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15.第315章这个帅哥是谁

315.第315章这个帅哥是谁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218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28
   “噗嗤!秦小姐是吧!难道你不觉得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有点多余吗?既然你都说了那是以前的事情,那么又何须今天还来继续的纠缠下去呢?”上官楚楚莞尔的一笑,终于把视线投放在了秦可儿的脸上,戏谑的挑眉凝视着她,她倒要看看这女人的脸皮到底能有多厚,竟然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在自己面前去追忆往日的恋情,难不成还真的当自己是死的不成。  “你是谁,这是我跟傲风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貌似还轮不到你来插嘴吧!”秦可儿藐视的斜着眼从头到脚的扫瞄了上官楚楚一番,根本就不把她给放在眼里,姿态显得嚣张而又高傲。  上官楚楚听到她的这一句话不怒反笑了起来,接着便踮起了脚尖,欺身上前在冷傲风的薄唇之上落下了轻柔的一吻,随之便快速的撤离开来,投给秦可儿一个得意的眼神,意思不明而喻了。  “这样秦小姐还觉得跟我没有关系吗?”上官楚楚跟欧阳瑞西可不一样,她的性格本来就是属于泼辣型的,所以在对待别人的挑衅之时她不可能会费心的去跟你一一解释,而是喜欢用最直接的事实来说话,只是她的这个动作在威慑到了秦可儿的同时,也惊呆了冷傲风,但很快了他也就释然的轻勾了一下唇角,眼眸微微的眯起,危险的注视着上官楚楚,同时的也在心里思量着这个女人主动的亲吻了自己,是不是说已经不再生自己的气了呢?要知道她的这股怨气可是一直的盘旋在他们之间很多天了。  “你……你真不要脸。”秦可儿看见上官楚楚一直的不言不语,本以为她是一个很软弱可欺的女人,却没有想到所表现出来的动作是如此的豪放,所以一时之间也只能气急的讥讽起她来,其实她给谁都要渴望冷傲风的薄唇,这是她这么多年里每次忆起之时最为留恋着的地方,因为那里面曾经诠释过他对自己最为完美的爱恋,可一切都随着自己的错误选择而发生了质的变化。  “不要脸吗?我可是第一次听说亲吻自己的老公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怎么,难道在秦小姐的眼里会存在着这种古老的观念吗?”上官楚楚嫣然的一笑,那柔美的笑容带动了几许的狡黠,直逼秦可儿而去,在标榜了自己的所有权的同时也趁机的损了别人一把,间接的讽刺她跟不上时代的潮流。  “傲风,这是真的吗?你真的已经跟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结婚了,可是你忘记了自己曾经对我的约定了吗?”秦可儿不理会上官楚楚的嘲讽跟挑衅,而是直接的找上了冷傲风,因为她相信这个男人的心里一直都是深爱着自己的,所以就算他的身边已经站了别的女人,他的心里所站着的那个人永远都会是自己。  “约定,有过吗?不好意思,我不记得自己做过这么幼稚的事情,我现在只要认清自己的妻子是谁便可,前尘往事于我而言早已随风而逝,而你在我的心里也只不过是一个擦肩而过的过客那么的简单,没有任何的特别可言。”  冷傲风冰冷的语言直达心底,冷魅的嘲笑若有似无的稍纵即逝,让人感觉不到他有笑过的痕迹,而那浑身的寒气却是显而易见般存在着的,约定吗?秦可儿,那时候的我是被鬼附身了才会觉得你是自己这一生的执着,梦醒了,情逝后你也只不过是我年少痴狂时的一缕尘烟而已,再也激不起半丝的涟漪。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你在骗我的是吗?因为这女人在此,所以你才故意这么说的,其实你的心里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一直视我为女神的,又怎么可能会将我排除在你的生命之外呢?”  