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298.第298章我自己可以脱

298.第298章我自己可以脱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7126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19
   罗昊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欧阳瑞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算了,还是等少爷醒了再跟他说吧!毕竟这件事情他觉得还是要由少爷去解决会比较的妥当。  豪华奢侈的劳斯莱斯、银魅在这午夜的街头显得特别的耀眼,所过之处总会引来路过车辆上人员的注目,毕竟这么名贵的车子在S市并不常见,更何况的是还能透过敞开的车窗看见一个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灵人儿,所以一路上都可以听见一阵阵的紧急刹车声,估计都是因为太专注的看着某个地方的缘故。  一阵凉风吹来,在让欧阳瑞西感觉到凉意的同时也成功的让她收回了自己的思绪,低头看着那张枕着自己大腿睡得一脸安静的俊彦,她的心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的安慰,无论以后如何,至少这一刻的她还是幸福的不是吗?  冰凉的指尖轻柔的抚过他的剑眉,她喜欢他现在那恬静的样子,少了醒着时的那一种邪魅气息的他看起来更加的能打动自己的心扉,至少这样的一个他是自己可以看得透的,不用再去猜在他那一汪的眼眸深处到底藏着的是一种怎样让自己难以费解的心思,那样的话会让她感觉到很是不安,总觉得那甜蜜的瞬间是不是自己的一种幻想下的产物,而不是来自于真实的写照。  “少奶奶,到了。”一路上罗昊都感觉到欧阳瑞西沉淀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就连到家了也没有让她察觉过来,所以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他才会出声提醒她的。  “哦!对不起!我走神了,先帮我把他给扶出去吧!”欧阳瑞西再次的收回自己的心绪,对于自己的闪神很是抱歉,如果不是因为身上穿着礼服的话,她一个人就可以搞掂,可是现在却被裹手裹脚的使不出她的看家本领来。  “好,我直接把少爷扶到楼上去吧!唉!这个月第二次喝得如此的酩酊大醉了。”罗昊无奈的摇了摇头,少爷可是很少会醉的,可是貌似最近的酒喝得有点的过了。  “什么,他最近常常喝醉吗?我怎么不知道呢?”欧阳瑞西的脚步迟滞了一下,这一个月她貌似都在他身边啊!难道说是自己去军演的时候吗?  “就在前不久的时候!好像是你去军演的那一个晚上,喝了不少的酒。”罗昊小心的把穆季云给放在床上,这才转身看了看欧阳瑞西。  “哦!我知道了,谢谢你罗昊。”欧阳瑞西咬了咬唇,感觉到有一点的不好意思,因为经他这么的一说她就想到了是怎么回事,想起他那一个晚上在电话里跟自己所说的话,她现在还感觉到脸红心跳呢?  “没事,少奶奶,那我先下去了。”罗昊不是一个喜欢碎嘴的人,今晚之所以突然的提起穆季云上一次醉酒的事情也只不过是一时的有感而发,并没有别的什么特别的意思在里面。  “嗯!早点去休息吧!你今天应该很累了.”欧阳瑞西很了解办这么一个隆重的酒会,保全方面肯定是出了不少的力,而罗昊作为这一片领域的老大,那么所要兼顾的事情也会相应的增加不少,而且到场的嘉宾那么的多,经过这么的一番忙碌下来他肯定已经累得够呛的了。  昊潇洒的转身走了出去,一般的情况之下他都是那种惜字如金的人,可是在欧阳瑞西的面前他的话明显的就多了起来,缺失了在人前的那一种冷酷的线条,总的来说这样的一个他让人感觉到比较的柔和跟易于亲近。  欧阳瑞西看着罗昊顺手的把门带上才转身去看了看床上的穆季云,一丝愁结也随之的跃上了心头,这家伙可是最爱干净的了,以往回家的第一件事他可是就往浴室里跑的,今天这种状况可是如何是好,总不能是她架着他去洗吧!一想到那个旖旎的画面她的脸就不自觉的燥热了起来。  轻咬了一下娇唇,还是先把自己这一身束缚了自己行动的华丽礼服给换下来先吧!要知道这一整个晚上下来可是让她全身都觉得处于了一种僵硬的状态之中,没有了平时的那一种随意跟豪气,觉得特别的扭捏得慌。  