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52.第352章欧阳瑞西被扇耳光

352.第352章欧阳瑞西被扇耳光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242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44
   “欧阳瑞西,你怎么会在这里。”就在欧阳瑞西感觉到无比纠结的时候,一个唐突的声音突然的响起,让她瞬间的便收回了所有的心绪,眼神冰冷的扫向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个满脸精致装容的可恶女人。  “有事吗?”语气淡漠而又疏远,不带一丝的感**彩,可见她有多不乐于见到对方。  “没事,就是看你脸色不太好,关心一下而已。”与其说是关心,还不如说是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因为她恨死了最近出尽了风头的欧阳瑞西,好不容易逮到她落单的时候,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她刚才应该是在哭吧!她就知道穆季云那样优秀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真的会爱上她呢?这不,现在不就躲起来哭了吗?  “不必了,我可受用不起,如果说完了的话请你离开,别打扰了我的清静。”欧阳瑞西眸光一冷,立刻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神情来。  “欧阳瑞西,别给你脸不要脸,还真的当自己有多了不起啊!如果不是看在你爸爸的份上的话,你以为我会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啊!”  莫雅萍冷哼了一声,说什么自己也还是一个堂堂的总裁夫人,一个长辈,而这个小贱人却从来没有把自己给放在眼里过,这样的一种被赤、裸裸的无视感让她的语气不由得跟着高涨了许多。  “嗤!爸爸,对不起,我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拥有过,所以你大可不必看在他的面子之上,因为我同样的受用不起。”  那是别人的爸爸,可不是她欧阳瑞西的,所以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她不稀罕,也稀罕不来。  “果真是一个狠心的贱丫头,做了穆家的少奶奶之后,竟然连自己的爸爸都不认,还好意思唆使辰海来仇恨我,不得不说你的这些小伎俩玩得很上道。”  莫雅萍一想到这些天来欧阳辰海对自己那爱理不理的态度就特别的恼恨,而她把这些现象全部都给算在了欧阳瑞西的头上,觉得一定是她跟自己儿子说了什么,才会让他对自己这个妈妈如此的不屑一顾。  “小伎俩,那不是你一直来最擅长的吗?怎么,这么快就遭到报应了吗?连自己的儿子都觉得你龌龊。”欧阳瑞西冷漠的斜睨了她一眼,觉得这莫雅萍两母女还真的是无孔不入,竟然到哪里都能碰到她们其中的一个。  “你……看我不扇死你个贱女人,让你对我出言不逊。”莫雅萍说着便抬手向欧阳瑞西挥了过去,可惜的是还未靠近,她的手腕就被欧阳瑞西给用力的捏住了。  “哼!莫雅萍,以为我还是十几年前的那一个任由你们欺负的欧阳瑞西吗?打我,你竟然也敢,可否知道殴打军官是什么罪,这个要不要我好好的告诉你一下。”  欧阳瑞西说完用力的一甩,莫雅萍在这一股冲击力之下后退了几步,在视线扫到某个身影的时候,故意的一个站不稳,就趁机的跌倒在了地上。  “她不敢并不代表着我也不敢,你要不要也好好的告诉我一下殴打军官到底是什么罪。”随着声音的响起,欧阳连城的身影也跟着跃入了欧阳瑞西的视线,看着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她不自觉的咬了咬娇唇,但很快的一丝冷笑也缓缓的在她的嘴角蔓延开来。  莫雅萍,想不到你的演戏水平还是一如当年那么的高超,不得不说无论是以前、还是今天,在这一方面我都不是你的对手,竟然故意的在欧阳连城面前摔倒,造成了是我在欺负你的假像,对此我还真的是自叹不如。  “老公,你也看见了,我只不过是看她一个人站在这里,略微的想上前关心一下而已,想不到竟然被她推倒了。”  莫雅萍装出一副很委屈的表情,也不在意这样侧趴在地上跟她的身份有多么的不得体,楚楚可怜的向欧阳连城撒着娇,那满脸抖动着的粉底让欧阳瑞西看得心底一阵的恶寒。  