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294.第294章站得越高跌得越狠

294.第294章站得越高跌得越狠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85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17
   “走吧!带你去礼貌的打一下招呼。”穆季云那纯粹也只是一种恐吓的手段而已,并没有想着要怎么的收拾欧阳辰海,因为自家老婆那微微眯起来的眼眸已经有了危险的光芒,他可以不理会欧阳辰海,但是却不能不顾及到欧阳瑞西的感受。  “非去不可吗?我可装不出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来。”欧阳瑞西很不喜欢应酬上面的一些东西,但是如果是对穆季云有利的话,那么就算再不愿意她也会努力的去配合的。  “嗯!没事,不是还有我在旁边吗?”穆季云知道她在顾忌些什么,可是他希望在家庭生活之余,她也能走进自己的另一个工作领域,这样才会对自己有了一个全方面的了解,他的人际关系,他的非凡成就,这些都是他想要展现给她的一面,而不是局限在一个小空间里的自己。  “可是辰海……”欧阳瑞西略显迟疑的看了看欧阳辰海,就怕他心里会有什么想法,毕竟自己跟他可是分别了多年之后的第一次相聚,所以不管怎样她对他这些年来的所有一切都想来个透彻的了解。  “瑞西姐,我没事,你就去吧!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一起闲聊。”欧阳辰海帅气的一笑,作为一个男人,他很能理解穆季云的心思,无非就是抱着一种炫耀的心态而已,在朋友面前,瑞西姐是他的骄傲,而在瑞西姐的面前,他的睿智与交际手腕则是表现出自身才华的一种资本,无论是站在哪一个立场上去考虑,他都是受到赞誉的一方,不得不说这样的一个男人有着很紧密的心思跟很高深的决策,典型的就是一个无比腹黑的主。  穆季云不愧是一个商业精英,就算是像欧阳瑞西这种外行的人也不得不佩服他的那一种谈笑间就能把别人的锐气给打压下去的说话技巧跟谋略,就如他所说的那样,她只要站在他的身边打个招呼则可,别的一切事宜他都能替自己很圆滑的给避开掉了.  看着如此的一个优秀的男人,欧阳瑞西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雀跃,反而的多了一份沉重感,因为她无法估计到这样的一个男人会为自己停留多久,毕竟外面的社会可是充满了各种的诱、惑,而他偏偏又是那么的出类拔萃。  这一个晚上,与其说穆季云是追随着欧阳瑞西的身影在转动,还不如说欧阳瑞西是在围绕着他的眼神而动,她一直都在留意着在场的众多绝色的美女投注在他身上的那一种赤、裸裸的贪恋眼神,心总会不自觉的被刺痛一下,在整个会场,他无疑是最出色的一个男人,就因为他太出色了,所以才会让自己有一种患得患失的心理因素在里面,这么的一想,她挽住他手臂的手不由得轻颤了下,身子不由自主的与他更加的贴近。  他的身上有着很浓的酒气,今晚他真的喝了不少,就连别人敬给自己的那些也被他给如数的代喝了,说实话她还真的有些担心他的身体会受不了,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在空腹喝酒的。  “怎么了,累了吗?”穆季云虽然是在与人谈笑风生着,可同时的也很关注着欧阳瑞西的神态变化,所以一看见她那本就清冷的容颜更加的冰冷如斯的时候便担心的询问了起来。  “没有,晃了一下神而已,我去爸妈那里看一下,你别再喝那么多了。”欧阳瑞西嘴角微勾,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歉意的对众人笑了笑,因为她已经看见了傅冰蝶正在跟自己招手呢?  “好的,去吧!一下子我过去找你。”穆季云想着这一番的介绍下来她估计是已经感觉到无趣了吧!毕竟她本来就是那么喜欢清静的一个人,而且她感冒初愈,不宜过多的站立,所以也就并不强求她继续的陪在自己的身边。  “欧阳瑞西,可别高兴得太早,没有听说过站得越高也就跌得越狠吗?”欧阳瑞西还没有走到傅冰蝶的身边便被欧阳依依给挡了下来,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自己一直都被欧阳瑞西给踩到了脚底下,从来就没有可以趾高气扬的时候,说不怨恨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她恨透了她的那一种淡雅出尘的气质,原本她以为林飘然够艳惊全场的了,可是欧阳瑞西的那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跟那一种冷艳的气场瞬间的征服了全场,尤其是她的身边还站着那么一个犹如神祗般尊贵非凡的男人,这样一来她身上的光环那可是折煞了她那仅存着的一点自信,让她瞬间的没有了底气。  “你这是警告还是嫉妒呢?总该不会是担心吧!话说你有那么的好心吗?”欧阳瑞西不喜欢挑事,但是并不代表着她怕事,如果是换作小的时候她可能会息事宁人,但是现在的她绝对的不会让别人有机会站在自己的头上去作威作福。  “如果我说这是抱着看好戏的心理呢?说实话,我真的很想看到你被穆季云抛弃后那狼狈不堪的样子,这样我肯定会很为你感到高兴。”