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42.第342章原来他爱的人是瑞西姐姐

342.第342章原来他爱的人是瑞西姐姐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854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40
   “我会的,谢谢!帮我跟司令请两天假,假条过后我会补上。”今天可能是欧阳瑞西说得谢谢最多的一天,经历了这许多的感动之后,对谁她都怀着一份感激之心。  “没事,司令大人那边我会解释的,你就安心的照顾好穆总裁吧!”顾阡陌凝了凝神,收起自己所有的情绪,但是眸底所流露出来的异样感情还是让欧阳瑞西轻蹙了一下眉头,这不得不让她重新的去思考穆季云曾经跟自己说过的话,顾阡陌对自己的感情并不是邻家小妹那么的简单。  “嗯!伈伈,回去吧!好好养伤,要不以后就描不好设计图了。”欧阳瑞西伸手把她的秀发给轻轻的放到背后,看着这个善良的小丫头,她突然的对她抱着一份歉疚之心,因为顾阡陌的缘故。  “瑞西姐姐,你自己能行吗?要不我还是留下来陪你守着季云哥哥吧!”冷伈伈娇柔的甜笑着,以掩饰自己一个晚上下来所感受到的某种情感。  她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太过于的敏感了,因为她发现顾阡陌看着瑞西姐姐的眼神是那么的炙热,虽然他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可他的眼睛总是流连在她的身上,脸上有着难言的心疼跟无可奈何。  一直都知道顾阡陌的心里住着一个人,却从来的不去加以打探,因为她并没有爱上他,可是为什么现在会有一种异样的心酸感呢?就是因为发现了他所爱的那个人很可能是瑞西姐姐吗?关于这一点,她不得不重新的去好好的斟酌一下才行,譬喻这个婚姻,他娶自己的出发点,这些都是她该去思考的对象。  “不用了,你还是回去吧!顾大哥,照顾好伈伈,这丫头就是来不在状况上,所以才会意外不断。”欧阳瑞西把冷伈伈往顾阡陌的身上推去,一脸的坚决。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你自己注意一下。”顾阡陌淡然的一笑,牵着冷伈伈转身离开了医院,做法是那么的潇洒,步伐却是那么的沉重,就好像他在舍弃了某样自己生命里最为珍贵的东西般,那么的落寞。  “雨晨,你也回去吧!公司的运行还要靠你多加用心呢?”欧阳瑞西一直都以为夏雨晨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主,对什么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通过了刚才的举动,她对于这个整天都把笑容给挂在脸上的妖孽男人又有了一层新的了解。  “没事,我还年轻,扛得住,我就留下来陪你吧!”这就是夏雨晨的贴心之处,看似没心没肺,却会给人最为细微的感动。  “你的心意我领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别忘了我的身份。”欧阳瑞西从他的身上就好像找到了最原始的自己,都有着一颗被家人重创之后比较易感的心。  “嫂子,我没有忘,只是我孤家寡人一个,回不回去都没有多大的意思,还不如留在这陪你呢?至少这样还不至于太过的冷清。”  夏雨晨靠在墙壁之上,透过厚厚的玻璃看着里面那个睡得一脸安然的某人,他倒宁愿此刻躺在那上面的人是自己,这样是否安小雅就会像嫂子一样的守着自己了呢?自嘲的摇了摇头,他为什么要想起那个狠心的女人呢?她都不稀罕自己了,为什么他还要继续的执着不放。  “你想小雅了吗?”欧阳瑞西也像他似的靠着,目光也跟他一样落在了里面那个躺着不动的身影之上,安小雅,人如其名,给她的感觉确是一种很典雅冷然的样子,有着最哀伤的思绪,给自己还要来得冰冷如斯,那样一个淡雅出尘的美丽女子,怎么会喜欢上性格如此跳脱的夏雨晨呢?这一点她还真的是很奇怪。  “没有,既然她选择了一走了之,那么我也没有那个必有了不是吗?”夏雨晨把视线收了回来,在看见欧阳瑞西脸上的擦伤之时微蹙了一下眉头,看来一下要让秦始皇给她上点好药才行,要不这么漂亮的一张脸留下疤痕就可惜了。  “别太意气用事,爱情其实很简单,只是我们都把它给复杂化了而已,她之所以离你而去,并不一定是因为她不爱你,而很有可能是因为她太爱你了,所以才不想给你出选择题的。”  欧阳瑞西自嘲的一笑,就好似当初的自己一样,因为爱他,所以不忍心让他为难,因为爱他,所以不愿自己绊住了他的脚步,因为爱他,只有他过得幸福就好,所有的痛就有她一个人来默默的承受吧!只要他高兴,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  “嫂子,就好像你跟学长似的吗?可世间并不是每一个女子都会像你对学长一样的用情至深不是吗?”夏雨晨同样的是轻扯了下唇角,无比自嘲的笑了笑,眼里却是怎么也散不开的伤感情丝。  原来他也只不过是表面上说得好听而已,心底却在无休止的撕扯着,只因所爱之人没有一丝的声息,就好像突然的从世上消失了似的,毫无踪迹可寻,说不担心吗?不尽然吧!  “难道你觉得能让自己爱上的女子会很差劲吗?你这是不相信自己的魅力呢?还是不相信自己所爱上的女人。”  欧阳瑞西也收回了自己胶着了许久的视线,把眸光给转移到了夏雨晨的身上,好奇的打量着他。  “谁说我爱她了。”