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293.第293章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293.第293章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509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17
   林飘然咬牙的看着穆季云毫不留恋转身而去的身影,不是说她不想抓住,而是像上官楚楚说的那样,她根本就无法插、入那两人的中间,更不用说要把穆季云给抢夺过来了。  “丫头,今天的这一身打扮很不错啊!所有的风头可都是被你给抢尽了。”上官楚楚看见穆季云被别人拉离了身边,所以一离开林飘然的视线范围便打趣起欧阳瑞西来,她知道这丫头一直就很美,只不过她的行事风格比较低调,也随性惯了,所以在穿着方面老是觉得让自己舒心就好,而且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穿着那一身威严的军装,所以很少有机会像今天这样的盛装打扮出席的。  “怎么样,是不是连你也被我的风情万种给迷住了。”欧阳瑞西深吸了一口气,难得的臭美了一番,试图以此来减低自己心里面的紧迫感,这一个晚上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实在是太过于的炙热了,让她觉得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不协调,很难让自己全身心的去融入这一种场合中去。  “是呀!估计你想迷住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吧!难道你就没有看见那个角落里面的年轻帅哥可是一直的都在盯着你看吗?”上官楚楚一边说着一边往那边挑了挑眉,示意欧阳瑞西看过去。  “谁啊……”欧阳瑞西看见了上官楚楚所说的帅哥之时,本就是浅浅的笑容瞬间的给消散了个无边,竟然是他——欧阳辰海,这会儿他该是很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了吧!毕竟刚才对自己的介绍可是弄得沸沸扬扬的。  “怎么,你认识他吗?”上官楚楚看见欧阳瑞西那突然变了的脸色很是疑惑,目光更是盯住了欧阳辰海所在的位置给瞧个不停。  “嗯!楚楚,我过去一下。”欧阳瑞西知道自己无法再继续的逃避下去了,其实她也很想他的,可是那天为了某种因素考虑,不得以的情况之下才故意说他认错人了,可是这会自己的身份都已经弄得众所皆知了,貌似再装不认识他有些许的过份了,毕竟他可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欧阳辰海这一个晚上都处于一种非常震惊的状态之中,本以为穆季云所带着的那一个女人会是他的情人,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是他的瑞西姐姐,心里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跟着有了更多的疑惑,难道说欧阳依依说的都是真的吗?她之所以不认自己,并不是因为欧阳家对她做了多出格的事情,而是因为她真的是嫁入了真正的豪门之后不想再跟他们有丝毫的瓜葛了呢?这么的一想,他看见她一身美轮美奂的身影出现之时的那一丝雀跃感也瞬间的没有了踪迹。  瑞西姐,无所谓,真的是无所谓,只要你过得幸福,那么我不会上前去打扰了你的平静生活,我只要远远的看着你每天都过得快乐就好,既然你不想跟我相认,那么我会尊重你的意思,绝不会出现在你的周围烦扰到你的正常生活。  她一直的在给自己制造着惊喜,从看见她高贵从容的缓步走进会场的时候,他的整颗心就因为欣慰而在无比的雀跃着,本来对她存在着的那一份伤感之心也瞬间的荡然无存,在他的眼里,他的瑞西姐姐永远都是出类拔萃的,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代替得了她在自己心中所存在着的那一个重要的位置,她的一切都是自己想要关注着的焦点,而她确实也是一个焦点人物,无论是站在哪一种场合,她永远都是一个发光体,所以他总能很轻易的感应到她的存在。  “辰海,这么多年,你过得还好吗?”欧阳瑞西扯起淡淡的笑容,很是认真的看着这个很多年都没有再见过的唯一关心着自己的弟弟,她的鼻尖有着一丝的酸涩感,时间真的是过得很快,转眼即逝,当年那个整天黏在自己后面叽喳个不停的小男孩已经变成了一个帅气的大小伙了,可就算如此,他在自己的眼里还是停留在了他用粉嫩的小手给自己拭去脸上泪水时的那一个无比温暖的瞬间。  “瑞西姐,,你不再打算逃避我了吗?”欧阳辰海可是看着她一步步的在向自己靠近的,所以他一直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就在刚才自己还那么卑微的想着要完全的退出她的世界,不再涉足她的领域一步,她的幸福,她的快乐,既然自己无法给予,那么他就静静的感受着就好,别的他都不会再有任何的奢求,可是没有想到下一秒她竟然会走到了自己的眼前,就那么柔柔的看着自己,瞬间的让他那已经半凉了的心再度的觉得温暖了起来。  “对不起!辰海,是不是对姐失望透了呢?”欧阳瑞西咬了咬她那粉嫩的樱唇,在想着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做错了呢?她那天早上毫不留恋的转身而去是否太过于的无情了,要知道那个可是欧阳辰海,欧阳家唯一的一个对自己投入了真情的人,可自己却残忍的抹杀掉了他当时眼里看到自己时的那一丝雀跃感,现在回想起来她还真的是觉得自己太过于的残忍了。  “瑞西姐姐,你该知道的,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无视了我的存在,我也会毫无感觉,可是却敌不过你的一个转身而去,但是我并没有半点要怪你的意思,反而很为你的现况感到无比的欣慰。”欧阳辰海说得无比的苦涩,原本阳光帅气的脸上也有了伤感的神色,让人看了就感觉到无比的心疼,尤其是他的那一句句卑微的语言,更加的让欧阳瑞西觉得很是无地自容。  “辰海,姐错了,姐不该装作不认识你,对不起!以后不会再那样了。”欧阳瑞西动情的把欧阳辰海给拥进了自己的怀中,清冷的脸上难得的有了别样的感**彩在其中,如果说现在的穆季云是他的依靠的话,那么欧阳辰海就是她年少时的支柱,可是看她都干了些什么,竟然可以狠得下心来伤害他,难道说她真的也变得像欧阳连城一样的无情了吗?连自己最亲的人也可以不皱一下眉头的去给他捅刀子,这以后叫她还拿什么样的脸面去面对他对自己的执着呢?  “姐,我没事,只要你过得幸福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欧阳辰海的眼眶微红,贪恋的依偎着这个失去了许久的温暖怀抱,说实话,比起自己的母亲,他更加的喜欢跟欧阳瑞西亲近,因为只有在她的身上,他才能感觉到那种属于亲人的温馨,而在自己母亲的身上,他所看到的除了算计别人以外再也感觉不到别的感情在里面,在她的世界里除了爱她自己以外,别的人她可能从来就没有真心的关注过吧!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当我是透明的吗?”就在两人都在为对方的感情而动容着的时候,穆季云突然的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边,修长的大手一个用力便把欧阳辰海给推离了欧阳瑞西的身边,下一个动作更是立刻的把自己的小妻子给圈进了自己的怀里,满眼都是冷戾的怒火,直直的扫向面前这个阳光般帅气的年轻大男孩。  他虽然一直的在跟那些生意场上的客户周旋着,可是他的视线可是一直的追随着她的身影在移动着的,说实话,他可是已经后悔了给欧阳瑞西选这么的一件唯美的晚礼服了,因为从现场的那一双双色眯眯的眼神上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小妻子今晚到底有多么的千娇百媚了,所以自己才会时刻的注意着她的动态,就怕给别人有了可乘之机,却没有想到还真的是被自己给逮到了这么的一个不怕死的,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穆季云的女人给抱进了自己的怀中,这不是一种作死的节奏吗?  “穆季云,你这是在干什么,辰海,你没事吧!”欧阳瑞西没有想到穆季云会在不分青红皂白的情况之下便对欧阳辰海动手,所以一时间她的心里所顾及到的也只是那个差点被穆季云推倒在地的弟弟而已,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满脸怒容。  “女人,你不是应该先跟我解释一下吗?”穆季云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跟一个毛头小子去争风吃醋,所以在看见欧阳瑞西只关心那个大男孩的时候,他心里的酸涩感可是已经把他的整个心房都给涨满了,一直以来都是女人为了他而争风吃醋,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也沦落为了其中的一员了,这一点他现在不想去了解,也没有空闲去了解,因为他有更为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捍卫自己的女人不被别的男人给偷窥了去。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不就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吗?”欧阳瑞西并不清楚穆季云根本就不知道欧阳辰海是自己的弟弟,所以才会说得一脸的理所当然,可是听在穆季云的耳里却变成了另一种的意思,以为她那是公开的在跟自己挑衅,刚宣布了她是他穆季云的法定妻子,下一分钟她却投入了别人的怀抱,这个事实让他怎么去接受得了。  “欧阳瑞西,你就那么的迫不及待吗?嗯!竟然连解释也不屑于给我一个,还是说你还在为刚才林飘然的事在生气,所以故意的以同样的方式来刺激我。”穆季云觉得自己前一刻还处于幸福的云端之上,下一秒却沦落为了被玩耍的对象,这叫他的心怎么可能达到平衡呢?  “穆季云,你这是在跟我无理取闹吗?还是说你丫的又不定时的抽风了,要不我怎么就听不懂你现在到底在说些什么呢?”欧阳瑞西疑惑的伸手去探了一下他的额头,却没有想到被他生气的甩开了,这下子欧阳瑞西就更加的觉得他是真的在跟自己闹情绪了,可是缘由是什么呢?  “我无礼取闹,我可是两只眼睛都看见了你跟那个小白脸给抱在了一起,难道说这个不应该向我解释一下吗?”穆季云这典型的就是一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官僚主义,要知道他可是就在刚才还跟某个无耻的女人给抱在一起的,为什么到了欧阳瑞西的身上就成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了呢?  “小白脸,你说的是辰海吗?”欧阳瑞西疑惑的看了看欧阳辰海,很是阳光帅气啊!哪里像是一个小白脸了,难不成这厮说的另有其人不成。  “辰海……叫得可真亲热,叫我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见你那么的柔情过。”穆季云怄死了,凭什么她叫每一个人的时候都是那么的亲昵,可是一到了自己的身上却是连名带姓的吼着的,难道说自己的名字就那么的不招她的待见吗?  “噗嗤!老公,你这是在吃醋吗?”欧阳瑞西总算弄明白了穆季云在扭捏些什么了,原来是为了欧阳辰海的事情,可是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弟弟的事情吗?  “没有,借一句你的话,我吃饭,吃菜,可就是不吃醋。”穆季云从刚才到现在可是眼神一刻钟都没有离开过欧阳辰海,这种小子有什么好的,没有自己帅气不说,还没有自己成熟稳重,一看就是一个毛头小子,就只是给自己年轻那么一点点而已,还有什么是自己比不上的呢?  “既然穆总裁不吃醋,那么是否借用一下瑞西姐跟我叙个旧呢?你再这样的抱下去不放,估计下一分钟可是轮到我吃醋了。”欧阳辰海眼底有着一抹狡黠的光芒,他故意的把话给说的模棱两可,目的就是好好的气一气他,谁叫他刚才对自己那么粗鲁的,所以不好好的捉弄一下他又怎么可能消得了自己的心头之怨呢?  唉!就是不知道欧阳辰海知道了穆季云以前对欧阳瑞西有多无情之后他会做出一番什么样的举动来,但愿穆公子能自求多福吧!以欧阳辰海的这一种恋姐情结来看,估计穆公子以后的日子过起来可并不是那么的轻松啊!  “小子,你知道自己现在是在说什么吗?我的妻子凭什么要借给你叙旧,还有你以什么身份来跟我吃醋。”穆季云因为在盛怒中的缘故,所以并没有注意听到欧阳辰海的那一声‘瑞西姐’,从而也就着了欧阳辰海的道,这醋意吃的可是更加的浓烈了起来。  