欧阳依依冷嘲的低笑着,她可不相信穆季云真的会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这一辈子都爱她一人,至死不渝!这种话拿去骗一下欧阳瑞西这种无知的女人就好,可骗不了她欧阳依依。  “不好意思,我想自己没有那种义务去演戏给你看,所以你那种想看好戏的心愿看来是不可能达成的了。”欧阳瑞西虽然并不敢保证穆季云能爱自己多久,但是她绝对的不会在欧阳依依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忐忑心态来。  “嗤!自信固然是好事,可是你不觉得自己太过于的狂妄自大点了吗?”欧阳依依很是不喜欢欧阳瑞西展示出来的那一种幸福感,那种光芒会灼伤了自己那嫉妒的双眼,也会激起自己那邪恶的灵魂。  “我穆家的媳妇狂妄自大点那不是很正常的吗?难道你不认为我们本身就有那个资本,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就是那个欧阳依依吧!怎么,上次被季云教训得太轻了吗?要不怎么就学不会长点记性呢?”  傅冰蝶睥睨的看着欧阳依依,她本来已经看见了欧阳瑞西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的,却没有想到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不得已的情况之下自己才会起身走了过来的,说实话这样的女人还真的是不怎么招人喜欢,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觉得可气,自己不能拥有的东西恨不得别人也不能得到,这种思想的本身可就是一种病态。  “我……”对于傅冰蝶,欧阳依依可是印象太深刻了,所以这会突然的看见了她,竟一时的失去了底气,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瑞西,走吧!带你去认识几个朋友。”傅冰蝶不再搭理欧阳依依,对于她不敢兴趣的人,她可是从来都不愿费心去理会,所以她现在的眼里就只有自己所喜欢着的那个儿媳妇。  “好”欧阳瑞西深吸了一口气,她的脑海里一直在斟酌着刚才傅冰蝶所说的那一句话,欧阳依依被穆季云教训过,可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她怎么就从来没有听他跟自己提到过呢?那么是否除了这些,他是不是还有很多的事情在瞒着自己,欧阳连城的事,还有林飘然的事,什么时候看见他主动的告诉自己了,那一个不是自己无意中知道的呢?这么的一想,她的整颗心都给沉了下去,再回味了一下欧阳依依对自己的警告,她开始不淡定了起来。  “上官妈妈,上官爸爸,好久没见,你们都还好吗?”欧阳瑞西刚才没有注意到傅冰蝶竟然是跟上官楚楚的爸妈坐在一起,所以这会看见了他们很是激动,有多少年没有见了呢?好像是自己出国读军校开始吧!这一转眼就十几年的时光过去了,有很多的东西也都在悄然的改变着,但是她对他们的感激之心却是一直都存在着的。  犹记得年少的自己把上官楚楚的家当成了一个受伤后的避风港,喜欢上官爸爸那慈祥的笑容,上官妈妈那温柔的抚摸,这些可都是自己一直以来觉得最珍贵的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当午夜梦回时总会不经意间的想起。  “瑞西,你这丫头,还以为把我们都给忘记了呢?这么多年也不见你去我们那里走动一下。”艾芊羽说到这个忍不住的擦了擦自己那湿润的双眼,她可是从刚才看见她跟穆季云走进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在无比的激动着的,都说女大十八变,这句话可是一点也不假,十几年没见,想不到这丫头出落得如此的亭亭玉立,艳冠全场,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有一丝的心酸。  “你们原来都认识啊!”傅冰蝶还想着介绍她们认识呢?没有想到的是根本就用不着自己介绍,她们两人就抱在了一起。  “是啊!就怪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我们刚好不在国内,要不也不可能这么多年来都被蒙在了鼓里,要知道这丫头可是跟我的亲生女儿没有什么两样的。”艾芊羽一脸满意的上下审视着欧阳瑞西,怎么看就怎么觉得欣慰。  “呵呵!看来我们还真的是缘分不浅啊!想不到绕来绕去的倒都凑到一起来了。”傅冰蝶这下可乐呵了,这样子一来她们之间又多了一份热络感,这可是要给互相陌生要来得容易相处多了,所以很容易的便就融合在了一团。  穆时桀无论是在谁的面前,永远都是一副冰冷的神态,虽然说他很赞赏欧阳瑞西这一个晚上的所有表现,但是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显示出来,只是很安静的没有发表任何的言词,而熟悉的他的人也都清楚他的这种个性,所以也就习以为常了,倒是欧阳瑞西有着些小的不自在,可能是因为换了一套装扮的缘故,她总觉得没有穿着军装面对他时来得随意,因此难免的会觉得存在着一种压迫感。  相对于欧阳瑞西的这一种窘相,顾阡陌同样的坐如针毡,因为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刚好的看见了冷伈伈他们所在的角落,夏雨晨他是认识的,可是冷伈伈身边坐着的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又是谁呢?