曾记得每一次的约会,他的眼里都只存在着一个自己,曾记得每一次的亲密接吻,他所倾注给自己的都是最浓的眷恋,曾记得他是那么虔诚的对自己许下了诺言,说他爱自己的心会永不改变,至死而不渝,曾记得提出分手的那一晚,他是如此卑微的恳求着自己不要离开,曾记得他眼眶的湿度也有那么一瞬间迷惑过自己要转身而走的决心,可是这一串串的曾经,这一幕幕的甜蜜画面他今天都要全部的给否决掉吗?  “噗嗤!女神吗?你是女的我是看出来了,至于神嘛?是挺像一个女神经病不错,要不怎么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不知羞耻的勾引别人的老公呢?”上官楚楚冷然的勾唇轻笑,真把本小姐给当成透明的了吗?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勾搭她的男人,这不是一种作死的节奏又是什么呢?别人会不会买你的帐我不知道,可我上官楚楚绝对的不会助纣为虐,降低自己的气势而助长他人威风的,所以既然你挑起了我心里的不爽,那么我的这股怒气就由你来好好的承受着吧!  “傲风,你看,她在骂人家。”秦可儿怒瞪了上官楚楚一眼,娇羞的跟冷傲风撒起娇来,可惜的是别人就连一个冷刀子都吝啬的没有给自己,所以无比尴尬之下对上官楚楚可是恼恨到了极点,她怎么就不知道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是那么的牙尖嘴利呢?  “瑞西,这边。”上官楚楚一看见入口处那冷然的身影便率先的叫出了声,根本就无视掉了秦可儿的存在,反正她来这里又不是跟这个女人斗嘴的,真正要等的人来了,又哪里还会顾及得上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猫小狗呢?就让她好好的跟冷傲风两个去牵扯不清吧!反正压根的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不是吗?  冷傲风听见上官楚楚这么的一叫,也就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所以也就跟着无视掉了秦可儿的存在,这一举动不可幸免的让她那骄傲的自尊心给膨胀到了极点,满眼怒气的跟着看了看入口处,在看见是穆季云跟欧阳瑞西之时,她的眼眸闪过一丝的慌乱,因为她还记得那个看似一脸无害的男人对自己发出的警告,所以才会产生了丝许的惧怕感,可是一想到冷傲风就在身边,她的心又莫名般的安定了下来。  “你们来很久了吗?”欧阳瑞西轻扯了下唇角,笑容很是淡雅冷然,尤其在看见一旁的秦可儿之时,她便不自觉的微皱了下眉,这女人怎么也会在这里呢?一想到她跟冷傲风之间的关系,她便担心的斜睨了上官楚楚一眼,看她有什么反应。  “刚到不久,这不还没有找位置坐下呢?这个帅哥是谁,不介绍一下吗?”上官楚楚对欧阳瑞西挤了挤眉,如果她没有认错的话,他不就是昨晚那个老盯着瑞西看的大男孩吗?这会儿怎么一起过来了呢?难得的是穆公子竟然没有生气。  “楚楚姐,怎么,不认识我了吗?嗯嗯!!”欧阳辰海对上官楚楚调皮的眨了眨眼,其实他在昨晚就已经看见上官楚楚了,但是却一直迟迟的没有上前去跟她打招呼,低调是一回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欧阳瑞西原来对自己的那一种排斥感,所以也就跟着没有想着要去介入她的社交圈里去,只是本着一种观望的态度去处之而已。  “你该不会是以前整天都跟在瑞西身后的那个鼻涕虫吧!可是又感觉到不应该长得那么帅气才对,难道真的说应了那句女大十八变不成。”上官楚楚从头到脚的把欧阳辰海给审视了一遍,怎么看都怎么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阳光般英俊的大男孩会跟自己记忆里那个柔弱的小男孩有关联。  “噗嗤!”上管楚楚的这句话一落下,首先忍俊不住先笑出声来的是穆季云,哈哈!鼻涕虫,女大十八变,也就只有上官楚楚才能把人给损到这种地步而又满脸无辜,真的是太给力了,要知道自己这一个晚上下来可是被他气得半死,却又碍于欧阳瑞西的原因不得不处处忍让着他,这会儿听见上官楚楚的这个再贴切不过的比喻,他的心瞬间就乐开了花,总算是把这个嚣张小子的气焰给好好的打压了下去,看他还怎么继续的跟自己在那耍帅。  “楚楚姐,你这话说得可就是太伤人家的心了,亏我还一直都没有忘记你,而你却早已把帅气无敌的我给忘了个一干二净的,你说吧!