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38.第338章全城警戒

338.第338章全城警戒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432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38
   战甲是拉着警报往市区直奔而去的,所以那刺耳的声音在这午夜的空旷原野中显得特别的瘆人,可这些对于欧阳瑞西来说毫无感觉,她的整颗心只为自己怀里的男子所跳动,别的都不在她的视觉感应范围之内。  “咳咳……”微弱的咳嗽声在这异常紧张的氛围中是如此的让人感觉到雀跃,因为这样就代表着他还是残余着意识的,可是接下来所发生的反常现象让欧阳瑞西感觉到自己有了窒息的感觉。  “少奶奶,不好,少爷咳出来的都是血性泡沫,连鼻子都是鲜血。”因为罗昊的视线刚好是面对着穆季云的,所以很快的发现了异常。  “鹰眼,快,快加速。”为什么她老感觉到这么的一段距离特别的遥远,就像永远也无法到达一样,一直以来她都不承认自己是软弱的代表,可是此时此刻她不得不说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无助,就连当年被赶出欧阳家也没有这么的恐慌过。  “是,上校。”虽然现在的车速已经达到了极限,但是鹰眼还是答应了她,因为他知道上校现在的心思根本就不是放在车速之上,而是心系着她怀里的那个就算受了重伤还是那么俊美如斯的男人身上。  “老公,你可千万别吓我,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你都还没有做,所以你不能这样不负责任……”欧阳瑞西就算是自己在生死一线间也没有像现在如此的害怕过,她真的不敢想象如果他弃自己而去了话,她剩下来的人生该怎么继续的走下去。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那么的意气用事,如果不是想着……要教训一下枭鹰的话,那么我们也早就上车离开了,你也不会为了救我而受伤了。”  虽然她说过以后都不会再跟他说对不起,可是如果一句对不起能让所有的事情都回到他没有受伤之前的话,她愿意这一辈子都对他说这几个字,只要他不抛弃自己,那么她愿意他天天的为了这几个字跟自己闹情绪也不愿意看见他现在这样毫无生气的躺着。  就像是感受到了欧阳瑞西的话一样,穆季云的眉头轻蹙了起来,被她握着的大手也微动了下,看来这个男人真的是很在意欧阳瑞西跟自己说对不起,所以就算是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之下也在这个问题之上无比的执着着。  “少奶奶,你别着急,少爷肯定会吉人天相的。”看着这样精神失常的欧阳瑞西,就算自己的心底其实也跟她一样的害怕着,罗昊也必须的表现出自己作为男人的一面,从容而淡定了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清醒的思维方式去照顾好少爷。  “罗昊,还有多久,会没事的对不对。”欧阳瑞西的眼泪就没有停止过滚落,就好似要把这些年的艰辛都宣泄到这眼泪中一样,缠绵而又凄然。  “准备进入市区了,但愿道路一样的通畅无阻。”罗昊皱了皱眉,虽然是午夜,但是市内的交通肯定不会太过于的顺畅,再加上红绿灯的缘故,肯定会耽误一些时间的。  “鹰眼,快申请绿色通道。”欧阳瑞西现在才想到了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慌乱的对鹰眼下着命令。  “上校,别担心,顾少将肯定已经下达指示了,要不也不可能这一路上都没有一辆车开过来。”鹰眼很清楚以顾阡陌的那一种缜密的心思不可能会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在刚一进入市区的道路就发现了一辆辆亮着闪光灯的警车在各个路口停放着,而后面则是被交警们给拦了下来的长长车流。  这样一个午夜的时分,整个S市都处于了一种无比紧张的氛围之中,被限制行走的路人跟车辆隐约的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而就连休假中也被叫回来维持秩序的交警们也同样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件,只是局长的一声令下就全城都拉起了警戒线。  