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16.第316章老公,你生气了

316.第316章老公,你生气了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180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29
   冷傲风错愕的看向了欧阳瑞西,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她不应该会认识秦可儿才对,可是她现在所说的这么一番话,很显然的表明了她们之间有过接触,而且貌似已然有过一番争执,不用猜他也能想象得出来,欧阳瑞西这是在为上官楚楚而出头。  “穆夫人一向都是那么喜欢强人所难吗?如果有一个女人跟你说,让你别再执着于穆季云,你觉得自己会如她所愿吗?”秦可儿冷笑的斜睨着欧阳瑞西,她就不相信这个女人还能继续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只有把她放在了自己的立场之上,她才能体会得到这其中的各种苦涩。  “那要看这个女人是否是他的深爱,而她是否也深爱着他,如果是的话,我肯定会转身而去,不带一丝的犹豫,如若不然,我决然不会轻易的放手,因为我爱他,所以不可能会轻易的把他让给了别人。”欧阳瑞西说得一脸的淡然,这是她第一次在外人的面前宣誓出自己对穆季云的那一份浓浓的深情,如果要是换在别的场合之下,她有可能会感觉到羞愧,可是在秦可儿的这一番的质问之下,她所说的便是她心里所想着的,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尴尬的。  欧阳瑞西的这一番话让穆季云瞬间的惊喜了起来,虽然一直就知道她是爱着自己的,可是当着别人的面前说出来又是另外的一种感觉,所以他才会为了那么的一句‘我爱他’而在暗暗的雀跃着,所以看她的眼神越发的温情脉脉了起来。  “别把话说得那么的轻巧,只有事情真的落到了自己头上的时候才会知道个中滋味,我可不相信你会看得那么开。”秦可儿绝对的不可能会相信欧阳瑞西的说法,试想在爱情的面前,有几个女人不是自私的,就算你欧阳瑞西有多么的孤高自傲,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女人而已,我就不相信你会变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没有了七情六欲可言。  “那么秦小姐认为留住一个心都已经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有何用处呢?难道说就只为了拖住他的这个人,而不去在意他心里面的真正想法吗?这样一种自私的行为,你觉得自己对这个男人是出于真爱,而不是因为你心里所爱着的那一个人永远都是自己吗?”  如果真的是没有体会过这其中滋味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一度的将生死给抛之度外了呢?就是因为她太了解这其中的伤痛,所以她才希望相爱着的两个人不会再受到外界的因素而有所变动,那一种撕心裂肺般的刺痛感,到了现在回想起来她还会感觉到莫名的抽蓄,更加的没有勇气再去领教一次。  穆季云搂着她腰身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她的理性,她的豁达,她对自己的那一种世间少有的深爱,无一不在敲打着他的心扉,与其说她的这一番话是用来警告秦可儿的,不如说她那是在说给自己听的,因为这里面的每一个字都是她倾注在自己身上的无限真情,这样的一个奇女子,是他这一辈子永不想放手的挚爱。  “只要把人给留住了,他的心不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吗?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不爱,那么你觉得她还会去爱别人吗?”大道理谁不懂说,别以为就你欧阳瑞西高风亮节,我秦可儿也不是一个好打发的主,你有你的道义,我有我的歪理,就看是谁更胜一筹而已。  “秦可儿,你就对自己如此的自信,可是如果对象是我的话,那么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永远都不可能,我可没有回收垃圾的嗜好。”  冷傲风冷冽的盯住了秦可儿,这个女人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可怜虫吗?先不说他现在已经有了妻子,就算孤家寡人一个,他也不可能会去做那一个专属于她的垃圾桶,因为垃圾也是分可回收和不可以回收型的,而她秦可儿刚好就属于那一种不可回收的垃圾里面,根本就没有了任何的可用性。  “在你的眼里,那个女人就那么的好吗?好到你可以忘记了我们那曾经的甜美时光,如果说一份爱真的那么容易就变质了的话,那么你所给我的一直都不是真爱。”秦可儿难过的闭了闭眼,一滴清泪就那么的夺眶而出,她舍弃了所有的一切,已经做好了跟他相依一辈子的准备,可是他想要的那一个人已不再是自己,是否很多的东西错过了就真的是错过了,你再怎么费尽心思的去争也不可能再次的回归到自己的怀抱,现在的她不就是最佳的见证吗?  “这个我也一直的抱着怀疑的态度,你于我而言,有可能只是一时无聊之下的玩物而已,说不上存在着感情的因素在里面,之所以在你离去的时候表现出不舍,只是接受不了自己心爱的玩具被别人给抢走了那么的简单,让你为此而产生了错觉,这个是我的责任,所以我才会耐着心思跟你解释一番,要不绝不可能会把时间给浪费在你的身上。”  如果说以前的自己还对她抱着一丝的爱恋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已经对这个自私的女人失望透顶了起来,在她的思想里一直都是只考虑到自己的利益,从来就没有为别人着想过,幸好她当初给了自己那当头的一棒,否则的话他岂不是要跟这样的一个女人相处一辈子了,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呵呵!玩物吗?冷傲风,你还真狠,一下子就打碎了我这些年来的优越感跟自信心,本以为有那么一个男人在无怨无悔的深爱着自己,所以便可以肆无忌惮的活着,因为坚信你会一直的在那等着我重新的投进你的怀抱,也就对一切的事情抱着那种可有可无的心态,可是到了最后我也就只是一个玩偶而已。”  秦可儿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最后哀怨的看了冷傲风一眼,踉跄着虚浮的步伐,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走去,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怎么的去调节自己那接近了崩塌边缘的心脏,因此只能黯然神伤的逃离了这个给她当头一棒的伤心之地。  看着她那凄然而去的背影,欧阳瑞西的心泛起了一丝的酸涩感,同样的身为女人,她能了解到冷傲风的这一番无情的话对她来说有多大的震撼,可是站在楚楚的立场上,她又必须的要帮她捍卫着她这刚刚开始的甜蜜婚姻,所以就算她对秦可儿有再多的怜悯,也不会为之而感到惋惜,毕竟可怜之人都会有她的可恨之处。  冷傲风的嘴角抽了抽,他是否把话给说得太狠了呢?虽然说现在的自己对她是真的不再存在着一丝的涟漪,可是以前的自己确实是迷恋过她的不假,这些是他再怎么想彻底的抹去都不可能会灰飞烟灭的事情,所以才会用最残忍的语言去逼迫她对自己死心,只因他现在所想要的那个女人已经不是你秦可儿,而是上官楚楚。  “我们也进去吧!别再去乱想了,否则他们该等久了。”穆季云拍了拍冷傲风的肩,搂着欧阳瑞西的小蛮腰走了进去,其实他很了解冷公子现在的这一种无比纠结着的心情,因为他已经去经历过了,所不同的是以前的冷傲风确实是爱过秦可儿的,而他对林飘然仅仅是一种生理上的需求而已。  “他没事吧!”欧阳瑞西看见冷傲风还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英气的眉宇紧皱了下,难道说冷傲风并不像他话里所说的那样,对秦可儿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情,而内心里却还残留着往日的绵绵情意吗?  “放心吧!没事,他能想通的。”穆季云侧身吻了一下她的发顶,修长的大手更是把她给紧紧的圈在自己的怀里,就好像怕自己一不留神会把她给弄丢了似的小心呵护着。  “但愿吧!”