有些担忧的瞄了床上之人一眼,再拿手轻摇了摇他的身体,发现没有任何的反应之后才放心的动手去脱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说她跟他之间已经有了很多次的肌肤之亲,可是生性就在这一方面比较害羞的她还是无法当着他的面宽衣解带,所以这会看见他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之时才敢在房里肆意的脱起衣服来,可是懊恼的是怎么也够不着位于后面的隐形拉链,让她很是一阵的无奈,如果不是衣服太过于昂贵的话,她都有了一把撕烂的冲动了。  “老婆,需要我的帮忙吗?”就在欧阳瑞西烦躁的跟着礼服作着斗争的时候,一声近于戏谑的沙哑嗓音在这个寂静的空间里突然的响了起来,把欧阳瑞西吓得瞬间的转过了头,满脸惊慌的看着拿手撑着头侧躺在床上的那个笑得一脸邪气的魅惑男人。  “你……你不是醉了吗?还是说你一直都在装醉。”欧阳瑞西疑惑的看着他,同时的也在心里暗暗的庆幸着还好衣服还没有被自己脱了下来,要不自己此刻岂不是光溜溜的给暴露在他的面前了吗?  “你要不要猜一下呢?”穆季云玩味的抛给了她一个媚眼,她还真的看得起他,要知道他可不是演戏的,醉酒那么无聊的事情也能拿来欺骗她,现在之所以醒了过来,那是因为他的一个习惯使然,只要在还没有洗澡的情况之下他无论喝得多醉都会在躺到床上的那一瞬间清醒过来,让他有时候都搞不清楚自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特殊功能,但是在更多的情况之下他会把这看成是自己的一种洁癖的表现。  “你在装醉是吗?”欧阳瑞西有点不确定的问道,可是又感觉到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刚才一路上他都是睡得那么的香甜,不应该是装出来的才对,可是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他现在的突然清醒又该怎么的解释呢?  “如果我说没有,你会相信吗?”穆季云按了按醉酒后引起有些疼的脑袋,低笑的专注于她胸前因为呼吸而在颤抖着的浑圆之上,双眼跳跃出**的气息。  “无论你说什么或者是做了什么我都会选择相信你。”欧阳瑞西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在心里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他之所以瞒着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都只是因为不想让自己难过而已,并没有别的不好想法给算计在里面。  “过来。”穆季云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的那么感性,但是此刻他只想好好的抱一下她,感受一下来自于她身上的特有馨香,那样的话他肯定会瞬间的恢复了精神的,毕竟是娇柔胸酥在怀,就算是身体再难受也会为之而痊愈的。  “干嘛?”欧阳瑞西紧张的拿手挡住自己胸前的无限风光,别以为她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睛一直的都是盯住哪里瞧的,现在突然的叫自己过去,她才不要那么的傻呢?虽然说自己很多时候在这一方面都比较的反应迟钝,但是并不代表着看不出他此刻那眼里闪耀着的**光芒。  “帮你脱衣服啊!你说还能干嘛?”穆季云狡黠的笑了笑,不错,这小女人的防范意识还挺高的,只不过他穆季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又有几个女人能抵挡得住的呢?她也未免太小看了自己老公的腹黑程度了吧!  “穆季云,你丫的还真邪恶。”听他这么的一说,欧阳瑞西更加的不敢过去了,她就知道这家伙的思想不纯,看他那对色眯眯的眼神她就知道了,这会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告诉自己他心里的禽兽思想,她才不要上他的当呢?  “老婆,你该不会是想歪了吧!你自己不是够不着拉链吗?我只是很单纯的想帮个忙而已,你要不要这么的想入非非啊!”