欧阳连城伸手把莫雅萍给拉了起来,目光却紧紧的锁住欧阳瑞西不放,几次相遇,她从来就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就算自己没有关爱过她,但是那么多年的养育之恩总该念及一下吧!可她倒好,完全的把自己给当成了敌人般的仇视着,他现在倒怀疑罗昊给自己的资料到底有多少的真实度了,如果说他们之间是真正的父女关系的话,他怎么就没有从中感觉出来一丝一毫呢?  “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军人应该持有的素质吗?”欧阳连城踱步过去,盛气凌人的质问着欧阳瑞西,眼里冒着浓浓的怒火。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将除之,这个应该是每个人心底都隐藏着的想法吧!所以不用你来提醒我作为一名军人应该怎么做,素质这东西只能用在人的身上,而畜生的话根本就不值得我去动用到它。”  欧阳瑞西话刚落下,还来不及缓和一下气息,一个响亮的巴掌声也随之的在自己的脸上响起,在这样寂静的一个午后显得特别的透彻,让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还高举着手的男人。  “我……”欧阳连城看着自己的手,他真的不是故意要打她的,只是一时被她那咄咄逼人的话给刺激到了而已,所以现在看着她脸上那红红的指印,一时之间就连自己也给惊吓到说不出话来。  “哈哈!很好,如果说我之前还对你仅存着一丝的感情的话,现在也随着你的这一巴掌而烟消云散了,从此以后,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的情分可讲,也请你管好自己的家人,千万不要再招惹到我,否则我会让欧阳外贸从这个城市里消失,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我绝对的有这个能力办到。”  欧阳瑞西冷笑了下,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感让她紧蹙着眉,伸手擦了一下嘴角溢出来的血迹,看来这一个巴掌用的力气可不小,可想而知他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怜爱之心,认知到这个现实,她整个人都被一层冰寒的气息给笼罩了起来,说出来的话更是冷冽无比  “欧阳瑞西,你敢,别以为做了风行国际的总裁夫人你便可以为所欲为,真正有能耐的话你就别倚仗着穆季云来替你出头。”  莫雅萍一听到欧阳瑞西的话就开始慌张了起来,因为她知道欧阳外贸对风行国际那样的跨国公司而言,只不过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公司而已,所以欧阳瑞西所说的话并不只是吹牛那么的简单,只要风行国际稍微的动一下手指头,欧阳外贸就真的很有可能会成为这个城市的历史。  “嗤!你觉得依我现在的身份用得着借用他的力量吗?一个坦克营都用不到我就能让它瞬间的夷为平地。”  靠,还真的以为她这个上校是当假的不成吗?竟然敢如此的挑衅她,不就是一个欧阳外贸吗?让它消失那可是易如反掌的事,就看她愿不愿意去动手而已。  “你这是在威胁我,还是想公报私仇?”欧阳连城虽然还在为自己刚才打了她一巴掌而在内疚着,但是一听到她竟然把话给说得如此狂妄还是忍不住的再升起了怒气。  “欧阳总裁,请问你现在是以什么样的立场来质问我,是对公呢还是对私。”哼!威胁吗?就当是吧!反正她有那个资本不是吗?  “欧阳瑞西,你这是想再次的惹怒我吗?别忘记了,你现在还姓的是欧阳。”欧阳连城想不到时至今日的欧阳瑞西会如此的咄咄逼人,丝毫没有半分服软的迹象,这可是跟以前那个软弱可欺的她太不相像了。  “欧阳吗?说实话,我以自己姓这个为耻,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自己从来就没有姓过这个姓。”欧阳瑞西紧咬樱唇,所说出来的话不留一丝的余地,就好像她是有意的要激怒欧阳连城似的。  “你……”欧阳连城气急的再次抬起了手,却在眼神接触到欧阳瑞西那已然红肿起来的脸蛋之时停了下来,就那么的愣在了当场,没有了下一步的动静。  “怎么,还想着再给我另一边脸也来上一巴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趁早,无论你怎么打,今天我都会乖乖的承受着,不会作出一丝的反抗,一旦过了今天的话,对不起!