欧阳瑞西抬头给了他一抹温柔的笑意,虽然说那笑痕很浅,却已经是她展现给他最柔情的爱意了,所以她的这一个细微的表情穆公子已经感受到了,更是爱怜的在她仰起来的额头上深深的落下去了一吻,那眼里的柔情足以让周围的一切为之而黯淡失色。  “真受不了你们两个,也不怕教坏未成年,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起成人秀来,真是伤风败俗啊!”一听到这种调侃意味的话,不用回头也知道来者是谁了,因为也只有他敢在穆公子的面前不怕死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挑事,就像拍不死的小强似的越挫越勇,永远也不可能会安分的去接受教训,反而喜欢把事给往白热化的境地去发展,大有看热闹的成分在里面。  “滚,来这个地方的还能有未成年,再说了我们只是礼貌性的吻一下额头而已,就连唇都没有碰到,又哪里来的伤风败俗。”穆季云连头都不回就打压了回去,所以在听见后面的那一声稚嫩的嗓音之时微愣了那么的几秒。  “爹地,听你的意思,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是吗?”能看到父母恩爱有加,那是最开心不过的事情了,可是又有点接受不了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到自己的存在,这个倒是让他开始有点不开心了起来,虽然说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转身的缘故,可是他还是感受到了一丝的失落感。  “轩轩,你怎么来了,夏人妖,这个时候你把他给带来干什么。”穆季云狠狠的瞪了夏雨晨一眼,同时的也一个俯身把那小小的人儿给抱进了怀里,接着更是在他那滑嫩的小脸蛋上落下响响的一吻,这个举动把小轩轩刚才那郁结的情绪瞬间的给来了个消散无踪。  “别瞪我,我只是代表而已,你们一家慢慢的在这上演温情戏码,我就先进去了。”靠,他容易吗?白天要对付林飘然也就算了,到了晚上还沦落成了这小子的专属车夫,试问还有给他更为悲催的主吗?他可倒好,不感谢自己也就罢了,竟然还给脸色自己看。  “妈咪,我好想你,你怎么跟奶奶出去逛街就一去不返了呢?害人家伸长了脖子都没有等到你回来,就只看见奶奶一个人而已。”他本还想着要向她展示自己今天跟爷爷去钓鱼的劳动成果呢?谁知道等到了晚上都不见人影,让他还为此小小的伤心了一把。  “对不起,妈咪忘记给小轩轩打电话了,其实妈咪也一直的很想你。”欧阳瑞西踮起脚尖同样的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那温馨美好的一副画面羡煞了旁人的眼球,男的英俊潇洒,气度不凡,女的美丽怡然,高贵典雅,就连怀里的小孩子也是那么的可爱帅气,试想有多少人不会为之而惊叹连连呢?  “你今天跟妈去逛街了吗?刚才怎么没有听见你提起呢?”穆季云皱了皱眉,自己的母亲喜欢逛街他可是知道的,却没有想到的是她会把欧阳瑞西给带上,依她的那种对时尚时装比较热爱的个性,不难想像得出自己的小妻子肯定会被她好一番的折腾。  “跟你提干嘛?我们两个女人逛街,难道还要向你报备过才能出去吗?”虽然欧阳瑞西知道他不可能是那种意思,可是她就莫名的想要急一急他,其实有时候看着他为自己紧张的样子也是一种淡淡的幸福。  “女人,你就非要曲解我的意思不可吗?真是好心没好报。”穆季云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转过头去不再搭理欧阳瑞西,他就不明白了,这年头难道关心一下自己的小娇妻也是一种犯罪的行为了吗?要不这女人的脾性怎么突然的日益见涨了呢?  “老公,你生气了。”欧阳瑞西不急不躁的看了他一眼,原来不止女人生气的时候好看,有的男人在这种时候也特别的迷人,譬喻说穆季云就是属于这一类型的。  “没有。”穆季云继续的绷着个脸不去搭理欧阳瑞西,只是抱着儿子闷头的走着,那别扭的样子让欧阳瑞西看后微微的勾起了唇角,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还说不生气呢?那简洁的字都要从他的鼻子里面哼出来了,由此看来在某些时候男人也可以很小气的,从这一个小小的测试上欧阳瑞西又对这个男人的个性有了另一层的了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