只有在这样的一种时候,罗昊才感觉到了官与民之间的差距,因为这样大的一种阵势,并不是他们有钱就可以办得到的,而少奶奶他们竟然轻而易举的便办到了,所以在这一点之上他不得不认清了权势要给金钱更加的来得有震撼力。  墨绿色的战甲在交警部门跟警局的配合之下如风般的往秦书寒的贵族医院驶去,不用说会碰到红路灯了,除了警察以外,连行人都没有碰上一个,这道路封闭得可谓是滴水不漏。  战甲呼啸而过,众人都开始在心底里猜测着这车里坐着的到底是谁,竟然出动了全城的警察为之开路,看来肯定不是一般的官员那么的简单,这可是继S市最年轻貌美的女上校竟然是风行国际的总裁夫人之后的又一个热点话题。  “快,快,动作都给我迅速点。”战甲刚在医院门口停下,早已等候多时的医护人员便快速的行动了起来,这可是他们院长亲自指示下来的命令,试想谁敢在这种生死关头慢下步调来呢?  穆季云很快的便被转到了手推车上,戴上了呼吸器,浑身是血的欧阳瑞西紧跟在旁边,手一直都没有跟他松开过,根本就无暇顾及到现在的自己有多么的狼狈不堪。  秦书寒已经提前的做好了开胸手术准备,站在手术室的门口不停的踱着步,看得出来,他也很着急,只知道是胸口中枪了,打在了哪个位置根本就不得而知,所以从罗昊电话的描述中他根本就无法预知道这其中有着多大的危险性,因此一看见医护人员推着人小跑过来的时候终于轻舒了一口气。  “嫂子,别担心,会没事的。”秦书寒边检查着穆季云的伤势边安慰着欧阳瑞西。  “书寒,请你一定要救醒他。”一看见秦书寒,欧阳瑞西的心总算是看见了一抹希望,因为穆季云有跟自己说过他的医术已经达到了变态的那一种地步。  “放心,只要我还没有批准,阎罗王肯定不敢收他。”秦书寒大致的检查了下,情况要给他想象中要严重得多,但是只要没有断气,他都可以还欧阳瑞西一个完好无损的穆季云。  “快,送进手术室,立即建立静脉通路,补充血容量、持续人工呼吸维持通气、反复静注呼二联(可拉明0.375g+洛贝林3mg),兴奋呼吸中枢。”  秦书寒快速的对旁边的助手下达着一长串的医嘱,对欧阳瑞西点了点头便紧跟着快步的走了进去,手术室的门也在欧阳瑞西的面前缓缓的关上,让她一阵的脚软。  “秦院长,患者心率血压下降了。”助手快速的报告着自己所看到的情况。  “给予肾上腺素1mg静注及多巴胺升压。”秦书寒眉头轻蹙,手术过程中总会碰到各种意外的突发状况,越是这种时候就得越加的保持沉着冷静。  欧阳瑞西在手术室外面不停的踱着步,浑身的血迹斑斑让路过的人都好奇的打量着她。  “少奶奶,你还是坐一下吧!我刚给老爷跟夫人打了电话,估计他们很快就会赶到。”罗昊一看见穆季云被送进了手术室就给穆时桀打了电话,从他在电话中的那一阵的沉默里不难想象得到他也被自己所说的这个消息给震撼到了。  “罗昊,书寒的医术是不是真的很厉害。”虽然说刚才他是那样的跟自己保证过的没有错,可是她总感觉到不安心。  “是的,相对于国内而言,他的医术是属于顶尖的,跟国外的相比我就不得而知了。”罗昊除了穆季云的事情之外,对他身边的那几个损友都不怎么的关心,所以要让他来对秦书寒的医术作出一个评判的话,说实话,他也说不好。  “上校,给你。”鹰眼把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递到欧阳瑞西的手里,看多了她英勇帅气的一面,现在娇弱无比的她还真的是让他很不习惯。  “谢谢!你返回现场去协助他们吧!我没事。”欧阳瑞西轻抿了一口咖啡,以缓解自己那绷得过紧的神经,在穆季云还没有脱离危险之前,她一定不能倒下,所以对于鹰眼的细心,她很是动容,没有想到整天就只知道训练的铁血男儿,竟然也会有这么暖心的时刻。  “是,我马上就过去协助他们,上校,你别自己吓自己,肯定会没事的。”作为一名特种兵,他面对过太多的生死,所以一直的把这一切都看得很淡,可是在看见了上校大人的那一种悲痛欲绝之后,他还是被她对穆总裁的那一份情感给震撼到了。  “嗯!去吧!注意安全。”欧阳瑞西伸手撩拨了下散落在脸上的发丝,一阵酸涩感瞬间的从心底里直冒了出来,穆季云最喜欢的动作便是帮自己整理落在脸上的发丝了,每当这时她都会感觉到很甜蜜,因为她知道那是他对自己的一种宠溺的方式,可是现在的他却生死未卜的躺在手术台上,根本就感知不到她有多需要他。  