打死他都不会承认拉拉链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引她上钩的说法而已,他真正想做的是想把她给压到自己的身下去好好的眷恋一番的,这个事情他当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告诉她,估计他要是真的跟她说出来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的话少不了又会被她给好一阵的诋毁了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脱。”就算是真的够不着,欧阳瑞西也要死撑着自己能做到,要不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真的不用我帮忙吗?”穆季云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把欧阳瑞西吓得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她可是再清楚不过这男人的挑情本事了,可不愿意自己再被他莫名其妙的再一次吃干抹净了去。  “嗯!”欧阳瑞西拿眼神一脸防备的盯着他看,就怕他会突然的欺身而上,要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穿着可不是他的对手,非被他给得逞了去不可。  “那好,你慢慢的脱,我先去洗澡,完了你再告诉我要不要帮忙。”穆季云嘴角噙着一丝的笑意,起身在路过她的身边之时拿手轻佻的抬起她的下巴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唇角,这才嚣张的大笑着走进了浴室,让欧阳瑞西瞬间的给石化在了当场,再一次的被他的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给迷惑了心神。  相对于欧阳瑞西的这种无语的表情,穆季云可是躲在浴室里偷笑着呢?他相信等自己洗完澡出去,那傻妞应该还是在跟礼服在作着斗争,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那礼服的拉链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目的就是防止被突发的外来因素影响而发生走光的现象,要不价格怎么可能会贵得离谱呢?  不过这些那个小女人可并不知道,所以没有自己的帮忙,这一个晚上她都没有办法把那礼服给完好如初的给脱下来,当然,还有另一种方法可以把礼服给脱下来,那就是直接的把它给毁坏,但是以欧阳瑞西那种勤俭的生活作风,他可不相信那个小女人会那么的浪费。  欧阳瑞西可是一看见穆季云进了浴室就马上的跟礼服较起真来,但是弄了十几分钟后都无果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怪不得刚才穆季云会跟自己说上那么的一句话,原来这简直就是拿来坑自己的呢?没有他人帮忙的情况之下自己一人根本的就不可能探知道拉链是被什么给扣住了,所以靠自己一人的力量压根的就无法把礼服给脱下来,这么的一想,欧阳瑞西便一脸沮丧的把自己给抛到了大床之上,这一番折腾下来可是把自己给累得不行了,看来也就只能便宜了某个色狼的眼睛了。  穆季云洗澡并不像很多男人那样的迅速,所以等到他裹着一条浴巾出来之时便看见了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场面,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个小女人竟然敢给他睡着了,还真的不知道该说她这是对自己毫无防备之心呢?还是说秉持着一种自己不能把她给怎么着的心态。  其实欧阳瑞西哪里像他所想的那样睡着了,她只不过是听见了他要出来的声音在故意的装睡而已,因为她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跟他开口求助,毕竟刚才可是自己在口口声声的说着不要他帮忙的,这会如果自己要他帮忙的话,说不定他又要怎么的打趣自己呢?所以装睡可是最明智不过的选择了,她什么话也不用说,只要自己闭起眼睛不看,管他怎么样的折腾自己呢?  “唉!真不知道以前的日子你都是怎么过来的。”穆季云低喃着无奈的摇头轻笑,坐到床上轻轻的一个用力,拉链上的特殊开关便被他给弹开了,再稍微的一个动作那个让欧阳瑞西折腾了一个晚上都无果的拉链便被他给很轻易的拉了下去,这个感知道的信息让欧阳瑞西可是怄得半死,还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大少,在他的眼里脱女人的衣服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的容易,可气死了她这个脱了半天都找不到窍门的傻冒。  “老婆,还要继续的装下去吗?我可是不介意连澡也一起的帮你给洗了。”穆季云邪魅的轻匐在她的耳畔魅惑着她,刚一开始他还真的以为她是睡着了呢?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的指尖触碰到她那晶莹剔透的肌肤之时她竟然变得全身的僵硬了起来,也就是凭着这一点让他察觉到了这小女人根本的就没有睡着,而是在跟自己装睡呢?  不理,继续装,我什么也听不到,她才不相信他真的知道自己这是在装睡了呢?再说了衣服都被他给脱了,这一时之间让她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他才好啊!所以打定主意继续的装睡保证没错。  “好吧!看来是真的睡着了,那么这个洗澡的美差就交给为夫来帮你完成吧!”穆季云在说这一句话的同时可是一丝要给她反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的便把她的晚礼服给如数的瞬间褪了下来,突来的凉意吓得欧阳瑞西再也装不下去了,惊叫着拉过一旁的被单把自己给遮挡了起来。  “啊!穆季云,你在干什么。”欧阳瑞西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突然的让自己暴露在空气之下,所以第一反应便是扯住东西先把自己给盖起来,再也顾及不到继续的装睡下去这件事情了。  “没有干什么啊!你不是睡着了吗?就像你现在所看到的那样,我这是在准备帮你洗澡呢?”穆季云装出一副无比纯良的表情,小样,看你还怎么的继续装下去,这不一下就穿帮了吗?跟我玩心计,你还嫩了点呢?  “不用你帮忙,我自己会洗。”开玩笑,让他帮忙洗澡,那不是把自己往狼嘴巴里面送吗?她可还没有笨到那种无药可救的地步。  “夫人,你确定不用我帮忙吗?可别像刚才似的说着不要我帮忙,可是私底下却给我玩起了小计谋,这次我可是真的不会帮忙了哦!”欧阳瑞西越是这样一副娇羞的表情,穆季云就越是喜欢逗弄着她玩,要知道这个小女人可是逞强的很,一般的情况之下可是很难看见她跟自己服输的。  “我无比的确定跟肯定,现在你给我转过身去,我要去洗澡。”虽然说光着膀子的男人她经常看见,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是在看见穆季云那紧实、白皙的胸肌就在自己的眼前晃荡的时候她还是会感觉到不好意思,所以压根就不敢拿眼睛去看他,哼!竟然还敢威胁自己,她就不相信自己接下来还会有求到他帮忙的时候。  “去吧!我保证不看你,再说了你觉得自己身上还有哪一寸肌肤我没有看到过的呢?”穆季云虽然是这样说着但还是很听话的转过了身子,要不以欧阳瑞西的害羞程度肯定会一直的在那跟自己对峙着的,他可不希望这么美好的一个晚上用在了跟她闹小心思之上,比起这个其实他更喜欢用做的。  欧阳瑞西可不相信他的保证,所以是裹着被单跑进去的,她那慌慌张张的神态可是引来了穆季云的一阵低笑声,哈哈!女人,还说不用我帮忙呢?不出一会儿某个偶尔会迷糊的伟大上校可就要对自己刚才的信誓旦旦而付出代价了,现在的他就静等佳音就可以了。  拿起一旁的干净毛巾给自己擦了一下还很湿润的短发,接着一个帅气的动作便把毛巾以一个优美的弧线给抛落到地上,可是在想到欧阳瑞西对自己所订下的规矩之后,他还是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很认命的把毛巾捡起给放到了一旁的凳子之上,要不一会儿肯定会被那个喜欢把家也当作部队一样来管理的上校大人给训斥上一番不可。  看着床上的这一袭华贵性感集一身的美丽礼服,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今天晚上那些男人投注在自家小妻子身上的那一种惊艳的目光,让他心里顿时的感觉到醋意横生了起来,要知道他当时可是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西服给披到欧阳瑞西的身上去,以此来隔绝掉别的男人那种色眯眯的眼神,但是一想到自己最初的目的,他还是选择了放弃,毕竟自己要的就是她艳惊全场的那一种效果,而不是小气的把她的美丽给抹杀在自己的醋坛子里。  