的漏跳了好几拍,不知道他这是所欲为何,是嫌自己来慢了呢?还是觉得自己早到了。  “你丫的是爬着过来的啊!用了半个小时才到这里,等你救命的话估计得要完蛋。”穆季云才不是刚好的在这里等他呢?而是急得已经来回的看了好几次了,因为他刚长可是发现欧阳瑞西的体温又升高了不少,所以才会无奈的把门打开候着他的。  “拜托,你以为自己这里很近啊!半个小时已经是风驰电闪的速度了,也就是你,要是换成别人我才懒得出门呢?”秦书寒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还以为他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请得动的人物啊!就为了一个发烧就把他这个医界的天才给传了过来,而且用的还是命令的语气。  “别废话,快点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烧得有些高。”穆季云此时也没有心思去反驳他的话,现在他的眼里就只有一个欧阳瑞西,要是换成平常时,他不反击回去那就不是穆公子。  秦书寒很是无语的随着他走了进去,不就是一个发烧吗?又不是什么危在旦夕的重病,他要不要那么的紧张啊!不过他现在的这一个样子倒是他以前所没有见到过的,所以不难看出他真的是彻底的沦陷了,想不到风流成性的穆公子也会有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了整片森林的一天,还真的是人活久了,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看见。  “怎么会烧起来的,这个是你自己放进去还是我来代劳,话说我可是不介意。”秦书寒以为只是一般的低烧而已,可是在他的手背贴上了欧阳瑞西的额头之时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一边拿出体温计一边斜睨了穆季云一眼。  “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今天她受了一些的打击,然后泡澡的时候睡着了,水温有些的低。”穆季云并不理会秦书寒的打趣,接过体温计小心的夹到了欧阳瑞西的腋下,在接触到她那滚烫的肌肤时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秦书寒拿起欧阳瑞西的手来把了一下脉,一丝心疼感就那么的跳跃了出来,可千万不要以为他那是在心疼欧阳瑞西,他那可是在心疼自己研究出来的名贵药品呢?本以为只是带上看看,应该不至于的会用得上,可是现在看来那是非用不可的了,要不明天好不了的话,估计这个疯子真的有可能会去炸了自己的医院。  “怎么,很严重吗?”穆季云一看见他蹙起来的眉就紧张的问了起来,如果连这家伙都露出这一种表情的话,那么就说明了肯定不是一般的感冒那么的简单了。  “嗯!是很严重,我的那个心啊!都疼得快要死了。”秦书寒真的是无意要恐吓穆季云的,他那也就是随着自己心里的感觉说出来了而已,他的名贵药品啊!就要这么的给用没了,可是穆季云并不知道他心疼的是他的药啊!所以一听见他这么的说,整张脸都给暗沉了下来。  “那该怎么办才好,要不要马上的送医院啊!”看来腹黑如穆公子,遇到了跟自己心爱着的女人有关的事情之时也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所以才会没有觉察到秦书寒话语里真正的意思。  “呃!为什么要送医院,你丫的难道是不相信我的医术,既然这样,你叫我来干什么。”秦书寒说白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那一番话让穆季云给误会去了,所以听见他这么的说马上的就开始郁闷了起来,敢情他那是在质疑自己的能力了吧!  “靠,不是你说的很严重吗?”如果现在不是还指望着这小子给自家老婆看病,他非得先给他一顿暴打不可,竟然在这跟自己故弄玄虚,搞得一惊一乍的,害他被吓得都不知道死了多少的细胞。  “我说了吗?我那是心疼我的珍贵药品啊!竟然用在了一个小感冒之上,真的是大材小用了,你说我难道不该心疼吗?”秦书寒略微的一思索便知道穆季云想歪了,所以马上的开始解释了起来,可是却不知道他说出来之后迎接他的竟然是眼睛再一次的被穆季云给挥上了狠狠的一拳。  “这样我看你还心疼吗?应该是眼睛疼了吧!有人你不做,偏要别人把你揍成熊猫你才高兴,竟然敢在这恐吓本公子。”穆季云可是被这家伙给气晕了,他在那里着急的要死,可这家伙倒好,竟然敢在那里心疼他的破药,不揍他还真的是难消自己的心头之火。  “你妹啊!说过多少次了不能打我的脸,你丫的竟然又给我毁容一次。”秦书寒感觉到自己可委屈了,一个星期之内连续的被这家伙给毁了两次容,这不是要他的小命吗?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他的那点药哪里够自己这么挥霍的啊!  “你不是心疼你的药吗?刚好我一次性的给你心疼够去,看你下次还给不给老子扯些有的没的。”穆季云冷笑的看着秦书寒不停的揉着自己眼睛的动作,这家伙有时候就跟夏雨晨似的欠教训,每次脑子都不长记性,所以才会老是触犯到自己的底限而不自知。  “拿来。”秦书寒现在可是敢怒不敢言,唯有恶狠狠的拿眼睛瞪着穆季云,靠,谁叫自己不是老大呢?所以才会每次都只有被打的份。  “拿什么”穆季云被他的话给弄得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他现在又是在跟自己闹哪样。  “当然是体温计啊!难道你想我自己去拿啊!”妈、的,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回国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被这厮给揍了两次,这也就算了,还得乖乖的给他做事情,他这可是给窦娥还要来得冤啊!  穆季云咬了咬牙,努力的忍着想再给他的另一只眼也挥上一拳的冲动,轻轻的把体温计给拿了出来,伸手递给了那个还是满脸委屈表情的家伙手里,当看见自己在他的眼角留下的杰作之时,一丝笑意也随之的晕染开来,拳头半握的抵在唇边轻咳了一下,以掩饰自己那想要笑出声来的冲动。  “想笑就笑吧!免得憋出了内伤还得劳驾我帮你治。”秦书寒一边看着体温计,一边没好气的说道,手里却已经在配制着自己随身带来的药品,四十度,属于高烧了,必须得给她吊针才行,要不继续这样烧下去的话非得烧坏了脑子不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