夏雨晨的脸色在欧阳瑞西的打量之下瞬间的潮红了起来,视线更是开始到处的闪躲了起来,在看见秦书寒疾步而来的身影之时终于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你嘴上可以否认,但愿你的心底也能同样的否认。”欧阳瑞西笑了笑,是否所有的男人在面对着爱情的时候都是那么的举棋不定,死要面子活受罪,就好似里面的那个男人一样,每次在自己的面前都是那么的矫情。  “在聊什么呢?气氛那么的诡异。”秦书寒在两人之间来回的瞄了一下,很明显的他也给自己洗了个澡,因为他的身上飘散着淡淡的沐浴乳的香味,感觉很是清爽宜人。  “没有聊什么,在劝他回去休息呢?”欧阳瑞西清冷的回道,一脸淡然的神色,并没有告诉他真正的谈话内容,毕竟那些都是夏雨晨的私生活,她不便过多的参与进去。  “嫂子,我帮你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口吧!”秦书寒把手里拿着的瓶瓶罐罐给放在了一旁的凳子之上,看来他也有注意到欧阳瑞西脸上的擦伤了。  “没事,过几天就会好,不碍事的。”她可没有那么的娇气,要知道以往她受到的伤可是给现在要严重多了,不擦药还不是一样的好了。  “可现在是脸上,不处理一下我怕会留疤。”秦书寒蹙了一下眉,如果要是换在别的地方他也就不强求了,可是脸是女人最为重要的地方,作为一名医者,他可接受不了她的这一种自毁容貌的行为。  “是啊!嫂子,还是上一下药吧!要不老大醒来后看见会心疼的。”夏雨晨促狭的挑了一下眉,眼光再次的扫了里面的那个自大男人一眼,轻叹着摇了一下头,如果他现在是醒着的话,估计会对自己好一番的批判了吧!  “好吧!”欧阳瑞西一听见穆季云会担心就立刻的妥协了,看来他就是她的死穴,这是一辈子都无法再更改的事情。  “可能会有一点点疼,我先给你清洗一下沙子之类的,再消一下毒。”秦书寒说着拿起棉签沾了一点的碘酒,在她脸颊的擦伤处轻轻的揉擦着,虽然说他已经尽可能的小心了,但是碘酒的刺激性还是让欧阳瑞西感觉到了一种刺痛感,不自觉的轻皱了一下她那英气的眉宇。  “秦始皇,你丫的倒是轻点啊!没有看见嫂子都疼得皱眉了吗?”看来夏雨晨要给欧阳瑞西这个伤患还要来得紧张,一看见她感觉到疼就先咋呼了起来。  “要不你来。”秦书寒白了他一眼,他以为自己愿意的啊!沙子不弄出来的话怎么可能会好得快,这么一点常识都不懂还敢在一旁添乱。  “别,这可不是我的专业,还是你来吧!”夏雨晨把脸转开,正所谓眼不见为净,他不看总可以了吧!  “嫂子,很疼吗?”秦书寒虽然如此说着,但手里的动作可没有停下,专注的处理着她脸上那一处处不轻的擦伤,就是不知道她怎么弄的,所有的伤口上都有一层细沙,难道说她拿脸去蹭地了不成。  其实她不是拿脸去蹭地了,而是在跳车的时候被手里的狙击枪给妨碍了一下,很不幸的就让自己的脸给先着地了,所以才会受伤的。  “不疼,别顾及我的感受,刚才只是一时还没有适应酒精的灼肉感而已。”欧阳瑞西紧闭着眼帘,就算那一种灼痛感依然存在,她也没有再表现出丝毫的疼意来,一脸的清冷神情。  “好,我尽量快点。”如果换成一般的女子,应该不会像她那么的能忍受吧!毕竟碘酒在接触到伤口的瞬间确实很疼不假,这个他可是深有体会的。  秦书寒很快的帮欧阳瑞西清理完了伤口,接着是给她上了一些的药粉之类的东西,到最后则是他那宝贝得不行的药膏,这次可是亏大了,本来就被老大讹去了一瓶,这留下来的已经是为数不多了,可没有想到还是要用在了嫂子的身上,所以等那家伙好了之后,他非得跟他算这一笔账不可。  “秦始皇,你这什么药膏啊!怎么会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夏雨晨虽然说眼不见为净,但一闻到这扑鼻而来的香味还是转过了头,好奇的打量着他手里的那一小瓶的东西。  “既然是药膏,不都是有药香味吗?有什么好惊奇的。”秦书寒快速的收起了自己手里的东西,就怕再被给人抢了去,真那样的话他可是哭都没眼泪了。  “切!问一下而已,要不要那么的紧张啊!”夏雨晨不置可否的一笑,如果他真想要的话,他才不光明正大的去抢呢?直接用偷的就好了,这样多省事。  “别打主意,不见了就找你。”秦书寒可是太清楚夏雨晨的花花肠子了,所以说什么的也得先表明了态度才行,难免这家伙不会偷摸进去盗走,要知道节操对他来说那就是一个屁话,根本就没有把这东西当作一回事。  “我说秦始皇,你丫的得了失心疯了,你的东西不见关小爷什么事啊!”自己虽然有这想法不假,但是不还没行动吗?他可倒好,先把自己给盯上了。  “话说你还不回去吗?难道今天不用去公司了,还是说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风行国际的总裁住院了,然后来个股票大跌。”秦书寒抬手看了看时间,不明白他干嘛还有那份闲心留在这,老大还昏迷不醒,公司所有的事情不得还要他扛起来吗?可他倒好,竟然还有心思在这调侃自己。  “去,你还真当我们风行国际那么的不堪一击啊!一个小小的事件就能动摇到股价下跌,算了,跟你这种书呆子说了也不懂,嫂子,我就先回去准备上班了,反正有这家伙在这看着我就放心了。”夏雨晨摆了摆手,不想再跟他深谈这个问题。  “嗯!注意安全。”欧阳瑞西淡然的轻笑了一下,其实听着他们之间的打闹,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因为这样的一种情感是她怎么也参透不了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