这一个晚上,她无疑是全场最亮丽的那一个焦点人物,先不说她姣好的容貌跟穆家少奶奶的那一层高贵的身份,就单单是她的上校一职就足以让别人为之赞叹不已的了,所以说他不难猜测到明天所有的报纸头条上所飞扬着的都是关于她的报道,这样一来的话她的身份也势必的会让别人所关注了起来,那么他想通过赞助部队而让别人知道她背后的靠山是谁的这一目的也能如愿以偿了,接下来他倒要看看谁还敢随便的把她应该得到的升职机会给代替掉。  他知道自家小妻子的心思,肯定是不喜欢自己的荣誉跟某些商业上的合作有某种关联,所以他一直都不亲自去跟集团军上面有所接触,而是把所有的事宜都交给了夏雨晨全权的处理,目的就是他相信欧阳瑞西自己的实力,他不参与到她工作上的事情上去,但是他也没有一味的放任着不管,至少他也要在她的领导那里敲一下警钟,表示一下自己对妻子的关心程度,让他们有一个觉悟在里面,她欧阳瑞西并不是一个毫无身份背景的女人,她的身后还有整个风行国际在做着她的强力后盾这一事实。  他一点也不担心这次欧阳瑞西被检举说收受贿赂的这一件事情,因为随着这个酒会的举办,很多的谣言都会不攻自破,试想在整个S市,还有谁的财富能跟风行国际相提并论的,那么她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一辆区区的法拉利跑车而去葬送掉自己那锦绣的前程呢?  就在穆季云在这思绪万千的同时,欧阳瑞西可是在无比的纠结着的,还真的是应了穆季云的那一句话,现在的自己还是得非要跟他求助不可,除非自己也像他那样,裹着条浴巾就出去,可是这并不是她的作风,要知道那浴巾下面可是什么都没有穿,而且还是那一种裹得住上面会露下面的那一种类型,这给不穿没有什么差别好不好。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对着镜子里面的那个羞红了脸的自己幼稚的扮了一个鬼脸,这才开始小心翼翼的把门拉开了一条小缝,偷瞄着穆季云可能在的位置,现在的她可是怄死了在他面前的这一种常常丢脸的举动,跟自己在人前的那一个干练果断的威武上校形象一点也不相符合,倒是显得迷糊十足了起来,老是不拿换洗衣服的就迫不及待的跑进了浴室,而且这种做法貌似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夫人这可是在探查敌情,还是说在上演某段诱、惑的剧情戏码呢?”穆季云虽然在思考着事情,可是对于浴室这一边的动静还是无比的关注着的,所以在听见她窸窸窣窣的动静之后就站在门边饶有兴致的等候着她的召唤,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她会先来上这么一出偷偷摸摸的举动,按说这还真的是一点也不像一个上校该有的作风。  “啊!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欧阳瑞西一看见穆季云的第一个动作不是把门给瞬间的关上,而是问了他这么的一句,所以在她想着要把门给关上的时候,已然失去了这个先机,门被穆季云的一只脚给顶住了,除非她不顾他的脚是否会被门给夹住,否则她的这个门是无法再关上的了。  “就在你洗完澡在里面踌躇了半天都没有动静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下一个步骤要做些什么了。”穆季云挑了挑自己的眼角,玩味的看着她只露出了一个头在死顶住门的那一个幼稚的举动,不难想像门内的她是一种怎样的惹火风情。  “老公,你把脚拿出去,先给我去找衣服好不好。”欧阳瑞西又开始使用她那百试不爽的怀柔政策了,就是不知道我们邪恶的穆公子是否会如她所愿的被迷得忘了自己的最终目的呢?这个答案是不会,因为在酒会上的时候他就对欧阳瑞西在称呼这个问题之上给气得不轻了,所以说这会他才不会继续的上了这个小女人的当呢?  “我可是记得某人说绝对的不会求我帮忙的,怎么,这么快就给忘记了吗?我倒要怀疑你这是进去洗澡了呢还是洗脑去了。”  穆季云依然是一派悠闲的姿态,这可是急死了现在门内那身无寸镂的欧阳瑞西了,因为不管怎么着她都不愿意在这种状况之下与他裸裎相对的,所以一时之间也只能用力的顶住门不给他有进一步的行动,而且还要顾及到不伤到他的脚,因此现在的她感觉到自己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悲催了起来,而制造这个状况的人正满脸痞笑的盯着自己瞧,让她恨不得给他踹上那么的一脚以解自己现在的心头之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