无论你是谁,我都不会再默默的忍受着挨打的命运。”  心死了吗?是的,此时此刻,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她的心已经冷到了冰点,第一巴之所以让他得逞,那是因为她压根就不会想到他竟然会打自己,因为在以前他就算再怎么的不待见自己,也不至于会到了给自己动手的地步。  可是今天,在她如此的为自己的丈夫担忧着的时候,她的父亲没有半句宽心的安慰也就罢了,竟然还为了一个擅长演戏的女人而抽了自己一巴掌,试想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她还怎么能继续的保持着一种平常之心去面对这整件的事情呢?  抬头看了看天,再次倔强的把自己准备夺眶而出的泪水给逼了回去,她不否认自己的那些过激的话有想激怒欧阳连城的意思在里面,因为穆季云为了自己而受伤的原因,虽然没有一个人要怪责自己的意思在里面,可她始终的无法原谅由于自己的粗心大意而害他受伤的事实,如其说她现在是在跟欧阳连城过不去,还不如说她是在跟自己的那一种歉疚感过不去。  “欧阳瑞西,你这是故意的对不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穆总裁因为你被打的事情而开始找欧阳外贸的麻烦,所以你这是在引欧阳外贸走向毁灭,作为一名军人,想不到你的心胸竟然会变得如此的狭窄,狠毒。”  莫雅萍看见这样的一个欧阳瑞西也愣住了,这可跟自己印象中的那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小丫头相差太多了,因此一时之间她还真的暗测不出她话里的真实度到底能有几分。  “狠毒吗?别忘了,我的狠毒那都是被你们给逼出来的,所以你有什么资格来批判我,还是先检讨一下自己再说吧!”欧阳瑞西那冰冷无比的眼眸直直的紧盯着莫雅萍,清冷的娇颜之上全是嘲弄的笑意,只是一边无比红肿着的脸毁坏了她整个美丽的形态。  她狠毒吗?也许吧!要不怎么可能会撇下还在生命线上努力挣扎着的丈夫不管,跑到这里来讨抽呢?如此一看,现在的自己可是一点都不可喜,无论对谁而言,都成了一个罪不可赦的人。  “别把自己已经扭曲了的人生诬赖到我们头上来,要知道我们都只是一般的平民百姓,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去招惹一名军官,这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罪,我们可不敢轻易的去冒犯。”  莫雅萍捉住了欧阳瑞西刚才话语间的小字眼,就着她的意思给反击了回去,可是欧阳瑞西听后不怒反笑了起来。  “是啊!我的人生已经扭曲了,那么来招惹这样的一个我的你们岂不是已经达到了变态的地步,至于军事法庭,你以为只要是小猫小狗都可以随便上的吗?说实话,要想去那里,你还不够资格。”  今天的欧阳瑞西,言语之间可是一点亏都不舍得吃,而且句句都是那么的犀利,就好像对方跟她之间有着多大化解不开的仇恨似的,这个可一点也不像以往那个淡然清冷的她,反而有点像一个全身都插满了刺的小刺猬般,只要谁稍微的碰触到一下她那脆弱的神经便会竖起全身的刺来把对方给刺得满身是伤。  “不错,多年不见,别的什么都不见长,就这一张小嘴变得伶牙俐齿了起来,不得不说没有家教还真的是很可怕,竟然连尊敬长辈这样的优良传统都给丢到爪哇国去了。”莫雅萍可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主,如果不是碍于欧阳连城在场的话,她才不会有那么多的顾忌,早就拿更难听的语言去把她那嚣张的气焰给打压下去了,哪里还会让她如此的辱骂自己呢?  “家教,不好意思,对于一个以前从来就不知道家是什么样的一个概念的人来说,你觉得我会拥有这种奢侈无比的东西吗?”欧阳瑞西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光可是无比寒冷的射向了欧阳连城,就是他们彻底的夺去了自己残留着那么一点的家庭温暖,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跟自己提家教,难道是自己呆在部队的时间太久了吗?竟然无法获知道这个社会究竟是朝着怎样的一种形态去发展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