欧阳瑞西眉头轻蹙,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两人之间的针锋相对,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反正她的心可是异常的甜蜜着的,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可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看见他们为了自己而互相的吃醋,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完了,貌似自己变坏了,什么时候开始也有了这种小女人才会去注重的小心思了呢?  “凭什么呢?说实话我自己也是很好奇,要不穆总裁你给我说说看为什么不可以吧!”欧阳辰海邪气的挑了挑眉,一点也不把穆季云的怒气给看在眼里,因为他越生气就代表着他越是在意瑞西姐,那么他也就是越高兴,所以还有什么给瑞西姐的幸福更能让自己为之动容着的呢?  “好了,辰海,别闹,有人该当真了。”欧阳瑞西心里偷着乐是一回事,可是并不代表着她是那种肤浅的女人,非要看着两人大打出手才肯罢休,所以这会儿看见穆季云那越来越阴霾的气息之时赶紧的阻止了欧阳辰海的继续挑衅,要不以他现在那燃烧着的怒火看,还指不定他会不会做出什么样出格的动静来呢?  “姐夫,你好!我是欧阳辰海,第一次见面,以后还请网开一面,不记今日的挑衅之仇。”欧阳辰海又恢复了他那阳光般的帅气笑容,反正只要是欧阳瑞西说的话他都会很认真的去执行,在他的心里,只要欧阳瑞西没有把自己排拒在她的世界之外,那么对他来说便是晴天,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可以让自己去为之心痛的了。  “你叫我什么,姐夫,欧阳辰海,欧阳家的人,难道说你就是她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穆季云喃喃有词,疑惑的看向了欧阳瑞西,妈呀!可千万别是自己所想的那样,要不自己这醋吃得就有点太过于的莫名其妙了,他风华绝代的穆公子形象可算是彻底的给自己给秒杀掉了。  “宾果,恭喜你答对了,我就是瑞西姐唯一的弟弟——欧阳辰海。”欧阳辰海把‘唯一’这两个字咬得特别的重,因为在欧阳家里,她真正的亲人也真的是只有自己一个而已,那不是唯一是什么呢?  “不好意思,难道说是我误会了吗?”穆季云抬手爬了一下头发,一脸无辜表情的看向欧阳瑞西,而后者则是对他耸了耸肩,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  “你才知道自己后知后觉啊!拜托你以后在莫名吃飞醋的时候要记得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再动手,要不丢脸的那一个人可绝对的是你。”对于穆季云这种难得露出来的可怜兮兮的表情,欧阳瑞西总是心存不忍的,有时候她也很懊恼自己对他的这种纵容之心,可是到最后总会被自己一遍遍的找理由去给说服了,谁叫她可以对任何人硬得起心肠,却唯独对他总是异常的柔软呢?  “夫人教训得是,我一定谨遵教诲,下次收拾这小子的时候一定先告诉他为什么会被打,然后再动手。”穆季云邪气的一笑,虽然说误会解开了,可是他抱了自己的妻子总归是事实,他的女人只有他自己可以抱,别的男人肖想动之分毫,就算那个男人是她的亲弟弟也是不行。可是这个欧阳辰海貌似在自家老婆的心里很是特别,要不欧阳家那么多的人她都不加于理会,而偏偏的对一个欧阳辰海如此的在意呢?  欧阳瑞西听他这么的一说,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这话跟没有表明立场有什么差别啊!不一样的是要动手吗?话说他就不觉得自己的这种作法太过于的嚣张了。竟然还敢在自己的面前撂下狠话,难道他就不知道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说吗?她可是要好好的看着他是怎么的去对付欧阳辰海的,因为她绝对的会用同样的方法去反击回他的身上,看他还敢不敢在自己的面前拽得像个二五八万似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