我要怎么的罚你,要不就罚你亲我一下好了。”欧阳辰海故作一脸的沮丧表情,很是受伤的按着自己的小心肝,貌似他真的有多痛心似的,只是眸光流转间的那一丝狡黠出卖了他的整个戏码,看起来倒是有点像是故意的撒娇卖萌般让人不可信服。  “去,少给老娘我卖萌,既然那么想我,昨晚上怎么不见你上前跟我好好的亲昵一番,一个人坐在角落那里玩什么深沉啊!”上官楚楚一说到昨晚就来气,害自己还不时的偷瞄了好几眼,以为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少男杀手了呢?竟然每次转身都会与他的视线相对碰,让她好一番的紧张,感情是欧阳辰海这个小混球啊!  “冤枉啊!我那不是因为想看看楚楚姐有没有把我给认出来吗?可谁知到了最后都把人家给当成了一缕空气,所以只好黯然神伤的提前离场了。”欧阳辰海唱作俱佳的控诉着上官楚楚,把知道内情的穆季云再一次的被他给雷了个里嫩外焦的,原来睁眼说瞎话的高手在这里,自己的蹩脚戏与他的一气呵成相比较,那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貌似又是一个不简单的主啊!  “好了,你们两个要叙旧一会有的是时间,先进去包厢再说吧!”冷傲风冷着一张寒冰脸,微蹙着眉头提醒到,同时心里的思绪早已经百转千回了,暗想着这臭小子到底是哪里突然冒出来的,怎么会跟自己的妻子如此的亲热呢?  “小子,走吧!一会儿好好的跟我细谈一下你这些年是用什么方法把自己给养得这么俊逸不凡的。”上官楚楚也不知道是出自于什么心思,故意的忽略掉了冷傲风的存在,伸手挽着欧阳辰海的胳膊就往他们一贯的包厢走去,硬是把冷公子给气得满脸的郁结加愤怒。  “秦小姐,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怎么,还是那么的不甘心吗?”欧阳瑞西本来不想搭理秦可儿的,可是一想到上官楚楚刚才的态度,她还是勉为其难的跟她打一声招呼,也顺便的让她看清楚一些事实,过去的总该是过去的,就算你再怎么的想要挽回,也只不过是白费力气而已。  “穆夫人,我不知道你暗指的是什么。”秦可儿的眼神躲闪了一下,虽然她很明确的知道欧阳瑞西话里所要表达的意思,可是她却故意的装起了糊涂,因为她知道无论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是那个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可都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所以她才不会那么笨的把自己的小心思给她窥探了去。  “不知道也好,总之别去强求已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别试图着要去伤害到楚楚,因为那个我不允许。”欧阳瑞西那清澈的眼眸微微的眯起,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刚才他们就已经在这个问题之上发生过争执了,要不上官楚楚也不可能会突然的跟欧阳辰海故作的亲热了起来。  “难道穆夫人不觉得我才是被伤害到的那一个吗?毕竟现在被抛弃的那个人是我。”对于欧阳瑞西所说的那个楚楚,如果说刚一开始的时候她并不知道是指谁的话,在听见了刚才那一声声的‘楚楚姐’之后她也不难猜出是谁了,所以这会儿才会对欧阳瑞西的指责有那么大的反应。  “秦小姐,你跟冷傲风之间的恩怨情仇那都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这个我不会参与进去,我所想要保护的也就只是一个上官楚楚而已,所以你们的那些个前尘往事,我希望还是尽快的说清为妙,毕竟现在楚楚才是冷太太,而你却什么也不是,所以我的意思你应该听得很明白了才是,就看你想不想得开而已。”  欧阳瑞西清冷的脸上已多了一抹的不耐烦,为什么每个男人都会有那么多剪不断扯还乱的暧昧情缘呢?穆季云如此也就算了,怎么连一向不喜好与女人为伍的冷傲风也成了这其中的一员了呢?  (注明:本文原发网站是凤鸣轩,所以真正喜欢悠扬文文的读者们请移驾到凤鸣轩来订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