看冷伈伈跟他之间的互动来看,不难看出他们之间很是亲热。  无奈的皱了皱眉头,虽然说她于自己而言,并不是一个恋人的身份,可是她毕竟是自己的妻子,所以不可能对她身边停留的男人毫不介意,可是却碍于身边的领导不能上前,只能不停的往她所在的地方偷瞄着,最后在看见冷伈伈娇笑着投进了那个男子的怀里之时,他终于有了行动,歉意的对军长他们耳语了一番,修长健硕的身影便向冷伈伈他们走了过去。  “老婆,说什么呢?这么高兴。”顾阡陌自认为自己装得很是若无其事了,可是在看见冷伈伈被那个男人宠爱的轻捏着小鼻子的时候还是有着一丝异样的情绪浮现了出来。  “哦!顾阡陌,你忙完了吗?”冷伈伈被顾阡陌的突然一声老婆给惊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不可幸免的把秦书寒的下巴给撞到了,引来了他的一丝轻哼!靠!自己这都是招谁惹谁了,竟然接二连三的被人毁容,先是一个自大的穆季云,现在换了一个萝莉型的冷伈伈,话说他跟这两人犯冲不成,要不怎么都同时的往自己的脸上去招呼啊!  “呃!书寒哥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冷伈伈一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之后,马上歉意的拿小手去不停的帮他轻揉了起来,那认真的表情晃疼了某个人的心,虽然只是一丁点的刺痛感,但还是让顾阡陌为之微怔了下,但是很快的他便把自己的这一点反常归类为反感。  “幸好你不是故意的,要是故意的话我的这张帅气的脸还不得给你报废了。”秦书寒抓住了冷伈伈在自己的下巴乱摸一通的玉手,他怎么感觉到再被这小丫头继续的摸下去的话肯定会更加的严重呢?因为他已经看见了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危险的眯起了眼眸,就是不知道他下一秒钟会找谁来开刀而已。  夏雨晨的眼神玩味的在顾阡陌跟秦书寒之间来回的流转着,很快的他便看出了其中的端异来,一丝狡黠的光芒也随之的在他的眼底慢慢散发开来,有好戏可看了不是吗?  “哎呀!想不到这么久没有见,你们之间的感情可是一点也没有变淡啊!看这亲热劲可是让我看了眼红啊!”好滴吧!夏雨晨他这就是故意要引起顾阡陌更深一层的误会的,所以把话说得很是暧昧不清。  “怎么,你嫉妒啊!嫉妒的话去找个妞来给我们表演一下啊!别他妈、的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秦书寒哪里不知道夏雨晨的小伎俩,只是他既然想玩,那么他就陪他好好的玩一下又何妨,谁叫这家伙把别人的宝贝妹妹给悄悄的娶走也就算了,还偏偏的把这丫头给冷落在这里那么久,幸好的是还有他们两个在陪着,要不她岂不是很无聊,而他却好,一过来不先了解情况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在那里对自己大小眼,不捉弄捉弄他还真的是对不起自己这被撞疼了的下巴。  “是呀!我嫉妒得要死,你们的甜蜜可是刺激到我那幼小的心灵了。”夏雨晨最会的可就是唱作俱佳的表演方式了,所以这会可是把这一项的看家本事给表演得淋漓尽致,眼神更是挑衅的看着顾阡陌。  冷伈伈被他们两个一唱一和的搞得一头的雾水,所以更是愣愣的呆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静,偏偏她的这个举动更让顾阡陌误以为了真的是像夏雨晨所说的那样,这两人是属于那种亲密无间的恋人关系,可是既然这样,冷伈伈她为什么要答应嫁给自己呢?难道说她不知道军婚将要代表着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吗?  “老婆,不给我介绍一下吗?”顾阡陌虽然心里很是不爽,可是良好的军用素质他还是存在着的,所以一再的告诫自己要冷静,他可不相信冷伈伈会是那么一个没有羞耻心的女人,会无知到当着自己老公的面在众目睽睽之下跟别的男人玩暧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也只能说他看错了她。  “哦!我把这个给忘了,这个是秦书寒哥哥,顾阡陌,你以后要是生病了可是一定要记得找他看,他的医术可是很厉害的。”听到顾阡陌的询问,冷伈伈这才后知后觉的从秦书寒的身边挪开,一脸得意表情的走过去挽起了顾阡陌的手,丝毫也没有在意到他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  “噗嗤……”听了冷伈伈最后的那两句话,夏雨晨跟秦书寒同时的把自己刚喝进去的酒给喷了出来,这小妞也太可逗了吧!没有见过有谁家的老婆会像她那样的,竟然会希望自己的老公生病的,她这叫做未雨绸缪吗?不过反回来一想又很可乐,只要她所说的对象不是自己,那么随便她荼毒谁去。  顾阡陌狠狠的抽了抽嘴角,却不是为了冷伈伈说让他找秦书寒看病的事,而是在心里不停的嘀咕着她到底还有多少个像夏雨晨这样的哥哥啊!可别告诉他有一个排那么的多,要知道他这是要真的应付起来的话可是会很恐怖的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