鹰眼‘啪’的给欧阳瑞西行了一个军礼,转身快步的离开了此地,涂满油彩的脸上看不出他的任何表情,可是却从他的眼里不难看出他对欧阳瑞西的那一抹担心。  “秦院长,患者心脏骤停了。”助手的惊呼声让秦书这寒再次的蹙了一下眉,在思索着自己是不是找错助手了,怎么遇到事情总是一惊一诈的呢?难道说他第一天上手术吗?竟然连手术中可能会出现的状况都没有预测到。  “给新三联(肾上腺素1mg+利多卡因0.1g+阿托品1mg)反复静注,就地胸腔闭式引流,注意血液供给。”秦书寒冷静的作出一连串的指令,沉着的继续着自己手里的动作,还好子弹并没有射中心脏,只是射穿了肺部而已,要不别说送到医院了,当场就会死亡。  手术的过程总是漫长而又揪心的,在手术室里状况层出不穷的时候,傅冰蝶被穆时桀轻搂着细腰急速的走了过来,因为她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腿软到走不动了,必须得由他搀扶着不可,而那个永远都是人小鬼大着的小轩轩却是一脸的泪痕,很明显的是已经哭过了。  “爸阳瑞西咬了咬唇,看见了家人,伤心的泪水再一次的在眼眶内打转了起来。  “孩子,别怕,一定会没事的。”傅冰蝶心疼的把欧阳瑞西给抱在了怀里,一点也不在意她那满身的血迹,玉手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着,其实她自己也很怕,可是她知道更需要得到安慰的那一个人不是自己。  “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要救我,他也就不会中枪了。”欧阳瑞西的泪再一次的滚落,这样的一种时候她不是那一个铿锵的女上校,也不是那个在面对着匪徒之时果断而又狠绝的冷艳娇娃,她只是一个担心丈夫安危的柔弱小女人而已。  “没事,他救你那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别把过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他醒来后知道了会心疼的。”傅冰蝶虽然在安慰着欧阳瑞西,可是那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不安感还是让她的整个人都轻颤了起来。  “妈咪,爹地还在手术中吗?”小轩轩尽量的隐藏着自己的悲伤,小小的脸上是强装出来的淡定,在妈咪的面前他一直都充当着那个可以给她依靠的角色,现在也不会例外。  “轩轩。”欧阳瑞西放开傅冰蝶,跪在地上把小轩轩那小小的身子给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就像是怕谁会把他抢走似的。  “妈咪,别哭,哭了就不漂亮了哦!爹地最喜欢漂亮的美女了,所以小心他醒来之后嫌弃你。”小轩轩咬了咬唇,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硬生生的把自己准备要往下掉的眼泪给逼了进去,他相信老天爷肯定不会那么的讨厌自己的,刚让他感受到了父爱的温暖,又把他给残忍的剥夺掉。  “怎么回事,那么多的保镖都去哪里了。”穆时桀斜睨了罗昊一样,眉心紧紧的蹙起,他以为自己的心里就只装得下一个傅冰蝶而已,可是刚才接到罗昊电话的那一瞬间,他竟然感觉到一阵昏眩袭来,差点的被他所说的话给惊吓得昏了过去。  原来不是不在意,而是从未让他有机会去领受过即将要失去的那一种恐惧,所以才会一直以来潜意识的认为穆季云于自己而言,只不过是妻子恳求要得到的一个由自己送给她的礼物那么的简单,并不存在着别的感情因素在里面,可是从自己刚才的反应来看,他知道自己臆测错了很多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理所当然的那样,这其中包含了太多无法估算到的感知在其中。  “爸,对不起,这一次是我失职了,以为有我跟少奶奶在足可以应付一些突发的状况,却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提到保镖罗昊就一脸的懊恼,看来平常时对他们的训练都太过于的放松了,所以才会在整个战斗都结束之后才看见他们出现,而那个时候少爷都已经受伤了,就是不知道赶过来还有什么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